我們的隊伍向太陽

我們的隊伍向太陽

我們隊伍向太陽》是2009年播放的大陸電視連續劇。故事講述了1949年春,為了適應中國人民解放軍南下解放全中國的需要,"中國人民解放軍南下工作團"在津京組建。四野偵察科科長鄭大陰差陽錯地被安排到南工團任分隊副隊長,從此與隊長傅由理、女領導方圓、學員喬可舒、逃難中的國民黨將領之女不男際遇,他們在學習工作、執行任務過程中發生了一系列相互交錯的情感故事,再現了"南下工作團"那段鮮為人知的歷史。

宏大的歷史背景,細膩婉約的情感故事。該劇選擇了獨特的創作視角,通過對人性深度的挖掘和情感故事的呈現深刻闡述了《我們隊伍向太陽》這首軍歌深刻的內涵。

  • 中文名稱
    我們的隊伍向太陽
  • 外文名稱
    Our army go sunny
  • 製片地區
    中國大陸
  • 集    數
    32集
  • 製片人
    馬建偉、任曉松、趙連軍
  • 導    演
    李京
  • 首播時間
    2010年5月4日 沈陽新聞頻道
  • 類    型
    軍事戰爭、情感故事
  • 發行公司
    東陽完美影視文化有限公司
  • 出品時間
    2009年
  • 語    言
    國語
  • 主    演
    張國強,王雅捷,王媛可陳紫函,方慧,李梁 
  • 上映時間
    2010年10月9日 山東/廣東衛視
  • 拍攝地點
    中國大陸
  • 每集長度
    約45分鍾
  • 線上播放平台
    愛奇藝 PPTV PPS 樂視 優酷 cntv 迅雷看看 土豆
  • 編    劇
    王絡、陶可 
  • 出品公司
    北京完美時代國際影視文化有限公司 

基本信息

我們的隊伍向太陽   片名: 我們的隊伍向太陽
  導演: 李 京 代表作:《幻想之旅》(原名《末路天堂》)、《特警飛龍》等
  製片: 任曉松 趙連軍
  編劇: 王 絡、陶 可 代表作:《玫瑰綻放的年代》、《軍旗飄飄》、《花籃花兒香》等
  類型: 軍事戰爭
  地域: 內地
  國家: 中國
  出品年份: 2009
  出品公司: 北京完美時代國際影視文化有限公司 北京大都陽光影視文化有限公司
  出品人: 劉建民崔 林 馬建偉
  集數: 30集
  聯合攝製:北京完美時代國際影視文化有限公司
  珠江電影集團有限公司
  廣東珠江電影頻道
  盛世年華影視有限公司
  中共中方縣委宣傳部
  發行單位: 東陽完美影視文化有限公司
  總監製: 崔林林西平 汪小芝
  總策劃: 馬建偉 仇紹強
  總製片人: 馬建偉
  攝 像:俞 波 代表作: 《為了新中國前進》、《我的團長我的團》等
  美 工:楊 威 代表作:《甜蜜蜜》、《光榮歲月》、《深呼吸》、《武林外傳》等
  服 裝:高文晏 代表作: 《士兵突擊》 、《我的團長我的團》、《為了新中國前進》等
  化 妝:超 英 代表作: 《我的團長我的團》、《生死線》、《我的兄弟叫順溜》、《士兵突擊》

演員表

  
角色 演員 配音 備註
鄭大 張國強 ----
方圓 王雅捷 ----
喬可舒 王媛可 ----
茶朵 陳紫函 ----
不男 方慧 ----
郝仕林 李梁 ----
傅由理 王往 ----

劇情簡介

  電視劇《我們隊伍向太陽》首次將鏡頭對準了建國初期南下工作團西南征糧這段歷史身為四野偵查科科長鄭大陰差陽錯地被安排到南工團任分隊副隊長與隊長傅由理、女領導方圓、學員喬可舒、逃難中國民黨將領之女 我們的隊伍向太陽 不男相遇們學習工作、執行任務過程中發生了一系列相互交錯情感故事由此拉開了一幅特定歷史背景下可歌可泣人物命運畫卷 。
  本劇力圖通過鄭大、傅由理、方圓、喬可舒、不男等人物身上所釋放性格魅力和人性力量真實可信地再現那個時代革命軍人成長、成熟歷程展現們為了民族為了共和國不惜一切勇于奉獻和自我犧牲精神偉力這種精神人性之大正義之美民族集體性格升華這支人民軍隊力量來源更那些為我們共和國奠基前輩們最值得敬仰品質!

分集劇情

  

主題曲

歌詞

  主題曲:《中國人民解放軍軍歌
  向前向前向前!
  我們的隊伍向太陽,
  腳踏著祖國的大地,
  背負著民族的希望,
  我們是一支不可戰勝的力量。
  我們是工農的子弟,
  我們是人民的武裝,
  從無畏懼,
  絕不屈服,
  英勇戰鬥,
  直到把反動派消滅幹凈,
  毛澤東的旗幟高高飄揚。
  聽!
  風在呼嘯軍號響,
  聽!
  革命歌聲多嘹亮!
  同志們整齊步伐奔向解放的戰場,
  同志們整齊步伐奔赴祖國的邊疆,
  向前
  向前!
  我們的隊伍向太陽,
  向最後的勝利,
  向全國的解放!

歌曲誕生

  這首歌曲的前身為《八路軍進行曲》,1939年誕生于延安。1939年夏,詞作家公木和作曲家鄭律成完成了一部大型聲樂套曲——《八路軍大合唱》。是年冬天,這部套曲在延安楊家嶺中央大禮堂由作曲家本人指揮首演,並于次年夏天在《八路軍軍政雜志》上發表。這部套曲由8首單曲構成,合著一個“八”字,集中表現了八路軍的英雄形象和戰鬥精神。《八路軍進行曲》正是其中的一首。
  解放戰爭時期,《八路軍進行曲》被重新填詞,更名《人民解放軍進行曲》。1965年,《人民解放軍進行曲》更名為《中國人民解放軍進行曲》。1988年7月25日,中央軍委主席鄧小平簽署命令:“經黨中央批準,中央軍委決定將《中國人民解放軍進行曲》定為中國人民解放軍軍歌”。從此,這首歌曲正式成為中國人民解放軍的重要標識之一。

精彩劇照

我們的隊伍向太陽 我們的隊伍向太陽 我們的隊伍向太陽

全集線上看

    分集劇情

    第1集

    一九四八年末,天津被攻克。
    四野二縱隊偵查科長鄭大和其偵察排憑借從投誠部隊“借”來的服裝,成功的俘獲了一個連的國民黨逃軍。然而鄭大沾沾自喜的勁兒還沒過,投誠友軍卻將情況直接反映了上去。縱隊政治部領導非常重視此次事件,命傅由理查一下是誰幹的,當調查報告上報到政治部領導手中時,鄭大已經帶著他的偵察排趾高氣揚地駐扎在天津市內了。

    第2集

    南工團的招生工作順利展開,聽說是為新中國培養幹部,青年學生紛紛踴躍報名。鄭大他們負責著南工團學員的招生、甄別和篩選工作。看著面試時一根筋的傅由理,鄭大除了搖頭還是搖頭。南工團開始上課了,鄭大的第一堂課竟然是教學生們唱歌。面對學生們的不理解和不情願,鄭大真誠而激動的跟他們講述了《我們的隊伍向太陽》這首歌所蘊含的深意,學生們聽後倍受感動,教室裏傳出了嘹亮的歌聲。方圓來分隊視察工作情況,並問起了鄭大和喬可舒的婚事。鄭大看著方圓的眼睛,不由自由的又口拙起來,吭吭嘰...

    第3集

    方圓一走,鄭大馬上找到傅由理,要求盡快在分隊內澄清他和喬可舒訂婚的事。傅由理遺憾地通知他,這事恐怕一時還難以澄清。原來,傅由理生長于一個中醫世家,對針灸草葯什麽的都懂一點。眼下喬老爹就要不行了,他抱著試一試的心理,按照父親留下的方子給喬老爹進行了診治,沒想到喬老爹真的一天天見好了,而且對他說的最多的話就是“鄭隊長不會變卦吧?”這下子,鄭大真的傻眼了。這天,鄭大正在訓練學員們跑步,卻被不知從哪冒出來的一個叫不難的男孩認成了爹!這下可震驚了整個南工團,傅由理和...

    第4集

    當娘的死了,不男留下了,同時留下的還有一個巨大的謎團——鄭副隊長是不是孩子的爹?全分隊上上下下都在討論這個問題,而面對極其依戀自己的不男,鄭大更是百口莫辯。無奈之下,鄭大隻能暫時把不男留在身邊,給他當“爹”。經過醫生的診治,不男患的是失憶症,同時醫生還告訴鄭大,不男不是男的,她是個女的。鄭大驚訝之餘想到自己竟然被不男看光了,心裏不由得懊惱不已,他把一肚子的火全撒到了傅由理身上。因為不男是女的,鄭大和傅由理商量讓不男搬到女生宿舍去住,但是不男堅決不走,鄭大隻...

    第5集

    郝仕林向鄭大承認自己喜歡喬可舒,鄭大說自己並不是他和喬可舒之前的障礙。方圓告訴鄭大,由于傅由理向上級反映了鄭大的情況,上級經過調查發現調鄭大來南工團的確是一個疏漏,他很快就可以回到原來的崗位上了。可是鄭大聽了之後卻並不感到高興,原因他自己心裏也清楚——就是因為方圓。不明白狀況的傅由理興奮的提議給鄭大辦個歡送會,沒想到卻被鄭大撅了回來,不由得鬱悶不已。

    第6集

    鄭大在傅由理的點撥下前來找喬可舒談話,可一看到喬可舒可憐兮兮的表情,鄭大之前想好的話一句也想不起來了。情急之下,鄭大一口咬定不男是自己親生的,可沒想到喬可舒的主意是變了,但同時這個訊息也傳遍了全隊,並由此導致方圓下來了解情況。鄭大弄巧成拙,在方圓面前解釋一番之後還得去向喬可舒道歉。不用說,他這一肚子的火又發在了傅由理身上。
    幸而喬可舒是個通情達理的姑娘,她隻向鄭大提出了一個要求——舉行個儀式安慰一下喬老爹,以後南下了,大家就各分東西了。

    第7集

    鄭大放下不男前去追蹤可疑之人,他怎麽也沒想到,不男就在這段時間被人盯上了——國民黨潰兵武老大為了給自己快死的兄弟看病,狠心的把不男賣了。幾番尋找後,鄭大和傅由理垂頭喪氣的回到了南工團,剛進屋就趕上喬可舒前來送軍裝。在鄭大的詢問下,喬可舒說出了事情的經過,原來是她表叔想穿解放軍的衣服留個影,所以她才把鄭大的軍裝搶去洗了。

    第8集

    方圓和傅由理將拒不認錯的鄭大從軍管會領了回來。回到南工團後方圓告訴鄭大,其實她從心底認為鄭大做的對,像這樣的地主惡霸就應該嚴厲懲處,鄭大聽得心花怒放。隨後,方圓又問起了鄭大和喬可舒的婚事,鄭大正欲解釋,卻趕上喬可舒前來匯報情況,鄭大的話又一次憋了回去。三大戰役勝利的訊息傳來,傅由理激動的給同學們上了一堂思想教育課,並將解放軍的精神歸納為八個字:勇敢、無私、忠誠、奉獻。傅由理的激情和理論高度使鄭大受到極大的觸動,這次他是打從心底佩服傅由理了……

    第9集

    鄭大和傅由理抓住了喬表叔,但他堅決不承認自己是特務,拒不交待炸彈的埋藏地點。時間緊迫,鄭大讓李同志和傅由理立即疏散民眾,自己卻帶著喬表叔向發電機組走去,他打算從精神上擊垮喬表叔。時間一分一秒地流逝著,喬表叔的心裏不由得產生了動搖,鄭大抓住時機一舉擊破了喬表叔的心理防線,成功地找到了炸彈。南工團的學習快要結束了,個人的分配去向成了大家眼下最關註的問題,每個人心中都有了自己的打算,而郝仕林卻因為不知道喬可舒的意向而遲遲作不了決定,知道郝仕林心意的鄭大有心幫他一...

    第10集

    從喬可舒家回來,鄭大做了兩個決定,一是把郝仕林和喬可舒分到一起,二是在結業之前和喬可舒舉行個訂婚儀式,借以安慰病重的喬老爹。傅由理得知鄭大的決定後和劉建邦等人合計了一下,打算把鄭大和喬可舒訂婚儀式和學員們的畢業典禮放在一起搞,可這個計畫他卻在畢業典禮的當天才告訴鄭大。沒有任何準備的鄭大在學員們的起哄中狼狽不堪,幸而不男沖出來替他解了圍。鄭大一面慶幸姑娘沒白養,一面又因方圓的態度而忐忑不已。而就在這個夜晚,喬老爹留下喬可舒一個人,撒手人寰。鄭大以一個未來女婿...

    第11集

    得知自己和喬可舒分在了一起的郝仕林激動萬分,他向鄭大保證,自己一定會以一個男人的姿態去贏得喬可舒的心。郝仕林的話讓已經有些心灰意冷的鄭大重新鼓起了勇氣,他下定決心,一定要讓方圓明白,她是自己心裏唯一的人。

    第12集

    這天,在行軍時走在隊伍末尾的劉建邦發現有幾個人一直尾隨著南工團,聽到匯報的鄭大即刻帶著幾個人前去察看情況,結果發現竟然是武老大和他的兄弟。原來他們是打算回雲南的,因為路途上不甚安全,才選擇跟隨在南工團後面。

    第13集

    雖說上級下令讓各隊自行解決口糧問題,然而部隊自行軍以來,沿途見到的都是空置的村落,連個糧食的影兒都沒見著。眼看隊裏口糧吃緊,鄭大和傅由理商量,將大家的口糧統一管理和發放,病號每天兩個飯團,其他人每天一個飯團。郝仕林作為病號領到了兩個飯團,他隻吃了一個,將另一個留給了喬可舒。雖然喬可舒堅決不收,但她對郝仕林的態度卻有了改觀。

    第14集

    原來,不男第一次失憶源于炮彈的震蕩,這一次震蕩讓她重新拾回了那段記憶,卻丟掉了後來的,面對著面前這個對自己關懷備至的鄭大,她隻覺得十分陌生。不男的狀態讓鄭大很難接受,他努力從合理的方面去解釋,這孩子本來就有病,這一震,病得更重了。獨自遊蕩的不男來到附近一個城鎮,見到老百姓聚集在一個廣場,群情激動。就在這一天,毛主席在北京天安門城樓上向全世界宣布,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了,中國人民從此站起來了!

    第15集

    新中國成立了!大家群情激奮,一片歡騰,而鄭大卻在此時悄悄的離開了人群。往日的艱辛一幕幕在他眼前閃過,從不流淚的鄭大不知何時已是淚流滿面……傅由理來到鄭大身邊,理解地拍了拍他的肩膀,讓他給大家講兩句。鄭大擦掉臉上的淚痕道:我當年跟定共產黨是因為我沒了家,如今我終于有了自己的家,誰要想破壞這個家,他就是我鄭大的敵人,我會不惜一切保衛這個家!接著,他深情地唱起了我們的隊伍向太陽……

    第16集

    到了計畫反水那天晚上,鄭大臨行前照例去伙房看看不男,望著如此關心自己的鄭大,不男猶豫了,她知道如果鄭大和傅由理前往敵兵營,將會被他們綁架殺害,她開始找各種理由阻止鄭大和傅由理前去,而不男反常的狀態讓鄭大意識到,不男有了問題 鄭大以為,不男的問題解決了,記憶也恢復了,下面就應該快樂起來了,但他想錯了,不男不僅沒有快樂,反而顯得心事重重。而不男的心事,鄭大自然是無從知曉了……

    第17集

    鄭大終于明白了不男的心事,原來她之前老給自己開小灶是因為喜歡上自己了,這個發現讓鄭大徹底亂了套,他笨嘴拙舌的想跟不男解釋這是不可能的,但不男卻表示自己已經下定了決心。黔驢技窮的鄭大隻好來找傅由理幫忙,聽了鄭大的苦惱,傅由理差點沒笑背過去,他給鄭大出了個主意——你不是訂婚了嗎?那就拿喬可舒當擋箭牌。

    第18集

    跳下斷崖的鄭大和傅由理終于躲過了土匪的追擊,可二人還沒來得及慶幸就發現了一個非常嚴峻的現實——跳下來容易的斷崖卻沒有可以向上攀爬的路徑,再加上傅由理跳下來的時候腳受了傷,他們很可能會被困在斷崖下面。想到自己把鄭大也給連累了,傅由理難過的哭了出來,但鄭大告訴他,無論如何,自己都不會丟下戰友,換了是他鄭大掉下來,傅由理也會不假思索的跳下來。離下四川的日子越來越近了,鄭大和傅由理究竟帶誰走成了隊員們最關心的問題……

    第19集

    傅由理和鄭大商量這次到底帶誰走,鄭大提出的第一個人選就是劉建邦,雖然這小子平時有點倔,但工作中就需要這樣的人。隻是喬可舒他不同意帶走——他是打算讓郝仕林和喬可舒在一起的,該讓人家尋找自己的幸福了。不過走之前,鄭大覺得還需要和喬可舒說說清楚。方圓下來看望南公團的學員們,眼看著鄭大遲遲不肯跟方圓告白,心急的傅由理幹脆替他向方圓亮了底牌……

    第20集

    在傅由理的幫助和攛掇下,鄭大終于將自己的心意告訴了方圓。聽到鄭大的表白,方圓露出了幸福的笑容,但目前這樣的處境還不適合公開他們的關系,二人決定等完成本區的任務再向大家公開。分手時,鄭大寶貝似的握著方圓的手,久久不願放下……

    第21集

    茶朵的堅守和犧牲讓鄭大既感動又內疚,懷著這樣的心理,鄭大在和茶朵的協商上節節敗退,無奈之下隻好找傅由理幫忙,但沒想到傅由理也被茶朵說得啞口無言,大敗而歸。鄭大黔驢技窮,最後將劉建邦派了過去,可劉建邦卻一不留神將鄭大和喬可舒訂婚的事說漏了嘴。

    第22集

    就在鄭大和郝仕林在山林中搜尋的時候,傅由理正在宿舍給茶朵講述鄭大的戰鬥故事,通過這個故事,茶朵對鄭大又有了新的了解。

    第23集

    方圓與喬可舒做了女人間推心置腹的談話。談話過後她告訴鄭大,喬可舒希望調到其他地區工作,原因是她被土匪強奸了。得知喬可舒被強奸了,憤怒的郝仕林沖過來要打鄭大——要不是鄭大逼著他睡覺,喬可舒早就被救出來了!對郝仕林出格的行為,鄭大沒有生氣,他告訴郝仕林,喬可舒的遭遇是革命鬥爭的代價,眼下她最需要的就是大家的鼓勵,尤其是郝仕林的鼓勵。

    第24集

    縣裏召開緊急會議,要求各區長必須到會,鄭大隻好硬著頭皮前來開會。會議上,方圓強調各區都要做好武裝反暴動的準備,因為近來各地反動勢力猖獗,企圖顛覆新生政權。會議結束後,鄭大正想隨著大家溜出去卻被方圓叫住了,她告訴鄭大,她已經從傅由理那裏已經知道了一切,茶朵是個好姑娘,她不希望鄭大因為這個事而承擔太大壓力。鄭大告訴方圓,他的心裏隻有她一個人。聽了鄭大的話,方圓的眼圈一下子就紅了。一切似乎都步入了正軌,然而此時土豪劉一豪的家中,卻出現了一個身份神秘的人……

    第25集

    茶朵的糧食留下來了,可這離最終的目標還遠著呢,鄭大尋思了一下,決定讓茶朵幫政府一個忙。
    這天,茶朵前來拜訪胡光漢,說想向胡光漢買糧。胡光漢充滿疑慮地望著茶朵——這個女人和鄭大的關系他可不是不知道。面對胡光漢的懷疑,茶朵惡狠狠的罵起了鄭大的負心,同時表示自己買了糧馬上就走。然而任憑茶朵怎麽說,多疑的胡光漢還是告訴茶朵,他沒有餘糧。
    這一招也行不通,眼看著征糧進度進展緩慢,大家卻又都想不出什麽好主意。就在大家灰心喪氣之時,劉建邦的一句話給了鄭大不小的靈感……

    第26集

    土匪的人多勢眾使區小隊的抵抗越來越無力,鄭大命令全體撤退到土地廟裏,並讓郝仕林叫上茶朵。可茶朵卻在撤退過程中想起玉佩沒有帶,又返了回去,當她拿著玉佩出來的時候,土匪已經出現在區政府前方了。茶朵被困住了。

    第27集

    方圓終于出現了,她是來向鄭大告別的,看著面前這個自己深愛著的女人,鄭大聲音顫抖地說出自己的選擇:面對責任與感情,他隻能選擇前者。
    同一時刻,土豪大戶劉一豪卻因為兒子的怪病焦急不已,鎮上的醫生已經束手無策,建議劉一豪將兒子送進醫院治療,可那個住在劉一豪家的神秘男人卻不同意,危言聳聽地說送醫院就是把少爺往火坑裏推。聽了男人的話,劉一豪決定辦一場聲勢浩大的跳大神……

    第28集

    為了能讓兒子盡早康復,劉一豪簡直是揮金如土,跳大神的隊伍一刻不停的走街串巷,各種聲調的吹彈拉唱更是不絕于耳。一開始鄭大和傅由理倒也沒當回事——剛解放,民間這種事多了。可這卻給國民黨特務製造了機會,他們趁著混亂火燒了存糧庫,雖然在眾人的努力下火勢沒得以蔓延,但仍然燒毀了一些糧食。
    火燒糧庫事件以後,鄭大和傅由理開會商量,決定禁止跳大神的隊伍走街竄巷,以防止新的不測。可當傅由理把這個決定通知劉一豪時,他不幹了,你們共產黨連神仙都不讓請,那不是逼著我兒子去死

    第29集

    傅由理一仰頭喝下了那碗葯,然後從容地走到劉一豪兒子面前,扶起他的頭,將另一碗葯緩緩灌下,劉一豪等人愣愣地看著,竟無一人上前阻攔……憑著堅強的意志力,傅由理搖搖晃晃的走回了區政府,最後栽倒在宿舍門口,他氣若遊絲的將事情經過告訴了鄭大。看著鄭大淚流滿面的臉,傅由理笑了:在一起這麽久,隻見你流過兩次淚,一次是為共和國,看來,我的待遇不低……說完這句話,傅由理永遠的閉上了眼睛。新的區長來上任了,鄭大帶著茶朵將要奔赴新的崗位。

    第30集

    鄭大的離去牽動著大伙的心,大家紛紛前來告別,鄭大叮囑這個安慰那個,自己也開始變得傷感了,不過不男和茶朵的入伍申請被批準的訊息還是讓他興奮了一把。在傅由理的墳前,不男和茶朵庄嚴宣誓,加入了中國人民解放軍……當方圓帶著支援部隊趕到,鄭大已經永遠停止了呼吸,就連茶朵也被土匪殘忍的殺害了。看著一個個哭成淚人的隊員們,方圓使勁地擦去臉上的淚水,用沉痛而堅毅的聲音告訴大家:鄭大和傅由理同志沒有白白的犧牲,他們用生命換來的糧食還在!同志們,讓我們送鄭大同志和茶朵姑娘回家...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