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來自廣州

我來自廣州

《我來自廣州》是香港亞洲電視在1998年製播的一出鄉土劇集,共30集,由蕭笙、冼志偉監製,陳庭威、杜汶澤、王馨平、袁文傑等主演。

該劇講述了北伐期間,在廣州發生的故事。

  • 中文名稱
    我來自廣州
  • 其它譯名
    豪情男兒
  • 出品時間
    1998年
  • 出品公司
    香港亞洲電視
  • 製片地區
    中國香港
  • 導演
    蕭笙、冼志偉
  • 編劇
    李綺華、張國源、吳滄洲
  • 主演
    陳庭威, 文頌嫻, 歐錦棠, 王馨平, 袁文傑, 王薇
  • 集數
    30
  • 類型
    民初時裝
  • 上映時間
    1998年12月21日

劇情簡介

烽火連綿的戰爭 擋不住排山倒海的愛恨情仇

顛沛流離的歲月 訴不盡動蕩無常的悲歡聚散

亞洲電視將本劇與《我來自潮州》列為鄉土劇集系列,但本劇與《我來自潮州》除了由陳庭威主演和同樣以中華民國統治大陸時期的廣東省作為背景外,差不多無一相同。

北伐期間,廣東省軍閥割據。戰亂時代,一批熱血青年為了民族興亡、個人理想及未來幸福,演繹了一段段耐人尋味的血淚情仇。 此劇以民國初期至抗戰成功時期為背景,講述人物在亂世中的不同遭遇,勾劃出一段可 歌可泣,蕩氣回腸的奮鬥故事。 香港著名演員陳庭威、袁文傑、歐錦棠、王馨平出色演繹,纏綿悱惻的愛情戲穿插其中,大帥之子馮翰英及周家三兄弟的迥異命運, 國恨、家愁,愛情的得與失,盡在劇中。

廣州名茶樓之一天然居的少東周敬文(陳庭威飾),邂逅在天然居賣唱的歌女秋娟(王馨平飾),在街上認識剛從順德農村來穗工作的陳炳(歐錦棠飾),此君生性行俠仗義,並在天然居內工作,與男扮女裝的天然居侍應李阿弟(文頌嫻飾)結為兄弟。周敬文一次北上韶關,卻在鐵路上遇上山賊(李樹楷飾),但同班列車卻有當時廣東軍閥馮紹棠之子馮翰英(袁文傑飾),廣州當局因而很快剿滅該黨山賊,而周敬文與馮翰英則結為好兄弟。

馮紹棠軍閥的副官程忠(劉錫賢飾)乃系廣州大奸大惡之徒,陳炳得罪程忠,因而被他誣為山賊同黨,與李樹楷等山賊一同被處決,後得馮少帥所救,而程忠則懷恨在心。卻遭逢日本侵華,抗日戰爭爆發,程忠勾結日偽,成為漢奸,將軍閥馮紹棠殺死,馮少帥為了民族大義,忘記個人痛苦,改旗易幟,效忠重慶政府,將新婚妻子小宇交托周敬文,自己遠赴前線。同時,陳炳籌得足夠金錢為戀人小萍贖身,但天意弄人,程根獸性大發,奸污了小萍,小萍自覺再也配不起陳炳,上吊身亡。幸得周敬文和李阿弟等人的勸慰下,陳炳終重新振作起來,奮勇抗敵。此時周敬文幼弟周敬業(杜汶澤飾)在損友唆使下,促長兄分家,天然居因而易手,而天然居內諸人均各散東西,周敬業不學無術,天然居倒閉,周敬業流落街頭,後被其兄周敬文喚醒良知,幫其打理門市。

廣州淪陷,周敬文卻投降日本,成為廣州偽政府維持會成員,但暗裏卻是從事救助廣州同胞,在廣州城內開辦「天然豆品居」,製作豆品解救同胞之腳氣。李阿弟與陳炳同在遊擊隊出生入死,終爆出愛火花,馮少帥為保護小宇,遭程根伏擊,以身殉國。

周敬文無意中得悉日軍想利用中國平民試驗毒氣彈,大驚,急謀對策。與此同時,遊擊隊下令陳炳殺周敬文,危急關頭李阿弟與秋娟趕至解圍,真相大白,心結解除。最後周敬文當內應,與陳炳等裏應外合,終破壞試驗計畫,更將程根和程忠剿除,為民除害,周敬文決定與陳炳等遊擊隊員開赴前線殺敵。

抗日戰爭終于勝利,秋娟與李阿弟日夜盼郎歸,但每天的碼頭上,仍未見周敬文與陳炳的蹤影,可她們沒有放棄,繼續的等待,有一股信念一直支持著她們,就是他們終有一日必會平安回來!

來自廣州來自廣州

分集劇情

第1集

一九二八年,政府第二次北伐成功,廣東由軍閥馮少棠割據,偏安一隅,工商貿易昌盛,黃賭毒百花齊放,處於崎形的繁榮狀態.時近中秋,九齊陪周敬業來到,但聽得東三省失陷訊息傳來,業仍繼續風花雪月,全沒理會.反之,天然居內的周敬文有感不少從難民從東三省逃來廣州,叫六叔將賣剩之點心分給難民,相熟茶客大贊文心地好,文卻認為隻要時勢有變,受苦的就一定是老伯姓… 陳炳每日也隻是露宿街頭,餐搵餐食,忽聞方小宇和周敬賢等學生抗日救國大示威,另一邊廂,程忠向棠來報學生示威一事,大帥怒叫忠收拾一切,忠遂帶騎兵到街上鎮壓,賢和宇等學生四散,忠與士兵搜尋,與炳動起手來,時文也不值阿忠所為,上前為學生解圍,賢,宇二人更惺惺相惜.宇返家,宇母一直臥病在床,並感到自己將不久於人世,希望程根將其夫留下的錢庄交給宇,宇無奈. 文薄責賢,但賢對文隻顧生意而不理國事感不滿.時齊叫業出外,業向文母索錢,賢向業責斥,業即與賢大吵起來,母見賢,業二人,一個隻是玩樂,另一個卻隻有國沒有家的性格,隻感無奈.六叔張貼招聘廣告,引來大批難民,李阿弟見人頭涌涌,偷偷到天然居廚房為八嬸洗碗,文見弟落力工作,追問,弟即求聘文請自己,文要弟出去排隊,時廚師切傷手,弟即三兩下手勢做好,文感激弟幫忙,終允請之. 業與齊作樂,被新來歌女麥秋娟美色所迷,與帥府司機相爭,業怒踢帥府車泄憤,司機即召警拉業.齊告急,文知業出事,趕往公安局保人,局長說業明天一早於禺山市當眾打藤,文見無法救業,大急,時忠帶領大帥及其姨太來到,原來大帥藉此發泄並且乘機警告廣州學生,要親自行刑.

第2集

宇見母病重,遂與根商量錢庄事,誰知根講錢唔認人,程妻和晶晶勸根,反被根鬧,宇隻好啞忍.賢,宇和眾學生開會,提到東三省情勢甚是激昂,計畫籌辦劇社,推廣民族愛國心,賢見宇心不在焉,關心之.宇講出家事,賢知宇母有病,遂向文借錢替宇母醫病.宇母患了肺病,需要入院,宇母擔心住院費,賢叫她放心.宇母問宇與賢之關系,因感命也不久矣,希望宇有個歸宿,宇解釋賢隻是同學,叫母不要亂說. 業雖然傷勢未好,但齊仍偷偷帶業上街,文找業至,見娟正被人客威逼陪酒,娟堅持不理,被酒樓老板責罵,文見反應…文拉業返家,賢亦責業不是,業反話賢攪示威更罪大,兄弟三人大吵起來,文被夾在中間,受盡委屈,文母氣得心痛,賢亦知文委屈,暫且不再追問借錢幫宇母事. 弟與眾人客談得投契,生意大增,六叔等人對弟改觀,文向六叔提議請娟回來唱歌,希望改善生意,六叔贊同,亦望可籍此縛住業.一日,炳見小萍被小偷偷去荷包,炳攔截小偷,將荷包討回,炳還荷包予萍,萍謝,剛好和忠見炳,二人冤家路窄,萍見忠虐打炳,炳負傷爬離,時萍出現俾錢炳療傷,炳對萍感激.炳醒來已在留家,留同佢療傷,二人一見如故,留更收留炳一同居住. 宇母病危,急須要動手術,但醫葯費甚鉅,宇不顧一切找根算賬,根拿出賬薄,話宇兩母女食住條數已夠曬其本,一個仙都唔俾番宇,宇氣,直指罵根欺負孤兒寡婦,根反面,要將宇兩母女逐出程家,程妻與晶一齊求根,根要宇斟茶道歉,宇為治母病,唯有放下尊嚴向根下跪

第3集

文找娟商量唱歌一事,見娟向酒樓老板說出自己賣唱不賣身,毅然辭職,時文見娟胃痛,即上前相扶,文說出對娟歌喉欣賞,想請娟到天然居工作,娟為了生計,答允文.文告知業,娟將到天然居獻唱,希望業以後多到酒樓學做生意,業大喜,對文苦心並沒理會. 萍往購物,炳上前多謝萍,知萍關心自己,萍以為炳系無賴,炳說出隻想還錢給萍,又想同萍做朋友,萍表示已經賣身給程家,炳決定同小萍贖身.根向大帥交數,又多謝大帥一直照顧忠,但根擔心日本仔會打到來,大帥叫根放心. 業為娟駐唱一事,要搵人搭台俾娟唱歌,帶來批鬥木佬打價,夾埋開天殺價,炳經過,出低價毛遂自薦上前示範,文見炳果真了得,決定請炳,弟唔信炳做到,炳話自己一定掂,弟同炳打賭,炳徹夜趕工,弟見炳手忙腳亂,出手幫之,二人一邊鬥咀一邊合作到天光,終大功告成,文開鋪見炳話已完工,大贊,弟沒說出幫手一事,炳感激,對弟留下好印象.業為娟演出一事,將天然居粉飾一番,隆重其事,文看在眼裏,以為業已生性做人. 宇趕到醫院交錢,醫生說宇母病情嚴重,手術成功率隻有五成,宇母臨入手術室前,囑賢日後好好照顧宇.宇,賢一直等候,宇母手術成功,宇不禁松了口氣.晶與程妻知宇母渡過危險,心下一寬,根卻假仁假義問候,宇母經此事對賢印象甚好,希望二人能在自己在生前成親,宇不知如何回答,一直為此事而苦惱,誰知晶趕來告之宇母病發,宇大驚

第4集

宇知母病危,與賢一同趕往醫院,宇母自知命不久矣,擔心宇在自已死後遭程家欺負,要求賢照顧宇,賢對宇本有愛意,當然答應,宇卻為難,但不忍令母失望,終於答允,宇母即含笑而逝.宇傷心找晶與程妻商量喪事,程妻決定向根提出助宇,誰知根一反常態,答允助宇,但喪事辦妥,根又露出本來面目,不但吞下帛金,更斤斤計教,其實想趕走宇,宇一怒之下離開,時賢至,晶告之宇不知去向,賢大急四出尋找,終於在一間低級旅店找到宇,並說服宇跟自己回家暫住,文母雖然有點不大情願,但文同情宇身世,為宇說盡好話,文母也就不再反對. 炳往開工,時遇弟返天然居,弟叫炳幫手,誰知炳一見萍在,即轉往幫萍挽菜籃,弟知炳與萍關系,罵炳重色輕友,某日弟遇上萍,弟即追問萍與炳發展,方知萍身世可憐,對萍加以鼓勵,並向萍大贊炳,萍對炳更是感激. 業一直向娟痴纏,文不時為娟打圓場,業覺文與自己爭奪娟,氣沖沖離開,文不以為意收鋪離開,時又遇上娟,娟多謝文為自己解圍,時街上發生學生騷亂,文遂送娟返家,時一名巡警向二人截查,文見街上戒嚴,隻好送娟往旅館暫避,文問娟身世,娟講出一切身不由己,文慨嘆時局艱難,講出父親早逝,無奈接手天然居生意,二人終於談了一整晚,對彼比更是了解. 娟的獻唱令天然居生意大增,二胡澤即向文邀功,炳看不過眼與澤一較二胡高下,澤終輸給炳含恨離開,文於是請炳與娟拍伙,反更是旺台.時澤遇上之前和炳有過爭執的鬥木勝,二人均覺炳搶自己飯碗,決定要對付之,就在天然居客似雲來一夜,突然拿出手榴彈嚇走所有人客,文欲去排解,誰知一聲嬌叱,眾人即被攝住

第5集

澤,勝等人到天然居攪事,文幾受辱,娟竟挺身而出為文擋架,但澤知娟隻是虛張聲勢,正想動手之際,幸得文叔通知東莞成趕至,澤,勝終被其人多勢眾所攝,悻然離開.文感謝成的幫忙,炳更感成有江湖義氣,三人遂成好友.成送娟回家途中,看出娟對文有意,但娟說文乃西關大少,不敢奢望. 文返家,文母即向文談及賢和宇之事,覺二人時常共處一室,實在有點兒那個,又不想惹來閒言入耳,希望二人能夠成婚,有了名份也就放心,文亦覺賢有了家室,也許不會再闖禍,答允找個機會和賢商量.賢還錢給文,文意外,賢解釋到報館做抄寫賺來,文覺賢仍生性,勸賢多留在家照顧母親,因文要出外工幹,賢答允.文又向六叔講出到韶關一趟,叮囑眾人好好看住茶樓一切,弟聽聞韶關一帶土匪眾多,叫文小心,娟亦擔心,但業卻為之興奮,與齊計畫向娟埋手,一嘗天鵝肉,誰知炳突然出現阻止,原來文暗中叫炳看管業,業氣結. 文談妥生意後離開,時見葯店有詔關特產胃葯,文想到娟的胃病,遂買了些胃葯回.途中,文遇上馮翰英,英與文攀談起來,二人甚是投契,突然火車卻被土匪截停,文,英被土匪押走

第6集

文,英被土匪帶到賊窩,將二人囚起,賢等人收到打單信,知文被綁,大為擔心,炳等人更為文籌錢,但怎樣亦欠一點現金,娟遂將自己一隻玉鐲當去,加上向貴利借了筆錢,終於將錢籌夠交到賢手中,但文母對娟幫助仍表現得冷淡,娟感無奈,時炳表示自己跑慣江湖,可代眾人送贖金去接文回來.炳準備上路,時弟覺幫不到手,要求與炳一同救文回來,但炳認為弟始終是個女子,叫弟留在天然居照顧一切,隻身離開. 賊窩內,眾土匪發現英竟是馮大帥的兒子,欲殺英滅口,英發難殺出,與文離開,文意外英有如此身手,二人正逃走之際,英為救文傷了腳踝,文遂背?英逃走,時眾山賊追至,英無法支持叫文先走,但文卻不願拋下英,繼續背著英逃離,二人正於走投無路之際,文為救英掉下山崖,時有一對兵馬殺至,原來大帥得知英被擄,急電韶關軍區帶兵來救,英遂叫眾兵尋找文下落,但卻不果,文生死未卜.另一邊,炳來到賊窩,時眾士兵來至,炳被誤認是山賊,被士兵押下山去. 娟等人為文事焦急,時收到號外,知賊窩已被圍剿,但被救名單內卻沒文名字,眾人為文擔心,娟更是慮憂,就在回家途中,竟遇上文,二人不禁仿如隔世,激動相擁

第7集

娟帶著憂傷心情回家,途中遇文,二人仿如隔世,娟追問文如何返至,文才知炳去贖自己,下落不明,文等人擔心炳安危,晶知道文平安回來,心下頓寬,宇則不斷打探炳下落,文亦沒有炳訊息,弟見狀,與晶一同四出打聽,但仍不果,弟等人至留家,時聽得二胡聲,以為炳在,誰知原來是留,留知炳生死未卜,卻想不出辦法救炳,弟隻感無奈. 另一邊廂,英與鄧團坐等軍車回,忠與大帥和夫人開心迎接,英希望一見民生百態,沒坐上大帥專車,忠乘機刷英鞋,大贊英神勇將爛頭楚一伙賊人殲滅,大帥見賊人正押解回穗,亦為英大喜,並叫下人準備山珍海味給英享用,英不以為然,覺大帥與自己意見不同,也沒多吃就往外去找文,文見英出現,大喜,英知文安全返至,這才放心,但文向英提到炳仍下落不明,英即答應跟進.英向大帥查探炳下落,大帥叫忠代勞,已急不及待與英往洗塵去.眾犯被押至,忠發現炳亦在,即公報私仇砌炳生豬肉,命士兵一定要將炳打靶,但忠卻向眾人保證,隻要有錢便可留住性命,眾犯即向忠買通. 忠知大帥將為英辦舞會,即向根商量,同時叫晶趁機巴結英,晶不悅,忠斥之,程母為晶打扮,根則帶同晶至舞會找機會,忠更極力想將晶介紹給英,但英隻是敷衍幾句,毫無反應,忠感失望,責晶盡量風騷引誘英,晶怎也做不到,忠氣斥晶沒用. 時炳和眾賊押赴刑場,眾人破口大罵忠,原來各人被忠所騙,用錢買通亦不能逃生,時炳等人經過街市,弟與萍剛好遇見,大吃一驚

第8集

弟,萍發現炳被押赴刑場,大驚,炳亦見到二人,不禁百感交雜,弟即叫萍去找文設法營救炳,自己則設計阻住眾人,萍即往找文.弟將一架木頭車推出阻住凡等人過路,眾起哄,炳見弟相救,既傷心又激動,凡見弟即追上,時弟乘凡不覺,撲了凡一記,凡認得弟是天然居伙記,即叫眾人趕去刑場. 時萍找到文,文知炳有危險,馬上趕去找英求助,文趕到帥府向英告急,英錯愕,即與文趕去刑場,時炳等人行刑時間將至,萍趕至,想上前見炳但被阻止,炳認出是萍聲音,心內激蕩不已,凡正下令準備開槍,時英和文趕至,炳終獲救. 英向大帥指忠的不是,又揭發程忠貪污事,忠下跪求饒,大帥因也靠忠貪污不少金錢,隻輕輕警告忠了事,英警告忠再有類似事件發生,決不輕饒.英離開,大帥即責忠失策,又說弟劫犯一事已被其他縣大帥訕笑,忠氣結又無奈,說認出是弟所為,定會緝弟回來歸案. 炳向文追問弟下落,文等人不知弟蹤影,時六叔說忠派了不少人來捉拿弟,文等人反應,炳即話送萍離開,文等出去應付忠,時忠氣憤趕走所有茶客,又向文大喝要交出弟,但文亦不知弟去向,忠不信,即叫手下搜查,果然不見弟,忠無奈向文警告一番離開.那邊廂,炳送萍返家後,赫見弟出現,文等人即聞風而至,並講出忠要通緝弟,文自覺連累了弟,弟反安慰文. 萍回家被忠罵個狗血淋頭,根亦責晶破壞自己一切,二人借題發揮,對萍拳打腳踢,晶與彩姐扶萍回房,彩姐為萍難過,萍卻倔強地沒流半滴眼淚,晶留萍獨自在房休息,誰知根卻鬼祟來至,一見萍即扮作關心,又拿田七湯給萍,萍正想避開,但卻突然昏倒,原來根在田七湯下迷葯,並向萍污辱

第9集

根欲泄獸欲之際,程妻和晶趕入,程妻大罵根不是,晶亦不齒根所為,根見事即沒理會眾人,急急離開.萍醒來發覺竟在晶房內,方知根想侵犯自己,萍既傷心又感激晶. 時業又向文母講事講非,指弟一事影響天然居生意,文母不禁向文追問生意事,文支吾,賢覺得弟並沒做錯,相信隻是忠從中攪鬼,但業指弟常惹下不少麻煩,文終忍不住叫業收聲,時齊至找業出外,業即借意離開.文無奈找英,英知弟事件後,答應為文出頭,即往找忠質問,令忠不可捉拿弟,忠隻好答允,但暗中卻叫泉等人對付弟. 英向文,炳道出弟應該沒事,但叫弟暫時不宜再出現,文感激英幫忙,炳亦多謝英救了自己一命,三人但覺一見如故,以水代酒相敬.時天然居一些茶客不時竊竊私語,講及弟之事,有些更七咀八舌,越講越誇張,炳聽之不禁氣憤,與眾茶客理論,幾乎大打出手,幸得文出面相勸. 弟一直在留家內避難,留與弟共處後,對弟處世態度大為欣賞,時炳在廚房做了個裹蒸稯,即歡天喜地的往找弟去,誰知卻給泉手下發現弟下落,即向弟追捕,弟,炳二人逃至崖邊,弟卻被推跌落崖下,炳四周尋找弟亦不見蹤影,大急.文等人知弟發生意外,激動,炳不相信弟就此死去,誓要找弟回來,文勸炳莫太沖動,炳認為定是忠所為,但文想到沒真憑實據,也拿忠沒辦法. 時眾女學生列隊歡迎大帥和英到來,英見大帥在演講,即悄悄離開,時英被白蘭花香氣吸引來至樹下,遇見宇亦在,二人言談間甚為投契,英知宇退學原因,對宇更留下難忘印像.文與炳等人收鋪返家,時途中竟遇上泉手下,並將文等人捉去

第10集

文,娟,炳被捉,原來澤與鬥木勝記恨前事,要向三人報復,並約成講數,逼文作出不合理賠償,文不肯倔服,文,娟即被關進冰艙內,文,娟不禁冷得發抖,隻好相互依偎取暖.時成帶同手下至,泉即與成爭持,終救炳離開.那邊廂,留悄悄前來救出文,娟二人逃出碼頭,文不見炳在,關心,留說炳已沒事,文才與娟一起離去. 文返家,業已收到齊通風,質問文與娟剛才是否在一起,文回答不了,表白絕不會對娟有非份之想,但業卻不相信文,文徹夜沉思,不知如何解決此事,翌日,業醉酒至天然居,直指文,娟二人不是,眾茶客不禁嘩然,文想阻止業,但娟隻感受辱步離,文追至,見娟正自啜泣,抱歉,誰知娟竟向文辭職,文呆然,想留娟,但娟不想因為自己令文兩兄弟不和,文無奈,業發現娟要走,不滿地搗亂,文與業大吵起來,娟更覺去意堅決. 娟遇成經過,成追問娟發生何事,娟講出辭退天然居一職,成為為娟不值,要代娟出頭去找文晦氣,娟急忙勸止,成隻好勉強忍氣,暫時不與文算賬. 校長向宇提出不用收學費一事,宇終告復學,校長大喜,時英來電,原來英為宇交了學費,卻不讓宇知悉,但宇以為是賢幫自己,反應.宇悶悶不樂,與英又再相遇,二人不禁為前程苦惱又談起來,時宇閒話一句想幼有所養,英知宇想開設孤兒院,反應. 齊帶業往另一家酒樓捧娟場,赫然見忠等人在座,齊即急忙拉業走,業不滿,齊即叫業去賭兩手,又叫業去吹大煙,業被齊講到心鬱鬱,終一同離去.時娟被忠追問轉場一事,娟不欲多說,但忠硬要娟飲下多杯烈酒,娟勉強喝下,接著唱了幾句卻突然不支吐血

第11集

娟正唱「秋墳」之際,感懷身世,突然不支吐血.文知悉娟病重,心急如焚,苦苦哀求成帶他往見娟,二人見面,仿如隔世,文矢言以後會好好待娟,娟感動. 英再遇宇,決定追求.英無意中得知宇的理想乃是建一孤兒院,決坐言起行,見大煙害人,決將煙館鏟平,改建為孤兒院,文及炳萬二分支持. 文對娟照料有加,一晚,文探訪娟後,正要離去之時,適值春雨留人,文被逼留下,恰巧業尋至,見二人親匿,醋意盟生,大吵大鬧,不經意將火水燈打翻,眾人陷入火海之中,業逃生之際,被木方壓住,動彈不得,文顧念親情拼死從火海中把業救出,更因而受傷

第12集

文見娟不辭而別,鬱鬱不歡,多番尋覓,找到成處,成見文情深一遍,終說出娟已乘夜渡離開,文跑到碼頭,欲勸娟留下,但船已遠去,文望著滔滔河水,頹喪不已. 弟失足墜海,醒來時竟在一漁船上,原來弟大難不死,被一群走私客所救,船上多番歷險,終在梟首霍正興領導下,眾人渡過險境,弟對英雄氣概的正興不單敬重,還盟生了微妙感覺. 根貪戀萍美色,乘家中無人,欲向萍侵犯,恰巧晶回來,萍悻免於難,晶見萍神色有異,詢問原委,但萍懾於根的淫威,隻是含糊其詞,不敢坦言相告.另一方面,炳知悉萍多番被忠凌虐,痛心不已,一時氣憤莫名找忠理論.二人初則口角,繼而動武,忠不敵,悻然而去.炳不忍萍再受程家凌辱,矢言替萍贖身,萍感動. 業欠下鉅額賭債,鴉片煙癮又起,無計可施之際,竟採納損友齊之議向母提出分家,母聞言,但覺情天霹靂,淚灑當前.

第13集

文得知業提出分家都是損友荼毒之故,為了能讓業儆醒及重新做人,文遂將業關在廢屋中,派人看守,業鴉片煙癮發作,苦不堪言,向文破口大罵,文為了業能成功戒除毒癮,隻得硬著心腸,表現得無動於衷. 炳為了幫萍贖身,不眠不休地工作,萍知悉一切,深受感動.文見二人溫馨,想起娟不辭而別,不禁黯然神傷.英為了完成宇的理想,決定將鴉片煙館改建為孤兒院,文炳知悉英偉大構想,齊聲贊成. 賢的劇社上演在即,與宇在街頭大肆宣傳,英從街頭傳單上得悉劇中內容是諷刺大帥,遂向宇提出忠告,勸宇不要與賢涉險演出,賢認為英在搞分化,揚言絕不畏縮妥協,英無奈. 英要往中山出差,但卻心系宇安危,怕宇及賢的演出會觸怒大帥,希望文能向賢說項,好讓他能改變初衷.文將英說話轉達,賢已感不耐,拂袖而去,文母怕賢硬性子招惹禍端,不由得忐忑難安

第14集

宇見文母忐忑不安,遂向賢規勸,賢咆哮,宇為了不想彼此關系因此決裂,唯有答應繼續演出,賢才化怒為喜.賢如常街頭演出之際,大帥領著大批軍隊來至,將劇社眾人擒住,文知賢等果真出事,心急不已,正感無計可施之際,英剛剛從中山回來,得知賢宇之事,急往救援. 忠與周家本有嫌隙,藉此假公濟私,向賢凌虐,宇苦苦哀求,忠也是無動於衷.忠正在洋洋自得之際,英趕至,下令忠放人,忠雖不願但卻不敢不從,唯有將眾人釋放.賢獲釋,宇喜不自勝,但卻不知道是英暗中相助.賢重獲自由,得到同學們的招呼視為大英雄,文責賢幾乎闖出大禍,賢不認同,隻道是真理勝強權. 文母怕賢再惹禍端,欲促成賢宇婚事,賢反對,謂已決定到長沙參加救國青年大會,文母反對,賢一意孤行.賢離開後,宇邂逅英,英開心不已,唯宇知悉英乃少帥身份,登時怒摑英

第15集

宇欲摑英之際,突然鎂光燈一閃,二人被記者攝入鏡頭,宇心亂,掉頭便走,英急解釋原委,隱瞞身份乃是因為太在乎交宇這個朋友,宇心動.宇回家,得悉文母欲盡快撮合自己與賢的婚事,登時心亂. 大帥無意中得知英迷戀對象,竟是專門搞革命的三宇,甚為不悅.英母卻維護著宇,紛陳利害,遂令大帥態度改觀,英開心不已.忠唯利視圖,認為此乃攀附富貴的捷徑,下令晶將宇勸回來,晶知悉底蘊拒絕,根,忠氣結. 宇晤英,道出已與賢訂親事,英失迭但坦言會尊重宇決定.宇心中有點意外,對眼前人又多一分敬重.英苦相思,不經意向炳及文吐苦水,二人開解,兄弟情深. 賢從長沙回來,湊巧地與英碰個正著,賢認出英乃少帥身份,甚為不屑,此刻卻無意中瞥見英藏有與宇合照,登時錯愕

第16集

賢發現英皮包之中藏有宇照片,登時醋意大發,往找宇大興問罪,宇費盡唇舌,還幸得文從中作說項,才獲得賢諒解,但彼此卻是嫌隙頓生.母欲替賢向宇提親,賢一口拒絕,坦言未見中國收復東三省不會結婚,母氣結. 賢為了反對日本人的侵略,暗中組織學生舉行省,港,澳「五四」十八周年大遊行,實行罷課,罷市,賢激烈的行動,竟被同學視作英雄,而賢的行為也愈來愈乖戾,連宇的苦勸也視作耳邊風.時大帥收到訊息知學生有異動,下令鎮壓,英得悉,大加反對,大帥不想與英反目,將出兵鎮壓之事暫緩,與忠密謀對策. 炳為了替萍贖身,身兼數職,萍不忍炳獨自捱苦,不時相伴在側,有如「夫唱婦隨」,根見萍贖身可期,竟然歹念叢生. 業受不了戒鴉片之苦,竟收買看守家丁逃出,文派人遍尋不獲,空著急.時業在損友簇擁下帶著律師回家,提出分家要求,文大加反對,母更是一時氣結,大受刺激暈倒

第17集

文母聽聞業要分家,大受刺激,心病發作,文母明白業不達目的誓不罷休,遂勸文從業要求,文無奈答允,而賢為了革命事業,決定北上,拜別母親後便離去,宇見周家陡生驟變,不禁唏噓,決留下代文照顧文母,文感激. 業得嘗所願,對齊更為信賴,終日流連煙館賭檔,嫖賭飲吹,無所事事,炳不值業所為,直斥其非,並辭工去也.文為家道中落黯然神傷,幸得晶關懷,心情暫得抒解,晶暗戀文日久,卻是不敢言明,見文在自己安慰下心情好轉,對二人將來不禁滿是憧憬.此際,文卻重遇娟,二人愛火重燃.成得知娟與文藕斷絲連,欲斷難斷,出言規勸,娟遂感到一派茫然. 賢決帶領學生舉行示威,宇分析利害,希望賢不要意氣用事,二人劇烈爭辯,宇有感與賢道不相同,提出分手,賢首肯,宇無奈帶著悲傷離開.正當賢與同學們誓師出發,上遊行之際,忠已派出廣勝堂中人暗中監視一切.文多天不見娟,心中納悶,上門造訪竟發現娟留書遠走,不禁錯愕

第18集

娟再次不辭而別,文頓感失落,炳苦勸也是徒然.賢帶著大批學生上街遊行,勸諭商戶抵製日貨之際,忠暗中指使廣勝堂中人混入學生當中,到處搶掠製造事端,打殺學生,賢成為刺殺目標,危機四伏.英聞訊驚愕急往救馳,千鈞一發,英趕到,將賢帶走.忠見功敗垂成,氣結萬分.賢早將英視為情敵,對英所救不存感激,英不以為忤,動之以情理,勸賢不應枉作犧性,應留有用之軀保家安民,賢終省悟,留書而去,托英轉交宇,自己決定北上參軍. 賢離開之際,竟被忠施冷槍,學生們見賢屍首,認定是英濫用私刑,宇及文接獲賢死訊,呆然.學生激動萬分,沖擊大帥府.大帥下令出兵鎮壓,英苦勸不果,還被囚於牢中.聞砰砰槍聲傳來,英見阻不了慘劇發生,痛苦不已,更念宇安危. 文母知賢死訊,登時老淚縱橫,文安慰,並往找業共同處理賢的後事,當文踏入天然居之際,但見天然居已變得烏煙瘴氣,業沉迷於嫖賭飲吹之中,簡直不知人間何世,文不禁心傷

第19集

文見業沉淪,心傷不已,見母為賢之死終日以淚洗臉,更是心傷.賢下葬之日,英到來祭奠,學生們群情洶涌,宇更是情緒激動,突然發難奪槍便向英射去,時忠率領大隊軍隊到來控製場面,大帥得知英受創大怒,下令將一幹人等收監,英搶救後無大礙,知悉大帥決定忙替宇等求情開脫,大帥見英執迷不悔,惱怒,但為免影響其傷勢,從之放人. 文母接二連三受到打擊,病發,文為了籌借住院費而大感彷徨.英將賢書信交宇,宇讀信感懷,終相信殺賢者並非英,對槍傷英一事更感歉疚. 業被齊所害誤墜千局而不自知,不單天然居不保,還弄致欠債累累被債主押回周家,文顧念手足之情不忍袖手旁觀,隻得將千辛萬苦籌借得來擬作母親的住院費替業還債.那知業得以脫難已是故態復萌,奪徐媽玉鐲而去,文痛心. 文回到醫院得知有人替文母付了住院費,不禁錯愕,突然一熟悉身影映入眼簾,竟是娟

第20集

文得知娟施以援手,感動,但文母對娟出身仍有所棄嫌,始終不想二人相愛.三七年七月七日,日寇全面侵華,廣州已呈亂態.英提出發兵抗日,但大帥卻以中央未有下命為借口,拒絕發兵,父子齟齬. 炳終於儲夠錢替萍贖身,二人憧憬未來.回家路上炳重遇弟,弟得知有情人終成眷屬,不由得報以由衷祝福.程根對萍早有歪心,見萍要離開登時露出猙獰面目,在忠相助下將炳及弟鎖起.晶不值禽獸所為暗施以援手,但可惜萍貞操終被根奪去,含恨自盡,炳傷心不已. 英查出殺賢凶手正是忠,欲替賢報仇之際,竟被廣勝堂人暗襲,忠被救去,原來廣勝堂早已歸附日本的特務組織黑龍會,日本人招攬忠欲得知廣州軍事情報.英被殺手所傷,逃至孤兒院,被小宇所救,二人在生死一線終並發出愛火. 廣州城大亂,大帥乘夜將家眷資產撤離,忠露出本來面目,揚言替日本人接管大帥府,大帥盛怒拔槍射擊忠,卻反被忠所傷,英與援兵至,忠逃去.大帥臨終著英代己發兵,英肩負大任,含淚踏上閱兵台,誓師抗日.

演員表

角色演員備註
周敬文陳庭威
麥秋娟王馨平
陳 炳歐錦棠
李阿弟文頌嫻
馮翰英袁文傑
王 薇方小宇
程晶晶陳潔儀
程 忠劉錫賢
周敬賢李潤祺
周敬業杜汶澤
東莞成煒 烈
程 根譚炳文
羅 烈陳 留
馮紹棠王戎
宗 揚霍正興

影視歌曲

片頭曲

世界由我造

主唱:葉振棠

風雲幻變後

風雲幻變後一切會如舊

可知道世間是你好

人的一生要闖漫長路(漫長路)

孤身走遍千山萬尺土(萬尺土)

誰人面對勝負這國度

縱是受損創傷都強渡

風雲幻變後一切會如舊

崎嶇是對手始終闖出頭

窮途末路似風暴

那懼命運像惡號

啊......

學會退一步世界由我造

信心是瑰寶

我信有天定會好

可知道世間是你好

人的一生要闖漫長路(漫長路)

孤身走遍千山萬尺土(萬尺土)

誰人面對勝負這國度

縱是受損創傷都強渡

風雲幻變後一切會如舊

崎嶇是對手始終闖出頭

窮途末路似風暴

那懼命運像惡號

啊......

學會退一步世界由我造

信心是瑰寶

我信有天定會好

人的一生要闖漫長路

孤身走遍千山萬尺土

誰人面對勝負這國度

縱是受損創傷都強渡

風雲幻變後一切會如舊

崎嶇是對手始終闖出頭

窮途末路似風暴

那懼命運像惡號

啊......

學會退一步世界由我造

信心是瑰寶

我信有天定會好

可知道世間是你好

片尾曲

未了緣

主唱:陳庭威&王馨平

心被凌亂 似斷難斷 感覺像有眷戀

在我心內呈現 溫暖的歡笑 情在這一息間乍現

心似凌亂 似斷難斷 相愛都變苦戀

就算一段緣盡 交錯中轉變 期待有朝再會那天

未想未能奉獻愛在兩肩

痛苦未能避免再遇上緣

心被凌亂 似斷難斷 感覺像有眷戀

在我心內呈現 溫暖的歡笑 情在這一息間乍現

心似凌亂 似斷難斷 相愛都變苦戀

就算一段緣盡 交錯中轉變 期待有朝再會那天

未想未能奉獻愛在兩肩

痛苦未能避免再遇上緣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