戊戌六君子

戊戌六君子

戊戌政變時,以慈禧太後為首的封建頑固派大肆捕殺維新黨人,維新志士譚嗣同康廣仁、林旭、楊深秀、楊銳、劉光第6人于1898年9月28日在北京慘遭殺害,史稱"戊戌六君子"。

  • 中文名稱
    戊戌六君子
  • 人物6
    康廣仁
  • 人物4
    楊銳
  • 人物5
    劉光第
  • 人物2
    林旭
  • 人物3
    楊深秀
  • 人物1
    譚嗣同
  • 派別
    維新派
  • 起源
    戊戌政變
  • 人數
    6
  • 對立派
    頑固派

人員名單

譚嗣同、楊銳、林旭、劉光第、康廣仁(康有為的弟弟)、楊深秀。

基本介紹

戊戌六君子是指清朝光緒二十四年(公元1898年,農歷戊戌年)以康有為為首的維新派人士發動戊戌變法時,被慈禧太後所逮捕並處死的六名變法派人士,分別為譚嗣同、林旭、楊銳、楊深秀、劉光第與康廣仁。

人物生平譚嗣同

譚嗣同(1865-1898),字復生,號壯飛,別署東海褰冥氏,湖南瀏陽人。他是改良主義運動中的激進派,譚嗣同為變法事業獻出了自己的生命。譚嗣同是近代著名的思想家,他猛烈抨擊了君主專製製度和清王朝的反動統治,並對封建綱常倫理進行了犀利的批判,其思想之激進和深刻,達到了同時代的最高水準,並成為後來資產階級革命派思想的先導。譚氏富有文學才華,詩文都寫得有氣勢,有詞採。詩作表現了豐富的時代內容和強烈的愛國主義思想,有些山水詩融入了個人的生命感受,抒發了他沖破網羅、追求個性解放的積極進取精神。詩風恢闊豪邁、剛健遒勁,所謂"拔起千仞、高唱入雲"(譚嗣同《報劉淞芙書》),帶有濃鬱的浪漫主義特色,入獄時有詩一首:“我自橫刀向天笑,去留肝膽兩昆侖。”有《譚嗣同全集》,臨刑前,他高呼:“有心殺賊,無力回天,死得其所,快哉!快哉!

康廣仁

康廣仁(1867—1898)名有溥,字廣仁,號幼博。廣東南海人。康有為胞弟。自少鄙棄八股科考,認為國家弱亡皆由八股錮塞人才所致。曾納貲為小吏,深感官場黑暗,掛冠而歸。從美國人嘉約翰學西醫,計畫在上海創設醫學堂,未成。1897年(光緒二十三年)2月和徐勤等在澳門創辦《知新報》,宣傳維新變法。後到上海倡設女學堂。和梁啓超、康廣仁譚嗣同等發起成立戒纏足會。創設大同譯書局,刊刻康有為、梁啓超等人的著作。1898年春挾金赴京,協助康有為開展維新運動。主張廢八股,開民智。與御史宋伯魯謀議上書,請變生童歲科試,向用四書文者,一律改試策論,得旨允行。由于看到頑固守舊勢力強大,變法難以進行,屢勸康有為離京南歸,收徒講學,培養維新人才,待機變法。戊戌政變時被捕,在獄中說:“若死而中國能強,死亦何妨!”從容就義。康君名有溥,字廣仁,以字行,號幼博,又號大廣,南海先生同母弟也。精悍厲鷙,明照銳斷,見事理若區別白黑,勇于任事,洞于察機,善于觀人,遂于生死之故,長于治事之條理,嚴于律己,勇于改過。自少即絕意不事舉業,以為本國之弱亡,皆由八股錮塞人才所致,故深惡痛絕之,偶一應試,輒棄去。弱冠後,嘗為小吏于浙。蓋君之少年血氣太剛,倜儻自喜,行事間或跅弛,逾越範圍,南海先生欲裁抑之,故遣入宦場,

康廣仁康廣仁

使之遊于人間最穢之域,閱歷乎猥鄙奔競險詐苟且闒冗勢利之境,使之盡知世俗之情偽,

然後可以收斂其客氣,變化其氣質,成長其識量。君為吏歲餘,嘗委保甲差、文闈差,閱歷宦場既深,大恥之,掛冠而歸。自是進德勇猛,氣質大變,視前此若兩人矣。

君天才本卓絕,又得賢兄之教,覃精名理,故其發論往往精奇悍銳,出人意表,聞者為之咋舌變色,然按之理勢,實無不切當。自棄官以後,經歷更深,學識更加,每與論一事,窮其條理,料其將來,不爽累黍,故南海先生常資為謀議焉。

1898年春,膠州、旅順既失,南海先生上書痛哭論國是,請改革。曰:“今日在我國而言改革,凡百政事皆第二著也,若第一著則惟當變科舉,廢八股取士之製,使舉國之士,鹹棄其頑固謬陋之學,以講求實用之學,則天下之人如瞽者忽開目,恍然于萬國強弱之故,愛國之心自生,人才自出矣。阿兄歷年所陳改革之事,皆千條萬緒,彼政府之人早已望而生畏,故不能行也。今當以全副精神專註于廢八股之一事,鍥而不舍,或可有成。此關一破,則一切新政之根芽已立矣。”

蓋當是時猶未深知皇上之聖明,故于改革之事,不敢多所奢望也。及南海先生既召見,鄉會八股之試既廢,海內志士額手為國家慶。君乃曰:“士之數莫多于童生與秀才,幾居全數百分之九十九焉。今但革鄉會試而不變歲科試,未足以振刷此輩之心目。且鄉會試期在三年以後,為期太緩。此三年中,人事靡常。今必先變童試、歲科試,立刻施行然後可。”乃與御史宋伯魯謀,抗疏言之,得旨俞允。于是君請南海先生曰:“阿兄可以出京矣。我國改革之期今尚未至。且千年來,行愚民之政,壓抑既久,人才乏絕,今全國之人材,尚不足以任全國之事,改革甚難有效。今科舉既變,學堂既開,阿兄宜歸廣東、上海,卓如宜歸湖南,專心教育之事,著書譯書撰報,激厲士民愛國之心,養成多數實用之才,三年之後,然後可大行改革也。

時南海先生初被知遇,天眷優渥,感激君恩,不忍舍去。

既而天津閱兵廢立之事,漸有所聞,君復語曰:“自古無主權不一之國而能成大事者,今皇上雖天亶睿聖,然無賞罰之權,全國大柄,皆在西後之手,而滿人之猜忌如此,守舊大臣之相嫉如此,何能有成?阿兄速當出京養晦矣。先生曰:“孔子之聖,知其不可而為之,凡人見孺子將入于井,猶思援之,況全國之命乎?況君父之難乎?西後之專

橫,舊黨之頑固,皇上非不知之,然皇上猶且舍位亡身以救天下,我忝受知遇,義固不可引身而退也。”君復曰:“阿兄雖舍身思救之,然于事必不能有益,徒一死耳。死固不足惜,但阿兄生平所志所學,欲發明公理以救全世界之眾生者,他日之事業正多,責任正重,今尚非死所也。”先生曰:“生死自有天命,吾十五年前,經華德裏築屋之下,飛磚猝墜,掠面而下,面損流血。使彼時飛磚斜落半寸,擊于腦,則死久矣。天下之境

遇皆華德裏飛磚之類也。今日之事雖險,吾亦以飛磚視之,但行吾心之所安而已,他事非所計也。”自是君不復敢言出京。然南海先生每欲有所陳奏,有所興革,君必勸阻之,

謂當俟諸九月閱兵以後,若皇上得免于難,然後大舉,未為晚也。

故事凡皇上有所敕任,有所賜賚,必詣宮門謝恩,賜召見焉。南海先生先後奉命為總理各國事務衙門章京,督辦官報局,又以著書之故,賜金二千兩,皆當謝恩,君獨謂“西後及滿洲黨相忌已甚,阿兄若屢見皇上,徒增其疑而速其變,不如勿往。”故先生自。

楊深秀

楊深秀(1849—1898)字漪邨,本名毓秀,號孴孴子。楊深秀山西聞喜人。1889年(光緒十五年)中進士,授刑部主事,累遷郎中。1897年底授山東道監察御史,立志“以澄清天下為己任”。次年3月和御史宋伯魯發起關學會,講求變法。4月列名康有為組織的保國會。與康有為過從甚密,不少奏疏是和康有為商量後寫成,或為康有為代擬。6月1日上新政條陳5篇,請明定國是,宣布變法;請釐正科舉文體,廢棄八股,改試策論;請議遊學日本章程,派遣近支王公遊歷;請籌款譯書。又多次奏劾阻撓變法的守舊大臣。曾對文悌說:“八旗宗室中,如有徐敬業其人,我則為駱丞矣!”(胡思敬:《戊戌履霜錄》卷四)被文悌告發。戊戌政變時被捕,遇害。遺著有《雪虛聲堂詩鈔》、《楊漪邨侍御奏稿》、《聞喜縣新志》。

楊深秀楊深秀

林旭

(1875—1898)字暾谷,號晚翠。福建侯官(今福州)人。舉人出身。好為歌詩。1895年(光緒二十一年)針對簽訂《中日馬關條約》,上書請拒和議。同年捐貲為內閣中書。1897年進張元濟等創辦的西學館學習。1898年創立閩學會,與粵、蜀、浙、陝各學林旭會相呼應,推動維新運動。4月參與發起保國會,任董事。因仰慕康有為,受業于康。曾為康有為的《春秋董氏學》作跋,推揚今文經說。百日維新中,受到光緒帝召見,賞四品卿銜,在軍機章京上行走,參與新政。戊戌政變前夕,曾把光緒帝的密詔帶給康有為,共商授救光緒的辦法。戊戌政變時被捕,遇害。年僅24歲。遺著有《晚翠軒集》。

林旭林旭

楊銳

楊銳(1857—1898)字叔嶠,又字鈍叔。四川綿竹人。舉人出身。1889年(光緒十五年)楊銳授內閣中書,後晉為侍讀。曾入張之洞幕府,在北京任職期間經常寫信向張之洞密報朝中動態。中日甲午戰爭時,主張集精兵猛將大舉北援,保衛津沽。1895年參與發起強學會。強學會被封禁後,又聯合會中志士抗爭。清廷在強學會舊址基礎上設立官書局,命其參與選書事宜。1898年春在京創立蜀學會,並辦蜀學堂,以張之洞的《勸學篇》為指南,兼習中學和西學。4月列名保國會,而每于集會時常當眾假寐。在百日維新中受到光緒帝召見,賞四品卿銜,在軍機章京上行走,參與新政。與康有為相交,但變法主張多有不合,攻擊康“多謬妄”,聲稱要對新法“稍加裁抑”。戊戌政變時被捕,張之洞營救不及,被害。遺著編為《楊叔嶠文集》和《楊叔嶠詩集》。

楊銳楊銳

劉光第

劉光第(1859—1898)字裴村。四川富順人。1883年(光緒九年)中進士,授劉光第刑部主事。為官清廉,不媚權貴。1894年中日甲午戰爭爆發,上書建議變法求強,刑部堂官閱後震恐,不敢代遞。1898年春列名保國會。百日維新中,受到光緒帝召見,賞四品卿銜,在軍機章京上行走,參與新政。曾與譚嗣同一起批駁守舊派曾廉請殺康有為的奏疏,但又經常依違于維新與守舊之間,處理政事盡量“無新舊畛域”,使“維新守舊,鹹得其宜”(劉光第:《與厚弟書》,《衷聖齋文集》)。戊戌政變時被捕,遇害。年僅39歲。遺著有《衷聖齋文集》、《介文堂詩集》。

劉光第劉光第

相關事件

根據梁啓超的查正,六君子被捕各有原因:

楊銳、劉光第

楊銳、劉光第:楊銳及劉光第乃康有為的得力助手,慈禧太後的助手榮祿亦恨他們最深,自然要求慈禧太後最先拿下他們。劉光第幼年時,父死家貧,母親王氏在艱難竭蹶中,咬牙送子讀書。雖然家裏窮得每天隻能買三文錢豆渣作菜,但她仍對劉光第督學極嚴,劉光第亦發憤讀書,往往是三更回家,雞鳴即起。光緒六年(1880年),二十一歲的劉光第參加縣考,為案首(童子試第一名),得到縣官陳錫囹的賞識和幫助,得以繼續攻讀,遊學于成都錦江書院。二十三歲中舉人,二十四歲中進士,授刑部廣西司主事。

劉光第在刑部供職達十餘年。此間,他在北京南西門外修復了一座廢圃和幾間舊舍作為寓所。那裏風景誘人,屋外柳樹下有一醴泉,泉水清澈如珠,蜂蝶翩翩而至,環境十分幽靜。劉光第居此期間,除上班例行公事外,不交往權貴,不應酬筵席,常是閉門讀書,埋頭著作。在刑部任職十多年,京中知道他的人還很少。當時刑部受賄成風,劉光第卻從不接受,而且辦事十分謹慎,一絲不苟。一次,刑部司寇因受賄某案.要他“枉法之”,遭到拒絕,因而得罪了上司,失去升官的機緣。這使劉光第看清了朝政的腐朽。

譚嗣同

譚嗣同:譚嗣同不想像漢朝張儉一樣,四處望門投止而連累志士與好友。他亦希望以血喚醒國人變革的希望,故一心求死,拒絕逃亡。

林旭

林旭:林旭于慈禧太後軟禁光緒後,為報光緒帝知遇之恩,不顧安危,向慈禧太後力諫,儲存光緒。最後惹至慈禧太後大怒,被擲入黑獄。

康廣仁

康廣仁:康廣仁為康有為之弟。康有為及梁啓超逃亡時來不及通知康廣仁,最後康廣仁在南海會館被捕。康廣仁雖在戊戌變法中隻負責辦報,但因為是康有為親弟,所以慈禧太後要以弟代兄罪,送了康廣仁到菜市口。

楊深秀

楊深秀:楊深秀于五人下獄後,感五人年輕有為,不應就此死去,于是為五人向慈禧太後求情。楊深秀正直不阿,竟演變成要求慈禧太後將權力交還光緒帝的爭論,最後亦為此賠上性命。

軼事典故

譚嗣同

當宮中後黨密謀政變,光緒帝傳密詔康有為等設法相救時,即“拔刀以救上自任”。9月18日夜,譚嗣同前往法華寺爭取袁世凱支援,殺榮祿、囚慈禧,不料袁世凱向榮祿告密。變法失敗後,于1898年9月28日在北京宣武門外的菜市口刑場英勇就義後人將其著作編為《譚嗣同全集》。

楊深秀

12歲: 錄為縣學附生

光緒8年:張之洞聘為令德堂(用以教全省士以經史考據詞章義理之學)院長

光緒15年:進士,當上刑部主事,累遷郎中

光緒23年十二月:東道監察御史

光緒24年正月:因為俄羅斯要求中國割讓旅順及大連灣,上疏請聯合英國、日本拒俄,那時的人都知楊深秀國學根底深,卻不知他也明了世界局勢,均感驚服。

光緒24年:戊戌變法:

1.和徐致靖先後上疏請變更文體,不採用八股文。被盈廷、禮部尚書許應騤多番阻撓

2.上書請設譯書局、派皇室遊歷各國、派遣留學生等建議,均採納。

3.面試京朝官,每日見20人,試用當中人才,罷免老庸愚不通時務的人,引起不滿 。

4.幫助、贊揚實行新政者,為他們上書或辯白,如湖南巡撫陳寶箴被守舊黨彈劾,為他剖辨。

光緒24年八月初六:慈禧太後奪回政權。其後楊深秀詰問皇上被廢的原因,要慈禧撤簾,當然是螳臂擋車,下獄。

林旭

戊戌變法失敗被捕,與譚嗣同等(總稱戊戌六君子)同時被殺害。著作有《晚翠軒詩集》。妻子是晚清名臣沈葆楨的孫女、才女沈鵲應,在林旭就義後,服毒自盡。

楊銳

光緒二十四年(1898年)戊戌變法的時候,被陳寶箴推薦,與譚嗣同、林旭、劉光第並加四品卿,充軍機章京,參新政。失敗後被捕,與譚嗣同等(總稱戊戌六君子)同時被殺害。著作有《說經堂詩草》。

劉光第

劉光第于變法前夕從天津經水路到福建,回武平湖杭村故裏拜望劉氏宗親,歷時一年左右,系四川與福建劉氏在兩百年之後互通往來第一次。其後從福建返京,參與變法,慷慨就義。京城四川父老收其屍,運回富順縣,埋葬于富順縣山中,後轉葬于富順縣烈士陵園,有塑像。趙化鎮現存光第中學,紀念客家英雄。

康廣仁

他認為八股文有害人才的發展,因而每次應試都放棄作答,20歲後曾在浙江當小吏,其後曾當保甲差、文闈差。在戊戌變法中,康廣仁勸其兄康有為:“八股已廢,力勸伯兄,宜速拂衣,雖多陳無益,且恐禍變生也……弟旦夕力言,新舊水火,大權在後,決無成功,何必冒禍……”。又在致何易中的信中指出:“伯兄規模太廣,志氣太銳,包攬太多,同志太孤,舉行太大。當地排者,忌者、擠者、謗者盈衢塞巷,而上又無權,安能有成?弟私竊深憂之,故常謂但竭力廢八股,俾民智慧型開,則危崖上轉石,不患不能至地。今已如願,八股已廢,力勸伯兄宜速拂衣,雖多陳無益,且恐禍變生也。”

變法失敗,六君子下獄論死,廣仁在獄中“言笑自若,高歌聲出金石”。

個人名言

譚嗣同:1.我自橫刀向天笑,去留肝膽兩昆侖!楊參軍《歷史的殘頁---戊戌六君子祭》

有心殺賊,無力回天。死得其所,快哉快哉!

  • 為學莫重于尊師。
  • 為學莫重于尊師。
  • 大仁之極,而大勇生焉。
  • 不驕方能師人之長,而自成其學。
  • 不驕方能師人之長,而自成其學。

林旭《獄中示復生》:青蒲飲泣知何補,慷慨難酬國士思。欲為君歌千裏草,本初健者莫輕言。  光緒二十四年八月初九日(1898年9月24日),林旭被捕入獄。這首詩是林旭在獄中寫給譚嗣同的。

康廣仁:今八股已廢,人才將輩出,我輩死,中國強矣。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