憂憂愁愁的走了

憂憂愁愁的走了

《憂憂愁愁的走了》是由崔允信執導的劇情片,餘文樂、何華超等參加演出,2002年在韓國上映。

《憂憂愁愁的走了》講述三個九十年代初畢業的大學生在香港的故事。Ray在三潘市完成學業後,無可不可地留下來;Alex是一個牧師,懷自己是否應該在中堅守信念;Chris是一名消閒雜志的編輯,背後卻隱藏著一段關于民運的哀傷故事。九七年十月的金融風暴,或多或少令這幾個人的生活有所改變,也使這群物質富裕但精神空虛的香港人醒覺到,原來在俗世中堅守自己年青時的信念,是這麽困難。

  • 中文名稱
    憂憂愁愁的走了
  • 外文名稱
    Leaving In Sorrow
  • 編    劇
  • 線上播放平台
    搜狐影片
  • 導    演
  • 出品時間
    2001
  • 對白語言
    粵語/英語
  • 類    型
    劇情
  • 製片地區
    香港
  • 主    演
    餘文樂吳鎮宇,何韻明,呂國慧,何華超,尚明輝
  • 上映時間
    2002年4月27日
  • 片    長
    90分鍾

基本信息

憂憂愁愁的走了憂憂愁愁的走了

【評分】7.6/10

【導演】崔允信

【主演】何華超,何韻明,周群達,餘文樂,呂國慧,

賴登勤,尚明輝

演職員表

導演:崔允信 Vincent Chui

編劇:崔允信 Vincent Chui

葉念琛 Patrick Kong

Nianchen Ye ....writer

演員:

演員表

角色演員備註
Alex Lai何華超----
Ivy何韻明----
Ray周群達----
Chris呂國慧----
Cameo吳鎮宇 ----
Hong(as Man Lok Shawn Yu)餘文樂----
Kwong尚明輝----
Co-workerShirley To----

簡介

由大學電影系講師崔允信拍攝的《憂憂愁愁的走了》,是在地首部正式的Dogma(又名Dogme95)長片。全片以DV數位攝錄機攝製,所有程式都依足由歐洲電影人LarsvonTrier等人發揚光大的Dogme95誓言"vowofchastity",特別之處包括手搖攝影、實地拍攝收音、無背景音樂、電影格式為1.33:1、彩色自然光、題材以現實的人和事為主等等。故事的背景為慘受金融風爆洗禮後,等待著回歸的香港。編導透過三組人物的感情故事去反映當代人如何面對當前窘境,當中包括牧師何華超對于宗教和妻子何韻明的信念危機、雜志記者餘文樂和呂國慧的愛情與留洋回國的賴登勤和父親尚明輝的父子情。電影不斷縱橫交錯地展示著三組人物的故事,劇情甚為豐富,的確觸給不少現實的問題,人物的描寫亦富實感,唯整體上趣味性不高,對白比較乏味(例如何華超和教友討論教會搬遷一場便嫌拖得太長),而且沒有結局,相信一般看慣劇情片的觀眾夠難接受。

憂憂愁愁的走了

說句實話,筆者對此片的評價絕對是有一定偏見的,因為個人來說真的不太喜歡Dogma電影,總覺它的教條和藝術是兩碼子的事。在嚴苛的規限之下,編導根本難以有所發揮,而且電影人為了拘泥于那些教條,往往在不少藝術考慮上作出犧牲,甚至強逼自己令作品刻意配合Dogme95,從而影響電影的整體性,實在可惜。無錯,Dogma的原意正是要刪去導演對電影的影響力,但缺乏導演掌舵的電影就有如沒有靈魂的肉體一樣,並不算是一出藝術品。話說回來,筆者也非完全厭惡Dogma,也認為當中一些規條甚富特色,值得學習,隻不過電影人實無需被規條綁死吧了。如果我要拍攝同類電影,相信隻會取其優點甚或精神,而舍去障礙藝術發揮的部分,雖然電影不會是切切實實的Dogma電影,但卻一定能反映出自己的拍攝理念,而不是Dogme95創辦人的理念。

基于這個大前題,筆者對于戲中的拍攝手法實在難以苟同。手執鏡頭令人看到頭暈(事實上,Dogme95規條隻說Handheldcamera,並沒有指明攝影機一定要搖得很厲害才算handheld),加上全片八成鏡頭都是中近鏡,畫面的八十巴仙都被人物的頭和身體佔有,論畫面構圖隻能以一團糟來總括。對白方面也太多廢話,人物角色的行為動作刻意自然化,但反而覺得有點做作,並不算特別成功。不過有一點要提的是,全片雖然沒有背景音樂,但是編導往往醒目地透過一些戲內聲音(diegeticsound)去配合情節,增強氣氛,例如使用電視機的新聞報告聲音或唱機播放的歌曲等,處理十分靈活,算是筆者對此片最欣賞的部分。總括來說,覺得導演崔允信對于DV數位電影的優點和特徵都有很明確的認識,但是可能由于要刻意迎合Dogma的教條,拍攝上總有綁手綁腳的不快感覺。

戲中三段人物故事,以何華超和呂國慧兩個角色寫得最深入難忘,亦以兩人演得最投入,不少表情動作都掌握準確,值得一贊。同是出身摸特兒的餘文樂和賴登勤則隻以外型取勝,猶其賴登勤一段寫得最模糊表面,角色和情節並不引人入性。

香港的電影市場一向比較狹窄,猶其獨立電影的生存空間不多,很高興電影人能作不同類型電影的嘗試,雖然個人並不好Dogma電影,但也很樂意看見像《憂憂愁愁的走了》這類勇于破舊立新的電影的推出。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