慰安婦

慰安婦

二戰時日軍強征性奴隸
更多義項 ▼ 收起更多 ▲

慰安婦,是日本軍隊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征招的隨軍妓女和為日軍提供性服務的女性,中韓歷史學者認為主要是通過誘騙和強迫。大部分慰安婦來自中國大陸、朝鮮半島、中國台灣、日本本土,也有許多琉球、東南亞、荷蘭等地的女性,其中在日本本土召集的慰安婦被稱為女子挺身隊。2012年12月6日,中國歷史學者在舉行的《南京大屠殺全史》出版發布會上鄭重提出,應將日軍在侵華戰爭中強征的中國、朝鮮等國"慰安婦"改稱為"性奴隸"。

2013年10月7日,日本公開二戰期間強擄35名荷蘭女性當慰安婦檔案。

馬英九宣布在2015年10月25日成立第一座慰安婦紀念館。

  • 中文名稱
    慰安婦
  • 外文名稱
    Comfort woman
  • 意    義
    提供性服務的女性,性奴隸
  • 發生時間
    多為二戰期間

​基本簡介

慰安婦是指日本軍隊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大規模、有組織征招婦女充當日軍隨軍妓女 ,為日軍提供隨軍性服務的女性。這些隨軍妓女在日本國內大部分是自願或有償征招的。日本當局推行“慰安婦”製度由來已久,早在日俄戰爭時,日軍官兵性病流行達到不可收拾的地步,就開始實施這一製度。當日本在侵略東南亞各國(包括中國)時,又故伎重演。

慰安婦慰安婦

隨軍慰安婦所以成為製度,其原因要推至1932年1月中國的上海事變以後。上海事變中,日本軍隊強奸中國婦女的事不斷的發生,1937年12月,日軍進佔南京之後隨之而起的是屠殺、強奸的事不斷,不僅造成中國人更強烈的反日意識,為此國際輿論也對日本施以強烈譴責。換言之,在軍隊的性需求是不可避免的前提下,為避免士兵在侵略戰爭中強奸被侵略地區婦女,引發更激烈的反抗,日本軍國主義政府出台了慰安婦製度 。在戰爭後期,由于人手緊缺,很多慰安婦也承擔起護士等支援工作。

而後來日本軍隊在亞洲佔領區用極端殘忍的非人道手段強征的所謂日軍“慰安婦”實際上是日軍“性奴隸”。

大部分被“征召”或強迫的所謂“慰安婦”來自日本、中國(包括台灣)、也有部分琉球、東南亞、荷蘭女性。她們被日本軍隊強迫進行性行為,供日本士兵淫欲,被視為一種發泄性欲工具。

數量範圍

在這一製度下,全世界有數十萬婦女被日軍征為軍妓。朝鮮中央通訊社主張朝鮮人的“慰安婦”有二十萬人,上海師範大學教授蘇智良也主張中國婦女淪為“慰安婦”的有二十萬人,但兩者都資料來源不明。有的歷史學家認為曾經淪為慰安婦的各國婦女達40萬,甚至更多。

慰安婦慰安婦

南京大屠殺前後,日軍開始變本加厲地在各地建立慰安所。涉及中國(今日)的黑龍江、吉林、遼寧、內蒙古、山西、北京、河北、河南、山東、江蘇、安徽、江西、湖北、湖南、上海、浙江、福建、廣東、廣西、雲南、貴州、海南和台灣等地。 東北地區西,從大連到“滿”蘇邊境,遍及海城、遼陽、長春、延邊、四平、哈爾濱、牡丹江、佳木斯、海拉爾、阿爾山、虎頭、富錦、東寧、溫春、東亭、龍鎮、石頭、蘭崗、密山。

由于日軍在戰敗時大量銷毀檔案,要準確計算出慰安婦的總量較為困難,但是,盡管如此,一些研究人員仍依據已有的資料,對慰安婦的數量作了推斷:在亞洲日本的殖民地、佔領區和本土,慰安婦的總數在40萬人以上,至少有20萬中國婦女先後被逼迫為日軍的性奴隸,日軍慰安所遍及中國20多個省,中國是日軍慰安婦製度的最大受害國。

製度實施

由來

日本當局推行“慰安婦”製度由來已久,早在日俄戰爭時,日軍官兵性病流行達到不可收拾的地步,就開始實施這一製度。當日本在侵略東南亞各國(包括中國)時,又故伎重演。

“慰安婦”製度是二戰期間日本政府大規模、有組織征招婦女充當日軍隨軍妓女的製度。

隨軍慰安婦所以成為製度,其原因要推至1932年1月中國的上海事變以後。上海事變中,日本軍隊強奸中國婦女的事不斷的發生,1937年12月,日軍進佔南京之後隨之而起的是屠殺、強奸的事不斷,不僅造成中國人更強烈的反日意識,為此國際輿論也對日本施以強烈譴責。換言之,在軍隊的性需求是不可避免的前提下,為避免士兵在侵略戰爭中強奸被侵略地區婦女,引發更激烈的反抗,日本軍國主義政府必須提供一種“性的慰安設備”使士兵得以發泄性欲。

慰安婦慰安婦

慰安婦慰安婦製度的提出,是為了減少因強奸而帶來的性病問題。在戰爭後期,由于人手緊缺,很多慰安婦也承擔起護士等支援工作。

2007年3月5日,韓國釜山外國語大學教授金文吉公開日本駐中國上海領事館警官田島周萍于1937年12月21日發給長崎水上警察署的公文《有關為皇軍官兵征調慰安婦委托檔案》,記錄當時日本為廣泛動員慰安婦,領事館、憲兵隊、陸軍武官室等單位分工縝密:日本領事館簽發營業執照給慰安所,對慰安婦被運抵各港口時提供方便;日本憲兵隊負責將慰安婦運送至慰安所,及保護慰安婦營業者和慰安所的安全;日本陸軍武官室負責闢建慰安所、檢診慰安婦等工作。該檔案指稱:“經各個有關部門深入研究及與(上海)總領事館、陸軍武官室、憲兵隊協商結果,為提升皇軍士氣,決定在各戰線設定慰安所。……根據此決定,正在日本和朝鮮征召慰安婦。凡持有相關證件的人員,務必保障其順利搭乘船隻前往目的地。”

慰安婦製度的提出,據當時日軍官方的說明是為了減少因性侵犯而帶來的性病問題,並撫慰日軍因戰敗而產生的沮喪情緒。

1931年11月,日本海軍將日本僑民在上海虹口經營的4家風俗場所指定為日本海軍特別“慰安所”。其中“大一沙龍”(上海東寶興路125弄)為是世界第一個日軍慰安所,亦是存在時間最長的慰安所。其它三所是“小松亭”(虯江路大富裏5號)、“永樂館”(狄思威路)、“三好館”(吳淞路松柏裏) 1932年1月中國的上海事變以後,日本軍隊性侵犯中國婦女的事不斷發生。日本開始在上海組建“慰安婦團”。

慰安婦慰安婦

1937年12月,日軍進佔南京之後隨之而起的性侵案件不斷,造成中國人更強烈的抗日意識,為此國際輿論也對日本激烈譴責。為此日本開始在中國有組織地廣泛推廣上海的模式,標志著慰安婦製定的正式形成。

2007年3月5日,韓國釜山外國語大學教授金文吉公開日本駐中國上海領事館警官田島周萍于1937年12月21日發給長崎水上警察署的公文《有關為皇軍官兵征調慰安婦委托檔案》,記錄當時日本為廣泛動員慰安婦,領事館、憲兵隊、陸軍武官室等單位分工縝密:日本領事館簽發營業執照給慰安所,對慰安婦被運抵各港口時提供方便;日本憲兵隊負責將慰安婦運送至慰安所,及保護慰安婦營業者和慰安所的安全;日本陸軍武官室負責闢建慰安所、檢診慰安婦等工作。該檔案指稱:“經各個有關部門深入研究及與(上海)總領事館、陸軍武官室、憲兵隊協商結果,為維持軍紀和前線皇軍士氣,決定在各戰線設定慰安所。……根據此決定,正在日本和朝鮮征召慰安婦。凡持有相關證件的人員,務必保障其順利搭乘船隻前往目的地。”

第二次世界大戰末期美國和聯合國盟軍進入亞太戰場後,日本和韓國為防止美軍騷擾當地婦女也曾針對美軍招募慰安婦設立慰安所。

延伸

上海事變分為第一次上海事變和第二次上海事變。第一次在1932年中國上海發生,是中日兩國于1931年918事變後的軍事沖突,時間長達一個多月。第二次上海事變亦稱“813事變”,是日本帝國主義擴大侵華戰爭在上海製造的事變。1937年8月9日,駐上海日本海軍陸戰隊中尉大山勇夫率士兵齋藤要藏,駕軍用汽車強行沖擊虹橋中國軍用機場,被機場衛兵擊斃。事件發生後日軍對上海發動了大規模進攻。上海中國駐軍奮起抵抗,在上海和全國人民的支持下,開始了歷時3個月之久的淞滬抗戰

悲慘結局

證據顯示慰安婦除了被用作高強度的性奴隸外,還要遭受性病的毒害,有的慰安婦由于多次墮胎造成終身不孕,而由于日本人力資源不夠,慰安婦還不時充當護士,腳夫甚至被武裝起來充當炮灰,有時為了掩蓋罪證甚至被集體槍殺。

另外也有一些人數認為,慰安婦生活條件比一般妓女良好,所得也比日本將級軍官好,且兼任護士也非過分要求。除了被強迫、欺騙之外慰安婦外並未受到虐待。

解放後,被解救的中國慰安婦常常被人指指點點,據部分慰安婦口述,有同胞直稱其“日本婊子”。《慰安婦調查紀實》中記載慰安婦袁竹林于1958年被居委會的幹部指責是日本婊子,勒令去北大荒,並吊銷了當地戶口沒收房子。在中國文革時期,幸存的慰安婦往往受到嚴重的歧視和相當程度的迫害和侮辱。

爭論爭議

強迫征招

盡管日本右翼勢力極力歪曲說日軍所謂的“慰安婦”不是強迫的,但目前已經發現了許多能證明日軍有組織地介入到日軍所謂的“慰安婦”征召活動的檔案。

有的少女與同學一起在照相館照完相剛出來就被抓走了;有的婦女與同伴一起正在田野裏採野菜時被抓走,任何抓捕的過程都充滿了暴力性。除了這種強迫性暴力方法之外;日軍還利用欺騙就業、人身買賣等方法進行抓捕。甚至還以給朱古力糖、給白米飯吃等誘餌進行拐騙。日軍為使婦女成為“慰安婦”;不僅使用了軍隊、警察和行政人員,還動員了私人業主、教師與家屬、親戚、朋友等,通過這些事實可以證實,日軍“慰安婦”製度本身就是日軍有組織有計畫的犯罪根源。

慰安婦慰安婦

根據《日本軍“慰安婦”證詞統計資料集》的內容,在韓國朝鮮政府登記的日軍“慰安婦”受害者被抓走時的年齡範圍是從11歲的兒童至27歲。最多的年齡段是14~19歲,尤其集中在16~17歲。

根據她們的證言可知日軍把“慰安婦”視為私有物品,婦女的價值隻能取決于軍方的使用方案。婦女隻是軍隊裏的普通用品,與武器、士兵一起運輸。軍人可以任意地使用、虐待、處理婦女的身軀。成為“慰安婦”的少女和婦女,如同奴隸一般不準隨便離開“慰安所”,被剝奪了最起碼的人身移動自由。當時,在上海駐地擔任過軍醫官的麻生撤雄也在自己的日記上寫道:“從朝鮮強征來的婦女們是為日本士兵排泄性欲的衛生公共便所。

名稱爭議

日本對慰安婦的解釋,比較中性化,是指“隨軍到部隊,安慰過官兵的女人”。這個解釋,使得日本國民面對慰安婦這一歷史現象時,很難產生強烈的罪惡感和恥辱感。而受害國的學者,則多將慰安婦定義為日軍性奴隸

聯合國早在1996年就將“慰安婦”一詞改稱為“性奴”。而美國聯邦眾議院2007年也曾通過了日軍性奴決議案,並在決議案中使用了“性奴”一詞。

2012年7月,美國國務卿希拉裏·柯林頓指示美國所有檔案和聲明禁用按日語直譯的“慰安婦”一詞,將其改為“被強迫的性奴”,以此要求日本正視二戰期間的性暴行。

此後,韓國政府也表示考慮採用類似稱呼取代“慰安婦”。韓國外交通商部部長金星煥指出,將研究把日軍“慰安婦”這一用詞換成“性奴”一詞的方案。金星煥在出席國會外交通商統一委員會時表示:“據我說知,‘慰安婦’一詞是過去應這些受害女人的要求而使用的辭彙。現在我們可以和那些仍然健在的受害者協商,來變更用詞”。

上海學者蘇智良先生曾經出過一本書,名為《日軍性奴隸——中國“慰安婦”真相》。書中,作者斷言,慰安婦就是日軍的性奴隸,日軍“慰安婦”製度,作為二戰中推行的現代奴隸製度,是20世紀人類的災難和恥辱。

2012年12月,中國歷史學者在《南京大屠殺全史》一書的出版發布會也上鄭重提出,應將日軍在侵華戰爭中強征的中國、朝鮮等國所謂的“慰安婦”改稱為“性奴隸”。而稱謂之變,是要強調被日軍凌辱的中國等國婦女是“被侵犯”的。

包括中國在內的日軍性奴隸受害國,都應該普遍推廣“日軍性奴隸”這一概念,把它與日本軍隊的“慰安婦”這一叫法區分開。同時也應該呼吁並要求日本政府正視歷史,承認日本軍隊在二戰中,犯下的大規模囚禁虐待各國性奴隸的罪行。

日稱非性奴

2014年7月15日在瑞士日內瓦聯合國歐洲總部舉行的自由權規約委員會上,日本政府代表團提出,將慰安婦認為是“性奴隸”的說法是“不恰當”的。

日本政府在公開場合否定“性奴隸”的表現極為罕見。日本政府代表團的日本外務省人權人道科長山中修在會上回答相關提問時,提及2008年的審查中來自委員會的質詢稱:“我要指出,提問中包含 ‘性奴隸慣行’這一不恰當說法。”而這段發言在事先公開發表的回答中並未寫明。

針對日本代表團提出的不認為“慰安婦”是性奴的說法,人權事務委員會主席羅德利表示不理解“被強迫成為性奴隸”和“違反其個人意志強迫充當”之間存在何種不同,指出有可能需要就澄清該定義展開獨立的國際調查。

事實上,中韓歷史學者認為,慰安婦是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通過誘騙和強迫等手段,被迫為日本軍人提供性服務、充當性奴隸的婦女,是日本軍隊專屬的性奴隸。

各國反應

美國國會眾議院2007通過了一項譴責日本在二戰期間強征亞洲其他國家婦女充當日軍“慰安婦”的議案。

加拿大國會2007通過決議案,要求日本為二次大戰期間強迫二十多萬亞洲婦女充當軍妓一事道歉。

歐洲議會2007在法國斯特拉斯堡討論並通過了一項決議案,要求日本政府正式就“慰安婦”問題道歉,並對受害者及其家屬給予經濟賠償。

荷蘭議會下院2007全票通過一項動議,要求日本就二戰期間強征“慰安婦”一事道歉,並對幸存者進行賠償。

韓國國會通過議案,要求日本道歉。

中華民國立法院院會2008通過決議,要求日本政府對慰安婦道歉和賠償。

菲律賓國會2007提出議案,要求日本道歉。

2013年5月13日,日本維新會代表橋下徹稱,“慰安婦”製度是當時保持軍紀所必需,沒有證據顯示日本政府或軍方直接採取了綁架、脅迫“慰安婦”的行為。

大事記要

台灣

1992年2月8日,台灣婦女救援基金會透過發掘史料證明台灣慰安婦之存在,2月22日設立全國申訴專線,2月26日首位台籍慰安婦出面申訴。8月9日,三名台籍慰安婦舉行半公開記者會控訴日本政府,要求道歉及賠償。婦女救援基金會除發表系列文章,召開記者會聲援慰安婦向日本求償,並開始要求中華民國內政部對慰安婦展開生活補助、醫療救助、關懷輔導等服務。

1992年3月12日,中華民國外交部領銜,結合內政部、台灣省政府社會處、台北市政府社會局、高雄市政府社會局、中央研究院、台灣省文獻委員會、婦女救援基金會等,成立跨部會之“台籍慰安婦專案小組”。3月13日,中華民國內政部設定台籍慰安婦問題申訴專用郵政信箱,收件地址為“台北郵政13之166號信箱”,開放民眾申訴台籍慰安婦問題相關資訊[17]。7月5日,婦女救援基金會公布台籍慰安婦問題第一次調查報告[18]。

1996年2月6日,中華民國外交部發表聲明,要求日本政府受聯合國人權委員會之建議,對慰安婦提出一次給付的個人賠償。8月10日及8月16日,婦女救援基金會舉行“要尊嚴,不要施舍”記者會,揭穿亞洲婦女基金會所散播之不實訊息“日方將賠償各國慰安婦五百萬元日幣,其中二百萬由國民基金支付、三百萬元由政府支付”,並發起國內募款活動。12月11日,正式遞交150位立法委員致首相及參眾議院之連署函,請日本政府盡速製定特別法以解決台籍慰安婦問題。

1997年5月23日,放映馬英九先生(現任中華民國總統)、葛雨琴委員以及王清峰(前任中華民國法務部部長)律師三人合力拍攝的台灣首支慰安婦公益廣告。8月31日,李敖義賣百件珍藏義助慰安婦,所得款項用于救助所有拒領日本民間賠償金的慰安婦每位新台幣50萬元。

1998年2月,慰安婦記錄片田野調查作業開始。9月,由楊家雲導演的紀錄片《阿嬤的秘密:台籍慰安婦的故事》首映記者會,該片入圍日本山形紀錄片雙年展,並獲得1998年第35屆金馬獎最佳紀錄片。12月,“對日訴訟開步走”,台籍慰安婦日本義務律師團來台。

1999年,赴韓國漢城參加2000年女性審判戰犯國際法庭籌備會議,8月17日在東京地方法院遞訴狀,正式控告日本政府。9月14日,于台北中央研究院舉行東京大審最後一次籌備會,會集各國學者專家共同討論訴狀、受害者證詞,為公元2000年的審判做準備。

慰安婦慰安婦

2000年12月8日,2000年女性國際戰犯審判(東京大審)于日本東京舉行,目的為給日本政府壓力,使其承認罪行,對受害者謝罪與賠償。

2001年1月,李碧華所著《煙花三月》一書舉行義賣,該書記錄中國慰安婦袁竹林的故事。9月25日,東京法庭開庭詰問四位代表台灣出庭的慰安婦,過程中阿嬤詳細應答某些較為個人的問題,令阿嬤及眾人哽咽鼻酸。日本國內支援團體為阿嬤加油打氣。

2002年2月9日,一位慰安婦阿嬤過世。4月29日,台灣慰安婦前往日本交流協會遞交抗議信,抗議台灣慰安婦求償運動十年,日本政府迄今仍不願面對慰安婦問題。12月5日,“日軍慰安婦口述歷史”計畫開始。12月13日,赴日本東京參加日軍慰安婦人權運動者松井女士告別式。

2003年3月11至13日,東京高等裁判所第一次開庭。

2004年1月25日,台灣慰安婦紀念館籌備小組第一次預備會議。2月9日,東京高等裁判所宣判台灣慰安婦對日訴訟。

2005年出版《鐵盒裏的青春:台籍慰安婦的故事》。 2006年出版《沉默的傷痕:日軍慰安婦歷史影像書》、《阿嬤的臉:台灣慰安婦幸存者影像紀錄》、《阿嬤的故事袋:老年‧創傷‧身心療愈》。

中國大陸

1996年2月,山西省的慰安婦侯巧蓮和郭喜翠向東京地方裁判所提起訴訟,要求日本政府謝罪並給予賠償。 2002年3月,東京地方裁判所認定她們遭到性虐待的事實,但作出了駁回原告需求的判決。4月,原告繼續向東京高等裁判所提出抗訴。 2005年3月,東京高等裁判所作出二審判決,駁回原告的索賠需求。隨後,原告和原告律師團向日本最高裁判所提出抗訴。 2007年(平成19年)4月27日,日本最高裁判所作出終審判決[19],認定原告二戰時被侵華日軍綁架和強暴的事實,但作為《日中聯合聲明》第五條所述的放棄請求權對象,她們不具有法律上的賠償請求權。

道歉賠償

1993年

1993年8月4日,由于有日本記者發現一份日軍檔案顯示日軍曾經直接參與營運慰安所,日本內閣官房長官河野洋平未經國會批準,即承認日軍在二戰期間強征慰安婦,史稱“慰安婦関係調査結果発表に関する河野內閣官房長官談話”,簡稱“河野談話”。

1994年

1994年8月31日,日本首相村山富市發表“村山首相有關‘和平友好交流計畫’的談話”(『平和友好交流計畫』に関する村山內閣総理大臣の談話),表示自己對慰安婦問題抱持“由衷的深刻反省與歉意”(心からの深い反省とお詫びの気持ち),並宣示將實施“和平友好交流計畫”(平和友好交流計畫)。

1995年

1995年7月,日本首相村山富市倡議成立亞洲婦女基金會,通過民間募款和政府資助的形式,向慰安婦支付約500萬日元的賠償金。但是在該基金會的賠償計畫公布後,由于賠償條款規定慰安婦“若接受賠償,則放棄控告日本政府的權利”,因此遭到各國慰安婦的強烈抗議,也遭到韓國、中國、台灣等地輿論與政府的猛烈抨擊,稱這是日本政府回避國家賠償的措施,目的是讓日本擺脫國家賠償問題,從而有利于日本成為聯合國安全理事會的常任理事國。大多數慰安婦拒絕領取賠償金。李敖為救助台灣慰安婦,拍賣自己收藏的字畫古董,包括胡適曾經送給他的書法作品等,總共捐出一百萬美金,約合三千三百多萬新台幣,轟動一時。韓國的眾多民間團體發起募捐活動,向每位拒領賠償金的慰安婦支付相同數目的金額。由于遭到各國的抵製,亞洲婦女基金會于2002年5月停止運作,一共隻有266人申請補償。

2001年

2001年10月15日,日本首相小泉純一郎表示,對于慰安婦所遭受的“難以估計的痛苦”,感到“悔恨及自責”。

2007年

2007年2月18日,日本外務大臣麻生太郎指稱美國眾議院外交委員會討論中的《第121號決議文》是“無事證,也不具法律約束力。”該決議文是由日裔美國眾議員本田馬克(Michael Honda,民主黨籍,加州)與華裔美國眾議員吳振偉(民主黨籍,俄勒岡州)等六人提案,要求日本政府承認二戰期間強迫各國女子當慰安婦,並向受難者致歉。

3月1日,日本首相安倍晉三表示,當年日軍“強迫亞洲婦女充當慰安婦”之說“缺乏證據”;同日,本田馬克強調,日本不應再玷污自己的名譽,而應盡快、義不容辭地就歷史事實道歉,以進一步確立日本的自由民主國家形象。

3月5日,安倍晉三在日本參議院預算委員會會議上備詢時重申,基本上遵循河野洋平向慰安婦道歉和反省的立場,但“美國國會決議案未根據客觀事實。即使通過決議,我們也不會道歉。”同日,日本民主黨參議院黨團幹事長小川敏夫斥責,安倍晉三的言論會破壞日本支持人權的形象,並損害日本國際額度。

3月6日,針對安倍晉三表示不再為慰安婦問題道歉一事,台灣外交部門表達嚴正抗議,並表示深感遺憾,呼吁日本政府應以誠意對受害人正式道歉及賠償。

3月8日,安倍晉三宣布,他有意讓自民黨重新調查日本政府在慰安婦問題中所扮演的角色,同時將慰安婦議題受到矚目的原因歸咎于美國媒體的炒作。

3月11日,安倍晉三在日本放送協會電視節目中說,日本政府繼承河野談話的立場,他由衷地向心靈受到創傷的慰安婦表示道歉。

3月12日,日本內閣官房長官鹽崎恭久表示,日本政府不會就慰安婦問題進行調查。

3月13日,自民黨幹事長中川秀直說,自民黨沒有計畫對慰安婦問題進行新的研究。

3月14日,思考日本前途和歷史教育問題議員聯盟會(日本の前途と歴史教育を考える議員の會)決定對慰安婦問題進行調查。

3月16日,日本政府製定了一份答辯書,稱從政府發現的資料中找不到有關軍方或官方曾強征慰安婦的直接記述。

3月26日,安倍晉三在日本參議院預算委員會上回答議員質詢時說,他作為首相,對慰安婦問題表示道歉。

4月20日,日本內閣會議通過一份答辯書表示,接受遠東國際軍事法庭認定日軍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在中國桂林強征當地婦女充當慰安婦的判決,對此沒有抗告。

6月14日,日本29名自民黨國會議員和13名民主黨國會議員共同連署,以日本新聞工作者櫻井良子、前日本駐泰國大使岡崎久彥等人的名義,在美國《華盛頓郵報》刊登整版廣告,主張二戰期間日軍從未強征亞洲女性擔任慰安婦。

6月26日,美國眾議院外交委員會以39票贊成、2票反對的票數通過《第121號決議文》,敦促日本政府為二次大戰期間強征20萬慰安婦的行為道歉;該決議文沒有法律約束力,美國政府也不會因為“日本政府不道歉”而祭出任何製裁措施。對此,鹽崎恭久強調,美日兩國關系穩固, 不會因為美國眾議院的“不友善決議”而動搖;日本政府不會因為美國眾議院的決議,而再度為這段歷史提出正式的道歉。

2012年

2012年1月29日上午,美國紐約州參議院全數通過《日軍慰安婦決議案304號》,譴責日本在二戰期間強征慰安婦。于同年1月16日發起本案的參議員托尼・艾維樂表示接到了許多來自日本的電子郵件,其稱“日軍將韓國女性當作性奴來剝削是個天大的謊言”;這些郵件的內容幾乎全部出自日本的極右派團體“撫子行動(なでしこアクション(日文))”的網頁上的範本文章。

日本抗議

2012年7月11日報道,美國國務卿希拉裏最近在聽取國務院高層官員的匯報時,曾要求把日軍“慰安婦(comfort women)”改稱為“被強迫的性奴(enforced sex slaves)”。日本外相玄葉光一郎對此提出了抗議。

日本外相玄葉光一朗10日在國會上說,已下令對美國國務卿希拉裏改稱日軍慰安婦為“性奴”這一報道的真實性進行確認,如果美國國務卿使用了“性奴”一詞,日方將以此前首相謝罪和建立援助慰安婦基金等措施為例,指出這種稱呼是錯誤的。

美國《納爾遜報告》(Nelson Report)9日報道說,希拉裏最近指示美國所有檔案和聲明禁用按日語直譯的“慰安婦”一詞。

《納爾遜報告》說,希拉裏此舉使日本備受沖擊,可以解釋為,美國正站在韓國、中國、印度尼西亞、菲律賓、澳大利亞、紐西蘭和荷蘭等“性奴”受害國一邊,正式和日本對抗。美國國務院副發言人當地時間9日在例行記者會上說:“第二次世界大戰時這些女性(日軍性奴)的遭遇非常悲慘。美國政府已嚴正指出‘這嚴重違反了人權’。”

美聯邦眾議院2007年曾通過了日軍性奴決議案,並在決議案中使用了“性奴”一詞,明確指出了日本的責任。日本非常擔心,如果繼2007年美國眾議院決議案後,“性奴”再次登上美國公文,則該稱呼可能會成為正式稱呼,而一旦如此,美國之外的其他國家也都會逐漸使用“性奴”一詞。

 社民黨黨首福島瑞穗說,橋下非但不撤回有關“慰安婦”的錯誤言論,反而說媒體在誤報,這是在狡辯。橋下的錯誤言論與安倍政權在歷史問題上的搖擺如出一轍。民主黨副幹事長辻元清美也認為,安倍政權企圖否定侵略歷史的姿態“誘發”了橋下徹的言論。

出生于沖繩的參議員系數慶子說,橋下徹首先應該道歉的對象不是美國,而是遭受駐日美軍性暴力的沖繩受害者。橋下發表侵害女性尊嚴言論,應該辭去大阪市長職務。

日本共產黨參議員田村智子說,橋下徹否定日本政府參與設定慰安所,還對“慰安婦”證言持懷疑態度。但事實是,日本政府在“慰安婦”問題上的調查結果已經證實戰時日本政府對此負有責任。橋下徹的言論不僅是在篡改歷史,同時也破壞了戰後日本與韓國等亞洲鄰國外交的基礎。

重要事件

日軍暴行之殘酷野蠻是人類史上最黑暗一頁。2012年10月6日,尹玉林老人在家中因肺部的病變與世長辭,享年90歲。從1992年開始,尹玉林老人就公開慰安婦的身份,站出來指正侵華日軍的所犯滔天罪行,20年來一直在等待日本政府的道歉和賠償,但這一天並沒有等來,她抱憾而終。

2012年7月11日報道,美國國務卿希拉裏最近在聽取國務院高層官員的匯報時,曾要求把日軍“慰安婦(comfort women)”改稱為“被強迫的性奴(enforced sex slaves)”。日本外相玄葉光一郎對此提出了抗議。

2015年6月3日,馬英九出席台灣玉山科技協會的“紀念抗戰勝利七十周年名家論壇”,宣布今年10月25日光復節,成立第一座慰安婦紀念館 。

2015年10月9日,2015年最新入選“世界記憶名錄”的項目名單公布,中國提交申請的兩份檔案中,南京大屠殺檔案榜上有名,“慰安婦”檔案卻遺憾落選。

對于這一結果,此次“慰安婦”檔案申遺發起人、中國“慰安婦”問題研究中心主任蘇智良告訴南方日報記者,“能夠通過一個也是勝利!對‘慰安婦’檔案申遺不會氣餒,將繼續呼吁中國和韓國明年合作申報。”

2015年秋,韓日雙方加快談判步伐解決慰安婦的問題,這意味著日方就解決慰安婦問題表明了意願,兩國今後將為推進慰安婦談判進程而努力。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