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新覺羅·憲東

愛新覺羅·憲東

愛新覺羅·憲東(1914.8.9—2002.3.13),他是末代肅親王善耆的第二十一個兒子,也是最小的兒子。是日本間諜川島芳子的弟弟。他自小受父親復闢思想的影響,曾和姐姐川島芳子一起來到川島浪速家接受日本武士道精神教育。

  • 中文名
    愛新覺羅·憲東
  • 出生日期
    1914年8月9日
  • 逝世日期
    2002年3月13日
  • 所處時代
    清朝

生平經歷

高貴王子東渡日本

1914年8月9日,善耆的第四側室福晉生下了一個男孩,取名“憲東”,意為“把他憲(獻)給東亞”,讓他和日本人共同去實現東亞的繁榮與和平。憲東在這家族裏得到了加倍的寵愛和精心的培育,家中來客都稱他“王子”,僕人稱他“爺”。

1921年,善耆和第四側室福晉都去世後,福晉赫舍裏氏召見日本浪人川島浪速,商定憲東和另外兩位善耆後人隨川島浪速到日本接受武士道教育。憲東改名川島良治。令他不能忍受的,是川島浪速的變化。過去,川島浪速在王爺、王子面前總是擺出一副謙恭的樣子。到了日本,川島浪速謾罵王爺的後代就像天天少不了的家常便飯一樣。

接受紅色思潮洗禮

1929年,憲東十九哥結識了東京學生運動領袖加藤惟效。加藤惟效是日本共產黨員,並且和共產國際有聯系。 在加藤惟效的影響下,憲東走進了一個嶄新的精神世界,接受了紅色思潮的洗禮。

加藤惟效目睹了憲東兄弟二人的思想轉變,但是他無意吸收他們兄弟加入日本共產黨,希望他們兄弟二人將來學業有成,回國去找中國共產黨,去當中國共產黨員。加藤惟效期盼他們兄弟成為革命戰士,但是他認為,從一個帝王家庭出身的青年成長為具有堅定信仰的革命者,前面有一條漫長的路。

憲東從陸軍士官學校畢業了,到日本關東地區炮兵大隊當見習軍官。1935年2月9日,憲東回到了偽滿洲國的首都新京(長春),改名金憲東。任偽滿軍高射炮團連長。在此期間,金憲東頻繁地和有抗日思想的親戚聯系,準備兵變,投奔抗日武裝。但是舉行兵變難度過大。

期間,金憲東受到日本高射炮專家的贊譽,被偽滿軍事部分配到偽奉天(沈陽)第一高射炮兵團任副團長。不久調到沈陽鐵西區防空部隊任隊長。

一日,在鐵西區繁忙的訓練中,憂心忡忡的金憲東與愁容滿面的溥傑相遇。溥傑把憲東拉到一個僻靜角落裏,悄悄地對憲東說:“戰爭的前景已經很清楚,日本難以支撐了,要留意找左翼的朋友想想辦法,絕對不能坐以待斃。”金憲東望著溥傑的背影,抱怨道:“共產黨為什麽這樣難找?”
走進抗日組織隱蔽戰線

事實上,共產黨領導的地下抗日組織,多年來始終在觀察金憲東。1944年春季,共產黨地下組織確認金憲東傾向抗日,追求革命,于是派出奉天共產黨地下組織主要負責人之一章晉,準備和金憲東進行接觸。東北共產黨領導的地下組織終于批準了接納金憲東加入抗日青年地下組織。

1945年,沈陽東北人民自治軍衛戍司令部成立,金憲東和章晉同時由地下轉入公開,金憲東主要負責清查敵偽軍事物資的儲存地點,保衛軍火儲存的安全。

隨後,東北地下黨組織推薦金憲東參加八路軍李運昌部隊,李運昌任命他為沈陽衛戍司令部第二縱隊副司令,負責保衛鐵西工業區和維持鐵西區的治安。從此,金憲東正式由地下轉為公開,由地方轉入軍隊。經組織同意,金憲東改名為“艾克”。

晚年生活

1966年,“文革”開始了,艾克被造反派列入“不死心”的反動分子的行列裏。但他沒有被逮捕,也沒有去坐牢。經過一段時間的“文革”的考驗,艾克逐步適應民眾運動了。他常常在批鬥會上低頭閉目養神,根本就不聽民眾呼喊的口號,有一次,甚至差點兒睡著了。

1978年,艾克退休,1981年,經上級批準改為離休,享受副處級待遇,1988年改為享受地專級待遇。歷史最終把公正還給了他。2002年3月13日,艾克櫛風沐雨八十八個春秋,走完了他不平凡的人生路程,悄然離去。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