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新覺羅·奕訢

愛新覺羅·奕訢

愛新覺羅·奕欣(1833年1月11日-1898年5月29日),號樂道堂主人,清末政治家、洋務運動主要領導者,清朝十二家鐵帽子王之一。道光帝第六子,鹹豐帝同父異母兄弟,生母為孝靜成皇後博爾濟吉特氏,道光帝遺詔封"恭親王"。鹹豐年間,奕欣于1853年到1855年之間擔任領班軍機大臣。在第二次鴉片戰爭中,奕欣授命為全權欽差大臣,負責與英、法、俄談判,並且簽訂了《北京條約》。1861年,鹹豐帝過世,奕欣與兩宮太後聯合發動辛酉政變,成功奪取了政權,被授予議政王之銜。

從1861年到1884年,奕欣任領班軍機大臣與領班總理衙門大臣,期間雖在1865年遭慈禧太後猜忌被革除議政王頭銜,但依舊身處權力中心。1884年終于因中法戰爭失利被罷黜,一直到1894年以善後中日甲午戰爭失敗,才再度被起用。從1894年到1898年任領班軍機大臣與領班總理衙門大臣。1898年逝世,謚號為"忠"。

  • 中文名
    愛新覺羅·奕訢
  • 外文名
    Aisin Giorro YiXin
  • 別名
    鬼子六,太岳,樂道堂主人
  • 國籍
    大清
  • 民族
    滿族
  • 出生地
    北京
  • 出生日期
    1833年1月11日
  • 逝世日期
    1898年5月29日
  • 職業
    政治家、外交家
  • 王爵
    和碩恭親王
  • 謚號
  • 其他成就
    與兩宮發動辛酉政變,掌握朝政, 洋務運動的中央主要代表
  • 旗籍
    鑲藍旗

人物生平

早年經歷

奕訢于公元1833年1月11日(道光十三年)醜時出生。

公元1837年(道光十七年),入上書房讀書,幼年師從卓秉恬賈楨,聰明好學,與四皇兄奕詝同往來,關系密切。功課為滿蒙漢三種語言文字,儒家經典,詩文武功騎射。

資料圖資料圖

道光帝立儲時,曾在四子奕詝和六子奕訢之間猶豫不決。但于道光二十六年下定決心由皇四子繼位,寫下遺詔,並于道光二十九年下令在妃園寢內為恭王之母靜貴妃修墓,親令靜貴妃死後必須葬于妃園寢,不得變更,變相暗示恭王爭儲失敗。

公元1850年(道光三十年)正月十四日卯刻,道光帝召十重臣公啓錦匣,內有御筆兩諭,一為“立皇四子奕詝為皇太子”,一為“封皇六子奕訢為親王”。公元1848年(道光二十八年),奕訢奉道光帝命,迎娶熱河都統桂良之女為嫡福晉。這往往被認為是道光屬意恭王之舉,而實際上,這個指婚發生在道光下定決心寫下遺詔之後,最多隻能視為對恭王的補償,況且恭王福晉並非桂良愛女,而僅為側室所生的庶女之一。

宦海沉浮

公元1851年(鹹豐元年)四月,鹹豐帝授奕訢為十五善射大臣。

公元1852年(鹹豐二年)四月,鹹豐帝將指原慶郡王府給奕訢為府邸。此府原為乾隆年間大學士和珅的府邸。八月十五日,鹹豐帝駕幸奕訢海淀別墅 “朗潤園”,為之題園名,山、水、亭、軒之名,並賜詩一首,極示關切之意。奕訢有答詩一首。是月,奉旨管理正藍旗覺羅學事務。

公元1853年(鹹豐三年)正月,奉旨管理中正殿、武英殿事務。九月九日,命奕訢署理領侍衛內大臣,參與京城巡防事宜。十月初七日,奉旨在軍機處行走,從此打破清代皇子不得幹預政務的祖製。

公元1854年(鹹豐四年)二月初二日,長女生,嫡福晉瓜爾佳氏所出。是月,奉旨添派管理三庫事務,並補授鑲紅旗蒙古都統。四月,奉旨補授宗人府右宗正。六月,奉旨調補鑲黃旗漢軍都統。九月,奉旨升授宗人府宗令。又授為閱兵大臣,調補為正黃旗滿洲都統。

公元1855年(鹹豐五年),奉旨總理行營事務。二月,奉旨賞穿黃馬褂。七月初一日,其母孝靜成皇後(即靜太妃)病重,奕訢為之請求鹹豐帝晉封皇太後,鹹豐帝含糊答應,奕訢即傳旨冊封,鹹豐帝不滿。二十一日,即葬生母康慈太後之次日,奉旨罷免一切職務,回上書房讀書,仍令內廷行走,管理中正殿等處事務。

公元1857年(鹹豐七年)五月,奉旨補授鑲紅旗蒙古都統;又命管理鑲紅旗新舊營房事務。

公元1858年(鹹豐八年)四月二十五日,單銜具折反對鹹豐帝派耆英去天津參予議和;主張天津談判不要一味示弱,聯軍如敢登岸,應令“兵勇合擊 ”;建議密令粵紳羅惇衍激勵鄉兵攻廣州,廉兆綸搗香港。五月初五日,奉旨與惠親王、惇郡王及軍機大臣等處理擅自回京的耆英。十三日,單銜具折,反對欽差大臣桂良和花沙納與英法所議條約中關於開放長江口岸諸埠的條款;重申以戰迫和之議。是月,奉旨管理雍和宮事務,又奉旨補授閱兵大臣。八月初四日,得長子,鹹豐帝賜名載澄。

公元1859年(鹹豐九年)四月,奉旨補授為內大臣(侍衛處次長官)。十二月,奉旨補授為管宴大臣。

公元1860年(鹹豐十年),英法聯軍進攻北京,鹹豐帝逃往承德,奕訢臨危受命,擔任議和大臣。九月十五日,十六兩日,奕訢分別與英使、法使簽訂《中英北京條約》與《中法北京條約》,挽救了清王朝的命運。他主持議和以及進行的大量的善後事宜贏得了西方對他的好感,為他以後外交活動創造了條件。在議和期間他籠絡文祥(戶部侍郎)、桂良(文華殿大學士)、寶鋆(總管內務府大臣)、勝保(副都統),形成了一個新的政治集團。這是他通過議和撈到的政治資本。

親王議政

公元1860年(鹹豐十年)十二月初一,奕訢、文祥、桂良上《通籌夷務全局酌擬章程六條折》,分析了列強之國的特點,認為太平天國和捻軍是心腹之患,英、俄是肢體之患,應以滅內患為先,然後對付俄國和英國。這媚外之策為後來借師助剿,鎮壓太平天國奠定了理論基礎。根據他的觀察,他認為外國人並非“性同犬羊”,英國“並不利我土地人民,猶可以信義籠絡”。清政府把列強隻當作“肢體之患”,認為“可以信義籠絡”。折子還提出要成立總理各國事務衙門;設南北口岸管理大臣;添各口關稅;要求將軍督撫辦理國外事件互相關照,避免歧誤;要求廣東、上海各派兩名懂外語的人到京以備詢問;將各國商情和報紙匯集總理處。十二月十日,總理各國事務衙門設立,出現了軍機處以外的另一中樞政府機構。自此,總理衙門取代理藩院,成為專門的外事機構,使清代的外交產生重大突破。衙門還領導了後來的洋務運動。

鹹豐帝去世後,奕訢成為實力派人物。他協助慈禧太後政變,被授予議政王,在軍機處擔任領班大臣。鹹豐帝授權恭親王辦理與各國換約事宜的上諭,同治元年開始,軍機處裏原來的顧命大臣穆蔭、匡源、杜翰、焦佑瀛全部免職,換成文祥等人,全面控製了中樞機關。他又身兼宗人府宗令和總管內務府大臣,從而控製皇族事務和宮廷事務大權。他以總理各國事務衙門王大臣的職務主管王朝外交事務,自此總攬清朝內政外交,權勢赫赫。

洋務運動

19世紀60~90年代,為了求強求富,增強鎮壓太平天國和抵御外侮的能力,奕訢支持曾國藩左宗棠李鴻章等大搞洋務運動,以興辦軍事工業為重點,也興辦民辦工業,近代工業從此起步。為了洋務事業,興辦新式學校,派出留學生,促進了近代教育事業發展。奕訢奏請兩宮皇太後重用曾國藩,與列強極力維持和局,借師助剿,終于鎮壓了太平天國,贏得了同治中興,奕訢獲得“賢王”美稱。

奕訢媚外,親近列強,是洋務派領袖。但他為清流派所鄙視,被呼為“鬼子六”。

奕訢支持曾國藩等辦洋務,但他又主張削弱地方勢力,引起湘淮勢力的不滿;奕訢辦洋務,清廷中倭仁頑固派不滿;由于奕訢權力受限,不能滿足列強的要求,列強對他也開始不滿。

慈禧太後利用了奕訢,也給予了奕訢巨大權力。但隨著奕訢地位高升和聲名鵲起,恭親王奕訢又引起了慈禧太後的不安。于是慈禧太後利用一切機會對他進行打擊,使奕訢一直浮浮沉沉。

幾起幾落

公元1865(同治四年)三月初五,編修蔡壽祺彈劾奕訢,說他攬權納賄,徇私驕盈,太後命令查辦,七日就以其目無君上,免去議政王和其他一切職務。朝中大臣求情,慈禧太後才允許他在內廷行走,並管理總理各國事務衙門,但免去了議政王職務。這是奕訢遭受的第一次打擊。

資料圖資料圖

公元1869年(同治八年),奕訢支持殺掉慈禧太後親信安德海,為慈禧太後所恨。

公元1872年(同治十一年)二月初三日,奉懿旨與戶部尚書寶鋆辦理同治帝大婚籌備事宜。九月十九日,奉懿旨加恩親王世襲罔替。

公元1874年(同治十三年)七月十八日,奕訢等十重臣當面勸諫同治帝不要修治圓明園,,同治帝大怒,斥奕訢:“此位讓爾,何如?”二十九日,再力諫同治帝,同治帝發朱諭革其親王世襲罔替,為郡王,仍在軍機大臣上行走,次日發布。八月初一日,兩宮太後幹預,賞還親王世襲罔替。

公元1875年(光緒元年)十二月,奉上諭署理宗人府宗令。

公元1876年(光緒二年),二月,奉上諭暫署宗人府銀庫印鑰。九月,奉旨派充玉牒館總裁。

公元1879年(光緒五年)四月初,晤見美國前總統格蘭特,請出面調解中日琉球爭端。九月,奉旨管理正白旗滿洲新舊營房並城內官房事務。

公元1880年(光緒六年)三月二十五日,對來訪的英國的公使阿禮國說:“中國人非不知電報、鐵路、輪船、開礦之利,然主權不能自操,與中國無益,雖有不若無也。”

公元1881年(光緒七年)三月,慈安太後去世,奕訢更為孤立。反復的浮沉磨平了奕訢往日的棱角,挫敗了他的銳氣,遇到大事他提不出應對的策略。中法戰爭中,奕訢為首的軍機處對于戰與和拿不定主意,軍隊節節敗退。

公元1884(光緒十年)三月十三日,慈禧太後借口奕訢“委靡因循”免去他的一切職務,奕訢集團全班人馬(武英殿大學士寶鋆、吏部尚書李鴻藻、兵部尚書景廉、工部尚書翁同龢)被逐出軍機處和總理各國事務衙門。

公元1886年(光緒十二年)十月,奉懿旨賞還親王雙俸。

公元1889年(光緒十五年)正月,奉懿旨,賞添頭等、二等護衛各一員,三等護衛二員。

公元1891年(光緒十七年),十一月,在王府中慶祝六十壽辰,請京中著名戲班演戲。

公元1894年(光緒二十年),又起用為總理衙門大臣,並總理海軍,會辦軍務,內廷行走,但毫無作為。

人物去世

公元1897年(光緒二十三年)十月,奉懿旨,此次恭親王承辦慶辰典禮“妥慎周詳”,賞給御書“錫福宣猷”匾額一方,御書長壽字一張等。

公元1898(光緒二十四年),奕訢一病不起,四月初十日病逝。終年66歲。謚“忠”,加恩進賢良祠,並入皇家太廟。其孫溥偉襲爵恭親王。

主張作為

其人主張學習外國科技以加強中國軍事實力,外交上主張保持與歐美大國的和平,支持開辦了中國早期的近代軍事工業,是清朝洋務運動的中樞首腦。在其擔任政府首腦期間,清朝先後平定了太平天國運動、捻軍以及西部各省的回民叛亂。

奕訢是鹹豐、同治、光緒三朝名王重臣,為中國近代工業創始和中國教育的進步作出了貢獻。他是晚清新式外交的開拓者,建議並創辦了中國第一個正式外交機關,使清朝外交開始步入正軌並開啟新局面。

然而他命運坎坷,他支持慈禧太後北京政變,得到了委以重任的報答,但隨即而至的是慈禧太後的不安和打擊。後期他在統治集團內部浮浮沉沉,意志消沉,無所建樹。

子嗣情況

簡要介紹

長子載澄(1858—1885),郡王銜多羅果敏貝勒,享年二十八歲。嗣子溥偉,載瀅長子。

次子載瀅(1861—1909),1868年出繼鍾郡王奕詥為嗣,襲貝勒,坐事奪爵歸宗,享年四十九歲。

三子載浚,早殤。

四子載潢,早殤。

長孫溥偉(1880—1936),恭親王,載澄嗣子。

次孫溥儒(1896—1963),著名書畫家,清亡後改名溥心畲,其詩、書、畫與張大千齊名,故後人將兩人並稱為“南張北溥”。

三孫溥僡(1906—1963),著名書畫家。

奕訢一生,在政治舞台上經歷幾番大起大落,“曾經滄海難為水”,難免有看破紅塵之念,而他在家庭生活中更是讓他經歷了太多的身心交瘁。最大的不幸是兒女多早殤,僥幸活下來的則難堪造就。他有4個兒子,長子載澄、次子載瀅、三子載浚、四子載潢。其中三、四兩子俱幼殤。長子載澄襲貝勒,成年後胡作非為。這三個兒子,都死在他前面。另外一個兒子載瀅,一度過繼給奕訢的弟弟鍾郡王奕詥,襲貝勒爵位。庚子事變(1900)時,因卷入義和團活動又被奪去一切職銜。

奕訢對子女很重感情。他的第二女僅活到3歲就夭折了。四個月後,他的第三子載浚出生。適逢清軍克復太平天國都城天京(今南京市),當時奕訢位極人臣,紅得發紫,同治帝下詔恩封其諸子,生僅一月的載浚竟獲封輔國公。其獲封年齡之幼,在有清一代是空前絕後的。奕訢信佛,曾臆想載浚是愛女轉世,心裏稍感慰藉,誰知兩年後載浚又夭折了。奕訢悲痛至極,將第二女和載浚的棺槨一同遷往他選定的一處墓地(在今北京市昌平區東三十裏翠華山前麻峪村。順便提一句,中國當代史上最著名的秦城監獄就建在這片墓地上)安葬。他擔心愛女葬處沒有標記很快會被後人遺忘,特地撰寫了墓志銘。銘文寫得真切動人,慈父愛女之心充溢字裏行間。大意是說:“你死後四個月,你的弟弟出生。過二年,他又死。難道是你的靈魂不滅,托生他而來?然無端而來,又無端而去,又何必為此一見再見,以重傷我心?難道該把這一切歸結為命運的安排嗎?”奕訢為子女的一再殤逝哀痛不已,深感生命的脆弱,人世的不可測,最終隻有歸結為不可捉摸的命運了。

奕訢死後,也葬在這塊墓地上。這是他賦閒時親自選定的陵址,到現在當地百姓還俗稱為“六爺墳地”。園寢中曾專門闢有一處俗稱阿哥圈的“小園”,裏面除早年入葬的第二女和第三子載浚外,還陸續葬有奕訢的第三女、第四女和第四子載潢。父子生前相聚無多,死後終于可以永久相依了。

以恭親王的顯赫地位,當初興建園寢時,規模一定非常可觀。不過隨著清朝的覆亡、民國的內憂外患,恭親王的園寢幾次被盜掘,很快破敗。上世紀50年代,為修十三陵水庫,又從墓地拆走大量石料。據說十三陵水庫大壩上那幾個醒目的大字,就是用園寢的漢白玉石砸碎後拼成的。園寢遭受了徹底的破壞。如今,麻峪村前的田地裏,仍矗立著一座精美的石頭牌坊,是恭親王園寢內唯一的遺物。

奕訢後代有影響的人物有三個,一個是他的長女榮壽公主(1854—1911),一個是前面提到的長子載澄貝勒,再有一個是第二代恭親王溥偉。

太後養女

榮壽公主大格格生于鹹豐四年,同治初年,慈禧太後為了拉攏奕訢,把她接進宮中教養,接著就晉封她為榮壽固倫公主,時年11歲。

清朝製度,中宮皇後所生女封固倫公主,嬪妃所生女封和碩公主。固倫公主品級約相當親王,和碩公主約相當郡王。至于格格,成為親王以下所生女的統稱,但也有等級之分,親王女封郡主。非皇帝親生女而晉封為公主,在清朝歷史上鳳毛麟角。奕訢的長女以郡主身份獲得固倫公主品級,無論從哪個角度講都是殊榮。不過,榮壽公主的經歷也並非一帆風順。同治四年(1865),奕訢與慈禧太後發生矛盾,被罷去議政王和軍機大臣,榮壽公主也受到牽連,其固倫公主的品級被復原,直到光緒七年(1881)才恢復。

榮壽公主13歲時,經慈禧太後指婚,下嫁給世襲一等公景壽的兒子志端。景壽早年曾娶道光帝的第六女壽恩固倫公主。父子兩人均娶固倫公主,是最顯赫的皇親國戚。但志端沒有多大福份,婚後半年病死。丈夫死後,榮壽公主作為太後養女又回到宮中陪伴太後。公主生前,西方照相技術已傳入宮廷。從儲存至今的相片看,中年的公主相貌平平,長臉盤,大鼻子,眉宇間充溢著威嚴與高貴。

榮壽公主出身親貴,自幼目空一切。以後受到太後垂顧,更加頤指氣使。她出門時,行人必須回避,車馬必須停住給她讓路。光緒初年,副都御史錫珍在路上遇到公主儀仗,躲避不及,車馬沖犯了公主儀仗。公主大怒,將其連人帶馬押送協尉衙門。錫珍被迫跪在公主轎前叩頭求饒,才被開釋。不過,隨著年齡成長,榮壽公主的霸氣逐漸消退,無論是在太後面前還是在宮廷內外,她都廣結善緣。據說,載湉(光緒帝)即位後,恭親王一家對他很嫉妒。但榮壽公主卻能顧全大局,與載湉相處得很好。又據說,後來慈禧太後要廢掉載湉帝位,她在太後面前曾極力勸阻。榮壽公主府的遺址在北京東城大佛寺街,今北京中醫醫院內,早已蹤跡全無。

頑劣的“澄貝勒”

奕訢的長子載澄(1858—1885),人稱“澄貝勒”,受封為郡王銜貝勒,曾任內大臣和正紅旗蒙古都統。載澄去世時,年僅28歲。因為是恭親王長子,還被賜與“果敏”的謚號。有《世澤堂遺稿》3冊傳世,署名多羅果敏。集前有他同父異母弟載瀅寫的序文。序文說:“兄以皇孫之貴,秉光明俊偉之資,其習威儀,博材藝,精騎射……兄自束發受書,過目即能成誦。喜為詩,叉手而成。”載澄天資聰穎,自幼受到良好教育,喜讀書吟詩,雖未及三十而隕,已有不少成熟的詩作。

載澄雖有文才,但在晚清諸王子中,卻是以放蕩頑劣馳名。這可能與兩個幼弟早殤,他又是長子,自幼深得父母溺愛有關。奕訢家教的失敗,由此可見一斑。《清朝野史大觀·清宮述聞》中有這樣一段記載:某年夏天,載澄率一幫惡少遊什剎海。在岸邊品茶時,見鄰座有一妖艷婦人,孤身無偶,向他頻丟媚眼。似曾相識,欲言又止。載澄性喜沾花惹草,派手下購蓮蓬一束相贈,對她說:“這是大爺所贈,想與你相會,可以嗎?”婦人答:“我家人雜,很不方便,請大爺選個地方。”載澄聽了大喜,把她邀到一家酒樓密室相會。兩人相好日久,婦人知其為載澄,載澄卻不知婦人姓甚名誰。一日,載澄對她說:“我倆情投意合,卻不能長相廝守。這可怎麽辦?你不如嫁給我。”答稱:“家有婆婆有丈夫,那樣勢必不成。唯一的辦法,是在半路上把我劫走。大爺劫一婦人,誰敢說半個不字!”載澄聽說大喜。仍約女子會于什剎海茶座間,他率一群惡少一擁而上,把婦人劫走。一時輿論沸騰,以為載澄搶奪良家婦女,不知是兩人預先設計。該女之夫為潦倒旗人,聽說她被載貝勒劫去,不敢控告,怒氣鬱結,釀成瘋癲,終日袒發露胸,在街上胡言亂語。後來得知,該婦也是宗室(皇族)女,論起輩分,還是載澄的姑姑呢。

載澄劣跡斑斑,做父親的奕訢卻拿他沒有一點辦法,最終落到父子情義斷絕的地步。據說載澄有病,奕訢不憂反喜,竟日盼其死,雖延醫吃葯,不過掩人耳目。日久病重,家裏人報告奕訢,說:“姑念父子一場,還是看他一眼。”奕訢走入載澄臥室,見他側身而臥,氣如遊絲。渾身黑皺綢衣褲,上用白絲線綉滿蜘蛛。奕訢不看則已,一看大怒,呵道:“就這一身匪衣,也該早死了!”說罷,掉頭而去。載澄很快氣絕身亡。奕訢為什麽對他這麽大怨氣?載澄人品頑劣,倒也罷了,關鍵還是他帶壞了小皇帝載淳(同治皇帝)。載淳與載澄一為君一為臣,畢竟是親叔伯兄弟,兩人年齡接近(載澄年長2歲);載澄自幼在宮內上書房伴讀,與載淳氣味相投。長大後,載澄經常出沒于聲色犬馬之地,見多識廣,常把外間的奇聞趣事繪聲繪色地講給小皇帝聽。載淳親政後,禁不住誘惑,仍常與載澄微服出宮,與他到娼樓酒館宵遊夜宴,尋花問柳。奕訢雖知情,又不敢張揚,使皇帝蒙羞。故借口載澄誘搶族姑一事,下令把他關入宗人府的高牆內,意在永久監禁。不想奕訢的福晉去世,載澄乘機向慈禧太後請求:“當盡人子之禮,奔喪披孝。”兒子給母親盡孝,這要求一點也不過分。太後特旨放出,載澄原形畢露,依然故我。

時運不濟的溥偉

載澄死時無嗣,奉太後懿旨,把載瀅的長子溥偉(1880—1937)過繼給他。奕訢去世後,溥偉襲親王爵位,成為第二代恭親王。溥偉其人風度翩翩,擅長辭令。光緒帝載湉去世時(光緒三十四年,1908),溥偉29歲,在皇族近支溥字輩中,他年齡居長。溥偉自以為祖父功高,覬覦帝位之心尤其強烈。誰知慈禧太後最終卻選定了醇親王載灃之子、3歲的溥儀(宣統帝)繼位。溥偉為此忿忿不已,日久生疾,隻好求醫問葯。某宗室顯貴私下嘲笑他:“這是患的心病啊,恐非石膏一斤、知母八兩不可。”另一個補充道:“哪裏,隻須皇帝一個、江山一座足矣。”溥偉的不滿,在皇族內盡人皆知,所以宣統一朝,他受到醇親王一系的疑忌,未能躋身于權力中樞,隻當著一個掛名的禁煙大臣。但他繼承了恭親王府的龐大家業,仍安享榮華。

1914年,他避居青島德租界,收入銳減,仍舊揮霍無度。家中僕役成群,外出時前呼後擁。一切吃喝日用均從北京採買,雞鴨魚肉和鹹菜隻要老字號,如天福醬肉,天源鹹菜,致美齋點心,不一而足。每月開支三五千元,仍不夠花銷。由于年年寅吃卯糧,最後隻好把地租收入分為兩份,留給北京家人一份,青島一份,王府管事人等也分作兩撥,依舊費用不貲。

溥偉的下場很可悲。他先跑到青島想投靠德國人。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又遷大連,與日本人建立了聯系。他在窮困潦倒中仍對“亡國”一事耿耿于懷。1931年,日本帝國主義發動九一八事變,用武力佔領了遼寧、吉林等地。溥偉企圖借助侵略者的刺刀,實現他復闢清朝當皇帝的夢想,為此特地跑到沈陽祭陵。不過當時日本正扶植溥儀就任偽滿洲國的傀儡“執政”,認為溥偉祭陵行為“與日本有相矛盾的地方”,令他立即終止祭陵活動,並將他趕回大連。溥儀對他也不放心,始終沒有給一個職位,連零錢也不肯接濟。後來,溥偉貧困至極,死在長春的新華旅社裏。

兄弟姐妹

兄弟

皇長子愛新覺羅·奕緯,隱志郡王,母和妃那拉氏,時為旻寧藩邸使女,生性頑劣調皮,據《老太監的回憶》一書中記載,因出言不諱,觸怒了道光皇帝,被其一腳踢死。

皇次子愛新覺羅·奕綱,順和郡王,母孝靜成皇後博爾濟吉特氏,時為靜嬪,還未滿月就夭折了。是奕的同父同母的哥哥。

皇三子愛新覺羅·奕繼,慧質郡王,母孝靜成皇後博爾濟吉特氏,時為靜妃。 僅僅活了二十多天便匆匆離開了人世,也是奕同父同母的哥哥。

皇四子愛新覺羅·奕詝,即後來的鹹豐帝。母為孝全成皇後鈕鈷祿氏,時為全貴妃。因母親與道光皇帝的感情極好,為自身的分量加砝碼。從小深受道光皇帝的寵愛。後來生母孝全成皇後逝世,便于奕的生母靜皇貴妃撫養,與奕訢青梅竹馬,但也是皇權鬥爭中的勁敵。

皇五子愛新覺羅·奕誴,為惇勤親王,母祥妃鈕祜祿氏。因調皮頑劣,不務正業而不受道光喜愛。而母親也頗不受寵,甚至令道光皇帝有點兒厭惡。所以把他繼敦恪親王綿愷為嗣,降襲為多羅敦恪郡王,鹹豐十年(1860)正月晉封和碩敦恪親王,光緒十五年(1889)正月十九卒,年59歲,卒後謚“勤”。

皇七子愛新覺羅·奕譞,醇賢親王,母庄順皇貴妃烏雅氏,時為琳貴人。長大後,大福晉為慈禧胞妹、二子即後來的光緒帝、五子即後來的攝政王載灃、孫溥儀則是清朝末代皇帝。身後謚“賢”。

皇八子愛新覺羅·奕詥,鍾端郡王,母庄順皇貴妃烏雅氏,時為琳妃,卒後謚“端”。

皇九子 愛新覺羅·奕譓孚敬郡王母庄順皇貴妃烏雅氏,時為琳妃。生于道光二十五年(公元1845年)十月十六日。文宗即位,封孚郡王。穆宗即位,命免宴見叩拜、奏事書名。同治三年,分府,仍在內廷行走,命管樂部。十一年,授內大臣,加親王銜。德宗即位,復命免宴見叩拜、奏事書名。光緒三年二月,薨。

姐妹

皇長女:端憫固倫公主(1813—1819)。生于嘉慶十八年(1813)七月初三日,母為繼妃佟佳氏,即孝慎成皇後。嘉慶二十四年(1819)十月二十日瘍,時年7歲。追封為郡主,葬許家峪園寢。嘉慶二十五年(1820)九月追封為端憫固倫公主。

皇次女:生于道光五年(1825)正月十三日,母為祥嬪鈕祜祿氏。七月十四日即殤,未命名,無封。

皇三女:端順固倫公主(1825—1835)。生于道光五年(1825)二月二十日,母為全妃鈕祜祿氏,即孝全成皇後。道光十五年(1835)十一月初八日殤,年11歲。追封為端順固倫公主。葬陳家門園寢。

皇四女:壽安固倫公主(1826一1860)。生于道光六年(1826)四月初六日,母為孝全成皇後,時為全貴妃。道光二十一年(1841)16歲,指配德穆楚克札布,不久封為壽安固倫公主。十月初三日下嫁。鹹豐十年(1860)閏三月初三日卒,年35歲。葬京師郊外園寢。同治元年(1862)三月德穆楚克札布請移葬藩部,不許。 

額駙德穆楚克札布(?一1865),奈曼部郡王阿完都瓦第札布之子。道光二十三年(1843)三月賜用紫韁。道光二十八年(1848)九月襲封奈曼部札薩克郡王。道光三十年(1850)十一月授御前大臣。鹹豐元年(1851)三月賜用黃韁,十月授蒙古都統。鹹豐十年(1860)賜用親王補服。同治四年(1865)正月乞病歸藩,六月卒。晉贍親王,賜祭葬如親王例。

皇五女:壽臧和碩公主(1829—1856)。生于道光九年(1829)十月十九日,母為祥妃鈕祜祿氏。道光二十一年(1841)封為壽臧和碩公主。道光二十二年(1842)年14歲,指配恩祟,道光十二月初三日下嫁。鹹豐六年(1856)七月初九日卒,年28歲。 

額駙恩崇(?一1864),初名恩醇。鹹豐七年(1857)正月薦授滿洲副都統,尋兼內務府總管。鹹豐十一年(1861)避穆宗載淳諱改為恩祟。同治元年(1862)四月免去內務府總管職。同治二年(1863)五月署漢軍副都統。同治三年(1864)再兼署內務府總管,不久即卒。無嗣,以從子為嗣。

皇六女:壽恩固倫公主(1830—1859)。生于道光十年(1830)十二月初七日,母為孝靜成皇後博爾濟吉持氏,時為靜妃。同治二十四年(1844)二月封為壽恩固倫公主。指配景壽。道光二十五年(1845)四月下嫁。鹹豐九年(1859)四月十三日卒,年30歲。 

額駙景壽(?一1889),富察氏,一等公工部尚書博啓圖之子。道光二十四年(1844)賜頭品頂戴,在上書房讀書。後襲封一等誠嘉毅勇公。鹹豐五年(1855)七月薦授蒙古都統。鹹豐六年(1856)正月授御前大臣,賜用紫韁,尋授領侍衛內大臣。鹹豐十年(1860)八月扈駕熱河。鹹豐十一年(1861)七月與怡親王載垣等為贊襄政務大臣之一,十月削職,仍留公爵及額駙品級。同治元年(1862)二月任蒙古都統,三月授徹前大臣。同治三年(1864)七月仍賜紫韁,十月授領侍衛內大臣。十三年(1874) 十二月命管神機營事務。光緒十五年(1889)六月去世。謚端勤。

皇七女(1840——1844):生于道光二十年(1840)七月初二日,母為彤貴妃舒穆魯氏。道光二十四年(1844)十二月二十日殤,時年5歲。未命名,無封。 

皇八女:壽禧和碩公主(1841—1866)。生于道光二十一年(1841)十一月二十六日,母為彤貴妃舒穆魯氏。鹹豐五年(1855)十一月封為壽禧和碩公主,指配札拉豐阿。同治二年(1863)十月下嫁。同治五年(1866)八月初二日卒,年26歲。 

額駙扎拉豐阿(?一1898),鈕祜祿氏。父熙拉布,官至副都統。扎拉豐阿初名瑞林,指婚後賜改今名,字鶴汀。初充御前侍衛,同治十二年(1873)正月授漢軍副都統、薦官至護軍統領。光緒十四年(1888)十一月累遷都統,管神機營事務。光緒十五年(1889)正月賜朝馬,十月賜用紫韁。光緒二十年(1894)正月賜用固倫額駙補服。光緒二十四年(1898)五月卒。

皇九女:壽庄固倫公主(1842——1884)。生于道光二十二年(1842)二月十三日,母為庄順皇貴妃烏雅氏,時為琳妃。鹹豐五年(1855)十一月封為壽庄和碩公主,指配德徽。同治二年(1863)十一月下嫁。同治四年(1865)正月德徽卒。光緒七年(1881)十月晉封為壽庄固倫公主。光緒十年(1884)二月十四日去世,年43歲。

額駙德徽(?—1865),博羅持氏,父裕恆,世襲誠勇公。德徽曾授散秩大臣。卒,無子,以從子為嗣​。

皇十女(1844—1845):生于道光二十四年(1844)三月十七日,母為彤貴妃舒穆魯氏。次年正月二十日殤,無名無封。

歷史評價

光緒:王忠誠匡弼,悉協機宜,諸臣當以王為法。

資料圖資料圖

何天爵:恭親王是精通東方外交藝術的老手。他總是將外交對手放在假定的情境中去認真研究,而不是放在具體的問題上。他既高傲又謙和,既粗魯又文雅,坦率而有節製,有時辦事迅速有時拖拉磨蹭,顯得既有心計又脾氣暴躁——所有這些特點都根據他的需要,按照角色的變化隨時轉換使用。他成功的最大秘訣在于他能夠事先判斷出需要妥協的時機。他不斷轉換面具並不說明他是個優柔寡斷之徒。隱藏在眾多面具之後的恭親王在認真琢磨著對手,判斷對方的意圖政策,再決定自己的對策。在最後時刻來臨之前,他絲毫沒有妥協投降的跡象,顯得積極對付,毫不屈服。正當他的對手集中全力要發動最後一擊的時候,對手會發現恭親王突然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個滿臉微笑的謙卑的伙伴。 作為所謂的“防御外交政策”——中國迄今為止隻有這一政策——的領導者,恭親王顯得出類拔萃。帝國中還沒有人像恭親王那樣明白帝國可能的未來和帝國自身的弱點。帝國活著的人中還沒有人像恭親王那樣富有經驗,擔當重任……實際上,在他的整個政治生涯中,恭親王是政府政策製訂的主心骨,也是執行這些政策的精明強幹的政治家與外交家。

馬士:一般人認為如果恭親王不死,可能會挽救國家很多的不幸。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