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魔戒

愛情魔戒

《愛情魔戒》是2004年由楊冠玉執導的一部台灣言情喜劇,鄭元暢夏于喬錢韋杉等主演。

講述的是年輕人浪漫溫馨的愛情故事,透過劇中女主角彭小均,從面臨愛情的十字路口,到找到愛情的真諦,憑著真心與勇氣,感動身邊所有人的心路歷程。影片十分貼近社會脈動,展現了人與人之間最可貴的愛、最動人的關懷。

2006年5月1日該劇在中央電視台電視劇頻道播出。

  • 主演
    鄭元暢,夏于喬,錢韋杉
  • 集數
    21
  • 類型
    時裝
  • 出品時間
    2004
  • 首播時間
    2004
  • 製片地區
    中國台灣
  • 導演
    楊冠玉
  • 編劇
    周平之毛訓容方靜容
  • 中文名
    愛情魔戒
  • 香港首播
    2006年01月08日(無線劇集台)

劇情介紹

愛情魔戒

小均在一場火車意外中幽幽醒來,失去了所有記憶的她,完全不清楚自己是誰,正要前往何處。但她手上戴的古戒,是杜家長子未婚妻的證明,小均因此糊裏糊塗地被接到豪門杜家。杜家的大家長把她當作自己的親身女兒般呵護,讓懷了身孕的小均感受到前所未有的親情溫暖.隨著小均記憶恢復的越多,她就感到越惶恐。她慢慢了解到,她不是大家口中那位千金小姐。她不但出身貧寒、擁有一個貪婪的繼父、而且當初讓她懷孕的那個男人還棄了她。坐上火車前的那個小均,隻是一個走投無路的未婚媽媽…而杜家的二少爺,競航,雖然在優渥的環境下成長,心中卻背著許多沉重的十字架:他背棄了父親對他的期許,承載了對大哥的死的自責,還拒絕了千金小姐可亭深情的愛。他想要開一切,卻逃避不了身為杜家繼承人的事實。這一切又一切的矛盾,糾結在他的心中,讓他有如困在牢籠中的野獸,憤怒而無法脫身。不被眾人了解的競航與天真單純的小均,從互相傷害,彼此抗拒,到情不自禁漸漸的愛上對方,眼前卻有無數的考驗在等著他們。面對自己的大嫂,競航向小均手上的傳家戒指暗自發誓,他要保護小均,免受這險惡世界的威脅,即使這代價要犧牲的,是自己的性命……

演職員表

角色演員配音備註
杜競航鄭元暢
----
彭小均夏于喬
----
郭可亭錢韋杉
----
丁哲凱白吉勝
----
杜百誠勾峰
----
杜競遠吳中天
----
安妮殷悅
----
李雨晴錢韋杉
----
容嫂仇政
----
馬克郭世綸
----
阿妹僅雯
----
阿弟馬國畢
----
蔡億財陳博正
----
妞妞蕭穎
----
高傑生隆宸翰
----
高父王道
----
妞父白雲
----
警察黃柏文
----

角色簡介

鄭元暢杜競航

24歲,杜家二少vs 律師

競航是杜家的二少爺,也是老幺。照說,以杜家的財勢,與在地方上的聲望,杜家老幺理所當然應該跟老大競遠一樣,擁有全家上下的寵愛。但或許是競航從小太皮,一天到晚在外頭闖禍,跟向來優秀的哥哥競遠比起來,可以說一個在天,一個在地。

愛情魔戒

夏于喬彭小均

20歲,未婚小媽媽 vs 假扮的大嫂。

十八歲火相星座的少女,家中唯一的一個女兒,卻不是所謂的「掌上明珠」。因為她現在口中的爸爸,不是她的親生父親,也就是「繼父」。小均的親生父親,在她襁褓時就已離世。母親在她十三歲時改嫁,卻在小均還沒過十四歲生日時就也離開人世。失去母親的小均,在有酗酒惡習的繼父頻頻的家暴下,生活頗為灰暗,幾乎已經到了難以忍受的地步------

錢韋杉郭可亭

25歲,郭家獨生女v s 美麗的醫生。

幾乎所有美好的字眼都可以用來形容這個跟競遠、競航青梅竹馬一塊兒長大的女孩,她美麗的臉龐,卻有著一顆溫柔善良的心,大家閨秀的教養,又為她增添了幾分脫俗的氣質,但也許正因為如此,所有的人都會以為,可亭是柔弱需要被呵護的,至少表面上也確是如此,但是實際上,可亭也有堅持捍衛努力的目標,那就是她的愛情!在面對愛情的世界,可亭選擇了父母和眾人,都不以為然的競航,即使明知道如果選擇了競遠,幾乎就代表了選擇了世俗認定的「幸福」,但是,可亭仍然從心所欲,愛上不羈的競航,甚至在不確定他是否能夠回應自己的感情之前,她已經把心掏出,愛了就不會後悔-----。

白吉勝飾丁哲凱   

25歲,律師。

跟競航同時間考上律師執照,他的第一場官司,就輸給了競航!

兩人再度交手時,就是為了郭父與妞妞爸王進富的營造官司;競航為妞妞的爸爸辯護,而哲凱則為郭家辯護!

勾峰飾杜百誠

50歲,杜家主人。

庄園的主人杜父,總有著嚴肅冷峻的眼神,讓人一見他,就油然心生一股畏懼---

“愛”這個字,對他來說,仿佛不能獨立存在,必須依存其他的條件共生,因此,當競翔是循規蹈矩的、當競翔是知書達禮、用功傑出的,當然,杜百誠對競翔,是和顏悅色並且顯而易見是流露父愛的---

吳中天飾杜競遠  

28歲,杜家大少爺。

競航的哥哥,杜家的大少爺,溫文儒雅的他,是一個模範生。

他各方面的表現,都如杜父或說是所有人的期待,他不把自己優異的表現,當成是苦差事,也不因此驕傲或沾沾自喜,相反地,他反而因為自己,受到太多矚目而擔心帶給弟弟競航壓力,他是個好哥哥。

原聲資料

1.我們的幸福呢 (溫馨配樂版)

2.我們的幸福呢 - 費翔

3.甜蜜兒時4.Autumn Romanza (湖光春色)

愛情魔戒

5.再見 (鋼琴版) - 費翔

6.午夜狂奔

7.Love Story - 費翔

8.談判

9.再見 - 費翔

10.Same Side Of The Moon - Corrinne May

11.悲慘童年

12.Love Story (浪漫配樂版)

13.The Last Time I Saw Her (絕望)

14.再見 (浪漫配樂版)

分集劇情介紹

第1集

名律師杜競航又惹麻煩了!才剛贏了官司,卻又一時氣不過地與被告扭打在一起,照片還上了晚報的版面。杜競航的父親因此氣的臉上一陣青一陣白,杜競航的哥哥杜競遠趕緊幫他弟弟說些好話。這兩個兒子,競遠總是讓他比較放心。  晚上,在郭家與杜家兩大世家的餐聚上,郭父提醒競遠與可亭這對青梅竹馬也該準備結婚了。沒想到可亭卻面有難色地表示,希望再給她多一點時間,讓她慢慢考慮。  可亭倉皇離席,競航趕緊跟上。在餐廳外,可亭用一個吻,回答了競航心中的不解:她愛的是競航,不是他哥哥競遠。站在遠處的競遠,心痛地看到了這一幕,他選擇退出這段難解的三角習題。  得知了競遠的決定後,杜父不分青紅皂白地指責競航不顧兄弟之情,橫奪競遠的感情。競航因而又與父親大吵一架,憤而決定即刻搬出家門自己住。  時間一過,就是一年。  在豪門的世界外,20歲的小均正經歷此生最不幸的一天。未婚的她,不但發現自己懷孕,回到家還被向繼父討債的流氓毒打,前往男朋友家本想得到安慰,卻驚見男朋友腳踏兩條船。小均茫然地上了火車,不知該前往何處。  在火車上,小均遇見了杜競遠與她的未婚妻,兩人幸福的模樣感染了小均,競遠的未婚妻甚至將手上的定婚戒脫下給小均試戴,希望能給她幸福的力量。就在此時,火車出軌,陷入一片黑暗。  杜家得知了競遠不幸遇難的訊息,並誤認了戴著杜家傳家戒指的小均是競航的未婚妻。小均從醫院醒來,發現自己受到妥善的照顧,失去了記憶的小均,也隻好懵懵懂懂的接受了杜家的好意。  競航還在為哥哥的離世而消沉,竟在路上巧遇在散心的小均。當競航看到小均手上的傳家戒,他發瘋似的抓著小均的手不放,‘你這戒指哪裏來的?!’。被抓痛的小均,氣的咬了競航的手一口。競航與小均兩人因而相識,結下不解之緣…

第2集

因緣際會下,競航看到小均的手上帶著杜家的傳家戒,直覺認定那是小均偷來的,兩人便拉拉扯扯的進了警局,失去記憶的小均,不明就理著競航的行為,而競航更是因為不滿警察的行為,以襲警為由被留在警局。  戴著那枚戒指,小均被所有人認定為杜家的媳婦-李語晴,小均雖失去了記憶,但個性還是跟野丫頭,讓人不禁要懷疑她的身份,失去記憶的小均,像是掉進了另一個世界裏,她努力的去適應,卻忍不住覺得這樣養尊處優的生活,真是無趣。  另一方面,離開杜家的競航,因為襲警事件,再度的回到了久違的家,隻是競航沒想到,那個被他誤認為是小偷的女人,竟然是死去哥哥的老婆,他的大嫂,而且還懷有身孕!想到自己曾不分紅青皂白的對她如此粗魯,競航的心裏,忍不住對小均有幾分愧疚。  被競航誤認成小偷的小均,也開始懷疑起自己的身份,在一場惡夢後,小均驚覺,她,不是李語晴,而是澎小均!她逃離了杜家,她要她原本的生活,回到了原本的朋友身邊,然而,回到了原本的生活圈,小均卻發現,大家都認定她已身亡,為了肚子裏的寶寶,她隻能用語晴的身份,再次獲得重生。  恢復了記憶的小均,繼續假扮著李語晴,隻是她與語晴落差極大的個性,以及對競遠死去的反應,讓在杜家長年工作的容嫂忍不住懷疑,她真的是李語晴嗎?

第3集

小均與容嫂的紛爭愈演愈烈,這次又起了新的爭端。小均為了幫杜家的司機掩飾撞壞車子的過錯,跟容嫂要15萬元的置裝費。為了順利拿到這15萬,小均撒了個小謊,表示容嫂幫自己買的衣服太土,所以需要這15萬自己去買衣服。就因為這句話,容嫂跑去跟杜家二少爺競航告狀。  小均來到湖邊,卻見競航在湖邊釣魚。競航拿出手機,給小均看競遠在火車事故前用手機傳給他的影像:競遠誠摯的希望競航能夠回家,兩人盡釋前嫌。當小均還沉浸在感動之中,競航卻緊接著要小均去向容嫂道歉,倔強的小均卻堅持自己沒錯,兩人因而又開始吵的不可開交。競航咄咄逼人的態度,讓小均一氣之下將手機丟向競航,競航一個閃身,手機掉進湖裏。  小均離去後,一想到沉在湖底的手機影像,是競遠留給競航的最後遺物,心中就充滿了罪惡感。到了深夜,小均隻身前往湖邊尋找手機。而那晚,競航因為失去了手機而感到鬱鬱寡歡,找可亭前往酒吧買醉,直到第二天早上才回來。  當杜父回到家,見到醉醺醺的競航,馬上就是一陣破口大罵,就在此時,小均也高舉著尋獲的手機來到杜家。因為一整晚泡在冰冷的湖水裏,小均帶著慘然的微笑失溫昏去。  經過休養,小均恢復體力,也終于得跟杜父面對面了。小均回想起杜父對待競航的嚴厲與凶悍,不由得對杜父心生害怕。沒想到跟杜父一番談話後,卻發現杜父是個和藹而親切的長者,杜父要小均把杜家當作自宅,養好自己的身子。  小均找回手機的用心,打破了她與競航間的僵局,兩人再度恢復往常的談笑。小均趁機勸競航要試著跟杜父好好溝通,不要再每天吵架了。競航聽進小均的建議,來到父親的房間,打算解開兩人的心結。沒想到談到最後,杜父竟表示希望競航能代替競遠,跟可亭交往…  此時可亭正好來到杜府。小均一看到可亭,嚇得尖叫連連----因為可亭跟火車上那位借她戒指的那位女士,長得幾乎一模一樣,而那位女士不是已經死了嗎?眾人看著可亭,不解發生了什麽事。

第4集

小均看到跟語晴幾乎長的一模一樣的可亭(錢韋彬 飾),嚇的以為語晴死而復生,在阿妹的解釋後才知道,可亭是競航與競遠的青梅竹馬,小均與個性溫柔爽朗的可亭成為朋友。  回到杜家的競航,因為哥哥競遠的意外身亡,決定要改變和父親之間冷若冰霜的關系,但父子兩人極不相同的價值觀,卻像是個鴻溝橫在兩人之間,尤其在競航得知父親是為了岌岌可危的杜氏企業,而要哥哥競遠娶可亭時,父子之間的沖突再起。  競航不滿父親要他娶可亭,因此對可亭格外冷淡,競航的態度,卻也帶出了可亭對競航曖昧的情愫,小均察覺可亭喜歡競航後,暗自決定要幫助可亭。小均藉機將競航約了出來用餐,以打探競航有無女友的訊息。  競航雖覺得小均的行為舉止十分無釐頭,也沒有大家閨秀應有的樣子,卻忍不住被小均毫不造作的天真與自然所吸引,雖然兩人都沒說,但心裏卻都覺得,彼此之間,有著甜蜜的曖昧在流竄……  小均為了證明自己對競航的好感,純粹隻是為了幫可亭與競航牽紅線,還特地辦了烤肉郊遊以促進競航與可亭之間的感情,隻可惜,落花有意,流水無情,競航不但對可亭沒有男女之間的感情,還為小均有意的搓合大為光火。  另一方面,小均那視錢財如命的繼父,在小均的好友,無意間,從莉莉與大寶的口中,得知了小均的下落,他像是貪婪的狼,覬覦著小均的幸福,與杜家的財富。

第5集

競航對可亭的冷淡,讓可亭難堪,也讓居中撮合的小均尷尬不已。小均想安慰可亭,可亭卻表示她沒事,競航一年前就已經拒絕過她,隻是她一直不死心而已,小均無言。小均的繼父躲在後方窺伺,訝異地發現小均還活著。  另一方面,在馬克家裏,馬克問競航,為何可亭這麽完美,他卻一直無法接受她。競航表示自己與可亭的互動裏缺乏一種化學作用,感覺不對。馬克不解,難道要競航跟小均間那種‘非常震撼、有來有往的溝通方式’,才叫有化學作用嗎?馬克點出了競航與小均間某種奇妙的曖昧,但競航趕緊揮去這種想法。  小均的繼父來到杜家,佯稱是送貨員,小均見到繼父後趕緊將他拉進房裏。小均將火車意外以來所發生的事,一五一十地告訴繼父,並要求繼父待會能安靜離去,她自己將告訴杜家實話:她不是杜家所期盼的媳婦。  對送貨員起疑的容嫂,來到小均房外想一探究竟,還好小均反應機警,成功地掩護繼父溜出杜家。但在繼父離開小均房間前,從她的花瓶內偷走了小均藏起來的定婚戒,也就是杜家的傳家戒指,小均並未發覺。  小均的肚子忽然遽痛起來,杜家上下因此亂成一團。競航抱著痛昏的小均直奔醫院,可亭聞訊也趕到醫院。同一時間內,杜父終于得知了小均之前向杜家要15萬,並不是為了買衣服,而是為了瞞著杜父,幫杜家的司機出修車費。容嫂慚愧。  在醫院內,小均終于安然醒來。競航為了小均所表現出的焦急與溫柔,看在可亭眼裏,她忽然了解到,競航是從未這樣對待過自己的。就在可亭最失落的時候,哲凱出現了,哲凱送刻可亭回家。他的陪伴與體貼,讓可亭不免感到感動。  夜裏,可亭寫了一封信給競航,不過這是一封不會寄出的信。一直以來,可亭將心中想對競航說的話,寫在一封封信裏,藏到七彩蛋內,以宣泄自己的情感。可亭的父親郭父來到可亭房間,與可亭深聊,希望她能慎重考慮與哲凱交往的事。  第二天,小均為了幫忙促成競航與可亭,來到修車廠找競航。小均先是給競航一頓機會教育,接著又給競航看先前幫他與可亭偷拍的手機照,讓他看看兩人有多配。小均離去後,競航看著自己與可亭的合照,心裏突然一陣悸動,驅使他沖往可亭的住處。

第6集

競航才鼓起決心去找可亭告白,卻恰巧撞見哲凱幫可亭撫順頭發的溫柔模樣。競航選擇安靜離去,一股想對可亭表白的沖動也因而散去。競航的行為被小均知道後,調侃了他一頓。  但在可亭心中,她卻下了個決定:隻要再見競航一面,她就要徹底忘了競航,以後一心一意對待哲凱。一早,可亭來到杜府,左等右等卻不見競航的蹤影。面對小均,可亭抒發了長久以來壓抑的心情,並表示這將是她最後一次私下見競航了,但希望小均不要把她今天所講的話告訴競航。  在此同時,古道熱腸的競航正接下一個棘手的案子:他要幫一對父女,從黑道手中討回被強製過渡的房子。看到眼前的小女孩--妞妞燦爛的笑容,競航認為這是多少金錢都換不來的。他要保護這些人免于強權的脅迫!  就在可亭要離去杜府之時,競航回家了。小均強迫競航去送可亭回家,幫他們製造獨處的機會。可亭與競航走在杜家的庭院,望著小時就有的大樹,回味往日時光。不過,景物依舊,人事已非,可亭感到更加地落寞。  小均在家中打了個電話給競航,告訴他可亭這次來見他的真正目的,要他好好把握。競航望著可亭,心中竟有股奇妙的感覺;另一方面,聽到小均講電話的杜父,卻認為小均這麽做隻是徒勞。  競航將可亭送回郭家,前來迎接的卻是可亭的父親以及哲凱。哲凱與競航一見面,昔日劍拔弩張的氣氛再度出現。為了氣哲凱,競航陪同可亭進她的房間,哲凱的臉色因而非常難看。  在可亭房內,競航不小心摔破了可亭珍藏的七彩蛋,而裏面竟有一封封可亭寫給競航的信。一直以來,可亭壓抑心中對競航的感情,將心中的話全寫在這些不曾寄出的信中。競航不顧可亭的阻止,將所有的信念完,心中滿是感動。  內心澎湃的競航,走到大家面前對可亭示愛。可亭又驚又喜,答應了與競航交往,眾人欣喜祝福。即使如此,哲凱仍不打算放棄對可亭的追求。另一方面,可亭的父親對于兩人的交往,卻似乎在打著別的如意算盤…  一早,小均擅作主張地撥放‘尼布龍指環’歌劇樂,意外地又拉近了杜父與小均間的距離。杜父幫小均辦了張金融卡,希望小均以後買東西時,不會再有後顧之憂。杜父這將小均視如己出的心意,讓小均又是感動,又是不安…

第7集

一早,容嫂為了表示自己在杜家的地位,再度向小均挑起戰火,當面質疑小均常常不戴定婚戒的用意何在。小均不知如何掩飾自己早已將戒指弄丟,還好杜父出面解圍,訓斥了容嫂一頓,容嫂為自己的出言不遜道歉。  小均一回到房間,又開始翻箱倒櫃尋找那支失蹤的戒指。在一陣慌亂之後,小均突然想到,戒指說不定是被自己的繼父偷走了。她試著打給繼父,但繼父的手機早已停用。  另一方面,競航私下對馬克說出自己的內心話:他不確定自己對可亭的感覺,到底是愛她還是純粹想保護她。馬克卻要競航不要想那麽多,因為隔天還有場官司要打----那對被黑道威脅的父女,案子明天就要開庭了。  隔天,委托競航打官司的當事人卻沒出現在法庭,不僅如此,他還打算躲起來逃債。他打電話給競航,拜托他照顧自己的女兒妞妞,接著就失去了聯絡。就在此時,被告則帶了一群流氓到法院門口堵競航,警告競航如果這案子再插手下去,他們就不客氣了。競航不怕這些人,罵了這群流氓一頓後隨即趕去找妞妞,流氓大感憤怒。  競航找到妞妞,將她接到馬克家暫住,妞妞很快與這些大人們打成一片。小均心疼妞妞的堅強,用心的討她開心。  一個意想不到的危機,突然出現在小均面前。小均的繼父來到杜家,假扮小均的舊識。在兩人獨處時,繼父終于向小均承認他偷了杜家的傳家戒,但並未將它賣掉。繼父將戒指還給小均,要求小均要騙走杜家的兩千萬。小均本是義憤填膺,卻被繼父直言小均假扮杜家大嫂也是在欺騙大家,小均不知如何反駁。  小均來到湖邊散心,心中五味雜陳,競航來到湖邊尋得小均。小均越想越是心虛,硬要把傳家戒還給杜家,並表明等她生下孩子,她就會離開杜家。競航堅決不收下戒指,激動之下竟怒斥小均,杜家上上下下那麽多人呵護她,她竟不接受大家的好意,將來她絕不會是個好母親!小均打了競航一巴掌,奔著離去。  晚上,杜府舉辦豪華盛宴。在眾人面前,杜父真誠地感謝小均,因為她,杜家才能走出這段創傷期。杜父的感激與信任,反而讓小均更加的痛苦。  在罪惡感的譴責下,小均偷偷逃出了宴會…

第8集

小均逃回房內,有股沖動想對杜家的人說出實話,她不想再這樣欺騙杜家。競航意識到小均的不對勁,跟著來到小均的房間。小均本想對競航坦誠自己的真實身份,但競航打斷了小均的話,並撫平她激動的情緒。從競航手中,小均再次戴上杜家的傳家戒,競航並給了小均一個深深的擁抱,奇妙的情愫在兩人間流動。  白天,小均前往妞妞的學校接她下課。小均心裏一片混亂,到底該對杜家繼續說謊,還是向他們說出實話,小均實在不知道該怎麽做。冷不防地,妞妞在她面前被綁匪擄走。小均趕緊上計程車跟在其後,發現綁徒的藏身處。  歹徒打電話給競航,要求他交出妞妞父親所簽下的讓渡書。小均在外頭,打手機告訴競航他們的所在地,但被歹徒發現,小均因而被擄。小均用計帶妞妞脫逃,歹徒緊追在後。競航隨霹靂小組來到現場,並早霹靂小組一步先找到了小均及妞妞。為了保護小均及她肚中的小孩,競航被歹徒毒打,小均心疼大哭。歹徒在看見霹靂小組後四竄逃去。  事後,杜父與競航為了這件事又大吵起來,杜父認為競航做事太一意孤行,危及家人的安全;競航卻認為自己隻是堅持原則,父親卻不給他支持。  不過,這起恐嚇事件的背後主謀,其實是可亭的父親郭父所為。杜父與郭父兩人合作的土地開發一案,為了盡快趕走不肯遷走的地主,郭父使用卑劣的技倆來逼走這些人。妞紐的父親因而成為這土地開發案的受害人之一。杜父知道郭父的所為,但默許郭父的行徑。  深夜,小均來到競航的房間幫他換葯。看著競航熟睡的臉,小均忍不住輕聲說道:‘好吧,我承認你真的長得很好看…’妞妞在門外,偷看到小均對競航難得的溫柔,忍不住偷笑。

第9集

杜父希望競航將土地買賣契約書交出去,隻是競航的正義感不容許自己出賣別人,在這樣一來一往的言語刺激下,杜父倒下了……。即使杜父已經倒下,心中最放不下的,卻是小均以及她肚子裏的寶寶,這讓小均對杜家更難割舍。另一方面,可亭也希望為了杜父的身體,競航可以把土地買賣契約交出去,讓競航陷入了為難。   在杜父住院這段期間,小均每天來回奔波照顧著杜父。也讓杜父認為曾經他所重視的權力金錢遊戲,隻是虛榮心在作祟,開始珍惜有限的生命,希望能夠和家人一起度過。  容嫂開始懷疑杜家的少阿麼的真實身份,並且向競航報告她認為不尋常的地方,也讓競航開始去調查小均的身份,卻意外碰上了小均的繼父。在一番雞同鴨講後,競航以為小均的繼父,是大嫂李語晴以前同學的父親,藉此勒索語晴,隻是被莫名其妙海扁的繼父,卻誤以為小均找競航來找自己的麻煩,反而對小均獅子大開口,讓小均陷入另一個惡夢。  小均為此和競航大吵了一架,出于關心反倒被嫌雞婆的競航,在傷心之餘,又回到了可亭身邊……。

第10集

看著可亭和競航感情加溫,小均心中總算有了安慰,也鼓勵可亭要繼續為兩人的感情努力,可亭也害羞的答應。  繼父又找上了小均,並威脅小均千萬的封口費。小均已經到了瀕臨崩潰的邊緣,想著杜家對她的好、繼父的話卻像跟針一樣刺進了她的心,提醒她在杜家的身份、提醒她也在欺騙杜家,隻是在這時候,競航出現了,看著競航痛揍自己的繼父,小均終于說出了她的秘密。  競航失望透了!看著眼前的騙子,彭小均。競航不留情的控訴著,小均隻是在利用他們家人的感情!小均離開前對杜父的關心、對阿妹阿弟的真心話,卻讓競航忍不住心軟,一個交易,在競航的心底成形。  他會讓小均待到寶寶生下來,代價是,他必須繼續扮演好少阿麼的角色,讓剛出院的杜父不要在承受一次失去孫子失去兒媳婦的打擊,小均看著競航殘忍的表情,隻能答應。  馬克得知小均的真實身份,卻不像競航那樣沖動,反而冷靜的分析小均為杜家做的一切,希望競航能夠用心體會小均為杜家的一切,而不要被憤怒影響,做了錯誤的判斷,  反觀容嫂自從拆穿了小均的身份,對小均自然是沒有好臉色,礙于杜家老爺的病,隻好把虐待小均當作生活娛樂!餐桌上不再有小均愛吃的菜、在四下無人時,也會說些挖苦小均的話,這讓小均呆在杜家的生活,變的非常難熬。

第11集

小均要去做產檢,卻讓容嫂趁機刁難,身無分文的她,冒著雨走在回杜家的路上,淋成落湯雞的小均回到了杜宅,卻不知道這樣狼狽的自己讓競航的心抽痛了一下。‘不必演戲給我看!’競航冷冷的話卻讓小均有苦無處訴,隻能淚往肚裏吞。兩人在互相指責的同時,競航卻忘情的吻上了小均!   淋了一下午的雨小均發燒了。可亭來替小均看病,看著可亭天使的臉龐,小均強打起精神,鼓勵著可亭要繼續為競航的心努力!這樣真摯的祝福,讓可亭把小均當作自己最信任的朋友,希望能夠讓小均不要因為失去競遠而感到寂寞。  競航對馬克訴苦著,馬克卻對競航有了女友卻心系假大嫂的事好奇,馬克的探索,讓競航的心動搖了。  可亭看著發燒中的競航大嫂,對競航提出了建議,希望這次兩人度假,可以帶語晴和妞妞同行,可亭體諒語晴失去了心愛的人,卻沒發現競航逃避的眼神。  外出旅遊的路上,兩個尷尬的人,在外人面前強裝若無其事,卻是讓所有人都陷入尷尬的局面。晚上,競航借故去度假小屋外透氣,卻遇上了小均,競航嘗試要聽小均的真心話,小均的逃避,卻讓兩人將彼此推的更遠。

第12集

可亭隱約發現了不對勁,失望的她,帶著妞妞搭最後一班車離開了。回到度假小屋的競航和小均,在一盤難吃的蛋炒飯後和解了,隻是面對可亭的友情,小均卻不知該如何是好。  一封從美國寄來的信,帶來了另一個危機。隻是沉醉在各自心事的人都沒有發現這封信。  競航在一番掙扎後,終于決定和可亭攤牌。當可亭得知競航愛上的人竟是他大嫂,也是自己最信任的朋友,可亭近乎崩潰!憤怒的可亭決定說出一切真相,隻是當可亭看見杜父幸福的樣子,原本要脫口而出的真相,又硬生生的吞了回去,隻是諒解並不代表能夠原諒……。  趁著可亭和競航分開,哲凱立刻成為可亭身邊的新護花使者,雖然可亭並沒有接受哲凱,哲凱卻不放棄,隻希望能夠讓可亭在需要的時候,有個溫柔的肩膀可以棲息。  看著可亭傷心難過的樣子,哲凱終于忍不住來到杜家,很狠的痛揍了競航一頓。可亭拉著失控的哲凱,而小均也在這時發現,原來她早已經愛上了她口中的杜豬頭,面對競航深情的告白,小均終于忍不住流下了感動的淚水。

第13集

可亭的原諒,對小均來說是個意外的禮物。看見競航與小均之間濃烈的情感,可亭不願意再做拆散有情人的劊子手,這也讓小均受到鼓舞。  語晴的朋友來到台灣,眼見小均與競航極力想隱藏的謊言就要被拆穿,沒想到語晴的朋友卻錯將可亭誤認為是語晴,這才將這場危機給解除。從語晴好友的口中,可亭才知道原來競遠對她的用情有多深,甚至連新婚妻子語晴,都和她擁有相同的容貌。在得知好友成為火車意外的死亡名單,看著可亭、小均,雖然她會幫忙保守這個秘密,但語晴的好友決定回到美國,為了好友的死好好的痛哭一場。  可亭努力要守住和競航已經分手的秘密,為了兩家合作投資的企畫案順利推行,強裝幸福甜蜜,哲凱的溫柔攻勢,漸漸的讓可亭感動,可亭也開始思考,是不是應該珍惜身邊的哲凱。  競航不願意與小均繼續偷偷摸摸交往,希望能夠向杜父坦白,小均卻擔心杜父無法承受事實的真相,反而勸競航依照杜父的期望,好好的和可亭交往……

第14集

容嫂聽到了競航和小均的談話,更加認定了小均是個厚顏無恥的狐狸精!趁著競航不在,容嫂狠狠的羞辱了小均一頓,任憑小均苦苦哀求,容嫂固執的想把競航送給小均的小魚吊飾搶走,一來一往之下,容嫂打了小均,而這個畫面卻讓杜父看見。  杜父一氣之下決定趕容嫂離開杜家,雖然小均拼命的幫容嫂說話,卻無法改變杜父的決定。就在僵持不下時,杜父再次昏倒,杜家上下立刻陷入了雞飛狗跳的狀況。小均拿著容嫂準備的熱稀飯,一點一滴的說出容嫂對杜家所做的貢獻,讓杜父的心軟化了,希望容嫂能夠繼續待在杜家,小均為自己所做的一切,讓容嫂十分慚愧,也決定要好好對待小均,感謝她為杜家所做的一切。  可亭和哲凱之間的感情隨著可亭開啟心房而加溫,可亭終于決定不再追尋著競航的身影,去珍惜一份屬于自己的感情。  小均與競航約定,用隔天的二十四小時一整天好好的在一起,最後轟轟烈烈的分開。兩人來到了萊茵湖,襯著月色說出了彼此的真心話,一起守候著日出,隻是當天一亮,競航就離開杜家,和小均分開過著平行線沒有交集的生活。

第15集

與小均分手後的競航,離開了杜家,待在馬克的修車廠工作。失戀的競航變得陰陽怪氣,鬱鬱不悶,無心理會所有的事情,看在馬克眼裏,非常不是滋味。因此,馬克更是暗自撮合可亭與競航,希望能讓競航忘記假大嫂。但,馬克的好意以及可亭的諒解,更是讓競航對小均念念不忘….  另一方面,仍在杜家的小均,繼續瞞著杜父已和競航分手的事實,懷有身孕的她,罪惡感一天一天的加深。在與妞妞、杜父公園出遊時,妞妞的無心之語,更讓杜父說出了: 從小嚴格的教育以及喪母之痛成為了父子之間主要的心結問題。但在這樣的時刻,對小均而言,越是了解競航的過去,越是加深她的內疚以及分手的決心。  可亭雖然已經接受哲凱的追求,但她對于哲凱的感情,總是有些閃避,哲凱將一切的原因歸咎于競航,他更是暗中告訴了郭父可亭與競航分手的事實。盡管如此,可亭仍希望小均,競航能為杜家及郭家的合作案著想,繼續在郭家的生日宴會演戲給兩位父親看。但傑生,小均前任負心男友的出席以及郭父的抱怨,更是打破了可亭與小均極力演出的戲碼。憤怒的杜父和競航起了嚴重的爭執,雖然大家極力勸阻,但,就在一陣拉扯中,小均跌倒了,急救送醫…  經過了漫長著急的等待,小均平安順利的產下一子。小baby安之的出生,不僅開始了杜家新的生活,更是拉進小均與競航的距離,加溫了兩人刻意壓抑的感情。  但,小均仍堅持原有的約定:等小孩滿月後,就要離開杜家,結束一切的謊言。競航雖不願意,但也無可奈何。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