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在何方 -尹晶喜李太坤主演韓劇

愛在何方

尹晶喜李太坤主演韓劇
更多義項 ▼ 收起更多 ▲

《愛在何方》又名《天可憐見》,是2005年韓國SBS出品的周末劇。由孫文權執導,任成漢編劇,韓惠淑尹晶喜李太坤、趙延佑等人主演。該劇主要講述了什麽是建立在信任上的真正的愛情。通過在工作和愛情中展示的樣子,想說這個時代真正的愛情和成功的意義。

2009年11月23日亞洲電視本港台首播。2011年由央視8套引進,並更名為《愛在何方》。

  • 中文名稱
    愛在何方
  • 外文名稱
    하늘이시여
  • 出品時間
    2005年-2006年
  • 首播時間
    2005年9月10日
  • 製片地區
    韓國
  • 集    數
    85
  • 導    演
    孫文權
  • 譯製單位
    長春星特影視製作咨詢服務公司
  • 類    型
    愛情
  • 主    演
    尹晶喜,李太坤,韓惠淑,林萊茂,趙延佑,王光娜
  • 上映時間
    2005年9月10日-2006年7月2日
  • 拍攝地點
    韓國
  • 每集長度
    52分鍾
  • 其它譯名
    天賜我愛、天可憐見、老天爺啊!給我愛
  • 編    劇
    任成漢
  • 出品公司
    韓國漢城廣播公司(SBS)

劇情簡介

該劇講述了20多歲的年輕女子李子京,遇上好吃懶做、嗜錢如命的養母──金培德,而且隻懂得欺負子京,子京有個弟弟世賢(金培德所生),因培德無恥地要求子京有責任且有義務負起提供生活費的責任,使得她負債累累,于是子京在讀完大學一年級後便開始擔任化妝師一職替家裏減輕債務。 子京開始與在擔任化妝師工作時認識的知名演員,也是養母的弟弟──清河交往,(這一切子京並不知道),引出了20多年前的一段往事。子京的親生父母池英善和李洪波,年輕時候是一對恩愛的情侶,但卻被男方弘波的母親──毛蘭實將二人拆散。過後,英善發現懷了弘波的孩子,因為離別的悲傷與火災失去父母的沖擊而導致短期失憶症,在昏迷不清時便產下李子京。子京被交給一對夫妻撫養(子京的第一個養母是她母親大學的學姐,後車禍去世,才有金培德嫁給她的養父),英善則遠赴美國並與已有一子(具王慕)的男人結婚並生下具瑟雅……
  歲月荏苒,子京已經28歲,且英善也喪夫3年。子京此時也卻因培德與培德姐姐──金美香的幹擾而與清河分手。英善知道真相後開始尋找自己失散已久的女兒子京,並透過征信社得知坎坷度日而不知道自己親生母親的子京。于是,英善開始在要讓子京與自己的兒子──王慕情定終身且讓自己成為婆婆、一生一世生活在一起,並在給予遺失了的母愛的抉擇中下決心……最終子京想起以前英善在海邊哭泣的情景,慢慢地想起自己的過去。王慕帶著終于可以出院的孩子回到家,把孩子交給子京……

愛在何方 愛在何方

演職員表

演員表

角色演員配音
池英善韓惠淑李子京的親生母親,也是她婆婆
李子京尹晶喜女主角
具王慕李太坤男主角
具瑟雅李秀景具王慕的同父異母的妹妹
李洪波林採茂李子京的親生父親
金清河趙延佑李子京的養母的弟弟
姜義利姜志燮央視譯為姜智攝
姜愛利王嬪娜----
金培德樸海美----
姜牙醫玄錫----
金美鄉李普嬉----
毛蘭實潘孝貞----
王瑪利亞鄭蕙先----
奉恩智金英蘭----
金部長--------

職員表

職員表
導演:李英熙

譯製人員

翻譯靜文
錄音鄧雪春,李倬
編輯宋強
電編韓文靜,周晏
編務宋桂英
配音藝術指導張偉
製片郭勇剛,崔德寅

角色介紹

李子京(28歲,化妝師)
  從未見過親生父母,養父和養母也過早去世後,由第二個養母撫養她。養母金培德把全部財產都花光後,她不得不大學輟學。她雖然從事化妝行業,不過一直開朗地生活著。她總是渴望得到愛情,為了得到愛情,勇敢地接近自己愛的人。同時心底也存著一種對過往傷痛的悲哀的情緒。
  具王慕(32歲,主持人
  電視台實力派主持人!過度早熟。小時候母親去世後,便代替去世父親照顧體弱的母親池英善,對唯一的妹妹瑟雅既嚴厲又細心。在公司很多女性被他帥氣的臉和瀟灑的性格所吸引。平時對女人毫不感冒的他在遇到子京後喜歡上了她,後來發展成為戀人。是眼裏隻有子京的純潔小伙。最終與子京經過重重磨難成為夫妻。並產下一子。
  金清河(34歲,演員)
  愛利的舅舅,演藝界的當紅明星!以華麗而又柔和的形象大受歡迎。毫無缺陷的背景、從未傳過緋聞,正是因為這樣使得所有的媒體和觀眾都更加都關註他。被一起工作的子京所吸引,可是為總是抓不住她的心而感到憂慮。知道子京的身邊有王慕之後越來越焦慮,夾在子京與王慕之間,獨自一人思戀和痛苦著。
  姜愛利(24歲, 新手主持人)
  剛入電視台一年的新手主持人。總是充滿信心。父親是牙科醫院院長,舅舅是演藝界的名演員!是跟誰比都不會遜色的媳婦人選。雖然心裏單戀王慕,但情況卻不如她的想的一樣順利。利用好朋友、王慕的妹妹瑟雅單戀自己的舅舅清河的事約定跟瑟雅互相幫助。
  姜義利(24歲)
  跟愛利是異卵雙胞胎,與男性化的愛利不同,性格非常女性化。現在大學休學中,是個演員志願生,想成為跟舅舅一樣優秀的演員。跟愛利總是拌嘴。不過對別人總是很體貼,特別是對子京很好,覺得子京為了養活不斷惹事的姑姑(金培德)奔波很是辛苦很是可憐。最後和愛利的朋友瑟雅暗生情愫,希望瑟雅等他兩年,之後正式結婚!
  具瑟雅(24歲,高齡大學生)
  王慕的妹妹,也是愛利的朋友。是在阿麼手裏長大的,並且是阿麼手裏的掌上明珠。很會撒嬌,非常可愛。上高中時因病休學,她的同學愛利已經是個出社會工作了的人,而她還是大學4年級的高齡大學生。單戀愛利的舅舅清河,不過自己的情敵子京出現後,跟單戀哥哥王慕的愛利立下共同的目標反對王慕的愛情。後來哥哥王慕與子京結婚,慢慢接受子京。有一天竟發現自己是子京的親妹妹,不敢相信。與母親鬧僵,後因母親英善出車禍,姐姐得了失語症而與其和好。

愛在何方

音樂原聲

《愛在何方》劇中插曲《對不起我的心靈》和《你的心痛》。這是主題曲和在電視劇裏經常會出現的一首歌曲,尤其是那首《對不起我的心靈》,很傷感。
  01、《Down By The Salley Gardens》02 、《願望》
  03、《 悲傷的天空》
  04、《 Lascia Ch"Io Pianga -Nana Mouskouri》
  05、《 隻把你》 - 주니퍼(Juniper)
  06、《 露水般的愛》
  07、《遇到你之前》
  08、《 遇到你》 -양선미 (梁善美) 遇到你以後 梁善美
  09、《 退色的記憶》
  10、《 悲傷華爾茲》
  11、《像小鳥一樣》
  12、《不要愛》 -정양아 (鄭洋兒)
主題曲《愛在何方》
  美曲翻詞——《愛在何方》(原曲《對不起,我的心靈》SBS韓劇《愛在何方》
  雪花,依舊在飄,飄在陡峭的山坳,
  放下我的驕傲,
  孤獨地去尋找。
  心靈,渴望擁抱,
  已丟失掉心中孤傲,
  想要溫暖來到,
  心不在煎熬。
  #愛在何方?
  真實的愛,是什麽模樣?
  讓我不再發慌,
  任憑風雨再大都不要阻擋。
  我想問愛在……愛在何方?
  讓我的心,不在遊蕩,
  奔放,奔放,
  給我依靠,讓我努力去闖,
  那溫暖的愛在何方?

愛在何方 愛在何方

評價

網民反映:一看這個編劇就沒來過中國
  “韓國很威武,隻有大醬湯。”“你們國家的料理才豐富啊,有辣白菜有辣白菜有辣白菜還有辣白菜,扔你們一臉辣白菜。”“你們都是煮的腌的,天天鹹菜宴。”“吃鹹菜長大的孩子傷不起啊,扔你一臉六必居”……對于劇中貶低中國菜的言論,網友們的反應或許有點偏執和過激,畢竟這隻是部韓劇,並不代表什麽正式觀點,最多像網友說的編劇對中國美食不了解,“一看寫這個劇本的編劇就沒來過中國,中國烹飪有幾千年的文化,沉淀多少精髓在其中。”還有網友戲謔地說:“韓國編劇,寫劇本前應該先體驗生活,實地考察喔。”
  但其實即使自產的電視劇,我們不也照樣整天找茬嘛!不過這次漫天扔飯菜網路接龍倒是讓很多網友感慨,“其實我們中國的傳統美食真的很豐富,很多網友說的我也是頭一次聽說呢。”“好想吃,很多地方的美食雖然聽過但沒嘗過。”“扔這麽多天都能不重樣,說明我們的美食文化真的很厲害。”“我們自己都認不全,當然不能指望人家能了解,把中國的電影和電視劇包裝好,出口到韓國才是最重要的。”

製作

概況:“扔你一臉”
  “扔你一臉水餃餛飩”、“扔你一臉粉蒸排骨紅燒肉”……這兩天“扔你一臉……”又成了網上最新流行句式,大有趕超咆哮體、淘寶體的趨勢。說起來這都是一組韓劇截圖“惹的禍”,據說男女主角在誇贊本國料理多樣化的同時貶低中國料理單調,于是網友在微博上“扔出”各種中國美食。這個話題在微博上持續了三四天,很多人表示:平時沒註意,現在發現我們中國美食還真多,扔好幾天都沒扔完。 
韓劇裏說中國料理隻有炒和炸
  其實這場聲勢浩大的扔飯扔菜“活動”,起因是一組韓劇《愛在何方》的劇照,男女主角坐在韓式的榻榻米上進餐,邊吃邊進行了一場關于飲食文化的對話,從字幕上看,對話是這樣展開的:“我們國家的料理還真是多樣化……雖然中國有很多料理……可是大部分都是炒的或炸的”,從表情上看,二人相談甚歡,不過二人桌上所謂“多樣化”的料理著實不敢恭維,也就是一些生的蔬菜和幾碟標志性韓國腌菜。其實在不停地吃飯聊天、家長裏短的韓劇當中,這種鏡頭基本上都是一晃而過,但鑒于該組對話常識錯誤,這簡單的三句對白被網友“發掘”出來貼到微博上以後立即引起了廣大網友的圍觀,原微博在短短不到一天的時間裏得到了數萬次的轉發。
“我扔你一臉……”接龍中國美食
  “大部分都是炒的或炸的?扔你一臉酸湯魚火鍋!大家接下去!”這場接龍活動由這組劇照而展開,轉發的網友都舉例說明“除了炒的和炸的,中國還有很多美食”——“扔你們一臉烤全羊,驢打渾,餃子”,“扔你們一臉拍黃瓜、拌拉皮”,“扔你一鍋上湯娃娃菜,幹鍋包菜……菜都不是腌的”,“扔你們一臉粥底火鍋+紹興黃酒、一個雞粥、一個醉雞”,“扔你一鹵煮火燒帶炒肝”,“扔你一火鍋底料,我扔你一臉剁椒魚頭”,“扔你一臉天津狗不理、扔你一臉蘭州拉面、扔你一臉揚州炒飯”,“我扔你一臉巴浪魚”,“我扔你一臉橄欖菜!我扔你一臉惠來綠豆餅!我扔你一臉普寧豆幹!我扔你一臉隆江豬腳!”“我扔你一臉蚝仔烙、扔你一臉牛肉丸!”“我扔你一臉潮州鮮魚飯!我扔你一臉潮州鹵水!”“扔他們一臉烤鴨”,“扔他們一臉奶黃包”,“扔他們一臉海底撈”。
  這場接龍活動很歡樂,很多人一口氣就連飯帶菜扔出一大堆中華美食來,以至于有網友笑稱:“說實話,我都扔的有點餓了!”

分集劇情

第1集

在西班牙的某個廣場裏,化妝師子京給電視劇《馬德裏的回憶》的演員清雅化妝時,清雅開玩笑地請教子京怎麽跟西班牙女演員接吻比較好。子京回答說就按照劇本去演,可是當清雅跟西班牙演員熱吻時,居然避開視線。拍攝組收場後,在廣場獨自一人散步的子京想起養母不在身邊就覺得身清氣爽。可是同時又不禁感到一絲凄然,沉浸在彷徨的孤獨之中。美香看子京的電腦時發現很多她跟清雅一起拍的照片。美香為這事跟培德商量,美香一想到清雅和子京一起帶的情侶戒指就苦惱得抓頭發。子京跟清雅在西班牙的...

第2集

英善通過照片確認自己的女兒子京後,不由得嚎啕大哭,並下定決心一定要找到子京。英善跟瑟雅一起吃飯時,瑟雅突然抱怨媽媽說:“哥哥都不是你的親生兒子,你為什麽對他反而比對我更好?” 英善聽到瑟雅的抱怨後悶悶不樂。去相親的藝利,因失誤頭發被洋燈燒掉,搞砸了相親。電視台開會時,老板慎重地審查新聞的收視率後指示將王茂提升為早上新聞的主持人。王茂聽到這個訊息開始不敢相信,可是確認事實後覺得十分詫異。藝利對這樣的王茂產生了好感,就問這問那。清雅和子京觀光西班牙的旅遊景...

第3集

回到韓國的清雅在子京家的門口問子京二人的關系今後怎麽定位。子京回答說:“我見不到你就活不下去,我們不管別人,隻想我們倆不行嗎?”子京說完後觀察清雅的反應,然後拿出清雅在西班牙送的項鏈,清雅靜靜地抱住子京,感到凄然。王茂為英善遞上一杯冰咖啡說以後會好好兒孝順她,英善真誠地感謝這樣的王茂,就詢問有沒有想好的結婚對象,王茂回答說目前還沒遇到有緣人,王茂問英善有沒有看好的女人。英善就心裏想起一個人…… 子京把車停到江邊,看著媽媽和女兒握著手一起走過去的情景,觸...

第4集

英善通過某人得知子京家的地址,就趕忙來到子京家門口,看到子京竟然住在這樣的環境裏,心疼得不得了。見到下班回來的子京後,英善的呼吸不知不覺地變得急促。可是子京沒註意英善的存在就進家去了。回到家的英善用王茂的手機給子京打電話,想聽子京的聲音……第二天早上,準備早上新聞的王茂想給朋友打電話時,無意識地按了重撥鍵,就又打給子京了。正因為培德而傷心的子京看到陌生的電話號碼,接電話時自然就有點兒不客氣。過了一會兒英善給子京打電話約定見面。瑟雅跟藝利見面時,藝利問瑟...

第5集

英善來到子京工作的美容院,子京給英善化妝。見到女兒十分激動的英善跟子京聊天兒時,終于忍不住哭了。英善在洗手間整理好心情後繼續詢問子京有沒有男朋友,子京回答說還沒有結婚的意向。聽到子京的回答後英善心裏暗暗決定一定要讓子京成為家人。回到家的子京發了一陣子呆,就拿出一筆錢給培德,對她說: “這一次說話一定要算數,您還年輕為什麽隻關心跳舞呢?”話裏透著濃濃的關心。培德則對子京說:“給我這麽點兒錢就這麽專橫,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命,你不要管我”。瑟雅和藝利誠懇地祈禱...

第6集

英善借上次給自己化妝的理由,找子京出來說想報答她。英善故意帶王茂出來跟子京寒暄。英善請求子京能不能做主持人王茂的化妝師。子京剛開始不知道王茂是誰,後來才想起前幾天給自己打錯電話的人就是王茂。子京放下了對陌生人初次見面的拘束感,對王茂慢慢地敞開了心扉。英善撫摸著子京的手說帶個戒指會很漂亮,對待子京的態度十分親切。王·瑪麗亞女士跟英善提起說瑟雅向自己說明了藝利的事,表示願意讓藝利做王茂的對象。可是英善說自己覺得藝利跟王茂不相配,于是就說了一些不相關的話來打...

第7集

被指定為新聞部化妝師的子京來跟新聞部的人打招呼,王茂見到子京後又驚又喜。為了準備新聞的排演子京給王茂化妝,兩個人相談甚歡。這時,王茂不禁想起在西班牙的鬥牛場上看到子京的事。瑪女士又提到藝利的事,問英善以藝利作為王茂的對象怎麽樣。英善趕快換話題說如果有緣分就會有機會。瑪女士決心這一次一定要成事,可是英善隻瞥了一眼什麽也沒說。英善總是刻意當著王茂的面介紹子京的長處,建議他再次約子京見面,並囑咐他對子京好點兒。藝利為了跟瑟雅見面,纏著益利一起吃飯。

第8集

培德沒說一聲就偷偷地穿了子京新買的裙子並把裙子弄髒了,但她卻隨地脫下不管,子京看到之後大發脾氣。培德反而怪子京小題大做,子京反問說:“到今天為止你有沒有幫助過我的時候?”瑟雅、藝利和益利一起喝酒時,瑟雅借著酒勁兒把益利叫成小叔子,聽到瑟雅的話藝利顯得十分慌張。為了滿足英善的請求,王茂請子京吃飯。王茂對子京說:“英善跟我講你是心地善良的人”。王茂又跟子京說好像在夢裏見過她。王茂把西班牙的事變成夢裏的事讓子京大吃一驚。王茂又問子京有沒有苦惱的事,子京被問及...

第9集

瑟雅纏著王茂一起去看電影,王茂不得不跟瑟雅到電影院,藝利已經在等他們倆了。三個人一起看一部恐怖片,瑟雅假裝害怕的樣子撲向王茂,但王茂對電影毫不感興趣。清雅給子京一筆錢說要替培德還債,子京拼命地拒絕了。這時,清雅發現子京帶的戒指……

第10集

到藝利家的子京從東春那兒偶然聽到關于親生媽媽的事,得知媽媽是個美人,曾跟學弟交往被甩,子京聽著聽著就不禁淚流滿面,狼狽地離開了藝利的家。來到漢江邊的子京下決心掙了錢以後一定要找到親生媽媽。此刻英善正孤單地瞅著月亮想念子京……

第11集

藝利鼓起勇氣跟英善見面,求她幫助自己跟王茂交往。可是英善說出自己想要心寬成熟的媳婦兒,還勸藝利別選年紀大的王茂,而要選年齡差不多的、有出息的男人。之後英善來到子京工作的美容院送戒指給子京,表示對子京的關愛……

第12集

大清早王茂到電視台準備新聞,和其他緊張忙碌的記者一樣,王茂也在緊張忙碌地準備著新聞。子京給王茂化妝時對王茂說這樣的他看起來給人一種很舒服的感覺,子京的話讓王茂鼓起了勇氣,新聞開始播放,王茂熟練地念起了稿子。英善、瑪女士、瑟雅、藝利和美香看電視時為王茂感到自豪。

第13集

主持早上新聞的王茂跟子京一起吃飯時說:“雖然我上次犯了錯誤,可是你還是對我很好,真的非常感謝你”。子京笑著對王茂說其實是因為不想妨礙他主持新聞,于是故意對他好點兒。王茂明白子京的好心後很感動也很高興。不知不覺,時間就在二人愉快的談話中過去了。英善為藝利給王茂送花的事嚴厲地批評了她。藝利心灰意冷,但心裏十分不服氣。到東春的牙科醫院看牙的王·瑪麗亞女士收到美香送的葡萄酒後非常高興。

第14集

子京和王茂一起喝酒時,王茂突然問子京是否在跟清雅交往。子京很淡淡地回答說隻是給他做化妝師而已。王茂告訴子京上次偶然在西班牙的鬥牛場見過清雅和子京,還提到了自己的妹妹瑟雅和清雅的侄女藝利是相識的朋友關系的事。後來王茂說起一些廣播新聞時的失誤事故故意逗子京開心,兩人之間的生疏感逐漸消除了。子京覺得跟王茂很合得來。

第15集

藝利責怪培德為什麽把財產耗光讓子京輟學當化妝師。王茂跟英善講對子京的感覺,覺得子京很不錯,還講二人上次一起喝酒的事。第二天大清早王茂為了一起上班到子京家接子京,這使二人開始親近起來……洪波的朋友告訴洪波17年以前跟英善離別時英善肚子裏有孩子的事……

第16集

清雅得知子京是王茂的化妝師後,立即叫子京過來說要錢他可以給,但是別當別的男人的化妝師。子京不耐煩的反擊說:“你拍戲的時候跟那麽多女人擁抱、親吻,你有什麽資格跟我說這些話?”。清雅又說:“那麽隻要做化妝的本職工作,千萬別跟他們講你自己的故事”。子京很煩這樣的清雅,就離開了地方。後來子京因各種壓力受折磨,突然暈倒。此刻給子京打電話的英善得知子京出事了,就慌張地離開了。藝利跟瑟雅見面,藝利擔心地說如果王茂跟子京老見面,恐怕會產生感情的,因此自己要爭取主動跟王...

第17集

英善非常想念子京,經常不由自主地來到子京家門口呆呆地望著子京的家。正這個時候,子京給英善打電話說想見個面,英善很興奮地答應了。培德跟掛電話的子京說她最近身體越來越虛弱了要吃補葯才行,子京想回避培德的話,就說自己最近忙得連吃葯的時間也沒有。子京到光州(韓國南方的城市)出差,在那裏好不容易見到姨媽賢冬。子京跟姨媽講自己的近況,並告訴姨媽她希望找到自己的親生母親,于是請求姨媽給自己講跟媽媽有關的事。賢冬把她媽媽懷孕後發生的所有事情全都告訴了子京。子京問賢冬自...

第18集

為了準備新聞廣播進主持人工作室的王茂看到子京在插花的樣子,就溫和地笑著開玩笑。子京說希望王茂像這朵花一樣播送生動的新聞給大家,聽到子京的話,王茂恭維說應當新聞主持人的不是自己而是子京。新聞結束後,二人開車到郊區兜風,因工作太累了,疲憊不堪的兩個人在車裏睡著了,王茂夢見自己和子京變成一對很酷的情侶。天色變了,突然打雷打閃,受驚嚇的子京撲到了王茂的懷裏……

第19集

來到子京家的藝利對子京說:“既然當了化妝師就當吧,但是請盡量跟王茂保持距離,跟他一起吃飯之類的事情最好不要有”。子京覺得藝利的話非常荒唐。英善跟子京一起吃飯時,說道沒有找到適合王茂的對象。子京說像王茂這樣的條件,隻要王茂喜歡,就沒有問題。英善聽到子京的話就誠懇地說男人不應該看女人的條件,雙方應該在被吸引同時認真對待彼此的感情。英善說的這些話暗示也希望子京能按照自己的意思去做。子京坦率地告訴英善說自己對王茂有好感。

第20集

在瑟雅家吃飯的藝利得到了王·瑪麗亞女士的歡心。英善不久也回到了家,大家都帶著醉意。沒喝醉的王茂送藝利回家,英善和子京擔心一大早要上班的王茂。第二天,王茂約子京一起吃飯,卻碰了釘子。王茂擔心子京有什麽心事,就誠心誠意地給子京變卡片魔術。子京給王茂診脈,子京接觸到王茂時,王茂不知不覺地被子京吸引住了……藝利別有用心地問英善王茂小時候抓周時抓了什麽東西,英善對藝利的反感越來越大……

第21集

爬山回來的王茂去找子京,二人一起吃飯。不過王茂感到子京還是跟自己保持一定的距離。煩悶的王茂問子京喜歡什麽樣的男人,子京回答說喜歡關愛自己的人。王茂借題發揮對子京說媽媽請求自己好好兒照顧子京的事。于是子京帶著笑意地說初次見到王茂時以為王茂是個花花公子。回到美容院的子京收到英善發的一起爬山的簡訊後心裏暗暗地產生期待感。英善也因子京的反應而喜出望外。為了讓子京嘗到母親的手藝,英善準備了各種各樣好吃的東西,心情十分興奮。英善跟子京見面後一起坐車到山去,英善跟子...

第22集

英善跟子京一起爬山,二人爬累了就找個地方歇歇腳調整調整呼吸。英善開啟帶來的紫菜包飯,子京無意地講起小時候羨慕朋友們帶來媽媽做的紫菜包飯的故事。英善聽到子京的話非常心疼。二人在山上照照片、手挽著手一起走路,關系越來越親密。王茂、藝利和瑟雅一起到遊樂園玩兒,面對在自己面前乖巧可愛的藝利,王茂的心思卻完全不在這裏,他想起跟子京一起度過的美好時光。後來王茂聞知子京隻跟英善去爬山的事而傷心,于是就約藝利出來見面。然而子京對王茂的心意一無所知。子京跟朋友們見面一邊...

第23集

英善到子京工作的美容院給子京上次爬山時照的照片,並建議有時間的話下次再一起去爬山,子京痛快地答應了。看到英善帶來的壽司,子京很是感動。王茂在攝影館準備拍照,子京給王茂化妝。王茂感覺到子京的呼吸,倍感興奮。事情結束後二人離開攝影館,王茂向子京解釋上次送藝利回家的事,讓子京別誤會,還問子京對自己有沒有好感。子京回答說跟王茂通話時、在一起時都覺得很高興。子京接著問王茂平時能否打電話……

第24集

子京自言自語地對英善說想跟王茂交往一個月,此刻從王茂打來電話,于是很高興地跟王茂講起電話來。王茂買花送給英善說下次爬山的時候一定要帶自己去。英善覺得二人正在按照自己的意思進行,心中竊喜。第二天大清早王茂來接子京一起上班,子京發現放在副駕駛座上的花束後,為王茂的細心體貼而感動。培德夢見子京和白馬在一起,告訴子京這是吉兆,表示子京快要結婚了……

第25集

王茂喝酒後跟子京講一些日常瑣事。第二天,王茂坐著子京的車上班,正趕上警察在路上攔截車輛測試駕駛員酒精,王茂對子京說:“這次多虧你了,我一定得好好謝謝你”。子京笑著說不要忘記現在的心意。為了見清雅而來到電視台的瑟雅偶然看到子京和王茂一起吃早飯後,連連搖頭。瑟雅把看到他倆的事告訴英善,英善暗暗祈禱兩個人能夠順利交往。王茂聽到瑟雅的話,半開玩笑地說自己確實是在跟子京交往。瑟雅請藝利來家裏吃飯,王·馬麗亞女士給他們大吃保健食品。

第26集

王茂故作神秘,蒙住子京的眼睛說要帶她去兜風。子京雖然覺得很不好意思,但是收到王茂送的玫瑰和朱古力之後高興不已。到達目的地了,王茂騙子京說這裏是飯店,子京的腦袋裏馬上浮現出那種事情,可是等忐忑不安的子京摘下蒙眼的絲巾之後,才發現原來是商場。子京嗔怪地斜了王茂一眼。二人在百貨商店裏買紫菜包飯的材料,王茂給英善發簡訊後又買了要送給子京的墨鏡。子京回到家後才知道培德和世鉉去慶州了。此刻,清雅來到子京家追問子京前幾天為什麽撒謊,還說對關系變成這樣感到非常遺憾。子...

第27集

子京爬山累得上氣不接下氣,王茂聽到子京急促的呼吸聲就向子京伸出了手。子京因為英善在後邊不好意思,于是就偷偷看她的反應。英善就假裝什麽也沒看到,實際上躲在他倆後邊偷著樂去了。三人在山腰玩遊戲,度過了美好的時光。下山時英善有意無意地說希望王茂和子京結婚後能夠帶著他們的小孩一起來爬山。回到家的子京給朋友打電話說自己墜入愛河了,說對方是個很有魅力的人,光是看著也覺得喜歡。益利夢見自己變成國王,瑟雅則變成了張姬彬。瑟雅帶夜宵給益利吃,益利莫名其妙的猶豫起來,這時...

第28集

藝利跟王茂一起吃飯,藝利想如果自己的鞋子突然不見了,王茂就會背著自己走路。而當這個想法成為現即時,藝利慌得團團轉,王茂卻給藝利拖鞋穿。藝利十分泄氣,穿著拖鞋去找子京,但是碰了釘子。子京給準備新聞的王茂化妝,撲打王茂衣服上的塵土,還給他打水喝。子京對待王茂的態度比以前更熱情,感受到子京的變化的王茂情緒高漲。王茂主持的新聞節目的收視率提高了,王茂要請客感謝美容工作人員,先吃飯然後去K歌……

第29集

大家盡興而歸,王茂和子京坐在公園的長椅上休息。夜晚的風有點涼,王茂就脫下大衣給子京披上,又說自己也覺得很冷,暗示子京抱自己,明白其意思的子京說要離開這兒。王茂說到電影‘野蠻男女’裏的男主角穿女主角的高跟鞋的事,說自己也想試試。但是王茂一穿子京的高跟鞋,鞋跟兒就斷了,子京不知所措。王茂背著子京走到停車的地方,得意得滿臉笑容。清雅到子京家給培德一筆錢讓她好好兒照顧子京,別讓子京老往外跑。子京回到家後,培德纏著子京一起去國外旅遊休息幾天。王茂到子京工作的美容...

第30集

英善向王茂建議說還是送給子京紅色的錢包,錢包有發財的意思。王茂在商場遇到清雅,二人生硬地打招呼。清雅呆呆地望著王茂挑女式錢包的樣子。英善見到子京,問起子京是否因為王茂弄壞了鞋而感到為難,還問有沒有貧血,勸告子京這個時候一定要好好吃飯,最好別吃葯。子京對英善說跟英善在一起時覺得很高興,還說一見到戒指就會想起英善。子京的話使英善很心酸。英善問子京喜歡什麽樣的男人,子京回答說相信命運。第二天早晨,子京聽說王茂害了針眼大吃一驚。

第31集

王茂給子京送禮物的時候,在錢包裏放了一點兒錢作為“富錢”,這使子京非常感動。後來,王茂和子京開車兜風。王茂想知道子京對清雅的看法,子京回答說自己對清雅就像親戚一樣。王茂突然想起在西班牙的鬥牛場上子京很難過的樣子,就問她牛死的時候為什麽那麽難過。子京哭著回答說那時候看著牛的眼神覺得那隻牛和失去父母的自己一樣那麽孤獨。二人在東海度過了一段愉快的時光。在家烤肉吃的益利故意多吃蒜要給藝利聞蒜味兒。正這時,看到跟藝利一起回來的瑟雅大吃一驚。一會兒,清雅醉醺醺地回...

第32集

王茂跟媽媽、英善說上次跟子京一起去東海的事。王茂從英善那兒得知王?瑪麗亞女士已經知道自己跟子京交往的事,但他並不在乎,卻顯得非常高興。英善想到王茂和子京一起過夜也很樂意。清雅要求子京給自己介紹化妝師,子京給清雅推薦文玉。清雅看到了子京的錢包就追問那個錢包是誰送的。培德和恩智在餐廳偶然遇見就吵起架來,這時洪波走了進來。美香遇到洪波大吃一驚,回到家之後總覺得不能釋然。第二天,子京見到王茂,說這一段時間要在朋友家住,因此就不能常常見面。王茂聽到子京的話心裏自...

第33集

王茂幫子京把行李搬到朋友家,子京讓王茂早點兒回去,王茂舍不得離開,還撒嬌地說讓子京給自己按摩。子京問王茂背著自己重不重,就給王茂按摩。之後,二人到超市買菜,被同樣到超市買菜的益利看到。王茂和子京卻沒有發現吃驚的益利。二人回到公寓一起做菜,度過了一段愉快的時光。瑟雅見到藝利說自己為了跟清雅接近花了不少功夫,但在跟益利吵架中也親密了很多。藝利聽到就開玩笑地說益利應該投胎作個女人。之後,藝利跟瑟雅到瑟雅家。王?瑪麗亞女士盛情的款待藝利,可英善對藝利卻很冷漠。...

第34集

王·瑪麗亞女士到子京工作的美容院。二人一起吃飯,王女士問子京是否真的跟王茂一起去了海邊,並勸子京說即使男人建議一起出去,自己也不能那麽輕易地行動。王女士接著說王茂要見合適的對象,如果有好的對象能否給子京介紹。聽到這種話子京隻能帶著模糊的笑容。英善偶然看到二人吃飯的樣子,就擔心王茂和子京之間會出事。王茂和藝利正在談論關于新聞女主持人的事,突然新聞中心呼叫藝利,讓藝利發布一條新聞。後來,藝利聽到自己及格的訊息非常的高興。瑟雅和王女士聽到藝利及格的訊息都表示...

第35集

英善把王女士去找子京的事告訴王茂,並暗暗試探王茂對子京是否真心。王茂回答說今晚也跟她見過面。英善這才放心,同時還勸王茂今後講到關于自己與子京的時候可要小心,以免傷害了子京。王茂想到自己的錯誤之後很難過。子京夢見自己生孩子,並被此夢驚醒。大清早,來到播音室的藝利下決心充滿自信地主持新聞。這時,子京走進來,藝利要求子京按照自己的意思化妝,藝利挑剔的要求使子京無話可說。在早間新聞中,藝利雖然有些緊張,但還是勝任了新聞主持的工作。周圍的人都稱贊她很能幹。藝利抱...

第36集

王茂來到子京臨時住的公寓。一邊在子京的額頭上印上一吻,一邊跟子京說夢到自己和子京變成電影“戰爭與和平”裏的主人公。王茂表示對子京的關愛,子京為王茂如此尊重自己的的態度而非常感激。王茂閉著眼睛逗子京,子京越來越喜歡王茂。子京把肉塊兒塞在王茂的嘴裏,二人就開始纏綿的接吻。王茂回去之後,子京誠懇地祈禱神幫自己跟王茂成為天生一對或者讓自己找到骨肉。瑟雅對王女士和英善說藝利當了主持人之後很多人想跟她交往,這次一定要跟王茂成事。英善跟王茂說了跟藝利的事,並建議王茂...

第37集

跟王茂一起吃飯的藝利提議賭博,想讓王茂的感情傾向于自己。王茂對藝利說這樣做會浪費時間和感情的,藝利回答說這種話會更讓自己傷心,之後就離開了。藝利在電視台化妝室哭了一場,立即去找子京追問是否跟王茂交往,子京瞎編說自己根本沒時間搞那種事…王茂向子京建議一起去飯店品嘗房間服務的菜餚,子京半信半疑地隨王茂而去。沒多久,子京發現王茂在逗自己,還跟這樣的王茂撒嬌。王茂向子京表白,說子京是他今生存在的價值,這話使子京笑了起來。二人從飯店出來時,遇到清雅。場面變得很尷...

第38集

藝利在遊泳池遇到瑟雅,二人開始時覺得有點兒不好意思,但是沒多久就在遊泳池裏一起玩兒了起來,度過一段愉快的時光。英善在某個地方遇到美香,就以很冷漠的眼光看她。美香把這件事告訴培德後就說英善的姿態不平凡。藝利跟瑟雅一起回家,美香覺得他們倆很相配。回到家的王茂跟王女士說自己對藝利一點兒興趣都沒有,然後坦率地說自己跟化妝師子京的關系不錯。王女士聽到王茂的話很生氣,讓王茂叫子京過來。其實英善暗地裏非常樂意,但還勸王女士說這種事要冷靜地判斷。第二天,王茂為這件事很...

第39集

王茂和子京的協定戀愛快要結束了,王茂問子京對戀愛有沒有別的想法。二人一陣子都沒開口,關系突然變得很生疏。一會兒,子京鬱悶得忍不可忍了,到公寓的洗手間裏摸著王茂送的項鏈傷心不已。王茂的心也空蕩蕩的,回家後跟王女士約定今後除了工作的事以外不會再見子京。藝利跟瑟雅一起討論各自能接近王茂和清雅的方法。鼓起勇氣的藝利對每件事都很積極,請化妝人員吃飯,對王茂的態度也比以前更熱情,還幫助為恢復國籍而絞盡腦汁的英善。子京看到王茂跟藝利一起主持新聞的樣子,心裏就不僅產生...

第40集

英善悄悄地問子京的生日,然後故意跟子京說自己已知的日子。大吃一驚的子京也問英善的生日。子京說很想知道自己的親生媽媽生了自己之後是否做過產後調養,子京的話使英善很心酸。收拾好心情的英善問子京最近跟王茂的關系如何,發現最近他們的關系並不好,就悶悶不樂。王茂下班回來,英善跟王茂講關于子京的事。瑟雅也給王茂念起想見王茂的女人的名單。但是王茂跟他們說自己的事由自己來辦。第二天,子京給王茂化妝時在心裏想起前些日子的幸福生活,希望時間停滯不前……

第41集

益利接到邀請,到瑟雅家吃飯。吃完飯後,瑟雅請求益利教自己跳舞,于是二人共舞一曲。暫時住在文玉家的子京一人去看電影時碰到益利,益利跟子京說以前偶然看過王茂和子京很親密的樣子。子京聽了益利的話勾起心酸的往事,就含糊其辭地敷衍回答了一通。子京到約定的場所等王茂,王茂對子京說別再在乎別人怎麽看,隻要看兩個人的感情就好了。子京為王茂的話而感動,但是子京搖著頭說自己跟王茂的處境不同。第二天,到了播放早上新聞的時間,子京沒有出現。擔心的王茂給子京打電話,但沒聯系上…...

第42集

王茂再三給子京打電話,但隻能聽到不能接通的信號音,氣得王茂一把扔了手機。片刻之後,調整好呼吸的王茂到子京家找子京,未果,傷心不已。藝利給培德打電話告訴子京辭職工作的事,還告訴王茂子京跟文玉換電話號碼並搬家的事。王茂悄悄地回播音員室,坐在子京給自己化妝的座位自哀自嘆自憐自乂。新來的化妝師叫貴子,藝利要求貴子照自己的要求化妝,要不然就要向上級匯報。生氣的貴子抓住藝利的頭不放。英善看到王茂無精打採的樣子想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麽事,王茂就告訴了英善子京辭職工作的事...

第43集

王茂得到子京的電話號碼後,不停地給子京打電話、發簡訊,但都得不到回應。王茂傷心鬱悶。子京的電話一直響個不停,這使子京苦惱萬分。子京把手機的電池拔出來扔進海邊,自己也走進海邊後被波浪卷走……不知道子京的真心的王茂跟英善說雖然自己深愛了子京但是子京卻沒有回答,王茂還說結婚的意向也沒了。英善看到王茂心疼得不得了,也更加想念子京。第二天,播放完早上新聞的王茂醉醺醺地給英珠打電話說自己打算再也不找子京了。英珠跟王茂說最近自己也跟子京聯系不上,王茂更消沉了。幾天後...

第44集

益利發現夾在書裏的超音波照片,給清雅看,雖然那本書是文玉送的,但自己一直沒在意。清雅覺得有點奇怪,到辦公室叫文玉。清雅聽說超音波照片裏的孩子竟然是自己的,大吃一驚。益利告訴瑟雅清雅相親的事,就追問藝利,藝利瞎編說改天再見面好了。到了春節,藝利到瑟雅家拜年,跟瑪女士過著愉快的時間,還跟英善說口彩,但英善卻一直在擔心子京。瑟雅也到藝利家拜年,益利看到瑟雅穿韓服的樣子就眼都直了。瑟雅突然問清雅超音波照片是從哪兒來的,清雅模糊地遮蓋過去了。清雅跟子京見面說要她...

第45集

子京想到自己的處境就苦惱萬分,本來想一醉解千愁,沒想到舉杯消愁愁更愁,喝著酒覺得身心劇痛,就抱著誠懇的心情給英善打電話。英善立即趕到子京住宿的飯店,看到這個樣子的子京就心痛得不行。子京流著眼淚訴說自己真心愛王茂的事,而且現在也在一直想念著他。子京跟英善說非常抱歉看到這樣的事,這使英善更心疼。子京突然吐血,吃驚的英善急忙呼叫救護車把子京送到醫院。看到子京慢慢地失去意識,英善不禁哭著喊出自己是媽媽的事實……王茂接到英善的電話後大吃一驚,馬上趕到醫院。子京已...

第46集

王女士打電話給正在醫院守護子京的王茂,催促他趕快回家,王茂左右為難。子京體諒王茂的難處,就要求呆在文玉家。回到家的王茂對王女士和英善宣布: "已經考慮好了,我要跟子京結婚"。王女士聽到王茂的話堅決反對,喝斥他趕快叫子京過來。後來王茂去見子京,英善一邊擔心一邊偷樂。去找子京的王茂安慰子京,這時培德突然來找文玉。猶豫不決的文玉借子京的幫助躲藏,差點兒被培德打倒。清雅聽說這件事,安慰文玉要好好兒休息,又再度對培德提出忠告讓她今後別再折磨文...

第47集

王茂獨自一人歸家,王女士責怪為何子京沒有一起跟來。王茂撒嬌地說自己一定要跟子京結婚,這使王女士慌張。王女士強調說婚姻要門當戶對,要跟社會地位差不多的人結婚才行,王茂反擊說自己要跟深愛的人結婚,還表示對講求家世條件的王女士十分失望。英善心裏想這回總算可以放心了,開始興奮地想給子京挑哪個婚紗合適。英善跟子京見面,子京擔心王茂的心會不會改變。英善跟子京說王茂是個真實、誠實的人,讓子京要有信心。英善建議結婚後二人要像母女一樣相處,被感動得子京不禁流淚,英善也抱...

第48集

見過子京後開心的王茂要求英善幫自己準備當新郎,這使英善十分高興。英善告訴王茂先要尊重對方,這樣才可以讓對方感動,最終才會幸福美滿。英善決心讓子京成為世上最美麗的新娘。文玉終于搬到藝利家,清雅讓美香準備水果,還要求她做一些繁瑣的事,美香討厭這樣的清雅。什麽都不知道的瑟雅跟藝利說要去藝利家玩,藝利大吃一驚。到了晚上,子京為了得到王女士的同意跟王女士在餐廳見面。子京坦白地說出自己的父母不是親生父母的事,吃驚的王女士更加不喜歡子京了。回到家的子京發現培德竟然帶...

第49集

早上新聞結束後,藝利跟王茂一起吃飯,王茂說了要跟子京結婚的事,藝利大受打擊。一下沖動去找子京的藝利跟培德說起了子京的閒話,王茂偶然聽到二人的談話,雖然聽到培德說反對結婚,但王茂表示自己的真心不會改變。英善跟子京商量準備結婚的事,二人一起去家具市場看家具時聽到別人說二人像母女的時候非常高興。偶然看到英善的洪波去追英善,但沒追著。傷心的藝利喝酒後,先後去找子京和英善……

第50集

子京和英善為了準備結婚時要穿的衣服到禮服店,英善一個勁地給子京挑漂亮的衣服。英善看到王茂和子京深愛的樣子覺得很滿意,還安慰因養母吃了不少苦的子京。英善勸子京說自己的人生不能由別人代替因此結婚後不要心軟。到了晚上,英善、王茂和子京一起吃飯、唱歌。子京唱歌的時候,英善突然想起過去的事而紅了眼圈。培德和美香聊天兒的時候說到如果早就知道事情變得這樣就讓清雅跟子京交往,讓藝利跟王茂交往,二人說著說著直嘆氣。藝利一人看著電影靜靜地流淚……

第51集

回到家的王茂跟子京通話,撒嬌地說多虧子京唱的歌,才把英善給感動了。 子京像孩子一樣對待王茂,還在道過晚安後用手機kiss goodbye。益利跟瑟雅一起喝酒,益利背著喝醉的瑟雅送她回家。益利跟王女士、英善講瑟雅喝酒的原因,王女士聽著覺得很荒唐。清雅對文玉說第一個孩子希望是個女兒,還說再想要第二個孩子,文玉害羞了。第二天,子京在王茂家的門口等王茂,王茂十分感動。在車上王茂說起上一次的事,子京辭職的那天王茂準備了團飯,但卻在那一天他失去了子京和團飯,王茂的...

第52集

培德跟美香說王茂和英善更疼愛子京,發牢騷說這肯定是因為子京的能力超過一般。子京跟王茂說英善做的骨頭湯真是令人感動,王茂覺得子京更關心英善,就有點兒吃醋。子京覺得這樣的王茂又好笑又有點小小的感動,就帶著微笑輕輕地擁抱了他。子京到王茂家,將一捧華麗的花束送給英善,說這束花很像伯母。子京的好心讓英善十分感動,但王女士和瑟雅的態度卻很冷淡。英善擺出一大桌子豐盛的飯菜,子京吃得津津有味,又覺得很幸福。王茂說道:"朋友們說如果生個兒子,就取王茂的'王'字...

第53集

英善為了見子京到子京家去,這時培德正讓子京出去買東西。英善說結婚前的新娘應該抱有舒服的心情,還要多長些肉才行。英善的話使培德無地自容。培德看到英善照顧子京的飲食就產生了猜忌心。藝利跟瑟雅聊天兒時說自己的緣分在別處,還說自己將不容易再喜歡上別的男人了。幾天後,英善看著王茂和子京家的裝修,就想起子京來。子京擺脫培德,並說過兩天會有一個寶石箱子送到,讓她幫自己接收。培德說在地下的房子怎麽收寶石箱子,培德的話使子京很心痛。培德、美香和藝利都反對收到寶石箱子,但...

第54集

培德對要去禮堂的子京說:"你結婚了,那麽我和兒子怎麽生活呢?你不結婚不行嗎?"過了一會兒,清雅送來子京的禮服,培德把禮服扔了出去。清雅建議由他來補貼培德的生活費,這會兒培德才不發牢騷了。子京的心情非常復雜,就去找王茂,王茂緊緊地擁抱子京,子京很感謝王茂。婚禮馬上將要開始了,其實子京和王茂準備得都非常匆忙。英善看著子京美麗的樣子很開心,二人一起照相。瑟雅在禮堂看到清雅和文玉後馬上藏了起來,整理心情。王茂和子京穿著套用韓服和禮服設計的禮...

第55集

王茂和子京到濟州島度蜜月,二人度過了愉快的時光。到了晚上,子京有點兒緊張,王茂看著那樣的子京不禁笑起來。王茂倒了紅酒,二人一口口喝著聊天兒。王茂突然裸露上半身,子京害羞地用手蓋住了臉。王茂撒嬌地叫子京的名字。子京讓王茂正經點用正式用語,王茂突然用歷史劇的語體說話,子京不禁笑起來。第二天,子京給英善打電話問好,醒過來的王茂叫子京姑娘,讓子京很不好意思。子京的身體好象感冒了,王茂把濕巾放在子京的額頭上,因此子京叫王茂'魅力塊兒',王茂也把子京叫成'寶貴壺'...

第56集

在酒店收拾行李的王茂纏著子京再玩幾天,子京調皮地說要給王茂按摩。清雅看到難過的藝利就說道:"知道不是自己的路、不是自己的東西的時候,要有放棄的勇氣",還拿出汽車的鑰匙說道:"加油"。 這讓藝利重新打起了精神來。王茂和子京到子京的家,培德的胡言亂語使子京覺得很荒唐。過了一會兒,王茂和子京來到有結婚新房的王茂家。從英善對子京說:"我覺得你是我的親生女兒,以後別客氣",英善的話使子京感動不已。晚上,...

第57集

到了早上,子京為了準備早餐起床,但是因為王茂把鬧鍾的時間調得晚了一些,子京知道時間已經不早了之後大吃一驚。王茂建議吃完飯後一起去遊泳池,說也不聽,子京不僅抱怨。跟洪波見面的英善感觸十分復雜,說道:"這世界又大又小"。洪波回答說:"我時時刻刻沒忘過你,那時候你可能不是單身…",英善聽到後覺得非常荒唐。後來,英善見到王女士的介紹蘭實大受打擊。清雅向冬春宣布'自己要跟文玉結婚',坐在旁邊的美香不發一言,隻是嘆了一口氣。...

第58集

王茂和子京到培德家,培德建議早孕,但王茂和子京含混其詞地敷衍過去了。益利見到瑟雅還給子京自己收到的手捧花,就勸瑟雅別再折磨子京了,還說到好心的人才會辦事順利。益利說大話讓瑟雅坐上自己的車,孩子似地叫瑟雅'親愛的'。清雅準備著將要出來的孩子的衣服跟文玉聊天兒。回到家的子京抱著英善叫婆婆,英善讓子京叫自己媽媽,子京看到英善為了自己而親自做的菜,十分感動。第二天,英善接到洪波的電話來到約定場所,洪波追問自己孩子的名字是什麽,並表示想盡早見見面。但英善堅決地拒...

第59集

英善的家人忙為蘭實的邀請做準備。英善無法擺脫不安的心情。到約定場所的英善碰到洪波後不知不覺地開始顫抖,默默地閉上了眼睛。不一會兒,王茂和子京一起來到,洪波和蘭實看到子京後非常吃驚,但是卻裝作什麽事都沒有發生地互相打了招呼。吃飯後蘭實不斷回想子京的樣子……回到家的英善發愁以後怎麽跟洪波找借口,越想越頭疼。什麽都不知道的子京喂英善吃葯,還按摩英善的手和胳膊讓英善放心。第二天,播放新聞後回來的王茂接近子京說自己餓了得要子京的親吻才行,子京很快地避開。王女士看...

第60集

洪波跟英善說每天都想要聽到英善的聲音,這使英善很為難。英善得知子京被蘭實邀請的事,就感覺身上的力氣被突然抽走了一樣,蹲坐在椅子上。過一天,子京來到蘭實的家,蘭實送子京一套高檔化妝品和一套茶杯,還問子京新婚生活怎麽樣,看子京的手。振作心情的蘭實建議玩頭發遊戲,故意拔出子京的幾根頭發表示不好意思。稍後,子京抱著很多禮物和一隻小狗回到家,英善跟子京說應該為新婚生活而感到幸福,子京的心又溫暖起來。文玉跟培德一起去買東西,文玉為不得不給培德買昂貴的太陽鏡和衣服而...

第61集

子京在家給英善化妝,英善問子京初次見自己時的印象。子京回答說那時候覺得英善好像有心事,因此估計可能是英善家裏有什麽問題。為了頭發基因的檢驗去醫院的洪波回到家,蘭實看到洪波不高興的表情覺得很奇怪。蘭實看到洪波手裏的檢驗結果大吃一驚,趕緊給英善家打電話。可是英善不在家,這時洪波想起英善說的話:"女兒被富裕的韓國家庭收養了"。後來終于跟英善打通電話的蘭實讓英善快到自己家來。王茂跟以前一起工作的人喝酒,借著酒勁兒給子京打電話唱搖籃曲,子京聽...

第62集

去找王女士的蘭實直截了當地建議讓洪波和英善結婚。但是王女士覺得蘭實的話沒頭沒尾,就回答說英善會跟自己一起終老作伴的。如果美香把以前洪波和英善交往的事告訴別人的話,現在所有的事都會搞砸,英善為這件事苦惱。英善認為隻有子京的懷孕才能解決所有的問題。英善跟美香見面一起吃飯時,委婉地拜托美香別把過去的事告訴別人。王茂和子京到培德家,培德要求再提高自己的生活費,王茂和子京認為不可理喻。回到家後二人一直討論這個問題,這時王茂突發笑意,讓子京吻自己。子京為了逃避王茂...

第63集

從音樂會回來的子京跟王茂談及此次短暫接觸洪波的印象,說覺得一個人來音樂會的洪波很可憐,還說洪波好像對英善有好感。子京說道:"如果帥男人奮起直追的話,女人都會動搖",子京的話引發了王茂的笑意。這一瞬間,子京用笑容來回應,王茂看著子京帶著疼愛的表情緊緊地擁抱子京。第二天,子京一個人留在家的時候培德到子京家要求多給生活費。子京回答說:"王茂的工資多少錢,你知道嗎?",子京用堅決拒絕培德的不合理要求。培德鬧了一場後,子京...

第64集

子京擔心是否月經不調,于是到醫院檢查,但看到顯示器後明白自己懷孕了,確認後大吃一驚。蘭實到王女士家再提出英善的結婚問題,王女士還是不理解。子京原來想打電話把自己懷孕的訊息告訴王茂,但還是見到王茂後再告訴王茂。王茂高興得無法形容,抱著子京進的門。子京懷孕的訊息讓英善、王女士十分高興,王女士勸子京一定要小心。這時,洪波給英善打電話來,英善約了個安靜的地方見面,把子京懷孕的訊息告訴給洪波後,洪波也非常感動。回房間的子京摸著肚子想到給孩子起'王子'的名字,很是...

第65集

王茂為子京做菜,子京看到在飯桌上擺著自己最喜歡吃的粉條後很感動。王茂對子京的肚子說:"寶貝,要快點長大呀",感動的子京說以後要把王茂這樣的行為記錄在懷孕日記裏。一天,王茂跟子京散步時碰到清雅和文玉,一起討論懷孕的事。王茂炫耀著說朋友們建議給孩子起"王子"這個名字的事。培德上班的第一天見到洪波後非常激動,洪波不得不跟培德一起吃飯聊天兒。益利以為自己在電視劇評選會上及格,但後來知道自己落榜後非常失望。瑟雅回到家後跟收...

第66集

王茂到毛衣針織研究所跟院長說自己想親自給孩子做一件有意義的禮物,院長耐心、詳細地教給王茂怎樣織毛衣。洪波見到英善說是否應該給撫養子京的培德補償,但英善回答說一想到培德讓子京吃了那麽多苦的就非常心疼。二人回憶過去一起吃烤紅薯的事都很激動。不知道洪波和英善關系的培德獨自一人想象以後如果跟洪波成為伴侶就高興不已。晚上。王茂對英善和洪波的關系十分好奇,子京則對王茂說過分的好奇心會產生不便。準備睡覺的王茂纏著子京不放,子京責怪地說'睡覺時會打鼾',就給王茂唱起了...

第67集

培德跟子京說為了跟洪波的關系能夠有所進展需要子京的幫忙,但是子京含糊地回答後就離開家了。出來的子京發現王茂一直在等自己而吃了一驚,連聲感謝地上了車。回到家的子京跟王茂轉述了培德所說的話,王茂知道洪波對英善有好感,因此覺得有點為難。在演技比賽落榜的益利在街上失意地徘徊時碰到瑟雅,大吃一驚。瑟雅請沮喪的益利吃飯並安慰他。洪波送花給英善,子京拍馬屁地說因為英善有魅力所以洪波才喜歡英善。過了一會兒,洪波拜訪王女士,但王女士讓洪波放棄英善。文玉跟清雅說想吃清雅親...

第68集

瑟雅因為貧血沒力氣地回家,子京看到瑟雅很是心疼,馬上帶瑟雅到餐廳一起吃生肝。吃飯時,瑟雅突然問到底愛情是什麽,子京笑著回答說:"就像充滿感、幸福,心變得富有"。還說自己跟王茂結婚以前凌晨2點也通電話的事,子京的話使瑟雅大吃一驚。到了英善的生日,子京為英善準備飯菜。英善一邊擔心子京會不會過度勞累一邊連連感謝。英善想起子京小時候沒有受到親生母親的悉心照顧的事而感覺非常愧疚,終于喝了一口湯之後就不禁哭了起來。英善坦率地跟子京說打算跟洪波結...

第69集

回到家的王女士跟英善說要拒絕洪波的求婚,可是英善坦率地回答說要跟洪波結婚。王女士問英善有多麽喜歡洪波,英善回答說好像這是不能避開的緣分,英善的話使王女士十分慌張。後來王女士見到蘭實後說出了自己這種不滿的心情,但是從從蘭實那兒隻能聽到理解支持他們倆的話。王茂看到王女士和英善的樣子覺得很不應該,王茂認為子京懷孕的訊息會消除王女士的鬱鬱寡歡,子京同意王茂的想法。子京勸王茂早點兒睡覺,王茂在被窩裏發出狼的聲音,這是讓子京笑了起來。過會兒,子京發現王茂不在床上便...

第70集

王女士跟子京一起給小狗洗澡時說希望孩子能夠健康地成長,心裏決定要守著子京過日子。王茂和英善到蘭實新搬來的家聊天兒時,都希望子京生下個健康的孩子。英善說為了子京的胎教想跟王茂和子京一起搬進蘭實家。後來跟王茂聊天兒的子京突然說出自己想象過英善是否是自己的親生媽媽。王茂開玩笑地說那麽從明天開始把英善叫做媽媽,子京也想這樣叫,但因為怕瑟雅心裏有疙瘩而不敢做。王茂纏著子京,讓她給自己做手臂枕頭,又拍拍自己的頭。第二天吃飯時,子京由于孕吐嚴重而沒法吃飯,因此家人都...

第71集

子京精心挑選了合口味的菜去見蘭實,心疼子京的王女士為子京準備了飯菜,可是卻不合子京的口味,子京更加沒有力氣了。英善介紹瑟雅相親,對方對瑟雅的印象非常好。培德聽到洪波和英善的結婚訊息,喝酒後去找英善。培德見到跟提前到地方的洪波說祝賀結婚,子京要扶東倒西歪的培德,可是培德竟然責怪子京為什麽要趕自己走。培德問王女士做胎夢沒有,還跟王女士說子京生兒子的話自己要幫忙照顧。培德回家後,子京跟王茂說培德一點兒也不在乎別人的感受,搞得自己非常難過。王茂勸子京要抱有好心...

第72集

洪波和英善的婚禮結束後,回到家的王茂開始收拾東西。這時,子京跟王茂說想吃柿餅,王茂豪言壯語承諾滿滿地離開了家,可是哪兒也沒有柿餅,最後打電話問了蘭實之後才好不容易找到柿餅。子京看著明亮的月亮想念親生媽媽,嗚咽著說:"想給媽媽看我這麽幸福的樣子"。在百貨商店裏買了太多東西的瑟雅打電話叫益利,不甘心的益利突然提到瑟雅相親的事。瑟雅非常親切地稱道相親的對象喜秀,並咨詢益利得意見,看看在男人的角度看來這個對象怎麽樣。益利跟瑟雅說了恭喜的話,...

第73集

子京到培德家,培德說要說服王茂學習經營方面的東西,但子京反問為什麽要強迫自己做不願意的事。培德要求將公司的福利社給自己,子京無話可說。益利追問藝利瑟雅對相親的人是否真的有好感。王茂跟英善說子京想找親生媽媽,英善跟王茂說道:"現在還不知道親生媽媽的存在,懷著想念的心情就這樣過著怎麽樣,現在不好找",並讓王茂說服子京要接受自己的命運。第二天,子京去醫院定時檢查並聽從對產婦的醫囑,這時文玉以快要生產的樣子進來,子京安慰文玉別不安。子京說道...

第74集

王女士家新來的家政服務員覺得英善的聲音和臉模樣似曾相識,打掃時看到英善年輕時的照片想起來,最後從王女士那裏也確認了自己的想法。連續相親的瑟雅每次都覺得不甚成功,于是非常沮喪,子京勸說等待一段時間後會出現真命天子的。洪波送王女士配有司機的轎車,王女士覺得不好意思收,可是瑟雅太喜歡了,隻好收下。子京要給王茂做指壓,王茂要求在嘴上指壓,並喊道:"mouth to mouth"。子京用手指給王茂的嘴上指壓,王茂嘀咕,子京就回答說這是胎教。王...

第75集

英善去找王女士建議一起去做經絡,王女士說非常羨慕上次英善、王茂和蘭實一起去爬山的事,羨慕地說蘭實的末年好過。新來的家政服務員盯著英善問這問那,問到是否見過自己,英善回答說自己不認識她。蘭實問子京產後調養在那兒做比較好,子京回答說在家,蘭實追問是王女士的家還是自己的家。子京不好意思地說是王女士的家。蘭實非常失望,勸子京說如果做不好產後調養那麽就會苦一輩子,並勸子京在自己的家做產後調養。培德偷聽家政服務員和蘇皮亞的通話,就追問蘇皮亞到底是什麽事。蘇皮亞跟培...

第76集

王女士到了蘭實家,看到蘭實對子京體貼照顧的樣子不由得心生羨慕。王女士以孩子的名字找蘭實茬兒,看到蘭實的笑容感覺就像是她奪取了自己的幸福一樣。王女士突然感到無限孤獨。培德回憶英善以前說過的話,開始想英善明明知道子京是自己的親生女兒,反倒讓子京成為兒媳婦兒。培德給子京打電話讓她第二天過來吃午飯,在席間不停地問子京這個那個。王女士覺得奇怪因為沒有人叫自己吃飯,出房間後發現東哲媽(家政服務員)暈倒的樣子,大吃一驚的王女士趕快給英善打電話。英善接到電話,馬上跑出...

第77集

癱瘓在床的東哲媽認出子京之後要說些什麽,可是因為病情嚴重,嘴不能清楚地發音。子京想不起來東哲媽是誰,就搖搖頭。英善以為東哲媽看錯人了,就擔心是她是否得了痴呆。培德認為洪波和英善的反應很強烈,下決心跟最疼愛子京的王茂說出真相。培德給王茂打電話說有非常重要的事要告訴他,還讓王茂別跟子京說自己約他出來的事。王茂因子京為自己準備的早飯而感動,可是得知子京因為懷孕失眠睡不好覺的事時就失去了胃口。王茂詢問子京到底睡了幾個小時,囑咐她為了孩子多睡點兒。王茂下班後往培...

第78集

東哲媽生病後家裏變得亂糟糟的,瑟雅打算在蘭實家呆幾天。聽到瑟雅要來的訊息,英善和子京很高興,可是王女士更覺得孤獨,舍不得。王茂從培德那兒聽到英善和洪波的關系和子京的出生秘密後大受打擊。想到想念親生媽媽的子京,王茂不知所措,不敢就這樣回家的王茂到東哲媽家確認事實。早上才回家的王茂跟子京建議在外邊睡一天,子京覺得王茂的行為有些異常。在房間看電視的蘇皮亞突然暈倒,培德叫急救車把蘇皮亞送到醫院……

第79集

蘭實希望子京在自己的家裏坐月子,但王女士說一生完孩子就讓子京回到家裏。蘭實勸王女士說別那樣固執。王女士聽到蘭實的話大發脾氣,責怪蘭實霸佔子京太多。培德跟王茂一起到房地產公司,得到公寓後培德發誓絕不會泄出子京的秘密。培德去找美香炫耀公寓的事,文玉聽到培德的話告訴子京,子京非常沮喪。東哲媽恢復了一點兒後慢慢兒開始練習走路。東哲媽告訴王女士說她想見見子京,王女士覺得很詫異。王茂聽到子京去王女士家的事就擔心東哲媽會不會跟子京說什麽。再次見到子京的東哲媽問子京認...

第80集

王女士聽到回家的東哲媽因為煤氣中毒去世的訊息非常吃驚,馬上告訴子京。王茂從子京那兒得知知道子京的出生秘密的東哲媽死亡的訊息。益利為了給子京送禮物到子京家,在那兒得知瑟雅生病的訊息。瑟雅越來越感到孤獨,跟益利發脾氣,二人耍叉了一陣子,但益利還是擔心瑟雅。培德覺得王茂給的公寓太大了,就把房子賣掉,再買了一間小的公寓之後還開了一家鰻魚店。子京接到電話聽說看到培德在鰻魚店裏,以為培德開始工作了,可是後來知道培德是老板的事之後,大受打擊……

第81集

由于培德的爆炸性的發言而大受打擊的子京在回家的車上暈倒。瑟雅接到司機的電話就出來了,看到子京的羊水已經出來的樣子大吃一驚。此刻王茂給子京打電話,瑟雅把危急的情況告訴了王茂。瑟雅帶子京送醫院去,這時益利給瑟雅打電話,瑟雅求益利趕快到醫院來。王茂急急忙忙來到醫院,醫生跟他說產婦和孩子都很危險。培德跟美香訴說子京的出生秘密,還說出自己的所作所為,美香責怪培德你還是不是人。此時,她們從益利那兒聽到子京早產的訊息……

第82集

培德跟美香在一起時,王茂突然過來,培德不禁大吃一驚。王茂一看到培德就怒了,大鬧了一場。美香和益利盡量讓王茂鎮靜下來。害怕的培德搓搓手向王茂承認自己的錯誤,王茂恐嚇培德千萬別再在子京面前出現。培德以喝醉的樣子到美香的家,培德嘆息著自己的處境差點兒說出子京情況。東春、清雅、文玉和藝利都不明白培德到底說些什麽話。培德說知道了就不好且不用知道,美香不禁為又犯失誤的培德偷捏把汗。王茂跟子京說回憶起來發生過很多事,也哭了不少眼淚,但年紀大了之後再回憶的話可能都是珍...

第83集

王女士叫培德過來確認王茂說的話。培德回答說道:"因為東哲媽得了痴呆,說了一些沒根據的話,我聽到她的話就告訴了王茂,後來想了想還是那件事不對勁兒,我說錯了",說無顏見人。王茂勸子京還是承認英善是親生母親,叫英善媽媽。王茂給疲勞的子京唱搖籃曲,可是喉嚨噎住了……子京從被子裏伸出手撫摸流淚的的王茂。王茂突然想起蘭實提到水源綜合醫院的事,覺得有點兒蹊蹺,就去找蘭實。

第84集

瑟雅得知真相後不禁驚呼,同時英善也得知子京的孩子在保育箱裏,子京不開口也認不出自己的孩子。英善到子京家,帶子京開車到某個地方……蘭實聽到英善帶著子京自己開車出去時覺得很奇怪。王茂以為二人到醫院看孩子去了,就去察看會客紀錄,但二人沒有來過。王茂開始擔心英善和子京。大家都在找下落不明的英善和子京,但怎麽也找不著。蘭實和王女士都十分擔心,一語不和就開始吵起架來。瑟雅想起自己說過的一些傷害子京的話就特別內疚,祈禱她們不要發生任何事故……

第85集

瑟雅想到自己曾經難為子京的種種往事不禁流淚,益利在身旁安慰瑟雅。瑟雅到英善住的醫院哭著說出心裏話,請求剛剛趕來醫院的王女士原諒英善。洪波給王茂打電話告訴他英善醒過來的訊息,王茂高興地趕到醫院。英善向王茂道歉,可是王茂倒為生子京和養自己而向英善表示謝意。英善聽到王茂的話好像置身天堂般快樂。子京想起以前英善在海邊哭泣的情景,慢慢兒地想起自己的過去。王茂帶著終于可以出院的孩子回到家,把孩子交給子京……(大結局)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