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上朱大海

愛上朱大海

《愛上朱大海》講述的是一段陰錯陽差、曲折而又充滿溫情的愛情故事。憨厚、直爽的健身教練朱大海結婚有點老大難,風風火火的小報記者駱春曉運氣實在有點差。兩人本來是老同學,又萬般巧合地撞在一起住到了同一屋檐下。

  • 中文名稱
    愛上朱大海
  • 製片地區
    中國大陸
  • 導演
    沈濤
  • 編劇
    程然,鄧景異
  • 主演
    韓兆, 金巧巧, 謝娜, 徐熙顏, 苗海忠, 馬曉靜, 李琦, 黃曉娟
  • 集數
    3

演員表

劇照劇照

主要演員:韓兆 飾 朱大海謝娜 飾 駱春曉

徐熙顏 飾 林艷苗海忠 飾 周文墨

金巧巧 飾 果果馬曉靜 飾 苗苗

李琦 飾 朱父黃曉娟 飾 朱母

汪洋 飾 老胡張博 飾 趙劍

趙一穗 飾 阿龍英壯 飾 胡主編

句號 飾 陳主編

概述

愛上朱大海

馬上要到自己本命年的健身教練朱大海在年前終于追到了漂亮的女導遊林艷,正當他滿心歡喜地準備帶著林艷見父母的時候,大學同學駱春曉突然闖入他的生活,剛剛被報社炒了魷魚的春曉因為借酒澆愁,被幫忙的朱大海接回自己家暫住,但事不湊巧,著急兒子婚事的朱家父母、和上門檢閱家裏裝修的林艷都先後與春曉狹路相逢,鬧出了笑話,更鬧出了誤會。 林艷在帶團旅遊時,邂逅了一直難以忘懷的前男友周文墨,周文墨重新追求她,令她左右為難。朱大海發現後,忍痛和林艷分手,駱春曉誤以為朱大海失戀,自己難辭其咎,一次偶然,她發現周文墨似乎已有妻室,她偷拍了照片給朱大海,想以此令林艷回心轉意。孰料朱大海卻不齒她的偷拍行為,斥責了她。這讓駱春曉十分難堪。

原本暗生情愫的朱大海和駱春曉陰差陽錯地總是不能表達出自己的心聲,以至于二人越走越遠。就在這時,不能原諒周文墨的林艷又重新來找朱大海和好,而這一幕卻讓春曉看了個滿眼。連跟著朱大海做健身的歌星果果也半真半假地向大海表達愛意,這令已經愛上春曉的“豬八戒”——朱大海從無人問津的境地突然變成了美女爭搶的香餑餑。

朱大海該何去何從?

新年的鍾聲響起時,他會帶哪一個女孩回家團圓呢

角色簡介

愛上朱大海

朱大海:健身教練,運動員出身的大海憨厚、直爽,對生活要求不高。外表強悍但心卻很軟,還有些婆婆媽媽的絮叨,老把自己的專業知識帶到生活中去,鬧了不少笑話。因為平凡,他失去了美麗的新娘,因為善良,他得到了真正的愛情。同時,在他身上還體現著一種小人物對生活的豁達。 駱春曉:房客,朱大海的國中同學,辭職從老家來北京創天下。雖然工作是小報的娛樂記者,但內裏卻有顆詩人的心,也正因此,在八卦新聞的炮製上她總是不能讓領導滿意。她在北京打拼得很艱難,在走投無路的時候不得不“賴上”了心軟的老同學朱大海。沒想到,卻引發了一場感情風暴…… 她身上有一種為了自己的夢想與命運抗爭的精神。

林艷:朱大海女友,艷子是一個心高氣傲的美麗女人,可是種種的感情挫折讓她對找一個條件優秀的好男人失去了信心。因而接受了深愛她,但各方面平平的朱大海的求婚。但在她內心深處,她其實並不甘心,因此,當以前的男友周文墨出現在她面前時,她立刻就動搖了……

周文墨:林前男友,實業家,海歸。事業有成的周文墨婚姻卻很不幸,出于責任,離婚後他還時常接濟前妻和孩子。與林艷的重逢讓他興奮,為了不失去機會,他隱瞞了自己的婚史,造成後來的一系列風波。

果果:歌星。朱大海的客戶,在耀眼的外表下,內心卻很寂寞,沒有真正的朋友,朱大海的爽朗率真讓她體會到早已失去的人與人的親近感與安全感,因此對他頗有好感。雖然老實巴交的朱大海在她的誘惑面前退縮了,但兩人還是成了很好的朋友。

愛上朱大海

朱母:退休,為兒子的婚事操碎了心,有些絮叨,但又有些料事如神,在家裏,儼然她說了算。 朱父:退休,平日裏喜歡種花,非常耐心,是老伴的幫腔者,但經常冷不丁發表兩句直指人心的判斷。

老胡:豆漿店老板,胖子,與朱大海相比,更是老大難。對所有跟結婚、相對象的事情都非常有興趣,插科打諢,又對朋友非常義氣,常在朱大海走投無路的時候收留他。

次要人物:

苗苗:林艷的同事。年紀小一些,對朱大海印象不錯

趙劍、阿龍:朱大海的朋友

胡主編:娛樂雜志<佳人>的主編,胖,謝頂,形象誇張(鞏漢林句號,候耀華)

陳老師:報社主編,瘦,戴眼鏡,跟胡主編的外形有呼應,形成反諷效果

方阿姨:朱大海小時候的鄰居

寶寶:胖丫頭,方阿姨的女兒,被朱媽媽請來給朱大海相對象的女孩子(芙蓉姐姐)

分集介紹

愛上朱大海

第一集 健身教練朱大海在過年前鼓起勇氣向美麗的女友林艷求婚,沒想到林艷竟答應了。這讓他有些喜出望外。要知道在這之前,心虛的他甚至從來沒有跟父母提過自己有女朋友這件事。朱大海當即向父母報告了這個好訊息,並請來人馬把自己的房子重新布置了一番,想給林艷一個驚喜。

林艷的同事奇怪心高氣傲的林艷會選擇條件一般的大海,林艷無奈地表示有一定經濟實力且未婚的好男人現在實在是太少了,自己對找到這樣的珍稀動物已經完全失去了信心。

娛記駱春曉拖著個行李箱來到酒吧,遭到服務生的阻攔。駱春曉拿著鈔票說,來買醉,也不讓進嗎?服務生把她的大箱子放到吧台下面,咋舌地看著駱春曉胡亂地喝酒。就在剛才,駱春曉因不願意屈從主編的虛假創意,跟主編大吵一場後,她從原來的報社憤而出走,也從報社的集體宿舍裏搬了出來。她在酒吧裏越喝越多,越想越生氣。而酒吧的另一側一直有一幫人喧鬧不休,令她更加煩惱。駱春曉拎著酒瓶走過來,她喝問那幫喝點酒就胡鬧的男子們懂不懂得什麽叫做優雅!大家都傻眼了——因為這個獨自買醉,並且已經酒醉醺醺的女孩實在是最不適合來談什麽優雅!這幫喧鬧的男人們正是朱大海和他的幾個死黨朋友,有賣保險的趙劍,有經營服裝店的阿龍,還有做連鎖豆漿店的老胡。朱大海求婚成功,喜不自勝,正跟這兒慶祝呢。駱春曉的攪局非但沒讓大海難堪,反倒令他發出一聲驚喜的呼喊——駱春曉是他大學時候的同學!

畢業以後,他們就再沒見過!朱大海的熱情寒暄與駱春曉的黯然神傷形成了鮮明對比。駱春曉不願意在老同學面前暴露自己目前的倒酶處境,她推說要去洗手間開溜。

朱大海笑呵呵地回來跟哥兒幾個海吹,大家打趣他現在看來走桃花運,連漂亮的女同學都遍地遭遇。朱大海滿不在乎地說她漂亮嗎?在學校她可是個醜小鴨啊!趙劍說朱大海真是有了美女老婆了,連漂亮的女同學都入不了他的眼了。老胡也開玩笑說你看不上一會兒介紹給我!朱大海笑嘻嘻地滿口答應。沒等他們去找春曉,酒吧裏已經亂成一團。

駱春曉喝高了,賴在洗手間的地上死活不出來,令酒吧裏內急的一幹女同胞們在門口怨聲載道。唯一跟她說過話的朱大海頓時成了眾矢之的,莫名其妙的朱大海在民眾的鄙夷下不得已為駱春曉買單,並把她扛在肩上,一路聽著她的胡話回家。不用說,朱大海為自己和林艷精心打造的新房被女醉鬼春曉攪了個天翻地覆。

第二天,仿佛沒事兒人一般的駱春曉絲毫不領情,反而質疑朱大海有沒有趁機揩油,讓自己酒後失身,她適時地回憶起以前兩人在大學時朱大海似乎有一次在晚自習後跟蹤自己,主觀地認定朱大海早就對自己圖謀不軌,如今有了這樣的機會,當然不會錯過。面對駱春曉的伶牙俐齒,朱大海徹底蒙了,他笨嘴拙舌地央告駱春曉趕緊走人,在駱春曉還沒來得及 傾吐自身遭遇的時候,他狼狽而逃。

朱大海的父母住在城的另一頭,他們對兒子報告的結婚喜訊感到很突然,老太太不放心,跑到兒子的住所偵察,卻意外地發現了正在房中忙得不亦樂乎的駱春曉,他們誤以為她是兒子的女友,歡欣鼓舞地套春曉的話。完全蒙在鼓裏的春曉也不知道這二位是誰,結果他們雞同鴨講了半天,二老頗滿意地走了,春曉卻莫名其妙。

愛上朱大海

朱大海是某健康會所的教練,在他名下,有進行鍛煉的歌星果果。果果很喜歡朱大海憨厚豪爽的性格,相比于娛樂圈的復雜,她覺得朱大海簡直是太可愛了。她時不時地撩撥朱大海,面對果果的玩笑,老實巴交的朱大海害怕了,他一頭扎進遊泳池裏,折騰了七八個來回,筋疲力盡後,他靠在池邊,仰天長嘆:這些女人都是怎麽了?! 春曉打了一圈電話,沒有合適的地方讓自己借住,但她還是收拾好自己的東西,準備離去。她開啟窗戶,外面的車水馬龍的喧嘩撲面而來,她卻突然不知該何去何從。

白天黑夜都飽受折磨的朱大海強打起精神去機場接機。他擔心駱春曉還沒走,就往自己家裏打電話,電話響了很久,都沒有人接,他放心地掛了電話。孰料那邊,春曉在陽台上聽耳機,重金屬搖滾令她激情四射地在陽台上舞蹈,似乎這樣才能令她的孤單有了發泄的出口,鈴聲雖大作,她卻渾然不覺。

朱大海接上林艷,邀請她來自己家,一路上賣盡了關子,林艷好奇心被吊得足足的。可是當朱大海開啟門,他發現了身穿浴袍的駱春曉!!他倒吸了一口冷氣,將還沒看到這一切的林艷推出了房間。林艷很奇怪,堅持要看房,朱大海絞盡腦汁地阻止。朱大海想了很多辦法來轉移林艷的註意力,但林艷都拆穿了他。在這個危急時刻,林艷公司的電話響起,她接到臨時任務,由于工作要緊,這才解圍。但林艷對朱大海的故弄玄虛非常反感,朱大海賠盡笑臉才躲過這一關。

被女友數落了一通的朱大海回到家,對一臉無辜的駱春曉暴跳如雷,準備冒著被告“強奸”的危險將她掃地出門。沒想到早晨像個潑婦似的駱春曉這時卻又表現得像童話裏那個賣火柴的小女孩一樣可憐,她十分無助地將自己大學畢業後的遭遇悉數道來——因為不甘心在江南的小城市裏終老,她辭職來到北京打拼,誰知喜愛文學的她卻四處碰壁,現在連僅有的飯碗都丟了,一時還沒有去處,希望朱大海同志看在老同學的面子上,幫人幫到底,支持一把,她一定抓緊時間找到落腳處。在敘述自己的遭遇時,駱春曉把自己當娛記的事實隱瞞了。朱大海雖然非常明白請神容易送神難的道理,但面對駱春曉的催淚彈,他毫無辦法。他告訴駱春曉,這次女友要走一周的時間,希望一周之後,她能實踐諾言。駱春曉可憐巴巴地點頭答應了,她那神情又令大海頗為不忍。

駱春曉去面試,她面對主編,胡吹海侃,超常發揮,令主編甚為欣賞。春曉見縫插針地問,如果自己能來這個八卦雜志工作,是否能解決宿舍?主編搖頭,空說了一番勵志的話,讓駱春曉頗失望。

朱大海賴在哥們兒老胡的豆漿店不走,老胡挖苦大海說,你也不能見天地在我這兒吃喝賒帳啊。朱大海訴苦說,那天酒吧裏遭遇的漂亮女同學現在借住在自個兒的蝸居裏,不方便太早回去。老胡來了精神,說你那兒不方便,我這兒方便得很呀!!!朱大海看著老胡那麽不正經,又對駱春曉這樣的孤身女子產生了擔心。

愛上朱大海

駱春曉找到了工作,但因為尚未解決住房,所以當朱大海關心她時,她繼續走悲情路線,說還未著落。朱大海信以為真。 林艷落地後,身邊突然出現了一個俊朗成熟的男士,她給朱大海打電話,謊說自己還要繼續飛,正帶隊練習腳踏車的朱大海反倒松了口氣,因為駱春曉還沒搬走。

駱春曉走馬上任,接受了主編的安排——採訪歌星果果。果果的日程排得非常滿,她的經紀人一再拒絕駱春曉的採訪。

俊朗男士是海歸實業家周文墨,他是林艷的初戀情人,也是林艷多年來心頭的傷,他們因當年周文墨出國發展而分道揚鑣,在這次飛行當中二人重逢,周希望與林艷重修舊好。得知周文墨這些年來一直沒有談婚論嫁,心中那最神聖的位置一直為自己留存,林艷動搖了。在林艷眼裏,成熟穩重的周文墨條件比朱大海好上太多,再次邂逅,也讓兩人似乎有說不完的共同話題。

為了完成任務,駱春曉跟蹤果果來到健身會所,碰上了朱大海。她的採訪要求被果果冷淡地拒絕了。而朱大海和駱春曉卻因此很意外地發現了對方從事的工作,春曉恍然大悟:怪不得覺得大海頗有點肌肉男的架勢,原來如此!她冷嘲熱諷了半天,而大海卻對春曉以一個文學女青年的身份當了狗仔隊深表同情。二人都對對方表示了嗤之以鼻的態度,而朱大海也趁勢給已經找到工作的春曉下了逐客令。

左右思量的林艷鼓足勇氣去找朱大海,門開了,一頭卷發器的駱春曉站在門口,兩人女人都愣住了。。。

愛上朱大海

第二集 突然的相遇讓駱春曉非常尷尬和慌亂,她使出渾身解數,終于讓林艷相信自己是朱大海的表妹。已經變心的林艷也沒興趣深究,她走了。

朱大海晚上回來,得知林艷來過,心裏非常著急,狠狠地沖駱春曉發脾氣。駱春曉完全沒有機會把完整的一句話講完過,就被朱大海斷章取義,粗魯地曲解了。朱大海跑了。

駱春曉坐在朱大海的家裏,覺得自己很愚蠢,也很孤單,死皮賴臉地賴在同學家,卻又被人凶。她拿出電話本,想著可以跟誰求助,但翻了一圈,都沒有找到可以托付和信賴的人。駱春曉癟了癟嘴巴,委屈地哭了。

朱大海給林艷打電話,林艷的手機卻關機了。朱大海忐忑不安地找到林艷的公寓,林艷的同事卻跟他說林艷不在。朱大海緊張極了,他以為林艷徹底生氣了,就站在樓下等林艷歸來。終于徘徊在外的林艷回來了。朱大海趕忙低聲下氣地致歉,他說那個駱春曉不是他表妹,是以前的同學,二人關系確實是清白的,但他車軲轆般的辯解卻讓人覺得有越描越黑之嫌。朱大海連珠炮般的解釋令幾次話到嘴邊的林艷欲言又止,終于林艷打斷了朱大海的肉麻表白,將她與周文墨的相遇和盤托出——林艷多年以前的戀人周文墨從海外歸來,乘坐的正是林艷飛回來的這次航班,她征詢朱大海的意見,朱大海仿佛當眾吃了一個桌球,實在是噎得夠嗆。

朱大海啞巴吃黃連,倍感失落地回到家中,正碰上駱春曉在打包行李。他已經忘記自己先前對駱春曉的惡言惡語,驚訝地問駱春曉這是要幹什麽?駱春曉冷臉相對,說這不是你希望的嗎?你要結婚了,把我這個流浪的小女孩趕出去,現在我找到下家了,再也不會受你的氣了!朱大海聯想到自己被拋棄的遭遇,動了惻隱之心,他誠懇地挽留駱春曉,遭到駱春曉的拒絕。

入夜,朱大海、駱春曉在各自的房間裏睜著眼睛,輾轉反側。

愛上朱大海

第二天,駱春曉背著行囊出門,朱大海滿懷歉意地幫她背負,駱春曉卻不領情,她挖苦朱大海簡直就是裝樣子的大灰狼。就在他們等車的時候,駱春曉卻接到了新房東臨時變卦的電話,新房東要提高價格,駱春曉急得都要哭了,朱大海卻寬厚地表示自己這裏還歡迎她繼續住下去。駱春曉雖然奇怪于他的大發善心,但情勢所迫,隻好又留下。但嘴巴上還不讓人,說自己肯定會自覺離開的。朱大海嘴笨,也不說什麽。 朱大海想挽回和林艷的關系,他去找林艷,卻發現林艷象個初戀的女生一般,和周文墨去了遊樂園,他們兩個在遊樂園裏開心地旋轉,林艷誇張而幸福的喊叫,都讓悄悄看到這一幕的朱大海心中難過,林艷跟他在一起的時候從來沒有這樣高興過。朱大海黯然離開。

路上,朱大海接到父親的電話,說母親住院了,朱大海心急如焚地往城東趕,結果母親剛剛醒來,原來是頸椎病犯了。母親問他女友的事情,朱大海胡亂搪塞。母親告訴他,自己的年齡大了,不想看著兒子一直打光棍,她要求無論如何,過年一定要領著女朋友來家裏作客。

駱春曉因為採訪不力又遭到了主編的洗腦式教育,為了避免被辭退的慘劇重演,她給主編立下了軍令狀——一定要挖到果果的獨家新聞。

朱大海回到家,卻發現駱春曉突然對他阿諛奉承,甚至掌勺做了滿桌的飯菜請他的客。朱大海問駱春曉到底打什麽算盤,不要先來糖衣後來炮彈,駱春曉便懇求朱大海配合,是否能幫她聯系到果果的獨家採訪。朱大海心情不好地問自己憑什麽幫她?駱春曉馬大哈般地表示,自己也可以幫朱大海一個大忙,算是等價交換。朱大海靈機一動,問春曉能不能扮演自己的女朋友一次,隻為讓自己病中的母親舒心,並不當真。駱春曉這才知道朱大海和林艷之間出了些問題,她以為是因為那天林艷撞見自己的原因,很內疚,想幫朱大海去向林艷解釋。出于維護自己的大男人的面子,朱大海沒有告訴她真相,隻是大大咧咧地表示自己不在乎,而且他早就發現自己和林艷不適合了。

愛上朱大海

兩人成交以後,就忙著見了一次父母,不用說,這次經歷十分“驚險”,險些露了馬腳,但終獲圓滿。特別是駱春曉由于對朱大海心懷歉意,而且她本來就孝順,所以表現得象一個天底下最好的媳婦,哄得二老十分開心,還送了二老自己留的花種。她的表演讓朱大海都有些接受不了,他的幾次打岔都險些造成了他們表演的穿幫。事畢,春曉對朱大海的表現很不滿,覺得他邀請自己來扮演角色,可是他又不配合,幸好自己反應足夠機敏,才化險為夷。朱大海卻有些譏諷,覺得春曉似乎對于扮演他人女友還挺有興致,春曉聽出大海的弦外之音,兩個人一路吵吵鬧鬧。朱大海說不過刀子嘴駱春曉,他最後感嘆道:你要真是你自己扮演的這樣一個知書達理的女人那該多好啊! 在朱大海的安排下,駱春曉以朱大海女友的身份終于採訪到了果果,採訪之餘,果果羨慕她福氣好,能找到一個像朱大海這樣老實憨厚、溫柔而富有愛心的好男人,聯想到朱大海對自己的粗暴,春曉怎麽也無法把溫柔,有愛心這樣的詞與朱大海聯系起來。

兩次經歷之後,大海和春曉之間有了一絲微妙的變化,他們發現原來對方呈現在自己面前的並不是完整的樣子。而且,假扮男女朋友後,雙方在生活在同一屋檐下時感覺都有一點異樣。錯肩而過的尷尬,和沒話找話後的停頓,都讓他們各自有些猶疑。而春曉的善持家務也讓雜亂無章的家裏顯出一份溫馨。有些時候,大海都有點恍惚了,他似乎覺得其實這種踏踏實實的日子才是自己一直以來很渴望得到的。情愫,在不知不覺中已經暗自萌動。

駱春曉的採訪非常成功,她選取的點和猛料使得報紙賣到脫銷。主編和同事們對她另眼相看,新來的實習生還尊稱她為老師,甚至她還得到了一筆可觀的獎金。駱春曉非常高興,嚷嚷著要請朱大海吃飯。朱大海叫囂著一定要去一家體面的餐廳,吃一頓昂貴的晚宴。駱春曉一邊罵大海雞賊,一邊又豪氣沖天地定了酒店。

兩人要了一瓶酒,喝到酣處,兩人雖然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著漫無邊際的話題,但眼神中透露出來的卻都是情意。面對春曉的熱情,朱大海的口有點幹,老實巴交的他還無法承受這樣直截了當的愛!朱大海顧左右而言他,對于大海的退縮,春曉漸漸有些失望。這時,林艷攜周文墨也來到了這家餐廳。林艷發現了他們,很驚訝他們在一起,盡管如此,她還是走了過來,落落大方地與他們打招呼,並祝福他們。駱春曉正要解釋,但卻被要強的朱大海摁住,林艷卻似乎並不在意。駱春曉努力地想恢復剛才兩個人臭貧的氣氛,但朱大海卻已經心不在焉了,他提前告辭,匆匆出門,丟下春曉一個人在那裏,倍感失落。她覺得,自己有些自作多情了。

朱大海晚上沒有回家,他睡在老胡豆漿店的沙發裏。老胡問他到底是怎麽回事。他說自己的準新娘跟了別人,而自己現在又喜歡上那個大學裏漂亮的女同學。今天晚上,兩個女孩同時出現,他就糊塗了。老胡一聽,捶胸頓足地說為什麽我就遇不上這種好事兒啊?!他把自己的條件跟大海一一比較,得出結論就是朱大海是傻人痴福,否則怎麽也輪不著大海走桃花運。朱大海哭笑不得。老胡看著猶豫彷徨的朱大海,頗忿忿,他恨鐵不成鋼地把朱大海數落了一通,他鼓勵大海,愛一個女孩一定要說出口!

清晨,當鼓足勇氣、裝扮一新、手捧鮮花的朱大海興沖沖地回到家時,春曉卻蹤跡杳杳,春曉走了嗎?

愛上朱大海

第三集 駱春曉租到了新房子。

果果來幫她布置房間。那次採訪後,春曉和果果成了很好的朋友,兩個年齡相仿的女孩無話不談。果果一直以為春曉是大海的女友,但她獨自搬到租住的房子裏,令果果有些納悶。果果關心地詢問,是不是和大海鬧別扭了。春曉向果果坦承自己並非朱大海女朋友,隻是當時太想做果果的獨家新聞了,所以才托自己的老同學朱大海代為安排。春曉問果果會不會看不起自己,果果感嘆一行有一行的艱難,兩個人原有的誤會盡皆消除。

果果問春曉,有沒有喜歡過大海。春曉卻說,那不重要,因為在她看來,大海還深愛著林艷,而自己的出現隻不過是一時的替代。她唯一感到不安的就是自己也許是造成大海和林艷誤會的罪魁禍首。

駱春曉找到林艷,告訴她自己和朱大海之間是清白的。林艷覺得她莫名其妙,她告訴駱春曉,不管春曉和大海之間是不是清白的,對自己來說已經無關緊要了,因為她現在已經有了新的愛情,跟朱大海毫無關系了。周文墨這時來接林艷,駱春曉不依不饒地想把周文墨從林艷身邊趕走。林艷對她的胡攪蠻纏忍無可忍,接連打了110120,要把她送到精神病院去。

一個人在家裏喝悶酒的朱大海終于等到了回家的春曉,正當他因為春曉的回歸而高興時,春曉卻無精打採地,心虛地向朱大海致以最深的歉意,向他訴說自己今天的遭遇,為自己賴在他的屋子裏攪了他的良緣而道歉。朱大海的情緒一下又跌落到谷底,他有些失望,春曉回來並不是為了他。而隻是為了把自己摘清楚。大海有些灰心,他告訴春曉,她大可不必自責,因為林艷離開自己不是因為春曉,而是因為她確實愛上了別人。春曉愣住,想安慰他,卻不知從何說起。兩個人的表白總是差了那麽一點,而終于失之交臂。

大海問春曉現在的情況,春曉說自己已經找到了住處,一切都很好,兩個人突然變得客氣起來。春曉發現自己走後,大海的家又亂成一團,她說讓我再幫你收拾一次吧,大海婉拒,春曉卻不管,自己麻利地收拾起來,說算是對大海的感謝。大海看著春曉忙裏忙外,心裏很是傷感。他覺得自己象一個無人認領的孤兒,不知道該何去何從。春曉要告辭了,她看著大海的形單影隻也有些惻然,但她自嘲地以為,大海還是在想念著林艷。

駱春曉路遇周文墨,娛記的本性讓她暗中跟蹤上他,她驚訝地目睹了周文墨和一個女人的會面,而那個女人竟然還帶著個孩子!就在周文墨把孩子抱起來,女人靠在周文墨的肩頭看周文墨時,駱春曉立即拿出相機拍下了這一幕。

朱大海家,春曉得意地在電腦上顯示出相機裏的圖片,朱大海驚訝地問她此舉何來,駱春曉說,你可以拿著這個去把你深愛的姑娘追回來了!令駱春曉始料不及的是,朱大海非但沒有感激她,反倒斥責她的“狗仔隊”本性,認為即便周文墨有隱瞞甚至欺騙林艷的可能,但駱春曉的行為也是侵犯了別人的隱私,二者皆為他所不齒!駱春曉剛開始還爭辯,覺得自己一心為朱大海重新贏得林艷的愛而奔波,雖然手段有不妥之處,但出發點還是為了他們好。朱大海毫不領情,諷刺駱春曉居然還聲稱自己懷揣文學夢,長期隨波逐流地採訪明星,捧別人的臭腳,跟在別人的影子裏亦步亦趨,最後連自己都習慣了,還怎麽去完成文學夢!朱大海的話戳到了春曉的痛處,她驚呆了,很受傷害,連包都沒有拿,就跑了。

駱春曉從朱大海的房子裏跑出來的時候,卻迎面碰上了吳父。原來,春曉給吳父的花種長了起來,但花兒卻出了點小問題,老人正想來問問應該怎樣修整。春曉出于好心,她跟著吳父去解決問題,

愛上朱大海

朱大海看到春曉走了,突然有些後悔。包還在桌子上放著,相機和筆記本都在裏面放著。朱大海覺得也許自己真的是太粗暴了。 在老人家裏,駱春曉暫時忘卻了不快,和他們談得非常投機。吳家父母以為春曉還是兒子的女朋友,給春曉拿出兒子的影集,講述朱大海的各種趣聞,老人對兒子的愛讓春曉一時無語,她也不便拆穿當初的謊言。臨走時,兩個老人給她帶了很多東西,說他們的新家用得著。駱春曉哭笑不得地拿著一大堆日用品出門。她雖然非常不想再去朱大海家,但這麽多東西必須原物奉送,所以她硬著頭皮又趕往大海那裏。

朱大海孤獨地吃著送上門來的外賣。這時,門鈴響,竟然是梨花帶雨的林艷歸來。林艷說周文墨已經向她坦白了曾有家室,並有孩子的婚史,覺得自己被蒙蔽了。朱大海卻說不出什麽安慰的話來,正當林艷撲在他懷裏傾訴的時候,駱春曉帶著吳家父母送的大包小包回來了。他們都非常尷尬。林艷看到駱春曉帶回來的東西,幽幽地說原來自己真的成了多餘的人,而駱春曉猛解釋自己是多餘的人,她把給朱大海的東西放下,馬上就出門走了。朱大海喊了一聲,春曉!他想追上去,但林艷卻拉住了他。

林艷重新回到朱大海的身邊,但朱大海卻變得有些心不在焉。林艷要帶團飛走了,她跟朱大海撒嬌,朱大海的態度不復以往的熱烈,他敷衍著,打不起精神。他回到父母家,聽到

父母對駱春曉的誇獎,心裏不是滋味。母親說,春曉是外地人,如果今年過年她不回老家,就接過來一起過年吧。

朱大海沒有了春曉的蹤跡,春曉的手機也換了。他突然意識到自己似乎有點惦記這個女孩了。他背著春曉拉在他家裏的包,在街上買了很多春曉供職的報紙,翻看著報社地址,當他找到位于半地下室的報社時,才知道春曉已經辭職了。

林艷歸來後,朱大海沒有來接她,相反,等候的是周文墨。

周文墨跟林艷剖白自己的心跡,告訴她自己真的愛她,對過去的那段婚姻,唯有盡為人父的責任。隻是因為怕傷害林艷,所以才會隱瞞,林艷忍不住掉淚了,她說為什麽自己和周文墨的相遇,不是相見恨早,就是相見恨晚,愛,總是出現得不是時候。周文墨爭取道,我們總是錯過,這一次,如果你願意接受已經不是那麽完美的我,請不要錯過,林艷終于和周文墨冰釋前嫌。

朱大海再次和林艷面對時,兩個人都已經釋然。他們知道,勉強的愛不是真愛,兩個人互道珍重。

朱大海希望找到春曉的蛛絲馬跡,在春曉的包裏,朱大海發現了春曉悄悄寫的詩集,每一首詩歌都是那麽地打動人心,朱大海覺得自己以前對春曉的寫作能力的鄙薄一定對春曉造成了極大的傷害。他有些追悔莫及。

愛上朱大海

朋友們的聚會,哥們之間的插科打諢都讓他振作不起來。老胡說,桃花運有時候也會走背字,把握得好,就是愛情,把握得不好,就成冤家。大家幫他分析著,但朱大海卻覺得自己象個局外人。 父母來看朱大海,朱大海終于說了實情,春曉不是他的女朋友,隻是他的房客,不會有女朋友來家裏過年了。父母安慰著他。

應果果邀請,朱大海到果果家裏來幫她做健身器械的規整。果果試探著他,他緊張起來,以為果果又要發花痴了,其實果果隻是想為春曉說話。兩人言不對機,鬧出許多笑話。朱大海忍不住說出自己其實愛上了一個女孩,但是因為沒有好好把握,結果讓她從自己身邊溜走了,他說了很多細節,那都是他和春曉共同擁有的。而另一個房間裏,偷聽的春曉已是淚流滿面。正在朱大海黯然神傷的時候,果果把淚人一樣的春曉拉了出來。朱大海怔住,突如其來的驚喜使他的眼淚忍不住落了下來,春曉用手指輕輕擦去他的淚水。朱大海哽咽地說,你為什麽會在這兒?為什麽現在才出來?你知道我等得多苦嗎?春曉說,就得讓你多等一會兒,看你以後還敢不敢對我凶?還敢不敢趕我走?朱大海再也忍不住,緊緊地把春曉抱到懷裏,語無倫次地:不敢了,我再也不趕了,以後,我不許你走!一旁,果果也落下了欣慰的眼淚!

除夕到了,朱大海一家人其樂融融地包餃子,朱大海手裏包著餃子,臉上沾著面粉,春曉體貼地給他擦,父母看著兩個孩子喜笑顏開,這時門鈴響了,朱大海去開門,門口站著笑意盈盈的果果、林艷、周文墨和他的那幫朋友們!大家一涌而入,給老人拜年,劇組的人們也涌了上來,給全國觀眾拜年……

媒體報道

愛上朱大海

《愛上朱大海》賀歲搶第一 謝娜韓兆結歡喜冤家

電視劇<愛上朱大海>已經打響了賀歲劇的第一炮。10月10日,《愛上朱大海》劇組在北京舉行了開機新聞發布會,該劇由著名影視演員及主持人謝娜(blog)、演員兼央視語言類節目策劃韓兆主演,眾多笑星及影視演員傾力加盟演出,共同為2007年春節的電視熒屏獻上一道美味的賀歲大餐。 愛情喜劇曲折而充滿溫馨

<愛上朱大海>講述的是一段陰錯陽差、曲折而又充滿溫情的愛情故事,輕松明快,笑料十足。憨厚、直爽的健身教練朱大海(韓兆飾)結婚有點老大難,風風火火的小報記者駱春曉(blog)(謝娜飾)運氣實在有點差。兩人本來是老同學,又萬般巧合的撞在一起住到了同一屋檐下。太多的巧合雖然是緣分,但也會造成很多誤會,由此一出出輕松幽默的笑料就開始上演。不過不管是愛情三角,還是啼笑因緣,都充滿溫馨,最後以皆大歡喜賀歲新春……

明星大集合各色群星匯

當紅娛樂主持人謝娜扮演莽撞可愛的“娛樂記者”駱春曉,曾主演喜劇<楊光的幸福生活>、擔任<夢想劇場>和過節七天樂策劃的影視演員韓兆出演好人朱大海。除了兩位主演外,該劇的賀歲明星陣容還包括著名影視演員及小品相聲明星,李琦英壯句號、汪洋(blog)、金巧巧(blog)、黃曉娟徐熙顏(blog)、苗海忠、張博(blog)、趙一穗等人出演劇中的各色人物,捧出多樣笑料,讓這部賀歲劇《愛上朱大海》的明星味道十足。

據了解,《愛上朱大海》將拍成三集電視連續劇,在2007年春節檔期播出,同時還將精剪出一部同名電視電影,為喜歡電影的觀眾朋友同樣送上一部賀歲好戲。

精彩劇照

愛上朱大海

愛上朱大海

愛上朱大海

愛上朱大海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