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識流

意識流

"意識流",美國機能主義心理學家先驅詹姆斯創造出意識流(stream of consciousness)這個詞,用來表示意識的流動特徵:個體的經驗意識是一個統一的整體,但是意識的內容是不斷變化的,從來不會靜止不動。意識流文學是泛指註重描繪人物意識流動狀態的文學作品。是在1918年梅·辛克萊評論英國陶羅賽·瑞恰生的小說《旅程》時引入文學界的。意識流文學是現代主義文學的重要分支,主要成就局限在小說領域,在戲劇、詩歌中也有表現。

  • 中文名稱
    意識流
  • 作用
    表示意識的流動特徵
  • 源于
    心理學
  • 創作者
    詹姆斯

基本介紹

意識流文學泛指註重描繪人物意識流動狀態的文學作品。

“意識流”一詞是心理學辭彙,是在1918年梅·辛克萊評論英國陶羅賽·瑞恰生的小說《旅程》時引入文學界的。

意識流文學是現代主義文學的重要分支,主要成就局限在小說領域,在戲劇、詩歌中也有表現。      

意識流是一種心理學的辭彙,它是19世紀由美國實用主義哲學創始人、心理學家威廉·詹姆斯創造的,指人的意識活動持續流動的性質。他在1884年發表的《論內省  意識流心理學所忽略的幾個問題》一文中,認為人類的思維活動是一股切不開、斬不斷的“流水”。他說:“意識並不是片斷的連線,而是不斷流動著的。用一條‘河’或者一股‘流水’的比喻來表達它是最自然的了。此後,我們再說起它的時候,就把它叫做思想流、意識流或者主觀生活之流吧。”後來,他又在《心理學原理》(1890)一書的第九章中加以詳盡的闡發。

詹姆斯提出的“意識流”概念,強調了思維的不間斷性,即沒有“空白”,始終在“流動”;也強調其逾時間性和超空間性,即不受時間和空間的束縛,因為意識是一種不受客觀現實製約的純主觀的東西,它能使感覺中的現在與過去不可分割。這一概念及其內涵的思想直接影響了文學家,並被他們借用、借鏡,從而進入文學領域,作用于作家的創作,從而導致“意識流”文學的產生。

實際上,詹姆斯的心理學理論並非意識流文學產生的唯一誘因。與其他現代主義文學流派產生的因由相同,它也是在20世紀西方資本主義高度發展的情況下,在新的經濟結構體系中,人對自我重新定位後被開掘出的—片文學新領地。

詳細介紹

意識流是作家和批評家慣用的容易引起誤解的術語之一。它之所以會引起誤解是因為它聽起來很具體而用起來卻像“浪漫主義”、“象征主義”和“超現實主義”一樣變化無窮--甚至含糊不清。確切地說,意識流是心理學家們使用的一個短語。它是19世紀由美國實用主義哲學創始人、心理學家威廉·詹姆斯創造的,指人的意識活動持續流動的性質。他在1884年發表的《論內省心理學所忽略的幾個問題》一文中,認為人類的思維活動是一股切不開、斬不斷的“流水”。他說:“意識並不是片斷的連線,而是不斷流動著的。用一條‘河’或者一股‘流水’的比喻來表達它是最自然的了。此後,我們再說起它的時候,就把它叫做思想流、意識流或者主觀生活之流吧。”後來,他又在《心理學原理》(1890)一書的第九章中加以詳盡的闡發。

意識流

詹姆斯提出的“意識流”概念,強調了思維的不間斷性,即沒有“空白”,始終在“流動”;也強調其逾時間性和超空間性,即不受時間和空間的束縛,因為意識是一種不受客觀現實製約的純主觀的東西,它能使感覺中的現在與過去不可分割。這一概念及其內涵的思想直接影響了文學家,並被他們借用、借鏡,從而進入文學領域,作用于作家的創作,從而導致“意識流”文學的產生。

實際上,詹姆斯的心理學理論並非意識流文學產生的唯一誘因。與其他現代主義文學流派產生的因由相同,它也是在20世紀西方資本主義高度發展的情況下,在新的經濟結構體系中,人對自我重新定位後被開掘出的—片文學新領地。

在這種社會背景下流行開來的西方非理性哲學和現代心理學又為意識流文學創作提供了理論依據。法國哲學家柏格森(1859~1941)非理性主義強調直覺是認識世界本體的唯一根據。他認為,世界的本體是“生命沖動”,即“意識的綿延”。隻有它才是宇宙運轉的唯一動力,客觀萬物無非其外在表現形式而已。因此,靠理性分析永遠不能把握世界的本質,隻有依靠直覺才能獲得實在的知識,才能認識世界和解決社會的一切問題。在他看來,潛意識應該成為文學的表現對象,作家必須深入到人的內心世界、甚至潛意識領域中去,把握理性不能提供的東西;打破傳統的時間觀念,按照“心理時間”結構作品。另一位深刻影響現代主義文學、尤其是意識流文學的理論家是奧地利心理學家弗洛伊德(1856~1939),他對潛意識和無意識的充分肯定無疑為意識流文學創作思想張目。他的精神分析學說中關于潛意識和無意識的理論,意在反撥“人是理性動物”的傳統觀念。認為潛意識乃至無意識是人的生命力和意識活動的基礎,人的行為動機出自人的本能沖動;人類的本能沖動經常受到社會規範及理性良知的束縛,使人充滿矛盾。作家的創作活動就是沖破理性,發揮本能沖動的過程,借此釋放受到扼製的本能(力比多)。

意識流這一術語用于描述心理過程時顯然是極其有用的,因為作為一個修辭用語它具有雙重的比喻意義,就是說,"意識"這個詞和"流"這個詞都具有比喻的意義。這一思想為小說家運用意識流手法來展示人的內心世界,並通過展示人物的意識活動來完成小說敘事提高了理論依據。小說中的意識流,是指小說敘事過程對于人物持續流動的意識過程的模仿。具體說來,也就是以人物的意識活動為結構中心,圍繞人物表面看來似乎是隨機產生,且邏輯松散的意識中心,將人物的觀察、回憶、聯想的全部場景與人物的感覺、思想、情緒、願望等,交織疊合在一起加以展示,以"原樣"準確地描摹人物的意識流動過程。西方現代小說史上,如馬塞爾·普魯斯特、詹姆斯·喬伊斯、弗吉尼亞·伍爾芙、威廉·福克納等,都以成功地運用意識流而聞名于世。

相關介紹

意識流文學的創作高峰期基本上集中于20世紀二三十年代。關于它是一種文學流派還是一種創作方法的問題,長期以來頗多爭論。實際上,它難以算作一種嚴格意義上的文學流派,一方面因為被公認的意識流作家之間在創作上沒有溝通,沒有發表宣言闡述共同的宗旨,也未形成具體的組織;另一方面,意識流文學發展的時間較長,早在19世紀末,這種方法就在文學創作中得到運用,而整個二十世紀世界各國不同時期仍有意識流文學作品出現。這種情況是“文學流派”的概念難以涵蓋的。

盡管意識流作家在創作思想和藝術風格上表現出很大的差異,如普魯斯特能借助“本能的回憶”,向往著一種神奇的力量從潛意識中喚起從前的光明畫面,留住幸福和快樂;喬伊斯則熱衷于表現人的罪惡和獸性,描繪意識活動中充滿黑暗和盲目的混亂畫畫;福克納的意識流作品與美國南方社會的現存狀況息息相關;而伍爾芙的意識流小說則具有濃鬱的精神幻想和傾向。但意識流作家們在創作中仍表現出一系列根本性的共同特征。

首先,在表現對象方面,意識流文學脫離傳統現實主義文學反映現實生活,描寫真切可信的典型人物形象的規範,完全面向自我,重在表現人的下意識、潛意識乃至無意識的內心世界。在意識流作家看來,現實主義和自然主義僅僅反映了外在的現實和表面的真實,而這個外部世界並不真實,真正的真實隻存在于人的內心主觀世界。因此,作家應把創作重心放在對人的精神世界的描繪上,寫出人內在的真實。從這一文學觀念出發,意識流作家把創作視點由“外”轉向“內”,小說中的人物心理和意識活動不再是一種描寫方法,不再附著于小說情節之上成為達到某種藝術效果的手段,而是作為具有獨立意義的表現對象出現在作品中。意識活動幾乎成為作品的全部內容,而情節則極度淡化,退隱在小說語言的帷幕後面。福克納《喧嘩與騷動》中的四個部分——班吉的部分、昆丁的部分、傑生的部分及迪爾西的部分均由不同人物的紛繁復雜、理性與非理性相混的意識流動構成小說的基本內容。

因為意識流文學重在表現人的意識領域,所以作家的敘事角度與傳統文學相比也發生改變,意識流小說的敘述焦點已由外部描寫徹底轉向內心活動的呈現,即人物的意識流動過程的直接呈現。按照法國敘述學家日奈特《敘事話語》中沿襲韋勒克和沃倫創用的“敘述聚焦”一詞劃分出的“零聚焦”、“內聚焦”與“外聚焦”等幾大類來看,意識流文學多選擇“內聚焦”的敘述角度。內聚焦的意思是敘述者與人物知道的一樣多。小說所展示的僅僅是某個人物或某些人物的所思所想、所見所聞,全然不同于傳統現實主義小說中敘述者全知全能、無所不在的“零聚焦”方式。採用內聚焦的敘述者必須跟著人物走,小說世界的廣闊與否全憑人物槐視覺來定。人物視點消失,所敘事物的有序性也應中斷。例如,福克納在《喧嘩與騷動》第二章“昆丁的部分”中,就以昆丁敘述突然中斷來表明他的自殺身亡。

其次,意識流文學不按照客觀現即時空順序或事件發展過程結構作品,而根據意識活動的邏輯、按照意識的流程安排小說的段落篇幅的先後次序,從而使小說的內容與形式相交融。人物意識滲透于作品的各個畫面中;起到了內在關聯作品結構的作用。

人的意識是復雜的,理性與非理性意識共存。其中有明確、完整的意識,也有朦朧、片段的意識;有言語層的意識,還有尚未形成語言的、即言語前階層的意識,等等。這些意識混雜在一起,交替出現,故而從中很難找出邏輯性軌跡。而時間顛倒、空間重疊也就成為意識世界常有的情形。意識流文學企圖如實展現人的意識流動,這就使作品的內容無法按照正常的時空順序一一展開,而是根據有別于“空間時間”的“心理時間”(柏格森語)表現意識的流程。福克納說:“我可以像上帝一樣,把這些人調來調去,不受空間的限製,也不受時間的限製。我拋開時間的限製,隨意調度書中的人物,結果非常成功,至少在我看來效果極好。”

這種“隨意調度”的本領得自于意識本身不受時空限製的特徵。《喧嘩與騷動》中班吉和昆丁的意識不斷跳躍,不存在現在、過去和未來的界限,書中內容在時間上顛倒混亂,作者對此不作解釋,也不交待,隻以變換字型或改換稱謂來提醒讀者。如小說第一章《1928年4月7日》“即班吉的部分”的一段:

我們順著柵欄,走到花園的柵欄旁,我們的影子落在柵欄上,在柵欄上,我的影子比勒斯特的高。我們來到缺口那兒,從那裏鑽了過去。

“等一等。”勒斯特說。‘你又掛在釘子上了。你就不能好好的鑽過去不讓衣服掛在釘子上嗎。”

凱蒂把我的衣服從釘子上解下來,我們鑽了過去。凱蒂說,毛萊舅舅關照了,不要讓任何人看見我們,咱們還是貓著腰吧。貓腰呀,班吉。像這樣,懂嗎。我們貓下了腰,穿過花園,花兒括著我們,沙沙直響。地綳綳硬。我們又從柵欄上翻過去,幾口豬在那兒嗅著聞著,發出了哼哼聲。凱蒂說,我猜它們準是在傷心,因為它們的一個伙伴今兒個給宰了。地綳綳硬,是給翻掘過的,有一大塊一大塊疙瘩。

把手插在兜裏,凱蒂說。不然會凍壞了。快過聖誕節了。你不想讓你的手凍壞吧,是嗎。

“外面太冷了。”威爾許說。“你不要出去了吧。”

(威爾許是康普生家的黑小廝,迪爾西的大兒子。前後有三個黑小廝服侍過班吉。1905年前是威爾許,1905年以後是迪爾西的小兒子T·P·威爾許,“當前”即1928年則是迪爾西的外孫勒斯特。福克納在小說中用不同的黑小廝來標明不同的時序。)

由于作家打破了傳統小說的條理和順序,重新組建時空秩序,如實地呈現了小說人物在感觀、刺激、記憶和聯想等作用下出現的那種紊亂的、多層次的立體感受和意識的動態,所以讀者能始終體驗作品人物所經歷的那個時刻——心理時間。喬伊斯《尤利西斯》最後一章描寫女主人公莫莉睡意艨朧的情態,其意識自由漂浮,模糊不清,最後完全消失。整段不使用標點符號,不斷句,顯示出意識流動的不間斷性.

意識流文字中所有的內容都是對主人公內心意識活動的忠實記敘,因此本質上可以認為一篇完整獨立的意識流文章屬于記敘文體裁,但由于其特殊的表述形式和較為高級的表述技巧,暗合形散神忌的散文特征,因此我們也可以把它當成散文來看待。意識流文字先天優勢讓它更適用于現代詩的寫作,以及短篇小說,長篇的意識流小說過于復雜,會加劇作品內容的理解難度,讓人感覺隱晦以及陰暗。目前的絕大部分意識流文學作品體裁都是小說,但實際上中國古詩中有非常多的意識流寫作手法的體現,而且很多宗教經典中也含有非常多的意識流寫作手法的體現。意識流文學由于過于晦澀強調無秩序,難以被大眾理解,所以無法成為通俗文學的主流。

常見技法

1、直接內心獨白 直接內心獨白是這樣一種獨白,在描寫這樣的獨白時既無作者介入其中,也無假設的聽眾,它可以將意識直接展示給讀者,而無需作者作為中介來向讀者說這說那,也就是說,作者連同他的那“他說”、“他想”之類的引導性詞句和他的那些解釋性論述都從書頁中消失了或近于消失了。

2、間接內心獨白間接內心獨白則以一位無所不知的作者在其間展示著一些未及于言表的素材,好像它們是直接從人物的意識中流出來的一樣;作者則通過評論和描述來為讀者閱讀獨白提供向導。

3、無所不知的描寫和戲劇性獨白 無所不知的描寫是有一位無所不知的作家介入描寫人物的精神內容和意識活動的過程中,通過運用傳統的敘事和描寫方法對這種意識進行描述。戲劇式獨白直接從人物到讀者,無須作者介入其間,但卻有一批假想的聽眾。它所表現的意識深度是有限的,也不象內心獨白那樣毫無保留。

代表作品

《追憶似水年華》

(A la recherche du temps perdu)(馬塞爾·普魯斯特 Marcel Proust)· 法國

是公認的意識流小說的代表作.摘抄如下:

我們把不可知給了名字,因而名字為我們提供了不可知的形象,同時,也給我們指明了一個實體,迫使我們把名字和實體統一起來,甚至我們可以動身去某個城市尋找一個為該城市所不能容納、但我們不再有權剝奪其名稱的靈魂。在這樣一個時代,名字不僅象寓意畫那樣使城市和河流有了個性,不僅使物質世界五光十色,絢麗多姿,而且使人類社會呈現出光怪陸離的畫面:每一個城堡、公館或宮殿,都有它們的女主人或仙女,正如森林有森林神,水域有水神一樣。有時候,仙女深深地隱藏在她的名字後面,受到我們想象力的滋養,隨著我們想象力的變化而變化。因此,盡管多少年來,德·蓋爾芒特夫人于我不過是一張幻燈片上或一塊彩繪玻璃窗上的圖像,但當完全不一樣的夢幻用急流濺射的泡沫把它弄濕了時,它也就開始失去光澤。

《牆上的斑點》

(弗吉尼亞·伍爾芙)· 英國

全文就是圍繞主人公在家看到自己的牆上的一個小黑點,引發了她對那個小黑點有關的她能想到的一切思緒。這些思緒雜亂,沒有傳統小說的故事情節,高潮部分等等。隻是主人公的一些想法和意識而已。最後發現那黑點其實是蝸牛。

代表作家

埃杜阿·杜雅爾丹

(1861~1949)

19世紀末,法國作家埃杜阿·杜雅爾丹發表了小說《被砍倒的月桂樹》。該作因始終運用“內心獨白”藝術手法,被後人視為意識流文學的先聲。進入20世紀後,意識流文學家們將意識流創作方法加以完備化並使之走向成熟。至20年代前後,意識流文學進入興盛時期。

馬塞爾·普魯斯特

(1871—1922)

意識流文學的奠基者是馬塞爾·普魯斯特。他是20世紀法國最偉大的小說家,意識流文學的先驅與大師。也是20世紀世界文學史上最偉大的小說家之一。1984年6月,法國《讀書》雜志公布了中 法國、西班牙、聯邦德國、英國、義大利王國報刊據讀者評選歐洲十名“最偉大作家”,所排名次,普魯斯特名列第六。

其代表作七卷本長篇小說《追憶似水年華》實踐了作者“主觀真實論”的藝術觀,是“單純型”意識流文學的範本。這部作品為意識流文學打下了發展的基礎。《追憶似水年華》是一部與傳統小說不同的長篇小說。全書以敘述者“我”為主體,將其所見所聞所思所感融合一體,既有對社會生活,人情世態的真實描寫,又是一份作者自我追求,自我認識的內心經歷的記錄。除敘事以外,還包含有大量的感想和議論。整部作品沒有中心人物,沒有完整的故事,沒有波瀾起伏,貫穿始終的情節線索。它大體以敘述者的生活經歷和內心活動為軸心,穿插描寫了大量的人物事件,猶如一棵枝丫交錯的大樹,可以說是在一部主要小說上派生著許多獨立成篇的其他小說,也可以說是一部交織著好幾個主題曲的巨大交響樂。

意識流

小說中的敘述者“我”是一個家境富裕而又體弱多病的青年,從小對書畫有特殊的愛好,曾經嘗試過文學創作,沒有成功。他經常出入巴黎的上層社會,頻繁往來于各茶會,舞會,招待會及其它時髦的社交場合,並鍾情于猶太富商的女兒吉爾伯特,但不久就失戀了。此外,他還到過家鄉貢柏萊小住,到過海濱勝地巴培克療養。他結識了另一位少女阿爾伯蒂,發現阿爾伯蒂患同性戀,便決心娶她為妻,以糾正她的變態心理。他把阿爾伯蒂禁閉在自己家中,阿爾伯蒂卻設法逃跑,于是,他多方打聽她,尋找她,後來得知阿爾伯蒂騎馬摔死。在悲痛中他認識到自己的稟賦是寫作,他所經歷的悲歡苦樂正是文學創作的材料,隻有文學創作才能把昔日失去的東西找回來。

在小說中,敘述者“我”的生活經歷並不佔全書的主要篇幅。作者通過故事套故事,故事與故事交叉重疊的方法,描寫了眾多的人物事件,展示了一幅19世紀與20世紀之交法國上流社會的生活圖景。這裏有姿色迷人,談吐高雅而又無聊庸俗的蓋爾芒夫人,有道德墮落,行為仇惡的變性人查琉斯男爵,有縱情聲色的浪蕩公子斯萬等等。此外,小說還描寫了一些于上流社會有關聯的作家,藝術家,他們大都生前落魄失意,而作品卻永世長存。小說還描寫了一些下層的勞動者。《追憶似水年華》這部長篇巨著通過上千個人物的活動,冷靜,真實,細致地再現了法國上流社會的生活習俗,人情世態。因此有些西方評論家把它與巴爾扎克的《人間喜劇》相提並論,稱之為“風流喜劇”。

《追憶似水年華》是一部有獨特風格的長篇小說,他不僅再現了客觀世界,同時也展現了敘述者的主觀世界,記錄了敘述者對客觀世界的內心感受。作者感興趣的不是敘述故事,交代情節和刻畫人物形象,而是抒發自己對某一問題的感想和分析。例如,敘述者參加了蓋爾芒公爵家的一次晚宴,這使他長期以來對貴族的種種幻想頓時破滅,他意識到過去對他有魅力的隻是名稱,而不是真實的世界。整部作品對外部世界的描述同敘述者對它的感受,思考,分析渾然一體,又互相引發,互相充實,從而形成了物從我出,物中有我,物我合一的藝術境界。

維吉尼亞·伍爾芙

(1882—1941)

英國小說家、批評家維吉尼亞·伍爾芙也是一位著名的意識流作家和意識流小說的奠基者。她在對一些意識流小說家的創作進行總結、借鏡的基礎上,豐富、發展了意識流文學的表現手法,並對它進行理論闡發。1919年,伍爾芙發表了第一部意識流小說《牆上的斑點》。作品通過一個婦女看到牆上一個模糊不清的斑點而引起無限聯想的意識流動過程,揭示人內在世界的豐富和易于變化。《達羅衛夫人》(1925)、《到燈塔去》(1927)是伍爾芙意識流小說的代表作。前者表現的是達羅衛夫人在家庭晚會上重見舊日戀人彼德並得知附近一患精神病的男子自殺後二人意識的跳躍紛呈;後者大量運用象征主義手法,表達的是作者對超越了功名恩怨的彼岸世界的向往盤,呈現給讀者的是人物的深層意識。

意識流

伍爾芙小說不註重表現事件、人物之間的關系,而把創作重心放在對人物思想感情流程的再現上,講究環境和景物描寫的印象效果。她的文筆富于音樂性,並運用音樂上的“曲式學”結構作品,給讀者以美感。

詹姆斯·喬伊斯

(1882—1941)

20世紀愛爾蘭最有影響力的小說家詹姆斯·喬伊斯(1882—1941)是意識流文學代表作家之一。他出身于都柏林的一個中產階級家庭,出生後家境漸衰。他很早就立志獻身文學事業,力圖通過創作實理其純客觀表現人內在真實的美學理想。1902年,喬伊斯赴巴黎學醫,其後一生不定時居住于歐洲多國,傾心于文學創作。

意識流

喬伊斯的作品始終未離開都柏林人和他們的生活。早期短篇小說集《都柏林人》(1914)由15個有共同主題的短篇小說組成,描寫都柏林中下層市民形色各異的生活,現實主義傾向鮮明。《一個藝術家青年時代的寫照》(1916)是喬伊斯思想藝術發展的轉捩點。作品中大量使用內心獨白、時空交錯、自由聯想等意識流文學常用的表現手法,揭示主人公從幼年到青年時代的內心世界。作者的筆觸已伸向主人公的潛意識領域。晚年創作的長篇小說《為芬尼根守靈》(1939)充滿寓言色彩,通篇採用夢囈語言,表現人類歷史中死亡與復活這一迴圈往復的中心主題,語言晦澀、新詞迭生,艱深難懂。

長篇小說《尤利西斯》(1922)歷時8年完成,是喬伊斯的代表作,也是意識流文學的代表作之一。它“套用”荷馬史詩《奧德修記》的架構,分為3章18部,在人物設計與情節安排上也與之相呼應。但作者卻把古希臘英雄尤利西斯(即奧德修)海上10年漂泊的神話,變成了現代普通人布盧姆一天內在都柏林街頭遊蕩的故事,以此暗示英雄時代的結束和當代普通人的命運悲劇。《尤利西斯》與傳統的現實主義小說迥然不同。它全方位運用意識流的表現手段,通過人物潛意識的流動,表現了現代西方人嚴重的精神危機。因此,小說被西方評論界奉為意識流的百科全書。作品沒有傳統小說中故事性極強的情節,隻是以布盧姆和斯蒂芬從1904年6月16日早上8點到次日凌晨2點這18小時內在都柏林的生活和內心活動為主要內容,把他們過去的經歷和精神生活納入其意識無秩序的流動中分別表現出來。而布盧姆的妻子莫莉在小說中大部分是通過他人視覺顯示出來的,直到篇尾才正面出現。作者以她躺在床上、在半睡半醒的狀態下的長篇內心獨白結束全作。他們的經歷不能構成完整有序的情節線索,事件的發生與時間的發展也無任何序列關聯,卻成為人物意識流動的一個又一個外在引源,帶出人物綿延不斷的薏識之流,而這種意識活動完全不同于傳統小說中有邏輯、有條理、在理牲支配下的心理描寫,而是不受時空限製、不受邏輯製約、具有極大跳躍性、隨意性和不連貫性的人的意識的本原狀態的展示。

作品的核心人物隻有3個,他們身上顯示出多層次的復雜矛盾的性格。某報館的廣告業務承攬人利奧波爾德·布盧姆庸碌、卑微,卻不乏忠厚、善良;他的妻子、稍有小名氣的莫莉耽于肉欲,但內心也渴望真情;私立中學歷史教師斯蒂芬·代達勒斯精神空虛,卻不肯放棄幻想。通過他們,喬伊斯逼真描繪出西方現代都市中人的真實形象,他們身上不再閃耀古代英雄的光彩,精神不再崇高,但仍固守著人性的精神家園。作者向人們展現了一幅現代人靈魂全景圖。與其他意識流作家的敘事方法比較,喬伊斯在《尤利西斯》中採用“交錯式”意識流的寫法,即各人所想與其他人不相幹,雖然有時出現重疊,卻是偶然造成,因為人物不需要共同面對同一件事。這種敘事方法,使小說內容更加分散,加之作品中“內心獨白”的大量運用,“自由聯想”的跨越性與隨意性極大,故而給讀者的閱讀和理解造成困難。

威廉·福克納

(1897~1962)

美國大作家威廉·福克納是意識流文學的又一傑出代表。福克納出生于美國南方密西西比州北部一個貴族庄園主世家。1926年在舍伍德·安德森的指導和幫助下發表第一部小說《士兵的報酬》。1929年其過渡性作品《薩托利斯》間世,開啓了作者終生為之奮鬥的“約克納帕塔法世系”小說的先河。福克納選取“約克納帕塔法”這個虛構小鎮上不同家族作為描寫對象,用他們的故事構成一部部小說,表現出美國南方社會近一個半世紀間的興衰變遷和各階層人物的榮辱浮沉。約克納帕塔法世系小說包括15部長篇和大量中短篇,其中重要作品如《我彌留之際》(1930)以多角度敘述方法和大量採用意識流手法創造了“關于人類忍受能力的一個原始的寓言”(邁克爾·米爾蓋特語);《八月之光》(1932)在三條平等發展的線索中重點描述了一個在社會上找不到自己位置的孤獨者裘·克裏斯默斯掙扎與毀滅的故事;《押沙龍,押沙龍!》(1936)通過幾個人的敘述與分析來表現庄園主托馬斯·薩德本的盛衰史。該作具有史詩結構和濃鬱的悲劇氣氛。福克納最有代表性的作品是長篇小說《喧嘩與騷動》(1929)。

意識流

《喧嘩與騷動》的故事背景是傑弗遜鎮。它描寫和表現了一個曾經顯赫、如今已走向沒落的家族——康普生家族後代的生活及精神世界。全書分四部分,分別截取康普生一家生活中的四個日子作標題,各部分又分別從白目班吉、他的哥哥昆丁和傑生的意識流動以及作者本人的敘述角度講述同一個故事,故事的中心點為康普生的女兒凱蒂的命運。南方世家大族的後代康普生和夫人精神頹喪,生活空虛,對孩子沒有溫暖、也沒有愛。女兒凱蒂熱情奔 放,與家庭難融。長大後不慎失身于一紈絝子弟,後因此導致婚姻悲劇,遭到遺棄,淪為妓女。凱蒂的弟弟班吉生來白目,對姐姐充滿依戀之情;凱蒂的哥哥昆丁對妹妹懷有亂倫的感情。覬蒂的失貞與出走,均對他們造成極大的精神打擊:班吉失去精神的唯一依靠,昆丁從小建立起的南方傳統價值觀遭到毀滅性打擊,最終選擇自殺之路。兄妹中隻有傑生與時代節奏合拍,自私自利,卑鄙無恥,對姐姐覬蒂嫉恨有加,尋找機會敲詐落難的姐姐和她的私生女。在這個環境中,隻有黑女僕迪爾西頭腦清醒,能理性地判斷是非;作者站在她的立場上審視各個人物,同時通過她也反映出勞動者忍辱負重、善良的品性。

福克納採用“復合式”意識流的表現手法,通過不同性格、不同遭際、不同品質的人物在不同的時間段內的意識流動來敘述同一個故事的始末,造成了一種意識復合流動的效果。其中雖有部分重復,卻毫無雷同之感,原因在于作者描寫的重心不在凱蒂母女墮落的故事本身,而是該事件在不同人的內心產生的影響及其導致的心靈變化。故事化為三個人物意識流程的有機組成部分,把讀者引入各種人物的內心世界。小說未按時序展開敘述,需要讀者在閱讀中參與創造,把事件的全過程拼裝完整,這說明表面顛倒混亂的時序下發生的故事有著內在的秩序。作品的敘述角度是由內向外的,敘述者頭腦思緒的不斷變化成為作品內容延展的主線。文中跳躍變幻的思緒不用清晰的文字作交待,而是採用諸如變換字型、口氣、稱謂等手段,需要讀者細心辨別。

喬伊斯·卡洛爾·歐茨

(1938~ )

喬伊斯·卡洛爾·歐茨,美國當代享有盛名的女作家,意識流小說在美國的又一代表人物。歐茨出生于美國紐約州北部布法羅市郊洛克波特的工人家庭裏。中學畢業後,她得到一筆獎金,進入錫拉丘茲大學學習文學,後又進入威斯康星大學,獲得碩士學位。大學畢業後,她先後在加拿大、美國等大學任教。

意識流

歐茨的文學創作大致可以分為兩個階段。60年代創作出版的長篇小說《童年》、《戰傈的隕落》(1964)、《人間樂園》(1967)等作品,基本是現實主義方法為主的。從70年代開始,歐茨逐步把較多的註意力放到了註重心理描寫,註重對潛意識的挖掘。有人說她後來是“心理現實主義”的作家,但大都把她歸入意識流小說的範疇。70年代以來,她創作的作品主要有長篇小說《任你擺布》(1973)、《刺客》(1975)、《查爾德伍德》(1976);短篇小說集《愛的輪回》(1970)、《婚姻與失節》(1972)、《女神及其他女人》(1974)、《餓鬼集》(1974)、《誘奸及其他故事》(1975)、《有毒的吻及其他》(1975)、《通過國境線》(1976)、《黑暗的一面》(1977)等。1973年出版的長篇小說《任你擺布》具有明顯的現代派色彩。此後,她進一步接受喬伊斯、福克納和弗洛伊德的影響,以圖探索一條新的小說創作道路。她1974年出版的《女神及其他女人》中有一個短篇小說,題為《關于鮑比·T案件》,可謂她在這方面的代表作。小說描寫一個19歲的黑人青年無故受到挑釁後進行自衛,結果被捕入獄的故事。小伙子在牢房裏關了19年。等他出獄時;已變成了一個膽小怕事的小老頭。作者認為造成這一悲劇的原因是美國社會的“集體無意識”,即認為個人的一部分潛意識思維是由種族、民族、家庭、時代、歷史等因素決定的。根深蒂固的種族歧視思想深深地埋藏在人們的潛意識中,支配著人們的行動,直接造成黑人青年悲劇的小姑娘弗蘭西絲等人並不是有意去挑釁,而是因為他們受到滲透在無意識裏的種族歧視觀念的支配,因而不自覺地給黑人青年帶來了一生的悲痛。小說明顯的模仿喬伊斯、福克納等人的意識流手法。在時空觀念上也接受了柏格森的學說的影響,但又沒有照抄照搬,而且有所創新。

相關動畫

《新世紀福音戰士》

由庵野秀明監督指導的這部動畫,是運用意識流的動畫裏最最經典傑出的一部了。其也是與其他意識流類動畫所截然相反的受歡迎。以至于時隔那麽多年之後,《EVA》又迎來了新劇場版。其實把它歸類為意識流動畫,也並不完全妥帖,但其動畫裏所運用的大量意識流手法,還是放入意識流之列。

《魂狩 / Soul Taker》

新房昭之所監督的這部動畫,因了其運用大量的意識流手法,在當時是頗受爭議實驗性動畫。它是與《EVA》一樣新意識,可其的影響程度和《EVA》比較起來,可真是天上地下。引用某位人士的評論說:[魂狩]從單個靜止畫面的著色構圖出發,連貫成動畫,營造出一個光怪陸離的世界。雖然超過劇情的要求,不過在一部卡通片裏看到不同于CG技術的視覺效果,反而有如觀賞後現代藝術畫,也算是酷上一把。

《柯賽特的肖像》

這部動畫同樣由新房昭之監督,是一部充滿歌特風的意識流動畫。故事講述的是在“香蘭堂”古董店打工的美術院學生倉橋永莉迷戀上“受詛咒的器皿”裏的少女柯賽特與其發生的事情。個人感覺這部三集的OVA動畫,相較《魂狩》來講,應該更受歡迎,雖然其整部動畫多是陰暗的場景和壓抑的畫面,但其流暢的意識流轉換,再加上歌特的華麗,使得整部動畫恐怖卻有一種美感。

《Lain / 玲音》

由中村隆太郎監督,小中千昭腳本,安倍吉俊台本的《Lain》也是實驗性質的意識流動畫,頗為經典。故事主要講述了虛擬的網路世界。動畫講述岩倉玲音——一個網路裏的“神,生存于網上,有控製網路的能力,並且是“武士”(網路最高組織)的一份子。她編織了一個屬于自己的虛擬網路現實世界(但自己到後來才知道,之前一直以為自己是普通人),來接觸和了解人類的思想。一個在電子技術和網路發達的時代的網路少女玲音在“現實世界”的遭遇。在虛擬的現實世界中,玲音是一個電腦技術員的女兒,一個普通女中學生。隨著網路的高速發展,手提電話的使用已經滿足不了現代人的需要,為了與更多人的接觸,AI電腦進入了玲音的世界。 由于不斷地沉迷,使得玲音對現實生活中的事情很少理會,慢慢地,玲音成為了網路世界的名人…… 真正的故事從她接到一個神秘硬體展開,接著就發現被人跟蹤,為了弄明真相,與神秘組織接觸…… 世界已經變成不屬于自己的世界,現實生活中並沒有玲音的存在。體會到被舍棄的玲音,認識到現實終歸是現實,虛擬終歸是虛擬,最後終于退出了……

《畢卡索與公牛》

1988年由中國導演金石攝製的實驗短片。影片用動畫形式描寫畢卡索繪製公牛的過程。畢卡索是20世紀的藝術大師,1973年去世,他的名字已成為現代藝術的同義語。一次,畢卡索畫一頭公牛,他畫的第一幅公牛十分寫實,結構嚴謹而逼真。但他並不滿足,又相繼畫了十次。從第一幅到第十一幅 ,形體逐漸概括,線條逐步簡練,到最後一幅隻剩下寥寥幾根線條,當觀眾看到最後一稿時,無法想像畫家化去了多少心血,看上去似乎著筆不多,但那些簡單的線條,卻精煉地表現了公牛的形與神。畢卡索是立體主義的開山鼻祖,他常常用另一種眼睛觀察事物,他畫同一個題材,可以畫一百次而每次從不重復。別人認為終點的地方,他卻作為起點。西班牙詩人拉斐爾說:畢卡索使世界大吃一驚,他把世界翻了個身,並賦予它新的眼睛。

《貓湯》

由佐藤竜雄監督的這部動畫,私自認為並不能完全稱為意識流動畫,但還是提出來僅供參考意。這是一部僅僅34分鍾,根據日本連載漫畫 "Nekojiru Udon" 改編的動畫電影。片中無任何劇情對白,具顯超現實主義。本片講述貓姊弟原本受媽媽所托到街市買豆腐, 但他們卻輾轉踏上為姊姊尋找另一半靈魂的旅程。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