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飛 -2007年立威廉主演電視劇

想飛

《想飛》是2007年由何東興、丁仰國執導,袁瓊瓊編劇,許瑋倫、立威廉印小天柯淑勤主演的愛情偶像劇 。

該劇講述了幾位年輕的空乘人員事業、愛情與家庭的故事 。

  • 中文名稱
    想飛
  • 外文名稱
    PrincessD
  • 其他外文名
    날고 싶다
  • 集    數
    34
  • 導    演
    何東興/丁仰國
  • 首播時間
    2007
  • 主    演
    許瑋倫,立威廉,,印小天,柯淑勤
  • 類    型
    倫理 家庭 偶像
  • 出品時間
    2007年
  • 製片地區
  • 上映時間
    2007年
  • 拍攝地點
    台灣
  • 編    劇
    袁瓊瓊

劇情簡介

故事發生在青島這座美麗的城市裏。個性率真、一心想當空姐的程風,遇到一個追逐真愛的質樸少年關安逸;早熟世故的湘湘被同樣有野心的、不甘居于人下的濮飛吸引;對待感情堅定執著的韓愷逃不出安琦用沉默代替的懲罰;心有所屬的思賢最終被"野蠻公主"姚倩征服。迷失于感情與事業的茫然與錯位中的年輕人,慢慢地找到了人生的"歸位"。

程風一心想做空姐,她的母親是乘務員,死于空難,但是這一點也不影響程風對天空的向往。思賢為了程風跑去當空乘員,思賢的母親不惜與程風家翻臉,要求程父管住女兒,不許與思賢來往。

關安逸(印小天飾)家裏開牛肉面店,他與鄰居女孩湘湘(李小冉飾)談戀愛。湘湘覺得安逸賣個牛肉面就心滿意足太沒有志氣,勸安逸到外地發展,但安逸不接受。湘湘一氣之下離家出走,安逸隨之也出門找湘湘,他無意中來到程風家的診所打工,認識了程風,兩人一見如故,成了好朋友。

安逸偶然得知湘湘跑去了上海,並與首席賽車手濮飛相戀,他決定前往尋找。就在這時,安逸父親因為心髒病發,死在韓愷(張鐵林飾)駕駛的飛機上。姐姐安琦(柯淑勤飾)與韓愷的婚事因此中斷,韓愷極度內疚,得了重病。關家牛肉面自然也歇業了。

幾經辛苦的程風終于考上了"飛兒航空"。在那裏,她重遇思賢,認識了嚴厲的教官關安琦,還領教了處處為難她的姚倩。

在上海,安逸偷偷地在濮飛車隊的修理廠打工。看見濮飛與湘湘非常恩愛,安逸自慚形穢。但其實湘湘想要過平常日子的心願,濮飛無法滿足。這使得湘湘時常想起安逸的好,慢慢改變了想法。一次賽車意外,安逸救了濮飛。湘湘認出安逸,更是掙扎矛盾不已。但安逸已經決定退出。

安逸返回青島,才知道父親已離世,牛肉面店停業。安逸頓感愧悔,決定接手牛肉面店,重振家風。程風在受訓期間不斷出狀況,但是安琦看出了她內在對于飛行的熱愛,並給予她各方面的支持。

安逸回到家,發現程風和姐姐安琦認識,兩個人隻覺得緣分奇妙。

思賢難忘程風,處處向她表達愛意,但此時程風已不知不覺地和安逸走到了一起。刁蠻的姚倩暗地裏相中了思賢,無奈思賢心思不在。

湘湘決定離開濮飛去找安逸。在飛機上,程風偶然認識湘湘,兩人話語投機,因此成為朋友。

等到安逸、程風、湘湘同時坐在牛肉面店裏時,才真相大白。但安逸此時愛的是程風,對湘湘隻存一份友情。而湘湘此時不願退讓,結果左右為難的安逸選了最愚蠢的方式來處理--說謊。

與安逸走到這樣,對程風打擊很大。程風給自己選擇了孤獨的路,她領會到自己對飛行的熱情並沒有消減,相反的,由于感情落空,反倒讓她決心專註在飛航工作上。

安逸當初救濮飛的時候,眼睛舊傷復發,竟然逐漸全盲。程風離開之後,安逸並沒有接納湘湘,他想清楚後,對湘湘說明白了自己愛的是程風。

程風回來,三個人見面,這時一切明朗了。程風、湘湘一起想法救安逸的眼睛。經過一番風雨,安逸和程風再度攜手,湘湘回到濮飛身邊,韓愷病故,傷心的安琦依舊守著當初與韓愷約定一起經營的 JAZZ BAR。

程風沒有答應安逸的求婚,她總說:再讓我飛幾年吧。

在美麗的青島海岸,海風輕輕。浪花溫柔地卷走岸上的細沙,它牽動著一個個年輕人"想飛"的夢 。

分集劇情

第1集

熱鬧非凡的賽車場上,車手濮飛正在與安逸對決。濮飛女友名叫湘湘,是美麗時尚的名模。她曾經是安逸的女友。兩人在此不期而遇,心情復雜。濮飛求勝心切,導致翻車。千鈞一發之際,賽車爆炸, 安逸舍身救出濮飛,自己卻身受重傷,被送往醫院急救。當他得知今後可能會因視網膜裂孔而無法從事賽車運動時,無比難過。安逸住院,湘湘、濮飛前去看望,濮飛堅持要求張老板把安逸和自己簽在同一公司。活潑可愛的程風經過數次考試的失利後,終于收到"飛兒航空培訓中心"的錄取通知書,夢想成真,欣喜若狂。但程父堅決不允許她再做空姐,因程母就是在十年前的空難中殉職的空姐,這是程父心中永遠的痛。去"飛兒航空"報到的日期臨近了,程父還是不同意女兒去,並把她鎖在房間裏。倔強的程風不顧危險,跳窗逃出了家,趕往公司報到。程風抵達"飛兒航空"時,報到時間已過,她算自動棄權。處在絕望中的她看到了發小陶思賢,十分激動。在思賢的說服下,主管招聘的安琪教官終于同意程風參加培訓。新學員報到分配宿舍,學員姚倩驕橫霸道,指定艾尼和瑪麗跟自己住一起。程風、雨姍和有容住在一起。濮飛在記者招待會上宣布他將和湘湘訂婚,這個訊息成了當天娛樂新聞的熱點。濮飛應記者要求當眾親吻湘湘,這一幕恰恰被安逸看到,安逸失落。因眼睛的隱疾,車隊老板勸安逸退出車隊,濮飛苦勸安逸留下來未果。湘湘來找安逸,安逸問湘湘是否真愛濮飛,湘湘說是。安逸卻感覺出湘湘言不由衷。

第2集

安琪給新學員上課,首先安排他們乘坐飛機從青島飛往上海,大家激動異常。眾學員在教官辛迪的帶領下,登上航班。程風幻想著自己將成為空姐時的風光。酒吧裏,姚倩有意灌醉了程風,使她醉酒後被存有歹意的色狼騷擾,安逸的出現,使程風化險為夷。次日早,雨姍找不到程風,找姚倩質問。姚倩的陰謀得逞,自己還振振有詞。安逸將程風帶到自己的住處,並告訴程風自己離開青島來到上海就是為了尋找湘湘,但看到好強的湘湘找到了自己的歸宿,決定退出。程風聽安逸說明發生的一切,向他表示感謝,卻發現離返航的時間已近,安逸便飛快驅車送程風歸隊。教官安琪是資深空姐,她和機長韓愷曾經是感情甚篤的戀人。但兩人因為一件隱痛的往事而產生了裂縫。在一次飛行中飛機遭遇亂流導致關父心髒病發作,生命危在旦夕。韓愷決定聯系就近的機場準備迫降,因雷雨雹太大無法實施。韓愷為保障機上其他乘客的生命安全,放棄迫降。安琪聽到這一決定,痛不欲生。關父沒能支撐到最後。突如其來的喪父之痛使安琪對韓愷失去了信任。湘湘質問濮飛在記者招待會上宣布他倆訂婚是怎麽回事,濮飛沒有給她令人滿意的答復。安逸為救濮飛,眼睛受到了嚴重的傷害,醫生勸告他以後費眼睛的事情千萬不要做,特別是賽車,否則眼睛將會失明。安逸黯然神傷。理想破滅了,也無法挽回女友的心,安逸決定回青島。湘湘在模特秀中昏倒在舞台上,因為表演前她剛打掉了孩子,身體很是虛弱。安逸在機場看到湘湘出事的訊息,他毅然返回醫院看望。在病房中,安逸對湘湘的異常關心讓濮飛心生疑竇。湘湘病愈出院,邀請安逸共進晚餐,被婉拒。濮飛看到湘湘對安逸的依戀醋意又發,兩人發生了激烈的爭吵。在培訓中安琪教官嚴厲地批評了程風醉酒、遲到。程風向思賢哭訴自己的委屈,思賢讓她學會堅強。程父非常思念程風,心髒病發作。在公司,程風得知父親生病,向安琪請假準備回家探望,但是沒有被批準。安琪讓思賢替程風回家探望。程父聽說女兒在"飛兒航空"很開心,十分欣慰,並讓程風給自己打電話。

第3集

在酒吧中,濮飛喝醉酒後,找安逸滋事,埋怨由于安逸的出現,使他和湘湘的感情出現問題。濮飛無意中發現湘湘和安逸帶著同樣款式的心型項鏈,不禁心生怒火。機艙實訓,安琪給學員們講解乘務員的工作職責。課後姚倩一伙人撿到一張照片,程風一見是安逸,就告訴大家她認識此人,卻遭到姚倩的一頓奚落。安琪認出照片上的人是自己離家出走三年的弟弟,追問程風如何能找到安逸,,程風說慌亂中沒有留下聯系方式。安琪頓感失望。思賢跟程風是青梅竹馬的朋友,他一直愛慕程風,正是因為程風想當空姐而在幾年前放棄了自己的醫生專業報考了航空公司的乘務員。他誤以為安逸是她的男朋友,倍感失落。程風找到思賢澄清自己跟安逸不是男女朋友關系。安琪還沉浸在失去父親的痛苦之中,不理睬韓愷。韓愷衷心希望與安琪重歸于好。雖然安琪對韓愷的感情未減,但喪父之痛使她仍然無法面對韓愷。安琪痛苦地提出分手,韓愷如萬箭穿心。

第4集

程風在參加迫降實習中表現突出,引起姚倩嫉妒,被姚倩一幫人故意推下機艙,導致手骨韌帶斷裂。醫生診斷她手臂可能殘廢,思賢沉痛地告訴程風,她可能因此被退訓,程風痛苦至極。思賢努力安慰她。思賢著急,為了救程風給在外科手術界權威的父親打電話,懇請他為程風做手術。父親不情願地答應了,似有隱衷。父親禁不住思賢的請求,給程風做了手術。手術很成功。濮飛在商店裏找到了安逸和湘湘的情侶項鏈,妒火中燒。安逸難舍跟湘湘的感情,痛苦萬分。濮飛為兩人剪不斷理還亂的舊情,與湘湘再起爭執,憤然離去。濮飛一夜未歸, 著急的湘湘打電話給安逸, 濮飛卻因此醋意大發。三人當面對質,火葯味極濃, 濮飛質問兩人項鏈的事情, 湘湘氣憤已極,故意用狠話刺激濮飛, 在情感糾纏中疲憊的湘湘開始動搖。思賢精心守護著程風。得知訊息的陶母趁思賢不在時,怒氣沖沖趕到醫院,無情地趕程風出院,陶父阻止未成。程風離開醫院情緒低落。無意中巧遇安逸,二人十分激動。程風跟安逸講述了遇到的事情。程風電話聯絡安琪說弟弟安逸馬上回青島。安琪十分激動。安琪告訴安逸父親離世的訊息, 安逸悲痛。程風竭力安慰安逸. 因為程風,思賢又與母親發生爭執。

第5集

思賢的母親翻出思賢父親和程風母親的陳年舊賬,情緒激動,苦勸思賢離開程風, 思賢表達了自己對程風的難舍之情。思賢跟安逸散步聊天, 思賢對安逸表達了自己對程風一直以來的愛慕,並表示認定程風了。安琪懷著強烈的負疚感把父親在飛機上的遭遇告訴安逸,並宣布自己將獨守一生。安逸勸安琪跟韓愷復合,讓她再好好考慮考慮。安琪卻不知如何是好。安逸又回憶起曾經與湘湘美好的過去, 湘湘打電話給安逸關心他的眼疾。安逸讓她放心,並告知自己對父親的離世表示萬分內疚,現在最想做的就是踏踏實實地繼承父親的牛肉面店。乃明為了讓韓愷調整心情,建議他開個酒吧。安琪告訴程風通過了地上訓練考試, 程風欣喜, 安琪鼓勵她再接再厲。思賢和大將祝賀程風三人通過訓練。程風與安逸分享好訊息,可安逸隻在電話簡單祝賀一下便掛斷了,程風感到很失落。程風等人參加第一次實機訓練,程風屢出狀況,不僅忘記了如何檢查救生衣,更沒有堅持做到勸誡一位老先生將行李放到行李架上,因此飛機遇到亂流危險不斷出現,老先生被絆倒,一個嬰兒險些摔出,幸被安琪接住,才避免了更嚴重的後果產生。

第6集

韓愷繼續追求安琪,但見面後兩人又發生爭執,不歡而散。公司高層提醒韓愷,工作中有忘記出班等疏忽,並提示他不要因為安琪的事而影響工作,乃明也善意地提出韓愷最近經常忘事. 鑒于程風的一貫表現與實機操作的失誤,公司高層決定將其退訓。安琪為程風向公司高層據理力爭卻仍無法改變決定。程風失聲痛哭。程風灰心喪氣, 思賢等人為她竭力鼓勵她.. 安琪把程風被退訓的事情告訴安逸,安逸很著急,打電話安慰程風,程風心情有所好轉。思賢送程風回家,程父見到程風很驚喜。雨姍和有容號召學員為程風簽名請願,並鬥膽向公司金副總陳述了程風的表現,金副總認真思考之後,決定再給程風一次機會。雨姍等人一起將好訊息告訴程風,喜訊令她熱淚盈眶,程父終于不再限製程風做空姐工作。安逸也為她高興。在安琪的努力下,公司高層決定讓程風參加下一次的乘務員考試。在考試之前,程風被安排在地勤工作,她十分熱心地幫助乘客。

第7集

韓愷的酒吧開業,邀請安琪參加,被安琪拒絕。開張大吉之日, "飛兒航空"的同事都來捧場, 安琪始終沒有露面。在安逸的努力下,關家牛肉面館正式開業了。生意異常紅火, 安琪鼓勵安逸,並告慰父親的在天之靈。程風在地勤工作中任勞任怨, 看到姚倩他們一行人參加飛行, 她暗暗下定決心好好幹。韓愷、乃明、辛迪一行人從韓國返航。回想飛機上的險情,大家都心有餘悸。機長韓愷狀態很糟,失去了往日的自信。其實,此時此刻病魔正悄悄侵蝕著韓愷,他經常忘事,不知自己身在何處,于是向公司遞交了辭職報告。安琪考慮再三,加上安逸的勸慰,她把韓愷請到家中,在父親的遺像前下定決心準備接納韓愷。可是韓愷卻說他得了嚴重的健忘症,感覺自己再飛下去可能會出事,既然安琪重新接受了她,他決心好好治病,再回來好好和安琪再續前緣。大將對姚倩心生好感, 思賢給他潑冷水, 大將不以為然. 安琪為了更好地訓練程風,安排她住在自己的家中。一晚,安逸不小心在樓梯上撞倒程風。程風崴了腳,向公司請假。思賢聽說程風腳受傷非常著急。而他得知程風與安逸生出情愫,心中更是失落。

第8集

安逸把程風送到醫院,言談中表示對湘湘不忘舊情,程風聽後,感到有些失落。思賢急匆匆趕來看望程風,隱隱感覺到程風對安逸暗生情愫,心中感覺酸楚。思賢父母在"飛兒航空"並未見到兒子,二人在街上邊走邊吵,把陳年老賬全翻了出來。陶父一再解釋也無濟于事,陶母如萍一氣之下不知去向。陶父最終找到了思賢,希望他回上海做醫生,並跟他說明了當年與程風母親的情感瓜葛。陶磊回家發現妻子如萍吃下大量安眠葯,馬上把她送往醫院,經搶救脫離危險,陶磊趁機對如萍好言相勸,如萍仍是歇斯底裏,對陶磊和程風母親的前塵往事不依不饒。陶磊無奈讓思賢速回家中,接到電話的思賢馬上趕往上海的家中。正巧碰上韓愷也去上海,韓愷向思賢說出自己的病情,思賢力邀韓愷去父親醫院做全面的檢查。回到家中的思賢見到陶母,陶母堅決反對思賢和程風交往。思賢堅持己見,陶母情緒幾乎失控。原來陶磊年輕時深愛著程風母親,直到程風母親結婚才死了心,這一直是陶母心中的痛。思賢把韓愷介紹給父親,並給韓愷做全面檢查。此時程風的腳已經基本恢復,程風和安逸一起愉快地買菜。程風感覺到非常開心。

第9集

韓愷作了全面檢查,韓愷除了兩項指標沒有出來以外,其他身體狀況良好。聽到這一訊息,他興奮的離開醫院,準備回青島與安琪結婚。安琪知道這個訊息,非常高興。安琪為程風安排了特殊訓練。學習化妝,舞蹈和拍照。程風努力完成。牛肉面店的生意越來越好,安逸鬥志昂揚,受到安逸情緒感染後, 程風幫忙打理牛肉面店的熱情也十分高漲。安琪每天都給程風安排相同的訓練課程,這使程風十分厭倦。安逸也為程風打抱不平。他們都不知道這是安琪在磨練程風的毅力和韌性。韓愷忘記參加公司的機長聯誼會,所有人都在找他。他越來越健忘。安琪對韓愷的狀況擔憂,認為他會不會得了"婚前恐怖症"。但卻從來沒有懷疑過韓愷對自己的感情。韓愷向乃明提起自己經常忘事,乃明極力安慰他。程風終于忍受不了安琪的訓練,把熱情投入到幫助安逸打理牛肉面店的生意之中,安琪嚴厲地批評了程風。安琪和韓愷沉浸在籌備婚禮的喜悅之中。醫院通知思賢,韓愷的大腦皮層出現了黑斑,醫生懷疑他患了"阿茲海默症",這種病無葯可救,患者會慢慢喪失記憶。在母親軟磨硬泡下,思賢答應要回到上海做外科醫生。但是必須要先回公司安頓一下,陶母反復要求思賢與程風斷絕來往。

第10集

思賢隨後抵達青島,跟安琪說明辭職的原因,安琪挽留他擔任新學員監考。思賢答應了她的請求,並向她詢問韓愷的情況。安琪說韓愷已經辭職。 程風的乘務員考試日期到了,赴考途中,為救助一個犯病的婆婆,錯過了考試時間。思賢在考場中焦急地聯絡程風,始終無法聯絡上。安琪也感到失望。辛迪知道了程風遲到的原委,把情況告訴了安琪,破例又給了她一次補考機會。思賢來到韓愷酒吧,韓愷問起檢查結果,當著安琪的面,思賢不忍說出口,隻好私下裏跟乃明說明了他的病情,他們決定說服韓愷住院治療。姚倩喜歡思賢,找機會接近思賢, 思賢卻對姚倩避之唯恐不及。安琪和韓愷在安逸,程風陪同下前去註冊結婚。途中韓愷買飲料未歸,至此失蹤,安琪等人到處尋找沒有結果。安琪傷心欲絕。韓愷感覺到自己問題嚴重了,他來到酒吧找到乃明,告訴他自己最近種種奇怪的狀況。他知道"阿茲海默症"的後果,想把自己的問題解決後,再見安琪。韓愷走了,找不到韓愷的安琪陷入焦慮之中。

第11集

思賢把韓愷安排在爸爸的醫院治療,並告訴他"阿茲海默症"的發展情況,這病是無葯可治的,思賢想用一種新葯來延緩他大腦的退化。此時乃明對韓愷的情況了如指掌,為了保護安琪,對她隱瞞了事實。焦急中辛迪讓但安琪報警,安琪始終相信韓愷會回來的。考試成績公布了,程風陪安逸一起來看榜。緊張的程風不敢去看,安逸興奮地告訴她,她以優異的成績考上了。大家為程風重新加入空姐隊伍舉行了慶祝會。思賢父親醫院召開董事會,大股東姚廣和向思賢介紹自己,並說女兒姚倩認識思賢。希望思賢關照姚倩。思賢這才恍然大悟。程風第一次出勤,他們接待的是新婚夫婦蜜月團的旅客。由于航班全滿,李蕙、楊健兩個新婚夫婦未能坐在一起,兩人為此發生了激烈的爭執。而另一位先生卻一人買了兩個座位,不知情的程風希望這位先生能與李蕙夫婦換座位,卻遭到拒絕。最終,程風用她的體貼與真誠感動了當事雙方,化解了矛盾。飛機安全降落。新婚夫婦向大家致謝。而那位先生給了程風自己的名片。程風拿著名片,得知買了兩個座位的先生是夏商投資公司的總經理夏仁祿。乃明約安琪在酒吧中見面, 安琪隱約感覺到乃明對她隱瞞了什麽。她對韓愷的未來極其擔憂。在醫院中, 韓愷沖著思賢叫乃明, 思賢感覺到韓愷的病情加重了, 思賢把韓愷的情況及時告訴了乃明。他們決定把韓愷的情況繼續向安琪隱瞞。

第12集

思賢在醫院中,父親要求他參加醫院的應酬, 思賢不喜歡,但無奈參加。程風特意買了圍裙作為禮物送給安逸,準備向他表示好感。還沒有等程風說出口,安逸卻說希望程風搬離自己的家。程風非常失落。安琪不解,以為安逸是因為對湘湘還不忘舊情,安逸否認了,說是為了關家牛肉面館。其實安逸已經對程風暗生情愫,內心也對程風有依戀之情,無奈因眼疾,安逸一直回避著與程風的情感。韓愷跟思賢討論自己的病情。他告訴思賢無論如何也不能讓安琪知道自己患病的訊息,否則就會毀了安琪的一生,並給安琪打了電話。接到韓愷的電話,安琪悲喜交加,韓愷仍然沒有將自己的病情告訴安琪。但跟她相約一年後在青島相見。思賢告訴乃明韓愷的情況很糟糕,但不解為什麽他要跟安琪相約一年後在青島相見,思賢說韓愷是希望用時間來沖淡安琪的痛苦。並說韓愷希望乃明好好照顧安琪。得知韓愷的真實情況,一直暗戀安琪的乃明默默地照顧安琪,排解她的孤獨感。程父見女兒失魂落魄,知道了她的心思,便借到牛肉面店吃飯之機,了解安逸的想法。安逸有難言之隱,但程父很通情達理,這讓安逸如釋重負。韓愷辭職後,公司提升乃明做機長,辛迪等人恭喜他榮升。安琪、乃明、辛迪三人在酒吧相見,安琪知道辛迪一直喜歡乃明,經常撮合他倆,乃明卻仍單戀著安琪。思賢父親和姚廣和一直存在矛盾,姚廣和想聯合其他董事把醫院賣掉,思賢父親面臨困境。他告訴思賢有兩條路可以走,如果思賢不和姚倩結婚,他就得放棄一生的心血。思賢堅決拒絕。姚倩聽說後,為了思賢,她纏著父親要承包醫院,父親不同意,她軟磨硬泡說找個幫手。父親了解女兒的心思,隻好答應她,讓思賢做院長,兩人共同分管醫院。思賢言辭拒絕,父親非常生氣,思賢堅持己見。憤然離去後來找程風,安逸說程風已經離開了他家。

第13集

乃明第一次當機長飛行非常順利,公司肯定了他的工作能力,乃明說是因為有安琪在旁邊,所以如同吃了定心丸。辛迪在酒吧追問乃明韓愷的實情,乃明故意把話岔開。濮飛向湘湘求婚,她非常冷淡。兩人發生激烈的爭執後,湘湘暈倒在馬路上。送往醫院急救後, 醫生告訴濮飛,湘湘患上了抑鬱症。濮飛為自己對湘湘的忽視感到內疚。程風為了安逸失魂落魄,雨珊等好朋友善意勸導。安琪向程風解釋安逸的情況,說安逸是為了集中精力經營關家牛肉面館才無暇顧及其他,程風聽後釋然。程風對安逸戀戀不舍,又拉著父親來吃牛肉面。安逸對程風解釋說讓她搬走,是為了專心生意。程風對思賢表示,她喜歡安逸的心就象自己想當空姐一樣堅定。程風勸思賢,醫生是個好職業,被程風安慰的思賢覺得心情好多了。夏仁祿無意中來到關家牛肉面店吃面,很欣賞安逸的手藝。但卻隻吃了幾口就離開了,安逸感覺他是個奇怪的人。 湘湘對濮飛說她當初隻是想利用他,她不再留念上海的生活, 她決定回到青島,尋找初戀情人安逸,濮飛苦苦挽留未果,心中十分不舍,說等她回來。湘湘在回青島的飛機上一睡未醒,程風、雨姍等叫了急救車將她送往醫院。湘湘醒來後跟程風聊天,透露她回來是尋找初戀情人的,她十分懷念從前無憂無慮的生活。程風要她加油!姚倩來糾纏思賢,告訴思賢姚廣和要將醫院改為療養院,思賢堅決反對,思賢遞交了辭職信。為了留下思賢,姚倩答應不改變醫院的經營模式。夏仁祿又來到關家牛肉面店吃面,還是隻吃了兩口,安逸覺得奇怪。

第14集

辛迪無意中發現一直以來是乃明用手機簡訊支持著安琪,了解他一直都深深愛著安琪,而且從乃明口中得知韓愷得了阿茲海默症,暗戀乃明的辛迪心裏難過。夏仁祿第三次來到關家牛肉面店吃面,他把牛肉面的配料說得一清二楚,安逸說正在研製一種"西紅柿牛肉面"的新口味。夏仁祿問他想不想讓更多的人嘗到這種新口味。原來夏仁祿是集團公司老總,希望安逸把新口味的配方賣給他。湘湘也來到關家牛肉面店,把情侶項鏈留在了這裏。雨姍遭遇到一位男士麥克張的執著追求,索要電話號碼,雨姍把大將的號碼給了麥克張,麥克張總騷擾雨姍,大將十分生氣,雨姍使出了激將法。姚倩為了討好思賢,又找到父親遊說。姚廣和不允許,姚倩情急之下,要求父親把她的那部分股份給自己經營,說她要作出樣子來讓思賢看看。姚廣和勉強同意。思賢和程風一起吃飯,說他要退出醫院,過自己想要的生活,恰巧被姚倩看到了,姚倩醋意大發,與思賢發生爭執。思賢離開醫院回到青島,懇請金副總批準自己回到"飛兒航空"。為此,思賢父母又發生了爭吵。如萍以為思賢出走又是在追程風,氣極的她來到程風父親的醫院,尋釁鬧事。思賢父親來到醫院,茹萍又提起往事,氣憤中的他打了茹萍。程風思賢安逸三人重聚了,三人說要一起加油。

第15集

思賢安逸一起聊天,安逸知道思賢對程風一往情深,便鼓勵他向程風大膽表白。程風勸父親不要跟陶母計較。思賢見到程風也為媽媽的無理而道歉。陶父為思賢的離去向姚廣和道歉,而姚廣和卻很欣賞思賢,這讓陶父很欣慰。辛迪向乃明表示了她的情感,乃明卻用玩笑拒絕了。安琪撮合乃明跟辛迪交往,卻遭到乃明的堅決拒絕。乃明說他心中有人了。安逸思前想後,決定將牛肉面的口味發揚光大,想去找夏仁祿談合作的事情。安逸去哈爾濱找夏仁祿的途中,飛機出現重大故障,在店裏幫忙的安琪、程風匆忙趕往機場。飛機安全迫降,安逸熱心地幫忙把受傷乘客送往醫院,並打電話給安琪報平安。離開醫院前他的眼睛突然出現了狀況,他暫時失明了。夏仁祿在醫院就合作與安逸達成了一致,安逸希望把利潤都匯到姐姐的戶頭中。夏仁祿漸漸喜歡上了這個年青人。金副總對安全迫降一事做了總結,表揚了機組。安逸隱瞞了自己眼睛的實情,跟程風打電話報平安,程風很興奮。經治療安逸的眼睛有好轉,但是醫生警告說他的眼睛再也經不起任何的碰撞。簽約成功後的安逸回到了青島,姐姐問他為什麽喜歡程風卻冷淡對她,安逸也承認自己在迫降的瞬間想到的隻有程風。程風安逸兩人在海邊見面了,程風鼓足勇氣向他表白,說好久以前開始就非常喜歡安逸了,安逸表示還是不能接受她,程風黯然神傷。

第16集

被安逸拒絕的程風在家中痛哭,父親安慰她。勸她忘掉安逸,程風寧可痛苦等待安逸。安逸違心地拒絕程風,心情也不好。安琪發現了他的異常,其實安逸是因為眼睛的問題,害怕成為程風的負累。思賢知道程風痛苦,也勸安逸要勇敢面對自己的感情,安逸陷入矛盾中。安逸輾轉反側之後,終于向程風承認了自己的感情,安逸說喜歡她,但是害怕自己有一天無法照顧程風,程風希望大家珍惜現在,兩人擁抱在一起。湘湘來找安逸,安逸說已經有喜歡的人了,把情侶項鏈還給了湘湘,安逸勸她跟濮飛和好。安逸的態度使湘湘明白了他們復合是不可能了。湘湘總是想起和安逸的那段情感,心情憂鬱。思賢由于工作出色,被派往上海接受主管職務。走前程風告訴思賢,安逸接受了她。在上班路上,安逸觸景生情,問程風如果有一天他的眼睛瞎了怎麽辦?程風說那她就當他的眼睛。安琪和韓愷相識五周年的日子到了,乃明將安琪與韓愷的照片掛滿整個酒吧,安琪很感動,一直回憶著兩人在一起的美好時光。乃明一直替韓愷給安琪發簡訊,安琪也一直以簡訊作為自己的精神支柱。辛迪對乃明的默默付出感慨萬分,想將真相告訴安琪,乃明讓辛迪一定保守這個秘密。乃明醉酒忘記給安琪發簡訊,辛迪無奈之下,替乃明給安琪發簡訊。收到簡訊的安琪,不再魂不守舍。

第17集

乃明及時向辛迪通報韓愷病情的發展情況,說韓愷是為了將最好的一面留在安琪的心中,才這樣做的。兩人對韓愷的未來極其擔憂。安琪看見湘湘來找安逸,就讓弟弟處理好自己的事情。安逸知道湘湘得了抑鬱症,非常擔憂,便陪她散心,並勸她跟濮飛和好。程風和安琪找不到安逸,十分擔心。晚上安逸回來對程風說是去看醫生了,姐姐指責安逸不該對程風撒謊,安逸說湘湘的情況很糟,再也經不起一點刺激。次日,安逸一早來看望湘湘,她告訴安逸昨晚沒有失眠,這讓安逸放心了許多。得到安逸關心的湘湘心情逐漸舒暢起來。在機場,思賢忽然接到一位乘客突發心髒病的訊息,通知醫療組趕快搶救。恰巧姚倩在機場準備搭乘航班去北京公幹,聽到此話,便主動用自己的車把病人送到醫院,這讓思賢和程風等人非常吃驚也非常欣喜。航班上,程風接待了小男孩小米豆,出生單親家庭的他在機艙裏又哭又鬧,程風耐心的跟他交流,最終成了忘年交。麥克張還在執著追求著雨姍,這讓大將好不吃醋。思賢來找爸爸,巧遇姚倩,對姚倩說她今天作得很好。思賢爸爸對思賢說姚倩最近變化很大。病人家屬來到醫院,極盡感激。姚倩突然發現為別人付出是一件多麽開心的事兒。安逸來接程風,告訴她自己現在最大的願望就是讓以父親名字命名的速食麵趕快上市。安逸接到湘湘的電話,聽著湘湘失眠的痛苦,答應盡力幫助她。來到湘湘住處,鼓勵她要堅強起來。

第18集

程風巧遇湘湘,詢問其是否找到男友,不知內情的程風鼓勵她不要放棄,湘湘聽到這話還想再爭取。在牛肉面館,看到開心瘋鬧的安逸和程風,湘湘非常失落。姐姐提醒安逸,對湘湘註意分寸,安逸向安琪解釋湘湘的病情,表明兩人不存在感情問題。安逸來看湘湘,發現她昏睡不醒,急忙將她送往醫院,醫生說她是吃了過量的抗憂鬱症葯導致昏睡。陪了湘湘一晚的安逸,突然想起早上要送程風,急忙趕到。湘湘問起安逸眼睛的情況,安逸告訴她要保密,別讓程風和姐姐知道了,以免她們擔心。大將為了麥克張的窮追不舍而煩惱,心中不平,程風的點撥使大將茅塞頓開。大將鼓起勇氣跟雨姍表白,大家都為他們高興。在航班上大將和雨姍沉浸在愛情的甜蜜中。安琪辛迪乃明三人在酒吧中,乃明失口,安琪似乎感覺到什麽,心生懷疑。乃明繼續以韓愷的名義用簡訊安慰安琪。安琪一如既往地愛著韓愷,但韓愷病情在不斷惡化,乃明專程到上海看望韓愷,不巧在醫院被姚倩看到,姚倩查看病人檔案,發現韓愷的病歷,她立刻質問思賢為什麽對安琪隱瞞這件事。思賢說一切都是為了保護安琪。程風無意中發現安逸抽屜裏的情侶項鏈和眼葯水,匆忙之中,手被夾了。想起安逸的項鏈,心中充滿酸楚,安逸告訴了程風他和湘湘的往事,但隱瞞了眼睛的實情。湘湘在面店突然出現,使程風的想法得到證實。知道了湘湘就是他的初戀情人,回想起湘湘說過回來就是為了安逸的話,程風心痛不已。

第19集

安琪勸安逸跟程風把婚事辦了。安逸看湘湘的病情沒有好轉,便不想刺激她,希望將婚期延後兩年,程風欣然接受。姚倩準備飛赴紐約。思賢得知姚倩為他父親為醫院付出很多,對她的看法有所改觀。分別前,誠心地向她表示感謝。濮飛出國比賽前向安逸了解湘湘的情況,安逸勸他抽空來青島看望湘湘。然後又找到湘湘,希望她回到濮飛身邊。湘湘說濮飛隻能給她帶來傷害。姚倩在機場遇見程風,她真誠地為以前的事情向程風道歉。兩人和解。安逸來接航班歸來的程風,向他解釋湘湘的事情,寬容的程風表示理解。程風希望安逸多關心湘湘。為了和夏仁祿合作,安逸乘機到哈爾濱。在飛機上安逸發現眼睛又出了狀況。安逸品嘗了夏仁祿公司研製的新口味速食麵,感覺非常好。夏仁祿宣布速食麵馬上會上市,安逸很開心。並建議把父親的頭像作為商標註冊,夏先生同意了。由于飛機氣壓的原因,安逸決定坐車回青島。"關家牛肉速食麵"上市了,安逸安琪程風一起品嘗,感覺非常開心。安琪問起他們結婚的事情,安逸擔心自己眼睛給程風帶來負擔,就托詞要與夏先生開連鎖經營店而脫不開身。程風表示理解。湘湘想找些事情做排遣無聊,她找到安逸,希望在他的牛肉面館幫忙。安逸把情侶項鏈還給湘湘,湘湘知道他們之間完全不可能復合了。飛機上,程風勸誡一個乘客進入亂流區關閉電腦,乘客不予理睬,並要投訴程風。結果,電腦中的光碟丟失了。安琪接到乘客投訴,程風匆匆趕往公司。

第20集

丟失光碟的乘客不依不饒,安琪連夜打電話給程風。乘客要求程風找到他丟失的光碟,不然就要採取措施。程風一夜未歸,安逸不見程風歸來,便找到機場,看到程風還在垃圾站翻找CD,便也動起手來。他們終于找到了CD碟,還給了乘客。程風的行為令公司領導很感動。湘湘完成工作後,走到安逸的房間,在他的床上睡了一夜。安逸回到家中,發現湘湘躺在他的床上,心中不悅。說過去的事情無法挽回了,他們隻是普通朋友。明確表示程風是他最終的選擇。程風看到這一幕,在感動之餘發現湘湘楚楚可憐,心生惻隱之心。《飛兒航空雜志》特地趕來報道程風和安逸找到CD碟的事情。安逸說程風一路走來,付出了太多,她用善良和真誠對待所有的人,程風聽後感動不已。程風跟安逸商量,不忍看到湘湘獨自難過,想幫助湘湘。湘湘絕望中拿著情侶項鏈走向大海,幸被及時救起。湘湘的憂鬱症惡化。醫生建議不要讓她獨處,程風主動向安逸提出讓湘湘住到自己家來,這樣父親可以給她治療,同時也便于自己照顧。濮飛知情後也趕來看望湘湘。

(以上資料來源)

演職員表

職員表

(以上資料來源)

角色介紹

想飛

程風 | 許瑋倫

"飛兒航空"乘務員。父親是醫生,在青島開一個小診所。母親曾是一名空姐,因飛機失事身亡。程風個性直率,像男孩子。受母親的影響,她從小立志做空姐,盡管她的這個願望並不被父親支持,但來自程風內心的巨大動力依然不斷推動她前行。沒想到當程風終于考上了"飛兒航空",正開始踏上夢想之旅時,她生活中的其它矛盾卻同時被激發了。就這樣,在感情、事業與生活的考驗中,程風從沖動魯莽的追夢少女逐漸成長為成熟穩重的職業女性,她也從中慢慢地領悟到作為一個優秀的"空姐"所應具備的一切。

想飛

陶思賢 | 立威廉

"飛兒航空"乘務員。思賢心地善良,喜歡幫人解決問題。因為深愛程風,他放棄行醫,去考飛機乘務員。思賢總覺得自己必須照顧程風,心裏也希望程風少了自己便不成。就在思賢把所有心思放在程風身上、對姚倩不假詞色的時候,無意造成了程風對姚倩優越感的挑戰。程風情歸安逸,思賢多年的愛落空,苦惱中的思賢並不知道,這時命運對他早有安排。

想飛

關安逸 | 印小天

"關家牛肉面店"的第三代傳人。安逸的個性如他的名字一樣,很容易滿足現狀,喜歡安定的生活。原本打算好好經營"關家牛肉面店",別無所求。但父親的意外身亡,和自己在感情上的挫折,使安逸不得不重新思考人生。對待感情,他不輕易付出,一旦付出了也就沒法輕易收回。也就是因為這種性格,當他遇到前女友湘湘的"反復"時,安逸與程風的感情經受了考驗。一時間,安逸迷失于感情與事業的茫然與錯位中。他必須學會察覺自己的心之所向,找到了人生的"歸位"。

想飛

湘湘 | 李小冉

著名模特。漂亮的湘湘早熟、世故,對自己的人生早有野心和想法。湘湘與濮飛的互相吸引是因為兩個人都是有野心的人,都不甘居于人下。但是在知道了繁華的真相之後,湘湘有些厭倦了。她開始想要一種普通的,安定的生活。但是濮飛一心還要向上爬。這成為湘湘永遠的痛,也成為她和濮飛之間的疙瘩。重見安逸時,湘湘愧不當初。但她發現安逸身邊有程風,湘湘那種"公主的好勝心"被挑起來,不願退讓。直到程風被迫離開,湘湘留在安逸身邊,這時候她才看清楚事實:自己回不去了。

想飛

關安琦 | 柯淑勤

"飛兒航空"乘務長。她是訓練實習學員的"魔鬼教官"。安琦的個性很強,在嚴格訓練程風的時候,她其實理解程風的每一種反抗心態和反應--那都是安琦自己經歷過的一切。但也正是因為安琦看好程風,才會對她如此"狠心"。感情上,安琦用情很深,深到容易走極端。因此當她父親死于自己未婚夫駕駛的飛機上時,她由愛變恨。無法原諒未婚夫的安琦用沉默來懲罰自己與愛人。漸漸地,在與新一代"空姐"的交接與相處中,安琦也在成長與轉變。

想飛

韓愷 | 張鐵林

"飛兒航空"機師。用"鐵錚錚的漢子"形容韓愷再適合不過。感情負責、工作穩定、為人可靠的韓愷平時不大愛說話,但他的內心對自己所有的一切,包括對安琦的情感,都非常地珍惜。正當兩個人準備結婚時,一場意外不但中止了婚禮,並且完全改變了韓愷的人生。感情方面,韓愷單純得有點像孩子。在兩個人之間發生狀況時,韓愷不理解為什麽安琦如此絕情。他用老法子去處理安琦和自己之間的危機,但是無效,最後他便回到沉默,不再做任何努力。由于內疚和其他心理因素的困擾,韓愷得了重病,而後一病不起。在人生最後的一個月裏,韓愷寫了數百張紙,上面密密麻麻,隻有兩個字:"安琦"。

想飛

朱乃明 | 林建寰

"飛兒航空"副機師。韓愷的副手。也是好友。乃明相對韓愷,是比較輕松的人,個性隨和,不大計較,也不太堅持。有幽默感,喜歡自嘲。他跟任何人都能打成一片,是自來熟那種人。由于太愛說笑話,所以沒法認真,他認真的時候,別人總當他在逗樂子,乃明也就隨大家一陣笑,把自己的真心放在心底。他喜歡安琦不比韓愷少,但是太喜歡說笑話了,沒人當他說的是真話。所以 和韓愷一起追安琦,追了半天,安琦變成別人的。 他暗戀安琦是公開的秘密,早已被當作笑話。他自己也不避諱,還時常消遣自己。後來韓愷生病,把安琦托付給他。但是他的真心依舊隻被當作笑話。 他是忠誠的朋友,厚道,正派,負責任。他照顧韓愷直到最後,韓愷死了之後,安琦才理解他的笑話都是真情。 他是掛著笑臉的悲劇人物。

(以上資料來源)

音樂原聲

曲目
曲名歌手
1乘風
王藍茵
2等待
王熙強
3很久以前
黃慧雯
4中途轉機
陳威全
5遠遠想著你
杜志修
6中間
王藍茵;陳威全
7離開你之前
2號旋
8欠你的幸福
陳詩慧
9他送你回來以後
鍾德強
10一個人走
餘天龍
11乘風 (演奏版)

12等待 (演奏版)

13中間 (演奏版)

14遠遠想著你 (演奏版)

15一個人走 (演奏版)

16中途轉機 (演奏版)

17很久以前 (演奏版)

18欠你的幸福 (演奏版)

19離開你之前 (演奏版)

20他送你回來以後 (演奏版)

(以上資料來源)

幕後花絮

1、男主演印小天因與其經紀公司產生契約糾紛鬧上法庭,他跟劇組簽訂的契約中寫下保證條款,如果官司影響到拍攝,他將賠償全部損失 。

2、為了給"空姐"劇樹立標準,出品方請來了專業飛機建造師當顧問,特地在海邊的倉庫內,建造了一座具有國際航班水準的模擬機艙,還從國際航班的飛機上淘來了"退役"的VIP座椅 。

3、許瑋倫在青島拍戲時,隻要沒有通告必定去海邊走走,吃吃海鮮,又避暑又養胃 。

4、《想飛》殺青僅僅四個月還未播出女主角許瑋倫就突遇車禍離世,令劇組成員都陷入了巨大的悲傷中 。

劇集評價

《想飛》通過發生在幾位年輕"空乘"人員身上的故事,揭開這個"美麗職業"背後的艱辛與代價(騰訊網 評) 。許瑋倫在劇中扮演一個甜美可愛又堅強執著的空姐程風,男主角眼睛重現光明與女主角激動流淚的鏡頭,她表現可圈可點(搜狐網 評)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