悄然走進你的世界

悄然走進你的世界

切都因這樣的一場邂逅而起。裴致遠(朱永騰飾),在美國修完學前教育學的碩士學位之後,來到其父親投資經營的上海幼稚園任教邂逅了幼稚園女教師凌楚楚(謝潤飾),並一見鍾情地愛上凌楚楚。

  • 中文名稱
    悄然走進你的世界
  • 首播時間
    2004年05月01日
  • 製片地區
    中國大陸
  • 集    數
    20集
  • 導    演
    張加貝
  • 類    型
    愛情
  • 主    演
    朱永騰,張璐,隋俊波,謝潤

基本資料

片名:悄然走進你的世界

導演:張加貝

地區:大陸

演員表

角色演員備註
裴致遠朱永騰----
凌楚楚謝潤----
谷一凡張程----
葛美美隋俊波----
--張璐----

劇情概述

一切都因這樣的一場邂逅而起。裴致遠(朱永騰飾),在美國修完學前教育學的碩士學位之後,來到其父親投資經營的上海幼稚園任教邂逅了幼稚園女教師凌楚楚(謝潤飾),並一見鍾情地愛上凌楚楚。幾經周折,裴致遠終于如願以嘗進入幼稚園,成為凌楚楚真正的同事。幼師葛美美(隋俊波飾)被裴致遠的才氣所吸引,但電腦公司經理周星俠卻利用與葛美美的戀情關系大做文章,從而達到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在幼稚園裏,裴致遠幫助園長鄒平妥善地處理了何夢雨小朋友劃車事件,使離異母親史雲雲受到了深刻教育。裴致遠的教學方法贏得楚楚的贊同。于是,邀請裴致遠一起吃飯,同時,她也邀請了男友谷一凡(張程飾)。谷一凡以前的女朋友安怡從美國回來了,她對谷一凡的感情和依戀絲毫未減,並揚言要帶谷一凡去美國舉辦畫展。楚楚因為安怡的出現,無法集中思想工作。裴致遠關心地詢問她,帶她到海邊散心,讓楚楚將心中的不快忘卻,美美嫉妒的將一切看在眼裏。美美後媽慧子約周星俠見面,並警告他離開美美,答應幫他的公司渡過難關。裴致遠為了替楚楚討回公道,來到谷一凡的家,原本是想狠很指責一番谷一凡的,卻意外地發現谷一凡竟然是自己童年的好友。谷一凡向裴致遠保證,他一定會給楚楚幸福的,請裴致遠放心。在機場,楚楚和谷一凡為安怡送別,安怡祝福二人幸福。谷一凡和楚楚在公園遊玩時。谷一凡不小心地摔了一跤。幾天後,醫生將眼睛可能會逐漸失明的病情如實告訴了他。谷一凡為了不拖累楚楚,便與她不辭而別,令楚楚傷心欲絕。慧子找到裴致遠,將周星俠要挾美美的事情告訴他。裴致遠默然無語。在幼稚園的一角,慧子抱著施嘉痛哭,最後含淚離開,裴致遠似乎明白了什麽。正在裴致遠和凌楚楚兩人的戀情集劇升溫、事業向前發展之際,裴致遠的父親從海外打來電話,要求裴致遠回去幫助公司做事,裴致遠未答應。無奈,裴父隻好將公司財政出現問題,準備將幼稚園的土地轉賣的真相告訴了裴致遠,裴致遠啞然了。谷一凡的眼睛即將失明,再次歸來的安怡驚呆了,將谷一凡不願連累楚楚的真相告訴了她,楚楚急忙奔去醫院,和谷一凡緊緊擁抱。周星俠的公司終因債台高築而無法經營下去,他不惜鋌而走險,綁架了幼稚園的小朋友施嘉。最終,當他得知施嘉竟是自己的親生骨肉時,已經追悔莫及了,隻能喝下自己釀製的苦酒。裴致遠迫于父親的壓力,將自己的辭職信交到了園長的桌上。美美回家想求得父親的幫助,希望他能借錢給她。但葛父不答應。在大家的努力下,幼稚園裏又恢復了往日的勃勃生機。生活依然在繼續,谷一凡在楚楚的悉心照料下,眼睛恢復了健康,並成功舉辦了個人畫展。而裴致遠也依然深深眷戀著這塊養育他並給予他關愛的土地,于是,毅然地再次歸來,和楚楚、美美等一起共同探索幼兒教育的改革之路……

分集劇情

第1集

一切都因這樣的一場邂逅而起。裴致遠,一個另類,前衛的時尚青年,在美國修完學前教育學的碩士學位之後,無所事事。後迫于父親的壓力,來到其父親投資經營的上海某大幼稚園任教。裴致遠在去幼稚園應聘的路上,邂逅在同一所幼稚園內任教的女教師凌楚楚,並一見鍾情地愛上凌楚楚。幾經周折,裴致遠終于如願以償進入幼稚園,成為凌楚楚真正的同事。 誰知,在去幼稚園內任教的第一天,就撞見了凌楚楚班上的小朋友黃迪不肯吃飯,裴致遠為了替凌楚楚解圍,故意將黃迪的飯吃了,惹得黃迪當場就嚎啕大哭,回家後,黃迪向媽媽告狀,說裴致遠不讓他吃飯。 第二天,黃迪媽媽在幼稚園內,當著鄒平園長的面狠狠指責了裴致遠一番,並表示,如果不給她一個好的答復,她就讓兒子立刻轉園,並且,也會鼓動其他的家長這麽做。鄒平顯得為難。但裴致遠卻希望鄒平自己去了解事情發生的真相。事後,裴致遠見到在草坪上玩耍的黃迪,便心生一計,用變魔術的方法製服了他,並引導他承認了自己的錯誤。同樣的,裴致遠的到來,也在這個女兒國內引起了巨大的反響。于是,關于裴致遠的話題也就漸漸多了起來……

第2集

裴致遠第一天來到幼稚園內正式報到。在辦公室裏,葛美美老師別出心裁地為裴致遠舉行歡迎儀式,並將自己要喝的一杯牛奶送給裴致遠喝,可裴致遠接過牛奶後,自己並沒有喝,而是將牛奶給凌楚楚,楚楚婉言謝絕。此景被葛美美見到,葛美美生氣地將牛奶搶過來喝光了,裴致遠尷尬的站著未說話,正在這時,鄒平走了進來,幫裴致遠解了圍。 鄒平將裴致遠正式介紹給眾位老師,並將裴致遠的具體分工作了安排。安排裴致遠和楚楚一個班級,裴致遠真是求之不得。在班級裏,黃迪又和小朋友打架了,裴致遠對黃迪進行了教育,並針對孩子們的興趣進行了有益的疏導,帶著大家去玩泥巴。草坪上,裴致遠和孩子們熱鬧的玩在一起。美美和楚楚欣賞的看在眼裏。兩個人關于裴致遠的話題也就多了起來。美美告訴楚楚,她很在意和裴致遠的交往,她要追求裴致遠。下班了,美美和裴致遠去吃飯,在幼稚園門口,正巧碰到來接美美的周星俠,但美美並沒有上周星俠的車,在奚落了一番周星俠之後,和裴致遠騎著機車揚長而去。 在英語課上,裴致遠和楚楚在發音方式上又產生了爭議。裴致遠趁機帶著孩子去操場上做體操,在教操過程中,裴致遠給孩子們教授了很多英語單詞,孩子們興致勃勃的跟著他學著,楚楚不得不贊同他的做法。 晚上,楚楚邀請裴致遠一起吃飯,同時,她也邀請了谷一凡。但裴致遠並不知情,還以為楚楚是在給他機會呢?在飯桌上,他才知道,原來楚楚還邀請了別的人來,他原先的興致一下子消失了。但礙于面子,他還是堅持到最後。 在谷一凡的家裏,楚楚不小心打碎了一個杯子,谷一凡沖著她大發雷霆,楚楚傷心的離開,並徹夜難眠。但第二天,谷一凡還是出現在孩子們的美術課上。他幫楚楚畫了一幅畫,遭到裴致遠的妒忌,並故意撕碎了谷一凡的畫。 周星俠約美美在飯店吃飯,這時,美美意外的接到惠子的電話,慧子告訴美美,她的爸爸從國外回來了,美美喜出望外的回家,卻又和惠子發生了爭執。

第3集

美美在家裏搶白了一頓慧子後,生氣的離開家,並打電話給裴致遠,讓他出來陪她吃飯。在餐廳裏,美美向裴致遠傾訴了心中的苦衷,裴致遠表示同情,並希望她能從另一個角度去理解他的父親。在回家的途中,他們遇著幾個小流氓,裴致遠為了不讓美美受欺負,對這群小流氓大打出手,製服了他們。但他的手卻被劃傷了。美美對裴致遠的行為表示深深敬佩。並帶他回家包扎傷口。這一幕情景正好被上門來跟蹤的周星俠見到。周星俠在美美家裏差點和裴致遠打了起來。 何夢雨在唐力的車上劃了一刀,這讓唐力大為惱火。唐力和史雲雲鬧到幼稚園,找鄒平論理。何夢雨很敵對地面對唐力和史雲雲,這更激起了唐力火氣,他讓何夢雨自己打耳光,否則,他就要讓警察來抓何夢雨的爸爸。何夢雨一聽就急了,打了自己的耳光。目睹此情此景的鄒平,十分生氣,她讓唐力和史雲雲滾開。而自己卻抱著何夢雨哭了。 下午,在和谷一凡的散步途中,楚楚將幼稚園內發生的事情告訴給谷一凡了,谷一凡讓楚楚別去多想這些事。不經意間,他們路過小書店,谷一凡的目光停在書店裏,楚楚奇怪的看著他,問他在看什麽?谷一凡告訴楚楚,他想起了一本畫冊,原先想買但沒買,現在想買卻沒有了,楚楚聽著,心裏有了註意。她決定幫谷一凡去買到這本書。

第4集

唐力為了賠車的事情又到幼稚園來鬧事,被鄒平指責了一頓後離開。此時,楚楚從外面回來,鄒平很不客氣的批評了一頓楚楚,希望她不要因為自己的私事而耽擱幼稚園的工作,楚楚表示接受。 晚上,何夢雨在外面賣花,何志明來接她回家。何夢雨不肯回去。何夢雨說她要掙錢,掙很多錢。何志明感動地對女兒說,做人要有骨氣。 史雲雲代表唐力來幼稚園處理車子的賠償事件,何志明答應賠償,但他同時要求史雲雲打回自己兩個耳光。鄒平出面解圍。鄒平語重心長的告訴史雲雲,何夢雨的生活狀況其實很窘迫。何夢雨自己哭訴了生活中的種種經歷,而裴致遠也將自己的親身經歷講訴給大家聽了。他的話深深的打動了在座的每一位。史雲雲表示願意自己來賠償車的費用。 在辦公室裏,美美和楚楚又在議論裴致遠的事情,美美表示以後要更多的關心裴致遠。楚楚又要出去幫谷一凡買書了。功夫不負有心人,終于,她在一個書攤上買到了谷一凡要的書。但是,當她把書送到谷一凡家的時候,自己也因勞累過度而暈倒在地上。谷一凡回到家中,見到在桌上的書,他明白是楚楚幫他買的。于是,他打電話給楚楚,楚楚不在家。谷一凡又打電話給美美,這才知道楚楚因為幫他買書而生病住院了。谷一凡感動的去醫院探望楚楚。在病房裏,楚楚向谷一凡說了自己的心裏話。她希望谷一凡接受自己的愛,谷一凡表示理解,但他也希望楚楚給他時間考慮。楚楚說自己願意等他。 裴致遠從美美那裏得知楚楚生病的事情,他立即帶著鮮花到醫院探望楚楚。正巧谷一凡也在。裴致遠生氣的對谷一凡說:"如果你不能夠對楚楚好,那我就要追求楚楚了。"谷一凡啞然。楚楚約谷一凡出去,谷一凡正準備出門,卻見到門口站立的昔日女友安怡。

第5集

谷一凡和楚楚的感情開始有所轉機,但正在這個階段,谷一凡以前的女朋友安怡從美國回來了,並揚言要帶谷一凡去美國舉辦畫展。谷一凡見到安怡,百感交集,但是,畢竟因為自己和安怡分開了許多年,而顯得無所適從。而安怡對谷一凡的感情和依戀卻絲毫未減。她很親熱的和谷一凡訴說著她在美國這些年的生活。而此時的谷一凡也顯然忘記了和楚楚的約會。楚楚久等谷一凡不來,于是,邊自己來到了谷一凡的家,沒想到,就在門口,她見到了和谷一凡在一起的安怡。楚楚驚愕之餘,很快就離開了。谷一凡追到門口,已經不見了楚楚的影子。 第二天,谷一凡約楚楚出來,跟她解釋他和安怡的關系,楚楚始終不說話,此時,楚楚的手機響了,鄒平告訴楚楚,于嬌鳳考完鋼琴之後就不見了,現在大家正在分頭尋找她。讓楚楚趕緊回去。楚楚放下電話,便離開了,留下谷一凡獨自一人在茶室。 裴致遠等人四處尋找著于嬌鳳,結果在周星俠的辦公室找到了于嬌鳳,美美狠狠地罵了周星俠一頓。 在遊泳課上,黃迪因為一個洋娃娃和施嘉打了起來。並撞傷了頭部。黃迪被送往醫院。黃迪媽媽李彩華和一家人匆忙趕到醫院看望黃迪。在醫院,李彩華當著孩子的面罵施嘉是野孩子。引起裴致遠的不滿。裴致遠坦率的向李彩華闡明了自己的觀點,並說服李彩華糾正自己錯誤。 楚楚終究因為安怡的出現,鬧得自己整日工作不安寧,無法集中思想工作,鄒平看在眼裏,很是生氣。于是將楚楚叫到辦公室進行教育。希望她不要因為私人的感情糾葛,而影響工作。楚楚答應。

第6集

楚楚心情不好,裴致遠關心地詢問她。並想帶她去散心。楚楚沒答應。周星俠又來幼稚園接美美下班。在門口遇見施嘉在玩,他很熱心地將球撿給施嘉。周星俠請美美去吃飯,美美答應了。 餐館裏,周星俠殷勤的讓美美吃多點,並帶美美去逛商店,幫她買了幾大包東西。美美滿意的笑了。之後,周星俠邀請美美去了自己的家中,美美在周星俠家平安地度過了一個晚上。 谷一凡在桌上見到了新的杯子,他明白了一切。他打電話給楚楚,楚楚又不在家,谷一凡放下了電話。楚楚去谷一凡常去的酒吧找谷一凡,又意外的見到谷一凡和安怡正親熱的呆在一起。楚楚轉身便走,谷一凡追了出來,準備給楚楚解釋。在雨中,楚楚哭了。她根本無法聽谷一凡的解釋,于是便跑了。 惠子主動約周星俠在餐廳見面。同時警告周星俠,要他以後別在騷擾美美,離開美美。隻要周星俠答應離開美美,惠子答應幫周星俠的公司渡過難關。然後留下名片離開。 楚楚依然不高興,裴致遠帶她到海邊散心。讓楚楚將心中的不快忘卻。而且,為了讓楚楚快樂起來,裴致遠又在郊遊活動中,和楚楚說了很多有趣的話題。美美嫉妒的將一切看在眼裏。 谷一凡來接楚楚下班,楚楚答應了。看著楚楚和谷一凡遠去,裴致遠的心情十分復雜。他正要離開,美美又追了出來。要求裴致遠帶她出去騎馬,裴致遠無奈答應。 谷一凡邀請楚楚去他的畫室,楚楚答應了。在谷一凡的畫室裏,谷一凡再次給楚楚作了解釋。楚楚也再次表示願意等谷一凡。谷一凡感動的將楚楚摟在懷中。 安怡又來找谷一凡,給他說出國的打算。但谷一凡冷冷地打斷了安怡的話。安怡堅決的告訴谷一凡,她一定會說服谷一凡。 裴致遠在美美家吃飯,見楚楚還未回來,便問起了美美。美美說楚楚出去處理事情了。裴致遠匆匆離開美美的家。隨後,裴致遠直接去了谷一凡的家。

第7集

裴致遠為了替楚楚討回公道,獨自一人來到谷一凡的家,原本是想狠很指責一番谷一凡的,卻意外地發現谷一凡竟然是自己童年的好友。二人開懷大笑。 楚楚因為谷一凡的事情,弄得情緒不佳,裴致遠來到幼稚園陪她聊天。安慰並鼓勵楚楚去爭取自己的幸福。 為了培養孩子們的動手能力,楚楚和裴致遠決定讓孩子們自己種植生物,孩子們拿出了自己的看家本領。從家中帶來了各種植物。可黃迪卻出人意料地將阿公的鸚鵡拿來種。弄得大家啼笑皆非。 而安怡為了讓谷一凡和自己同去美國,竟然將行李也搬到了谷一凡的家,準備同谷一凡同住一段日子,此舉引起了谷一凡的反感。二人為此爭執起來。谷一凡讓楚楚回去,安怡不願意,無奈,谷一凡隻好自己走出去。與此同時,楚楚來到谷一凡家,卻意外地見到來開門的安怡,安怡故意告訴楚楚,谷一凡已經睡了。楚楚含淚離開。 谷一凡回家,並明確告訴安怡,自己決定不去美國了。安怡生氣地和谷一凡吵了一架後離開,並留下一句話。自己決不放棄。 楚楚上課時,心不在焉。裴致遠表示關心。 安怡告訴楚楚,自己要和谷一凡去美國了,希望她能忘卻和谷一凡的感情。楚楚無言以對,一個人落寞地回到幼稚園內。裴致遠已經等在大門口了,裴致遠邀請楚楚一起去看看大海。 于嬌鳳在國際鋼琴比賽中失敗了。她的媽媽郭霞為此很不安,于是要求于嬌鳳認真練琴。準備重新考試。遭到于金根的指責。而裴致遠和美美也在為于嬌鳳的事情想辦法。

第8集

黃迪在課間休息時,乘楚楚不註意,在小朋友喝的牛奶中註入了肥皂水,小朋友喝了牛奶之後,集體中毒。這起事故在園中引起家長的極大不滿,有些家長甚至揚言,如果幼稚園不給一個滿意的答復,他們就要去投訴幼稚園,園長鄒平答應給大家一個滿意的答復。如果解決不了,她願意辭職。楚楚難過地站在一旁。 事後,在鄒平的辦公室裏,楚楚向鄒平承認了自己的失誤,並主動提出辭職,鄒平不答應,但卻答應給她一星期的假,讓她去放松放松。楚楚領情而去。 谷一凡來到楚楚住處找楚楚,碰到的卻是美美,美美告訴谷一凡,楚楚因為心情不好,外出度假了。谷一凡深感意外。在舞蹈課上,葛美美讓于嬌鳳為大家伴奏,正巧被前來探視的郭霞見到,郭霞當場就奚落了一番葛美美,並告訴葛美美,以後再也不許讓于嬌鳳為大家伴奏。 楚楚來到自己的故鄉,谷一凡也隨後來找楚楚,但兩人多次擦肩而過。終于,在石橋下,他們見面了。谷一凡向楚楚表明了自己的心跡。楚楚甜蜜地依偎在谷一凡的懷中。 而裴致遠也根據對黃迪的觀察,來到黃迪的家,見到正在和鸚鵡認錯的黃迪。裴致遠鼓勵黃迪向楚楚認錯,做個好孩子,黃迪答應了。楚楚度假回來,黃迪果然向楚楚承認了自己的錯誤。 楚楚知道這一切的結果,都是裴致遠在幫忙,于是,為了答謝裴致遠,她邀請裴致遠去野炊,裴致遠含笑答應。

第9集

裴致遠,美美,楚楚和谷一凡四人到野外野炊。趁空隙的時間,裴致遠約谷一凡去周圍走走,在散步的途中,谷一凡向裴致遠表示感謝,謝謝他為楚楚解圍。讓楚楚恢復往日的快樂。裴致遠表示這沒有什麽。是自己應該做的。谷一凡向裴致遠保證,他一定會給楚楚幸福的。請裴致遠放心。裴致遠笑而未答,兩雙有力的手緊緊的握在了一起。 安怡要走了,在裴致遠家中,她哭著吻別谷一凡,並告訴谷一凡,自己真的很愛他。谷一凡感慨地看這安怡,無從回答。 在機場,楚楚和谷一凡為安怡送別。安怡祝福二人幸福。楚楚和谷一凡也囑咐安怡要多保重。安怡走了,但她告訴楚楚和谷一凡,她會回來的。 草地上,谷一凡和楚楚帶著孩子們在畫畫,兩人脈脈含情的情景,被裴致遠默默的看在眼裏。下課了,裴致遠故意在楚楚裝出一副很快樂的樣子,並答應和美美去共進晚餐。楚楚卻全然不知這一切都是裴致遠裝出來的。在迪廳裏,裴致遠一個人喝了大量的酒,並在舞池裏大肆宣泄。美美痛苦的將一切看在眼裏。而另一邊,楚楚和谷一凡倆人在霓虹的映襯下,依偎在一起數星星。楚楚幸福的問谷一凡,沒有去美國辦畫展,是否覺得很遺憾,谷一凡告訴楚楚,她是他最重要的。當晚,谷一凡還在自己的家裏為楚楚舉行了一次別開生面的個人畫展。楚楚感動的享受這溫馨,浪漫的時刻。 唐力要出門了,編了個理由騙史雲雲。史雲雲無奈答應。何夢雷趁媽媽不註意的時候,將花瓶打碎。史雲雲見狀驚訝。而何夢雷卻說他知道哪裏有這個花瓶買。趁這個機會,何夢雷將史雲雲帶到了姐姐何夢雨賣花的地方。史雲雲見到女兒百感交集。此時,何志明也走了過來,見到前妻不知該說什麽好。于是二人帶著孩子們外出玩了一番。 周星俠擅自闖到葛家找惠子借錢,並乘機奚落了一番惠子,惠子尷尬不已。 葛美美和裴致遠在飯店吃飯,席間,美美向裴致遠表明了自己愛他的心意。裴致遠無動于衷的表情深深刺傷了美美,美美生氣的摔下錢便走。裴致遠趕快追出來。卻意外的見到來找美美的惠子。惠子將美美帶回家,並且讓美美和周星俠分手。美美答應考慮。 晚上,美美在家難以入睡,等著楚楚回家聊天。在楚楚面前,美美傷心的哭了。她告訴楚楚,她真的很愛裴致遠。楚楚答應幫助美美,並告訴美美,她隻愛谷一凡一個人。同樣的,裴致遠也難以入眠。

第10集

裴致遠打電話給楚楚,楚楚未接他的電話。 谷一凡和楚楚在公園裏很愉快的遊玩著,他們都沉浸在幸福的時光裏。但是,谷一凡卻不小心的摔了一跤。在醫院裏,檢查結果出來了,醫生說沒有問題。于是,谷一凡又回到了家中。 美美纏著要楚楚幫她的忙,讓她有機會多接觸裴致遠,楚楚答應了,于是兩個人想出了一個妙計。決定以家訪為理由,讓美美有更多的時間和裴致遠在一起。楚楚將這個計畫匯報給了鄒平,鄒平答應了。但當裴致遠得知自己是和美美為一個組時,很不滿意,便找到鄒平,要求更換名單,鄒平不答應。周星俠又來幼稚園接美美,正好,美美將自己要和他分手的事情跟周星俠明說了,周星俠惱羞成怒。 在家裏,美美又傷心的哭了。晚上,她還是和裴致遠去了黃迪家裏家訪。他們見到黃迪的阿公阿麼正忙著為黃迪收拾玩具,很不滿意。但和黃迪的媽媽卻無法溝通。無奈,隻能離開。 美美沒有截到計程車,裴致遠隻好送她回去。在路上,美美告訴裴致遠,她和周星俠分手了。可裴致遠卻無動于衷。美美實在忍不住,便問裴致遠,"如果沒有楚楚,你會接受我嗎?"但裴致遠的回答卻令美美痛苦不已。在家門口,美美哭倒在周星俠的懷裏。而谷一凡和楚楚的感情卻與日俱增。 美美終于因為經受不了感情的打擊,生病住院了。楚楚生氣的指責裴致遠,並將美美生病的事情告訴了裴致遠。裴致遠懷著內疚的心情到醫院探望美美。 周星俠也和谷一凡,楚楚到醫院探望美美,周星俠見到裴致遠守在美美病床邊,便痛苦離開。 裴致遠到醫院接美美出院,卻發現美美早早離開了。谷一凡的眼病越來越嚴重。他無力的接聽了楚楚的電話。楚楚和美美在家裏聊天,楚楚希望美美得到幸福。

第11集

谷一凡的眼病越來越嚴重了。美美回到家裏,懇求惠子幫周星俠的忙。惠子答應考慮。谷一凡到醫院檢查,醫生將病情如實告訴了他。說谷一凡的眼睛可能會逐漸失明。谷一凡失落地走在街上。 楚楚到谷一凡家,沒有見到谷一凡,卻見到了一幅畫著她畫像的畫。楚楚在谷一凡的桌上睡著了,回到家中的谷一凡看到了楚楚。谷一凡告訴楚楚,和她在一起很幸福。谷一凡想將自己的病情告訴給楚楚,卻被楚楚打斷了,谷一凡隻好打住。但楚楚一句無意的話,卻使得谷一凡大為惱火。楚楚愣住了。谷一凡覺得自己失態,要求楚楚原諒他。楚楚又原諒他了。谷一凡帶楚楚出門寫生,看著楚楚興高採烈的樣子,谷一凡發出了內心的感慨。 慧子再次約周星俠出來,將美美求他幫助的事情告訴給周星俠聽。周星俠說自己知道這事,慧子責備周星俠不應該利用美美,但周星俠卻說這是美美自願的。周星俠要求惠子盡快答應美美的要求。 裴致遠到美美家中看美美,遭到美美的搶白。惠子找到裴致遠,請他對美美好些。並將周星俠要挾美美的事情講給裴致遠聽了。裴致遠默然無語。美美回到幼稚園,裴致遠為她舉行了一個別開生面的歡迎儀式。美美感動了。二人又恢復了以往的交往。裴致遠向美美表示,他以後會對她好的。 楚楚到谷一凡家裏,谷一凡卻沖著楚楚無故發火,楚楚含淚離開。谷一凡陷入了痛苦的思緒中。裴致遠見楚楚不高興,便又自告奮勇陪她出去散心。楚楚將自己的困惑告訴了裴致遠。裴致遠表示同情。突然地,楚楚想起今天是何夢雨的生日,便找去何夢雨的家,何夢雨不在家,最後在鄰居的指點下,他們找到在公園賣花的何夢雨,幫她過生日。

第12集

何夢雷也在唐力的主持下,過著一個豪華的生日。唐力接到一個電話,便匆忙離開了。史雲雲帶著兒子到何夢雨的家中,和何夢雨一起過生日。此時,何志明帶著禮物也回來了,一起慶祝何夢雨的生日。 裴致遠到谷一凡的家中,請谷一凡多些關心給楚楚,卻引起了谷一凡的誤會。裴致遠隻好離開。 谷一凡給楚楚留下一張字條後便離開了。楚楚四處在尋找他。其實,谷一凡是住進了醫院。安怡再次從美國回來看他,谷一凡讓安怡再次做他的女朋友,好讓楚楚死心,安怡答應了。 谷一凡將楚楚約到家裏,並正式提出和她分手。谷一凡說他要去美國了,安怡是回來接他的。楚楚傷心地離開了谷一凡的家。 在雨中,楚楚痛哭流涕,裴致遠將楚楚送回家。當美美得知楚楚和谷一凡分手,並且是裴致遠送她回來後,對楚楚發了一頓火。並讓她從此不要和裴致遠說話,楚楚委屈地哭了。發完火的美美,又來到裴致遠家哭訴。將自己的苦衷告訴給裴致遠,裴致遠想安慰美美,卻不知從何說起,但美美卻大膽的向裴致遠說出了"娶我吧"。裴致遠愣住了,還沒等他反應過來,美美卻離開了他的家。 楚楚一人孤獨的呆在幼稚園裏,裴致遠趕到幼稚園來安慰她。兩人推心置腹的進行了交談。楚楚傷心的告訴裴致遠,谷一凡帶走了她的世界。裴致遠深表理解。他拉著楚楚離開了幼稚園。在幼稚園的草地上,裴致遠將幾粒相思豆交給楚楚,讓她種下心中的希望。楚楚感動不已。她謝謝裴致遠,但話未說完,卻又暈倒了。

第13集

裴致遠將楚楚送到家裏休息,楚楚請求裴致遠幫忙,讓他去和谷一凡打聲招呼,她想在他離開前再見他一面,裴致遠答應了。不巧,又被美美誤會了,美美生氣的對裴致遠發火,裴致遠隻好無奈地聳聳肩。 醫生再次告訴谷一凡,他的眼睛病情已經難以改變了,谷一凡痛苦的低頭不語。安怡將谷一凡帶到公園散步,晴朗的天氣使得安怡的心情極為舒暢,但谷一凡卻沉默不語。 美美和周星俠在酒吧喝酒,美美突然心血來潮,要聽"泰坦尼克"主題曲,但酒吧並沒有這首歌曲,周星俠說自己唱給美美聽,美美說不要。周星俠心生一計。 安怡告訴谷一凡,她要離開了,谷一凡覺得意外。正在此時,裴致遠來找谷一凡了,裴致遠請谷一凡在離開之前去看看楚楚,谷一凡不答應。于是,裴致遠便和谷一凡打了起來。安怡一盆冷水澆醒了他倆。裴致遠和谷一凡總算冷靜下來。 為了讓楚楚的心情有所好轉,裴致遠安排了野外郊遊活動,在活動中,孩子們和家長都興高採烈的玩耍著,隻有楚楚依然悶悶不樂。鄒平看在眼裏,她在一個空隙的時間,約楚楚到一邊去聊天。鄒平希望楚楚從失戀的陰影裏走出來,盡快恢復好的心態。並且,還告訴楚楚,其實,這次郊遊是裴致遠特意安排的,目的就是希望通過郊遊活動,讓楚楚能散散心,忘卻一些心中的不愉快。楚楚聽了深為感動。她向鄒平表示,她一定會盡快調整好自己的心情,安心工作的。 晚上,楚楚和裴致遠在一起聊天,她向裴致遠表示感謝,並且一再強調,她會把裴致遠當作一生中最真誠的、最親密的、最可靠的朋友。裴致遠感動的直點頭。裴致遠告訴楚楚,谷一凡要去美國了,臨走前要見她一面。楚楚答應了。 在機場的咖啡廳,谷一凡和楚楚在一起聊了許久。安怡也請求裴致遠能理解谷一凡的苦衷。谷一凡要求楚楚自己照顧好身體,楚楚給了他同樣的囑咐。最後在依依不舍的情緒中告別。 周星俠用心良苦,在電影院包場,並專門請了一位外國小姐為美美演唱"泰坦尼克"的歌曲。美美顯得特別高興。第一次主動吻了周星俠。 裴致遠陪楚楚在幼稚園值夜班。婷婷卻突然跑來說施嘉不見了。大家急積分頭去找。

第14集

在幼稚園的一角,惠子抱著施嘉痛哭,最後含淚離開。裴致遠見到施嘉的時候,見到施嘉在哭,並且,施嘉的身旁還放著一大袋食品。裴致遠似乎明白了什麽。 第二天,施嘉因為想媽媽,硬是不肯吃飯,楚楚隻好哄她,但施嘉依舊不吃,此時,鄒平過來,並善意的哄騙施嘉,說隻要施嘉肯吃飯,就她可以幫她把媽媽找回來,裴致遠因此和鄒平在此事上產生了分歧。並製止了鄒平的行為。 美美和周星俠在公園裏散步,兩人的心情都不錯,可是,美美的一番話,卻讓周星俠莫名其妙。美美說周星俠是一首詩,一首誰也看不懂的詩。周星俠表示抗議。好在,當時的氣氛不錯,兩人才不至于爭吵起來。周星俠又心生一計,提議去給美美父親過父親節,美美答應了。 在美美的家中,葛嘉平見女兒回家,特別高興。父女倆愉快的聊天。而在座的惠子卻顯得特別尷尬。于是,趁去廚房切蛋糕的機會,惠子警告了周星俠,希望他不要打美美的主意,否則,她決不會饒過他。但周星俠卻意外的表示,他可以離開美美,但是,他需要錢,惠子明白了一切。 施嘉想媽媽了,趁大家不註意的時候,她偷偷溜到了天台上,這下急壞了眾位老師。大家急忙四處尋找她,最後在天台上發現了她。裴致遠急中生智救下了施嘉。也因為施嘉的原因,裴致遠和楚楚的關系走得更近了。裴致遠向楚楚表白自己的心跡,他願意做個給楚楚快樂的人,楚楚婉言謝絕。 谷一凡的病情越來越重,他隻能進盲童學校學習,以便適應日後的生活。安怡日夜的守在谷一凡身邊照顧他,谷一凡深感過意不去。 裴致遠在珠寶店為楚楚定製了一枚戒指,晚上,他特意到楚楚家看楚楚,這又遭到了美美的嫉妒。美美甩手離開。和周星俠去迪廳跳舞,狠狠發泄了一番。

第15集

楚楚主動向美美表示關心,但美美卻不領楚楚的情。 楚楚回到幼稚園,裴致遠乘機向楚楚大膽的表明了愛她的心情。楚楚羞澀地笑了。為了加強對孩子們對生命的認知,裴致遠想出了一個孵小鴨的計畫,他給每個孩子都發了一個鴨蛋,也給楚楚留了一個。在辦公室裏,裴致遠大大的發表了一番孵小鴨的理論,惹得在座的老師都羨慕不已。而楚楚和裴致遠的默契配合,也使得美美很嫉妒,她再次敵意的針對楚楚發火,弄得楚楚十分難堪。 安怡到盲童學校看谷一凡,遭到谷一凡指責,他不希望安怡到這兒來看他,但安怡卻認為谷一凡不應該來這裏,她要求谷一凡去醫院看病。在遊戲中,裴致遠和楚楚的感情又有了新的發展。 楚楚高興的和孩子們玩在一起,似乎已經忘卻了谷一凡離去而造成的痛。此情此景,正好又被來看望她的谷一凡看到。谷一凡躲在一角,遠遠的註視著楚楚的一動一笑,流下了感慨的淚水。晚上,谷一凡在繼續畫著楚楚的畫像。安怡將一杯牛奶送給谷一凡,她叮囑谷一凡早些休息,谷一凡不聽,安怡為此和他吵了起來。安怡知道谷一凡依舊深愛著楚楚。所以,她希望谷一凡將病情如實告訴楚楚,楚楚一定會回來的。但谷一凡卻不願意去打擾楚楚的生活,他告訴安怡,楚楚現在過得很幸福。安怡無語。 在孩子們玩耍的空隙,裴致遠將自己和谷一凡以前的故事,講訴給楚楚聽了,楚楚饒有興趣的聽著。周星俠又來接美美回家,在車上,周星俠向美美提起頭天晚上的事情,他要美美忘掉裴致遠,而美美卻矢口否認自己還愛著裴致遠。 咖啡館裏,裴致遠在等楚楚,美美進來遇見了裴致遠,便狠狠挖苦了一番裴致遠。在周星俠身邊,美美故意表現出對周星俠的熱情,使得周星俠受寵若驚。一個勁地向美美表白。後來才明白,原來美美是故意表現給鄰桌的裴致遠看的,周星俠覺得自己被愚弄了。美美發現了自己的失態,趕緊找借口離開。 慧子約楚楚外出談事,耽擱了她和裴致遠的約會,事後,楚楚急忙跑到他倆約定的咖啡館,可裴致遠卻不在了。楚楚回到家中,見到了在雨中等著自己的裴致遠,楚楚激動地喊著裴致遠的名字,二人在雨中熱烈的擁抱。 裴致遠的父親從海外打來電話,要求裴致遠回去幫助公司做事,裴致遠未答應。但由于自己睡不著,便早早到了幼稚園裏,卻意外的見到一群破殼而出的小鴨,裴致遠激動不已。裴致遠立刻跑到楚楚家,將楚楚帶到幼稚園,和她一起分享這小生命的出生而帶來的巨大喜悅。 同時,裴致遠也乘機向楚楚求婚,並得到了楚楚的默認。裴致遠高興地對著小鴨連聲說著謝謝。

第16集

裴致遠和楚楚兩人的喜悅,未能逃脫同事芳芳的眼睛。芳芳取笑他倆,說是吃喜糖的時候,別忘了給她說一聲。 在鄒平的辦公室裏,大家正在商討藝術節的事情,鄒平請大家提建議,看看今年的藝術節怎麽搞才有特色。裴致遠提出讓小朋友們演七個小矮人的話劇,得到了大家的積極回響。而裴致遠和楚楚的戀情,也被同事說了出來。鄒平感到很驚訝。當然,最為驚訝的還是美美。 楚楚將自己的心事說給裴致遠聽,她擔心美美對自己的敵意。裴致遠安慰楚楚,他說美美是個大度的女孩,隻要給她時間,她會忘卻這些不愉快的。他們都想出了一個可以改善和美美關系的方式,請美美來飾演其中的皇後。但當楚楚給美美提議時,美美卻一口拒絕。 谷一凡終于無法畫畫了,他惱羞成怒的要撕毀原先畫著楚楚的那張畫,被安怡製止了。谷一凡暈過去了,安怡驚恐的叫了起來。裴致遠建議楚楚去請鄒平出面,讓她說服美美來飾演皇後,美美答應了。 安怡請求谷一凡暫時不要畫畫了,谷一凡還是不肯答應,他要安怡離開。安怡向谷一凡表示,她願意一輩子照顧谷一凡,谷一凡默然無語。楚楚和谷一凡同在一家文具店買東西,卻都未發現對方。谷一凡暈倒在地上,楚楚未曾留意走了。 在天台上,裴致遠和楚楚在深情的傾訴著,兩人完全陶醉在甜蜜的愛河中,裴致遠還別出心裁的將兩顆心用焰火的方式獻給楚楚。兩人幸福的擁抱在一起。 安怡來醫院探望谷一凡,谷一凡卻不希望安怡來,他要她趕緊回去。他不願意拖累她,安怡找到醫生了解谷一凡的病情。醫生告訴安怡,谷一凡的眼睛有可能要失明,安怡驚呆了,她再也忍不住,跑到幼稚園,將谷一凡住院的真相告訴給了正在演出的楚楚,楚楚急忙奔去醫院看谷一凡。 在谷一凡的病房前,看著谷一凡艱難的舉動,楚楚忍不住失聲痛哭,並且上前緊緊抱住了谷一凡,楚楚和谷一凡抱著哭成一團。隨後趕到的裴致遠目睹這個場面,隻能無言退出。晚上,楚楚和谷一凡都難以入眠。

第17集

楚楚為了照顧谷一凡,特意向鄒平請假。而裴致遠也因為見不到楚楚,感到深深的失落。美美註意著裴致遠的舉動,也深表同情,她故意取笑裴致遠,讓他能夠在她面前哭出來,其實,她是想分擔裴致遠的痛苦。當著小朋友們的面,美美向裴致遠大膽的說出了自己比楚楚更愛他的話。裴致遠隻好將話題岔開。 安怡見到楚楚回來谷一凡身邊,感到由衷高興。楚楚向她表示感謝,安怡問楚楚為什麽要謝她呢?楚楚無從回答。美美雖然心裏對楚楚有意見,但是,看著楚楚不愉快的樣子,她還是幫助楚楚將會議記錄給了她。楚楚向美美表示真誠感謝。美美告訴楚楚,因為她這幾天不去幼稚園,裴致遠很擔心。美美要求楚楚對裴致遠好點,不要傷害裴致遠,因為,裴致遠才是真正關心、真正愛她的那個人。 楚楚回到幼稚園,裴致遠異常激動,他不由自主的吻了楚楚,楚楚用力推開他。裴致遠這才意識到自己的失態,連忙向楚楚說對不起。情緒低落的裴致遠在家中發泄,吵得周圍鄰居很大意見。此時,裴致遠又接到父親催他回去的電話,裴致遠隻好在電話裏表示妥協,答應考慮一段時間。 在楚楚的家門口,裴致遠呆了整整一夜。第二天,當楚楚出門的時候,裴致遠出現在楚楚面前,並再次向楚楚求婚,請楚楚嫁給他。楚楚無從作答。裴致遠告訴楚楚,他真的很害怕失去她。 為了使谷一凡能夠安心治病,楚楚再次將"DNA"手鏈送給谷一凡,以增強他治病的信心。谷一凡不願意收下。此時,尾隨楚楚來的美美見到這一幕,非常生氣。她指責谷一凡不該在楚楚需要他的時候離開,現在又在楚楚準備結婚的時候回來,完全不顧楚楚的感受。楚楚製止了美美的責怪,並且將谷一凡生病的真相也告訴給美美了。美美聽完愣住了。 何夢雨生病沒來幼稚園,何夢雷在辦公室悄悄打電話給何夢雨,被裴致遠發現。裴致遠通知了史雲雲。史雲雲來幼稚園接完何夢雷後,便直接去看何夢雨,母女相見,抱頭痛哭。美美將谷一凡生病的事情講給裴致遠聽了,裴致遠聽了若有所思。 幼稚園裏的點點滴滴都是楚楚的影子,裴致遠深深地思念著楚楚。

第18集

美美約裴致遠去健身房運動,裴致遠借助跑步機上的運動,毫不掩飾的發泄著自己內心的痛苦。美美將一切都看在眼裏。美美用自己的方式安慰並鼓勵著裴致遠,她希望裴致遠能夠像一個真正的男子漢,敢于面對眼前的挫折。 裴致遠想明白了,終于,他以好朋友的身份走進了谷一凡的病房。和谷一凡親熱地聊起了童年的往事。二人沉浸在對往事的懷念中。但是,面對裴致遠,谷一凡還是說出自己不能和楚楚在一起的決定。裴致遠不能理解。此時,楚楚正好來找谷一凡,他們的話隻好中斷。 裴致遠將楚楚約到最初二人常去的地方,二人進行了推心置腹的交談。裴致遠忍痛將自己送給楚楚的訂婚戒指帶在了楚楚的無名指上,他已經決定和楚楚做永久的最親密的朋友,然後含淚離開。楚楚傷心的看著他離去。 楚楚悉心的照料著谷一凡,安怡表示很安慰。安怡告訴谷一凡,她要回美國了。谷一凡顯得很意外。安怡和楚楚聊天,安怡告訴楚楚,其實,谷一凡很愛她,隻是,他現在還很自卑,他無法表達出自己內心的情感,安怡請楚楚理解谷一凡。楚楚也告訴安怡,她真的很愛谷一凡,請她放心。 為了幫助谷一凡盡快克服對眼病的恐懼,配合醫生治療,裴致遠和孩子們一起查找各種醫治眼病的資料,並且帶著孩子們去醫院探望谷一凡。孩子們純真的語言和行為,深深感染了谷一凡。而裴致遠也在千方百計為谷一凡尋找醫治此病的專家。所有人都在為谷一凡的病情想辦法。 周星俠依舊對美美不死心,他再次約美美出來,遭到美美拒絕。與此同時,惠子也將最後一筆借款交給了周星俠,並警告他,再也不要打美美的主意。 裴致遠又在向醫生了解谷一凡的病情。醫生告訴裴致遠,其實谷一凡的眼睛還是有救的,隻不過,找到醫治的專家是要花費一大筆錢的。裴致遠于是找借口向父親要了這筆錢,但谷一凡對此並不知情。

第19集

美美將幼稚園要被變賣的訊息講給裴致遠聽了,裴致遠趕到父親開會的場所,沖著其父親大發了一通脾氣後,便到酒吧去喝酒。服務生見他喝得太多了,便希望他別喝了,但他執意不聽。之後,他一人在海邊大聲嘶叫。感嘆老天對他的不公平。美美在他的門口等他回來,已經睡著了。裴致遠回家後見到他,請她在家裏坐。美美見裴致遠神色異常,便問他到底發生了什麽事情。裴致遠將父親要賣幼稚園的事情和美美說了,美美覺得自己和裴致遠其實是同病相憐。雖然同為富家子女,但是卻都享受不到真正的家庭快樂。因此,美美又對裴致遠有了新的認識。 裴致遠迫于父親的壓力,將自己的辭職信交到了鄒平的桌上。在回去拿檔案時,鄒平希望裴致遠能考慮留下來,她說裴致遠其實是個好老師。裴致遠聽了深感安慰。但是裴致遠還是執意要走,他的話被在門外的美美聽見了。美美生氣的指責了裴致遠。裴致遠無言以對。 楚楚的愛終于感動了谷一凡,谷一凡也從心底真正接受了楚楚。他向楚楚承諾,他會給她幸福,給她快樂的。楚楚激動的和谷一凡擁抱在一起。 裴致遠要走了,鄒平和孩子們為他舉行了一個隆重的歡送儀式。在歡送會上,孩子們將自己的禮物送給裴致遠,裴致遠流著眼淚收下了孩子們最真摯的禮物。同時,楚楚和谷一凡也出現在歡送會上。為裴致遠深情的唱起了送別的歌。整個歡送會上,彌漫著離別的傷感情緒。會後,楚楚,谷一凡和裴致遠三人在餐廳吃飯,楚楚和谷一凡要求裴致遠能留下來,裴致遠未能答應。 周星俠的公司終因債台高築而無法經營下去,而為了金錢,他也不惜鋌而走險,綁架了幼稚園的小朋友施嘉。最終,當他得知施嘉竟是自己的親生骨肉時,已經追悔莫及了。隻能喝下自己釀製的苦酒。

第20集

在公園裏,美美再次要求裴致遠能留下來,但裴致遠說自己已經沒有可以留下來的理由。美美覺得這不是理由,美美對裴致遠遇到的困惑表示理解,但同時她也覺得這件事本身和裴致遠本人並無多大關系。即便是他的父親將幼稚園賣掉了,他依然有留下來的理由。隻要他是真的喜歡這份工作,真的愛這些孩子們。他就可以留下來,和大家一起想出解決問題的辦法。 美美回家想求得父親的幫助,希望他能借錢給她。但葛父不答應。而幼稚園裏也亂成一團。聽說幼稚園要停辦了,家長們都到幼稚園來了,他們圍著鄒平,要她給說法。鄒平隻好說現在正在想辦法解決,請大家耐心等待。 楚楚知道裴致遠出錢為谷一凡治病的事情後,十分感動,她約裴致遠出來,並向他表示感謝。楚楚在裴致遠的面前又哭了,裴致遠心疼的將楚楚擁在懷裏,他要楚楚以後照顧好谷一凡和她自己,有任何困難都要說給自己聽,他會給他們幫助。楚楚隻能以哭聲作答。 美美最終還是憑自己的實際行動感動了父親,葛父答應出資買下幼稚園。在大家的努力下,幼稚園裏又恢復了往日的勃勃生機。 生活依然在繼續,谷一凡在楚楚的悉心照料下,眼睛恢復了健康,並成功舉辦了個人畫展。而裴致遠也依然深深眷戀著這塊生他,養育他並給予他關愛的土地。于是,他又毅然決然的再次歸來,和楚楚、美美等一起共同探索幼兒教育的革新之路……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