恭王府景區

恭王府景區

恭王府,國家重點文物保護單位,為清代規模最大的一座王府,曾先後作為和珅、永璘的宅邸。1851年恭親王奕訢成為宅子的主人,恭王府的名稱也因此得來。

清室覆亡後,府邸的產權曾歸屬輔仁大學,1988年,恭王府花園對外開放,2008年恭王府完成府邸修繕工程後,全面對外開放。

恭王府分中東西三路,分別由多個四合院組成,後為長160米的二層後罩樓。恭王府歷經了清王朝由鼎盛而至衰亡的歷史進程,承載了極其豐富的歷史文化信息,故有了“一座恭王府,半部清代史”的說法。

  • 中文名稱
    恭王府
  • 外文名稱
    Prince Gong’s Mansion
  • 地理位置
    北京市西城區柳萌街甲14號
  • 佔地面積
    61120平方米
  • 景點級別
    AAAAA
  • 著名景點
    花園,銀安殿,嘉樂堂
  • 最佳時節
    春秋最佳
  • 用時參考
    2小時
  • 最近機場
    首都機場、南苑機場
  • 最近火車站
    北京西站、北京北站、北京南站、北京站

簡要介紹

恭王府位于北京市西城區前海西街,是清代規模最大的一座王府,先後作為大貪官和珅、慶親王永璘的宅邸,後被賜予恭親王奕訢,由此得名恭王府,並沿用至今。恭王府歷經了清王朝由鼎盛至衰亡的歷史進程,故有“一座恭王府,半部清代史”的說法。

恭王府恭王府

“月牙河繞宅如龍蟠,西山遠望如虎踞”,這是史書上對恭王府的描述。就其選址而言,它佔據京城絕佳的位置。古人修宅建園很註重風水,北京據說有兩條龍脈,一是土龍,即故宮的龍脈;二是水龍,指後海和北海一線,而恭王府正好在後海和北海之間的連線線上,即龍脈上,因此風水非常的好。古人以水為財,在恭王府內“處處見水”,最大的湖心亭的水,是從玉泉湖引進來的,而且隻內入不外流,因此更符合風水學斂財的說法。我國十大元帥郭沫若等人、均在恭王府的附近居住,而且都非常長壽。據說,北京長壽老人最多的地方就是在恭王府附近,這個地方真是一塊風水寶地

地理位置

恭王府位于北京市西城區柳蔭街甲14號。

王府結構

恭王府恭王府

恭王府由府邸和花園兩部分組成,南北長約330米,東西寬180餘米, 佔地面積約61120平方米,其中府邸佔地32260平方米,花園佔地28860平方米。府邸不僅寬大,而且建築也是最高規製。明顯的標志是門臉和房屋數量。親王府有門臉五間,正殿七間,後殿五間,後寢七間,左右有配殿。低于親王等級的王公府邸決不能多于這些數位。房屋的形式、屋瓦的顏色也是不能逾製的。恭王府的中、東、西三路各有三個院落,其中每一路的後兩個院子是人們要遊覽的主要區域。

府邸建築分東、中、西三路,每路由南自北都是以嚴格的中軸線貫穿著的多進四合院落組成。

中路最主要的建築是銀安殿和嘉樂堂,殿堂屋頂採用綠琉璃瓦,顯示了中路的威嚴氣派,同時也是親王身份的體現。東路的前院正房名為多福軒,廳前有一架長了兩百多年的藤蘿,至今仍長勢甚好,在京城極為罕見。東路的後進院落正房名為“樂道堂”,是當年恭親王奕欣的起居處。西路的四合院落較為小巧精致,主體建築為葆光室和錫晉齋。精品之作當屬高大氣派的錫晉齋,大廳內有雕飾精美的楠木隔段,為和珅仿紫禁城寧壽宮式樣(此為和珅僭侈逾製,是其被賜死的“二十大罪”之一)。府邸最深處橫有一座兩層的後罩樓,東西長達156米,後牆共開88扇窗戶,內有108間房,俗稱“99間半”,取道教“屆滿即盈”之意。

景點介紹

花園

名為“朗潤園或萃錦園”,俗稱恭王府花園,徜徉于園中猶如漫步在山水之間。與府邸相呼應,花園也分為東中西三路。中路以一座西洋建築風格的漢白玉拱形石門為入口,以康熙皇帝御書“福”字碑為中心,前有獨樂峰、蝠池,後有綠天小隱、蝠廳,布局令人回味無窮。東路的大戲樓廳內裝飾清新秀麗,纏枝藤蘿紫花盛開,使人恍如在藤蘿架下觀戲。戲樓南端的明道齋與曲徑通幽、垂青樾、吟香醉月、流杯亭等五景構成園中之園。花園內古木參天,怪石林立,環山銜水,亭台樓榭,廊回路轉。月色下的花園景致更是千變萬化,別有一番洞天。諸多中外遊客慕名而至,尋覓著翠山碧水、曲徑幽台在訴說的如煙往事。

恭王府景色恭王府景色

恭王府位于前海西街,建于1776—1785年,原為清代乾隆寵臣和珅的私宅,和珅因貪污罪于嘉慶年間被抄家處死後,此處私宅便贈給了慶王同治朝時,由于恭親王奕忻協同慈禧發動政變有功,慈禧太後便將此宅贈予他,而成為恭親王府。

銀安殿

俗呼銀鑾殿,恭王府最主要的建築。作為王府的正殿, 隻有逢重大事件、重要節日時方開啟,起到禮儀的作用。民國初年,由于不慎失火,大殿連同東西配殿一並焚毀,現銀安殿院落為復建。

嘉樂堂

和珅時期之建築。懸掛有“嘉樂堂”匾額一方。該匾疑是乾隆帝賜給和珅的,但匾額無署款,無鈐記,故無由證實,但和珅留有《嘉樂堂詩集》,說明是和珅之室名。在恭親王時期,嘉樂堂主要作為王府的祭祀場所,內供有祖先、諸神等的牌位,以薩滿教儀式為主。恭王府規模宏大,佔地約6萬平方米,分為府邸和花園兩部分,擁有各式建築群落30多處,布局講究,氣派非凡。其花園又名錦翠園,園內布局、設計具有較高的藝術水準。造園模仿皇宮內的寧壽宮。全園以“山”字型假山拱抱,東、南、西面均堆土累石為山,中路又以房山石堆砌洞壑,手法頗高。山頂平台,成為全園最高點。居高臨下,可觀全園景色。

恭王府景色恭王府景色

旅遊指南

特色飲食烤鴨、豆汁兒、焦圈兒、鹵煮火燒、艾窩窩、炒肝兒、糖火燒、炸醬面、炸灌腸兒、豌豆黃兒、驢打滾兒、冰糖葫蘆、爆肚兒、瓷瓶兒優酪乳等
交通指南公交乘坐13、42路、90路、107路、111路、118路、204路、609路、612路、623路、701路在北海北門下車,向西北步行約300米即可到達。
捷運市區乘坐捷運6號線在“北海北”出站,沿三座橋胡同走進去,步行350米左右即到
旅遊亮點1. 大貪官和珅的舊宅,中國目前儲存最完整的王府建築群。
2. 設計巧妙、建築精美,一度被認為是《紅樓夢》的原型。

建築特點

恭王府由于是在權臣和珅邸宅的基礎上改建而成,和珅當年定罪的二十大罪狀中就有關于內檐裝修的“潛侈逾製”問題,如其中的第十三款“查得和珅房屋竟有楠木廳堂,其多寶格及隔斷門窗解仿照寧壽宮製度”。因此恭王府的內 檐裝修在王府文化中別具一格,其所表現的特點尤為突出:

恭王府景色恭王府景色

一、 規格最高,可與宮殿建築比美:

恭王府幾座主要廳堂的內檐裝修不僅是多寶格、隔斷,還可舉出仙樓、神殿帶毗盧帽的祭灶等裝修也與宮廷中別無二製。並有室內假山水池,裝修成室內小園林,更是別出心裁。

二、 數量較多,形式多樣:

從樣式雷圖中可以看到當年有內檐裝修的建築多達二十餘處,而且具有多種類型,如太師壁、寶座床、碧紗櫥祭灶、萬字炕、幾腿罩、落地罩、炕罩、真假門、仙樓、書閣、多寶格、順山炕、前、後檐炕等。

三、 界劃靈活,空間豐富:

恭王府內各廳堂的空間根據使用功能劃分,格局多樣,其主要廳堂既有肅穆、庄嚴的開敞式大空間,又有私密性的小空間,既有對稱式的,也有非對稱式的,還有可以靈活組合的。有的適合接待高級賓客,有的用于薩滿教的祭祀活動,有的適合起居生活,有的作為寢息,不同的空間需求各得其所。

四、 做工精細,技巧高超:

從恭王府的裝修遺留物件中可知皆使用硬木,用材異常講究,加工的木料可以作出細小的截面,雕刻花紋起伏精確,而且使用圓形或曲線拼出各種華格,隻有在精細的加工之基礎上才能完成,施工難度之大,令人嘆為觀止。 遺憾的是恭王府的原有內檐裝修,絕大部分已經無存,今天通過研究王府文化,要進一步將其發掘出來,結合今後的王府博物館展示要求,再現當年輝煌。

歷史沿革

修建歷史

恭王府景色恭王府景色

恭王府(Prince Gong’s Mansion)

乾隆四十一年,即1776年,和珅開始在這東依前海, 背靠後海的位置修建他的豪華宅第,時稱“和第”。有說法稱、明弘治年間、大太監李廣也曾經置第于此。嘉慶四年正月初三太上皇弘歷歸天,次日嘉慶褫奪了和珅軍機大臣、九門提督兩職,抄了其家,估計全部財富約值白銀八億,相當于清政府十五年的財政收入,所以有“和珅跌倒,嘉慶吃飽”的說法。同年正月十八,即1799年2月22日,和珅被“賜令自盡”。而宅子本身,則如願歸“愛豪宅不愛江山”的胞弟慶僖親王永璘所有。

與此同時,嫁予和珅之子的乾隆之女和孝公主,仍居住在半座宅第中。鹹豐元年,即1851年,清末重要政治人物恭親王奕䜣成為這所宅子的第三代主人,改名恭王府,恭王府之名由此沿用至今。“一座恭王府,半部清朝史”是歷史地理學家侯仁之對恭王府的評價。民國初年,這座王府被恭親王的孫子溥偉以40萬塊大洋賣給教會,後由輔仁大學用108根金條贖回,並用作女生學堂。新中國成立以後,王府曾被公安部宿舍、風機廠、音樂學院等多家單位使用過。

恭王府是我國儲存最為完整的王府建築群,分為府邸和花園兩部分,府在前,園在後。恭王府的開放,早在30年前,就被提上議事日程。1975年,周總理在病床上,以3件未做完的事情托付谷牧,其中之一就是恭王府的開放問題。

歷史文化

恭王府恭王府

恭王府始建于清乾隆年間,初為大學士和珅的私邸。

同治初年,這裏的第三代主人恭親王奕訢,身兼議政王、軍機領班大臣等要職,重權在握,顯赫一時,乃大築邸園,同時也對府邸部分進行了修繕與改建。我們看到的恭王府的建築規模與格局,就是在那個時候最後形成的。

恭王府前半部是富麗堂皇的府邸,後半部為幽深秀麗的古典園林,總佔地面積將近六萬平方米。其府邸建築庄重肅穆,尚樸去華,明廊通脊,氣宇軒昂,僅次于帝王居住的宮室。府後的萃錦園則銜水環山,古樹參天,曲廊亭榭,富麗天然;其間景致之變化無常,開合有致,實為中國園林建築的典範。

根據現有的文獻記載,在這塊位于京城前海西岸,被"蟠龍水"環抱著的風水寶地上,元、明兩朝曾經有過一座規模宏大的寺院,香火旺盛,遊人如織,就連皇帝也來此禮佛上香。大約十六世紀中葉,該寺院才逐漸荒廢,淪落為明朝廷的供應廠;清朝入主北京以後,在這裏建造大小不等的院落若幹,供內務府等普通旗人居住。

乾隆四十年前後,在皇帝面前紅得發紫的和珅,相中了這塊四周縈水,遙接西山,而且又離“皇上家”不遠的風水寶地,遂以高價購買下這裏的多處房產,建造成大名鼎鼎的“和第”。

恭王府之被稱“半部清朝史”,是和居住在這裏的三代主人密切相關的。盡人皆知,第一代府主和珅,是乾隆晚期的宰輔、大學士,又是歷史上赫赫有名的貪官,在清史中十分惹人註目,有關他的傳說也因此多不勝數。特別是他的兒子豐紳殷德,後來娶了乾隆皇帝的小女兒固倫和孝公主為妻,使這座豪宅一時成為了實際上的公主府……

嘉慶四年,和珅因罪賜死,嘉慶皇帝遂將這座宅第轉賜給他的小弟弟慶郡王永璘。永璘大概算得上歷代主人裏最為鍾愛這座豪宅的人。早在和珅當道時,乾隆的諸位皇子便湊在一起商訂,將來不管誰當了皇帝,都要“辦”掉和珅,惟十七皇子永璘說:“將來不論哪位哥哥當上皇帝,隻要把和珅的這座豪宅賞給我,我就知足!”

說到永璘,或者許多人都不太熟悉,但若提起他的孫子,那個與李鴻章一起同八國聯軍簽訂《辛醜條約》的慶親王奕劻,恐怕又是無人不曉了。奕劻也是中國近代史上著名的貪官,但與清末那一群懦庸無能的王公貝勒相比,他總還算是一個敢于負責,能夠委以重任的人。因此,從同治朝起,奕劻便得到慈禧太後的寵信。在鹹豐將府邸改賜恭親王之前,他一直以輔國將軍的身份在此居住。

至于說恭親王奕訢,那更是中國近代史上最重要的政治人物之一,他參與了第二次鴉片戰爭以及其後(1853-1898年之間)的幾乎全部重大政治活動,"辛酉政變"時,就是他把慈禧扶上了"垂簾聽政"的寶座……毫不誇張地說,如果沒有奕訢,整部中國近代史,乃至後來的中國歷史就會改寫。

苦命宅園

恭王府景色恭王府景色

如果說世間萬物都有靈性,那麽這座被"蟠龍水"包圍著的明珠一般美麗的建築,自從它誕生的那一天起,就註定是一個充滿著憂傷氣質,命運多舛的苦命宅園。

嘉慶四年(1799年),和珅被處死之後,嘉慶帝即將這座豪宅的西半部,賜給了他那個隻要和珅府不要皇帝位的十七弟永璘。之所以隻給他一半,是因為當時,乾隆皇帝的十公主及其額駙豐紳殷德還住在那裏。

和孝公主,是整部清朝歷史中最具傳奇色彩的公主,其生母為乾隆皇帝晚年的寵妃汪氏。乾隆四十年正月,當這位性情、外貌全都酷肖其父的"最幼女"來到世界時,皇帝已然是六十五歲高齡的老人。十公主雖身為女子,但天生神力,能開十個勁的硬弓,時常陪著父皇騎馬打獵,乾隆因此愛她勝過所有的子女,他不隻一次嘆息:"你要是個阿哥,這個皇位將來非你莫屬啊!"的確,十公主非但武功卓絕,而且胸襟非凡,當和珅春風得意時,駙馬倚仗其父權勢行為嬌縱,公主就曾經嚴肅地訓斥他:"你阿瑪受我父皇厚恩,不思回報,卻隻知納賄。我都替你們擔憂啊,到了身家不保的那一天,連我也要受到你們牽累!"

十公主的話,雖不幸言中,但嘉慶皇帝最終還是念著兄妹之情,沒有剝奪他這個小妹夫的爵位,公主夫婦也仍然住在原來的家裏。這座宅第也就因此一分為二,西為慶王府;東為公主府,一直到道光三年(1823年)九月,十公主去世,整座府邸才全部歸到慶王名下,而那時,永璘已經死去三年多了……

辛亥以後,按照民國政府優待清室條例的規定,王府成了府主人的私產。後因政局動蕩,生計艱危,未世王孫們紛紛賣掉府第,以圖生存。恭王府當然也同北京的其他王府一樣,沒能逃脫可悲的蛻變與分割。

1921年,小恭王溥偉為籌集復闢經費,將恭王府府邸部分的"龍票",以八萬銀元的價格低押給北京天主教會的西什庫教堂。十幾年後,利上加利,原先八萬銀元的抵押款,滾到了近二十萬,窮途末路的溥偉早已無力償還這筆巨款債務了。1932年,由羅馬教會興辦的輔仁大學,以教會之間的關系,用一百零八根金條代償了這筆貸款,產權遂歸這所大學。1937年,輔仁大學因擴充女生宿舍,收回房產,將府邸部分作為女院,並把後罩樓通向萃錦園的通道砌死,這樣,府邸與花園就開始分開了。同年,原先居住在邸園中的溥偉二弟溥儒,又以十萬銀元的價格將花園也賣給了輔仁大學。

1949年,恭王府花園改為某國家機關宿舍;府邸為藝術師範學院、中國音樂學院及文化部藝術研究院等單位使用。1952年,中國音樂學院拆府前部一進四合院,蓋起一座"現代風格"的食堂;1959年,又拆掉了原府邸大門外的所有房屋,建築起一座曲尺形的琴樓和一座一字形的畫樓。"文革"期間,廠橋空調器廠佔用了大戲樓等花園東部的"半壁江山";國管局幼稚園則佔據西路建築。由于不合理使用與地震的破壞,到七十年代中晚期,花園的部分遊廊和府邸東路南部一進院落的正房及東西廂房先後倒塌,其他建築也都遭到不同程度的損毀,但所幸王府整體格局未遭破壞。

偉人遺願

由于許多年以來,恭王府一直被傳為是《紅樓夢》裏賈府與大觀園的原型,據說在早150多年前的清人筆記中已有記載。紅學家們為此爭論得很厲害,此事最終引起了當時國務院總理周恩來的高度關註。

1962年的一天,周恩來總理在當時的北京市副市長、著名紅學家王昆侖等人的陪同下到恭王府視察。在參觀過府邸與花園之後,周總理以他慣有的政治家的睿智指示說:"不要輕率地肯定它是,但也不要輕率地否定它就不是。要將恭王府保護好,將來有條件時向社會開放"。

此後的幾年,這座歷盡滄桑但美麗依然的王府,竟然成為了共和國總理心頭的一個牽掛。一直到1975年病重的時候,他還念念不忘恭王府的開放工作。在病床上,周總理將時任國務院副總理的谷牧找來,囑托他務必辦好三件事,其中之一就是--向社會開放恭王府

就是這樣的一個囑托,後來成為谷牧晚年難以解開,卻一定要解開的心結!也正是這樣的一個囑托,促成了今天恭王府騰退、搬遷工作的最終解決。

從1978年,谷牧親自主持召開會議,研究恭王府的騰退搬遷問題開始,直到騰退工作的最終解決,谷牧、李瑞環、李嵐清、李長春等領導同志多次視察恭王府,增撥專款金額高達數億元人民幣。

對恭王府的騰退搬遷,北京市政府始終給予了無私的支持與幫助,1984年10月,為按事先約定,騰出北京市冷風機廠佔用的古建,在新廠尚未竣工的情況下,當時的分管副市長張百發,果斷決定將該廠的設備全部搬到了馬路上!

2002年6月,經當時的北京市長劉淇批示,中國音樂學院附中的搬遷工作正式啓動;2005年1月北京市決定將地處朝陽區東四環原準備到土地市場上進行交易的學校,改造為附中,2006年完成搬遷。為此,北京市不僅將損失大約1億元土地轉讓費,還需投資2500萬元對學校進行改造。2006年10月,中國音樂學院附中,終于順利搬遷到新址。

至此,被三代國家領導人、眾多專家學者、新聞媒體,以及各界有識之士高度關註的恭王府騰退搬遷工作已然走過了慢慢二十八載的艱辛之路。這在國內古建保護史上是絕無僅有的!

重綻朱顏

恭王府景色恭王府景色

谷長江說,他們的原則是,“有歷史根據的,按歷史根據修;無有歷史根據的,按專家指導修;專家也吃不準的,按現狀進行保護性修繕。”

然而恭王府,究竟起建于何時,史學與紅學界歷來都有爭議。有人認為,從和珅時代至恭王府時期,這座建築群的變化不大,理由是,錫晉齋的覆蓮鼓墩式柱礎、內部的楠木裝修,以及東路山牆墀頭上的磚雕和中路後段左右配房正脊上的磚雕,都代表了乾隆時期的慣用手法。也有人認為,這是不可能的,因為根據《乾隆欽定大清會典》對府第的規定,王府與公侯以下達官顯貴宅第的差別,不是一點半點。如:親王府應有正殿七間,郡王府五間,而王以下,自貝勒起就不能有殿。假使和珅當年造了正殿,那麽,他被殺時“逾製”的罪狀恐怕就又要增加重要一款了!根據查證的資料,奕訢詩集《萃錦吟》卷七中有“嗣于同治年間邸園落成”之記;而“樣子雷”于同治四年繪製的多幅恭王府府邸、花園的設計草圖也仍然有案可查,所有這些都印證著:同治年間的那次“修整”,是恭王府歷史上一個較大規模的“劃時代”的工程。恭王府的建築規模與格局,是在恭親王奕䜣的手上才最後形成的。

另外,此次大修中將要對銀安殿進行恢復。銀安殿為清代王府中最重要的建築,一般用以王府內部舉辦重大慶典,如:過年、過生日以及重大喜慶活動等。但恭王府的銀安殿在1921年元宵節時,因燒香失火,連同東西配殿在內全部被焚毀。能夠看到的隻有原殿高大的石台基和柱礎。一般來說,修繕古建的規則是,已經毀掉的就不再恢復;但有關專家認為,恭王府作為北京明清兩代一百多座王府中,儲存最完整,最具典型性的一座,全面恢復它的原貌,將有助于展示清代王府的完整規製。

谷長江介紹說,修繕之後全面對社會開放的恭王府,將成為中國首家以王府文化為特色的國家級王府博物館。它的陳列展覽將不隻局限于恭王府,已籌備的展覽有“中國王府文化基本陳列”,包括清代王府的基本概況、分封製等等;“復原性陳列”,主要是恢復奕訢時代的居室、書房、銀安殿等等;“專題陳列”,如和珅、奕訢生平展等;另外,還將有一些臨時性的陳列展。

要辦這些陳列展覽,就必須要有相應的文物。為此,恭王府管理中心成立了文物管理部,從2004年4月開始,公開向社會征集文物,現已征集到155件符合當時時代的文物。

“可惜的是,截止至今,我們還沒有征集到真正屬于恭王府的東西,因為它們大都已經流失海外!”谷長江說。恭王府之所以成為一座藝術寶庫,不僅因為它恢弘的建築群落,還在于它曾經擁有過的富麗陳設和豐富收藏,如晉陸機的《平復帖》、唐韓斡的《照夜白》等中國古代書畫史上鼎鼎大名的真跡,都曾經在這裏被收藏了五十餘年。遺憾的是,在將近百年的滄桑巨變中,恭王府內所有可移動物品幾乎全都蕩然無存了!

2004年初,他們在日本發現了一本名為《紐約一九一三年AAA恭親王競賣》的拍賣圖錄,同時也聽說了一件令人傷感的往事。

1912年,小恭王溥偉因急需復闢活動經費,將恭王府除書畫之外的昔日珍藏全部賣給了日本古董商人山中定次郎。山中定次郎很快于1913年組織了在美國紐約和英國倫敦的兩場恭親王藏品拍賣會,最終,恭親王奕七百餘件珍藏以三十餘萬美元的價格流散于世界各地……

圖錄為英文印刷,扉頁上有小恭親王溥偉的朝服照。它圖文並茂介紹了當年在紐約拍賣的恭王府藏品,有玉器、青銅器、陶瓷、木器、琺琅、石雕、織綉等七大類五百餘件 。2006年初,在中國駐美使館人員的幫助下,找到了圖錄中編號為134的孔雀石山子下落,它現收藏在美國大都會博物館;編號為343的獸面紋銅壺,則在美國的弗利爾美術館。恭王府已將這本具有近百年歷史的拍賣圖錄作為文物收藏,同時,它亦將成為尋找和研究恭王府文物的重要依據。

此外,他們還查到了一些書畫珍品的下落,如:晉王羲之《遊目帖》,據說在1900年前後即流出王府,辛亥革命後流入日本廣島,1945年被核子彈炸為灰燼,現在隻有復製品傳世;唐韓斡《照夜白》,收藏美國大都會博物館;唐顏真卿《告身帖》,現藏日本書道博物館;宋易元吉《聚猿圖》,在日本大阪市立美術館……

恭王府的人說,羅列出這些漂流海外的文物,是一件令人心疼的事。

另據了解,台北故宮也珍藏著一批原恭王府的紫檀家具,它們是在民國時期由“清皇室接受委員會”成員,從北京帶至上海,後又從上海攜往香港,最終輾轉至台灣的。“如果有一天,這批紫檀家具能夠回到它們北京的老家來展覽,那該是多麽令人欣喜的一件事啊!”恭王府的人這樣憧憬著。

我們也憧憬,經全面修復後終于向社會開放的恭王府,即將成為公眾了解清代王府和王府文化的一個瑰麗的視窗。什剎海畔的百年明珠,當她攜去歲月的塵埃,最終會一展溫潤、剔透的大家風範!

福字文化

清代皇帝,在每年春節都要親筆御書大『福』字 , 賞賜給有功的王公大臣,以表示天子對臣下的恩寵。而王公大臣如能獲得皇帝賜賞的『福』字,會喜出望外,受寵若驚,感到皇帝對自己的信任,預示著官運亨通,飛黃騰達。

恭王府景色恭王府景色

恭王府中”福”字碑藏在花園的假山內,這座假山是用糯米漿砌築成的,非常堅固,山上置兩口缸,缸底有管子通到假山上,通過往缸中灌水的辦法來增加院中的濕度。假山下有一幽靜的“洞天”,稱秘雲洞,洞的正中有一康熙皇帝為其祖母孝庄皇後祝壽寫的“福”字碑,刻有“康熙御筆”之寶印。碑高1米左右,長80釐米左右,貫穿整座假山。福字碑寓意福照全園,因為康熙留存人世的題字極少,所以福字碑倍顯珍貴。據說當年嘉慶查抄和珅府時,想把這個福字移到皇宮,但是由于和珅設計巧妙,動福就動龍脈,這是皇帝最忌諱的,大怒之下,下令將假山封死,從此,康熙墨寶福字在所有的史書中消失了。直到建國初,周總理在一次接見外賓之後在花園無意中發現假山上面石頭的形狀象龍頭,按說龍頭下必有國寶,于是馬上打電話給郭老(郭沫若),開啟被封的洞門,發現了福字碑,經過文物部門的考證,確認其為康熙當年寫給孝庄太後的福字,而蓋在福字中央刻著“康熙御筆之寶”的大印已成為當今世上所留的唯一一個完整的康熙大印印章。

康熙一生酷愛書法,雖然他的書法極佳,卻很少題字,所以康熙御筆在歷代皇帝的筆墨中最少,也就有了『康熙一字值千金』的說法。康熙對『福』字情有獨鍾,潛心長期鑽研其寫法,這或許是因為在古人看來,無論是皇親國戚還是平民百姓,一生都在追求『福』字的緣故。

恭王府的『福』字碑為康熙御筆之寶,隱于密雲洞中,謂之『洞天福地』,縱觀康熙皇帝親筆所書的這個『福』字剛勁有力,頗具氣勢,右上角的筆畫像個『多』字,下邊為『田』,而左偏旁極似『子』和『才』字,右偏旁像個『壽』字,故整個『福』字又可分解為『多田多子多才多壽多福』,巧妙的構成了福字的含義,極富藝術性,且意味深長。更為珍貴的是碑的右上方,刻有康熙的玉璽以鎮福,因此此“福”字被譽為天下第一福。 恭王府府邸前身為乾隆權臣和珅的宅第,其後為慶王府,再後為恭王府。“多福軒”原為王府東路二宮門內的第一組完整四合院,是府邸中一處重要的殿堂,研究其歷史沿革並對它進行科學保護和修繕是一項非常重要的工作。

恭王府景色恭王府景色

恭王府作為一個大型宅第應始自和珅,東路“多福軒”應為和珅家人的起居之所;乾隆五十四年固倫和孝公主下嫁和珅之子,我們根據有關史料和古代傳統習俗推測和珅應將“多福軒”等東路院落作為公主下嫁後的生活居所;和珅獲罪後西路居所賜予慶郡王永璘,並且東路建築內發現的高等級彩繪也證明,“多福軒”等東路建築應是由固倫和孝公主一直居住到去世。慶王府時期,“多福軒”被回收後究竟由何人使用因資料匱乏尚不得而知。恭王府時期,“多福軒”成為奕訢在王府中的會客之所,具有特殊的歷史價值。溥偉承襲爵位和府邸居住至清朝滅亡,為還清復闢清朝所欠債款,溥偉不得已將恭王府房產變賣給天主教會學校。輔仁大學期間,“多福軒”成為其女院圖書館。1949年以後,“多福軒”成為供藝術單位使用的錄音棚,直至2002年方歸文化部恭王府管理處所有。

合史料研究和現狀堪察,我們分析:“多福軒”自建成至今,在固倫和孝公主入住“和宅”前以及恭親王奕訢入住前進行過較大的修繕工程,其餘則是根據使用需要進行的日常維修和養護。基于“多福軒”歷史地位的特殊性和現存狀況,我們深感“多福軒”修繕已迫在眉睫。在文物局及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關註下,恭王府管理中心精心組織並和專家、設計方、施工方共同努力,遵循文物修繕原則、以歷史資料為復原依據、以科學理念為指導對“多福軒”進行修繕。不久的將來,修繕後的“多福軒”將重新對外開放,以古代王府建築的完整形象和風貌展現自身的文物價值和歷史風採。

大事記

乾隆四十一年(1776年),文華殿大學士和珅在此開始建宅。

恭王府景色恭王府景色

乾隆五十三年(1788年),和珅宅第基本建成。

嘉慶四年正月初三(1799年2月7日),太上皇乾隆去世後的第三天和珅獲罪,正月十六(2月20日),嘉慶皇帝列和珅二十大罪,抄家籍產,正月十八(2月22日),嘉慶皇帝降旨賜和珅自盡。

嘉慶四年(1799年),嘉慶皇帝將和珅宅第賜其弟(乾隆第十七子)慶郡王永璘,是為慶王府。嘉慶二十五年慶郡王永 璘卒,由其子及後人居住。

鹹豐元年(1850年),鹹豐皇帝將慶王府賜給其六弟恭親王奕訢。鹹豐二年四月二十二日,恭親王奕訢遷居此府,始稱恭王府。光緒二十年(1894年)恭親王卒,由其孫溥偉襲爵恭親王。

1912年,溥偉將恭王府所藏文物(除字畫外),全部賣給日本山中商會的山中定次郎。

1920年左右,溥偉因復闢清王朝籌集經費及生活所迫,將恭王府抵押給天主教教會。十多年後利滾利,由輔仁大學代其償還欠債。

1950年,輔仁大學由中央教育部接辦,其後與北京師範大學合並。

1950年,于府邸部分成立了北京藝術學院。

1962年,周恩來總理在北京市副市長、著名紅學家王昆侖等同志的陪同下視察恭王府,指出要將恭王府保護好,將來有條件時對社會開放。

1975年,周恩來總理在病重期間,委托時任國務院副總理的谷牧同志辦三件事:新增一座北京圖書館;修琉璃廠文化街;對社會全面開放恭王府。

1979年,在中央政治局委員、國務院副總理谷牧同志的親自關懷下,佔用恭王府的單位開始搬遷,恭王府的修復、開放工作提上日程。

1982年2月,恭王府被列為第二批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

1986年,按照中央領導同志提出的:“邊搬遷、邊修復、邊開放”的原則,基本完成了花園的搬遷工作和修復工程。

1987年,國務院確定恭王府歸文化部管理。

1988年,恭王府花園對社會開放。中國音樂學院搬出恭王府。

1989年10月,中央政治局常委、國務院副總理李鵬同志、國家副主席榮毅仁同志、國務院副總理鄒家華同志到恭王府視察。11月中央政治局常委李瑞環同志到恭王府視察,並指示盡快開放恭王府。

1990年,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江澤民同志到恭王府視察。

1996年,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軍委副主席劉華清同志,中央政治局委員、國務委員李鐵映同志到恭王府視察。8月日本首相橋本龍太郎先生參觀恭王府花園

1997年,在全國政協八屆五次會議上政協委員就開放恭王府提出議案。12月文化藝術出版社遷出花園。

1998年,全國政協九屆一次會議上,政協委員再次呼吁盡快全面開放恭王府。

1999年2月,中央政治局常委、國務院副總理李嵐清同志到恭王府視察並指示:“對文物要保護為主,合理利用。”

2000年,中央政治局常委、國務院副總理李嵐清同志到恭王府現場辦公,解決中國藝術研究院新址建設等問題。

2001年3月,谷牧同志在北京市副市長汪光濤等同志的陪同下視察恭王府,並作出重要批示。

2001年11月,恭王府自籌資金修復古建築“多福軒”,由文化部外聯局與雅高公司共同簽訂了聯合國教科文提供5萬美金修繕“多福軒”的協定。 2002年11月,恭王府管理處召開由清華大學主持的恭王府規劃方案的專家論證會議。

2003年3月,由“文化部恭王府管理處”更名為“文化部恭王府管理中心”。

2003年11月5日,原國務院副總理李嵐清同志、谷牧同志到恭王府視察工作,中心主任谷長江同志對府邸主要建築的歷史和修復後的使用規劃做了介紹,修復“多福軒”工作得到李嵐清副總理的肯定。

2012年5月18日,恭王府國家5A級景區揭幕儀式隆重舉行。文化部、國家旅遊局、北京市旅遊委、西城區政府、西城旅遊委等部門的領導出席了活動。

建築主人

恭親王奕䜣

恭王府的主人奕䜣,是一等貴族,所以他的府邸不僅寬大,而且建築也是最高格製。明顯的標志是門臉和房屋數量。親王府有門臉5間正殿7間,後殿5間,後寢7間,左右有配殿。低于親王等級的王公府邸決不能多于這些數位。

如果你看到深宅大院的門口聳立著石獅,你馬上就可以判定大院的主人是不低于五品的官員;如果你再仔細數一數石獅頭上的卷毛疙瘩,你就會進一步認定品極;皇帝門口的石獅上有13排疙瘩,親王12排,爵位越低,數量遞減。

房屋的形式、屋瓦的顏色也是不能僭越的。恭王府以前的主人是大奸相和珅,他修建了慶頤堂,模仿了皇帝的寧壽宮。皇帝“加恩賜令自盡”時,這是其中的一條罪狀。

因為知名,所以許多人隻知道北京的恭王府是和珅的私宅,而不知道因改賜道光皇帝第六子弈欣為王府而得名。甚至當自己走出那個熱熱鬧鬧的恭王府之後,對究竟誰是恭親王還是一無所知的人也不會是少數。對絕大多數人來說,“和珅”也並不是從書中讀出來的,而是在電視劇裏的王剛身上演繹出來的。

據說,不少王府都有後花園。但經歷滄桑,早已面目全非。隻有恭王府是北京現存最完整、布置最精細的一座清代王府。著名學者侯仁之先生甚至有“一座恭王府,半部清代史”之說,可見對恭王府地位和意義的評價之高。當年,恭親王調集百名能工巧匠融江南園林與北方建築格局為一體,匯西洋建築及中國古典園林建築為一園,添置山石林木,彩畫斑斕,使得整個後花園成了園林設計和建設的典範和樣板,建築藝術價值極高。如此說來,人們蜂擁而至也是在情理之中的了。但遺憾的是,絕大多數人都不是為了清史而來,也不是為了園林而來,在很大程度上都是為了和珅而來。

恭王府的後花園是1996年10月起開放的,前些年遊人寥寥。國慶節放假,想起來去看看,沒有想到這裏早就成了旅遊的熱點。人擠人、人挨人,哪兒哪兒都是人腦袋。也許,一是因了國慶長假,二是得益于紀曉嵐和和珅在熒屏上鬥嘴。

順著人流或者說是逆著人流在恭王府的後花園轉。園中的導遊穿得十分艷麗,解說詞裏似乎也是張嘴和珅閉嘴和珅的。沒有人提到嘉慶四年的正月初四,嘉慶褫奪了和珅軍機大臣、九門提督兩職,抄了其家,估計全部財富約值白銀八億兩,相當于國庫十幾年的總收入。這樣一個大貪官,原本是可以作為反腐倡廉的反面教員的。但人群中的人們似乎沒有人管這一套。

和珅無子,在花院門內豎起了“獨樂峰”假山石,導遊說很快他就有喜了。對面的水池修了個蝙蝠的形狀,和珅就福運不斷了。和珅的書房外面的柱子上都鑲成了竹子狀,以求自己的官運節節高。垂花門前的兩棵龍爪槐據說和珅居住時就有,不知道有沒有什麽依據。

過去常說,讀萬卷書,行萬裏路。如今,讀萬卷書對許多人來講已經是一種苛求了,行萬裏路的人倒是大有人在。隻是,這種戲說歷史式的“行”法,行得再多,似乎對開拓眼界、成長見識、提高修養也沒有太多的幫助吧。

大學士和珅

和珅(1750——1799),鈕祜祿氏,原名善保,字致齋,正紅旗滿洲人(後抬入正黃旗)。其五世高祖尼牙哈那巴圖魯,屢建戰功,被封為三等輕車都尉。其父常保襲世職,到乾隆時,兼任福建都統。和珅童年時,和其弟和琳在家裏接受過私塾教育。十歲左右時,被選為鹹安宮官學士(為內務府負責創辦的)。

入宮後,他學習刻苦,聰明勤奮,讀書過目不忘,《四書》、《五經》倒背如流,騎射、兵器均是優秀。和珅不僅學習好,而且長相俊美,18歲時,娶大學士英廉的孫女馮氏為妻。

乾隆三十四年(1769年),和珅承襲三等輕車都尉;

乾隆三十七年(1772年),以文生員挑補黏竿處充當三等侍衛,在鑾儀衛當差;

乾隆四十年(1775年),擢御前侍衛,值乾清宮門,並兼正藍旗滿洲副都統;

翌年(1776年),便擢升戶部侍郎、軍機大臣兼內務府大臣又兼步軍統領,充崇文門稅務監督,總理行營事務;

乾隆四十五年(1780年),在由雲南回京的路上即擢升戶部尚書、議政大臣,到京後又授御前大臣,充《四庫全書》正總裁兼理藩院尚書,掌管吏、刑二部事務;

乾隆四十六年(1781年),以欽差大臣身份督辦鎮壓蘇四十三領導的甘肅撒拉族人民起義;

乾隆五十一年(1786年),升文華殿大學士;五十三年(1788年),晉封三等忠襄伯;

嘉慶三年(1798年)晉封一等中襄公。一二十年的時間裏,和珅從一個三等侍衛升侍郎、御前大臣、議政大臣、領侍衛內大臣、步軍統領、軍機大臣,同時兼戶、吏、兵三部尚書,成為乾隆朝晚期聲名顯赫、權傾一時的寵臣;

和珅大權在握,便排斥異己、結黨營私、貪贓枉法,這種狀況一直持續到嘉慶四年(1799年)。這年正月初三(2月7日),乾隆駕崩。第二天嘉慶帝就突然宣布褫奪和珅軍機大臣、九門提督等官職。初八日(2月12日),被革職下獄,並抄家籍產。十六日(2月20日),嘉慶向內外臣工宣布了和珅的“二十大罪 ”。十八日(2月22日),被賜自盡。

慶親王永璘

永璘(1766——1820),愛新覺羅氏,乾隆皇帝的第十七子,與嘉慶皇帝同為孝儀純皇後所生。關于這位皇子,文獻記載不多。據《嘯亭續錄》言:慶僖親王永璘,長的敦厚結實,皮膚黝黑;讀書不多,但喜歡音樂、遊嬉,經常微服出遊,出入于市井狹巷之中,因此高宗皇帝對這個兒子也不大喜歡。

嘉慶繼位後,對其嚴加管束,屢加斥責,永璘才開始有所自斂,燕居府邸以聲色自娛。但這位皇子天性直厚,重視友誼,對手下比較寬縱,沒有皇子的架子,護衛有時和其開玩笑也不斥責。嘉慶四年(1799年),仁宗親政後,封自己的這位弟弟為郡王。嘉慶二十五年(1820年)三月,永璘病重期間,嘉慶帝親臨府上探望,並進封為親王。不久永璘死去,謚曰僖,是為慶僖親王。葬于昌平流村鄉宮上村西五峰東麓。現僅存墓前的碑樓及單孔石橋各一座。

館藏精品

溥心畲臨《吳彝召伯虎敦銘文扇面》

此扇面為 1949 年臨吳彝召伯虎敦銘文。溥氏書法不僅行楷著稱于世,篆隸書法也頗具功力。他曾“初寫泰山秦碑、說文部首、石鼓文,次寫《曹全》、《禮器》、《史晨》諸碑”。是幅金文,用筆精到,藏鋒用筆,間架勻稱,饒富金石韻味。溥心畲書法作品最多的是行揩書作,而臨習金文之作,殊為難得,此為其精心之品。

王府家具

金鑾博物館組織的專家團隊,歷經數年的文物考證與海外收購,于2010年尋得清代乾隆時期和珅府邸家具一宗。

這批家具多為花梨木與酸枝木所製,極盡奢華之能,雕工繁華,古今罕見,為乾隆晚期和珅府(即後來的恭王府)所有,為1780-1798年間,宮廷內務府造辦處製家具。

相關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