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鳥

恐鳥

恐鳥是數種紐西蘭歷史上生活的巨型而不能飛行的鳥之一。目前根據從博物館收藏所復原的DNA,已知有十種大小差異不同的種類,包括2種身體龐大的恐鳥,其中以巨型恐鳥最大,高度可達3米,比現在的鴕鳥還要高。小型的恐鳥則隻有火雞大小。身高平均約3 米的巨型恐鳥中,最大的個體高約3.6米,體重約250千克。在300多年以前,巨型恐鳥可稱得上世界第一高鳥。雖然上肢已經退化,但恐鳥的身軀肥大,下肢粗短。盡管下肢發達,龐大的身軀使得恐鳥的奔跑能力遠不及鴕鳥。

  • 中文名稱
    恐鳥
  • 亞    門
    脊椎動物亞門
  • 分布區域
    紐西蘭
  • 亞    目
    無翼亞目
  • 脊索動物門
  • 動物界
  • 恐鳥目 Dinornithiformes
  • 恐鳥科
  • 拉丁學名
    Dinornithidae
  • 鳥綱
  • 滅絕時間
    新生代時期徹底滅絕
  • 亞    科
    無翼亞科
  • (尚未確定及劃分)

形態特征

形態特征:恐鳥是一種完全沒有翅膀的鳥,運動主要靠強而有力的大腿。羽毛呈褐色,和奇異鳥差不多。有一條很長的脖子,就好像鳥雀中的長頸鹿。不過一般情況下,它們都是將脖子呈水準橫向行走,隻是不時把脖子向上伸直望。每種恐鳥無論是體型上亦或嘴巴的形狀上都各有不同,這是因為它要適應森林裏面的生活。

恐鳥是一種不會飛行的鳥類,生活在公元前1500年的紐西蘭。由于遭到毛利部落的瘋狂捕殺,這種鳥類已經滅絕。雖然在身體上擁有絕對優勢,但這不足以幫助恐鳥對抗人類鋒利的長矛。恐鳥身高可達到12英尺(約合3.65米),體重超過500磅(約合227公斤),現代鴕鳥站在它們面前隻能算是一個侏儒。

習性

從紐西蘭發現的恐鳥"家墓"中,古生物學家獲得數以百計的恐鳥骨骼。古生物學家們通過分析它們的軀體構造,認為恐鳥主要吃植物的葉、種子和果實。它們的砂囊裏可能有重達3千克的石粒幫助磨碎食物。巨型恐鳥棲息于叢林中,每次繁殖隻產一枚卵,卵可長達250毫米,寬達180毫米,像特大號的鴕鳥蛋。但它們不造巢,隻是把卵產在地面的凹處。這種鳥是怎樣到達紐西蘭的人們還沒有一致的看法。更為有趣的是,恐鳥的羽毛類型,骨胳結構等幼年時的特點直到成鳥還依然存在,古生物學家認為這是一類"持久性幼雛"的鳥。

恐鳥恐鳥

恐鳥是"一夫一妻"製,它們可以共同生活終生或者在其中一隻死去,幸存者才去另尋配偶。它們以夫妻為單位終年棲息在紐西蘭南部島嶼的原始低地和海岸邊林區草地裏,以漿果、草籽和根莖為食,有時也採食一些昆蟲。由于恐鳥身體龐大,需要大量的食物,因此每對恐鳥都有著自己大片的領地。由于恐鳥生活區域人煙稀少,食物充足,並且沒有天敵,隻有少數土著人獵殺恐鳥為食,但土著人的原始狩獵方式並沒有給恐鳥群體以致命打擊。因此,直到18世紀初,仍有幾萬隻恐鳥在這裏安逸地繁衍生息著。

分布

分布範圍: 分布于紐西蘭及其周邊地區。

分類

恐鳥(Diornis maximus)曾是紐西蘭眾多鳥類中最大的一種,平均身高有3米,比鴕鳥還要高。恐鳥除了腹部是黃色羽毛之外,其他全部是黃黑色相間。雖然恐鳥的上肢和鴕鳥一樣已經退化,但它的身軀肥大,下肢粗短,因此奔跑能力遠不及鴕鳥。恐鳥與鴕鳥的最大區別是:它的脖子有羽毛覆蓋,而鴕鳥的脖子是禿裸的,並且比恐鳥的脖子要長;它是三根腳趾,而鴕鳥是兩根腳趾。面板呈白色絨毛狀表面有白色的結晶物

界:動物界Animalia

門:脊索動物門Chordata

綱:鳥綱Aves

總目:古顎總目Paleognathae

目:恐鳥目 Dinornithiformes

科:恐鳥科Dinornithidae

歷史

恐鳥一般被認為在18世紀中期數量飛速下降,到了1800年代幾乎蹤跡全無,估計于19世紀50年代左右徹底滅絕,但直到20世紀仍有一些未被證實目擊報告顯示,仍有零星的恐鳥躲藏在紐西蘭某個偏僻的角落.

雖然一些人認為恐鳥的數量在人類到達前便已經開始減少,不過恐鳥的絕種主要還是認為跟毛利人波利尼西亞祖先的獵捕和開墾森林有關。在人類抵達之前,恐鳥的主要獵食者是哈斯特鷹Harpagornis moorei,世界最大的老鷹之一,也絕種了。奇異鳥一度被認為是恐鳥最接近的近緣種,不過在經過DNA的比較後,發現其實恐鳥與澳大利亞鴯鶓與食火雞比較接近。

恐鳥恐鳥

滅絕原因

人們對恐龍的滅絕相當熟悉,也相當關心,同樣已經滅絕,也同樣與"巨"字聯在一起的另一種動物似乎很陌生,這種動物就是"恐鳥"(moa)。恐鳥是一種很早以前生活在紐西蘭的一種無翼大鳥,過去人們一直認為,這種人類已知的最大的鳥的滅絕是因為人類濫殺的結果,但科學家發現,這種鳥滅絕,責任 並不全在人類身上。

恐鳥像恐鳥像

恐鳥的故事通常像是一個傳說一樣展開。從前,這種像鴕鳥一樣的大鳥幸福地生活在一片飄著白雲的土地上,毛利人把這塊土地叫做"奧蒂羅亞",也就是現在的紐西蘭。大約700多年前,一個有重大影響的日子來臨了,首批人類來到那裏。他們是波利尼西亞人,據說他們是乘著獨木舟從夏威夷而來,發現紐西蘭島上有一種無翅的鳥很容易捕殺,可為他們提供營養豐富的食物。這種鳥就是恐鳥。成年恐鳥高達3.5米,重達250公斤,肉多而鮮美。在六個世紀之內,毛利人就把這些不幸的長有羽毛的龐然大物捕殺光了。

就像渡渡鳥一樣,恐鳥從此成為人類貪欲的象征,或者用現代的說法就是成為不能持續發展的一個突出例子。可是事實果然如此嗎?科學家通過分子探測對這一說法提出了很大的疑問,那就是毛利人是否應該為這個災難性的後果受到如此深的責備?

在人類到來之前,恐鳥的數量為什麽會下降得如此厲害?吉梅爾提出了幾個新奇的理論,其中一個理論就是由于火山爆發導致恐鳥數量下降。他認為不是氣候變化導致恐鳥數量下降,因為這個觀點沒有令人信服的證據。在紐西蘭北部島嶼中心的陶波湖周圍,火山經常爆發,一而再再而三地毀壞當地恐鳥的生活區。

另外,在人類到來之前,恐鳥已經有天敵了,如紐西蘭的一種巨鷹。

數量下降

其實,在人類到達紐西蘭之前,恐鳥的數量就已經開始急劇下降,即使在人類投出第一個矛之前恐鳥也早就是當地的一個弱勢群體,非常容易受到外部襲擊。恐鳥有10個種類,最大的 一種是迪諾尼斯(Dinornis)恐鳥。紐西蘭坎特伯雷大學的生物學家尼爾.吉梅爾領導的生物學家小組從儲存的這種最大的恐鳥骨頭中提取了DNA,然後以突變為基礎通過電腦模型獲取DNA序列,作為種群混合的結果,突變現象發生在每一代身上。通過檢查這些小的基因轉變,科學家可以將分子鍾倒轉,看一看一個物種是如何進化的,而且他們還可以推斷出這個種群的數量:數量越大,遺傳的變化也就越廣泛!

恐鳥恐鳥

經過細致研究了恐鳥的資料後,吉梅爾的研究小組推斷出這種鳥的數量,他們稱這個數量"低到了警戒水準"。1000年前,在紐西蘭生活著數百萬計的迪諾尼斯恐鳥。研究人員說,加上其它9種恐鳥,在1000年至6000年前這段時間裏,紐西蘭北部和南部的島嶼上生活著大約300萬至1200萬隻恐鳥。人類約于1280年首次到達那裏時,恐鳥數量已經不足15.9萬隻了。到了18世紀初,大約還有6萬多隻。

新解釋

不過,有一個更有說服力的解釋是,恐鳥數量急劇下降是疾病流行所致,比如禽流感沙門氏菌或者肺結核等病的傳播,這些疾病是由候鳥從澳大利亞和其它地方帶到那裏的。當然,如果人類沒有到達那個地方的話,恐鳥的數量是能夠反彈的,由于人類的到來破壞了它們的生活環境,對恐鳥進行獵殺,使它們的數量進一步下降。

吉梅爾他們的研究成果發表在英國科學院出版的一份學術刊物上。研究報告稱,恐鳥滅絕的原因是復雜的,隨著時間的流逝而被掩埋。文章說:"如果我們對恐鳥數量的新的估計是正確的話,那麽,我們需要重新考慮在人類到來前影響恐鳥數量的因素,也許我們通過總結過去的教訓可以更好的洞察和解決現代環境保護方面的問題。"

雖然恐鳥的上肢和鴕鳥一樣已經退化,但它的身軀肥大,下肢粗短,因此奔跑能力遠不及鴕鳥。恐鳥與鴕鳥的最大區別是:它的脖子有羽毛覆蓋,而鴕鳥的脖子是禿裸的,並且比恐鳥的脖子要長;它是三根腳趾,而鴕鳥是兩根腳趾。

恐鳥標本恐鳥標本

18世紀中期,歐洲移民來到島上,給恐鳥帶來了厄運。恐鳥肉對于歐洲移民來說是美味佳餚。由于恐鳥體型太巨大,難以躲藏,歐洲人很容易捕捉到它們,經常一下子就能捕殺十幾隻,恐鳥肉一時成了這些歐洲移民的一項重要的肉食來源。同時,由于歐洲移民的到來以及當地土著人的不斷增加,開始了大面積燒荒、墾荒,恐鳥的生存地也遭到了徹底破壞,恐鳥因失去立足之地而被大量餓死。同時,由于恐鳥破壞庄稼,他們為了保護庄稼大量捕殺恐鳥,此外,與歐洲人一起來到島上的家犬和家鼠也成了恐鳥的天敵。它們同樣給恐鳥以致命打擊。

到了18世紀末,恐鳥的數量已經很少了,人們捕捉恐鳥也越來越難了,而1800年則是人們能捕捉到恐鳥的最後一年。

人類捕獵

恐鳥的滅絕,人類肯定難辭其咎。但把這筆賬全算在人類頭上,恐怕也有失公允。恐鳥的迅速消失,原因比較復雜。

科學家對恐鳥數量動態變化的模擬實驗表明,當時成年恐鳥的死亡率很高,而出生率很低。死亡率高可能與天敵(人類是主角)對這種缺乏自衛能力的動物的大肆捕殺有關。自然災害(如火山爆發)也有一定的責任。

至于出生率低則可以做如下解釋:巨大的動物繁殖率都很低,而與此相對應的是壽命卻很長(小動物如老鼠、昆蟲之輩,繁殖率很高,但卻是短命鬼)。在地域和食物均十分有限的海島上,在沒有天敵相製約的情況下,過高的繁殖率對像恐鳥這樣巨大動物的生存而言是非常不利的。恐鳥的基因裏必定有一種限製"人口膨脹"的機製在發揮作用,否則它們早就因繁殖得過多,吃光島上可食的植物而自我毀滅了。據說恐鳥一次隻生一個蛋。

但當年若無外敵入侵,恐鳥的低繁殖率恐怕是不至于構成滅種的危機的。

基因證據

科學家們表示考古記錄顯示人類獵捕了紐西蘭恐鳥(moa),可能是導致紐西蘭恐鳥滅絕的幕後推手。

紐西蘭曾經存在九個不能飛的恐鳥物種,直到公元1300年人類的到來。在一個世紀的時間內,所有九個物種全部消失。丹麥哥本哈根大學的莫頓·艾倫托夫特(MortenAllentoft)和同事研究了四個恐鳥物種281例化石的DNA。他們發現在滅絕前的3000年間,恐鳥的遺傳多樣性一直保持恆定,這是穩定種群的跡象。"我們隻能將恐鳥滅絕的原因歸結于人類。" 艾倫托夫特這樣說道。

艾倫托夫特的發現與紐西蘭莫斯格爾奧塔哥大學的尼爾·戈梅爾(Neil Gemmell)進行的早期研究結果相矛盾。2004年,戈梅爾研究了恐鳥化石的線粒體DNA,結果發現在公元前4000年至公元1000年,紐西蘭的恐鳥種群數量大約為300萬至1200萬之間。另一項單獨的研究表明,300年後當人類初次到達紐西蘭時,當地的恐鳥物種隻有159000個,因此戈梅爾推測在人類獵捕恐鳥之前,一定有別的原因導致恐鳥物種數量銳減。

然而,這些估計並不可靠,因為DNA並不是物種大小的最好記錄,艾倫托夫特這樣說道,DNA隻能顯示物種數量變化的趨勢。這項最新研究"似乎專門研究了恐鳥物種銳減的可能原因",美國紐約國家歷史博物館哺乳動物館的羅斯·麥克菲(RossMacPhee)這樣說道,他並沒有參與這項研究。

另外,將人類對動物物種的影響與其它效應,例如氣候變化相分離並非易事。當人類到達美洲和澳大利亞時,類似猛獁象等大型動物也滅亡了,這讓人不禁懷疑之間存在的因果關系。一項研究發現北極的猛獁象在氣候變化導致的植被變化之後消失了,而非人類的過度獵殺。

發現

雖然毛利人土著告訴歐洲移民這種巨大的鳥類曾經漫遊在平原和山谷中,不過早期的歐洲人並沒有發現這種巨鳥曾經存在過的證據。

1839年,John W. Harris,一個對自然史有興趣的波弗蒂灣亞麻商人,註意到一塊毛利人送給他的在河堤邊找到的不尋常骨頭。他把這個約15釐米的骨頭拿給他的叔叔,一位雪梨的外科醫生John Rule看,于是這塊骨頭又被送到當時正在倫敦皇家外科醫生協會的亨特裏恩博物館工作的理察.歐文看。歐文研究這塊骨頭碎片幾乎4年,最後他認為這是一種大型動物的股骨,不過這塊骨頭不合常理的輕而且有許多有蜂巢似的小洞。

恐鳥的風幹腳掌恐鳥的風幹腳掌

歐文向骨骼學界和世界宣布,這是一種像鴕鳥的巨型已絕種鳥類的骨頭,並命名為"Dinornis"。他的推論一度被嘲笑,不過後來化石的發現證明了他的正確。

雖然有很多的種類在19世紀末20世紀初被發表,不過其中大部分都是根據出土的部分化石,並被懷疑根本是同物異名。在最新的研究中,根據從博物館收藏所復原的DNA,認為其實隻有10個種類,包括2種巨型恐鳥。巨型恐鳥似乎有兩性異型性,雌鳥比雄鳥大相當多;由于大小相差太大,以致于它們被分為兩種不同的種類。巨型恐鳥可以長到13英尺,而且較早滅絕,約1300年代。

學者主張

一些人懷疑恐鳥已經絕種,偶爾有推論認為恐鳥仍然生存在紐西蘭南島西海岸的某個森林深處。神秘動物學者與其他人不斷的搜尋它們,不過仍然沒有直接證據或標本曾經被找到,他們的努力也被認為是不科學的。

1993年1月,在紐西蘭南島西海岸, Paddy Freaney、 Sam Waby 和 Rochelle Rafferty 宣稱他們看見一隻像恐鳥的鳥類。不過在分析他們所提供的模糊照片後,認為那隻是一隻較大的鳥或一隻紅鹿。這個事件被認為是一場騙局,尤其 Freaney 還是一名旅館老板,或許隻是為了要吸引遊客。

恐鳥被認為不太可能存活到今日,因為它們是該區域體型相當大的鳥類,而且該區也常被獵人或登山客拜訪。但 Freaney 舉短翅水雞的發現的的例子來證明紐西蘭仍然有可能有其他尚未發現的鳥類的存在。雖然如此,雞大小的鳥類或許可以成功避開人類,不過像恐鳥那麽大的鳥類很難做到這點。短翅水雞會被發現是由于其足跡被辨認出來,不過仍然沒有可信的恐鳥足跡的報告。

恐鳥是新生時代的產物,很早就滅絕了。牽涉到新生時代動物的大滅絕,滅絕原因眾說紛紜。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