恆河 -南亞的一條主要河流

恆河

南亞的一條主要河流
更多義項 ▼ 收起更多 ▲

印度聖河-恆河是印度的靈魂。宗教傳統成為印度文明的一個重要部分。恆河對于印度教徒,是最為神聖的象征。身為印度教徒,一生至少必須到恆河凈身一次。所以千百年來,朝聖者的足跡遍布了恆河兩岸,詩人、歌手常常行吟于河畔。至今恆河沿岸仍是印度的精粹所在,為旅遊的好場所。

當地時間2015年9月,恆河遭到嚴重污染,成為世界上污染最嚴重的河流之一。

  • 中文名稱
    恆河
  • 流經地區
    印度 孟加拉國 
  • 河長
    2700km
  • 英文名稱
    the Ganges River
  • 平均流量
    2.51萬立方米/秒(河口)
  • 地理位置
    南亞恆河平原
  • 河流面積
    106萬平方千米
  • 別稱
    聖河
  • 所屬水系
    印度洋水系
  • 主要支流
    亞穆納河(最長支流)
  • 發源地
    喜馬拉雅山脈岡底斯山
  • 流域氣候
    熱帶季風氣候
  • 註入大洋
    印度洋

信息概述

恆河恆河(梵文: Ganga)位于印度北部,是南亞的一條主要河流。恆河源頭巴吉拉蒂河(the Bhagirathi R.)和阿拉克南達河(tAlaknanda)發源自印度北阿坎德邦的根戈德裏(Gangotri)等冰川,它橫越北印度平原(即恆河平原),流經北方邦,會合其最大支流亞穆納河(Yamuna),再流經比哈爾邦、西孟加拉邦,最後它分為多條支流註入孟加拉灣。

恆河

恆河(Ganges River)印地語作Ganga。是印度北部的大河,自遠古以來一直是印度教徒的聖河。其大部流程為寬闊、緩慢的水流,流經世界上土壤最肥沃和人口最稠密地區之一。盡管地位重要,但其2,510公裏(1,560哩)的長度使其無論以世界標準還是亞洲標準衡量都顯得短了一些。恆河源出喜馬拉雅山南麓加姆爾的甘戈特力(實為塔婆萬草原,說法不同的原因是印度對恆河源頭說主要出于宗教考慮,而不是根據地理)冰川,全長2700千米,流域面積106萬平方千米(不包括支流賈木納河及其以上部分);河口處的年平均流量為2.51萬立方米/秒;其中在印度境內長2071千米,流域面積95萬平方千米,年平均流量為1.25萬立方米/秒。恆河發源于喜馬拉雅山脈,註入孟加拉灣,流域面積佔印度領土1/4,養育著高度密集的人口。恆河流經恆河平原,這是印度斯坦地區的中心,亦是從西元前3世紀阿育王的王國至16世紀建立的蒙兀兒帝國為止一系列文明的搖籃。

地理位置

阿勒格嫩達河與帕吉勒提河在代沃布勒亞格(Devaprayag)匯合後形成恆河主流,切穿外(南)喜馬拉雅山脈,在裏喜蓋什(Rishikesh)從山中涌出。接著在印度教徒的另一個聖地赫爾德瓦爾流到平原上。

在北方邦境內,主要右岸支流有流經印度首都德裏、在安拉阿巴德(Allahabad)附近匯入恆河的亞穆納河,以及在中央邦從溫迪亞(Vindhya)山脈北流並很快匯入恆河的棟斯(Tons)河。北方邦的主要左岸支流為拉姆根加河、戈默蒂(Gomati)河與卡克拉(Ghaghara)河。印度恆河接著流入比哈爾(Bihar)邦,來自北面喜馬拉雅山脈地區的主要支流有根德格河、布裏根德格(Burhi Gandak)河、庫格裏(Ghugri)河與戈西河,其南面最重要支流為宋(Son)河。恆河繼而沿拉傑默哈爾丘陵邊緣南流,然後奔東南到達三角洲頂點法拉卡(Farakka)。在恆河流入的最後一個印度邦西孟加拉邦,默哈嫩達(Mahananda)河從北面註入。在整個印度西孟加拉邦以及孟加拉,恆河在當地被稱為博多河。三角洲最西部分流為胡格利(Hooghly)河,加爾各答市就坐落在其東岸上。在孟加拉國,浩闊的布拉馬普得拉河(匯流前約241公裏〔150哩〕河段被稱為亞穆納河)在瓜倫多卡德附近匯入恆河。合在一起的河流被稱為博多河,在堅德布爾(Chandpur)以上與梅克納河合流。河水遂通過無數水道註入孟加拉灣,其中最大水道為梅克納三角灣。

恆河恆河

水文

由于恆河平原整個地表地形幾乎沒有差異,恆河流速緩慢。在德裏的亞穆納河與孟加拉灣之間,距離近1,609公裏(1,000哩),落差僅約213公尺(700呎)。恆河-布拉馬普得拉河平原總面積為777,000平方公裏(300,000平方哩)。平原沖積層在有些地方厚達1,829公尺(6,000呎)餘,但沖積年代可能不超過10,000年。

水系

恆河發源于西藏邊界印度一側喜馬拉雅山脈南部。其5條源流——帕吉勒提(Bhagirathi)河、阿勒格嫩達(Alaknanda)河、曼達基尼(Mandakini)河、道裏根加(Dhauliganga)河與品達爾(Pindar)河——全發源于北方邦北部山區。其中兩條主要源流為阿勒格嫩達河(兩河中較長)與帕吉勒提河,前者發源于喜馬拉雅山脈楠達德維(Nanda Devi)山迤北約48公裏(30哩)處,後者發源于喜馬拉雅山脈根戈德裏(Gangotri)冰川腳下冰洞,海拔約3,050公尺(10,000呎)。根戈德裏本身是印度教徒的一個朝覲聖地。然而,根戈德裏東南約21公裏(13哩)處的高穆克(Gaumukh)被認為是恆河的真正源頭。

自然氣候

氣候條件

恆河流域有南亞次大陸最大的河系。水的補給在一定程度上依靠7月西南季風帶來的雨,以及46月熱季中喜馬拉雅山脈融雪匯成的流水。恆河流域降水與西南季風相伴,但也隨6月間起源于孟加拉灣的熱帶氣旋而來。隻有少量降雨發生在12月間。年平均降雨量在流域西頭的760公釐(30吋)至東頭2,286公釐(90吋)餘之間。(在北方邦的上恆河平原,平均降雨量約為3040吋; 在比哈爾中央平原,為1,016,524公釐〔4060吋〕; 在三角洲地區為1,524三,540公釐(60吋〕。

生態環境

恆河-亞穆納河地區曾經森林密布;史實記載在16ㄢ7世紀,可在當地獵到野象、水牛、野牛、犀、獅和虎。多數原有自然植被已從整個恆河流域消失,土地現在被強化耕種以滿足總是在成長中的人口的需要。除了鹿、野豬和野貓以及狼、胡狼和狐之外,野生動物絕無僅有。僅在孫德爾本斯三角洲地區還可以發現有一些孟加拉虎、鱷和沼澤鹿。所有河流,特別是在三角洲地區,魚類均十分豐富,它是三角洲居民食物的重要組成部分。

沿岸城市

瓦拉納西

印度宗教聖地瓦拉納西舊稱“貝拿勒斯”。歷史上曾稱為“加西”,意為“神光照耀”的地方。位于印度北方邦東南部,坐落在恆河的中遊新月形河段的左岸,人口約80萬。1957年改為現名稱,因城市地處瓦拉納河和阿西河之間,于是取兩條河的名稱合成的。它是沿岸印度最大的歷史名城、印度教聖地。相傳6000年前由婆羅門教和印度教主神之一的濕婆神所建。公元前5世紀,佛祖釋迦牟尼曾在位于市西北10千米處的鹿野苑第一次講道,因此該城被譽為“印度之光”。全城僅廟宇、寺院就有1500座,最著名的有濕婆廟、金廟、難近母廟,還有十幾萬栩栩如生的神像。瓦拉納西每年有400多個宗教節日,每年接待朝拜者或洗聖水澡的人有二三百萬。

恆河

瓦拉納西城沿著恆河的岸邊長達6.7千米,共有64個大小水泥台階碼頭,當地人稱其為“卡德”。每當晨曦初露,來自四面八方的虔誠教徒雲集在碼頭上,扶老攜幼沿著石階一面沐浴,一面頂禮膜拜。晨浴的一個附帶項目是刷牙,他們有的用食指與中指並排在口中來回搓,有的用一根苦中帶甜的樹枝在牙齒上蹭,並把刷牙的“聖水”也喝下去。凈身後,信徒們從恆河這裏提上一壺聖水,帶著供品走向寺院朝拜。

阿拉哈巴德

07年1月5日阿拉哈巴德沐浴節意為“神城”,位于恆河與朱木拿河的匯合處。古稱“帕拉亞格”,意為“獻祭之城”。城中有根已有2200多年歷史的阿育王古石柱,柱上的銘文記載著該城鼎盛時期的情況;在帕塔爾·普利廟內有一株被稱為“不死樹”的古榕樹,其樹齡高達1000多年,其附近還有猴神哈奴曼廟。每年春天,在兩河流的匯合處都要舉行“瑪格廟會”,平均有25萬人來此沐浴朝拜。每隔12年還要舉行“宮巴廟會”,這是印度教最古老的盛大節日。

“宮巴廟會”起源于印度教神話,傳說為爭奪一罐甘露,濕婆等神與妖魔激戰了12年並最後獲得勝利。在爭奪戰中,一些甘露灑在地球上的四個地方,成為這四個地方的河水。因此,人們相信在“宮巴廟會”期間,到這些地方沐浴,洗滌罪惡、解除輪回之苦就更為靈驗。在為期32天的節期中,有1億多人到這裏沐浴。

赫爾德瓦爾

意為“哈裏之門”。古稱甘德瓦拉,意思是“恆河之門”。位于北方邦西北部、上恆河運河的起點、恆河的上遊右岸咽喉要道。此處,我開始有航運價值。該城人口11.6萬。每年4月~5月以及每隔12年也要舉行聖水沐浴活動。在該城南郊的達克合什瓦爾古廟附近,有一相傳為濕婆神沐浴時留下的腳印。

恆河

由于印度教教徒認為濕婆神常到恆河這裏巡視,死後在此火化並將骨灰撒到河中,可以“清洗終身過失”、“灰燼隨恆河女神升天”,因而成為印度教教徒聖潔的火葬場。一些重病纏身的人,或身體還硬朗的富有老者,早就到岸邊租間小屋或住在旅館,靜待壽終。因此,在恆河沿岸的“聖城”裏,有許多“待亡者之家”租給待死者居住。一些死者的家屬也千裏迢迢把親人的遺體運到這裏火葬。河流至今為止包容著許多人的死、將他們送到來世。

歷史文化

聖河傳說

到恆河洗聖水澡從長度來看,恆河算不上世界名河,但她卻是古今中外聞名的世界名川。她用豐沛的河水哺育著兩岸的土地,給沿岸人民以舟楫之便和灌溉之利,用肥沃的泥土沖積成遼闊的恆河平原和三角洲,勤勞的恆河流域人民世世代代在這裏勞動生息,創造出世界古代史上著名的印度文明。歷史學家、考古學家的足跡遍布恆河兩岸,詩人歌手行吟河畔。至今,這裏仍是印度、孟加拉國的精粹所在,尤其是恆河中上遊,是經濟文化最發達,人口最稠密的地區。恆河,印度人民尊稱它為“聖河”和“印度的母親”,眾多的神話故事和宗教傳說構成了恆河兩岸獨特的風土人情。在印度神話中,恆河原是一位女神,是希馬華特(意為雪王)的公主,為滋潤大地,解救民眾而下凡人間。女神既是雪王之女,家鄉就在對門山飄渺的冰雪王國,這與恆河之源——喜馬拉雅山脈南坡加姆爾的甘戈特力冰川相呼應,愈加帶有神話色彩。加姆爾在印度語中是“牛嘴”之意,而牛在印度是被視為神靈的,恆河水是從神靈——牛的嘴裏吐出來的清泉,于是便被視為聖潔無比了。

恆河

瑪法木錯湖根據宗教傳說,恆河之為“聖水河”乃是因恆河之水來源于“神山聖湖”。恆河的上遊在我國西藏阿裏地區的岡底斯山,岡底斯山的東南坡有一個大而幽靜的淡水湖,叫瑪法木錯湖,湖水來源于高山融化的冰雪,所以湖水清澈見底,平如明鏡。相傳,這裏的山中就是“神中之神”濕婆修行的地方,印度教徒尊它為“神山”。濕婆的妻子烏瑪女神是喜馬拉雅山的女兒,瑪法木錯湖是濕婆和他的妻子沐浴的地方,印度教徒尊它為“聖湖”,由于恆河水是從“神山聖湖”而來,所以整個恆河都是“聖水”。千百年來,虔誠的印度教徒長途跋涉,甚至赤足翻越喜馬拉雅山,到中國境內的“神山聖湖”來朝聖,到湖中洗澡,以祛病消災,益壽延年;到神山朝拜,以得到濕婆大神的啓示。

其實關于恆河的起源,歷來說法不一。 在印度史詩《羅摩衍那》中一段“恆河的起源”談到:傳說印度教大神濕婆和烏瑪交媾,一次就達100年之久,中間從不間斷,眾神對濕婆的生殖能力感到驚慌,就央求濕婆把他的精液傾瀉到恆河之中,孕育了古老燦爛的印度文明,這就是恆河之水從天而來的原因。而我們知道恆河在印度是被稱為母親河,聖河,由此不難發現,在印度性是崇高而神聖的。 另一個故事就更有意思,是說印度五金的產生。也是印度史詩《羅摩衍那》中記載的關于戰神鳩摩羅的誕生過程是這樣描寫的:火神把精液從四面八方傾瀉向山王之女恆河女神,恆河裏的波浪都溢滿精液。恆河女神心裏惶恐激動,被熊熊烈火炙灼,隨即把燦爛的胎兒瀉向河中的波濤。從她身上瀉出來的東西,閃爍如精煉的黃金。它一流到大地上,一切都化成純潔的銀。從粗一點的精液裏產生了鐵和銅;從髒一點的精液裏產生了錫和鉛。那些東西一碰到大地就變成了各種各樣的寶藏。女神把胎裏的東西都變得非常美麗可愛。于是戰神鳩摩羅終于誕生了。

而另一個傳說則說印度歷史上某國王為了洗刷自己祖先的罪孽,以修來世,請求天上的女神下凡。但是,女神之水來勢洶洶,大地難以承受,濕婆大神就站在喜馬拉雅山附近的恆河上遊,讓水從他的頭發上緩緩流下,從而減弱了水勢,既可以洗刷掉國王祖先的罪孽,又能造于人類。由此,印度教徒認為恆河是女神的化身,是“贖罪之源”。

恆河

風俗節日

恆河之祭

昆巴美拉大會是印度一項傳統的宗教節日,距今已有1300多年的歷史。傳說中,眾神為保護一個能讓人長生不老的大壺,與群魔展開爭鬥。後來,大神因陀羅之子設法偷回了大壺,卻在返回路上,不小心將四滴甘露灑落,就此形成了恆河之濱的四大聖地。所以,恆河祭又被稱為“大壺節”。

恆河晨浴

恆河是印度教徒心目中的聖河,恆河之水可以滌罪攘禍,因而去恆河之中來個大洗浴是印度教徒最向往和痛快不過的事情。最盛大的洗浴應當說是印度教的甘露廟會,每回參加洗浴的人數以千萬計,遺憾的是每十二年輪流在各個聖地舉行一次,所以遇到一回也是不易。不過,整個恆河,不管在上遊、中遊、還是下遊,也不管是在春夏秋冬,一天到晚總是有印度教徒在洗浴。但平素裏最壯觀的還要數瓦臘納昔的恆河晨浴,前往此地朝聖、觀光的人在很大程度上也是奔此而來。

恆河

每天清晨,成千上萬的印度教徒,或男或女,或老或少,既有在地人,也有外鄉人,來到恆河邊,懷著虔誠的心情,走進恆河,痛痛快快洗個澡,以求用聖水沖刷掉自己身上的污濁或罪孽,達到人生超脫凡塵、死後到天國永生的願望。印度教徒便是這樣虔誠地把用恆河水“沖洗身上的過失”看成是莫大安慰和榮幸。在瓦拉納西城的新月形河灣兩岸,歷代王朝先後修築了大小64個台階碼頭,供人們做冰浴禮拜之用。

恆河聖水沐浴節

印度教徒認為,恆河水源于神山聖湖,因此恆河是“聖河”,每12年舉行一次印度恆河聖水沐浴節(又稱大壺節)。

恆河恆河

傳說中,聖水沐浴節首次舉辦的時間是在雅利安人時期(公元前1500年定居于印度)。當時眾神和群魔達成臨時協定,雙方合力取得銀河系中的長生不老仙露後平分。爭奪盛仙露的大壺之戰進行了整整12天12夜(相當于人間12年)。壺中仙露灑落到了四個地方:阿拉哈巴德、哈裏瓦、烏疆和納錫。因此,聖水沐浴節也就在這四地舉行。

由于聖水沐浴節與恆河這兩個詞與印度宗教傳統的緊密聯系,許多人已認為它們是同意詞。因為聖水沐浴節是最隆重的宗教節日,恆河也就被看做是最偉大的宗教河。多少年來,恆河在印度人的精神生活中起著舉足輕重的作用。

恆河水的自動凈化之謎

在印度教徒的眼裏,恆河是凈化女神恆迦的化身,而恆河裏的水就是地球上最為聖潔的水,隻要經過它的洗浴,人的靈魂就能重生,身染重病的人也可以重獲健康生命。每年都有眾多的朝聖者虔誠而來,在恆河水裏舉行自己的重大宗教儀式。更有甚者在恆河水裏自盡,以期洗去此世的罪孽和冤獄。于是,恆河上有時會漂浮著屍體。人們將屍體打撈起來火化後,會遵死者遺囑將骨灰灑在恆河裏。就這樣年復一年,恆河水受到了嚴重污染,成了印度污染最嚴重的河流之一。可印度教徒依然我行我素,他們沐浴在此,飲用在此,卻很少中毒或者得病。難道恆河水真的因為其神聖而具有了某種自我凈化的能力嗎?

更有趣的是,這種“聖潔”的說法似乎並不是教徒的神話傳說。常年在恆河沐浴的教徒,大多都壽命在100歲以上,並且很少患病。這是科學家們研究的課題之一。

最近科學家研究發現,恆河水中的含氧量非常高,這是湍急的水流與空氣充分接觸造成的。而較高的含氧量,使瘧原蟲等厭氧的致病微生物難以生存。

可是科學家們也發現,恆河中下遊的水中大腸桿菌含量相當高,離岸5米處的含量就高于飲用水標準的20~30倍。這就由于向恆河隨意排放排泄物所致。

居民概況

恆河流域人民在種族上屬于混合來源。在流域的西部和中部,他們原為雅利安人的後裔。後來,突厥人、蒙古人、阿富汗人、波斯人與阿拉伯人從西面到來,與他們混合起來。在東部和南部,主要是在孟加拉地區,藏人、緬甸人和各種山地民族也混合起來。歐洲人來得還要晚些,並沒有怎麼定居下來或與他們通婚。

恆河

恆河平原在歷史上一直是印度斯坦的中心地帶,是其連續幾個文明的搖籃。基督以前的阿育王帝國的中心為巴特那(Patna),在比哈爾橫跨恆河兩岸。偉大的蒙兀兒帝國的中心在恆河流域西緣的德裏和阿格拉(Agra)。坎普爾(Kanpur)北面恆河畔的根瑙傑(Kannauj)是7世紀中葉囊括北印度大部地區的戒日王封建帝國的中心。在12世紀開始的穆斯林時代,穆瓦拉納西恆河斯林的統治不僅擴展到整個恆河平原,而且擴展到整個孟加拉。在三角洲地區的達卡與穆爾希達巴德(Murshidabad)是穆斯林政權的中心。

在三角洲,加爾各答及其衛星城鎮沿胡格利河兩岸延伸約80公裏(50哩),形成印度人口、商業和工業集中的最重要地區之一。

恆河在宗教上的重要性可能超過世界上的任何河流。它從遠古就受到崇敬,今天則被印度教徒視為最神聖的河流。雖然被稱為聖地的印度教徒朝覲之地遍布次大陸,但那些坐落在恆河邊上的聖地具特殊的意義。其中有安拉阿巴德附近恆河與亞穆納河的匯合處,1三月間舉辦沐浴節;數十萬朝聖者沉浸在河中。

加爾各答的胡格利河也被認為是神聖的。恆河朝覲的地方還包括根戈德裏及阿勒格嫩達河與帕吉勒提河這兩條源流的匯合處。印度教徒將死者的骨灰撒到河上,相信死者這樣就會直接升天,恆河岸邊的許多地方都建立了焚燒死者的火化場(河邊台階頂部建立的寺廟)。有的人會特地來到恆河洗清自己自身的罪惡,包括老人,恆河上有老人的屍體也是理所當然的。

在當地貴族和窮人的差別是很大的。在焚化時,貴族是用檀木有來焚燒屍體,而窮人則用煤油來焚燒屍體,燒出來的味道有很大的差別。

政治經濟

開發灌溉

自古以來,在洪水氾濫時或藉助重力水渠以利用恆河水灌溉司空見慣。2,000多年前撰寫的經典和神話中已經描述過這樣的灌溉。自12世紀以來的穆斯林統治時期,灌溉高度發展,蒙兀兒國王後來修築了幾條灌渠。英國人進而延展了灌渠系統。

恆河恆河

較古老的灌渠主要在恆河-亞穆納河兩河間地區。上恆河灌渠及其分渠長9,575公裏(5,950哩);始于赫爾德瓦爾。下恆河灌渠及其分渠長8,240公裏(5,120哩),始于納拉烏拉(Naraura)。

航運

19世紀中葉,隨著鐵路建設的興起,大規模水運開始衰落。灌溉汲水日益增加,也影響了航運。恆河流域中部安拉阿巴德附近以遠河運微不足道,多為各種類型的農村河船。然而,西孟加拉和孟加拉仍然依靠水路運輸黃麻、茶、糧食和其他農業及農村產品。1947年的印巴分治產生影響深遠的變化,實際上中斷了從前經由內陸水路從阿薩姆運到加爾各答的茶和黃麻的大宗貿易。

水力發電

恆河的水力發電蘊藏量約為1,300萬千瓦,其中約2/5在印度境內,其餘在尼泊爾。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