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別比

性別比

性別比是指族群中雄性(男性)對雌性(女性)的比率。"第一性別比"指懷孕時的性別比;"第二性別比"指剛出生嬰兒的性別比;"第三性別比"指所有成熟個體(此指出生後至死亡)的性別比。人口學上對人類社會或國家中的男女性別比,通常是以每100位女性所對應的男性數目為計算標準。目前的人類二級性別比大約是105位男性對100位女性(目前中國性別比也大體如此,並未出現所謂的失衡)。而生物學上的性別比,則是以族群中雄性所佔比例來做定義。

  • 中文名稱
    性別比
  • 簡介
    指族群中雄性對雌性的比率
  • 類型
    一種比較
  • 對象
    男孩和女孩

基本簡介

性別比

性別比是指族群中雄性(男性)對雌性(女性)的比率。「第一性別比」指懷孕時的性別比;「第二性別比」指剛出生嬰兒的性別比;「第三性別比」指所有成熟個體(此指出生後至死亡)的性別比[1]。

人口學上對人類社會或國家中的男女性別比,通常是以每100位女性所對應的男性數目為計算標準。的人類二級性別比大約是105位男性對100位女性。而生物學上的性別比,則是以族群中雄性所佔比例來做定義。

中國已經成為世界上出生性別比失衡最為嚴重、持續時間最長的國家。2005年中國出生性別比為118.88,與正常值104—107有嚴重的偏離。江西廣東海南安徽河南五省的出生性別比甚至超過130。“治理出生性別比失衡已經刻不容緩!”7月5日在京舉行的“治理出生性別比失衡與製度創新研討會”上,與會的有關部門負責人和專家學者發出呼吁。中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中國婦聯名譽主席彭珮雲出席了研討會。

自然比例

(圖)婦產科檢查性別比正常(圖)婦產科檢查性別比正常

人類生男生女並非純然1比1的機率人口學家認為新生兒正常的人口比約為105,在人口統計學上,一般正常範圍則在102至107之間。

高于或低于這個數位,背後則可能隱藏了環境、社會、醫療因素

但由于女嬰較男嬰存活率為高,且女性比男人長壽,加上男人比較容易因為工作、衛生習慣、生活習慣等因素死亡,所以整體人口的性別比多在100以下,越高齡、生活環境愈好的國家。

因為高齡女性人口愈來愈多,所以性別比也愈低,例如日本在2002年隻有95.5。

計算方法

甘霖甘霖

其中根據統計對象不同,人口性別比又可分為以下各種。

1.總人口性別比;統計對象為總人口。計算方法是:人口性別比=﹝男性人數÷女性人數﹞×100%;

2.出生性別比:統計對象為出生時的嬰兒。計算方法是:出生性別比=某年出生的男嬰數÷該年出生的女嬰數×100%。出生性別比又叫第二性別比。第一性別比是胚胎形成時的性別比。

3.嬰兒性別比:統計對象為1周歲記憶體活的嬰兒。計算方法是:嬰兒性別比=某時點1周歲以內的男嬰÷該時點1周歲以內的女嬰數×100%;

4.結婚年齡人口性別比:統計對象為到達法定結婚年齡的人口。中國為男22周歲、女20周歲的人口。結婚年齡性別比又叫第三性別比;

5.死亡人口性別比:統計對象為某年或某一時期內死亡的全部人口;

6.分年齡組人口性別比:統計對象為各歲人口或各年齡組人口。

比例失衡

儒家社會中,由於「重男輕女」的觀念根深蒂固,所以性別比都較西方國家為高。以2002年為例,中國大陸的人口性別比為106.1、台灣104.1、韓國110。

而這些亞洲國家的新生兒性別比更高,2015年,統計局表示中國出生人口性別比達113.51,總人口性別比為105.02(以女性為100)。

為何失衡

國家計畫與家庭計畫矛盾鄉村生育觀滲入城市濫用B超使流產女嬰大增,媒體上紛紛議論中國人口出生性別比近20年持續攀升,蘊含社會風險。從事此項研究的中國社會科學院人口與勞動經濟研究所張翼研究員。他說,這種性別比的失衡是累積性的,它不僅存在于鄉村,存在于農民中,也同樣存在于城鎮,存在于北京上海廣州等大都市。

張翼說,人口出生性別比是一個重要的衡量男女兩性人口是否均衡的標志。國際上一般以每出生100個女性人口相對應出生的男性人口的數值來表示。絕大多數國家的人口生育史說明,在不進行人為控製的情況下,新生嬰兒的性別比在102~107之間。這是由人類生殖過程的生物學特徵決定的。對這個數值的任何人為控製和改變,都會對人口的兩性結構造成嚴重危害。

中國自20世紀80年代中期以來,嬰幼兒人口的性別比就迅速攀升。據統計,第3次人口普查得到的1981年出生嬰兒性別比是108.47;第4次人口普查得到的1989年出生嬰兒性別比是111.92;2000年第5次人口普查公布的嬰兒出生性別比高達116,遠超國際認同的可以容忍的最高警戒線107。

人口出生性別比失衡會帶來很多社會問題。以2000年中國人口普查情況為基準,中國0歲~15歲之間的男性總人口與同年齡段的女性總人口相比,大約多出1883萬人。2010年後,這些人群開始逐漸進入婚齡,那時,男女婚齡人口的比例失衡問題將會凸顯:農村成年男性中的某些困難人群會遭遇嚴重的“娶妻難”;買賣婚姻現象會加劇;婚外性行為會增多;家庭穩定性也會受沖擊;社會不安定因素也會增加。

以往,人們一提起生育性別的偏好總會談到受文化習俗或“封建餘毒”的影響,談到農活對重體力勞動者的客觀需要。但張翼認為,刺激中國普遍出現男性偏好的不僅有上述傳統因素,在市場經濟比較發達的廣東等省,私營企業的家族化特征,也對男性偏好形成生育刺激。越是在那些人口稠密的地區、越是在那些人口控製政策執行得嚴格的省份,出生性別比上揚的狀況就越明顯。那些土地遼闊、人口比較稀疏、少數民族居住比較集中的西北內陸和西藏地區,人口出生性別比才低于107的警戒線。在中國,隻有新疆貴州青海西藏的嬰兒出生性別比在正常之列。

張翼分析,出生性別比失調的主要原因在于家庭生育的有計畫性與國家生育控製的有計畫性之間的矛盾。國家在控製人口總量方面取得前所未有的成效,但一些人在安排家庭生育計畫時受到潛在的男性偏好影響,如廣東省,出生嬰兒的性別比竟然高達137.76!人口出生性別比失調的另一個主因是私人診所B超機的使用和某些公立醫院醫護人員對B超機的濫用,這使得流產的女嬰數量大大多于男嬰。

張翼的研究表明,中國第4次人口普查時,農村的人口出生性別比偏高,而城市人口出生性別比還算均衡。但隨著中國城市化進程的加速,大量農村人口涌入城市,流動人口不僅加大了計生部門監控的難度,也把在鄉村中普遍存在的男性偏好生育觀帶入城市生活。

張翼提出,控製出生性別比失衡的重要手段有:黨和政府部門加大對生育選擇的監控;對B超等能夠予以性別選擇的醫檢設備進行嚴格管理;對非法經營的機構和個人追究經濟責任及刑事責任;消除女童輟學現象;消除就業中的性別歧視等。

控製方式

(圖)有基礎、有動機、有技術保證,共同促成了中國的高出生性別比(圖)有基礎、有動機、有技術保證,共同促成了中國的高出生性別比

學者對於性別比異常有許多解釋,而一個社會中可能各種影響性別比的方式都同時存在。

生殖科技:生殖科技是最快、最有效,而且較不傷感情的性別控製技術,其中又可約略分為三種:

墮胎

在懷孕初期利用超音波、羊膜穿刺、絨毛篩檢等方式,知道胚胎性別之後,再將胚胎取出。雖然台灣、中國大陸都明令禁止這種行為,但醫生「體諒」婦女在傳統社會重男輕女的壓力,有部分還是願意協助墮胎。

精蟲分離:精蟲分離是將精蟲分成X及Y兩群後,再註入婦女體內,但不確保100%生男,不過傷害最小。

試管嬰兒:在體外培育受精卵後,檢查性別,確定是男孩之後在植入子宮。這種方式100%可以生男,但所拋棄的女性胚胎是否為生命,醫界尚有爭辯。

偏方

中國社會中一直傳說各種能夠生男的方法,例如控製飲食酸礆性,依照日期、時辰行房等等。

胎次

大陸明文規定實施「一胎化」,台灣雖然未限製婦女生育數目,但在經濟壓力之下,許多夫妻決定隻生一胎,也成為「假性一胎化」。學者發現,在這種社會中,頭一胎的性別比雖然已經偏高,但是第2、3胎後,更為異常,有時候可以達到130,明顯有人為因素介入,主要是婦女可能第一胎生女後,第二胎無法再將命運交給上天決定,隻好求助生殖科技。

環境

也有學者認為,環境賀爾蒙可能改變夫妻雙方的體質,所以男嬰的比率會愈來愈高。由於華人社會性別比異常的區域,也是B型肝炎盛行區域,也有學者提出假說,認為B型肝炎(乙型肝炎)可能影響性別比,但未獲進一步學術上的證實。

影響後果

婚姻與社會安定 性別比失衡之後,成為人口規畫學上很重要的問題,其中最大的沖擊就是婚姻;一些研究顯示,當大量年輕男性無法找到另一半時,社會治安會顯著變差、甚至可能是造成戰爭的因素。

清朝統治時代的台灣是一個例子,由于清朝政府早期禁止人民全家移民來台,因此當時台灣社會明顯男多餘于女,造成了許多「羅漢腳」,增加台灣社會動亂的頻率。

在台灣、以處于適婚年齡的男女來看,雖然出生時性別比位于隻是略高的106,但由于女性結婚意願低,許多男人必須娶東南亞及中華人民共和國籍女性。而性別比失衡的一代,未來更難由台灣女性中找到適合的伴侶。

在經濟狀況較差的地區,在人口數較多的地區,很難以「娶外籍新娘」來解決婚姻問題;中國是最明顯的例子,其未來更令人擔憂。

少子化

在亞洲社會,高性別比通常伴隨低生育率而來,也就是少子化。

改善

性別比失衡是正常現象

人們印象中一般認為,男人與女人的數量應該是基本相等的,全世界男女總人口比例確實接近于1:1,但就算這成立,也隻是總數相等,具體到一個國家的範圍內,男女人數則未必“平衡”,一般來說在發達地區,女性人口多于男性,婦女佔人口的51.39%,性別比為94.5;在發展中地區,男性多于女性,婦女佔人口的49.18%,性別比為103.3。

近年來,許多亞洲國家的出生性別比出現了快速升高的趨勢,不過,研究也表明,這種現象也隻是暫時的,男女失衡可以改善,也正在改善。

事實上,性別比從失衡到回歸正常,這方面已經有了具有說服力的例子。韓國在1980年代以前,出生性別比都處于正常水準,而1990年年代則迅速爬升到115 的水準,維持了好幾年的高性別比,而後出現了反轉,現在恢復到106的正常值。更誇張的例子出現在廣東,2000 年廣東的出生性別比曾達到驚人的137,但到2005 年數值就下降到120,這說明要改變性別失衡的情況並非特別困難。新加坡、台灣等地都有過類似的狀況。

女嬰漏報

國家計生委在《關于防止出生嬰兒性別比升高的意見》(1994)中指出:“一些專家和有關部門認為,80年代以來出生嬰兒性別比的統計數位偏高的主要原因是瞞報、漏報出生女嬰,在高出正常值的統計數位中大約有二分之一至四分之三是瞞報、漏報女嬰引起的”。

因此有的學者認為,1989年全國城鎮出生性別比,實際上最高也不會超過107.7,同期的全國農村最高也不會超過110.2。根據這一推論,女嬰的漏報、瞞報,至少使普查獲得的1989年城鎮與農村的出生性別比分別提高了3.6和4.2,進而得出:城鎮的出生性別比上升是種“假性上升”,而農村的出生性別比是“真性”與“假性”影響大致持平。

闢謠

沈陽師範大學人口學教授王立波和她的研究生周平梅的一項研究結論是:“3000萬光棍”不存在。

第一個“3000萬”來自于2014年底國家統計局公布的中國最新人口數位:“2014年末中國大陸人口136782萬人,其中男性人口70079萬人,女性人口66703萬人。 ”男性和女性人口數量正好相差約3000萬人。

對這個數位,沈陽師範大學人口學教授王立波的解釋是:從這組數位顯示的中國大陸的性別比為105.66,處于國際通行的103-107的合理區間之內,並不算高。而“光棍危機”的說法當中的“光棍”指的並不是所有年齡段的男性,僅僅是適婚年齡的男性。所以,這個數位沒有參考價值。

另一個“3000萬”來自于一個推論,依據1990年第四次人口普查的中國大陸出生性別比 112、2000年第五次人口普查的出生性別比118,就此推論出 “到2020年,將會有3000萬至4000萬處于婚育年齡的男青年無妻可娶”,甚至還有相當多的文章引用外媒的說法,認為中國大陸的性別比早在 1980年就超過了官方公布的數位,所以3000萬“光棍危機”已經出現。

對此,王立波認為:根據出生性別比來推論各年齡組人口成年時的性別比是國際通行的做法,從理論上和邏輯上來說沒有錯,在大多數國家,因為沒有生育的限製,所以出生人口數量統計反映的是人口的真實狀況,以此來推論成年人口的性別比是科學有效的;但中國的現實是,30多年來所實行的嚴格的計畫生育政策,使超生家庭漏報和瞞報新生兒的情況不同程度存在,由此推論成年期的性別比也就存在較大風險了。

王立波用一組令人匪夷所思的資料證明這一點:眾所周知,人口數量從出生開始就應該在死亡率的作用下不斷減少,雖然不同年齡段減少的比例不同,但整體上下降的趨勢是必然的。但考察中國大陸同一個年齡組在不同年齡節點上的人口規模,卻會發現,這個數位居然不降反升。例如,1990年第四次人口普查時,0至9歲的男性和女性人數分別為11268萬人和10309萬人,到了2000年第五次人口普查時均有所增加,分別為11822萬和11020萬。而到了2010年第六次人口普查時,男性人數下降到11484萬人,考慮到這一年齡組男性的死亡率為每年3‰-4‰這個因素,這一數位尚算合理,而女性人數則繼續不降反升,達到了11358萬人,比出生時憑空多出了1050萬人。這些人,應該就是出生時漏報、瞞報的了。

王立波引用國家統計局公布的官方數位進行比較:以中國大陸平均結婚年齡27歲作為參照,將適婚年齡組限在20歲至34歲這個年齡段,通過匯總1982年、1990年、2000年、2010年四次人口普查的資料,可以看出,實施計畫生育政策以前和以後出生的人口性別比相差不大,甚至2000年和2010年的資料還更低些,2010年婚齡期的性別比為四組中最低,隻有102。而這個資料,與日本2000年、2010年兩次人口普查的資料相比也是低的。

2010年,我國20歲至29歲的男性人口總數為1.1484億人,同年齡段女性為1.1358億人,兩者隻差126萬人,遠沒有3000萬人那麽大的差距。

這個結論是驚人的,因為它顛覆了流行許久的一個觀點:在嚴格的計畫生育政策的管控之下,很多家庭為了生男孩,用B超等手段檢測胎兒性別,使女嬰流產。盡管我國法律禁止選擇性別的人工終止妊娠,但這種情況仍然存在。

按照王立波的研究結果,不僅超高的出生性別比並不真實,而且西方國家用以攻擊中國人權問題的 “大量女嬰被扼殺”的說法也並不符合實際。

王立波這樣解釋從出生性別比到適婚期性別比的變化,她認為,中國具有男孩偏好的家長在生出女孩以後,並不是像人們想象得那樣把女嬰溺死或者拋棄,性別選擇性流產也並不像人們想象的那樣普遍,在儒家傳統文化熏陶中的中國城鄉,男孩偏好並沒有把中國父母的基本倫理綱常毀滅。更多的人是把出生的女嬰或者超生的男嬰以各種方式隱藏起來,這些被隱藏的孩子隨著年齡的成長,最終總會以各種方式出現。

中國的父母整體上還是善良溫情的,他們保持著男孩偏好,但也同樣愛惜女孩。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