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一

念一

無數心動的難忘的好故事陪我成長,每個階段都不同。比如小時候喜歡鄭淵潔,國小四年級愛上金庸,上了國中躲在被窩裏偷看姐姐的瓊瑤,高中時代亂了套,古龍柳殘陽的武俠、嚴沁亦舒玄小佛的言情,還有那本很重要的《飄》。

  • 中文名稱
    念一
  • 出生地
    醫院裏
  • 血型
    A或者B型
  • 星座
    射手座
  • 身高
    163公分
  • 體重
    保密

個人信息

​生日:20多年前一個下大雪的日子,老爹因為趕著去報喜,還摔了一大跤!

李念一李念一 李念一李念一 李念一李念一

血型:老媽O型,老爸是AB型,所以我隻能是A或者B型。

星座:據說是熱情可愛的射手座,可是我自己覺得自己沒有那麽吃得開,所以一直很迷惑。

身高:163公分,不過因為不會穿高跟鞋,所以顯得很吃虧。

體重:不是我要保密,實在是沒個準,春夏秋冬都各不相同……

出生地:在我媽媽上班的那家醫院裏。

居住地:距離我現在上班的公司1公裏,距離海邊也是1公裏的一片樓群裏。

擅長:天啊,這問題太難了。我擅長什麽……吃喝玩樂算不算?

最喜歡的食物 :自己燒的菜,還有,很多種水果,以及果脯蜜餞小零嘴。

最喜歡的顏色:沒定準……看心情吧?不過衣服還是淡顏色的多一點。

最喜歡的作家/小說:那就太多了。在我成長的20多年裏,大學時代就更不用提了,小說空前繁榮,席絹蘭京黑潔明就是那個時候開始看的,還有衛斯理和溫瑞安。再後來,上了班,喜歡重看亦舒,也看李碧華和吳淡如,深雪的短篇也實在很特別。呵,對不起,一說起這個話題,我就會變得很啰嗦!

最喜歡的電影:也很多……有時候隻因為某一個鏡頭、某一句話,就喜歡了,所以數都數不過來。

最喜歡的明星:我有大中國情結,所以喜歡的都是自己人,好萊塢的大牌明星總是喜歡不長久。

作家作品

《錦綉緣》及《新錦綉緣》

【分類】 豪門世家

【簡介】

紙醉金迷的上海灘——

緣分使然,錦綉與左震相遇了。

他教她喝酒,教她跳舞,教她人情世故……

終于成功地教她當上了舞女,

也終于讓她如願地待在心上人身邊。

但——情難自禁!

他是在腥風血雨裏闖蕩的幫派大佬,

卻偏偏喜歡上一心傾慕著他拜把兄弟的女人,

這個由他一手調教出來的女人,

卻讓他用生命作出今生最痛苦的抉擇……

《尋歡記》

【分類】 都市戀曲

【簡介】

那是程歡16歲生日的時候,跟著父親走進來的。

那是她第一次來,也是最後一次來,因為惟一,所以印象深刻,無法替代。

父親去世後的每個生日,都會想起這間叫做溫泉日式料理的地方,想念得掉淚。

從此再也沒有一家日式料理比記憶當中的那一次美味。

想不到的是,多年之後,鼓起勇氣故地重遊,卻發現一切都已經物是人非。

紅磚牆上的蔦蘿花早已經凋落不知所蹤,門口豎起高大的霓虹招牌;

樹陰裏的青石小徑被拓寬了很多,好方便來往的私家車進進出出。

所有美好的一切,都已經失去不能重來。

《大雪滿弓刀》

【分類】 沙場戀歌

【簡介】

好大的一場霧,慢慢浸過來,觸到身上,有種冰霜的寒冷。

前面看不清路,到處是白茫茫的一片,霧氣越來越濃,像是雪。

無論如何,也要找到回去的那條路。

她想不起要去找的那個地方,到底在什麽方向,隻記得那裏有溫暖的火光,有深深的牽掛。

好冷啊,她的腳每一步踩下去,腳下都仿佛是泥濘,用盡了力氣,也拔不出來。

雪霧裏隱隱出現一個越逼越近的身影,仿佛是某種不可預知的危險。

她抽出弓箭,卻怎麽也拉不開那把弓,雙臂軟綿綿的,沒有一點力氣。

有人隱隱在叫著她的名字。似真似幻,可是她的腳陷在泥濘裏,一動也不能動。

眼睜睜地看著那黑影慢慢逼過來,冷汗浸透了身上的衣裳。

不行啊,她還有事情沒做完,似乎是一件極其重要的事情。

心裏浮現出一個模糊的影子,是他吧,她要急著去見的.就是他,可是她卻看不清他的臉。

《佛跳牆》

【分類】歡喜冤家

【簡介】

“你要知道她在想什麽她要什麽,然後想盡辦法不擇手段的滿足她!

不要輕易跟人家說‘我家人’,說多了人家會聽膩;但是非說不可的時候,就一定要說得很認真。

不要一直跟在人家身後貼著人家,時刻不離她左右,這樣就會惹人煩;

但是不在她身邊的時候,一定要記得在她的電話裏留言說想念她。”

教了半天,原來她是希望他能將這一切都用在她身上。

他隻不過是一是好心,沒想到竟然招惹了一個這樣的麻煩回家。

明明眼不能見,一張嘴巴卻還在嘰嘰喳喳的響個不停……實在讓人想發狂。

但是為什麽他會越聽越習慣,到了最後還缺了她不行,著實是撞鬼了。

念一訪談

念一:如此十面埋伏(《錦綉緣》出版後訪問念一)

三年前,《錦綉緣》平靜地出版,平靜得就像往杯子裏倒入白開水。三年間,它卻一直被不斷地提起,猶如海之揚瀾,一浪平伏一波又起。而作者念一,潛伏三年,沒有新作品面市,對于種種贊賞與猜疑,及無數的追問——“念一大人什麽時候出新書啊”——也隻是保持沉默。

打算做念一專訪時,我們收集了不少念一Fans的留言,想了很多種“訪寫”方式,最後覺得還是簡單的一問一答式最直觀了,這些讀者提問、念一作答的文字,也最能讓我們接近謎般的念一。

讀者:您好,念一。我本人很喜歡舊上海和清末民初的故事,看到有這方面的書很高興。男女主角的性格刻畫得蠻符合那時代的,隻是我覺得故事最後面部分似乎過于戲劇化(我也知道這是喜劇必須的),可是看起來感覺上不太連線得上。這僅代表我個人觀點,希望您不要介意(接著的話亦純屬我自己的想法,可能會令部分讀者不滿,請見諒!)。另外,看了《錦綉緣》後,倒覺得向氏兄弟的描寫已足夠。若您還出書的話,會否選擇其他題材?

念一 :怎麽會介意呢,你還記得這本書,已經是我的榮幸。《錦綉緣》是我的第一本小說,情節處理的本事很差勁,相信下一本的結尾,你就不會有這種感覺了。關于向氏兄弟,我當初是絕對沒想過要寫他們的續集的,他們就是左震的好兄弟好朋友,如此而已。不過向寒川和明珠這一對,或者以後心血來潮也會試一試……向英東是不可能的啦。

讀者:念一,偶覺得你筆下的左震好有魅力,你在構造男主角時是一種什麽樣的心情呢?是想構造一個自己理想的人物嗎?

念一:嗯,我用我的感情,寫錦綉的感情,當然左震就是我中意的那一種。寫他時候的心情嘛……開始的時候很模糊,隻有一個輪廓,後來越寫,感覺越清晰,好像他真的存在過一樣。

讀者:你書裏舊上海的背景是怎麽來的?你喜歡像《上海灘》這類描寫舊上海的連續劇嗎?兩個主人翁——左震和錦綉的名字你有沒有想很久?

念一:背景很容易啊,看過的書啊電影啊,印象都還算深刻。《上海灘》我也喜歡,主要是那種帶點頹廢的浮華亂世,有點情義,就格外寶貴。關于左震和錦綉的名字,我沒有想很久,我覺得名字不是很重要,順口、喜歡就好了。我喜歡簡單的名字。

讀者:《錦綉緣》很好看,為什麽之後不寫了呢?你寫作是不是隻是兼職?是什麽讓你想到寫這個故事?你投稿前有想過會被退稿或是讀者不喜歡之類的嗎?

念一:對呀我不是專職的寫作人,是每天上下班打卡的那種上班族,我學理工,但是現在改行做進出口貿易。寫作是我的愛好,就好像有人喜歡釣魚有人喜歡下棋那樣。我隻是有一次看完一本很好看的小說,忽然在封底看見有花雨的征稿啓事,就很想試一試,然後花了一個冬天寫完了。之後一直沒有寫,因為怕重復;加上要考試培訓,工作很忙,老爸住院,東一頭西一頭的亂忙一陣,更顧不上了。 投稿之前,想過退稿的事,因為是手寫稿,沒有底稿,所以十分害怕編輯們一個不中意,就扔進廢紙箱,想留做紀念都沒得留了。讀者不喜歡嘛……沒有,沒擔心過,我想至少有那麽幾個人會喜歡吧,其實哪怕就隻有一個,對我來說也夠了。

讀者:是不是會繼續寫與《錦綉緣》相關的小說?也想要知道,除此之外,念一還有別的小說嗎?

念一:《錦綉緣》對我來說,隻是一個故事,不是一個“計畫”,所以,當初是什麽都沒想過的,也沒想過要寫關于它的姐妹篇。不過要是以後寫的話,也許會寫一個大家都完全想不到的角色喔!猜猜看……^.~

讀者:想問你筆名的由來。還有,我最喜歡你筆下美麗又溫馨的愛情,都是如此貼近人心。請問你是否有同樣溫馨感人的愛情呢?

念一:筆名的由來……沒什麽來頭,我喜歡簡單的名字,而且,向往一生當中,心裏隻掛著一個人的愛情。念一的意思,就是這樣。謝謝你給我鼓勵!還有很多喜歡《錦綉緣》的留言,因為這種鼓勵,使我這隻超級大懶蟲,也拿起筆桿來奮力搖動了。

關于我自己的愛情呢……隻要愛你的那個人你也愛他,就很幸運了。

讀者:哪一本小說是讓你覺得寫得最辛苦的?你寫書時,是如何將文字用得如此細膩,將情感寫得溫馨?

念一:我到現在為止,零零碎碎的不算,完整的故事寫了三個,時代背景人物都完全不同。寫的時候也會遇到瓶頸,覺得對這故事沒信心,可是寫過了就好了。我覺得處理結尾是我比較弱的一環。

讀者:我好好好愛你的書,令人看得十分感動,所以你要加油喔! 我想問問你,什麽原因會令你走上作家的路?有沒有後悔?

念一:看到你的留言我也好好好感動,所以加油是一定的。寫東西是興之所至,不會後悔。我隻怕我寫不好,叫你們失望。

讀者:很想知道您為何有那麽好的文筆呢,可以寫出那麽優美、感人肺腑的句子呢?是一開始寫作時已經有,還是從寫作的過程中磨煉出來的呢?

念一:汗!要是真的有人覺得我的文筆好,那大概是因為我不懂修飾的緣故,想到什麽,就寫出什麽了。而且我真的覺得,寫故事最初的感覺很重要,越是改來改去,自己越不喜歡。

讀者:請問念一小姐是如何寫筆下男主角的心境及對白? 我個人很喜歡你的書, 祝平安。

念一:我隻是想著,一個人愛另一個人,會怎樣看她、怎樣跟她說話、怎樣想起她呢?這樣想著就寫下去了。謝謝你,也祝你平安。

讀者:請問念一是在開稿前就先設定好書中人物的名字和性格的嗎(好讓書中主角毫無反抗之力)?還是邊寫邊想的呢?

念一:名字是必須在開稿之前就定下來的,性格也大體有個輪廓。情節我會先預設一下,但寫著寫著,往往就變了,自己也控製不好。

讀者:請問你是如何尋找故事題材的?

念一:題材這個東西,有時候突然一下子就想到了,有時候設計半天也想不出來。真是碰運氣的一回事。

讀者:你覺得寫作最困難的部分是什麽?是否有寫作遇到瓶頸的時候?都是怎麽解決瓶頸問題?

念一:大概每個寫故事的人感覺都會不一樣吧,對我來說,瓶頸是一定有的,最困難的部分是情節,我總怕情節上有不合理的地方,所以分外小心。看一個故事的時候,突然覺得情節很荒謬,那種感覺很不好。碰到瓶頸,我會停下來,做點別的,有時候好幾天都不寫,等回頭再想,也許會有新的感覺出來。

讀者:除了愛情小說之外,您最想寫哪類型的作品?筆下男主角,哪一位您最想擁有?

念一:我就隻會寫愛情小說,小時候也寫過關于海底龍宮的童話。如果寫別的,也隻會是跟情感有關的,比方說,對家人之愛、朋友之愛,我覺得這些離我比較近。筆下的男主角,呵呵,不客氣地說,我已經都統統擁有了,沒人比我更熟悉他們了吧。

讀者:最喜歡的言情小說家是誰?為什麽?

念一:最喜歡的……應該是蘭京和黑潔明吧。亦舒、李碧華、深雪,她們的作品,嚴格一點說,已經不單單是言情小說了。我說喜歡蘭京和黑潔明,是因為他們的作品給我一種很真實的感覺,仿佛裏面的人物真的存在過、相愛過,而絕對沒有嘩眾取寵的味道。

讀者:對于比較情色的言情小說有什麽看法呢?

念一:我絕對不批評言情小說裏的情色描寫。包括電影裏的。但是,如果隻是“情色”就很沒意思了。其實情色,如果寫得好,也可以很美。不過要寫出這麽美的情色,也是很難的,所以我都不敢輕易嘗試。

讀者:請問你有沒有特別喜歡的故事類型及角色個性?

念一:要命啊,有。就因為有,所以才覺得被限製。我甚至覺得,自己隻要拿起筆,就會不知不覺往那個風格類型靠攏過去,要努力糾正自己才行,一直提醒自己不能重復。

讀者:請問您希望以後故事比較想往哪方面發展?

念一:我沒想過這個……我隻是不希望自己一直原地打轉地重復,往哪方面發展,沒有什麽計畫,大概會試著跳出那種“英雄美女”式的故事結構,寫寫非常平民化很生活的那種故事吧。

《花雨》:對一直支持你的讀者朋友們說些什麽?

念一:其實《錦綉緣》出版之後,兩年都沒寫什麽東西了,因為畢竟寫作不是我謀生的手段,而隻是願望而已。可是花雨一直給我鼓勵,還有不斷轉給我一些讀者朋友的評論,有人說不好,有人說好,大部分都是很溫暖的留言,即使批評,也沒有特別尖刻的,就像身邊的朋友那樣給我意見。

看到這些留言的時候,那種感覺是非常、非常窩心的,其實本來一點都沒想到,會有人真的喜歡、真的寫留言給我,有一種被肯定和被分享的快樂,相信花雨的作家群裏,很多人都是被這種快樂激勵,才一直寫下去的。

所以我也是這樣,才又寫了兩本,不過因為交稿遲,還沒來得及上市。如果有可能,就會試著一直寫,到了自己都覺得不再滿意的時候,也許就乖乖收筆了。可是一想到自己老了的時候,坐在搖椅上曬太陽,還可以看著自己寫的書,想起你們給我說過的這些話,一定很溫馨吧!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