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戰 -2012年鄭少秋主演香港TVB電視劇

心戰

2012年鄭少秋主演香港TVB電視劇
更多義項 ▼ 收起更多 ▲

《心戰》是香港電視廣播有限公司出品,由戚其義監製,鄭少秋陳豪黃德斌邵美琪陳茵媺領銜主演的時裝懸疑電視劇。

該劇講述一位寫實表演學派大師因緣際會下遇到一個雙面性格的變態連環殺手,大師以方法表演理論助警方破解多起連環殺手案。

該劇于2012年5月21日香港翡翠台首播。

  • 中文名
    心戰
  • 主演
    鄭少秋,陳豪,邵美琪,陳茵媺,黃德斌,簡慕華
  • 外文名
    MasterofPlay
  • 集數
    30
  • 類型
    時裝懸疑
  • 出品時間
    2010年9月-2011年1月
  • 首播時間
    2012年5月21日
  • 出品公司
    香港電視廣播有限公司
  • 製片地區
    中國香港
  • 導演
    戚其義
  • 編劇
    周旭明

劇情簡介

李楚蕎(邵美琪 飾)曾是多年前一樁變態殺人案的幸存者,卻也失去了左臂。面對突變楚蕎心如死灰,可在邂逅了魔術師章世言(陳豪 飾)以後,一切開始好轉,她再次恢復生活的信念二人也順其自然的成為情侶。另一邊,靳兆楠(鄭少秋 飾)是城中知名的話劇演員,卻因為多年前女兒的失蹤存有心病,又導致妻子(陳秀珠 飾)與之離婚,由此全力投入話劇表演。因出演一名殺人犯靳兆楠還卷入了一起連環殺人案,並結識了楚蕎和章世言,更對章世言的妹妹章世婷(陳茵薇 飾)有種特別的感覺。章世言在結識兆楠以後性情大變,也引起了兆楠的懷疑,章世言密不可言的過去是否就是一切蹊蹺事件的緣由?

劇照劇照

演職員表

演員表

角色演員備註
靳兆楠
鄭少秋
表演亡命逃脫魔術失敗,得到李楚蕎喚醒,但生死未卜
章世言
陳豪
通過靳兆楠代入角色而重生,最後消失
李楚蕎
邵美琪
以靳兆楠的人性重現,並喚醒無法抽離章世言角色的靳兆楠
靳芷縈
陳茵媺
章世言指靳芷縈被章建國和章世言聯手殺害
章建國
王俊棠
章世言、章世婷之父,已死多年
莫麗馨
陳秀珠
懷疑章世婷為靳芷縈,第27集與章世婷相認
麥艷瓊
馬海倫
李楚仁、李楚蕎、李楚文之母
章世婷
陳茵媺
假冒靳芷縈,並與靳兆楠、莫麗馨相認
張潔玉
沈可欣
李楚仁之妻
李楚仁
邵卓堯
麥艷瓊之子,李楚蕎、李楚文之兄
李楚文
張景淳
李楚仁、李楚蕎之弟,空善文之男友
李以傑
劉彥夆
李楚仁、張潔玉之子

職員表

監製:戚其義
導演:戚其義 
編劇:周旭明 

以上資料來源 

角色介紹

靳兆楠靳兆楠 靳兆楠 | 鄭少秋

職業:舞台表演者

性格:內斂自恃,幽默風趣,情感細膩而豐富,好奇心旺盛。世界觀圓融、豁達、睿智。待人接物總有一種包容、寬厚、謙卑與風度。

背景:家中獨子,自小就流露出藝術天份,後到外國進修,回港後投身演藝事業,成實力派演員。事業得意,家庭生活美滿時,女兒縈被綁匪錯認是富家女晴而擄走,下落不明,成為懸案。盡管警方認為縈已被殺害,楠卻堅信縈未死。這也成為楠與馨感情的芥蒂而離婚。失去家庭的楠,隻好寄情于事業。

遭遇:多年後,楠成為舞台上的戲劇大師,馨也另組家庭,更成為楠的經理人。楠在排練以殺人犯自傳為舞台劇時,發現自己代入角色的演技,能準確判斷凶手犯桉細節。就在是否講出真相時,殺人犯再犯案。殺死的女警晴是當年女兒被綁錯票的富家女。因自己猶疑,令楠大為內咎,遂決定秉承晴除暴安良的遺志,以“演技”協助警方查桉。楠因工作關系,透過蕎,分別認識到言和婷。與婷相處中,楠懷疑婷就是失蹤的女兒。與言接觸之間,發現言的言行舉止,與多宗連環凶殺案的疑凶相似,懷疑言是連環殺手。加上楠與蕎又發展出一段似有若無的愛情,形成楠、蕎、言這復雜的三角關系。當楠愈想去理清這當中的關系,愈發覺真相遠比想像中更令人戰傈,更令人心驚。

章世言章世言

章世言 | 陳豪

職業:魔術師

性格:雙面人性格,一方面對家人無微不至、對女友細心體貼,帶給別人歡笑的魔術師,另一方面卻是陰沉孤僻、冷酷無情的殺人凶手,極端又矛盾的性格背後,卻隱藏著一顆愧疚又自卑的脆弱心靈。

背景:原名張小軍,自幼被嚴厲父親教導,一直處于被壓逼的陰影下,更被迫參與不法勾當,令本性善良的言,于苦不堪言的環境下成長,其後更被迫參與綁架楠女兒行動,令言悔疚不已。不久父親再犯法而被處決,言人生終獲解放及自由,遂帶著同父異母的妹妹來港,為了擺脫陰影,言改名換姓。也為了彌補過去罪孽,更對這個唯一的妹妹呵護備至。

遭遇:被父親訓練出一雙巧手,憑著靈活手藝成為出色的魔術師。來港後過著平淡的生活,在命運安排下,言遇上楠。本著熱情與真摯,欲與言交朋友,言懷著沉重與內疚的心情,面對這位苦主,並多番教導楠魔術竅門,隨著友情的展開,言更多次協助楠偵破奇桉,接觸愈多,反愈令楠對言的過去好奇,楠甚對妹妹婷泛起異樣的親情感覺,懷疑是自己失蹤多年的女兒。言初而驚覺繼而起戒心,對楠漸生敵意,其後的連環凶殺案,雖無證據是言所為,但楠對言了解愈多,愈覺得言背後隱藏愈多秘密,更覺得言乃連環殺手,二人在亦敵亦友間,牽起連番的鬥智角力。

李楚蕎李楚蕎

李楚蕎 | 邵美琪

職業:公關

性格:女強人,事業有成,獨立自主,堅毅不屈,生命力強。雖變成傷殘人士,仍能以正面態度面對,刻服陰影,繼續積極面對人生。重視親情,愛惜家人,維護母親。後發現母親嫌棄自己的斷臂,與母親漸疏離,自此視言為生命中唯一最重要的人,願意為言犧牲一切。

背景:慘遇變態連環殺手,雖僥幸死裏逃生,卻被斬去左前臂,蕎成為傷殘人士,陷入人生低潮。在醫院休養期間,認識了言,得言鼓勵下,蕎對生命重拾信心,對言漸生好感,發展成戀人。失去一隻左手,卻換來一個值得付托終身的男人。

遭遇:蕎、言準備結婚,蕎似已從昔日遭變態殺手虐待的陰霾中堅強地活下來,一切看似幸福,但蕎母卻反對蕎與言結婚,認為言地位低微,不配娶蕎。表面看來,蕎母不疼愛蕎,蕎雖然也為此有點不高興,但仍努力替母親找接口,指母親其實是很疼愛自己的,隻是外人沒有留意。後來蕎發現母親嫌棄其斷臂,她並不如自己所想像的疼愛自已,令蕎與母親關系漸生嫌隙,令蕎更珍惜與言的關系,造成日後蕎甘為言不惜一切的惡果。蕎以為為言犧牲,便能將這個難能可貴的男人留在身邊,可惜蕎卻覺得與言有道無形的隔膜,當蕎感到患得患失時,她因工作關系認識楠,竟對楠生好感,形成微妙的三角關系。

章世婷章世婷

章世婷 | 陳茵薇

職業:樹醫生 兼職魔術表演助手

性格:樂天正面,積極樂觀,生活簡單,因熱愛大自然,故大學畢業後選修專業課程,成為樹藝師,身體力行為環保出力,堅持保育。愛好拍照,以相片紀錄感情及生活細節。

背景:婷自懂事以來就與哥哥言相依為命,對于自己的身世、四歲前的記憶,全是聽言所覆述,從未質疑當中真偽。言兄身兼父母職照顧年幼的婷,故婷對言甚為依賴,幸好言教導有方,未有令婷變得恃寵生嬌。兩兄妹感情日深,培養出好默契,婷在餘閒會兼職當言的魔術表演助手,婷對自己能識破言的魔術秘密沾沾自喜。

遭遇:婷、言、蕎三人同住一屋檐下,相處融洽,但當婷知悉言將要與蕎結婚,且結婚紀念日正是自己的生日,婷擔心世界上唯一的親人會被蕎搶走,竟開始妒忌蕎,並故意避開與言、蕎相處。及後婷終于明白自己庸人自擾,放下妒忌,誠心祝福言、蕎白頭到老。

婷聲稱能看到大樹有不同顏色,並能從中感受到大樹的喜怒哀樂,這種聽起來很不可思議的能力,婷從沒要求別人去相信。但後來婷遇上楠,受感染下楠竟也似能看到大樹的顏色,婷與楠之間微妙的緣份悄悄展開,但同時也在逐步揭開婷真正身份的序幕。

EricEric

Eric | 黃德斌

職業:酒吧老板

性格:陰沉不定,經常似笑非笑間,暗暗嘲弄世間的荒謬無稽,由于對世情洞察入微、對人性瞭解通透細膩,故每每能精僻地評論世情,發人深省,亦因為看破世間萬像,故更鄙視所謂善惡界線,視道德價值為偽善的包裝,崇尚赤裸裸的人性表現。

背景:在酒吧工作多年,面對形形色色的人物,作為酒吧老板的Eric,幾乎一眼即能看穿來者的背景與性格,亦憑著如超人般的直覺與驚人的記憶,對來自五湖四海的來客皆掌控自如,招呼得頭頭是道。與言相識于微時,Eric熟知言的一切背景,對其現在生活也知悉得鉅細無遺,雖在言眼中是個可怕要脅,但Eric卻視言為好兄弟,更為保守言的秘密而不惜殺人,令言改觀而再成好友,在言困頓時,協助他舒緩愁緒,歡樂時共享不醉無歸。

音樂原聲

曲名演唱
作詞作曲備註
界限鄭少秋宋沛言Tige Hui主題曲

幕後花絮

1、隨著鄭少秋主演的新劇《心戰》播出,股市神奇的“丁蟹效應”成為了股民甚至娛樂圈的話題。從20世紀90年代的經典劇《大時代》開始,每逢有鄭少秋演出的新劇推出,股市即會慘烈下跌,以至于鄭少秋成了“股患”的代名詞 。這次《心戰》推出又碰上股市連續下跌,股民感嘆這個“鄭剋星”實在是太厲害了。

海報海報

2、陳豪陳茵媺因為拍攝該劇開始拍拖,兩人一同出席活動竟然顯得十分避忌,拍照時拉著秋官及Maggie四人行,幾經要求才肯情侶合照。

播出信息

周次

集數

日期

平均收視

11-52012年5月21日-5月25日27點
26-102012年5月28日-6月1日24點
311-152012年6月4日-6月8日23點
416-202012年6月11日-6月15日24點
521-252012年6月18日-6月22日25點
626-302012年6月25日-6月29日25點

劇集評價

《心戰》無疑將風格化情緒發揮到了極致,看似警匪題材,觀眾看到的並非傳統破案故事。“警察”依然出鏡,“殺人魔”依舊在逃,但“法醫”、“法證”、“律師”這些傳統警匪劇的必備元素卻基本沒見到。(網易娛樂評)

劇照劇照

該劇播出兩集後,接到數宗投訴,指恐怖血腥、令人不安、不適合在該時段播放。(21CN娛樂評)

分集劇情

第1集

一個下雨天晚上,江承宇督察奉召到一村屋進行調查;當承宇到達案發現場後,看見地上與牆上均布滿血漬,一陣寒意不禁涌上心頭。

承宇冷靜地視察現場環境,法證人員與法醫官忙著收集重要證物,各人更立即討論凶徒的犯案動機。凶徒遺下了攝錄機,眾人發現當中已錄有影像,於是把影像播放,發現是凶徒殘害及肢解受害者的過程,令人看得不禁毛骨悚然。

楚蕎僥幸死裏逃生當承宇以為所有受害者均無一幸免時,法醫卻表示其中一位受害人李楚蕎沒有死去,正被送往醫院救治。受傷的楚蕎被凶徒斬去了左手...

第2集

兆楠為新劇《四平方吋的天空》排練陸秉清與妻子爭執的一段戲,但他因過分投入而未有為意麗馨曾多次致電他;麗馨得知兆楠家中水管爆裂,隻好趕至兆楠家替他善後。麗馨對於失去女兒的哀痛早已淡化,但當她進入兆楠家後,看見兆楠仍好好儲存著芷縈的物品時,不禁又再回想起當年失去女兒的痛苦。鎮滔與兆楠回排練室時經過廣場的展覽區,鎮滔借兩人看見的保育展覽照片,勸兆楠不要再找新的私家偵探尋找女兒下落,但兆楠仍堅持己見。

慘被冷落毫不在意

世言被電視台邀請作魔術表演的顧問,以協助一眾...

第3集

兆楠回到劇團排練室,便聽見眾團員談論有關秉清反對舞台劇上演一事;兆楠與鎮滔認為需要尊重秉清的感受,決定靜觀其變。兆楠發現秉清在排練室遺下了腰包,於是決定親自把腰包歸還,順便了解秉清為何不想劇團演出有關他的故事,兆楠與鎮滔從社工處得知秉清的地址,豈料秉清已經搬走,兩人無功而回。兆楠嘗試從秉清的手機記錄中尋找與他有關的朋友,希望能找出秉清的新地址。

兆楠主動尋找秉清

兆楠最後決定在一舊區茶餐廳內等候秉清出現,但結果仍是一無所獲。兆楠漸漸地將自己代入了秉清的思維...

第4集

自從把天叔殺死後,世言一直保留著天叔所用的手提電話,因他擔心天叔會有同黨找他作要脅;果然不出所料,不久後世言收到一名叫Eric的人留言給天叔;世言找出了「Jekyll」酒吧的地址,於是獨自前往一探究竟。

世言發覺酒吧內各人打扮前衛華麗,酒吧更洋溢著一種詭異又糜爛的氣氛。世言看見客人Martin打侍應Henry出氣,Edwin熱情地為自己送上飲料,而Michelle則在洗手間內鬼混,世言更肯定天叔的同黨正是這酒吧中的其中一人。

世言防範酒吧老板酒吧老板Eri...

第5集

承宇與慧晴闢室尋歡時,提醒慧晴要盡快協助自己找出毒品拆家的身分,但慧晴仍因兆楠的纏繞而忐忑不安;慧晴與眾妓女找成要毒品,但成見眾人欲購入的貨量不少,於是相約大拆家堅出來見面。秉清偷偷把一切看在眼內,卻不動聲色;他跟蹤慧晴,一心想勸慧晴不要再沉淪下去,但慧晴卻嘲諷他想法過時,要他不再過問自己的事。秉清不肯放棄,硬拉慧晴不放,結果被慧晴的同黨打了一頓。

兆楠認為秉清殺妻

兆楠得知秉清受傷後,即勸他不要插手此事;秉清表示想為兆楠分憂,但兆楠反指秉清放不下殺妻一事...

第6集

兆楠因錯怪秉清,而間接令他沖動地犯案,更因此令臥底隊員慧晴殉職,不禁大為內疚。兆楠因過度哀傷及內疚,竟終日昏睡,讓自己沉醉在與女兒夢境相見之中,不肯面對現實。麗馨發現兆楠自秉清之事件後表現得不在狀態,不禁大表關心;一奇亦明白麗馨一直對兆楠的狀態感到擔憂,其實多年來亦未停止過。世言無意中發現了兆楠出現在世婷所拍攝的相片中後,腦中立刻現出千百個問號,一股不安感更不能控製地涌上心頭。

學禮不斷纏繞世婷

世言偷偷地去到兆楠家樓下監視兆楠,兆楠的命運不知不覺間開始與...

第7集

兆楠跟隨世言到商場觀摩他的魔術表演,兆楠見世言能在表演中輕松地帶動觀眾的興奮情緒,也為此欣賞不已。兆楠笑言從自己的觀察中,感受出世言是一個聰明人,更能將世言的心理分析得甚為詳細,令世言對他的戒心更大。世言一直害怕兆楠會揭穿自己努力隱藏在心中多年的秘密,開始盤算如何對付兆楠。楚蕎得知學禮還纏繞著世婷,即大感好奇,但世婷坦言對學禮的所作所為感到煩厭。

世言受傷拒教兆楠

Eric又再把世言召到酒吧,眾人不停對世言所感到煩惱的事不斷訴諸各種意見,世言不滿Eric把...

第8集

楚蕎驅車回家時看見世言的貨車擦身而過,楚蕎好奇心起打算追截世言,但卻又忽然失去了他的蹤影。世言如常地走到了Jekyll酒吧找Eric等人,各人得悉兆楠與世婷之間的因緣,讓兩人成為朋友的事後,卻反應各異。Martin提議殺死兆楠,Eric認為這亦是最好的解決方法。Eric要世言與他們其中一人對打,以測試運氣,結果世言大勝Michelle。世婷歡天喜地向楚蕎訴說與兆楠間多次的巧合,令楚蕎聽後也感奇怪。

世言打聽兆楠訊息

世言想從楚蕎口中打探更多有關世婷與兆楠之...

第9集

楚蕎前往探望兆楠,更把世婷不前去探望的原因相告,令兆楠終於明白當中一切。兆楠與楚蕎閒談間,把近日經常發惡夢的事說出,楚蕎鼓勵兆楠把心中的陰影克服。楚蕎回到工作室將兆楠贊世言是好人的話向他說出,世言聽後大感錯愕。世婷工作時,世言突然出現,更帶她一起拜祭亡父。世婷抱怨對兒時的記憶不多,但世言卻不知為何,心情已變得輕松起來。

世言決定放棄幹預

世言決定不再阻止世婷與兆楠接觸,任由兩人的關系自行發展,好補償兆楠失去女兒的悲傷。世言帶世婷到兆楠家,麗馨知無法勸止兆楠...

第10集

世言向兆楠教授「銀幣魔術」,兆楠細心聆聽有關世言的講解,彷佛有所理解。魔術班的男學徒肆意在世言面前談及追求世婷,世言聽後突然感到憤怒非常,他更狠狠地以表演用的花瓶打向男學徒手上,眾人看見不禁大表詫異。楚蕎從助手口中得知到世言的行為後,暗覺世言情緒不穩,欲向他出言勸解;但世言卻淡然地表示,有關傷及學徒隻不過是意外一場。

承宇無法親自道歉

承宇在兆楠家下徘徊,始終無法鼓起勇氣向兆楠親口道歉;兆楠從家中窗戶窺見承宇之舉動,決定主動到樓下與承宇見面,可惜卻發現他已...

第11集

銀行內發生投資顧問脅持人質事件,承宇負責與犯人交涉;他再次找兆男分析犯人的心理,希望能成功勸服犯人自行投降。兆男果然不負承宇的期望,為承宇再立一功。

世言自表演水中逃脫魔術後,開始受到觀眾廣泛認識,於是再應商場的邀請,表演另一個有趣而大膽的魔術-猜測股市點數。世言為未來一個星期五的收市點作預測,引來大批傳媒採訪,更成功令自己變為城中話題人物。

楚蕎擔心 世言改變

世婷與楚蕎未看過世言有如此大膽的魔術表演,對世言作出如此壯舉不禁既擔心又好奇。艷瓊看到世言日漸...

第12集

楚蕎應斷肢康復分享會的邀請,向病友分享自己遇到事件遭斷臂後的心路歷程;楚蕎的積極生活態度,成功地為病友們打下了一支強心針。艷瓊生日在即,世言指已為她安排了生日宴,艷瓊得知後喜上眉梢,對世言大加贊賞。

楚蕎帶老板參觀劇團的排練時,看見兆楠拿著西洋劍,一時技癢下與兆楠比試一番。兆楠看出楚蕎將不安的情緒發洩在劍擊上,但礙於大家在公眾場合上,不便多問於是把疑惑藏在心中。

遇上意外世言動粗

世言因工作量大增而經常不在家,楚蕎雖明白那是世言成名後的代價,但心中還是隱約...

第13集

世言在工作室內為兆楠專註製作一個尋找失蹤女兒芷縈的網頁;Eric 等人在一旁冷眼旁觀,嘴角卻露出了一個陰險的笑容。

楚蕎早前向兆楠傾吐心事後,心情已放松了不少;兆楠勸她應與世言坦誠相對,但楚蕎還是要求兆楠替自己保守秘密。兆楠看著滿懷心事的楚蕎,隻覺對事情愛莫能助,不禁替她難過起來。兆楠與一眾好友在音響店內閒談時,好友鼎突然向兆楠提及,自己有在他的網頁內留言一事,兆楠聽後不禁一臉錯愕。艷瓊母女隔膜日深

世言告知兆楠已為他建立了一個尋找芷縈的網頁,兆楠得知後不...

第14集

放棄覓女 世言大樂

楚蕎一整夜在垃圾站內,就是希望能尋回失去了的電動義肢手臂,但可惜最終仍是無功而回;楚蕎未有把遇劫一事告知世婷與世言,隻輕描淡寫地說出把電動義肢拿了去維修。

楚蕎公司所贊助的舞台劇演出非常成功,楚蕎與大老板到後台探訪兆男,兆男看出楚蕎心思有異,不禁暗自擔心。世言乘兆男在不家時,潛入了他家,放下了一公文袋在電腦旁,好讓兆男自行發現檔案袋。

世言再次 出手求婚

兆男回家時在門外遇上世言,即把楚蕎的假手有問題一事相告,世言恍然大悟楚蕎可能有事隱...

第15集

卓鈞打算回英國完成學業,麗馨看見兒子思想開始變得成熟,亦感到安慰;兆楠不想接拍早前所接下的魔術師題材電影,終令世言的顧問工作告吹,而楚蕎亦明白兆楠需要時間去處理自己的情緒。楚蕎向Kelly詢問有關世言未來的工作安排,得悉世言將有機會到澳門的賭場工作,即擔心世言將有借口在外花天酒地。世言與歐陽先生在酒吧內傾談到澳門賭場表演工作的細節時,有性感女子一直留意著世言的舉動。

男友異行楚蕎擔心

Eric留意到女子的舉動,即上前向她搭訕,更即時使出魔術哄得她心花怒放。...

第16集

大雨下,世言心情忐忑不安,正擔心失蹤了的學禮屍體會否遭人發現。世言在工作室內聽到Patrick陶藝室的電爐並沒有壞掉,暗氣Patrick令他的燒屍計畫失敗,而盛怒下世言竟將Patrick的坐駕破壞洩憤。因種種壓力與不安的影響下,世言竟在與艷瓊的飯局上借酒澆愁。世言失控下,竟讓Martin、Edwin與Michelle在飯局中鬧事,令艷瓊十分氣憤。艷瓊在楚蕎面前大罵世言不是,楚蕎終忍無可忍,把藏在心中的怨氣一並爆發,與母親大吵一頓。

世婷發現兄長出軌

世婷在...

第17集

世婷向楚蕎透露世言出軌一事,楚蕎反而輕松地表示一早已得知一切,反令世婷摸不著頭腦。兆楠同時亦找上了世言,要他認真面對自己的家庭問題;世言得知楚蕎並沒有向兆楠提及有關學禮的事,心中不禁松了一口氣。世言向兆楠承諾,會找楚蕎及世婷,向她們坦誠地道歉。另一方面,楚蕎坦言不想因為自己與世言的感情問題,而影響了世言與世婷的兄妹情;世婷雖不情願就此把問題置諸不理,但面對楚蕎的懇求,亦無從反駁。

楚蕎擔心意外懷孕

世婷回家拿取替換的衣服時遇上世言,世言低聲下氣地向妹妹認錯...

第18集

傳媒揭兆男同性戀醜聞

法醫證實新發現的男性屍體與學禮同樣是遭人勒殺致死,更在這個屍體身上找到一嫌疑犯的DNA。承宇難得找到可令案件有所突破發展的線索,不禁大喜。

麗馨同情世婷而讓她暫寄居在家中,而兆男看見世婷能與麗馨混熟,心中亦感到欣慰,但又不免擔心世婷更難與世言和好。世婷指不想勉強自己與世言和好,遂要求兆男不要再插手自己與兄長之間的問題,兆男聽後隻感無奈不已。

兆男認定 世言改過

楚蕎自與世言分手後,決意重過新生活,於是搬到一村屋獨居。兆男與世言見面,世...

第19集

兆男徹夜看守酒醉世言

承宇隻關心兆男在投入Michael的心態後的新發現,但兆男表示自己需要時間來整理混亂一片的記憶,令承宇大為失望。世婷得悉兆男以前曾因不能抽離角色大受影響後,對兆男現在的情況十分擔心,但麗馨相信兆男還有能力把心魔克服,讓自己再次清醒過來。

拜託世言 阻止兆男

兆男由醫院回家後,心情卻一直未能平伏下來,他不斷代入罪犯的角色來查案,不斷的抽離與代入,週而復始,身心終勞損得疲憊不堪。

麗馨苦思幫助兆男的辦法,最終決定找世言幫忙,希望世言能令兆...

第20集

勾起與女兒相聚感覺

承宇晦氣地向兆男表示,自己已被上級調離了連環兇殺案的調查工作,兆男聽後大感愕然。承宇感覺兆男已再沒有利用價值,即忍不住埋怨他,指錯信了兆男令他未能成功破案。

兆男對承宇的表現大感失望,隻好黯然離去。麗馨偕世婷逛街,但未有為意世婷竟已感染了風寒;當麗馨意識到世婷有病後,便立即帶她求醫診治。

世婷哭訴 念兄之情

麗馨細心照顧世婷吃葯,令世婷感受到一直以來甚少遇到的家庭溫暖;世婷終於忍不住對兄長起掛念之情,伏在麗馨的懷內痛哭起來。兆男為自己曾...

第21集

舊愛新戀 世言愕然

世言雖與楚蕎分了手,但他心中仍是十分掛念楚蕎;世言悄悄地走到楚蕎的村屋新居,希望藉此了解楚蕎與自己分手後的新生活。一奇因要參與牙醫學會的醫學會議,未能陪伴麗馨去看懷舊演唱會,因此特意請兆男代勞出席陪伴妻子。當兆男得知一奇的要求後,兆男卻明白自結束了隻縈之事後,自己對麗馨不自覺地有了不該有的遐想;為免與麗馨見面感尷尬,於是找藉口推卻一奇的邀請。

麗馨託人 調查世婷

麗馨與世婷生活了好一段時間,竟開始懷疑世婷有可能真的是自己的女兒隻縈,於是...

第22集

世婷決定 回世言家

承宇被調離調查「星期叄連環殺手案」後,重投日常的重案組工作;承宇決定嘗試學習兆男的方法,把自己代入疑犯的思維模式,以了解疑犯的犯罪心態來查案,令下屬們大感奇怪。健豪見承宇失控地向疑犯盤問,立即阻止他的瘋狂行為;健豪更提醒承宇,不應該再理會有關連環殺手一事。但結果承宇不理會下屬勸告,反要求健豪替他調查有關叄年前連環殺手岑志聰的資料,因為承宇認為志聰應與「星期叄連環殺手」有關連。

世言打聽 楚蕎近況

世言與兆男剛為電影工作開會,世言於是借機...

第23集

承宇重演 斬手情形

兆男與承宇不約而同地翻看志聰當年犯案時的自拍片段,目的都是為了能多理解有關志聰成為連環殺手時的內心世界,以便破解連環殺手案的謎團。兆男自公開戀情後,首次偕楚蕎與麗馨一起吃飯;一奇在飯局中不識趣地提起世婷,不禁令兆男感到尷尬不已,但楚蕎反倒沒有表現出任何不快之情。世婷與世言到電視台工作,世婷無意中得悉兆男亦在電視台出現,即緊張地把世言帶走,以免世言與兆男碰面。

世言害怕 殺手現身

世言對世婷的奇怪舉動看在眼中,但卻又扮作若無其事般;世言因...

第24集

懷疑女友 兆男困擾

世言憶及曾跟蹤承宇至志聰昔日殺人的村屋,故嘗試到該村屋看看踫運氣,希望能成功尋回楚蕎;世言發現屋中空無一人,正猶豫自己是否判斷錯誤之際,卻被他看見了一些義肢物料的碎屑。

兆男與健豪在警署內嘗試與承宇聯絡,但可惜一直無法得知他的行蹤;正當兆男心急如焚之際,楚蕎卻突然致電給兆男向他報平安。楚蕎向兆男表示自己大意遺失了電話,而兆男隻是關心楚蕎的安危,了解她平安後未有多加追問。

世言兆男 同感迷惘

世言目送楚蕎溫馨地把兆男送走後,心中對楚蕎此次...

第25集

楚蕎世言 坦白秘密

楚蕎猜想世言已得知自己的秘密,亦擔心世言的不智行為會令她辛苦多時的心血白費。

楚蕎終看清楚了世言的真面目,竟慌亂得在街上橫衝直撞,更因胡亂衝紅燈橫過馬路時被警察捉個正著。楚蕎不知自己何時遺失了銀包而未能向警察確認自己的身分,隻好求助兄嫂潔玉到警署助她確認。當兩人離開警署,潔玉送楚蕎回家時所說的一番安慰說話,竟令楚蕎認清了情勢,終下定決心。

世言自責 私藏避靜

另一邊廂,世言放棄殺害楚蕎後,思緒混亂得隻有走到工作室避靜;Henry無聲無息...

第26集

Martin勸言 消滅兆男

自楚蕎死後,「星期叄連環殺手」一案亦終告一段落,但世婷等人仍被記者追訪,令他們大感煩擾。健豪到劇院找兆男見面,向他交代有關楚蕎案件的調查工作正式結束。兆男雖體諒健豪,但面對楚蕎突如其來的死亡,始終也需要時間來接受事實。兆男站在火葬場外,不知應否入內參與楚蕎之告別儀式。結果兆男陷入矛盾之中,最後仍選擇留在火葬場外默默地送別楚蕎。

麗馨盡力 安慰世婷

而在靜思其間,兆男心中另有想法;楚蕎之所以用此方法承擔一切責任,當中必然另有內情。...

第27集

迷惘世婷 亂闖馬路

世言面對著眼前一奇的屍體,心中不禁感到大為煩惱;這時Eric等人卻又不斷地你一言我一語,各自出辦法提議如何處理一奇的屍體,但世言猶豫片刻後,決定讓屍體留在原地。世言把兆男與一奇的貴重財物全部都拿走,製造出劫殺的假象後匆匆離去。但當世言甫走出小路時卻不禁呆立,因為剛巧這時世婷出現在自己眼前。世婷不停追問世言為何會在兆男家樓下出現,但世言卻在情急下抱起世婷,然後把她強拉至車上。

世婷得知 世言惡行

世婷誤會世言在兆男家爆竊,即不停大罵兄長的...

第28集

擔心世言 展開報復

健豪在兆男家中發現世言的指模,遂找世言到警署協助調查;世言否認與一奇的劫殺案有任何關連,更指健豪等人有心針對自己。正當健豪與世言錄口供卻完全沒有進展之際,鎮威通知健豪,指兆男帶同律師來到警署。世婷把離開醫院的經過坦白告知警方,更把當天受傷前的一切錄下了詳細的口供。世婷的代表律師更向世言作出口頭聲明,禁止世言再接觸世婷,世言對世婷所做的事大惑不解。

世婷自認 兆男女兒

兆男指世婷已將世言當年有參與綁架一事說出,世言聽後不禁呆立當場;兆男表...

第29集

世言崩潰 襲擊世婷

麗馨與世婷外出吃飯時,把家傳的金戒指送給了世婷;但世婷卻因感到心中有愧,竟不知如何回應麗馨。兆男無意中發現世婷遺下了世言家中的鎖匙,而兆男為求查出好友耀榮神秘失蹤之事,是否真的與世言扯上關系,於是決意利用鎖匙到世言家查探。兆男入了世言家,更嘗試代入了世言的心態呆坐在大廳中,觀看電視上播放著世言的魔術錄影片段;兆男一直讓自己變成世言,終漸漸掌握到世言非比尋常的復雜心態。

兆男發現 世言目標

兆男已像著魔般投入到世言的內心,竟又不自覺地走到...

第30集

兆男表演 亡命魔術

兆男在楚蕎家與世言打鬥之後,精神受到嚴重打擊不能恢復,終日隻有睡在床上作夢不斷逃避現實。麗馨從警方中得知到一切有關世婷的真正身分後,心情亦不覺好過,但亦強撐身子努力照顧兆男。兆男忽然沒有了睡意,竟雙眼發直得隻瞪著床前的景物,整個人更一動也不動。麗馨認為世婷也是整個悲劇的受害者,故特意向健豪求情,希望警方不會起訴她,但健豪隻稱一切將會公事公辦。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