徽娘宛心

徽娘宛心

《徽娘宛心》由李冰冰、劉曉慶、李宗翰、朱雨辰、林好等聯袂主演的民國電視劇。

該劇講述的是清末民初,一個徽州大宅內兩代徽娘再現徽州獨具特色的人文歷史,並演繹出一段纏綿悱惻的愛情故事。

該劇于2006年2月18日在上海電視劇頻道首播。

  • 集數
    31集
  • 類型
    劇情片
  • 首播時間
    2006年1月14日
  • 製片地區
    中國大陸
  • 導演
    陳烈
  • 編劇
    潘曄
  • 中文名
    徽娘宛心

劇情簡介

徽州歙縣的吳村裏熱鬧非常,寶源漆號吳家正在為他們久病 在床的大少爺吳慧祥迎娶沖喜新娘葉宛心。葉宛心雖然不情願,但為了讓風癱的父親有錢治病,還是將大腳伸進以假亂真的三寸金蓮,坐上了花轎。和宛心兩小無猜的木匠路生隻有心酸地站在村口目送她遠去。

徽娘宛心李宗翰劇照徽娘宛心李宗翰劇照

進入吳家的宛心由于身份懸殊,在吳家並不受歡迎。吳太太雖然仁慈卻也嚴厲,二少阿麼綉屏更是處處刁難陷害,加上丈夫慧祥多年臥床造成的孤僻冷漠,使宛心身心備受折磨。可她天真無邪,不卑不亢的性格,卻不斷給慧祥帶來震撼和活力,吳太太也漸漸喜歡上了宛心。三少爺慧明痴迷徽劇,對家裏為他指配的未婚妻若蘭沒有絲毫感情,並經常借念書為由刻意避開。善良貼心的宛心很快也成了若蘭的知音……

分集劇情

第1集

吳家大少爺慧祥久病不愈,為了給慧祥沖喜,吳家迎娶了茶園的葉宛心,病中的慧祥一開始就排斥這段婚姻,新婚當晚,宛心被慧祥趕出新房,隻好獨自在樹上過了一宿。 次日,宛心給吳太太奉茶,卻被二少阿麼綉屏一番譏諷。吳太太喝過宛心的茶後給了宛心一個稱呼:喜娘。並要求家人往後隻準這麽稱呼宛心,不要亂了規矩。 宛心給慧祥送葯,慧祥生氣將葯碗打碎,宛心忍受委屈,仍孜孜不倦服侍慧祥。宛心將燕窩說成鳥窩,這般憨傻的舉動,使得慧祥發現宛心身上的可愛之處,開始對宛心有所接受,當晚,慧祥便不再趕宛心出屋,允許宛心睡在屋中的睡榻上。 慧祥以為宛心將自己打碎碗的事情告訴了吳太太,心中對宛心不滿,兩次將宛心喂的葯水吐到宛心的臉上,之後發現自己錯怪宛心。 蓮兒對宛心出言不遜,恰好被途徑的若蘭聽到,若蘭打了蓮兒一個耳光,蓮兒將此事向吳太太告狀,宛心主動向吳太太為若蘭求情,吳太太認為這一切都有宛心的責任,開始責難宛心。

第2集

慧祥從雲兒口中得知宛心被蓮兒欺負的事情,心中不平。宛心將擱置已久的輪椅修葺一新,勸服了慧祥坐上輪椅出外走走,這一舉動使家人歡欣不已。途中遇到蓮兒,慧祥嚴正警告蓮兒要明白主僕之分,宛心看到慧祥為自己出氣,心中感激,對慧祥道聲"謝謝!",兩人關系開始融合。 慧祥由于外出受涼得了病,宛心招致吳太太的怒斥。宛心對病中的慧祥悉心照料,由于連日的勞累,宛心終于暈倒,慧祥連忙將宛心扶起,這時慧祥發現宛心是大腳,然而慧祥有意將其隱瞞了。 之前,由于照料慧祥,宛心原本回娘家的計畫都沒有成行,待慧祥身體有些好轉,吳太太允許宛心回趟娘家,在娘家,宛心遇到了原本和自己青梅竹馬的路生,路生連夜為宛心趕製了一個梳妝盒,次日準備送給宛心,無奈宛心已回吳家。 家中女眷打麻將三缺一,吳太太叫宛心補缺一起打麻將,幾輪下來,不懂得打牌的宛心輸掉了120個大洋,可是宛心沒錢,幸虧吳太太替宛心墊上麻將錢,但是宛心依舊心痛不已。

第3集

宛心為自己輸掉120個大洋而難過不已,言語中,慧祥得知宛心孝順敦厚的品行,慧祥心疼她懂事並用自己的錢給宛心,讓宛心把麻將錢還給吳太太。 慧俊為趕製製漆的進度,慧俊委托柳家工人暗中來幫忙,不想,柳家工人被吳家漆廠四怪認出,四怪不允柳家工人進入吳家的製漆工藝流程,雙方發生了爭鬥。 吳太太準備給家中女眷做綉花鞋,問起宛心腳碼,宛心脫口如實講出,情急之中,慧祥為宛心解圍。 有人暗中在慧祥的葯中放別的東西,漸漸康復的慧祥又開始病倒,雲兒告訴宛心,她看到若蘭在動慧祥的葯。宛心懷疑慧祥的病和葯有關。

第4集

宛心拿著葯去葯房驗葯,得知葯中多了一味牛黃,正是它使得慧祥久病不愈。宛心看到若蘭在動慧祥的葯,便懷疑若蘭就是害人的凶手,于是宛心責問若蘭為什麽要謀害慧祥,若蘭向宛心解釋謀害慧祥是另有他人,當宛心問及是誰時,雖然若蘭已知是綉屏所為,但若蘭希望息事寧人便把這件事瞞了下來。 宛心偷偷一個人洗腳,不想卻被綉屏發現了宛心大腳的事實,綉屏和慧俊將此事向族長揭發,希望通過此事將宛心逐出家門。宛心被族長帶到祠堂,等候發落,宛心母親得知此事,來到祠堂門口大鬧吳家祠堂。

第5集

宛心被祠堂判罰綁在漆樹上七天七夜,路生救宛心心切,與看管宛心的看守發生了沖突,幸好被趕來的若蘭將路生從看守中解圍。兩人一起去請求慧祥解救宛心,慧祥拖著病體在路生的攙扶下來到漆樹林,趁路生和看守廝打之際,慧祥隻身闖入漆樹林,將宛心從樹上救下,在慧祥的堅持下,族長同意放人。 宛心由于在漆樹林中被綁太久中了漆毒,全身起了毒痘,吳太太開始四處打聽葯方,在四怪的幫助下,得知樟樹刨花浸泡的水可以祛毒,于是路生被請到家中製作刨花。 吳太太將宛心接到自己屋中療養,親自照料宛心的身體,宛心終于得以康復,同時,婆媳間被真情融合。 經過這些事後,吳太太明確了宛心的名分:少阿麼。

第6集

宛心病愈醒來,慧祥將宛心緊緊擁入懷中。 吳太太對慧如愛慕路生有所察覺,警告慧如不要有非分之想,慧如忿忿不平,向若蘭訴苦,不想勾起了若蘭自己的傷心事。 慧祥身體日漸康復,慧俊和綉屏對此心有所慮,于是慧俊在慧祥的中葯中再次下葯。宛心發現了慧祥葯中又多了牛黃,于是設計讓慧祥詐死,綉屏情急之中一時說漏嘴使得自己原先下葯的事情敗露,吳太太一怒之下,將綉屏趕出家門。 柳老爺夫婦找到吳老爺,就女兒被休的事欲興師問罪,不想碰了一鼻子灰。 經過這件事,慧俊決定要和宛心周旋到底。

第7集

吳太太接到一封無字的信,馬上便取了一些錢行色匆匆的出門,並把錢交給了一個陌生女人,這個人就是慧明和慧祥的親生母親筱桂香。 賭場中,筱桂香的賭運似乎很好,柳老爺認出了筱桂香的樣子,上前搭訕,不想被筱一口否認。柳老爺就遇到筱桂香的事去吳家漆鋪試探吳老爺,不想吳老爺也矢口否認。 吳得知筱桂香的事後,找到了筱,兩人舊事重提,最後不歡而散。 慧明在茶樓遇到了筱桂香,恰逢一群賭徒前來向筱要債,慧明為了救筱桂香私自搶了鋪子的錢,替筱桂香還債,筱桂香發現眼前的大男孩就是自己的親生兒子。 慧明找若蘭借錢,途遇吳太太,吳太太讓慧明早日迎娶若蘭,慧明以戀愛自由為由堅決不允,門外的若蘭傷心不已。

第8集

慧明希望筱桂香能參與他們新改良的劇本,筱桂香誇下海口可以應邀其他名角,但獅口大開要慧明先支付錢款作為演出經費。筱桂香拿到錢後繼續賭博,演出當天,筱桂香卻沒有來,羞愧難當的慧明直接去找筱理論,不想再次上了筱桂香的當。 吳太太趁慧祥宛心回娘家之際,將宛心的睡榻撤走,吳太太刻意的安排使得宛心和慧祥心領神會,兩個恩愛的終于得以圓房。 慧祥身體康復,隨父親第一次來到漆鋪,慧祥手生,第一天漆鋪之行並不太順。 慧明回家見到慧祥,將自己的遭遇告訴兄長,慧祥沒想到弟弟居然碰到了親生母親,為了不讓弟弟傷心,他把這件事情瞞了下來。 慧如私自出門去看望路生,想告訴路生賽腳大會快到了,自己到時會參加,希望路生能夠去看。在回家的途中巧遇到了自稱攝影師的杜子健。

第9集

賽腳大會上,慧如一舉奪得花魁,自此,上門提親的人絡繹不絕,但是慧如心裏想的還是隻有路生。 眼見在宛心的陪護下,慧祥日漸康復並漸漸開始接觸家裏生意,慧俊唆使岳父柳老爺將他家的親戚,也就是賽腳大會上的探花李小姐說給慧祥當正房。吳老爺聽了竟欣然同意,慧祥卻堅決不肯,並同父親起了沖突。 慧明的朋友杜子健來到吳家,發現四小姐慧如正是在賽腳會上讓他驚艷的慧如,開心不已,大肆追求。 慧祥為了婚事去求母親幫助解決,但是一時也沒有好辦法,慧祥為此成天心煩意亂,與宛心也有了間隙。

第10集

慧俊因為綉屏被趕回娘家而和家人慪氣也住了出去,吳太太對慧俊日思夜想,宛心不忍,讓慧祥找慧俊回來。 在柳家,柳老爺則為了女兒能回去,教她假懷孕,並連慧俊一道騙過。慧俊驚喜地告訴母親綉屏懷孕之事,吳太太喜憂參半不知如何處理。 慧祥再次求母親不要讓他娶正房,被宛心偷聽到,宛心明白了慧祥這兩天的異樣,對慧祥傾訴衷腸,化解了兩人的矛盾。 慧如在宛心那裏看見了路生送的梳妝盒比自己的好很多,有些嫉妒。子健看出了慧如的心思,說要幫慧如追路生,並哄騙她拍照,慧如拍照中不慎落水,晾曬衣服時,子健投拍下了慧如之穿肚兜的照片。

第11集

吳太太為了綉屏懷孕的事情不計前嫌,宛心不計前嫌地請吳太太將綉屏接回來,吳太太欣慰萬分,立即通知綉屏回家。可是等綉屏慧俊到家,卻不見家人。 原來是渡口一幫官兵要搶吳家的貨船運送軍糧,雙方起了沖突,宛心和吳太太趕去化解,酒席上,宛心一人和軍官鬥酒,終于讓貨船按時出發。 軍官醒來後對宛心大加贊賞,慧俊眼看功勞被奪,憤憤不平。 慧明又走了,若蘭傷心不已,又遭綉屏嘲諷,一氣之下割腕自殺,幸好被及時搶救過來,吳太太親自守護,直到若蘭醒來。

第12集

為了不再出意外,吳太太責令慧明回家和若蘭完婚。與此同時,吳太太聽說老爺已經私下給李家下了聘禮,責備老爺對宛心不公,逼使老爺退回聘禮,慧俊失望,慧祥對母親感恩。 聽說慧明要結婚,筱桂香希望參加親生兒子的婚禮,但是吳太太不同意,與筱桂香起了沖突,宛心為保婚禮順利,請路生綁架了筱桂香,原打算婚後就放人,不料被慧俊察覺,他派強盜放了筱桂香。

第13集

婚禮上,吳家擔心慧明知道筱桂香是自己生母,將筱桂香趕出門,夜晚,筱桂香再次醉闖吳家,並說出了遭綁架之事,同時也讓慧明知道了自己的身世。路生沖入,說宛心父母雙亡,宛心悲痛萬分。 慧俊告訴綉屏筱桂香是他派人放的,殺人凶手可能是他派的人,綉屏驚恐不已。 筱桂香到祠堂繼續吵鬧遭綁一事,反被當作殺人凶手被抓,但慧明相信母親不是凶手。慧俊設計得到了代表吳家處理此事的權利。

第14集

獄中,慧明和筱桂香母子相認,慧祥也是筱桂香的親生,但目睹當年筱桂香的狠心舍棄,卻不願相認,但還是同意配合慧明一道查出真凶。 他們在宛心家發現了強盜遺留下來的飾物,順藤摸瓜抓到了強盜。但強盜說當時另有神秘人物指示他做此事,卻又說不出那人面貌,隻記得身上有油漆味道。柳老爺自告奮勇地幫助調查,氣得慧俊牙癢。

第15集

慧俊擔心柳老爺遲早找到他身上,溜到監獄將賭徒殺害,柳老爺在暗處目睹一切,並得到了凶器。 筱桂香重獲自由,與吳太太多年的恩怨也消除大半,決定離去不再騷擾吳家,慧明剛和若蘭的關系有所好轉,聽說生母離去,也致意追尋而去。 吳太太勸服老爺帶慧祥去鋪子裏學生意並派丫頭蓮兒跟隨服侍,丫頭蓮兒見慧俊綉屏失勢,決定投靠慧祥。慧俊怨恨母親的不公,而母親對他的失望更讓他心寒。 臨走前,慧祥對宛心許下了山盟海誓。

第16集

綉屏與慧俊打情罵俏中,不小心流產了,可是,什麽時候真的懷有身孕,連綉屏自己都不知道,柳老爺自打目睹慧俊殺人之後,噩夢連連,他告訴女兒慧俊殺人之事,要綉屏離開吳家,綉屏雖然害怕,卻舍不得慧俊。 綉屏質問慧俊是否殺人,慧俊知道柳老爺已知此事,前去求情,柳老爺乘機掌握把柄控製慧俊。 慧如去探望守孝中的宛心,正巧看到路生對宛心的過度關心,誤會了宛心。慧如向路生表白遭拒絕,傷心地冒雨跑回家病倒,宛心硬要路生前去探望,卻讓慧如誤會更深。路生再次向宛心表白,依然遭到婉拒。 慧明請慧祥去看自己演的戲,慧祥贈上花籃。

第17集

商會的人拉著吳老爺和慧祥去聽戲,老爺發現主角竟然是慧明,大怒,但慧明並不認錯,與父親爭執。 宛心孝滿回家,與慧如冰釋前嫌。漆號裏,慧祥卻因無心生意,讓吳老爺大感失望。 村裏來了幾個外國人,拿著雜志封面上慧如的照片找到吳家要求見人,弄得全村沸沸揚揚。慧如的照片正是那天子鍵偷拍下來的那張隻穿了肚兜的。族長大怒,吳老爺無顏求情,聽憑發落。

第18集

慧祥慧俊慧明三兄弟正在商量如何救慧如,族人沖進家門帶走了慧如。吳太太氣急暈倒, 吳老爺心痛而又無奈。杜子健此時趕回為慧如求情,不料一起被抓。 夜裏,路生去救慧如,卻看到慧俊已經先到。慧俊將慧如子鍵救到船上,但是船剛離開不遠,族人便趕到,害怕被發現的慧俊不知所措,此時躲在一旁的路生挺身而出引走族人,卻被打成重傷。 子健拉慧如跳河逃走,慧如不會水,很快被抓,子健也為了陪伴慧如,自投羅網。 老爺依舊不願求情,兄弟三人再次去求族長無果。次日族長宣布對慧如子健用火刑,吳太太帶領全家躺在祠堂門口,若要燒死慧如,比先從她們身上踩踏過去。 族長被震撼,終于同意破除規矩放人,但也將慧如逐出族門。

第19集

路生被診斷右腿永久殘廢,宛心傷心不已,殷勤照顧路生。又將慧如接到自己娘家居住,每天往返奔波冷落了慧祥。 慧如在宛心娘家一人孤苦伶仃,母親前去探望卻沒有辦法接她回家,慧俊去探望慧如雖然做了承諾接她回家,但慧如已經不抱希望。慧如去找路生,路生依舊拒絕她。倒是子健成日陪伴她,不願離去。 慧祥在生意上被慧俊捉弄受父親責罵,卻不知情,看著宛心每天奔波將他冷落,于是遷怒于宛心,宛心滿心委屈。

第20集

慧如終于決定和子健一同去上海。吳太太這裏已經向老爺爭取到了陪慧如同住,卻還是遲到了一步,吳太太悲痛萬分。 柳老爺說服慧祥在馬司令生日上給他送禮,慧祥準備了一千大洋藏在酒裏。宛心去鋪裏探望慧祥,與他同去參加宴會,發現禮物將被拿去拍賣成義款,慧祥悔恨不已。 慧明一人落魄在外,堅持寫戲,但幾次投稿都遭冷落,被筱桂香發現,筱桂香將慧明推薦給戲院老板,慧明得到了唱戲的機會。 拍賣會上,宛心的暗中操作和隨機應變,讓慧祥化險為夷。

第21集

軍官當著慧祥的面大肆誇獎宛心,讓慧祥很沒面子,將自己灌得爛醉如泥。 宛心扶慧祥剛睡下,展櫃說因為慧祥漆單下錯,生意上除了問題。宛心連夜辛勞和大家挽回局面,慧祥那裏卻將丫頭蓮兒當成宛心,與之同房,蓮兒為了能往上爬也順勢依從。天明趕回的宛心看到床上一幕,傷心欲絕。倒是蓮兒,從此糾纏慧祥不放。 慧如在上海和子健過得很落魄,子健好高騖遠並不踏實,慧如卻還是寫信回家謊報平安。 慧明即將登台,筱桂香欣慰不已,幫助兒子畫臉教他發聲,其樂融融。之後慧明邀請慧祥與筱桂香一起參加他的生日,慧祥心結未結,三人不歡而散。

第22集

慧祥和蓮兒的事情終被發現,老爺恨鐵不成鋼,狠狠打了慧祥。 柳老爺介紹袁世凱親信給慧俊認識,說動吳家給袁世凱送厚禮。老爺授權慧俊處理此事,慧俊為給軍官送禮打點,大肆從商鋪裏提錢。 老爺去作坊看眾人工作情況,意氣風發地打算做一扇扁當賀禮,不料突然昏倒。 蓮兒懷孕並被診斷出是男孩,家人依舊瞞著宛心。

第23集

老爺病倒,卻還在因沒有好圖紙而不能安心,宛心連夜剪出圖紙,老爺大為贊賞。宛心見慧祥慧俊都在商鋪,作坊無人打理,向吳太太請命,吳太太同意。宛心在作坊,業務上很快上手,並且勤勤懇懇,深得大家愛戴。安靜時,卻為慧祥傷心落淚,路生責罵慧祥,宛心依然維護,路生在屏風完成之後離去,答應再也不糾纏宛心。 宛心為了吳家的長孫能夠安全出生,主動接回蓮兒。慧祥回家,依然得不到宛心的原諒,于是請命于慧俊一同護送金匾上京。 眼見母親對慧如日思夜想,宛心決定去上海尋找慧如。

第24集

宛心在上海找到了慧如,慧如過得很糟糕,子健沉迷于保皇黨和維新黨之間的鬥爭,對她也不好,但慧如堅持自己的選擇不願回家,宛心隻好留下錢鈔離去,回家後依舊報平安。 慧祥慧俊帶著袁世凱給寶源漆號的封號風風光光地回來了,並把與袁世凱合影的照片掛在店堂當招牌,但不久袁世凱便下台。當初為打點軍官們,吳家已經虧空,債主紛紛上門,漆號即將被銀行查封,老爺一氣之下吐血病倒。 柳老爺看到處張貼告示捉拿袁世凱黨羽,憑著吳家和袁世凱的合影告了密。官兵沖進吳家抓人,慧祥挺身而出被帶走,老爺含恨死去。

第25集

老爺葬禮上,筱桂香陪著慧明趕到,吳太太邀筱桂香給老爺上香,二人徹底化解多年積怨。 慧如接到信,哭著要子健陪她回家,子健不肯,慧如獨自上路。 漆號即將被查封,慧俊認定這是讓母親承認他才華並得到吳家的好機會,私下向柳老爺借錢。 宛心和筱桂香去獄中探望慧祥,告知夫亡。獄中,筱桂香告知當年狠心舍棄孩子的隱情,慧祥理解了生母,終于承認了她。

第26集

慧祥被判十年,發配別處,宛心承諾會等他。 吳太太將家業交到宛心手中,將宛心囑托給作坊與四怪,並說,若要振興家業,可憑失傳已久的"雪裏紅"漆。 慧俊見母親寧願將家業交到外人手中都不願給自己,悲痛不已,決定不惜一切手段奪回家業。他找到柳老爺,商量騙慧家產。 慧如回來祭拜父親,吳太太發現慧如過得並不如意,傷心不已,但是慧如不願被族人發現又給家人添麻煩,隨即匆匆離去。不料回到家中,卻發現子健在給一個裸體女人畫像,慧如大罵子健是寄生蟲。杜子健看見慧如手中有錢,極力挽回慧如。但不久,子健便攜款離去。慧如絕望。 蓮兒總擔心綉屏要害孩子,處處小心謹慎。這天突然要生了,卻沒有一個接生婆能趕來,宛心情急之下幫她接了生。蓮兒對宛心感激萬分。

第27集

吳家四處借錢,族長認定吳家勾結袁世凱,下令不許族人借錢。同時,作坊所有訂單也被撤。吳家陷入絕境。 蓮兒一時找不到孩子,認定是綉屏所為並上門索要,吵鬧著要將他們見不得人的事情抖露出去,爭執中,綉屏慧俊將蓮兒悶死。卻又載髒宛心,一時間村裏風風雨雨。連族長都找上門來,吳太太力保宛心。 慧明為了維護演出,與軍官發生沖突,筱桂香為保護慧明喪命。慧明落魄地躲回吳家,若蘭宛心都取出僅剩財物讓他趕緊逃命。慧明與吳太太告別,告訴他她對于他一直都很重要,隻是心中有她和筱桂香兩個母親,吳太太欣慰,親自送慧明出家門。 採石場,當初爭奪吳家貨船的軍官認出了慧祥,他囑托獄卒善待慧祥。 慧俊勸服母親將房契拿與柳老爺作抵押換得贖回作坊商鋪得銀兩,萬般無奈,吳太太隻得同意了。

第28集

慧俊原打算奪回家業與柳老爺3/7份成,不料柳老爺派強盜在半路搶劫了銀子並打傷了吳太太。吳太太一病不起,柳老爺迅速奪取了吳家寶源漆號和作坊,隨即拿著房契上吳宅攆人。慧俊這才知道被柳老爺騙了,可為時已晚,吳太太得知慧俊出賣吳家痛心疾首,死在落下的吳家門匾下。 宛心若蘭被趕出家門,在宛心娘家為吳太太守靈,慧俊也堅持要為母親送終,並向宛心索要當初吳太太給她的一個信封。宛心幾次怒斥慧俊。 送葬當天,慧祥在獄卒監護下趕回,痛打了慧俊。送葬完,獄卒押解慧祥回去,懸崖邊,獄卒放了慧祥,隻當他墜崖身亡。 慧祥趕回家與宛心團聚,宛心將母親留下的傳承漆牌交給慧祥。

第29集

為了替母親報仇,慧俊將霸佔吳宅的柳老爺柳老太太全部殺害,目睹父母被殺,綉屏瘋了。慧俊雖然疼愛綉屏卻因家族仇恨無法面對她。 上海,已經小有成就的路生在參觀遇見了在飯店當服務員的慧如。慧如不願接受路生的同情與幫助。 慧祥作為逃犯在此被抓,宛心聽說逃犯家屬也會因窩藏罪受牽連,她向貪財的獄卒供出了慧俊,慧俊幾次被抓,為徹底擺脫糾纏,被迫交出6萬,為慧祥徹底銷案。

第30集

慧祥宛心在家重建作坊,四怪師傅也主動前來幫忙。慧俊將吳宅門匾重新換上,宛心慧祥應邀前來祝賀,並用一紙無用的傳承書騙來了慧俊的保證書,保證一旦慧祥有能力家業,則一定要交出繼承權。 慧如終于和路生回到了徽州,路生給了慧祥第一份訂單。父母墳前,慧俊興奮地過來找妹妹慧如,慧如卻不認他。 慧明也會來看母親,並斥責慧俊,眾叛親離,讓慧俊痛苦不已,卻隻能在瘋了的綉屏面前像孩子般哭訴。 三兄弟重聚寶源漆號,說出各自的想法,慧祥慧明願意聯手重振家業,但慧俊堅持一人獨當,不要別人插手。

第31集

慧明勸若蘭改嫁,若蘭堅持要守著慧明,守著貞潔,慧明終究離去。 製漆大賽即將開始,慧祥慧俊為了奪魁都在緊張地準備著。夜裏,蒙面人前來偷取漆牌,路生前來阻擋,卻寡不敵眾,慧如趕來用身體保護住了路生。路生對慧如有了異樣的感覺。挽回損失的眾人無意中發現了被火燒烤過的木片上赫然呈現出了"雪裏紅"的色澤。 大賽上,慧俊手持"傳承漆牌",眼看勝券在握,但還是敗給了慧祥宛心用失傳已久的"雪裏紅"漆成的"寶源漆號"匾額。 綉屏瘋著跑出家門,被若蘭接回家,對宛心隱約道出了慧俊殺人的事情。宛心找慧俊對峙,慧俊又要殺人滅口,綉屏為了洗清兩人罪惡,抱著慧俊一起跳下山崖。 慧祥正式在吳宅迎娶宛心為正房,渾身是傷的慧俊突然沖入,打死了宛心。自己也因仇恨太重太壓抑,癲狂自殺。

分集劇情資料來源

演職員表

演員表

角色演員備註
宛心李冰冰
吳太太劉曉慶
吳慧祥李宗翰
吳慧俊朱雨辰
吳慧明金沛辰
綉 屏何佳怡
筱桂香鄧萃雯
吳老爺岳躍利
若蘭樊錦霖
杜子健萬思維
路生
吳慧如林好
柳老爺王正軍
柳老太黃愛玲
葉母徐松子
煎油麻張宇宙
陰愛國絞漆歪
上漆聾李曉波
開光腐孔慶三
蓮兒楊梓藝
芸兒段靜

職員表

出品人黎瑞剛、楊震華、瞿凡壹
製作人龔德君
監製陳文、鄒曉利、 周莉崔彬
導演陳烈
編劇劉覓瀅、舒心
攝影李武橋
配樂海沙
剪輯龔青

演職員表資料來源

音樂原聲

歌名信息備註
《徽娘宛心》作詞:劉覓瀅;作曲:海沙;編曲:吳節;演唱:裔莎主題曲

音樂原聲資料來源

幕後花絮

1、有一場戲中,導演要求一向堅強的吳老太在眾人離開後潸 然淚下。原本導演要給劉曉慶更多時間醞釀情緒,劉曉慶卻說"給我兩分鍾"。當背對攝像機的她再次轉過身的時候,已是淚流滿面。

徽娘宛心李冰冰劇照徽娘宛心李冰冰劇照

2、該劇是李冰冰和李宗翰繼《一腳定江山》後合作的第二部作品。

3、宛心一角原計畫由趙薇扮演,後改由李冰冰出演。

4、製作方本想請李宗翰出演出演工餘心計,為達到目的可以不擇手段的反面人物吳家二少爺慧俊。但李宗翰覺得自己做了這麽多的壞人,想改邪歸正,于是向製作方表達了自己想演慧祥的意願。

5、李冰冰在拍攝宛心經歷千辛萬苦終獲吳家承認的戲時,導演要求冰冰表現出喜極而泣的樣子,李冰冰加入自己的理解和設計,她睜大一雙清澈透明的眸子,幸福得有點傻了,慢慢地淚水溢滿了眼眶,在10秒鍾後才悄然滑落。這個場景讓導演都看得出神,竟然忘記了叫停。

6、在酷熱的天氣、緊張的拍攝進程和像劉曉慶大演員的無形壓力下,李冰冰每天晚上都要吃安眠葯才能入睡。

幕後製作

創作背景

該劇旨在描寫徽州人文歷史和感人曲折愛情故事,通過傳奇女性宛心的婚嫁、創業,事業的興盛、衰敗,反映出中國封建社會扼殺、摧殘人性的一段歷史。

《徽娘宛心》劇照《徽娘宛心》劇照

拍攝過程

拍攝初期時,由于對劇本精神的理解不同,劉曉慶和年輕演員認為全劇基調應該是高昂起伏的,充滿大家族的刀光劍影的明爭暗鬥,基本人物的命運是蕩氣回腸的。大家都有點"不滿"導演陳烈用新聞記錄片的手法,把人物當作幾個普通女性發生在一個小院子裏的處理。大家團結起來為劇中人物鳴不平,一致"不理"陳導演,按照自己的想法重起爐灶,按自己的想法去演劇中的人物。但這樣一來,整個劇組的配合都很費勁,這樣不對,那樣也不是,進度也非常慢。後來大家靜下心來,心平氣和地相互溝通,最後導演也接受了劉曉慶她們的看法。

于是原本有點小家碧玉的格局,隱然透露一派近代版紅樓夢的人物氣象,經過劉曉慶等演員的集體再創造,大刀闊斧的改頭換面,原來婉約纖細的風格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大起大落,史詩式的人物性格的沖突,命運的變幻莫測,全劇大氣磅礴。

劇集評價

該劇避免了以往女人戲一味的悲情,從大腳女人嫁入崇尚"三寸金蓮"的封建大家族這個角度切入,既讓觀眾感受到一種樸實的樂趣,又把其身上那種純樸、簡單的品質自然而然地表現出來(東方早報評)

該劇打造了一部典型的"南方的大宅門",劇本角度定義在成功徽商背後的女人身上。該劇一反女人最高境界就是豎立"貞節牌坊"的傳統觀念,從大腳女人嫁入崇尚"三寸金蓮"的封建大家族這個角度切入,把女人的故事講得有滋有味。李冰冰沉靜、睿智的表演,將這個忍辱負重、倔強執著的徽娘演繹得入木三分。其多場哭戲更堪稱一絕,適時而涌的淚水,停留在眼中懸而不落。特別在台詞語氣上抑揚頓挫,分量十足,面對每一次壓力,眼神中都能滲透出一個女子身上少有的堅定(楚天金報評)

劇中朱雨辰對這個人物的演繹不僅僅停留在一個罪惡深重的表面,而是盡現人物內心的孤獨、無奈。在惡與痛、悔與恨的交融中,朱雨辰將人物表面的陰狠毒辣和內心的掙扎彷徨柔和在一起,表演絲絲入扣(新浪娛樂評)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