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昂族

德昂族

德昂族(Deang ethnicity),也稱為"崩龍族",是中緬交界地區的山地少數民族。德昂族主要居住中華人民共和國與緬甸聯邦共和國交界地區,中國一側在雲南德宏、保山、臨滄等地,緬甸一側在撣邦、克欽邦等地,與傣族、景頗族、佤族等民族雜錯而居。

  • 中文名
    德昂族
  • 分布地區
    雲南
  • 語言
    南亞語系孟高棉語族佤德昂語支
  • 方言
    別列、梁、汝買
  • 文字
    傣語、漢語、景頗語

民族簡介

德昂族(又名崩龍族),中國少數民族之一。現有人口15462人。主要散居在雲南省德宏傣族景頗族自治州的潞德昂族女孩西(今芒市)和臨滄地區鎮康縣,其他分布在盈江、瑞麗、隴川、保山、梁河、龍陵、耿馬等縣。與傣族、景頗族、僳僳族、佤族、漢族等民族交錯而居。

德昂族

居住在德宏地區的德昂族自稱“德昂”,居住在鎮康、耿馬等縣的則自稱“尼昂”或“納昂”。“昂”為民族自稱,意為“山岩”、“岩洞”的意思。“德”、“尼”、“納”為尊稱的附加語。

德昂族有自己的語言和文字。語言屬南亞語系孟高棉語族佤德昂語支。文字流傳不廣,主要用于記載本民族的歷史、道德、法規和書寫佛經等。不少人通曉傣語、漢語或景頗語。

民族概述

歷史演變

中國史書多認為德昂與佤、布朗等民族是漢晉時期雲南濮人的後裔,唐宋時期被稱為撲子,茫人,元明時期被稱為金齒,蒲人。自清代起,史籍乾隆<東華錄>,光緒<永昌府志>等書稱他們為“崩龍”,當地漢族又根據他們婦女服飾的特點,分別把“別列”支系稱為“紅崩龍”,“汝買”支系稱為“黑崩龍”,“汝波”支系稱為“花崩龍”。

德昂族

歷史上的德昂族曾在滇西一帶以武力稱雄,特別是在12—15世紀時,德昂族的先民建立了金齒國,更是稱雄一方,後來逐漸走向衰落,以致在很長時期隻能靠租種別人的耕地維持生活。德昂族人民深受傣族土司的壓迫,1814年組織了聲勢浩大的起義,搗毀了土司衙門。19世紀末,與景頗等民族一起驅逐了入侵我德宏邊境的英帝國主義武裝分子,奪得一面英國國旗。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政府根據德昂族社會發展不平衡的實際,一部分實行和平協商土改,一部分通過走互助合作的路直接向社會主義過渡,四十多年來,生產力水準有了很大提高

解放後民族識別時沿用了“崩龍”這個名稱,後來根據本民族意願,並報國務院批準,自一九八五年九月二十一日起正式稱為”德昂族”。說起濮人,在古代他們多住居雲南的西南部地區,即史書所說的古“哀牢國”舊地,是個“東西三千裏,南北四千六百裏”的廣闊區域,包括現在的大理,保山、德宏、臨淪,西雙版納等地、州。

社會經濟

濮人在古代是個人口眾多的族群之一,也是較早開發雲南西南部的古老民族之一,因此一些江河,物產的名稱上都留下濮人的烙印,現在的元江,古稱“濮水”;永昌郡內的大龍竹則稱為“濮竹”,曾是古代濮人朝覲中原皇帝的貢品。從文獻記載及其他民族的傳說故事中,都反映了德昂先民濮人是永昌郡內的古老民族。他們充分利用這裏”土地沃腴,宜五谷蠶桑”的優裕條件,種植水稻和紡織木棉布,遠在漢晉時期他們的社會經濟就有了發展。中原封建統治階級,一方面積極發揮濮人的先進生產技術的作用,一方面大量收斂濮人的財富,使濮人困苦不堪,不斷起來反抗。永昌郡內的濮人雖多,住地較遼闊,但發展是極不平衡的。

地處交通沿線或自然條件較好的地區,社會經濟發展則較快,文化也較高;有些地區社會經濟發展緩慢,紡織業不發達,缺少衣著,古代史學家把這部分濮人稱為“裸濮”。德昂族在歷史上曾有過興盛的時代,過去他們有很多支系,如汝旺、汝果、汝峨、汝進、汝本、汝波、汝別牙、汝買阿、汝昂、汝臘、汝王、汝科、汝別列、幹得別列、汝不峨、汝布冬、汝孟丁、汝孟得丁、汝格若等等。歷史上的德昂族曾在滇西一帶以武力稱雄,特別是在12—15世紀時,德昂族的先民建立了金齒國,更是稱雄一方,後來逐漸走向衰落,以致在很長時期隻能靠租種別人的耕地維持生活,直至1949年以後,他們才擁有了自己的土地。 德昂族先民住居的滇西南,其地理位置十分得宜,是古代中國通往印度的道路-“蜀毒道”的必經之地。遠在公元前數世紀,以四川成都為起點,經西昌,會理,雲南(祥雲),下關,保山,德宏至印度的中印古道就已開通,從這條道上輸往印度的有蜀錦,生絲及鐵器,因此人們又稱它為“西南絲路”。

德昂族

語言文化

語言文字

德昂族有自己的語言,屬南亞語系孟高棉語族,其中又分為“別列”、“梁”、和“汝買”三種方言。他們沒有本民族傳統文字,部分地區通用傣語、漢語、景頗語。

德昂族文學

德昂族的文學主要是民間文學,形式多樣,主要有神話、傳說、史詩、寓言、笑話、詩歌等,大部分是靠口頭流傳下來的,有些是利用傣文或用傣文字母拼寫本民族語記載下來的,這就形成了“古歌”,如<達古達楞格萊標>(古代先民的傳說)、<寶葫蘆>、<洪水的故事>等。

姓名文化

德昂族習慣于按屬相和排行給孩子取名,也使用漢族的十二生肖:查(鼠)、包(牛)、衣(虎)、卯(兔)、光(龍)、沙(蛇)、牙(馬)、麻(羊)、新(猴)、收(雞)、滅(狗)、交(豬)。生日的屬相是什麽,就以什麽為名。男孩的屬相前加“阿”,女孩的屬相前加“立”。

德昂族

例如,牛日生日男孩叫“阿包”,牛日生的女孩叫“立包”。若按排行取名,則不分男女,稱呼為臘所(老大)、臘左(老二)、臘約(老三)。

德昂族結婚生下孩子後,便有諱名的習慣。凡有了孩子並已取名的年輕夫婦,包括他們的長輩在內,不管什麽人,此後都不能直呼他們的名字了。

德昂族家裏若長子或長女早死,則以次子或次女的名字代替稱呼其父母。有的還沒有生兒育女,但也可以預先取下子女的名字,而按此名來稱呼。德昂族以為,對已有子女或雖死子女但年齡較大的人,再去直呼他們的名字如“何阿呆”、“李臘翁”等,是不禮貌的。

美學藝術

雕刻:在腰箍,耳墜,銀手鐲等裝飾品,以及銀煙盒,衣服等生活用品上,都可以看到德昂族人民的圖案雕刻,圖案多是對稱的雙手,雙鳥,雙虎,花草之。有的陶煙鬥,煙盒,不僅是質地優良的生活用具,而且也是有較高藝術價值的工藝美術製品,此外,在德昂族建造的佛寺裏,在掛枋,板壁上常貝有浮雕,從內容和風格看,它和大理,保山的雕刻基本一致,圖案多為“二龍搶寶”(或稱“二龍戲珠”),“雙鳳朝陽”,“鳳穿牡丹”,“龍鳳呈祥”之類,雕刻的技術水準並不亞于保山,大理等地。

經濟來源

德昂族人以農業生產為主,也善于種茶,素有“古老茶農”的美稱。茶葉是德昂族重要的經濟來源。德昂族很早以前就有自己的銀匠,能用碎銀鑄造銀手鐲、銀排扣、銀項圈、銀煙鬥等,還善于在各種銀製品上雕刻花紋圖案,花紋細致、簡樸。早在隋唐時期,德昂族就“披五色裟羅籠”,至今仍為自己紡線、染色和織布,作成極有本民族特色的民族服裝。他們還擅長編織竹器等生活用品。

歷史人物

塔崗瓦

塔崗瓦(生卒年不詳),去南潞西人。19世紀初德宏地區德昂族、傣族起義的領袖。 從14世紀中期開始,新興的芒市傣族土司逐漸控製了今德宏州潞西,盈江一帶的德昂族地區。到了清嘉慶年間,傣族土司採取極端蠻橫的手段強佔了德昂人的許多田地。這種歧視性對待激怒了向來崇尚民族平等的德昂族人民。清嘉慶十九年(1814),塔崗瓦振臂一呼,德昂人應者雲集,組成了一支場勢浩大的起義武裝。他們提出了“官家不公平,殺死官家解不平”的口號,聲稱“不把土司殺得七零八落決不收兵”。

德昂族

義軍的這一主張得到了廣大傣族民眾的強烈支持。不久,塔崗瓦就指揮義軍攻破了芒市土司衙門。土司放過法狼狽不堪地逃往永昌府向清軍求援。起義軍乘勝追擊,一舉擊潰了負隅頑抗的土司武裝。緊接著,他們又挫敗了梁河傣族土司和西山景頗山官武裝的多次進攻,從而牢牢控製住了芒市壩區。但塔崗瓦和德昂族人民一直對清朝地方政權抱有幻想。他們希望清朝官吏能出面主持公道,嚴懲傣族土司。這種心理既成為他們擴大戰果的絆腳石,又為傣族土司的反撲提供了機會。

時間不長,各地傣族土司武裝,景頗山官武裝和漢族地主武裝就聯手向義軍發動了猛烈的圍攻。塔崗瓦帶領義軍將土進行了頑強的抵抗。由于力量懸殊太大,義軍蒙受了巨大的損失,半年多後,這一場正義的民族起義烈火最終被撲滅。

千總

千總”(生卒生不詳),雲南隴川人。民國初年隴川章風區德昂族首領。英國政府自19世紀中葉以來就對中國的雲南有不可告人的企圖。1876年英國人通過<煙台條約>開啟了中國的西南大門。1885年,英國人進而吞並緬甸,開始大量蠶食中國的領土。英國人的無恥掠奪行徑引發了邊疆各族的強烈不滿和抗爭。民國六年(1917年),英國人乘民國新立、國人動蕩不安的機會長驅直入隴川腹地,在章鳳的曼緬山建立了自己的營地。

隴川土司對這種行徑進行了譴責。但英加人卻蠻不講理地聲稱:不管中國政府同意與否,他們都要建立營地。騰沖地方政府迅速征調了600人的地方武裝前往隴川。然後又授意章鳳的德昂族首領“千總”出面驅趕英軍。“千部”調集了德昂族60歲以下的成年男子五百多人,武裝包圍了英軍營地。他帶領手下的大小頭目四十多人前去和英軍談判。“千部”義正詞嚴地向英國人宣布:“這是中國人的土地,你們沒有資格佔有!如果再執迷不悟,我們就要用長刀講話!”英軍眼見德昂族民眾怒火萬丈,唯恐自己勢單力薄、不是中國人的對手。

在萬般無奈之下,他們隻好灰溜溜地撤回了緬甸。直到今天,在當地還保留著當年抗英驅英鬥爭中繳獲的一面英國國族。這是德昂族人民保衛祖國領土完整的愛國行為的見證。

李臘翁

李臘翁(1929—),雲南潞西人。著名的民間歌手。李臘翁出生在雲南省潞西縣三台山多幫外村的一個農民家庭。他從小吃盡人間的酸甜苦辣:當過放牛娃,做過僱工,曾流浪到畹町、瑞麗一帶謀生……,苦難的生活賜予了他堅韌而又敏感的心靈。由于長期在各地鄉村奔波。李臘翁不斷地受而民族歌舞海洋的薰染。他不斷地聽,不斷地用心品味,不斷地消化吸收著許多歌多的演唱技法。

不久以後,李臘翁初步掌握了<雷弄>、《串》為代表的許多民間歌曲的演唱要領。他的歌明快悠揚,情意綿綿,感人至深,具有獨特個人風格和韻味。到1948年,李臘翁已經是一個馳名德昂族地區的名歌手。李臘翁在演唱方法上長于創新。1962年以後,他大膽地打破了德昂族傳統的演唱習慣,把歌唱、器樂演奏在機地結合在一起。這就在無形之中有力地拓寬了德昂族民歌的表現空間,藝術感染力也得到了淋漓盡致的體現。他演唱<葫蘆笙戀歌>時,幽雅深情的唱腔和深沉動人的葫蘆笙獨奏曲相互穿插,歌喉和器樂合奏出的情感催人淚下。確實不同凡響。1979年,李臘翁前往北京參加了“全國少數民族民間歌手、民間詩人座談會”。

回到故鄉後,他創作了《我在半路等你》、《你變菜、我變鍋》和《德昂族情歌》等一系列洋溢著濃鬱民族色彩的作品。其中的《你變菜,我變鍋》後來還榮獲“雲南省少數民族文學創作獎”。

民歌民舞

民間歌曲

德昂族的民間歌曲,有山野間唱的歌、情歌、婚嫁歌等。 山野間唱的歌,一般不在家裏唱,多在田間勞動、山中砍柴、放牧時唱,內容較廣泛,有見景生情的抒懷,也有男女青年的情歌對唱等。曲調類似漢族的山歌,節拍多為混合節拍,速度較自由。

德昂族

情歌,各支系有不同稱謂的曲調,如若靜支的“若格木外”(意為對唱的話),來弄支的“色克”等,多用于表達愛情,有男女初見唱的贊美歌,相互問答的對答歌,表示思戀的想念歌等,也可唱其他內容。

婚嫁歌,若靜支稱“格坎”,意為“寶帶”,象征男女永不分開。來弄支和若博支稱“純幸”,意為祝福的歌,內容為對新婚夫妻的祝願,或囑咐將要出嫁的女兒。來弄支的“純幸”,旋律較為樸實;若博支的“純幸”和若賣支的“蘇動”的旋律則多裝飾,並有輕柔的顫音。

此外,還有老年人求神賧佛對唱的“格厄不勒”(意為做功德歌)以及哄娃娃調等。

德昂族的上述歌種,在不同的支系之間,存在著多種情況。有些流傳于某幾個支系間不同名稱的歌,實際上是同一曲調的變體;有些相似的歌調,在不同的支系中所唱的內容卻不同;還有某些歌,隻流傳于個別支系中。歌詞多數是5字型。歌曲的結構,有一個樂句的變化反復,有上下句結構,也有3個樂句或4個樂句為一段的。節奏一般較自由,常出現不規則的交錯節拍。

樂器

“格楞當”:古老的樂器,在潞江壩的德昂族中儲存著一種水鼓,德昂語稱之為“格楞當”,水鼓是因使用時需註入一定的清水而得名,一般是用在經三十公分左右,長約七十公分的圓木挖空,兩頭蒙以牛皮製成。

賽鼓:這是一具長僅七十公分左右,直徑僅三十公分左右的小型鼓。這具鼓有它的一段歷史。那是好多年前,遮放土司為了表現在他統治下的升平盛世,要在民間舉行慶祝,于是通告他所管轄下的民族,村寨百姓,按他所設定的行政平位各製作一具最好的鼓,屆時參加比賽,得勝者受獎。德昂族、傣族都用自己的鼓參加比賽,結果最受歡迎的是一具德昂族製作的鼓,由于它製作精良,聲音清脆,響亮,博得了人們的贊譽。這具鼓被土司留作紀念,現在仍保留在遮放傣族民眾家中。

民族舞蹈

象鼓舞:德昂族的舞蹈,廣為流傳的是象腳鼓舞。由敲鼓,打著鋩、鈸的男子帶頭,其他男女老少跟在後面,按一定步法,手勢繞圈而舞。也有男女分成兩圈,男子組成外圈,女子組成內圈。由一戴草帽的男子帶頭擊鼓,其他男子跟隨,提起大褲腳,露出腿上所剌花紋,繞場歡舞。婦女組成的內圈,排頭的女青年擊鋩鑼,與擊鼓男青年配合,跟隨的婦女亦與男子並排而舞。

德昂族

水鼓舞:水鼓舞是德昂族所獨有的,其步法,形式基本與象鼓舞相同,擊敲時把鼓繩掛在脖子上,水鼓抱在胸前,右手持錘擊大頭鼓面,左手以掌拍小頭鼓面,兩手相互配合,擊出節秦。

傳統節日

德昂族人的傳統節日也多與佛教有關,最隆重的節日當數潑水節,屆時人們要用“水龍”為佛像洗塵,排成長隊,祝福吉祥,互相潑水共賀新年。

潑水節:潑水節也是信徒們的傳統節日,時間在陰歷的四月中旬,一般是三至五天。臨近節日,德昂族的老年信徒齊集佛寺,準備潑水節時為釋迦牟尼雕像洗塵的小屋。節日清晨,男女老幼著盛裝,前往佛寺供佛,聽佛爺念經,並在佛寺周圍堆沙造塔,然後把佛像抬到寺院天井中的洗塵小屋中,信徒們用最清潔的水洗佛,舉行儀式後,男女青年便互相潑水祝福。而在家中,幼輩要為長輩洗手洗腳。當一盆溫暖的水端到長者面前時,幼輩先向長者合掌叩頭,口中喃喃自語,說明一年來自己在某幾件事上有違背長者教海,或在某些方面有對長者不尊的地方,望長輩指教原諒。

德昂族

長輩也說自己有時對幼輩發了脾氣,在某些事情上起表率作用不夠,但願今後共同搞好團結,和和氣氣地相處,然後,幼輩用水為長者洗手洗腳。如果是父母已去世,哥哥、嫂嫂、姐姐都算長輩,並說明爹媽不在世了,哥哥、嫂嫂、姐姐就像爹媽一樣了,應當接受弟弟、妹妹們的洗手洗腳禮。嫁出去的女兒、妹妹或外出入贅的兒子、弟弟、也要偕同他們的配偶一同回家來為長者舉行洗手洗腳禮,如果路遠不能回來可由一方做代表,並向長者說明不能回來的原因,他(她)們回來時要送一小包茶葉和幾塊糯米粑粑,用雙手恭恭敬敬地獻給長輩。洗手禮有一定的宗教色彩,但它對于幼輩尊重長輩,長輩愛護幼輩,協調家庭成員間及親戚間的關系,具有積極的意義。 關門節和開門節:德昂族的宗教節日有“進窪”(關門節),是虔誠的佛教徒最大的凈居把齋節日,從傣歷的九月十五日開始,寺院裏的佛爺停業外出,凈居念經,民眾則以食物、鮮花、錢物供佛,每七天小供一次,虔誠的老年信徒,住在佛寺聽大佛爺講經,直到傣歷十二月十五日(開門節)為此,開門節後,僧侶即可外出。

服裝特色

德昂族的服飾,具有濃厚的民族色彩,盡管各支系間的服飾都有差別,但仍不失其共同特點,加之他們的服飾與民間流傳的美妙動聽的故事緊密相連,更給予人們神奇和深刻的印象。唐代史書早已記載著德昂族的先民--茫人部落以“藤篾腰箍”為飾,這一裝束,歷經宋,元,明,清千餘年,一直流傳到現在。

德昂族

德昂族的姑娘成年後,在裙子的腰部佩戴上五、六圈或十餘圈,甚至二、三十圈藤蔑製的“腰箍”,這些“腰箍”寬窄粗細不一,多漆成紅、黑、黃、綠諸色,有的上面刻著各種花紋圖案,有的還包上銀或鋁皮,在阿光照射下閃閃發光。 德昂族認為姑娘身上佩戴的“腰箍”越多,做得越精致,越說明這個姑娘勤勞,聰明,有智慧,也表明這個姑娘心靈的美好。因此,在青年裏女社交期間,小伙子為了獲得姑娘的愛,往往費盡心思,精心製作有動植物圖案和花紋的“藤蔑腰箍”,送給心愛的姑娘佩帶,于是“藤蔑腰箍”又成為德昂族青年男女愛情的信物。

德昂族婦女的裙子較長,一般是上遮乳房下及踝骨,並織有鮮艷的彩色橫線條。婦女多穿藏青或黑色的對衿短上衣,衿邊鑲兩直條紅布,並釘上大方塊銀扣四、五副。男子服裝多為藍黑色大衿衣,大褲腳,繞包頭,青年多為白色,中老年用黑色。

德昂族婦女不留發,剃光頭,繞包頭,包頭兩端如發辮重在背後,唐代史書描寫她們是“出其餘垂後為飾”,現在,這種習俗在青年人中有所改變。德昂族人民很喜歡銀飾,青年不論男女都喜歡戴銀項圈、銀耳筒、耳墜等。此外,在德昂族的裝飾品中,五色絨球尤為引人註目。婦女們在縫製新衣時,要在下半部用紅,黃,綠等色的小絨球鑲上一周長方形的空格,中間再綉上些花。不論是婦女或男子的包頭,兩端也都釘上一些絨球,青年男女的耳墜上也飾以絨球,掛包的四周用小絨球裝飾。更為顯眼的是,青年小伙子胸前掛上一串五色絨球,而姑娘們則裝飾在衣領之外,猶如數十朵鮮花開放在他們的胸前和項頸間,鮮艷奪目。

飲食習慣

德昂族人好飲茶,飲食以大米為主,玉米小麥、豆類次之。

茶葉:德昂民族好飲濃茶,並以善于種植茶樹聞名,因而被稱為“古老的茶農”。茶葉在該民族的社會生活中有著廣泛的用途,他們對茶葉也有特殊的感情。德昂族成年男子和中老年婦女都好飲濃茶,傳說從古老的時候就這樣了。說起德昂族飲的濃茶,那真是名不虛傳,他們把一大把茶葉投入能容納的一百亳升水的罐內加水煎煮,待茶呈深咖啡色,將茶水倒入人們常稱之為“牛眼晴杯”(比水牛眼大不了多少)中即喝。外來人喝這種茶往往要滲入幾倍的開水才行。由于德昂族人常飲濃茶,久而久之就有了茶癮,茶癮發作時會使人四肢無力,特別在走長路時使人難于行進,但隻要煮一罐茶喝幾杯後,精神就抖擻起來了。 人們常說,德昂族辦事情離不開茶葉,他們常把茶葉作為禮品,它表明“茶到意到”。如果去探望久別的親戚朋友,見面禮就是一包茶葉,有客人來了,主人家總是先燒水煨茶招待,男青年求婚請媒人去說親時,首先帶往女方家的也是一包兩、三斤重的茶葉。若有喜慶事邀請親朋好友光臨,送一小包扎有紅十字線的茶葉作表示。如果民眾之間發生糾紛,某一方因有過失,要求得到對方諒解時,也先送一包茶葉給對方,當有過失的一方主動送了茶葉,另一方再有理也要加以原諒,這是德昂族的禮俗,若不送茶葉而是送錢物,那就被認為是不懂德昂族的“禮”,也不會得到諒解,甚至會將事情辦壞。若相互之間的糾紛自己不能解決而需請頭人調解時,也要裹一小條茶葉和一小象草煙交叉成“Ⅹ”形交給頭人,然後再申述各自的理由。

德昂族

由于茶葉在德昂族的社會生活中有著特殊的意義和廣泛的用途,因此家家戶戶都習慣在住宅周圍或村寨附的山坡上栽培一些茶樹,供自己採摘揉曬幹備用。除幹茶外,德昂人也製作一種濕茶(酸茶),史書稱為“谷(沽)茶”,他們把菜摘來的新鮮茶葉,放入大竹筒內壓緊密封,使之糖化後食用。食用濕茶不必煎煮,從筒內取出即可放入口中咀嚼,茶味微酸苦,略帶甜味。這種茶能解暑清熱,在氣候炎熱的地區,人們都喜好嚼酸茶。

民族禮儀

德昂族的人口不多,村落也不大,但都比較重視相互之間的關系,不願互相發生糾紛,特別是鎮康地區的德昂族,常出現一幢竹樓裏住著幾戶經濟獨立的小家庭,他們可以是親兄弟姐妹的家庭、也可以是非親非故,性格相投的好友。這裏的德昂族,在他們的意識裏至今還保留著一種觀念,那就是許多個人家庭住在一幢大屋裏互相幫助、和睦相處,不吵不鬧是一種美德,這也是每個德昂人十分珍視的。由于德昂族信仰佛教,而佛教教義是嚴禁殺生的,因此過去德昂族人較少吃肉。德昂族人尊敬老人,在臨滄地區的鎮康縣至今還儲存著一種為老人獻飯的習俗,每當水節到來時,家家戶戶都把做好的上等飯菜,每一樣一份,一起送到寨中年歲最高的老人家中,表達青年人尊老敬老的心願。對于村裏喪失勞動能力的孤寡老人,當他們無力耕種田地時,親戚們要無代價地替他下種和收割。

婚喪習俗

婚嫁

德昂族的青年在婚姻締結上有一定的自主權。做父母的也比較尊重兒女心願。而且,德昂族的結婚聘禮也隻是一些象征性的禮品,接新娘的人們的背蘿裏裝著約一公斤多草煙,四碗大米,還有媒人帶的八元錢,六元給爹娘,兩元給內親,哪怕人再多,即使每人隻能分到幾分錢也不能再向男家多要。這結婚聘禮恐怕是最少的了。辦完了聘禮,方可迎娶新娘。迎親時,新郎在伴郎、媒人的陪同下去迎接新娘,在進入新娘村落時,鳴槍數響,表示娶親人員已到。

德昂族

新娘梳裝打扮完畢離娘家時,由舅母,姐妹及本寨未婚青年送行,並將女方家長陪嫁的衣服,鋤頭鐮刀等嫁妝,以及女方贈給男方父母的衣服等帶往男家。新娘到新郎家,登梯上竹樓時,雙腳一定要踩在專門置于樓梯腳下的石塊上,表示他們的婚姻像磐石一樣堅固長久。新媳婦上樓時,婆婆要給她灑谷花,撒花儀式結束,新娘步上曬台,跟在婆婆後面進入新房。男方事先請好的“安長”(有文化的先生)隨即在火塘邊為他們主持婚禮,安長念經並祈求佛祖賜給幸福。祝新婚夫婦百年偕老。婚禮千畢,開始宴客,同時新娘分別拜見男方長輩親戚,贈送糯米粑及新娘平時織成的綴有紅、綠、黃等色的絨球小布袋等禮物,長者受拜後要還禮,用銅錢時是五十文,用半開(雲南銀幣)時則給一至二文,解放後一般是一、二元人民幣。晚上,村寨裏男女青年齊聚新娘家的廂房對歌,唱調子,往往要唱到雞鳴方散。次日,新郎陪新娘回娘家,送去男家贈給女方父母、兄弟、姐妹的衣物等。若新娘是本寨人,亦可當天返回夫家。依照德昂族的婚嫁風俗習慣,結婚後的十天內,新娘早晚都要給公婆洗臉、洗腳。婚後的第三天新郎則陪同新娘回娘家,回家時則帶著結婚前男方家人請人編好的一些小竹篾籮,裝上一些禮物送給女方家的親屬。

德昂族的家庭,由于所處地區及社會經濟條件的不同而有些差別,但基本上是兩種類型,一是住居德宏傣族景頗族自治州一帶的小家庭類型;一是住居臨滄地區的鎮康、耿馬等縣的具有大家庭到小家庭過渡特征的類型。德宏州的父系小家庭,父親是一家之長,主持家庭事務,婦女處于從屬地位。這裏的小家庭是社會經濟生活的基本單位,多為父母、夫婦、子女三代,一般是長子結婚後,即在老家周圍選擇一塊適當的地方另建新居,建立小家庭。另立門戶的長子、次子,家長根據家庭的經濟情況,給一部分豬、牛等財產作為生產墊本,沒有平均分配家產的習慣,主要依靠小家庭去獨立經營。幼子留守老家,贍養父母,繼承財產。而大家庭到小家庭過渡類型的家庭是處于父系小家庭和父系大家庭(也稱家族,公社)並存狀態。即在經濟上已獨立的小家庭,並不立刻離開大家庭這個母體去建立單戶住宅,仍共同住居在一幢大屋裏,維系著相互間的互助合作關系。

德昂族德昂族

喪葬

德昂族的喪葬有自己的習俗,除佛爺(和尚)實行火葬外,一般民眾都是土葬。各村有公共墓地,隻要是同一村的正常死亡者均可葬入。沒有姓氏界限,也不分頭人與百姓,不過他們的墳向與其他民族不同,不是順山向,而是橫山向埋葬。按德昂族的習慣,人將死時要把事前準備好的一枚銀幣放入口中,意思是給死者的靈魂到陰曹地府過河時用的擺渡費。人一旦斷氣,其家屬即在門外對空鳴放三槍,向親戚朋友和鄰居報喪。

這時,近親、家族、村寨鄰居聞迅後,紛紛奔赴死者家中幫助料理喪事,同時親友們各自帶些米和菜之類,有的還提著肉,拎著幹巴之類。婦女們首先幫助背水,煮飯,男人們則忙著給死者準備棺木。棺木一般根據死者家屬的經濟情況決定,經濟情況好一點的,就請漢族或本民族的木工師傅做一具漢族式的棺木,經濟條件差一點的人家,則由親友幫助砍一株大樹,取下根部一段,弄成大、小兩半,中間樞空,製成簡單的棺木。還有一種更簡單的就是砍幾株大龍竹,剖成竹片編一具竹棺材。在準備棺木的同時,一部分人便用一種特定的樹葉蘸水洗滌屍體,穿上衣服,然後入棺。入棺後即請佛爺(和尚)擇吉日安葬,停屍家中一般不超過三日,在這期間每日須請佛爺念經超度,禱祝死者的魂進入西方極樂世界。

出殯時,棺材小頭朝前,大頭朝後(即死人的腳朝前,頭朝後),意思是要亡魂向前走,不能倒回來,送葬隊伍從寨子出發直到山上的公共墓地,一路上連續不斷的鳴槍,意思是通知土地神。有死者的魂來了。埋葬完後,由長老念禱詞,說明死者和活人走的是兩條路,死了的去陰間找歸宿,活著的好好回家,長老念完禱詞之後,各人拿一樹枝拂身,表示掃除身上的邪氣,就可轉身回寨子,返回時不能轉頭向後看。葬後七日,死者家屬再請佛爺念一次經,他們認為這樣可以超度死者及早轉世投生,並囑咐他來世也要變人。

禁忌娛樂

忌手拉手贈物;忌同姓婚姻;忌產婦串門;忌喚乳名;忌賓客從後門出入;忌用紅木樹蓋房等。

德昂族在節日慶典時,除舞蹈、對歌外,還表演武術。他們的武術含拳、棍(齊眉棍雙節棍三節棍)、刀(雙刀、單刀)、(三棱矛),還分“花把”和“洞拳”兩類。“花把”即表演武術,動作有隨意性,多為節日或熱鬧場合的表演活動項目。“洞拳”則為格鬥武術,一般不輕易外傳。德昂族還喜愛打篾彈弓和打陀螺。這幾個運動項目都參加過雲南省少數民族運動會並取得過好成績。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