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文郡公爵

德文郡公爵

德文郡公爵(Dukes of Devonshire),又譯德文希爾公爵,是英格蘭貴族卡文迪許家族所持有的爵位。1605年,威廉·卡文迪許被封為哈德威克的卡文迪許男爵(Baron Cavendish of Hardwicke),1618年他又被封為德文郡伯爵(Earl of Devonshire)。他的曾孫在1694年又被封為德文郡公爵。幾代公爵都以政治和科學出名。

  • 中文名稱
    德文郡公爵
  • 外文名稱
    Devin, Duke of
  • 國    籍
    英國
  • 職    位
    政治家
  • 主要成就
    又被封為德文郡伯爵
  • 別    名
    德文希爾公爵

一世公爵

​(政治家)

威廉·卡文迪許(William Cavendish,1640年1月25日-1707年8月18日),第一世德文郡公爵(1st Duke of Devonshire),軍人和政治家。查理二世(其父是 英史上唯一被處死的國王)和詹姆斯二世(查理二世的弟)時代的輝格黨人,英國議會運動領袖。早年周遊歐洲,1661年回國,任議員,不久即以堅決而大膽地反對查理二世的政策出名。他支持1688年的光榮革命("Glorious Revolution"革命的核心在于以議會限製王權,實行君主立憲製,1689年的《權利法案》是英國憲法的核心。實現了議會統治和主權在民,擁有實力的貴族成為製衡國王的力量.)並出面邀請詹姆斯二世的女婿、荷蘭執政奧蘭治親王威廉三世來英國即位,他是寫邀請信的九名貴族之一。革命後,他領導輝格黨並任威廉的總管大臣,1694年授德文郡公爵和哈廷頓侯爵爵位。他在基爾肯尼城堡娶第一代奧蒙德公爵的女兒瑪麗·巴特勒(Lady Mary Butler)(1646年-1707年)為妻。

四世公爵

​(英國首相)

威廉·卡文迪許(William Cavendish,約1720年-1764年10月2日),第四世德文郡公爵(4th Duke of Devonshire),英國首相。

輝格王子

歷任首相中確實沒有一個人像第四代德文郡公爵那樣不願擔任這個職務。但是人們公認,他逃避的可能性不大。他是發動光榮革命的幾大家族之一的首領,是輝格黨人仍居于至高無上地位的時代的一位著名輝格黨人。如果國王和黨希望他出任首相,他怎麽能拒絕呢?

德文郡公爵首相德文郡公爵首相

他擔任這個職務的個人條件,除了遺傳特征以外,並不出眾。他為人謙虛、舉止端庄、不惹人註目,可謂個人品德的典範。他也像他父親一樣,在輝格黨人中間享有很高的信譽,是個有嚴格榮譽感、真正的勇氣、和藹可親的人。可能有人反對說,他有點中庸,但是,這不正是任命他的又一原因嗎?

他出生于1720年(沒人知道確切 的日子),顯然是在家裏和在常規的歐洲大陸旅行中受的教育。人們認為,他繼承了他父親的好品質,雖然他們指出,看來他不那麽討厭工商業。哈丁頓勛爵(他當時的稱呼)在21歲上被選為德比郡的輝格黨議員,在發生使沃波爾倒台的危機期間,他是忠于這位偉人的。羅伯特·沃波爾去職後,他轉而忠于亨利·佩勒姆 ,佩勒姆認為,他是我們那些容易徘徊動搖的年輕人中間的中流砥柱。1748年,他與夏洛特·博伊爾小姐接了婚,她把她在英格蘭和愛爾蘭的一大筆財產帶給了他。瑪麗·蒙塔古夫人說:就我所知,沒有任何男人能象他一樣使妻子幸福。事實上,他們的婚姻雖然短暫卻是幸福的,而且果實累累---四個孩子。1751年,他代表他父親的一個男爵領地當了貴族院議員,並擔任了樞密院顧問和御馬官。紐卡斯爾公爵接替他弟弟佩勒姆擔任首相之後,哈丁頓勛爵被任命為愛爾蘭總督。這時他是個鰥夫。幾個月以後,他繼承了公爵爵位。

短命首相

他繼承這個爵位時正是 紐卡斯爾公爵 的內閣瓦解之時。查爾斯·詹姆士·福克斯1756年10月辭去國務大臣之後,威廉·皮特向國王推薦說,應當任命德文郡公爵為首相,理由是他得到朝廷的恩寵,在輝格黨人中間聲譽很高。皮特本人擬議擔任國務大臣並稱為內閣中起支配作用的人物。因此在國王懇求了五天之後,這位和藹可親的貴族屈服了,不過他告誡喬治二世,如果他發現自己不喜歡這個差事,他將隨時辭職。這時1756年11月初的事。七年戰爭在印度河美國進展得很不順利,政府看上去既不能發動戰爭,也不能媾和。當時沒有人能預見皮特的天才所帶來的變化。

但是,還沒等皮特的戰略計畫取得結果就發生了迫使他退出政府(1757年4月)的令人遺憾的事件---梅諾卡島之戰失敗,判處海軍上將約翰·賓死刑。皮特激烈的反對這項判決。同意處決這位海軍上將的德文郡公爵繼續任職,但是他很清楚,沒有皮特,他的政府就完了。1757年7月,他辭了職。這位公爵擔任首相的任期剛開始九個月就這樣結束了。他的政府之所以半途而廢,主要是國王不喜歡皮特,也因為政治影響比德文郡公爵大的紐卡斯爾公爵決心東山再起。此外還有一根因素---德文郡公爵不相幹。國王說:德文郡公爵是十分慷慨地代表我辦事的,而且完全由于我的緣故而處于非常不利的形式之中。于是,紐卡斯爾復出,德文郡得到了嘉德勛章和宮務大臣職位,作為對他的安慰。他的同時代人沃爾德格雷夫勛爵說:他沒有失去聲譽,因為從來沒有人指望他作為一位大臣能作出什麽大事業;至于日常的本職工作,他是嚴守規章,一絲不苟的。

晚年受辱

然而,這位公爵的政治生涯並非就此結束了。喬治三世即位後,他和他的大臣布特勛爵腓特烈·諾斯特別討厭德文郡公爵這樣一些輝格黨貴族。德文郡公爵被專門挑出來當一名受害者,以便在英格蘭的權貴們中間達到懲一警佰的目的。這些人都太傲慢了,必須教訓教訓他們。1763年,喬治三世要德文郡公爵參加樞密院會議,討論同西班牙講和的條件。德文郡公爵拒絕參加,說他不大清楚這個問題。

當這位公爵在去查特斯沃斯之前進宮請假時,國王拒絕見他。一名侍從把這個訊息傳給了德文郡公爵。公爵一把扯下他的標志著宮務大臣職務的金鑰匙徽章,憤憤的離開了。國王親手把他的名字從樞密院顧問官的名冊上勾掉了,他說:劍已經出了鞘。他的寵臣布特勛爵表示同意:愛搞宗派活動的、反對國王法定權利和自由的一伙所謂大人物已被趕下台。霍勒斯·沃波爾說:再也沒有比這更嚴重的政治迫害了。輝格黨的王子就這樣受到了貶辱,雖然他隻是這次清洗的唯一受害者。然而,可以說最後的決定權在德文郡公爵手裏,因為正是他在倫敦寓所舉行的一次宴會上,任命決定反對政府蘋果酒稅的計畫,這一行動促成布特勛爵于1763年辭職。 這時,德文郡公爵的健康開始衰退,1764年10月因肺水腫病死在斯帕,年僅44歲。

家族

他和理查德·博伊爾,第三代伯林頓伯爵(Richard Boyle, 3rd Earl of Burlington)的女兒夏洛特·博伊爾(Charlotte Boyle,1731-1754)結婚,育有三子一女:

威廉·卡文迪許,第五代德文郡公爵(1748-1811)

桃樂絲·卡文迪許女爵(1750-1794),嫁給威廉·卡文迪許-本廷克,第三代波特蘭公爵(1783、1807-1809任首相)

理查·卡文迪許勛爵(1752-1781)

喬治·奧古斯都·亨利·卡文迪許,受封外祖父原有的爵位伯林頓伯爵。

八世公爵

​(政治家)

斯賓塞·康普頓·卡文迪許Spencer Compton Cavendish, 8th Duke of Devonshire(1833~1908) 英國政治家。就讀于劍橋大學三一學院。1858~1891年稱哈丁頓勛爵。1857年入選下院,其後在帕麥斯頓約翰·羅素勛爵的政府中任陸軍大臣(1866)、後來在威廉·尤爾特·格萊斯頓的第一屆政府中任郵政總長(1868~1871)、愛爾蘭事務首席大臣(1871-1874)。1875年自由黨競選失敗後他是下院反對黨領袖。1880年本傑明·迪斯雷利的保守黨政府倒台後,有人請他出任首相,他鬥不過格萊斯頓,屈就印度事務大臣一職,1882年他的弟弟卡文迪什勛爵被愛爾蘭秘密團體刺殺以後,他就反對愛爾蘭自治。1886年拒絕在格萊斯頓的第三屆政府中任職,成為新自由聯合主義黨領袖。和保守黨的索爾茲伯裏侯爵聯合,1893年在上院擊敗格萊斯頓的愛爾蘭自治法案。1902年索爾茲伯裏侯爵辭職後,他也想競爭首相一職,但索爾茲伯裏侯爵中意的是自己的侄子亞瑟·貝爾福,于是他隻好任政府樞密院長,任內約瑟夫·張伯倫提出保護性關稅,造成保守黨的分裂,他卻無所作為。

德文郡公爵八世德文郡公爵八世

1877-1880年他是愛丁堡大學的校長,1892-1907他是曼徹斯特大學的校長。

他的弟弟弗雷德裏克·查爾斯·卡文迪什勛爵(1836~1882 )英國政治家。1865年進入議會。後任首相格萊斯頓的私人秘書(1872)、財政部財務大臣(1880)、愛爾蘭事務首席大臣等職。1882年5月5日在都柏林鳳凰公園被秘密團體"常勝軍"成員刺殺。

九世公爵

​(政治家)

生平

維克多·克裏斯蒂安·威廉·卡文迪許,第九代德文郡公爵,KG,GCMG,GCVO(Victor Christian William Cavendish, 9th Duke of Devonshire,1868年5月31日-1938年5月6日),英國政治人物。

加拿大總督維克多·卡文迪許加拿大總督維克多·卡文迪許

曾任西德比郡英國自由聯合黨國會議員(1891年-1908年)、加拿大總督(1916年-1921年)、殖民大臣(1922年-1924年)。

家族

他在1892年7月30日娶第五任加拿大總督亨利·佩蒂-菲茨莫裏斯,第五代蘭斯敦侯爵的長女伊芙林·埃米莉·瑪麗·菲茨莫裏斯(Lady Evelyn Emily Mary Fitzmaurice,1870年-1960年)為妻,育有二子五女:

長子愛德華·威廉·斯潘塞·卡文迪許,第十代德文郡公爵(1895年-1950年),娶瑪麗·蓋斯科因-塞西爾。

長女莫德·路易莎·埃瑪·卡文迪許(1896年-1975年),1917年先嫁Angus Mackintosh(1885年-1918年),生一女;1923年再嫁George Evan Michael Baillie(卒于1941年)。

次女布蘭契·凱瑟琳·卡文迪許(1898年-1987年),1919年嫁Ivan Murray Cobbold中校(卒于1944年)。

三女桃樂絲·卡文迪許(1900年-1966年),1920年嫁哈羅德·麥克米倫上尉(後來成為英國首相)。

四女瑞秋·卡文迪許(1902年-1977年),1923年嫁詹姆斯·斯圖爾特,第一代芬德霍恩的斯圖爾特子爵(1897年-1971年)。

次子查爾斯·阿瑟·弗朗西斯·卡文迪許勛爵(1905年8月29日-1944年3月23日),1932年娶阿黛爾·阿斯泰爾(美國電影明星弗雷德·阿斯泰爾的姐姐)。

五女安妮·卡文迪許(1909年-1981年),嫁Henry Philip Hunloke。

卡文迪許

​(化學家)

​貴族家世

1731年10月10日,卡文迪許出生在英國一個貴族家庭。父親是德文郡公爵二世的第五個兒子,母親是肯特郡公爵的第四個女兒。早年卡文迪許從叔伯那裏承接了大宗遺贈, 1783年他父親逝世,又給他留下大筆遺產。這樣他的資產超過了130萬英鎊,成為英國的巨富之一。

生活與性格

盡管家資萬貫,他的生活卻非常儉樸。他身上穿的,永遠是幾套過時陳舊的紳士服。他吃的也很簡單,就是在家待客,照樣是羊腿一隻。

這些錢該怎麽用,卡文迪許從不考慮,有一次,經朋友介紹,一老翁前來幫助他整理圖書。此老翁窮困可憐,朋友本希望卡文迫許給他較厚的酬金。哪知工作完後,酬金一事卡文迪許一字未提。事後那朋友告訴卡文迪許,這老翁已窮極潦到,請他幫助。卡文迪許驚奇地問:"我能幫助他什麽?"朋友說:"給他一點生活費用。"卡文迪許急忙從口袋掏出支票,邊寫邊問:"2萬鎊夠嗎?"朋友吃驚地叫起來:"太多,太多了!"可是支票已寫好。由此可見,錢的概念在卡文迪許的頭腦中是很淡薄的。

在當時,貴族的社交生活花天酒地。卡文迪許卻從不涉足。他隻參加一種聚會,那就是皇家學會的科學家聚會。目的很明確:為了增進知識,了解科學動態。當時的目擊者是這樣描述的,卡文迪許來參加聚會,總是低著頭,屈著身,雙手搭在背後,、悄悄地進入室內。然後脫下帽子,一聲不響地找個地方坐下,對別人都不理會。若有人向他打招呼,他會立即面紅耳赤,羞澀不堪。有一次聚會是一位會員作實驗示範。這位會員在講解中發現,一個穿著舊衣服、面容枯槁的老頭,緊挨在身邊認真聽講。當他看了他一眼,老頭急忙逃開,躲在他人身後。過一會兒,這老頭又悄悄地擠進前面註意地聽講。這奇怪的老頭正是卡文迪許。

許多熟人都知道卡文迪許性情孤僻,不喜歡與人談話。在他的朋友中,能與卡文迪許交談的沒有幾個人。化學家武拉斯頓算是其中一個。他總結了一條經驗:"與卡文迪許交談,千萬不要看他,而要把頭仰起,兩眼望著夭,就象對空談話一樣,這樣才能聽到他的一些見解。"就是這樣,卡文迪許的話也不多,他沉默寡 言得出奇,在同齡人中,可能是話說得最少的人了。這種怪僻性洛的形成與他從小生長的環境有一定關系。他兩歲時,母親因生育他弟弟而病逝,從此他失去了母愛。他父親忙于社交活動,撇下他交由保姆看管,與外界極少往來。直到11歲才被送入一所專收貴族子弟的學校,在學校裏他仍然很少與別人交往,這就使他顯得特別孤獨、羞怯。

化學研究

由于這種古怪的性格,卡文迪許長期深居獨處,整天埋頭在他科學研究的小于地。他把他家的部分房子進行了改造。一所公館改為實驗室,一處住宅改為公用圖書館,把自家豐富的藏書供大家使用,1733年他父親死後,他又將他的實驗基地搬到鄉下的別墅。將別墅富麗堂煌的裝飾全部拆去,大客廳變成實驗室,樓上臥室變成觀象台。甚至在宅前的草地上豎起一個架子,以便攀上大樹去觀測星象。至于踐踏了那些名貴的花草,他毫不在乎。這些都表明,對于科學研究池簡直象著了魔一樣。

在社交生活中,他沉默寡言,顯得很孤僻,然而在科學研究中,他思路開闊,興趣廣泛,顯得異常活躍。上至天文氣象,下至地質採礦,抽象的數學,具體的冶金工藝,他都進行過探討。特別在化學和物理學的研究中,他有極高的造詣,取得許多重要的成果。

1766年,卡文迪許發表了他的第一篇論文"論人工空氣的實驗"。這篇論文主要介紹了他對固定空氣(即二氧化碳,在化學命名法提出之前,人們是這樣稱呼二氧化碳的)、易燃空氣(即氫氣)的實驗研究。

早在1754年英國化學家布萊克就發現了固定空氣,但是當時隻知道加熱石灰石可以獲得它,人呼出的空氣中含有它,木炭燃燒也產生它。至于怎樣收集它,它的物理化學性質如何都不了解。在這些方面卡文迪許做了建設性的工作。 卡文迪許考察了收集反應氣體的排水集氣法,他發現固定空氣能溶解于水,室溫下的水可吸收固定空氣的體積比水本身的體積還要大一點,水冷時可以吸收得更多。若將水煮沸,溶解于水中的固定空氣則會逸出。酒精吸收固定空氣的本領更大,約是其本身體積的2.25倍。某些鹼溶液也能溶解固定空氣,因此收集固定空氣不能採用排水集氣法,而應在不吸收固定空氣的水銀面上進行。他的這一介紹對于當時科學家研究氣體是很有啓發的。

卡文迪許側得國定空氣比普通空氣重1.57倍,測出了酸從石灰石、大理石、珍珠灰等物質中排出固定空氣的重量,計算出這些物質中固定空氣的含量。他還發現在普通空氣中,若固定空氣的含量佔到整體積的1/9,燃燒的蠟燭在其中就會媳滅。這些實驗研究使人們對二氧化碳的性質有了更多的了解。

在卡文迪許之前,許多人曾製取過氫氣,但是並沒有認真研究它。卡文迪許用稀硫酸或稀鹽酸與金屬鋅或鐵作用獲得氫氣,發現它點火即燃,不溶于水和鹼,比普通空氣輕11倍,與已知的其它氣體都不一樣,從而斷定它是一種新的氣體。他還發現,一定量的金屬與稀酸作用所放出的氫氣的多少,與酸的種類、濃度無關,而隨金屬不同而相異。

卡文迪許當時信奉燃素說,曾認為氫氣就是燃素。恰好,當時的許多燃素說信徒都猜測燃素具有負重量。充滿氫氣的氣球徐徐升空,曾使燃素論信徒受到鼓舞,他們的猜測似乎有了證明。然而細心的卡文迪許在弄清了空氣的浮力原理後,以精確的實驗測出氫氣確有重量,從而否定了燃素具有負重量的觀點。盡管他是信奉燃素說的,但是他更尊重科學實驗的事實。

從1771年起,卡文迪許全神貫註在電學的實驗研究上,這是他的一個系統、持久的研究課題。直到1781年普利斯特列在一項卡文迪許曾探索過的研究題目上有了新的發現,才把卡文迪許重 新技回到氣體的研究中。

1781年,普利斯特列宣稱他做了一個"毫無頭緒"的實驗:他將卡文迪許發現的氫氣和自己發現的脫燃素空氣(即氧氣)混和在一閉口瓶中,然後用電火花燃爆,發現瓶中有露珠生成。他懷疑自己的實驗結果,也無法解釋自己的實驗。當普利斯特列將這一情況告訴卡文迪許後,引起了後者的興趣。在征得普利斯特列的許可後,卡文迪許繼續這一實驗。由于他設計的實驗較精確,很快得到結論。在他1784年發表的論文"關于空氣的實驗,中指出:氫氣和普通空氣混和進行燃爆,幾乎全部氫氣和1/5的普通空氣凝給成露珠,這露珠就是水。他又採用氧氣代替普通空氣進行多次實驗,同樣獲得了水。他還證明氫氣和氧氣相互化合的體積此為2.02:1。由此他確認了水是由氫氣和氧氣化合而成的。

在上述實驗中,卡文迪許遇到兩個意外的問題。他發現燃爆氫氣與氧氣的混和氣體時,有時所產生的水有點酸味,用鹼中和,再將水蒸發能得到少量的硝石。若氧氣愈多,生成的酸也就多些;若氫氣過量,則沒有酸生成。這是為什麽?為此他繼續作了一系列實驗,終于解決了疑難。

在1785年發表的論文中,他指出水的酸味是因為水中含有硝酸或亞硝酸,它們的生成則由于氧氣中混有氮氣,在電火花燃爆的高溫中,氧氣和氮氣會化合。而氫氣與普通空氣混和燃爆時,由于大量氮氣的存在,反應溫度不夠高,從而無法生成硝酸。這一精細的實驗為人們提供了一種由空氣製取硝酸的方法。

卡文迪許還發現,燃爆反應後的硝酸或亞硝酸用鉀鹼溶液中和,過量的氧氣用硫化押溶液吸收掉後,試管裏仍剩下一個很小的氣泡,這氣泡的體積約是氮氣整體積的1/120。這部分氣體的性質與氮氣不一樣。根本不參加化學反應。它究竟是什麽呢?卡文迪許沒法講清。但是他為後人提出了一個研究課題,直到100年以後,英國化學家瑞利和拉姆塞才證實,這部分氣體是惰性氣體。

卡文迪許1767年發表的論文也引人矚目。這篇文章介紹了他、關于水和固定空氣的實驗。將一個深水井的井水進行煮沸,發現有固定空氣逸出,同時產生白色沉淀。他認為白色沉淀和固定空氣原先都是溶于水的,它們可能是溶于水中的石灰質土。為了證明這一看法,他在清澈的石灰水中通入圃定空氣,開始時產生乳白色沉淀,繼續通入固定空氣後,沉淀復又溶解,溶液再次澄清透亮。這時他將這溶液煮沸,立刻就象井水那樣釋放出固定空氣並產生白色沉淀。

卡文迪許的這一實驗和他的解釋使人們認清了一個常見的自然現象。在石灰岩遍布的地區,含有二氧化碳的雨水或泉水流經石灰岩地層、慢慢地溶解部分石灰石形成重碳酸鹽溶液。這些溶液在石岩中緩慢下滴時,可能因溫度變化或水汽蒸發,二氧化碳乘機逸去,碳酸鈣結晶析出,日積月累,逐漸形成了石鍾、石乳、右筍等奇特的景象。喀斯特地形構造有了科學的解釋。

卡文迪許自1766年發表第一篇論文,開始引起社會的重視,以後他又陸續發表了一些關于化學、物理學的富有成果的報告,逐漸引起英國乃至歐洲科學界的震驚,當時有人表示懷疑,為此英國皇家學會曾組織了一個委員會,重復卡文迪許的實驗,結果完全證實了卡文迪許的卓越實驗技巧和他對科學的誠實態度。卡文迪許是個了不起的科學家,贏得了科學界的尊敬。

卡文迪許對牛頓是非常敬仰的,他從牛頓身上不僅吸取了獻身科學的力量,還接下了牛頓的許多研究項目。他根據萬有引力定律,研究過動力學;依據牛頓提出的熱是微粒振動的觀點,做了有關熱的許多實驗、發現了比熱的測定法。他還運用萬有引力定律,通過實驗測定出地球的密度為水的密度的5.5倍,由此可以計算地球的相對重量。這些著名的實驗不僅驗證了萬有引力定律的科學性,同時也表明卡文迪許具有扎實的數理基礎和高超的實驗技巧。

總結

卡文迪許從事科研不圖名、不圖利。當許多人推崇他發現氫氣時,他謙遜他說:"這事早有別人註意到了。"他的許多論文和實驗報告,沒有急于發表,特別是關于自然哲學的許多論述基本上沒有公開發表。也許由于他慎重,也許由于他羞怯,他自認為沒有足夠實驗依據的手稿大部沒有發表。所以在他將近50年的科研生涯中,他沒有寫一本書,這對于促進科學研究的發展是很可惜的。

卡文迪許雖然一生獨居,但是科學研究所開闢的新天地給他的生活提供了特別的斤趣。雖然他自小身體虛弱,但是他的生活一直很有規律,所以很少生病,直到1810年3月10日,才以79歲的高齡與世永別。

德文郡伯爵

威廉·卡文迪許,第一代德文郡伯爵(1552年-1626年)

威廉·卡文迪許,第二代德文郡伯爵(1591年-1628年)

威廉·卡文迪許,第三代德文郡伯爵(1617年-1684年)

威廉·卡文迪許,第四代德文郡伯爵(1640年-1707年,1694年成為第一代德文郡公爵)

德文郡公爵

這個頭銜來自德文郡的薩克森伯國(Saxon Earldom of Devonshire)。

威廉·卡文迪許,第一代德文郡公爵(1640年-1707年)

威廉·卡文迪許,第二代德文郡公爵(1673年-1729年)

威廉·卡文迪許,第三代德文郡公爵(1698年-1755年)

威廉·卡文迪許,第四代德文郡公爵(1720年-1764年,1756-1757曾任英國首相)

威廉·卡文迪許,第五代德文郡公爵(1748年-1811年)

威廉·喬治·斯賓塞·卡文迪許,第六代德文郡公爵(1790年-1858年)

威廉·卡文迪許,第七代德文郡公爵(1808年-1891年)

斯賓塞·康普頓·卡文迪許,第八代德文郡公爵(1833年-1908年)

維克托·克裏斯蒂安·威廉·卡文迪許,第九代德文郡公爵(1868年-1938年,1916-1921曾任加拿大總督)

愛德華·威廉·斯潘塞·卡文迪許,第十代德文郡公爵(1895年-1950年)

安德魯·羅伯特·布克斯頓·卡文迪許,第十一代德文郡公爵(1920年-2004年)

佩雷格林·安德魯·莫尼·卡文迪許,第十二代德文郡公爵(1944年-)

下一代繼承人是威廉·卡文迪許,伯靈頓伯爵,1969年出生,現為攝影師。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