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意志帝國 -德國國號

德意志帝國

德國國號
更多義項 ▼ 收起更多 ▲

德意志帝國(德文:Deutsches Kaiserreich)亦被稱為德意志第二帝國第一帝國神聖羅馬帝國),是指從1871年1月18日德意志統一(普魯士王國統一除奧地利帝國以外的日耳曼地區)到1918年11月霍亨索倫王朝末任皇帝威廉二世退位為止的德國。其正式國號“德意志國”(Deutsches Reich),也是後來魏瑪共和國納粹德國的正式國號。

該國是當時世界列強之一,由27個領地構成,其中普魯士王國佔帝國大部分地區並擁有最多人口。帝國成立後,普魯士國王和首相兼任德國皇帝和首相,實行君主立憲製,設立上議院和下議院。德國共經歷了三個皇帝,分別為威廉一世腓特烈三世和威廉二世。威廉一世在任期間十分信任俾斯麥,幾乎所有政務都由首相俾斯麥處理,因此又稱為“俾斯麥時代”。俾斯麥時代在位期間,最大的目的是防止法國一報普法戰爭之仇,他建立了同盟體系,與俄奧兩國結盟,孤立法國。他的對外政策十分成功,避免與列國發生沖突,但內政卻一敗塗地,文化鬥爭與反社會主義未能達到預其目的。威廉一世逝世後,由腓特烈三世繼任,但他僅在任99天,因此又稱為“百日皇朝”。威廉二世在任期間,一手摧毀了俾斯麥體系,積極向外拓展殖民地,大幅修建海軍船艦,並帶領德國參與第一次世界大戰。大戰期間德國腹背受敵,加上齊默曼電報事件導致美國參戰,最終導致帝國覆亡。戰敗後的德國建立了共和政體,稱為魏瑪共和國

  • 中文名稱
    德意志帝國
  • 貨    幣
    馬克
  • 人口數量
    64.925.993(1910年)
  • 國家領袖
    威廉一世  腓特烈三世 威廉二世 
  • 國土面積
    540,857.54 平方公裏(1910年)
  • 英文名稱
    Deutsches Reich(德語);German Empire(英語)
  • 首    相
    俾斯麥、卡普裏微
  • 主要宗教
  • 立法機構
  • 非官方語言
  • 國慶日
    1871年1月18日
  • 人口密度
    120 每平方公裏(310.9 /sq mi)
  • 主要民族
  • 首    都
    柏林
  • 主要城市
    漢堡,慕尼黑,杜阿拉
  • 別    稱
    德意志第二帝國
  • 所屬洲
    歐洲
  • 國    歌
  • 政治體製
    君主立憲政體
  • 格    言
    Gott mit Uns(神與我們同在)
  • 官方語言
  • 簡    稱
    德國
  • 前    身
    普魯士王國
  • 時    區
    東一區

歷史

形成背景

帝國統一三功臣:俾斯麥、羅恩、毛奇帝國統一三功臣:俾斯麥、羅恩、毛奇

19世紀以前德意志地區是一個民族分合無定的國家。神聖羅馬帝國是一個徒具虛名的松散諸侯聯盟,最多時全國竟分有上千個邦國;經過幾百年的苦苦奮鬥,德意志終于在1871年由普魯士王國實現了首次民族大統一,然而卻又因兩次大戰的失敗,國家再度分裂,直至1990才重新實現統一。可以說,一部德國史就是一部民族分裂,統一,再分裂,再統一的歷史。從這個意義上說,民族問題(或曰謀求國家統一)就成為了貫穿整個德意志近現代史的一條主線。為什麽普魯士王國的興起具有歷史進步意義,就因為德國的統一大業最終是由普魯士完成的。那麽,身處在一個列強環伺的歐洲和一個諸侯林立的德意志中間,人口和領土原本都不算多的普魯士,又究竟是憑借何種“神奇的力量”逐漸由弱變強,一步步壯大發展起來的呢?從1618-1648年,歐洲大陸的封建君主們在德意志的土地上進行了一場曠日持久的“三十年戰爭”。這場戰爭使英國資產階級逃脫了歐洲封建君主們的幹預而獲得了勝利,卻使德意志徹底衰落。作為這場殘酷戰爭的主戰場,德意志六分之五的鄉村被毀滅,人口減少了三分之一以上。農民變得一無所有,在飢餓和死亡線上掙扎。戰爭結束後,德意志仍然隻是一個四分五裂、殘破不堪、諸侯林立的名義上的“國家”。根據威斯特伐裏亞和約,三十年戰爭的勝利者法國和瑞典有權保證德意志各邦內政和外交上的獨立,各邦有充分權利同歐洲任何國家簽定條約。這樣,德意志的分裂局面就被最後確定下來。三十年戰爭後的德意志究竟分裂到了何種程度,有這樣一組資料很能夠說明問題:當時在德意志境內,共有360個獨立的邦國和1500個半獨立的領地。絕大部分的邦國版圖都很小,比如在威斯特法裏亞地區,每個邦國平均隻有20多平方英裏。但是所有這些邦國的君主卻都很自負,無論其邦土大小都一樣建立起自己整套的專製製度,國家機構健全,也擁有軍隊。一支軍隊有時隻有12個士兵組成。

在這種空前的民族分裂局面下,一個社會有秩序、中央有權威、政府有效率、軍隊有戰力的普魯士顯得十分與眾不同。須知近代歐洲,任何國家的崛起都不是溫情脈脈、和風細雨的曼妙之旅,在那個弱肉強食血雨腥風的動蕩年代,普魯士從一開始就註定要用火與劍來鋪就它的王者之路。

帝國成立

進入19世紀後,德意志各地的資本主義逐步發展。1815年起,德意志人民要求實現國家統一的鬥爭不斷高漲。1848年,德意志各地爆發三月革命,但遭到鎮壓。俾斯麥(Otto von Bismarck)出任普魯士宰相後,以統一為名限製自由,調和君權與資產階級間的矛盾,利用普魯士的經濟優勢,于1864年擊敗丹麥,1866年擊敗奧地利(見普奧戰爭詞條),成立北德意志同盟。1870~1871年在普法戰爭中擊敗法國,兼並南德諸邦。1871年1月18日 ,普魯士國王威廉一世在法國的凡爾賽宮加冕為德意志帝國皇帝,俾斯麥任宰相,普魯士通過王朝戰爭最終實現德意志的統一。 德意志帝國是資產階級專政的國家。德意志的統一道路決定了國家的君主主義、容克主義和軍國主義的特征。1871年4月16日通過的帝國憲法,宣告德意志帝國是君主立憲製的聯邦國家。帝國中起決定作用的是皇帝和宰相,普魯士的貴族庄園主在各級政府和軍隊中享有特權。

共和國首任總統艾伯特共和國首任總統艾伯特

政治經濟

德意志帝國的成立,掃除了資本主義經濟發展的主要障礙。19世紀70年代,帝國頒布了一系列有利于資本主義經濟發展的法案,如銀行法、統一貨幣法、專利權法、統一關稅法、統一度量衡法等。通過普法戰爭,從法國掠得50億金法郎的戰爭賠款、阿爾薩斯-洛林的鐵礦和鉀礦,以及接受和套用其他國家的先進的科學技術和生產經驗,使帝國的經濟得到迅速發展。80年代初以及1890~1893年的經濟危機,加速了工業和銀行業的集中。

同盟關系

俾斯麥為了避免日後法蘭西共和國報復,利用列強間復雜的關系孤立法國。1873年與俄羅斯帝國、奧匈帝國締結三帝同盟。1879年與奧匈締結同盟。1882年與奧匈帝國義大利王國結成三國同盟。1887年與俄羅斯帝國簽訂巴爾幹半島保障條約。與當時的英國也沒有特別的對立。可以說俾斯麥孤立法國的外交政策相當成功。

一戰時期同盟國陣營四大君主一戰時期同盟國陣營四大君主

威廉二世在1888年即位後,與俾斯麥發生對立。1890年,俾斯麥被解除首相職務。威廉二世親政後開始積極實行帝國主義政策,開始與大不列顛及愛爾蘭聯合王國、俄羅斯帝國、日本帝國、美利堅合眾國產生沖突,歐洲開始形成兩大陣營對峙的情勢,局勢對德國開始轉為不利。最後,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

第一次世界大戰

第一次世界大戰1914年6月28日,奧匈帝國皇太子斐迪南大公薩拉熱窩被暗殺。列強間的利益沖突(德奧的同盟、英德和德法的對立、俄羅斯帝國對巴爾幹的政策等)使得德國卷入了戰爭。德意志帝國選擇站在奧匈帝國和奧斯曼帝國的一邊,與大不列顛及愛爾蘭聯合王國、法蘭西共和國、俄羅斯帝國、義大利王國(1915年參戰)對抗。戰爭蔓延到全歐洲,德意志帝國的海外殖民地也遭到波及。

保羅·馮·興登堡保羅·馮·興登堡

1914年西線德軍的攻勢在馬恩(巴黎北方)停滯,此後西線雙方形成塹壕戰,僵持狀態直到1918年春季。在東線,雖然佔領大片土地,但沒對俄軍取得決定性勝利。在北海大不列顛及愛爾蘭聯合王國的海軍封鎖使得德意志帝國開始發生原料和食物短缺。1917年,基于德意志帝國的無差別潛艇戰略,間接令美國參戰,使得戰爭情勢開始轉向。

1917年11月,俄國爆發十月革命。1918年3月3日,俄國與德意志帝國簽訂布列斯特和約,退出戰爭。芬蘭和烏克蘭取得獨立,德意志帝國得到大片土地。1918年春夏,德軍在西線發動了聲勢浩大的攻勢,巴黎再次危急。但德軍最後仍然無法取得勝利。1918年10月底11初,德意志帝國境內許多城市發生叛變(起義)。局勢急轉直下。在各方壓力之下,威廉二世被迫遜位流亡海外。帝製終結。11月9日,社會民主黨魁菲利普·夏德曼宣布成立共和國。11月11日,停戰和約簽訂,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

埃裏希·馮·魯登道夫埃裏希·馮·魯登道夫

雖然戰爭結束,但德國的革命並沒有停止。新成立的魏瑪共和國最後在1919年5月鎮壓了社會主義分子的起義。在1919年6月,凡爾賽條約終于結束了戰爭。簽訂和約的地方,正好是凡爾賽的鏡廳,也就是德意志帝國成立的地方。德國割讓土地給法國,比利時以及剛剛復國的波蘭等國。德國尚需賠款,並要為戰爭負上全責。因此,許多德國軍人認為他們被背叛,他們認為德國事實上根本不應該輸,這也是後來納粹德國成立的原因之一。

形成原因

農奴製強化了容克的政治統治地位

阿爾布雷希特·馮·羅恩阿爾布雷希特·馮·羅恩

從社會發展的角度來看,農奴製是一種野蠻的、落後的生產方式。農奴不僅無償的為地主服勞役,還要自備牲畜和農具,他們的財產任意被剝奪,完全沒有人身自由,被禁錮在地主的田庄裏不許遷徙。但是,如果我們將這一製度置于普魯士崛起的歷史大背景下來看的話,卻會發現一些不尋常的東西。今人可以批評腓特烈二世在普魯士“強化軍事容克地主的專製製度,以及向其臣民推行奴性教育”是歷史的倒退,但卻忽略了一個最基本的事實,即當時普魯士王國的柱石是貴族,而貴族的實力就在于佔有廣大的地產和對農奴的剝削。從這個角度講,沒有農奴製就沒有容克,而沒有容克的支持,強大的普魯士王權就隻能是一句空話。

推行重商主義,註重發展經濟

德意志向北出海的主要河流如萊茵河、威悉河、易北河、奧得河都流經勃蘭登堡的領地,這就使普魯士擁有了一個發展經濟的有利地理位置。而普魯士的歷代統治者也把工商業看成是一種重要財富,他們開鑿運河、修橋築路、統一幣製、實行保護關稅的措施來發展經濟。同時普魯士還註重開拓海外市場,在1788年它就已向英國出口了1萬1千多噸生鐵。到18世紀80年代,普魯士建立起三個貿易公司:地中海東部貿易公司、中國貿易公司和孟加拉貿易公司。

赫爾穆特·卡爾·貝恩哈特·馮·毛奇赫爾穆特·卡爾·貝恩哈特·馮·毛奇

鼓勵移民,收容新教徒

馬丁·路德的宗教改革,以及三十年戰爭中德意志新教聯盟的獲勝,使得普魯士成為當時歐洲躲避宗教迫害者的人間樂土。到1703年,大約有二萬名胡格諾教徒從法國遷到勃蘭登堡定居,佔當時這座城市居民的1/9。這些人都是熟練的手工業者或擁有一定資本的商人,結果法國工商業因此遭受嚴重損失,而普魯士卻得到了好處。除法國移民外,還有其他國家的移民也大量進入普國。據統計,到1740年普魯士有人口240萬,其中光外國移民就佔去1/4,多達60萬。勃蘭登堡是三十年戰爭的重災區,移民對它的復興註入了巨大的活力,使普魯士比德意志其他邦國更早的實現經濟復甦與高漲。

統治者憂患意識強,較少腐化墮落

與當時歐洲王室盛行的奢靡之風迥異,幾代普魯士統治者都近乎自虐的過著清教徒式的節儉生活,以便節省下寶貴的軍費與政府開支。比如弗裏德裏希二世的父親威廉一世(與後來同名的普皇是兩個人)在位時,普魯士的外交使臣以寒酸齷齪“馳名”歐洲。而顯赫的王室成員們,無論王子公主,亦或是王妃乃至國王本人,其飲食烹調拙劣,飯菜簡單菲薄,幾乎到了食不果腹的程度。由于節儉已到了慳吝的地步,以致人們在背後叫威廉一世為“乞丐國王”。

馬丁·路德馬丁·路德

統治階級順應潮流,及時推進各項改革

普魯士的統治階級,並非像其他歐洲國家的封建貴族那樣一味的因循守舊,頑固拒絕一切變革。他們善于審時度勢的自上而下推進改革(當然也迫于情勢),並牢牢的掌控著改革的領導地位,從而既順應了歷史潮流,又免于使自己大權旁落。與奧地利哈布斯堡王朝走過場的改革不同,普魯士歷代君王大多能夠把改革堅持下去,而不是將前人成果半途而廢,這樣就既保證了普魯士大政方針的連貫性,又使整個國家始終保持著向上的勢頭。

以普魯士的農奴製改革為例,拿破崙戰爭期間普魯士接連慘敗,幾近亡國。戰爭的慘敗和屈辱和約的簽訂,使普魯士人從封建的德意志與資本主義的法蘭西的較量中,愈來愈看清農奴製社會的衰敗。一批深受英法資產階級思想影響的有識之士大聲疾呼對舊有的封建秩序進行改革。在這種嚴峻的情況下,普魯士開始艱難的改革。1807年10月,主持國家事務的施泰因男爵頒布了解放農民的“十月敕令”,使得普魯士終于在從封建農奴製向資產階級社會轉變的道路上,邁出了重大的一步。

但第一輪改革並不徹底,這使得普魯士的資產階級自由派,對于容克繼續霸佔大量土地和人力十分不滿,于是他們在歐洲1848革命中曾一度倒向共和反對帝製。為了互相勾結,協調利益以便鞏固政權,容克地主階級政府于1850年3月頒布了《調整地主與農民關系法》,從而最終完成了始于1807年的農奴製改革。改革的結果,資本家得到了發展大工業所必需的廉價勞動力,資產階級對君主製感到滿意;通過收取農奴的高額贖金,大量被割讓的份地和財富迅速積聚到容克手中,地主階級也發了橫財;而隻有農民卻紛紛破產,喪失了土地和牲畜,大批的淪為半無產者,進而變成了資本家工廠和容克庄園中的僱傭工人。普魯士統治階級的這一“經驗”,為後來的1861年沙俄農奴製改革提供了絕佳的效仿“樣板”。

德意志民族意識的覺醒

普魯士的崛起,最重要的還是人的因素,德意志民族有一種復國興邦的強烈願望,這是幾百年來造成的。從16世紀以來,由于分裂,德意志民族在歐洲人眼裏不是一個政治實體,而且也被認為是一個沒有活力的民族。正是這種長期受屈辱、受輕視的狀況激發了德國人自強不息的進取精神,並使之內化為普魯士崛起的力量源泉。

也由于這種精神,促使他們向外國學習先進的事物,大力興辦教育。這方面普魯士王國的成就最被後人所稱道――為貫徹民族主義教育,從1717年普魯士就開始實施義務國民教育,是全世界第一個實施義務教育的國家。值得註意的是1763年弗裏德裏希二世頒布《學校法規》,強製5-14歲的兒童必須上學,並任命老兵為校長,對學生進行準軍事訓練。這一切都為日後普魯士組建紀律嚴明的高貭素軍隊奠定了扎實的基礎。1809年洪堡出任普魯士最高教育長官後所推行的教育製度改革,更成為德國後來二百年的科學、文化、基數發展的基石,而1810年成立的柏林大學(今洪堡大學),則作為世界上第一所新製大學,影響了整個十九世紀各國的高等教育發展。

德意志帝國

在普魯士,服兵役和受教育被視為公民的兩項基本義務。據統計,在十九世紀後半期的歐洲各主要國家中,德國的文盲率是最低的,德國人無論在讀、寫、計算能力上,還是科學理論的實際運用方面都要領先于歐洲各國。

善用外交手段,最大限度為本國謀利

奧托·馮·俾斯麥奧托·馮·俾斯麥

無論是早期的普王弗裏德裏希二世,還是後來的首相俾斯麥,他們都被公認為是當時最機敏的外交家之一。雖然為達到自己的目的,這些人可謂是“背信棄義、貪狠奸詐”,但不可否認,如果沒有他們高超的外交手腕,很難想象普魯士能在列強環伺的歐洲得以生存和壯大。

團結盟友,孤立對手,是普魯士最基本的外交策略。比如,1834年開始運行的關稅同盟是普魯士的一個巨大成就――不僅促進了經濟的發展,而且使整個德意志在政治上開始向它靠攏,既增強了普魯士領導德國統一的能力和決心,又逐漸從政治經濟上把奧地利排擠出德意志,可謂是一箭雙雕。關稅同盟有點類似于如今的歐盟,各(邦)國通過政治經濟的一體化,來最終向統一的國家共同體邁進。普魯士善于籠絡德意志各邦國,作為關稅同盟的成員,這些邦國從中得到物質上的好處,加上它們的發展程度都沒有達到哪怕是接近普魯士的水準,于是普魯士成了這些邦國資產階級向往的中心。這些資產者把普魯士看作是自己在經濟上的前衛和將來在政治上的靠山。這樣,普魯士就開始躍居德意志的領導地位。

法國大革命和拿破崙戰爭的外力推動

帝國第3任首相伯恩哈德·馮·比洛帝國第3任首相伯恩哈德·馮·比洛

1805-1807年的軍事勝利使拿破崙佔據和控製了德意志的大部分,普魯士王國充當了了法國反英反俄的附庸。為維護和實現法國大資產階級的利益,拿破崙在對普魯士實行軍事佔領,政治統治和外交操縱的同時,也按照法國資產階級大革命的模式,在當地強力推行了一系列改革。比如取消教會和貴族的特權;廢除農奴製,解除農民對地主的封建義務;革除古老的典章製度,取消行會法規等等。雖然由于戰爭的頻繁,以及反法勢力的極力阻撓,拿破崙在德意志的資產階級改革最終沒能堅持下去,但此舉已經對德意志未來的發展產生了深遠影響。正是由于拿破崙猛烈蕩滌著封建割據勢力,扶植正在生長中的資本主義關系,才使德意志擁有了真正意義上的近代工業,也使德意志民族資產階級得到了相當的發展。因此恩格斯曾說過:“德國資產階級的創造者是拿破崙……他在德國是革命的代表,是革命原理的傳播者,是舊的封建社會的掘墓人”。

綜上所述,正是經由這樣一條特殊的發展道路,普魯士才能在短短百年內迅速崛起並完成了近代德國的統一,所以普魯士有時就成為了德國人精神和文化的代名詞,而一部“普魯士道路”的演進史,也在某種意義上不斷給予著我們警示和啓迪。

國家製度

德意志帝國是容克-資產階級專政、帶有濃厚的封建主義、軍事官僚主義和資本主義色彩後起的國家。德意志帝國的統一道路決定了國家的君主主義、容克主義和軍國主義的特征。1871年4月16日通過的德意志帝國憲法,宣告德意志帝國是君主立憲製二元製)的聯邦製國家。帝國元首是皇帝,由普魯士國王擔任,有任命宰相和高級官吏、召集和解散議會、宣戰、媾和的權力,同時是軍隊的最高統帥。帝國宰相由普魯士首相擔任,隻對皇帝負責。立法權屬帝國國會和聯邦議會,後者由各邦政府任命的58名代表組成,普魯士在議會中佔有決定性,可以否決帝國國會通過的議案。帝國國會由普選產生,其預算權和立法權受聯邦議會製約。帝國中起決定作用的是皇帝和宰相,容克資產階級在各級政府和軍隊中享有特權。

威廉一世加冕(中間著白色軍服者為俾斯麥)威廉一世加冕(中間著白色軍服者為俾斯麥)

國家性質

普魯士(Preussen)王國為核心,通過三次王朝戰爭建立的二元製君主立憲製的德意志聯邦國家。

內外政策

德意志帝國前期,內外政策的實際製訂者是俾斯麥。其對內政策的出發點是維護普魯士和容克的特權,照顧大資產階級的利益。1872年開始反天主教會的文化鬥爭,1878年公布《社會黨人法》,1879年採取高額保護關稅政策。外交政策是以爭霸歐洲大陸為目標的大陸政策,為此1873年恢復德、俄、奧三皇同盟,1882年訂立德、奧、意三國同盟。1888年威廉一世去世,其子腓特烈三世僅在位99天即病逝,其孫威廉二世即位後于1890年將俾斯麥解職,以加強自己的決策權。90年代後期,資產階級同容克之間進一步融合,對外積極擴軍備戰,赤裸裸地宣揚侵略、擴張、強權和殖民主義,推行世界政策,要求重新瓜分世界。20世紀初,國內矛盾加劇,與英、俄、法等老牌帝國主義之間的矛盾也日趨激化,終于導致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 。德國在戰爭中失敗 ,1918年的德國十一月革命推翻霍亨索倫王朝的統治,德意志帝國終結。

德皇威廉一世德皇威廉一世

容克製度

德皇腓特烈三世德皇腓特烈三世

容克原指無騎士稱號的貴族子弟,後泛指普魯士貴族和大地主。起源于16世紀,第二次世界大戰後基本消亡。在德國文獻中容克被分為作戰容克、宮廷容克、議院容克和鄉村容克等不同類型。在德國歷史上真正起過較大作用的是鄉村容克。鄉村容克指普魯士的貴族庄園主,主要是征服易北河(Elbe)以東地區並在那裏進行殖民的德意志騎士領主的後裔。他們集領主權與鄉村政權于一身。16世紀,容克為了擴大谷物生產,大量強佔易北河以東農民的份地,以農奴的勞役經營商品生產性的大庄園經濟。鄉村容克具有粗獷、暴戾、眼光狹隘的特點。1653年,勃蘭登堡大選帝侯腓特列·威廉賜予容克以“完全支配”農民的權力,並給予免稅等大量經濟優惠。在1807年開始的施泰因和哈登堡改革中,容克受到重大打擊 。19世紀以來普魯士資本主義的迅速發展,全面瓦解了容克的經濟基礎——封建庄園。為此普魯士王朝把重要軍官職位和政府官位賜給容克作為補償。1848年德國革命後,容克的庄園經濟逐漸轉變為資本主義性質的農場,大部分容克開始資產階級化,但仍保留許多封建殘餘。在容克庄園中,僱農仍然處于半農奴的地位。這種在保留封建土地所有製的條件下,用資本主義剝削逐漸代替農奴製剝削的方式,被稱為普魯士道路

容克地主階級在政治方面屬于極端的保守主義,主張君主專製,崇尚武力,贊成對農業採取保護主義,其代表人物是俾斯麥。1871年普魯士“自上”統一德意志,標志容克資產階級統治的最後形式。帝國國會中的德意志保守黨和國會外的農民同盟均代表容克利益,軍隊中的軍官也多出身于容克,從而使整個德意志帝國打上容克的烙印魏瑪共和國時期,容克敵視共和政體,支持阿道夫.希特勒執政。

帝國政區

本土

德意志帝國版圖德意志帝國版圖

帝國本土在德國統一之前,德意志地區分成了39個獨立的邦國。這些邦國包括王國、大公國、公國、親王國、自由漢薩城市和帝國直轄領。普魯士是眾多構成帝國的邦國中面積最大的一個國家,領土佔整個帝國的六成。

這些邦國中的其中數個在神聖羅馬帝國崩潰之後得到了獨立主權。其餘的邦國都在1815年維也納會議之後得到獨立主權。這些邦國的領土可能並不是一塊連續的領土,可能會分成數個部分分布在德意志地區各地。這種現象是因為透過家族分支瓜分領地,或者是透過征購而獲得的。

帝國內的每個成員國都會派遣代表參加帝國聯邦會議和帝國議會帝國中心與每個成員國之間的關系都不是很固定,之間的關系仍然在基礎階段。德意志皇帝的權力範圍頗大,例如他能夠調停邦國之間的爭論,或者是解決邦國的繼承權問題。

1871年的德意志帝國行政區名:德意志帝國1871年(柏林)


  

王國

普魯士王國(柏林):勃蘭登堡、黑森省、漢諾威省、威廉港、霍亨索倫、勞恩堡公國(與普魯士組成個人聯盟直到1876年,然後並入石勒蘇益格-荷爾斯泰因)、拿騷東普魯士、波莫瑞、波茲南、萊茵省、薩克森省、西裏西亞、石勒蘇益格-荷爾斯泰因、威斯特法倫西普魯士

普魯士王國國旗普魯士王國國旗

巴伐利亞王國慕尼黑

薩克森王國德累斯頓

符騰堡王國斯圖加特

大公國

巴登大公國(卡爾斯魯厄

黑森大公國(達姆施塔特

梅克倫堡-什未林大公國什未林

梅克倫堡-施特雷利茨大公國新施特雷利茨

奧爾登堡大公國(奧爾登堡

薩克森-魏瑪-愛森納赫大公國(魏瑪

公國

安哈爾特公國(德紹

不倫瑞克公國(不倫瑞克

薩克森-阿爾滕堡公國(阿爾滕堡

德皇威廉二世德皇威廉二世

薩克森-科堡-哥達公國(科堡

薩克森-邁寧根公國(邁寧根

親王國

利珀親王國(代特莫爾德

羅伊斯-施萊茨-格拉親王國(格拉

羅伊斯-格瑞茨親王國(格瑞茨)

紹姆堡-利珀親王國(布卡堡)

施瓦茨堡-魯道爾施塔特親王國(魯道爾施塔特)

施瓦茨堡-桑德豪森親王國(松德斯豪森)

華迪克-皮亞蒙特親王國國(阿羅爾森)

帝國直轄領

阿爾薩斯-洛林(1873年)(斯特拉斯堡

漢薩自由市

不來梅自由市

漢堡自由市

呂貝克自由市

殖民地

德國正式擁有過主權的地方包括:太平洋薩摩亞:1899年-1914年

德屬新幾內亞,包括威廉皇帝領地和鄰近海島:1884-1914年;其政區還包括:索羅門群島加羅林群島:1889年-1914年

馬裏亞納群島:1889年-1914年

諾魯、馬紹爾群島

德屬東非: 後來的坦噶尼喀,今天屬于坦尚尼亞:1885年-1918年

德意志帝國及其海外殖民地德意志帝國及其海外殖民地

盧安達蒲隆地:1885年-1917年

維圖:1885年-1890年,在今肯亞

德屬西非包括: 喀麥隆:1884年-1914年

多哥:1884年-1914年

德屬西南非洲,今納米比亞:1883年-1915年

德國也在中國擁有土地利益:

膠州灣租借地,包括租借地青島:1897年-1914年(原本租借99年)

天津德租界

漢口德租界

山東勢力範圍

黃河流域勢力範圍

人口

187141.058.792
187542.727.360
188045.234.061
188546.855.704
189049.428.470
189552.279.901
190056.367.178
190560.641.489
191064.925.993
191959.189.678

影響

德意志帝國為日後的德國和歐洲產生極大的影響。在俾斯麥領導之下,這一個統一的德意志國家終于組成,但是卻由普魯士主導,並將同屬德意志的奧地利帝國排除在外。普魯士軍國主義的影響和帝國在其殖民地的管治對帝國造成了一個負面的形象,特別是德國在其殖民地所施行的滅絕令和引發第一次世界大戰。帝國亦頒布一連串革新的社會改革法案,例如保證新聞自由,建立社會福利系統等。但同時政府亦容許種族主義者對非德國人作出種族歧視,令一些學者將帝國稱為一個“種族隔離國家”。帝國的聯邦議會(Reichstag)亦有一個現代的選舉製度,每一位成年男性各投一票選出代表。這令帝國內被官方視為“帝國的敵人”的社會主義者和天主教政黨,在帝國政治上成為不可否視的角色。

在德意志帝國的時期,學院的研究和大學生活令藝術和文學發展變得興盛。1901年托馬斯·曼出版了他的小說《布登勃洛克家族》。特奧多爾·蒙森關于羅馬歷史的作品令他在1902年獲得諾貝爾文學獎。藍騎士派和橋派等畫家為現代藝術作出重要的貢獻。彼得·貝倫斯1909年設計的柏林AEG渦輪機建築被視為經典現代建築的一個裏程碑和功能主義建築的一個傑出例子。社會、經濟和科學的長足進步,令到威廉二世統治的這個時期被視為德意志帝國的一個黃金時期

在經濟領域,皇帝為德國成為世界上處于領導地位的經濟力量奠下了基礎。特別是魯爾地區、薩爾地區和上西裏西亞的鋼鐵和煤炭業更是經濟發展的重要動力。德意志帝國支持奧匈帝國對抗俄國,入侵塞爾維亞的行動,被後世眾多歷史學家認為是激發歐洲兩大軍事同盟沖突,引發第一次世界大戰的原因。

特奧多爾·蒙森特奧多爾·蒙森

一戰中德意志帝國的戰敗,和帝國瓦解後簽訂凡爾賽條約所造成的領土和經濟損失,令到新增立的魏瑪共和國分裂成多個派系,保守派、自由派、社會主義者、民族主義者、天主教和新教徒爭相發表意見,定義新政府的政治體製、政府運作的機製等,造成帝國瓦解後一個政治和社會激烈對立的高峰。

歷史學家多年來持續爭論是否德意志帝國時期的政治和社會因素令到後來納粹德國的建立變得不可避免。弗裏茨·菲舍爾、漢斯烏裏奇·威勒和沃爾夫岡·蒙森等的一些歷史學家,爭辯說在德意志帝國時期一些“前現代”的貴族精英已經被德國社會孤立,從而令魏瑪共和國在建立之前已經註定失敗。其它例如格哈德·裏特等的歷史學家,則認為隻是一戰及其帶來的影響導致納粹主義的興起。

皇帝年表

威廉一世(1871年-1888年);腓特烈三世(1888年);威廉二世(1888年-1918年)。

普魯士道路

奉行軍國主義,重視國防建設

新興的普魯士王國是個家底薄弱的小國,被列強戲稱為“鐵罐堆中的一隻陶罐”,隨時都面臨著國破家亡的危險。因此從 1701年普魯士王國建國伊始,歷代統治者就把強化軍隊作為自己生存發展的主要手段。普魯士的軍國主義非常突出,1740年腓特烈二世即位,在他20多年的鐵腕統治下,普軍人數由原先的7萬人激增至20萬,佔全國人口9.4%,軍費開支每年要花去政府全部預算的4/5。當時的普魯士面積在歐洲僅居第十位,人口居第十三位,但它的軍隊卻排到了全歐第四的位置。而且這一數位在腓特烈二世的後繼者威廉二世那裏又增加到了23.5萬人。曾有人這樣描述普魯士的軍國主義:“對其他國家來說,是國家擁有一個軍隊;對普魯士而言,則是軍隊擁有一個國家。”

興登堡和魯登道夫興登堡和魯登道夫

普魯士的軍國主義性質是如此的鮮明,它的好戰性直接促成了後來俾斯麥“鐵血政策”的出台,並進而成為了兩次世界大戰的原因。

容克長期把持國家政權,並成為惟一能夠擔負起領導民族統一大業的階級

普魯士是一個容克國家,市民階級在這裏的力量非常微弱。這一方面是由于戰爭的破壞使工場手工業發展緩慢,其在國家整個經濟總量中所佔比重還不到10%,而且它們的市場很大程度上依賴于封建王公貴族的生活消費和政府軍隊的開支;另一方面,當18世紀末英法早已克服行會的傳統束縛時,德意志的手工業卻仍為行會所控製,古老的法規和條例還在嚴格的執行,一切能夠促進競爭和創新的路徑都被封建桎梏無情的堵塞。經濟上的這種依賴性以及自身實力的先天不足,造成了德意志資產者在政治上對封建權力的怯懦性和卑躬屈膝。

農民也無力反抗強大的封建專製王權。1625年德國曾爆發了偉大的農民戰爭,但最終被殘酷鎮壓下去,而三十年戰爭則徹底摧毀了農民階級最後的反抗力量,地主成為農村惟一的主人,強迫農民服勞役的農奴製度變成了德意志的普遍製度,而這種狀況在普魯士表現的尤為突出。

馬克思、恩格斯曾打算把德意志各地分散的工人團體聯合成一個全國性的政治組織,以便推進革命。但經濟上落後、政治上分散的德意志不存在這種條件。當時德意志工人階級還很不成熟,他們中大部分人仍是手工業者,而且基本上是跟著資產階級走的。而且由于封建勢力的強大,以及資產階級自由派的背叛,1848年革命在整個德意志都被鎮壓下去,工人運動長期處于低潮。

既然資產階級和農民都無力完成德國的統一大業,而力量尚十分弱小的無產階級又在政治上遠沒有成熟,那麽這一任務便歷史的落在了普魯士貴族地主階級(容克)的身上。

王權強大,同時在保留容克封建特權的前提下發展資本主義

普魯士國王腓特烈二世普魯士國王腓特烈二世

容克經濟掌握著國家經濟命脈,容克地主壟斷了糧食出口,同時還免付出口關稅。在普魯士軍隊中,容克則佔據了所有的軍官職位。普魯士的農奴製與早期農奴製不同,它是商品生產發展的結果。隨著糧食和各種農產品日益成為重要的商品以及價格上揚,農業生產變得有利可圖。于是容克地主便開始搶佔農民土地,合並成大田庄,面向市場發展資本主義性質的商品生產。

農奴製體現的隻是普魯士國家製度的一個方面,其更深層次的意義,則在于凸顯了普魯士高度中央集權的君主專製特色。而這一政治體製保證,對于任何一個近代歐洲強國的崛起都是必不可少的。彼得一世治下的俄國如此,路易十四統轄的法國亦然,普魯士也不例外。

1848年革命失敗後,盡管普魯士沒有像奧地利那樣恢復純粹的君主製,而是維持了地主階級與大資產階級的聯盟,但貴族仍在這個聯盟中保持了領導地位,國王則依舊擁有無上的權威。雖然存在議會,但上院(貴族院)是由國王指定的顯貴組成,而下院(眾議院)又借助不平等的三級選舉製保證了貴族和大資產階級的多數地位,因此,普魯士的君主專製就打著民主的幌子得以延續,甚至還有所鞏固。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