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古拉伯爵 -吸血鬼形象

德古拉伯爵

德古拉伯爵(Dracula,或譯為卓庫勒),原型來自中世紀時外號為採佩什(Ţepeş,意為刺棒)的瓦拉幾亞大公弗拉德三世,弗拉德三世在1456年至1462年間統治現在的羅馬尼亞地區。當時的敵軍奧斯曼土耳其人曾在德拉庫拉城堡前看見兩萬人被插在長矛上任由其腐爛,盡管多數人將德拉庫拉視為虛構的嗜血怪物,但羅馬尼亞人視他為民族英雄。

Dracula,這名字最初出現在1897年布萊姆·斯托克的小說《德拉庫拉》(Dracula)。在遊戲中早期譯為德拉克拉、德拉庫拉、德拉古拉、德克拉等,後受國內相關譯製電影和文學的影響,又譯作德古拉、德庫拉。德古拉一生驍勇善戰,在位期間一直與入侵的奧斯曼帝國土耳其軍隊英勇作戰。他曾兩次大敗敵軍,最後戰死疆場。德古拉戰功卓著,在羅馬尼亞人眼中他是一位為抵御外敵的民族英雄。

但德古拉性格異常殘暴,每每抓獲俘虜,都要施以刺刑,因此得到了"穿刺王弗拉德"(Vlad the Impaler)的惡名。或許正因為德庫拉的殘暴,他最終和傳說中的吸血鬼融為一體。具有反諷意味的是,德庫拉最擅用的刺刑,在斯托克的小說中成了他的致命傷。

德庫拉伯爵這個名字最初出現是在布萊姆·斯托克于1897年所寫的小說《德拉庫拉》裏。不過這個人物倒不是憑空想象出來的。

  • 中文名稱
    德古拉伯爵
  • 外文名稱
    Dracula
  • 別稱
    卓九勒
  • 成分
    虛構
  • 種類
    吸血鬼
  • 起源
    西方

形象

德古拉伯爵決不同于一般的吸血鬼,他晝伏夜出,長生不老,他衣著考究,彬彬有禮,永遠微笑著的的嘴角藏著獠牙和犧牲者的鮮血,散發出女人無法抗拒的魅力。

考證

按照西方傳說,吸血鬼是個背離上帝的特殊種族。有人甚至考證出德古拉伯爵確有其人。據記載,他的原型是瓦拉幾亞公爵:"穿刺者""龍之子"弗拉德(生于1422年,死于1462年),在他生活在公元15世紀的中歐羅馬尼亞,是位驍勇的戰士,但脾氣暴戾,其領地上的百姓不堪其苦。

德古拉伯爵的城堡德古拉伯爵的城堡

此人死後留下很多傳說,而19世紀愛爾蘭作家布拉姆·斯托克以此為題材,在整理大量故事的基礎上,終于創造出德古拉伯爵這一經典形象。

穿刺者:在歐洲歷史上,他以殘忍而出名。每每抓獲俘虜,都要施以刺刑,將戰俘從臀部插入一根長長的木棍然後一直穿過整個身體從嘴巴出來,再將木棍高高樹立而起,讓戰俘折磨而死因此得到了穿刺者(Tepes)的惡名。

龍之子:全名(依羅馬尼亞語發音)是弗拉德‧採佩什‧德庫拉(Vlad Tepes Dracula)。其父弗拉德‧塔古勒(Vlad Dracul)當時被納為"龍騎士"組織的成員,當時羅馬尼亞基督教歐洲和伊斯蘭教奧斯曼帝國對抗的前沿陣線。父親之名意思是"龍",而弗拉德則是龍之子(Dracula)。

電影

早在電影剛剛誕生的年月裏,就已經有人把德古拉伯爵搬上銀幕,其中最著名的要屬德國表現主義大師F·W·茂瑙拍攝于1922年的《諾斯費拉圖》。

電影裏的德古拉伯爵電影裏的德古拉伯爵

影片特殊的攝影風格與主演的k的傳神表演使它毫無疑問地成為歷史上最具開創性的電影之一,飾演吸血鬼的MaxSchrec平時生活中也模仿吸血鬼,甚至在棺材中接受記者採訪,一度有人懷疑他本人就是一隻吸血鬼。9年後陶德·布朗寧以《諾斯費拉圖》的原作斯托克的小說改編成《吸血鬼》,主角Bela Lugosi所營造的惡魔氣氛給人留下深刻印象,同時也使他成為歷史上最著名的吸血鬼。

德國著名導演赫爾措格于1979年拍攝了《諾斯費拉圖--夜晚的幽靈》,為茂瑙的原作賦予了新的內涵,而伊列斯.梅裏格(Elias Merhige)也于2000年以茂瑙拍攝此片的過程為基礎拍攝了《吸血驚情》。此外深入人心的便是1992年科波拉拍攝的《吸血僵屍驚情四百年》,與F·W·茂瑙的不同在于,F·W·茂瑙對于德古拉伯爵的形象是顛覆性的,形象陰森且猥瑣,形容枯槁猙獰,眼神邪惡狠毒,身體傴僂卻帶有侵犯性,科波拉的主旨卻在于還原小說原作中的德古拉伯爵的形象。

弱點

光:他怕光,這似乎已經不是秘密了

銀製器物:在歐洲傳說中被認為是狼人的剋星

聖水:被牧師或主教祝聖過的水

大蒜:吸血鬼一般會化為蝙蝠,所以他們也怕蒜。

狼人:狼人和吸血鬼是世代的仇人,如果狼人聽你的,那就派他去對抗吸血鬼吧

恐怖指數

恐怖指數:8

千萬別在他面前流血,哪怕隻是一個小傷口。你會把他的小宇宙點燃的,其實,在搞清楚他是否已經用過餐以前,你最好不要出現在他的面前。他家裏的那張大床你千萬別睡,盡管裏面躺著若幹莫妮卡.貝魯奇般的女子。

電影集

《諾斯費拉圖》(德國,1922年)

《吸血鬼》(美國,1931年)

《諾斯費拉圖--夜晚的幽靈》(德國,1979年)

《吸血僵屍驚情四百年》(美國,1992年)

《吸血驚情》(美國,2000)

《範海辛》(美國,2004年)

德古拉元年》(美國,2014年)

故事

傳說中,德古拉伯爵是實力第一的騎士,與聖彼得教宗帶領著主的信仰者,擊敗了異教徒,他的威名使得他的敵人聞風喪膽,也使得他的妻子被敵人使詭計害死,因而墜入地獄。他一生侍奉主,但他的妻子卻被打入地獄,因此他魔化為吸血鬼,並成為吸血鬼親王,帶領著吸血鬼與主對抗。

為了他的愛人,他甘願墮落,化為黑暗之子,隻為了守候他的愛情

另一個故事

公元1462年,著名的佛拉德三世,即羅馬尼亞公國特蘭斯瓦尼亞伯爵德古拉王子,因愛人伊麗莎白公主的自盡,而背棄上帝的信仰,誓與光明決絕,向魔鬼稱臣,因而獲得了無限的力量、無邊的法力,但也因此受到惡魔詛咒,成為不死之身,終日與黑暗、鮮血為伴,獲號嗜血之王德古拉伯爵,從此,掀起了一場曠世400年的嗜血傳說。而一切隻因德古拉伯爵對愛人伊麗莎白公主無限的愛。

起因

1462年,一個明媚的清晨,一切是那麽的生機勃勃,但是一場曠世大戰卻要拉開序幕了。

羅馬尼亞公國督軍特蘭斯瓦尼亞伯爵--德古拉王子即位為佛拉德公爵三世,歷經10年的鐵血統治,使國家走上了強國之路。對外加緊擴張與修繕外交,對內則鼓勵農貿、工商的發展,大力鏟除異己而成為羅馬尼亞公國歷史上最賢明的君主,但因其手段毒辣、嗜血好殺,漸漸引起教會的不滿。

而在羅馬尼亞的風光背後,卻又隱隱出現不穩定的動蕩---強大的奧斯曼土耳其帝國。而後兩國在各自利益上的摩擦終于為羅馬尼亞帶來了災禍。1462年,奧斯曼土耳其帝國的蘇丹御駕親征羅馬尼亞公國。為了使國家得以儲存,在教會的為主聖戰的慫恿下,德古拉王子親率大軍掩護老幼國民幾十萬人撤退,而在特蘭斯瓦尼亞郊外與奧斯曼帝國的大軍交戰。

戰況捷報連連,使羅馬尼亞人民對君主德古拉充滿信心。而奧斯曼的蘇丹也因此蒙羞,與其勢不兩立。因為戰況的緣故,奧斯曼朝野震驚,發現正常的交戰是行不通的,因而要實施妙計以求勝出。

在兩軍最後一次會戰前,德古拉王子向自己親愛的未婚妻伊麗莎白公主告別,而公主發誓如果德古拉回不來,她也不會獨活,悲劇由此上演。

當兩軍交戰之時,奧斯曼的奸細潛入特蘭斯瓦尼亞散布德古拉戰死的訊息,企圖迷惑對手。而伊麗莎白公主信以為真,傷心欲絕之時縱身從特蘭斯瓦尼亞城堡上跳入下面湍急的河水之中。

當德古拉大勝回到城堡後,見到的卻是公主的屍體時,他的世界塌陷了,他的生命也失去了另一半。對守護公主的教會,德古拉殺的一個不留,而對于自己信仰的上帝,自己為了他聖戰,他卻沒能保住自己的愛人,德古拉憤怒了,他詛咒上帝,詛咒一切,他與魔鬼簽訂契約,獲得的是不死之身,卻隻能在黑暗中與鮮血為伴,孤獨的等候著自己的愛人重新回到他的身邊。

神傷

四百年的遊移,因為我不再需要靈魂,我隻與風雨雷電共生。上帝的信仰是他給人的迷眼,我,隻是強大而永生的吸血鬼--德古拉伯爵。

世上總有些東西,是忘不了的。無論你是人還是魔鬼,無論是否經過了四百年。

閉上眼睛,我輕輕漂蕩著,享受著沁人的花香,呤聽你動人的笑聲。耳邊輕輕吹過的微風會把你的羅裙微微帶起,我不懷好意的笑著向你看去,你會紅著臉撅著小嘴過來輕輕捶打我。那是四百年前了,那時的我應該還是會笑的,是用心在笑,因為那時我總能聽的到她的笑聲,因為那時她總在我懷裏,因為那時我總能感受到她的溫暖,因為那時我總能含住她舌尖的跳動。那時,我是德古拉王子,我,就是跳動的陽光,血液在我身體裏溫暖而又安靜的流動,我想我會就這樣看著她,安靜而幸福的死去。

但上帝給我開了個大玩笑,她以為我已經為了聖戰而死亡,自殺了。我為主而戰卻被主欺騙,我的愛人隻能冰冷的躺在我懷裏,任我呼號。我隻能選擇背叛,我不再屬于世俗的輪回。我將屬于魔鬼,我將成為冰冷的吸血鬼--德古拉伯爵。

你看,我可以把影子留在原地,而肉身騰挪;你看,我可以呼風喚雨;你看,我有無窮的力量,可以把人碎屍萬段。最重要的是我變的嗜血,讓人也成為吸血鬼,跟隨我走向地獄,向魔鬼奉獻靈魂而獲得永生。我已經獲得永生的力量,我也可以讓人獲得永生!400年了,整整4個世紀啊,我活在孤獨中,我活著思念中,我想到了死亡,我想到了十字架,銀劍等等能結束我生活的一切辦法,可我又是那麽的軟弱,我怕,我怕再也見不到你了,我怕我的思念會像海水一樣淹沒整個空間。

倫敦,我們終于相遇了。

我仍然要化身為王子,以使你看不到我的冰冷與邪惡。雖然你可能並不知道四百年前你的故事,但我知道你的確感受到了我的存在,似夢非夢,似曾相識。我的愛人,四百年了,我終于又一次感覺到了你的溫暖你的心跳。給我吧,我將把你帶向永生...你的淚居然變成了鑽石,那些石頭在魔鬼的世界裏是毫無意義的,但在人世那是純潔和高貴。我知道了,我將無法實踐四百年前的諾言,四百年裏我是邪惡的魔鬼,但我總能感覺到你的存在,你在我心裏總會激起絲絲的溫暖,絲絲的安詳。因此,做為魔鬼的遊移,我隱隱感到了一絲倦意,面對鏡子我雖然看不到自己的影子,但我卻可以感到邪惡和恐懼。你是那麽美好,無法想象可以與鏡中的魔鬼共生。愛人啊,我雖可以讓你永生,但我怎麽忍心把你引向那萬劫不復的地獄。

我失敗了,作為魔鬼的復仇我失敗了。躺在古堡裏,我奄奄一息,但你在我身邊,你已經接受你的心的指引,你已經知道眼前的吸血鬼就是你四百年前的王子。我是多麽幸福啊,我再次感受到了久違的溫暖,我看到了我真正的宿命。

我的公主,我真的是那麽不舍得離你而去,你那溫暖的眼淚我又感受到了,那麽的滾燙,我曾幻想把你帶入我的世界,讓你與我永生,可我的公主,如果那是愛的話,我一定是你最恨的人,那永生卻死不了的滋味,我懂,那是最痛苦的深淵,我怎麽舍得你與我一樣活在那無止盡的孤獨,無止盡的黑夜之中。

感謝你我的公主,我的生命在你的手中結束,那是多麽的美好,你看我又能從那刺入心髒的銀劍上看見自己的模樣了,我竟是那麽的醜陋,不要再哭泣了,我的公主,因為我曾經用全部的心去愛過一個人,因為註定生命中我會用我全部的心去愛一個人,而四百年後那個人重生為你。我很幸福,你知道嗎?你知道嗎?我多少次在夢裏看到你,抱著你,吻著你...輕輕的撫著你的臉,我真的又可以用心的笑了,雖然現.在我很疼,但我又找到了你又找到了自己。我要象貴族那樣死去,那樣我就可以重回上帝的懷抱,得到新生。我願意再用四百年,再和你相遇。那時我將不再可以永生,但我可以真實的感受到你的溫暖,就在我懷裏,抱著你,抱著你,微笑著看你,輕輕的吻你,就象四百年前。親愛的,你看到我在笑嗎?是用心在笑的,四百年裏快要忘卻的感覺,是多麽幸福啊,輕輕的撫摸我吧,我不再是冰冷的吸血鬼了,我用心溫暖了自己,看呀,天堂的光在我的頭頂,我就要走了,可以吻我嗎?你的唇印會印在我心裏,四百年不變,我會回來的。我還會找到你。

我依舊會像紳士般的來到你身旁,依舊會和你在古堡裏翩翩起舞。

尾聲

1862年2月,著名的羅馬尼亞遺跡特蘭斯瓦尼亞城堡中,當地的膽大的牧羊人們于幾月前潛入其中,在古堡頂端的塔樓裏發現了一具被銀劍刺穿心髒的無名男子的屍體。他為什麽會被銀劍刺穿心髒呢?為何這名男子的臉上會浮現那麽幸福安詳的笑容呢?這一切都無從得知了。當地政府為這名英俊的無名男子舉行了隆重的葬禮,為了什麽?隻有當你真正看到他的英俊、幸福、安詳時,沒有人會不同意讓這名男子安眠的。

4個世紀的等待,過著茹毛飲血的生活。告訴我陽光是什麽,你們見過的日出美嗎?

是的,我再也不曾見過日出,再也不曾感受到溫暖是何種滋味。

我背叛了自己的信仰,與魔鬼為伍,下地獄又何妨?

四百年的煉獄? 出賣了自己的靈魂,背叛了自己的信仰,隻是為了得到一些曾經期盼,卻永遠得不到的東西。人們隻是見到了我的強大,見到了我的嗜血成性,卻不知在那不死之身的背後,是一顆極為脆弱的心。

隻是,為了,單單是為了一種想要得到卻永遠得不到的東西在抗爭,在殺戮。

要求隻是那麽一點點。

隻是期待愛,和被愛。

上帝就是這樣。他不懂愛,他隻是按照他自己的意願去安排眾生。

于是,我結識了魔鬼。他給了我希望。我會效忠于他,為了他去殺戮,無休止的屠戮。信仰裏沒有了光明,沒有了自由。黑暗裏隻有血在流,隻有哀號與掙扎。

我不會在乎,也不懂憐憫...

因為我知道多一點死亡的血,距離我的愛就會近一些。

緊握住那一絲絲希望,拋卻可恥的懷念,讓美麗的血花綻放。

是的,上帝與魔鬼,我寧願相信了魔鬼給我的禮物,至少我400年後見到了她,我最摯愛的公主。。

我的伊麗莎白,感謝你,這400年的孤獨,這400年的思念,死亡竟是我最想要的快樂。

感謝你,我的公主,你的眼淚融進了我的心髒,上帝,原諒我的罪行,我願付出所有的一切,隻求給我一個世紀,與我的伊麗莎白白頭到老。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