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打拐

微博打拐

2011年春節期間,一起非常值得關註的公共事件,就是微博"打拐"。網友們零碎的、非專業的行動,與公安部門、媒體、人大代表及政協委員等社會力量結合在一起,迅速形成輿論焦點。或許,在微博傳播的歷史上,這是一起值得被銘記的事件。 事件起于中國社科院學者于建嶸教授所發的"隨手拍照解救乞討兒童"微博,該微博經熱心網友不斷轉發,形成強大的輿論傳播力量,並吸引了傳統媒體的跟進與關註。一時間,微博與"打拐"分別成為春節期間的重要關鍵字。這起高舉道德與法律旗幟的公共事件,為兔年春節塗抹了一層人文的亮色。

  • 中文名稱
    微博打拐
  • 外文名稱
    microblogs combat child-trafficking

活動簡介

一場由微博世界裏發起的打擊涉嫌拐賣兒童行為和解救乞討兒童的活動2011年春節前後在網上如火如荼地展開了。

微博打拐微博打拐

這場活動在2011年1月25日由中國社科院教授于建嶸發起,號召微博網友街頭隨拍乞討兒童並上載,督促警方採取行動,短短兩周以來,已經接到近千張網友上載的照片。公安部打拐辦主任陳士渠也在微博上予以支持,並聯系地方警方關註。部分全國政協委員也表示,準備在今年兩會上就此提案。壹基金秘書長表示不日將啓動對該行動的支持方案。

質疑的聲音也隨之而來,有些網友表示這樣的自發行動,缺少嚴謹的程式和專業人士,有可能帶來負面的效果。

打拐背景

公安部自2009年4月開始的全國“打拐”專項行動,是我國第五次打拐專項行動,也是力度最大的一次。為有效打擊拐賣兒童犯罪,該次專項行動延至2010年。截至2010年年底,全國共破獲拐賣婦女案件9165起、拐賣兒童案件5900起,解救被拐賣兒童9388人、婦女17746人;打掉犯罪團伙3573個,刑事拘留拐賣犯罪嫌疑人22511名。

為加大對婦女、兒童合法權益的司法保護,依法懲治拐賣婦女、兒童犯罪,2010年3月15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法務部聯合發布《關于依法懲治拐賣婦女兒童犯罪的意見》,全面加大對拐賣犯罪的打擊力度。

2010年年底,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法務部聯合頒布通告,限令實施或者參與拐賣婦女兒童、收買被拐賣的婦女兒童、聚眾阻礙解救被拐賣的婦女兒童的犯罪人員,自2011年1月1日通告發布之日起三個月之內到公安機關等有關部門投案自首。該通告規定,鼓勵廣大人民民眾積極舉報、控告拐賣婦女、兒童犯罪。司法機關對舉報人、控告人依法予以保護。對威脅、報復舉報人、控告人的,應當依法追究刑事責任。

活動由來

一封信引發的微博打拐活動

微博打拐:網友積極參與打拐 遇乞童直接報警微博打拐:網友積極參與打拐 遇乞童直接報警

2011年初,一名兒子被拐的母親給中國社科院教授于建嶸寄來一封求援信,于建嶸把這件事發在他的微博上,引起網友關註和公安部門重視。于建嶸想通過此方法解救更多被拐兒童,于是在1月25日,建立了“隨手拍照解救乞討兒童”的微博,向全國網友征集街頭乞兒照片。至2月7日為止,該微博征集的照片約1000張,已有冬粉7萬餘人,而且冬粉數量還在急劇成長。

2011年1月25日晚,于建嶸在微博上開通了“隨手拍照解救乞討兒童”官方賬號,表示“希望大家見到街頭乞討兒童就拍照或錄像”,並發布到微博上,希望借微博力量,尋找那些被拐賣乞討的兒童。截至發稿時止,“隨手拍照解救乞討兒童”已有冬粉7萬餘人,據統計,共有近千張網友街拍乞討兒童照片被發布在該微博上。

于建嶸表示,事情緣起于1月17日收到的信,該信是一名兒子被拐賣的家長發來的求援信。他于是把這件事發在他的微博上,迅速得到各方人士的關註。

于建嶸的微博開通不久就接到來自各方網友提供的大量圖片。該官方微博的維護者“色色猴”是一名網站的總監,他說,剛開始幾天隻有十幾條信息傳遞過來,在春節之後,每天都會收到上百張圖片。“我們幾個志願者在吃完一頓午飯回來之後,就接到回復、評論、建議和私信達幾百條。”

2月2日,天使投資人薛蠻子”在微博上發出一個倡議書,號召“用眼監督,用心關註,用媒體曝光,用微博揭露”,打擊拐賣乞討兒童的行為。

鳳凰周刊記者鄧飛也是參與打拐行動的發起人之一。鄧飛在接受本報記者採訪時說,“打拐是一項鏈條繁瑣、工作繁重、成本巨大的社會系統工作。我們應貢獻、整合和集中我們自己的資源和力量,支持和協助我國公安系統的打拐行動”。

打拐經過

一條去年2010年9月27日發出的微博,至2011年春節已被轉發了6000多次。開頭的第一句話是:“網際網路能再創奇跡嗎?”2008年,一男子在深圳抱走了湖北人彭高峰3歲半的兒子彭文樂,令這位父親裂肺撕心。近年來,國內掀起打拐狂潮,已解救了5896名兒童,移交民政部門736人。但小文樂一直沒有下落。當兔年春節的爆竹聲響起時,一位回鄉探親的大學生,發現村裏一個小男孩像極了那張在網上被瘋傳兩年多的尋人啓事,他迅速通過尋親網站傳遞訊息。最後,在警方的陪同下,彭高峰終于找到了魂牽夢縈的兒子。哆嗦,大哭,嘶吼,緊抱不放……他苦盼已久的奇跡終于在全國網友的接力尋人中靜靜誕生了。目前,一場名為“隨手拍照解救乞討兒童”的自發性活動正在網路間迅速流傳。截至2011年2月,已有5名孩子被救出。更多失散的孩子,有望重歸親人的懷抱。

幾萬字博文記錄漫長尋子路

2008年3月,剛邁入而立之年的退伍軍人彭高峰,遭遇了他生命中不可承受之重。

和往常一樣,他的兒子彭文樂上完幼稚園回家,和小伙伴們一同玩耍。彭高峰正忙著照顧生意,一轉眼,孩子就不見了。他和妻子焦急地四處尋找,方圓幾公裏到處都留下了他們撕心裂肺的呼叫聲。電話中獲悉這個噩耗的彭文樂阿麼,當場暈倒後癱瘓在床。孩子外婆則忍不住用頭撞牆以圖減輕痛苦。彭高峰夫婦與其哥嫂連夜趕製了一萬份彩色尋人啓事,貼遍深圳的大街小巷和各個車站,無奈都石沉大海。

派出所事後調出的監控錄像顯示,文樂是被一個陌生男子硬生生拖走的,孩子曾哭叫抵抗,但當時路人中無一人上前詢問阻攔。

為了尋找兒子,彭高峰一度把在深圳經營的電話超市改成尋子店,店外懸掛著“尋親子,懸賞10萬”的燈箱和橫幅。而在網易部落格和天涯論壇中,記載著一路尋找小文樂歷程的《我的苦澀無助的尋子日記》已經連載了近3年,三萬多字的流水賬記滿了尋子的辛酸和痛苦:“孩子你可曾聽到,春天的腳步悄然而至,而媽媽的心,比寒冷的冬天還要冷。”“雖然兒子丟了,但彭高峰每年還是堅持幫他交保險費。保險公司知道後感到很奇怪,但他堅定地表示,孩子一定會回來的。”一同陪伴彭高峰走過尋子路的《鳳凰周刊》採訪部主任鄧飛向記者回憶稱。

熱心網友網傳照片發現線索

2009年,微博在中國初露頭角,鄧飛抱著試試看的心態在新浪微博上第一次發了彭文樂的照片,之後每次逢年過節都會再發一遍。“過年過節的時候,在城市裏的微博網友一般會回老家,可以幫助我們尋找。”一年多時間過去了,不知不覺中,這條微博已被全國網友轉發了6000多次。

2011年2月1日,在兔年即將到來時,小文樂終于有線索了。鄧飛昨天告訴記者,有一個大學生在微博上看見過彭文樂的照片,回鄉到邳州八義鎮一村庄看見一個酷似文樂的孩子,連忙打電話給彭高峰。“當時他沒啥感覺,因為很多人給他打過電話,其中還有人騙他。第二天下午,這名學生拍下照片發到信箱。彭高峰當時就傻了,那表情就是他孩子特有的表情。”大年初四,鄧飛和彭高峰一起趕到當地向警方報案,當兩地警察完成部署後,一個意想不到的情況出現了——孩子不在家。“對方說孩子去外婆家了,我們不敢動,怕出其他意外。孩子不能轉移,否則就功虧一簣。”鄧飛回憶稱,當時警察安慰大家要忍耐,要一擊必中。在漫長的等待中,彭高峰逐漸崩潰,在房裏哭泣。

那個哭臉的男的是我爹爹

昨天下午,局面終于打破。兩地警察去了彭文樂的“外婆”家,終于找到了玩耍的小文樂,抱起他就去找養母,然後一起到了公安局。 在當事志願者昨晚向記者提供的幾段影片中,記者看到,正在等待結果的彭高峰顯得焦躁不安,不時四處張望。據了解,當時一行人很擔心當地村民鬧事不讓解救,所幸這種情況並未出現。

“攔車去公安局,抽煙,緊張,說不出話,這是我們找了兩年多的那個孩子嗎?不要玩我們!”“他抓住我的腿,我們哆嗦。”“他說,我上氣不接下氣,哭了,大哭,車裏。”從昨天15點開始,鄧飛以幾乎每分鍾一條的速度直播著微博。與他一起忐忑不安的,是更多間接參與了這次營救行動的網民。

15:35,一條簡短的微博被發出:“就他。”這兩個字,意味著在尋找彭文樂的第1050天,奇跡出現了。

一直坐在台階上哭的彭高峰,一看見孩子就撲了上去,抱著。孩子愣愣的,警察怕嚇著孩子,就抱走了。在一個房間裏,孩子說:“那個哭臉的男的是我爹爹”。

鄧飛表示,彭高峰隨後流著淚給家裏打電話,翻來覆去就是一句,“是我們的孩兒,是我們的孩兒。”然後,彭文樂給媽媽打電話,喊了一聲“媽媽”,仍是那熟悉的湖北潛江鄉音。當年拐賣男子已患癌症去世 “孩子的養父就是2007年從深圳抱走文樂的那個男人,他們在深圳打工,有一個女兒,可能是需要一個男孩子養老。”鄧飛說,小文樂的養父去年已經患癌症去世了。一位志願者輕輕嘆息稱,可能這就是天譴。

一位知情人士告訴記者,小文樂原本臉上有一顆明顯的痣。“但昨天找到他時,那顆痣已經被點掉了。這說明,拐孩子的人有一定的經驗。”該人士稱。

在邳州,彭文樂的名字已經被改成韓龍飛,正在讀國小二年級,學習優異。他的養母很愛他,在一旁一直抹著眼淚。昨天半夜近12點,記者從鄧飛處獲悉,彭高峰看見孩子的養母不舍,孩子看上去也不開心,就提出讓孩子和她度過最後一個晚上。“這個晚上,那個可憐的鄉村婦女和孩子會說些什麽?真的,我沒法做到不動聲色。” 在尋找小文樂的一千多天中,包括趙薇、王菲、鄭鈞、馬天宇等在內的明星也轉發了此條微博。而在昨天鄧飛漫長的網路直播過程中,“記者打拐聯盟”QQ群中全國各地近200名媒體記者歡呼不已,不少同行已跟蹤報道多時,更有人難以自製地感動落淚。一位記者感慨地表示,在他的印象中,幾年來尋找這個孩子的照片充滿了網際網路各處,QQ群裏都見過多次,現在終于找到了。

“這一次微博打拐尋童,我們贏了。”鄧飛終于哭了。

各方支持

各地警方

各地公安機關關註支持

彭高峰和兒子彭文樂。2月8日,這個被拐走3年的孩子終于被找到。彭高峰和兒子彭文樂。2月8日,這個被拐走3年的孩子終于被找到。

微博上掀起的打拐活動引起了公安部打拐辦主任陳士渠的註意,他在微博上對此表示了支持。2月3日,他在微博上表示:“反拐工作任務繁重艱巨,需要大家的支持和幫助,我與全國打拐民警願意與大家並肩作戰,為減少乃至徹底消除拐賣犯罪而奮鬥。我會通過微博和大家保持溝通,歡迎提供拐賣犯罪線索。對每一條線索,公安部打拐辦都會部署核查。”

春節以來,陳士渠每天都會在微博上關註最新的訊息,並發布即時動態。目前,他已經把一些地方乞討兒童的訊息和當地警方溝通並督促處理。

據記者檢索到的訊息,目前廣東、江蘇常州等公安官方微博已發布公告,號召轄區網友參與活動。

“平安常州”說,“您一旦發現被拐兒童,婦女線索,立即撥打110報警。常州警方將加大打擊力度。”

在微博打拐的實際操作過程中也面臨一些困難。山東濟南公安公共交通分局在2月6日表示,他們在春節前想通過公車載影片捲動播放安全提示,“但巨額廣告費用使我們感到,有時做事情僅有熱情是不夠的”。

雲南昆明市公安局新聞辦主任姚志宏在2月5日說,“從我們刑偵打拐的情況看,目前解救出的被拐賣兒童也還沒有和乞討關聯的信息”。

全國政協

全國政協委員擬在兩會提案

該活動還引起全國人大代表和全國政協委員的關註,考慮在2011年兩會期間針對此問題進行提案。

2月6日,全國政協委員、著名歌手韓紅在微博上憤怒地表示,要和人販子“拼了”。2月7日晚,韓紅表示“提案的準備工作已經正式開始”。據她的微博透露,此提案由于建嶸指導,並咨詢了律師、資深媒體人以及專家的意見。

據媒體報道,全國政協委員濮存昕也表示對打拐的支持。他建議全國公安系統應盡快建立起一支專業的打拐隊伍,各地公安機關應當設立專門的打拐機構,配備必要的編製和專項經費。

熱心網友

隨拍活動參與者“色色猴”:如果不做,永遠不會有結果

面對活動,也有一些網友表達了擔憂。目前還在參與甘肅古浪縣塵肺病人救援的“北京廚子”表示,目前參與該活動的人員並非專業人士,這樣的救援可能會引發針對乞討兒童的報復,他認為“用輿論推動立法才是正確的”。專欄作家王小山也表示,全民打拐活動可能會給一些志願者和孩子帶來危險。

面對質疑,“隨手拍照解救乞討兒童”賬號的維護人“色色猴”2月7日接受本報記者採訪時說:“我們在開始做的時候也提出過質疑,但我們的想法就是先做起來,如果不做,永遠不會有結果。”他進一步表示,希望活動能引起民政部門和公安部門以及社會各界的重視。

對于有可能引發針對兒童的報復問題,“色色猴”反駁說:“並不是該活動引發了針對乞討兒童的殘害,而是已經有孩子遭到殘害,進而引發了該活動的產生。”他還說,至少該活動已經引起了社會的關註,有些家長表示看到了失散的孩子並和當地警方聯系;團隊近期將會在一起開會,邀請包括公安機關、媒體、專家在內的人士,就建立資料庫以及解救規程展開討論。

“色色猴”補充說,微博打拐更多將依靠公安機關豐富的經驗,他們隻是督促,啓動救濟。

胡偉是“隨手拍照解救乞討兒童”的志願者之一,這名“80後”男生是中國兒童少年基金會中國關愛孤兒專項基金宣傳總監,他告訴記者,原以為工作會很簡單,但事實上工作量非常大,也許就出去吃頓飯,回來後能看到幾百條信息。

知名人士

許多知名人士也加入了打拐行列。《鳳凰周刊》記者鄧飛也在自己的微博裏號召:“2011年,和兒童拐賣打一仗。”

他告訴中國青年報記者,他在2008年調查廣東、廣西等地兒童拐賣情況時發現,被拐兒童部分流向職業乞討產業。“在微博時代,我們可用微博聯系和動員各地志願者拍攝賣藝乞討兒童,然後報警,通過警察來鑒別和做DNA鑒定對比。以前做不到的,今天可做到了。我們應貢獻、整合和集中我們自己的資源和力量,支持和協助公安部門的打拐行動。”

一些娛樂界明星如姚晨沈傲君等,也紛紛在微博裏表示支持這場行動。

慈善機構

壹基金秘書長楊鵬:救助將是持久戰,需要激情加理性

“隨手拍照解救乞討兒童”在2月3日發布訊息說,“壹基金表示資助建資料庫和網友救助行動系統”。

2月7日晚,壹基金秘書長楊鵬告訴本報記者,壹基金對微博打拐這件事表示關心,也很想參與,“現在最重要的是引起社會和政府的關註,但具體如何操作,將是一項長期的復雜工程,是持久戰。”

楊鵬說,壹基金之前還沒有參與過針對乞討兒童的慈善項目。由于救助乞討兒童面臨很多問題,涉及物質上和心理上的幫助,比較復雜,他表示,壹基金已將此納入項目研究和項目分析,將在春節過後和于建嶸商討進行項目設計,按照程式操作。

楊鵬說:“(方案)既然要啓動,就是一個持續的過程。我們會把這個事情做好,但是不是心急火燎地做。解決問題就是要按部就班,激情加理性。”

收到效果

“微博打拐”深圳 “尋子店”店主找到失蹤兒子“微博打拐”深圳 “尋子店”店主找到失蹤兒子

這一號召引起了網友的極大反響,截至2011年2月8日19時30分,專題微博“隨手拍照解救乞討兒童”冬粉已達8.8萬餘人,最近幾天冬粉數量更是以每日上萬人的速度成長。目前,該微博已發微博1800餘條,90%以上都是全國各地網友拍攝的乞討兒童照片。

在新浪微博的熱門話題榜上,“解救乞討兒童”已經成了排名第三的熱門話題,甚至連“春晚”都排在了它的後面。

聲勢漸大的“微博打拐”行動已經開始收獲成果。2011年02月8日,近3年前在深圳失蹤的男孩彭文樂在江蘇邳州被尋獲,此前,孩子的父親為尋子歷盡艱辛,曾在網上開了中國第一家“尋子店”;“隨手拍照解救乞討兒童”行動已上載900餘幅乞討兒童照片,發現被拐賣兒童4名,其中,上載的在深乞討兒童已超過70幅,深圳警方表示支持該行動。

公安部積極回應微博打拐

公安部積極回應微博打拐公安部積極回應微博打拐

在2011年4月8日,由新浪微博和台交會聯袂主辦,福村梅記普洱茶獨家冠名的首屆微博行銷大會在廈門舉行,受到了當地市政府的高度重視。廈門市公安局長帶領明星微博民警代表參加了會議,他們表示廈門警方從2010年下半年10月20日開通警務微博,目前共有208位民警開通了個人微博。以往,民警走街串戶、用“手工作業”的方式深入社區,警務微博的開通很大程度上拓寬了警民交流的渠道。

雙語解讀

自從微博開始漸漸的走進人們的生活,發生過很多事件,“解救拐賣兒童”是最讓我感動的一個熱點話題。 Peng'sstorytookthemicroblogcampaigntorepresschildbeggingandchildtraffickingtoanewlevel.Everyonewastalkingaboutit,onandofftheInternet.

這場由中國社科院教授于建嶸發起的運動,將打擊拐賣兒童的行為提升到了一個新的高度,每個人都可以做些什麽,不論是在網路上,還是在現實中。 微博不僅僅是一個記錄個人生活的微媒體,它同時使得個人參與社會活動,變得更為可行。一個人的力量有限,但是當幾百萬個“一個人的力量”團結在一起時,一定可以做出一切改變,為了我們的孩子,為了我們的社會。

一句話銳評:我們期待著“Powerofretweeting”微博轉發的力量,帶給社會更多的感動。 (英文解讀由新航道學校提供)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