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滇慶

徐滇慶

徐滇慶,1967年畢業於東北大學自動控制系,1981年獲得華中科技大學經濟管理碩士學位。著名經濟學家,加拿大西安大略大學休倫學院終身教授。北京大學中國經濟研究中心兼職教授。2000年任長城金融研究所所長、2003年獲孫冶方經濟學獎。徐滇慶教授是中國民營銀行的倡導者,主編有《民營銀行二百問》。

  • 中文名稱
    徐滇慶
  • 國籍
    中國
  • 民族
    漢族
  • 出生日期
    1945年
  • 職業
    經濟學家
  • 畢業院校
    東北大學、華中科技大學
  • 主要成就
    2003年獲孫冶方經濟學獎
  • 代表作品
    《民營銀行二百問》

​簡介

1984年進入美國匹茲堡大學經濟系,19

徐滇慶徐滇慶

90年獲得博士學位。從1990~1994年任教于加拿大薩斯開澈溫大學經濟系,1994年至今,為加拿大西安大略大學休倫學院經濟系終身教授和北京大學東北大學西安交通大學、華中理工大學和雲南大學客座教授、沈陽市政府經濟顧問。在1994~1995年期間,擔任中國留美經濟學會會長,1997~1998年期間擔任中國留美經濟學會副會長。著有《國際貿易稅製與經濟改革策略》、《政府與經濟發展》、《政府在經濟發展中的作用》等書,主編了《中國經濟改革:分析反省前瞻》、《台灣經驗和海峽兩岸發展策略》、《中國國有企業改革》、《中國稅製改革》等書,並在北美、歐洲和中國大陸香港、台灣的經濟學學術雜志和報刊上發表百餘篇論文。

透視經濟

中國GDP全球排第幾?GDP反映的是國家綜合實力,應根據實際購買力計算。東京的一個漢堡等于多倫多三個。你不能因為東京的漢堡貴,就把人家的GDP過分估高。不過,

徐滇慶徐滇慶

中國實際GDP應比顯示出來的水準要高。為什麽會這樣的呢?我們從統計資料看,發達國家的服務業一般佔GDP的70%以上,印度、印度尼西亞和菲律賓的服務業也要佔到GDP50%比重以上,而中國的服務業卻僅佔GDP32.5%比重。

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波茲涅茲的研究表明:隨著國民經濟的發展,經濟結構呈正向發展。一個國家越是富裕,那麽這個國家的服務業所佔GDP比重就會越高。事實上,中國的人均國內生產總值比印度、印度尼西亞和菲律賓等國要高得多,去過那些國家的人大都知道中國的服務業水準也要比它們好得多。那麽,為什麽會出現中國服務業所佔GDP比重會遠低于印度、印度尼西亞菲律賓等國的服務業所佔比重這樣的悖論呢?

這是源于中國稅務製度的統計問題。在現行稅務製度下,大部分服務業產值還沒有納入到統計體系當中。舉個小例子來講,目前中國估計有千萬以上的小保姆,如果按每月500元計算,每年也有一筆不小的服務業產值。但是,由于她們的收入很低,所以保姆一般都不報稅。這樣,這些產值就統計不上來。但在西方通行的稅製下,應由小保姆僱主來報。因為保姆僱主的收入已經扣過稅,當他們再次付出去的時候,應該申請退稅。因此,如果把中國迄今還沒有被統計上來的服務業產值抓一些回來的話,那麽中國的GDP應增加許多。

外資銀行

中國的改革是漸進式的,以保證改革的平穩發展。目前還有一個地方沒有太大的改革,那就是銀行。中國銀行體系的改革難度非常高。因為中國多年的改革成本,

徐滇慶徐滇慶

尤其是國有企業改革的成本都沉淀到銀行裏去了。銀行的不良貸款率較高,但中國的銀行仍然非常穩定。為什麽?因為資金流沒有問題,存進來的資金比貸出去的資金要多。所以,誰去銀行提款都沒有問題。

但是,今年11月,中國將兌現加入WTO的承諾,開放外資銀行的人民幣業務。而且沒有行業限製,沒有地域限製。這將對中國的銀行業產生重大沖擊:(1)、資金分流。試想如果花旗銀行北京、上廣州開設分理點,必然吸收民眾的存款。資金分流得多了,中國的銀行的壞賬就會出現"水落石出"的問題。為惡性通貨膨脹埋下禍根。因此我們需要未雨綢繆,及早應對。(2)、人才危機。國外的銀行對優秀人才多許以高薪。外資銀行進駐中國以後,會對中國的銀行人才高薪利誘。一個銀行的信貸部主任走了,優質客戶就跟著走了。而中國的銀行的現行體製也不利于保留人才和吸引人才。

泰國的教訓值得我們吸取。為了把曼谷建成世界金融中心,泰國對誰來投資都歡迎。但是,由于泰國缺乏好的規章製度,更缺乏一批懂得規章製度的監管人才。所以,當亞洲金融危機爆發時,第一個倒下去的國家就是泰國。

另外,加拿大的經驗同樣值得我們學習。在多倫多,有誰見過花旗銀行和德意志銀行?沒有。那麽,又有誰會指責加拿大違反WTO規定?沒有。在遵守了WTO規則的前提下,加拿大有效地把許多外資銀行擋在了國門之外。

中國匯率

中國匯率形成要考慮哪些因素,匯率形成機製大致分兩大類,被動和主動。被動是因為對匯率失去了控製,沒有辦法。1998年亞洲金融危機,泰國、馬來西亞貨幣

徐滇慶徐滇慶

分別跌去了48%,82%。主動地調整匯率隻有一個目的,就是為了國家利益最大化。中國目前沒有被動局面。亞洲金融風暴都沒能動得了。 人民幣匯率,當時中國隻有一千二百多億外匯儲備。現在是八千多億更動不了。匯率究竟應該是多少,需要進行非常復雜的投入產出分析和出口競爭對手分析。中國和美國的出口不構成競爭關系,美國出口的是波音飛機、小麥,中國不出口。中國的主要出口競爭對手分三組包括:印度和巴基斯坦(第一組);泰國馬來西亞菲律賓印度尼西亞和東歐(第二組);韓國新加坡和東歐部分國家(第三組)。

人們擔心匯率升值是因為怕影響出口。東西貴了,人家不買我們的東西了。如果人民幣升值1%,我們會失掉一部分市場。如果人民幣升值2%,我們會再丟掉一部分市場。但是,如果我們的市場競爭優勢要比別人大5%,那麽人民幣升值2%,我們就會賺得更多。根據我對2002年資料的模擬結果,人民幣升值1%,我們可以賺很多,人民幣升值2%,我們賺得更多。人民幣升值3%,我們還會有賺,一直到人民幣升值達到4.8%水準,才開始往下走。況且,人民幣升值使貸款和進口變得相對便宜。匯率是國家的政策,應考慮國家整體利益。現在我們看到與2002年匯率相比,人民幣升值了將近3%。最近兩年,中國出口的高速發展得益于印度和印度尼西亞的戰略失誤。因為,印度的戰略發展路線錯了,他們搞了高科技,在勞動密集型行業一直沒有振作起來。印度尼西亞則在亞洲金融危機之後陷入了多種危機。所以,我們的主要競爭對手退出了競爭舞台。人民幣匯率將保持穩定,升值的幅度不會太大,會始終保持在中國人利益最大化的水準上。

金融改革

從外表上看,徐滇慶和三年前比沒有太大的變化,依舊神採飛揚。採訪過程中,徐不斷撫腰的動作,使《中國企業家》記者憶起了三年前醫院病床前採訪他的一幕。那是個

徐滇慶徐滇慶

大雪紛飛的寒冬。徐是加拿大西安大略大學的終身教授,也是我們近期採訪的第二位海外著名華人經濟學家。時間是7月22日,地點在北大中國經濟研究中心。作為這個中心的客座教授,徐滇慶每年的寒暑假都要回這裏“報到”。而每一次回國,為“民營銀行”奔走呼號都是他的一項中心工作。採訪進行間,徐也沒忘了給銀監會的有關領導打電話。不過,與前次採訪不同,這一回我們沒有從“民營銀行試點”這個徐著力最多的問題開始。7月21日,人民幣匯率形成機製剛剛進行了改革,話題首先圍繞這個熱點展開。

人民幣匯率調整,這是一個相機抉擇的問題,但出發點必須是從中國的利益來考慮。過去一兩年,在匯率問題上我們是吃虧還是佔便宜?如果是吃虧,那麽許多西方國家讓我們調整匯率,就是在照顧中國人的利益,這講不通。那麽,既然我們佔了便宜,基本對策是什麽?能多佔一天就多佔一天。但是我們又不能不顧其它國家的反應。如果國際上的壓力太大,可能讓我們付出更大的代價,我就動給他看看。現在上調2%左右,相當于沒有動,隻是一個姿態,表明我們的匯率機製是靈活的。這次升值以後會引來很多人炒作人民幣,我們要告訴他,今天升了,明天隨時可能貶回去。現在別人都催促我升,我就升兩個百分點,過兩天再貶三個百分點,等他吃虧了我又升兩個百分點。這是一個博弈,永遠不要告訴對方下一步棋怎麽走。

徐滇慶

專家訪談

《中國企業家》:人民幣會進一步升值嗎?

徐滇慶:人民幣真正的壓力是升值還是貶值,還是個

徐滇慶徐滇慶

問題。我們不能光從國際貿易的角度來看,以為現在有順差,外匯儲備到了7000多億美元,就一定要升值。根據銀監會的統計,中國的金融系統現在有17000多億元的不良貸款。在這之前,已經有14000多億不良貸款剝離到四個資產管理公司,這些貸款拿回來的隻有百分之十幾,還有一萬多億估計很難再拿回來。不良資產“剝離”是中國的創舉,外國人弄不明白。其實剝離相當于四個資產管理公司給銀行寫一個“白條”,把它的不良資產拿走。但是,如果老百姓來銀行提錢,這個“白條”是不管用的,到時候隻能靠人民銀行印鈔票堵窟窿。所以要看到,我們在金融上的壓力始終沒有消除,這個壓力的方向就是人民幣貶值,而不是升值。如果國內沒有那麽多不良貸款,匯率可以動。但在金融體製沒有改好之前,一動不如一靜,拖一拖,以給我們的金融改革留點時間。

《中國企業家》:有人擔心匯率調整會被熱錢投機鑽空子,您怎麽看?

徐滇慶:前段時間中國的外匯儲備增加了很多,不少人講是熱錢流入中國,我想澄清一下。熱錢的英文叫hot money,它的特點有兩個:第一是短期,第二就是流動。一般情況下,流入資金的目的是投機還是投資說不清楚。

有人說熱錢投機房地產,這種說法不對。房地產你今天買了明天就想賣嗎?中間的成本有多大?人民幣到現在還不能自由兌換,雖然政策已經很開放了,每個留學人員可以兌換1萬美元出境,如果要帶走1億美元,要找1萬個人。撐死了你能帶走多少?所以外面的資金即使進得來,也出不去。當年亞洲金融危機,泰國吃不消,是因為熱錢在瞬息之間流出了幾百億美元。中國目前的情況不是這樣。

那麽,最近增加的很多外匯儲備是哪裏來的?過去十幾年,我們很多企業在做海外業務的時候,為了方便資金周轉,或使資金格局更加合理,把一部分錢留在海外,十幾年下來這樣的積累也不少。現在大家都說人民幣要升值了,這些企業就會把資金收回來,兌換成人民幣,所以央行的外匯儲備會大量增加。

銀行改革

曾經說用外匯儲備給商業銀行註資是背水一戰,是輸不起的改革,中國政府向中國銀行中國建設銀行註資450億美元。這450億美元放在哪裏?在央行的外匯管

徐滇慶徐滇慶

理局。如果一個中國企業要買外國的飛機,它得把人民幣交給外匯管理局,外匯管理局給它外匯指標,它去把飛機買回來,這沒有任何問題。但是如果中國銀行、建設銀行要動用自己的外匯儲備資本,性質就不一樣了。外匯儲備是對外的購買力,如果對內使用,就意味著貨幣增發,會造成通貨膨脹。銀行一般不會動用自有資本,等到要用的時候,一定是償付壓力最大的時候,在那個時候增發貨幣,無異于火上澆油。所以外匯儲備註資銀行是沒有辦法的辦法,就像過去姑娘出嫁時娘家給的壓箱底錢,除非緊急情況,永遠都不能用。等到銀行要動用外匯儲備資本的時候,金融狀況一定非常危急了。

應該對所有的人都講,中國遭遇金融危機的概率是百分之百;下面一句話是,真正遭遇危機的往往是那些沒有危機意識的民眾。就好比說,你跟孩子講,橫穿馬路不看紅綠信號燈就百分之百撞車,要把話講到這種程度才行。中國是否會真正出現金融危機呢?我認為是毫無疑義的,問題是大的,中的,還是小的。世界各國都遭遇了不同程度的金融危機,中國沒有任何理由說有先天免疫力。與其糊裏糊塗,盲目樂觀,還不如做好準備,我叫做如履薄冰,如臨深淵。現在中國的儲蓄率非常高,有41%。居民手裏有大量的錢,股市不能進,除了房地產之外就是銀行。如果老百姓存進銀行的錢比從銀行提出去的錢要多,銀行流動性不會出現問題。但是不要忘記,不良貸款的窟窿在那兒,原來咱們算是22%,還不算四大資產管理公司的。如果老百姓在銀行的存款提的多了,進的少了,金融系統還能保證不出事嗎?2006年11月,中國加入WTO五周年,允許外資銀行在中國全面開展人民幣業務,這是一個大門檻。到時候花旗、匯豐等國際大銀行,一定會吸引不少國內儲蓄。不用太多,隻要居民有十分之一的儲蓄轉過去,國內銀行的存差就沒了。有人說,咱們國內銀行有20萬個營業網點,外資銀行來了我讓你10個、8個、100個也沒關系,我還能賺錢。但是有沒有想到,中國有錢人都集中在北京、上海廣州深圳等大城市,而他們掌握80%以上的存款,從這裏面分走一點就不得了。所以我總說,要加快金融體製改革,留給我們的時間不多了。

現在我們的金融改革改革走得很快,比如國有銀行上市。國有銀行上市是改革的一個部分,但上市不一定解決問題。對國有商業銀行來說,它的內部的官僚體製,很難通過上市來改變。直到今天,中國銀行想率先取消行政級別製度都做不到,更不要說其它的。所有的官僚體

徐滇慶徐滇慶

製的弊病,國有銀行裏全有。體製不好,決策機製肯定不好,效率就很低。金融創新應從退出開始,因為有的人不願意。民營銀行一試點,對傳統的體製沖擊很大,國有銀行的日子就不好過了。再一個就是,管理層總想把國有銀行先搞好一點,危機壓力小一點,再開始考慮民營銀行。有人叫我“民營銀行之父”,我不敢當。不要以為我對某家民營銀行有偏愛,我是想通過民營銀行的試點,來創造一個新的金融監管製度。我說過,如果兩到三年之內,我們能夠從第一批十個試點的民營銀行中,關掉兩到三家,而不影響到金融秩序,我們就成功了。在我看來,金融監管製度應該是以退出法規作為前導,而中國現在整個金融監管都沒有退出機製。

農村額度社自有資本隻有2%,不良貸款40%,很多在60%以上。就算是40%,你叫他怎麽破?老百姓存了100萬塊錢,他弄丟了40萬,現在資產隻有60萬,屬于他自己的隻有2萬。破產後老百姓要把錢拿回去了,那個40萬到哪兒去找?再貸款?錢不是天上掉下來的,隻要一印票子,人民幣就貶值了,就不是現在這個數了。所以現在那些資不抵債的銀行反過來是“綁架”監管部門。民營的能試,而國有的不能試,因為它已經運作一段時間,內部機構已經形成,各種利益集團相互牽製,要改很難。所以在規劃民營銀行的時候,首先要考慮退出。有了退出,再根據退出製定監管規則,製定監管規則以後,

徐滇慶徐滇慶

再討論什麽時候準入。製度設計的三大部分:準入、監管、退出,要倒過來做。

這些新的金融機構,現在要申請牌照,股東來找我,我給你講規則,同意就來申請,不同意就回家,不要害老百姓。什麽規則呢?你首先放8%的錢,放8個億,外面可以吸收92億的存款,100億的資產你去經營。然後我這兒有一套規章製度來計算不良貸款,你如果不同意我的演算法就不要來。根據不良貸款的計算規則,到了5%我就對你黃牌警告,銀監會派人監管你,你做什麽事都要備一份詳細報告。到了7%是紅牌警告,隻要發現你有7個億的不良貸款,立即停業,通過兼並、重組把所有的儲戶轉到別的銀行去。因為你隻有8%的錢,無論如何不能虧儲戶的錢。整個轉的過程中還有1%的資金做費用。整飭完了之後股東就走人,你的8個億徹底賠光了。

這個時候股東就得盯住,不良貸款到3%董事會就會鬧翻天,以後在我們這兒培養出來的民營銀行,董事長和行長必須是職業金融家,大股東除了分紅之外,不能幹預管理層業務。大股東的責任就是通過獨立董事監管信息真實性,除此之外沒什麽權力。產權一定要搞得很清楚,但經營權一定是金融家的,而獨立董事是保證佔資產92%的儲戶的利益。

深圳房價

打賭深圳房價事件追蹤,近日大眾極為關註的深圳房價打賭事件,因為北大教授徐滇慶的突然道歉而發生了戲劇性的轉變。在作出“已贏得深圳房價賭局”表態僅過一天,徐滇慶昨天(1日)鄭重道歉:目前深圳房價確實在下跌,將于7月11日刊登整版文章向深圳市民道歉;他同時指出,“如果我們能夠防範金融危機,哪怕我每天都給大家道歉都可以。”

徐滇慶在這份名為《徐滇慶致深圳人民道歉信》的第一句

徐滇慶徐滇慶

寫道。在這篇近兩千字的道歉信中,徐滇慶對自己的失利原因和深圳樓市的現狀進行了徹底反思。對于失利原因,徐滇慶表示,深圳去年上半年房價幾乎漲了50%,在投資峰退卻之後必然會出現房價的回歸。此外,由于全球資本市場的危機,投資者觀望情緒越來越嚴重,導致深圳房價一路下跌,“這些都是沒想到的”。 徐滇慶進一步解釋稱,無論房價漲跌他都應該道歉,因為其自我感覺在學風上不是很嚴謹,“即使深圳房價不跌,我也道歉,我們不要在這個問題上繼續糾纏,這樣不利于保持良好的學風”。徐滇慶同時強調,“道歉信已經發給媒體,7月11日肯定會發整版廣告道歉,現在各位網友都滿意了吧。”

“我錯就錯在簡單地預測房價,這樣做很容易讓人搞成娛樂新聞,有可能忽略了房地產市場急需解決的根本問題”。在徐滇慶看來,盤踞在中國的熱錢可能帶來的金融風險比打賭房價更需要關註。 徐滇慶說,今年一季度外資不可解釋的流入達到851億美元,僅4月份就超過了500億美元。“雖然目前房價走低,但是要防範今年夏天熱錢炒作導致房價暴漲,”徐滇慶最後表示,“如果能夠防範金融危機,哪怕我每天都給大家道歉都可以。”

徐滇慶這一表態讓輿論感到非常意外。就在一天前,徐滇慶還多次強調深圳房價每個月都在漲,“已贏得深圳房價賭局”。絕大部分網友表示,徐滇慶態度變化太快,令人不解。同樣感到意外的還有“打賭事件”的另一位當事人——知名財經評論人牛刀。“7月11日資料出來才能下結論,徐教授不要太著急,現在輸贏還很難說”。但牛刀同時指出,就是沒有次貸危機,深圳房價也得下跌。不過,對于徐滇慶,牛刀表示十分尊敬,“雖然我們對深圳房價看法不一致,但是我非常尊敬徐教授,徐教授的書我都在認真地拜讀。” ,牛刀最後對記者表示,打賭深圳房價之所以受到各界關註,主要是因為目前房價問題在中國是很大的民生問題,“我相信房價問題不會停止于今年7月11日,有關房價的討論還將持續下去”。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