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昭佩

徐昭佩

徐昭佩(?-549年),東海郯縣(今山東郯城北)人,南朝齊太尉、枝江文忠公徐孝嗣孫女,侍中、信武將軍徐緄之女, 梁元帝蕭繹的正妻。天監十六年(517年),嫁湘東王蕭繹,成為湘東王妃。婚後為蕭繹生下兒子忠壯世子蕭方等和女兒益昌公主蕭含貞。

然而徐昭佩沒有姿容,不被禮遇,數次戲弄蕭繹,又與和尚智遠道人、蕭繹的隨從暨季江等私通。而且徐昭佩酷好妒忌,蕭繹妃子有孕者她便殺害。

後來蕭繹愛妾王氏去世,蕭繹將王氏的死歸咎於徐妃。太清三年(549年),蕭方等去世,梁元帝便越發痛恨徐昭佩,於是逼令她自殺。徐昭佩自知不能倖免,便投井而死。蕭繹把她屍體還給徐家,說是出妻。徐昭佩死後,葬於江陵瓦官寺。蕭繹寫了首《蕩婦秋思賦》來描述徐昭佩的淫穢行為。

概述圖片來源:

  • 中文名稱
    徐昭佩
  • 別名
    徐妃
  • 國籍
    南朝梁
  • 民族
    漢族
  • 逝世日期
    公元549年
  • 職業
    王妃
  • 籍貫
    東海郯縣(今山東郯城北)
  • 成語典故
    徐娘半老

簡介

徐昭佩徐昭佩

徐昭佩(?—549年),南朝梁元帝蕭繹妃。東海郯縣(今山東省郯城北)人,梁朝侍中信武將軍徐琨的女兒,可謂名門之後,有姿色。

公元517年(南朝梁武帝天監16年),徐昭佩應召入宮,立為湘東王蕭繹的王妃,生王子蕭方等和女兒益昌公主蕭含貞。承聖元年(552年),蕭繹即位為梁元帝,因與妻子一向不和,故稱帝後不願立徐氏為皇後,後位一直空著,徐氏隻從王妃晉為皇妃。

由于梁元帝是獨眼,一次臨幸時,徐妃隻作“半面妝”(半面梳妝,半面未妝),知道她是有意嘲笑自己,盛怒之下,指袖而去,一連幾年不再理睬徐氏。這就是“徐妃半面妝”的故事,李商隱《南朝》詩有“休誇此地分天下,隻得徐妃半面妝”之句,後世以“妝半”來稱贊其美貌。

徐妃性嗜酒,經常飲醉,遇元帝入房,輒吐于衣中,她又是一個淫蕩的女人,常與瑤光寺的智遠道人私通,而且生性妒忌,宮中失寵的姬嬪,徐妃視為知己,常與她們交杯對飲,發現宮女懷孕,則以刀殺之。

梁元帝的朝臣季江,是個美男子,徐妃當時已半老,仍招引季江與之通奸,季江嘆氣道:“柏直狗雖老猶能獵,蕭溧陽馬雖老猶駿,徐娘雖老猶尚多情。”(《南史·皇妃傳》),後來便以“徐娘半老”,作為年紀雖大,而尚存風韻的婦女的典故。

尤有甚者,徐妃得知賀徽長的俊美瀟灑,用“白角枕”寫了一首情詩向他求愛,兩人情詩往來,給梁元帝得知後,無法忍受,加之自己的愛姬王氏生子後去世,懷疑是給徐氏下毒害死,便逼著徐氏自盡,公元554年(南朝梁元帝太清3年),徐妃投井身亡,被草草埋葬于江陵的瓦宮寺旁。後來梁元帝寫下了<金樓子>一戄,揭露徐妃的淫亂行為。

歷史典故

徐昭佩徐昭佩

故事出自南朝梁元帝妃子徐昭佩的故事。徐昭佩年輕時確是一個艷光四射的大美人,但她始終敵不過歲月催人老的事實,妙齡一過,姿色已大不如前,但仍濃妝艷抹的她,卻猶存一點風韻。故後世以「徐娘半老」來形容中年婦女風韻猶存

<南史>記載,她是前齊國太尉的孫女,梁朝將軍徐琨的女兒,當蕭繹還在當湘東王時,她嫁給了蕭繹。現在可以分析,她有嚴重的性苦悶,對婚姻生活和性生活是不滿的,她自恃出身名門顯貴,就膽敢以嘲弄皇帝的做法來發泄性苦悶。蕭繹眇一目,是個“獨眼龍”,于是她在皇帝面前隻打扮半邊,名曰“半面妝”,她的理由是一隻眼睛隻能看一半。她嗜酒,常常喝醉,嘔吐在皇帝的龍袍上。蕭繹吃不消她,于是開始疏遠她,移情于其他三宮六院。

她在獨守空房的情況下,就找情夫了。先是結識了荊州瑤光寺的一個風流道士智遠;後來又結識上朝中的美男子暨季江,這時她已是個中年婦女,所以這個情夫說:“柏直狗雖老猶能獵,蕭溧陽馬雖老猶駿,徐娘雖老猶尚多情”,這就是“徐娘半老”的出典。

後來,徐昭佩又邀請當時的一個叫賀徽的詩人,到一個尼姑庵約會,在“白角枕”上一唱一和。這些行為當然為皇帝所不容,最後蕭繹下了決心,借口另一個寵妃的死是徐妃因妒而暗下毒手,逼她自殺,她隻好投了井。蕭繹餘恨未消,又把她的屍體撈起來送還她娘家,聲言是“出妻”。徐妃的風流生涯就是這樣以悲劇而結束的。

人們常以"半老徐娘"稱年老而尚有風韻的婦女."半老徐娘"一詞源于南北朝.徐娘名徐昭佩.是南朝梁元帝的妃子。

她年過芳齡.卻還著意打扮.風風騷騷.極不得體.于是.有人說:"徐娘半老.猶尚多情."有關[徐娘"的[風騷"之事.<南史.後妃傳下.梁元帝徐妃>中有極簡要的記載.宋陳與義詩<書懷>中"開窗逢一笑.未覺徐娘老"兩句足見徐娘之風騷.後人便用"半老徐娘"或"徐娘半老"來諷喻那些年過芳齡還風風騷騷.精心打扮的婦女.亦有人自稱徐娘.含有自謙自重之意.故不能把"半老徐娘"作貶義詞用。

人物經歷

徐昭佩徐昭佩

徐昭佩是南朝梁武帝第七個兒子蕭繹的偏妃,蕭繹當時為湘東王,手握重兵鎮守江陵。徐昭佩在素蝶向林飛,紅花逐風散,花蝶俱不息,紅素還相亂的江陵是一個十分活躍的女人。“徐娘半老,風韻猶存”的典故就出在她的身上。

湘東王蕭繹自幼愛好文學,對政治了無興趣,更受他父親的影響,身著布衣,飲食惟豆羔粗粒而已。正當梁武帝在建康城西設立士林館,延集學者講學論文的時候,蕭繹也在風光旖旎的江濱,天天與文人雅士談玄說道。

徐昭佩美麗,聰明,長于詩詞,正值花樣年華,加上熱情如火的稟性,正是需要愛憐的時候,雖然每天打扮得花枝招展,然而卻始終撩不起蕭繹的情興,為此她悒鬱寡歡,不知如何自處?

最直接的辦法莫過于接受丈夫的生活方式,試著打入丈夫的興趣圈子,因此她一改常態,淡妝素抹地去參加丈夫的詩酒之會,經常與蕭繹左右的文友酬對,從而使她的精神領域與情感生活,得到了相當程度開展與疏解。

盡管她的美艷,她的才情,已經得民了客觀的肯定,然而蕭繹仍然絲毫不為所動,于是徐昭佩更激越地在她的夫妻生活中投下一副猛葯,故意在化裝時隻化半邊臉龐,時人稱之為“半面裝”。

一個女人搽粉,抹胭脂,塗口紅隻及半邊臉龐,想想看那是個什麽樣子,不但是糟踏了自己的美貌,更是有意虐待別人的視覺。而徐昭佩則是要借此宣泄她心頭的憤怒與不平,甚至用以來羞辱蕭繹。

侍女們生怕徐妃的這一狠招,會使王爺大起反感,甚至會在盛怒之下弄成可怕的後果。但徐昭佩卻要侍女們放一千個心,她說:“王爺父子講仁義,說道德,斷乎不會因這樣的小事焚琴煮鶴,頂多隻不過是逐出宮會,眼不見心不煩。這樣也好,與其維持有名無實的夫妻生活,倒不如另外擇人而嫁。”誰知蕭繹的修養確實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雖然明明知道徐昭佩故意要意他生氣,卻視若無睹,好像什麽事都沒有發生過一樣。

就這樣又過了若幹年。

當年梁武帝以“天心不可違,人心不可失”為由而當上皇帝,滅了南齊,開始也註意勵精圖治,觀政聽謠,訪賢舉滯,悉罷女樂;尤其自奉儉約,衣食簡樸,為聽取民情,更設傍木肺石,使下情得以上達,于是到處出現一片升平氣象。但他老人家有一個最大的弱點,就是尊信佛教,相傳現在和尚頭上留戒疤,就淵源于梁武帝。梁武帝三次出家,三次被贖身再為皇帝,除了天天誦經念佛之外,更常往同泰寺講經說法,常常夜以繼日,一連講上七、八天才告一段落。那時全國僧尼隻幾全國人口的一半,僅建康一地,便有佛寺五百餘所。梁武帝再也沒有統一中國,澄清天下之志。國事多流于形式,終于釀成侯景之亂

侯景本是北朝東魏中原地區的太守,因與東魏宰相高澄有隙,以河南之地來降。這本是一件好事,但梁武帝三下五下,又使反復小人侯景轉過來反梁,對侯景的叛亂,開始梁武帝還大言不慚地說:“是何能為?吾折鞭以答之。”但不久建康就被攻破,梁武帝在幽禁中死去。

侯景之亂平定後,蕭繹在江陵即帝位,改元承聖,成了梁元帝。梁元帝久滯江陵而不還旌建康,使得與梁國接壤的西魏大起恐慌,因為江陵靠近西魏,以為蕭繹是要進攻西魏,于是緊急整軍經武,準備向江陵用兵。根據西魏的估計:梁元帝蕭繹躍軍沔南,還旌建康,乃是上策;退保子城,峻其陴諜,以待援軍,乃是中策;若難以移動,據守江陵,乃是下策。經過周密部署,西魏大將于瑾領軍五萬直追江陵。

其實連老婆都不愛,老婆偷人連醋都不會吃的皇帝,哪裏知道什麽上策、中策、下策,他純粹是沉浸在老庄之道中。等到西魏大軍圍困江陵,他尚且集合百官大談老庄之道,及至敵兵攻城甚急,他登城近視敵情,還口佔一詩,群臣中竟然也還有唱和的人,迂腐如此。不由人不浩嘆。南城已陷,火光沖天,蕭繹來到東閣竹殿,命左右盡燒古今圖書十四萬多卷,又用寶劍狂坎竹柱,仰天長嘆:“文武之道,今夜盡矣!”

梁朝自蕭衍開國以來,崇尚佛學,推崇儒學。在歷史最大的特點是以文學的興盛,光耀文壇。像梁武帝的《河中之水歌》、《臨高台》、《江南弄》、《子夜歌》等都為人津津樂道。他的長子蕭統,也就是昭明太子常說:“山水有清音,何必絲竹。”如今我們時常閱讀的《昭明文選》,就是他替我們留下的文章精華。其他如沈約的“回聲八病之說”,劉勰的《文心雕龍》,鍾嶸的《詩品》都在中國文學史上佔有不朽的地位。

人物事跡

進了宮當了皇妃,又給梁朝生了兒子和女兒,已是母儀天下之尊者了,緣何早起來不化妝,要化妝也隻化半邊臉的妝,這就很出奇,你想左半邊臉濃妝艷抹,右邊臉素面朝天,即使現在的芙蓉姐姐、木子妹、李宇春之流再作秀,也不敢如此異想天開。然徐昭佩做了,不僅做得後宮皆知,而且弄得普天下都知道,成為千古不朽之話題,實是南都女人之驕傲。千萬不要說皇妃懶得化妝,因為她身邊丫環如雲,化妝師肯定是天下一流的。皇妃懶,有丫環給她化妝。有史家認為梁元帝蕭繹的右眼是瞎的,故徐娘化妝左臉就可以,右邊化妝也是白化,因為皇帝右眼看不見。這顯然不正確,人是活的,視點可以變,如果蕭繹右眼瞎了,獨龍眼更是要看全景,徐娘是很聰明的人,不會做這種傻事。故這種史官之筆大可不必去信,另外有專門研究皇妃心理之士認為,徐娘不好當面說你皇帝瞎了一隻眼就看不清天下好與壞,安與危,故隻化妝一半,江山的另一半是很危險,你要看清,而絕非懶得化妝,是一張帶政治色彩之臉。這似乎不無道理。

徐娘是個才女,又是天下絕色,這是不容懷疑的,且老了依舊很風流,這就惹出許多麻煩來。才色雙全,又得皇帝寵,還缺什麽呢?後來她發覺皇帝是個作家,平常與一些很著名的文人雅士在一起,還有很時髦的大和尚等高談玄學佛意,這些人都是老子天下第一的,一個小女人在這些重量級的知識分子前面,她那一點小才氣顯得微不足道,他們根本不把她放在眼裏,這使她感到很孤獨和傷心,想自己貴為皇妃,又有才貌,竟是這樣微不足道。再說,南朝經東晉170多年,劉宋齊80年,到梁時,南京已經在蕭衍手上建成了一個世界第一大城市,世界各國的富商雲集南京,南京城日來往船隻有數萬艘,南朝已富甲天下。各種思想也傳入南朝,西漢的獨尊儒術傳統已被廢除,佛教作為一種學術已大張旗鼓地被引進。梁武帝三次逃離皇宮不當皇帝去做和尚,南京的寺廟如當今的歌舞廳一樣星羅棋布。這些社會因素,在某種程度上也刺激了徐昭佩的反傳統行為,濃妝艷抹參加你們士林館的學者論壇不行,素面朝天參加蕭繹的作家詩酒之會也不行,左右為難,便有了左邊臉妝,右邊臉不妝的“半面妝”。出奇招怪招,是南朝文人慣用的手法,徐昭佩受此文化影響,出了“半面妝”這一怪招,然這怪招在當時沒有市場,丈夫蕭繹隻裝沒看見。不像現在木子美芙蓉姐姐李宇春一出便轟動天下。有學者說徐娘畫半面妝時臉上是沿鼻梁中間畫了線的,我認為這是虛構的情節。我理解是徐娘首先是有藝術氣質的女人,女人的半面妝和文革中的陰陽頭差不多,不過前者是女人反傳統的表現,後者是虐待性的。

史書說梁元帝獨龍眼未必可信,梁朝的滅亡責任不在蕭繹,而在他的父親蕭衍。蕭繹是個詩人和作家是可信的,這有他的詩和文章為證。蕭繹不願做皇帝,願意與文人們談經論道,這也是事實。他不是好色皇帝,是個節儉和素食主義者也有史料佐證。這樣一個皇帝,對于徐昭佩這樣一個好淫多情的女人來說,自然有許多不滿足,一遇機會,紅杏出牆是勢必當然。南朝皇妃到寺廟是方便的,寺廟裏的大和尚用現在語來說是大教授,一個個風流千種才華蓋世。當時的瑤光寺應該就是現在長江路一帶,從台城出來,經北門橋,一晃就到。徐昭佩的第一個情人應該是瑤光寺的智遠和尚,兩人的床上功夫都不錯。南朝的美人很多,送到寺內美人不少,後來知道這個美人是徐皇妃,智遠就不敢了。因瑤光寺的老板是蕭繹,是官辦寺廟,弄不好,會掉腦袋。但兩人沒有鬧翻,熱戀一陣後冷了下來。

一個女人有一個典故留給後人已非一般女人,而徐昭佩則有兩則典故是家喻戶曉的。“徐娘半老風姿猶存”說的就是她。男人有了外遇,一般是保守秘密不與人講,怕引來是非。如果一個男人與皇妃搞上了,那是天大的秘密,若泄密,會殺頭。然在南朝,大可不必,這如同後來18世紀巴黎的皇室貴族找情人的情況差不多,而當時的南朝風氣開放程度甚于巴黎。朝臣季江是個美男子,和徐皇妃勾搭上後不僅在詩酒會上說徐娘好,在朝會上也說,有朝臣當面開季江玩笑,徐皇妃已年過三十,這樣老了,你還有興趣。季江也不掩飾,“徐娘雖老,猶尚多情。”這時,史官在場,就將這段台詞記載下來。這一記,便留給了我們不盡的話題。南朝的史官,如同我們現在的媒體記者,有新聞價值的東西總是毫不忌諱地如實寫出來,這才有了我們現在這種千古不朽的話題。在二十四史中,李延壽的南史是最值得翻閱的,看南史後就知道盛唐是怎麽來的了。

徐皇妃在與男人交往中,酒量不亞于男人,但她身為皇妃,又常常喝醉,便會鬧出許多笑話,成為皇妃中嗜酒第一人。也由此可見南都當時皇宮的開放程度,應遠遠勝于後來居上的巴黎。在徐昭佩的情人中,許多都隨著戰爭和歷史湮滅了,有一個情人是載入史冊的,這有史和有詩記載,且是梁皇帝蕭繹所寫的《金樓子》一書,那人是朝臣賀徽,當時也算個很有點名的詩人,人長得很俊美,俗稱小白臉也。兩人是情投意合,經常在一起喝酒寫詩做愛。詩當然是情詩,梁元帝是知道此事的,但梁元帝不過問,顯示出了南都皇帝的胸襟。當梁元帝在龍光殿上與群臣大談老庄禪佛儒之道時,賀徽便和皇妃徐昭佩相約于一地方幽會纏綿。南朝好空談,這在南京人中尚能見到遺風。徐昭佩不是南人,是齊魯之女,好實戰,你們談玄論道,我去實踐女人生命中的快樂,徐皇妃大體上可歸類到這種女人。徐昭佩與賀徽之間的情愛,以詩酒為媒,不能長久,大概好了一段時間,也就冷下來了。而她與季江之間的兩人戰爭,卻一直打到西魏兵圍城下,兩人才不得不分手,而且還是季江貪生怕死先棄徐皇妃而逃,這時徐昭佩才省悟到那些跟她山盟海誓的男人一個都靠不住,又回到自己丈夫身邊。丈夫雖是皇帝,寫詩可以,打仗不行,西魏兵打來了,隻有亡國。蕭繹見有了懺悔之意的妃子徐昭佩跪在地上求他饒恕,哭成了淚人,便問那個人呢?也就是那個情人季江呢?徐皇妃當然無言以對。蕭繹長嘆“事已至此,尚有何待?”不知是嘆國事還是嘆徐娘。

史載:徐皇妃自縊于549年,當年43歲,用現在的年齡來衡量女性,仍是一個風姿猶存的徐娘。

後人在猜字謎時,把猜字的半邊的謎,稱為“徐妃格”,又叫“片妝格”。意思就是,跟徐妃的隻化一半妝的臉蛋兒一樣也。“徐妃格”是“半讀類”的典型謎格,謎底字數至少兩個字,具有相同的部首,須去掉相同的部首後扣合謎面。例如,謎面為“明”(片妝格,打二字),則謎底為“陰陽”也;謎面為“針尖麥芒”(片妝格,打二字),則謎底為“茉莉”也。

1500年前的徐娘,已經成了猜謎遊戲開動腦筋的一種文化形式,然今天南京了解徐娘的人是寥若晨星,我們無法走進徐娘的內心,我們隻能通過梁朝的文化現象作出種種解釋,無論說徐娘是個不守婦道,給皇帝戴綠帽子的女人也罷,還是說她嘲弄皇帝獨龍眼的潑婦也好,她作為一個皇妃,能這樣做,總是有她許多原因的,而且滿朝文武大臣包括皇室本身也允許她這樣做,也說明當年的南朝梁代思想文化的包容度已經很大。史學家一直認為,南朝才是正宗的,北朝是非正宗的,盡管北朝武力上征服了南朝,但南朝文化一統了隋唐,又出現唐代新的開明。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