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惠 -唐太宗李世民妃嬪

徐惠

徐惠(公元627年―公元650年),湖州長城人,唐太宗李世民的妃嬪。

生于貞觀元年(公元627年)。年少時便才華出眾。唐太宗聽說後,將她納為才人。後被封為婕妤,接著又升為充容

貞觀末年,唐太宗頻起征伐、廣修宮殿。徐惠上疏極諫,剖析常年征伐、大興土木之害。唐太宗認可了她的看法並對她厚加賞賜。

貞觀二十三年(公元649年),唐太宗駕崩,徐惠哀慕成疾,不肯服葯,又作七言詩和連珠以示愛慕。永徽元年(公元650年)病逝,年僅二十四,被追封賢妃,陪葬昭陵石室。

  • 本名
    徐惠
  • 別稱
    徐賢妃,徐充容
  • 所處時代
  • 民族族群
  • 出生地
    浙江湖州
  • 出生日期
    公元627年(貞觀元年)
  • 逝世日期
    公元650年(永徽元年)
  • 主要作品
    《諫太宗息兵罷役疏》 《進太宗》
  • 職業
    詩人,妃嬪

簡介

徐惠徐惠

徐惠,湖州長城人,唐朝果州刺史徐孝德之女,唐太宗李世民的嬪妃。她生于太宗貞觀元年,即公元627年,生五日即能言語。四歲通論語及詩。八歲巳善屬文。徐孝德曾命擬離騷為小山篇,為太宗所聞,乃納為才人。貞觀末,上書極諫征伐、土木之煩太宗頗善其言。太宗卒,因悲成疾,不肯服葯,又作七言詩及連珠以見志。明年亦卒,贈賢妃。惠妃的著作,有諫太宗息兵罷役疏,今尚存。

年少聰慧

才女才女

徐惠十三歲入宮,先封為才人,不久封為婕妤,後又升充容。

徐惠祖籍湖州盛產女神童,名動江南的才女李季蘭和徐惠都是這種特產中的精品。在別的孩子的舌頭還在舔腳趾的時候,徐惠就已經開始呼爹叫媽了;當別的孩子還隻認得一二三四的時候,她已經把《論語》、《毛詩》念得滾瓜爛熟了。八歲時,她已經能出口成詩了,而且辭致清麗,頗有水準。當時父親徐孝德想考考她,就讓她仿照屈原的《離騷》作一首離騷體詩。不就是屈原的離騷體嗎,小徐惠也不皺眉頭,找來紙筆信手一揮,片刻即成《擬小山篇》一首:“仰幽岩而流盼,撫桂枝以凝想;想千齡兮此遇,荃何為兮獨往。”

這首在被收錄進《全唐詩》的時候,特別標註了其父徐孝德大感震驚的反應。在這首詩中,小小的徐惠流露出對屈原的崇敬與仰慕:一千年間方才出現了屈原這位真正的人,您的純潔似香草,又因何獨自殉國呢?八歲的孩童之作能蘊含如此感慨,如此豪情,大概是誰也難以想象的。雖然,歷史上真實的屈原不光性格和品行上有潔癖,就是生活習慣方面都有很嚴重的潔癖。然而,小小徐惠的一首小詩在有意無意間觸到了這位千古詩人內心的隱秘。

十三歲時,徐惠的才氣已經名揚遐邇,當然,傳進李世民的耳朵裏並非難事。李世民雖然不荒淫,但也好色,這樣的好女子豈能放過?于是一道聖旨召為才人,將神童攬入懷中。

入宮

寫詩息怒

才女故事才女故事

入宮對于勤學好讀的徐惠來說是一件天大的好事,因為宮中的藏書超過任何一個地方的收藏,求知欲極旺的她得以有機會遍覽群書,才學和見識也進步的更快了。李世民是個極有品位的人,對身邊的女人也有很高要求。看到徐惠如此好學,他也十分高興,對她十分照顧,沒多久就把她由最末等的才人一下晉遷為九嬪中的第八級充容。而徐惠反贈給李世民的卻是許多的快樂。有一次,李世民派人叫徐惠來見自己,本來興致挺高,結果徐惠遲遲不來。李世民等了很久很久,好心情變成了一肚烈火。當徐惠珊珊到來的時候,一眼就看到李世民冷臉如冰,雖然她知道了丈夫的不快,但是她隻是嫣然一笑,揮筆寫了一首詩送給了丈夫的面前:朝來臨鏡台,妝罷暫徘徊。千金始一笑,一召詎能來。”李世民讀完之後,哈哈大笑,怒氣一下子全消失了。

這首詩就是後來進入《全唐詩》的《進太宗》。

有政見

除了文學造詣外,徐惠在政事上也頗有眼光。李世民統治後期好大喜功,多次興兵攻打高麗,勞民傷財,民間因此怨聲載道。徐惠多次想勸諫他,都忍住了,後來終于在貞觀二十二年的時候再也看不下去,就認真寫了一份奏疏交給李世民,明確指出“地廣者,非長安之術;人勞者,為易亂之符”。希望李世民能夠多加節儉,休兵罷戰,還百姓以安寧。李世民讀完後有所醒悟,對徐惠重重獎賞了一番。

憂鬱早逝

然而紅顏薄命,貞觀二十三年,太宗去世,徐惠悲痛憂思成疾,卻婉拒太醫診治,病危中,還詩行連珠,寄托對太宗的深厚感情與追思。永徽元年,也就是太宗去世後兩年,徐惠告別人世,終年二十四歲。高宗念其賢德,下詔追謚“賢妃”。並按其遺願,葬于昭陵,了卻她“日夜侍奉在先帝身邊”的心願。

家庭成員

父親:徐孝德。

母親:姜氏,封金城郡君。

弟弟:徐齊聃、徐齊庄。

妹妹:徐氏,即唐高宗徐婕妤。  

丈夫:唐太宗李世民。

侄子:徐堅,徐齊聃之子。

文學作品

徐惠現存的作品總計七篇,分為詩五首,《擬小山篇》、《長門怨》、《秋風函谷應詔》、《賦得北方有佳人》和《進太宗》 。文賦兩篇《奉和御製小山賦》和《諫太宗息兵罷役疏》。

其中,根據學者的研究統計,現存以《長門怨》為題的唐詩總計三十七首,涉及詩人三十三人 ,徐惠之作是唐代同題詩歌中唯一的嬪妃和女性作者。《秋風函谷應詔》則被編入作為教導唐朝儲君和皇子們如何詩作文,具有啓蒙性質的皇室教材 《初學記》。《奉和御製小山賦》應作于貞觀二十一年,徐惠陪伴唐太宗在翠微宮休養期間,此為和韻唐太宗《小山賦》之作。清朝學者王芑孫認為這兩篇作品是“和賦”文學形式的起源之作。

《諫太宗息兵罷役疏》是一篇歷史上罕見的傑出的女性政論文章,為歷代史家所重,收入多部重要的典籍,如《舊唐書》、《新唐書》、《貞觀政要》、《資治通鑒》等。

作品全集

奉和御製小山賦

惟聖皇之御宇,鑒敗德於前規。裁廣知以從狹,抑高心而就卑。懼逸情之有泰,欣靜慮於無為。於時季春移序,初光入暑,露溽池台,煙霏林篽。睿情悒以無歡,懷仁智而延佇。思寓賞以登臨,非騁麗於茅宇。殊華岳之削成,異羅浮之移所。爾其表玩宸衷,故作離宮。含仁自下,帶嶮非崇,分上林之卉木,點重巒之翠紅。葉新抽而不樹,花散植植而無叢。雜當窗之帶柳,交約砌之圭桐。纖塵集兮朝嶺峻,宵露晞兮夕澗空。影促圓峰三寸日,聲低疊嶂一尋風。風輕兮拂蘭蕙,日斜兮蔭階砌,蝶留粉於岩端,蜂尋香於嶺際。草臨波而側影,石瑩流而倒勢。雖蓬瀛之蘊奇,故未留於神睇。彼昆閬之稱美,詎有述於天製。豈若數簣之形,託於掖庭,俯依綺檻,仰映朱楹。恥岩崖之鄙薄,荷眺矚之恩榮。期保終於一國,奉天眷於千齡。

擬小山篇

仰幽岩而流盼,撫桂枝以凝想。

將千齡兮此遇,荃何為兮獨往。

諫太宗息兵罷役疏

自貞觀以來,二十有二載,風雨調順,年登歲稔,人無水旱之弊,國無飢饉之災。昔漢武守文之常主,猶登刻玉之符;齊桓小國之庸君,尚圖泥金之事。陛下推功損己,讓德不居。億兆傾心,猶闕告成之禮;雲亭佇謁,未展升中之儀。

此之功德,足以咀嚼百王,綱羅千代者矣。然古人有言:“雖休勿休”,良有以也。守初保末,聖哲罕兼。是知業大者易驕,願陛下難之;善始者難終,願陛下易之。

竊見頃年以來,力役兼總,東有遼海之軍,西有昆邱之役,士馬疲於甲胄,舟車倦於轉輸。且召募役戍,去留懷死生之痛;因風阻浪,往來有漂溺之危。一夫力耕,卒無數十之獲;一船致損,則傾數百之糧。是猶運有盡之農工,填無窮之巨浪,圖未獲之他眾,喪已成之我軍。雖除凶伐暴,有國常規,然默武玩兵,先哲所戒。昔秦王並吞六國,反速危亡之兆;晉武奄有三方,翻成覆敗之業。豈非矜功恃大,棄德而傾邦;圖利忘害,肆情而縱欲。遂使悠悠六合,雖廣不救其亡;嗷嗷黎庶,因弊以成其禍。是知地廣非常安之術,人勞乃易亂之源。願陛下布澤流仁,矜弊恤乏,減行役之煩,增《湛露》之惠。

妾又聞為政之本,貴在無為。竊見土木之功,不可兼遂。北闕初建,南營翠微,曾未逾時,玉華創製。雖復因山藉水,非無架築之勞;損之又損,頗有工力之費。終以茅茨示約,猶興木石之疲;假使和僱取人,不無煩擾之弊。是以卑宮菲食,聖王之所安;金屋瑤台,驕主之為麗。故有道之君,以逸逸人;無道之君,以樂樂身。願陛下使之以時,則力無竭矣;用而息之,則人斯悅矣。

夫珍玩伎巧,乃喪國之斧斤;珠玉錦綉,實迷心之酖毒。竊見服玩纖靡,如變化於自然;職貢珍奇,若神仙之所製。雖馳華於季俗,實敗素於淳風。是知漆器非延叛之方,桀造之而人叛;玉杯豈招亡之術,紂用之而國亡。方驗侈麗之源,不可不遏。作法於儉,猶恐其奢,作法於奢,何以製後?伏惟陛下明鑒未形,智周無際,窮奧秘於麟閣,盡探賾於儒林。千王治亂之蹤,百代安危之跡,興衰禍福之數,得失成敗之機,固亦包吞心府之中,迴圈目圍之內,乃宸衷之久察,無假一二言焉。唯恐知之非難,行之不易,志驕於業泰,體逸於時安。伏惟抑意裁心,慎終如始,削輕過以滋重德,擇後是以替前非,則鴻名與日月無窮,盛德與乾坤永大。

長門怨

舊愛柏梁台,新寵昭陽殿。守分辭芳輦,含情泣團扇。

一朝歌舞榮,夙昔詩書賤。頹恩誠已矣,覆水難重薦。

秋風函谷應詔。

秋風起函谷,勁氣動河山。偃松千嶺上,雜雨二陵間。

低雲愁廣隰,落日慘重關。此時飄紫氣,應驗真人還。

賦得北方有佳人

由來稱獨立,本自號傾城。

柳葉眉間發,桃花臉上生。

腕搖金釧響,步轉玉環鳴。

纖腰宜寶襪,紅衫艷織成。

懸知一顧重,別覺舞腰輕。

進太宗

朝來臨鏡台,妝罷暫裴回。

千金始一笑,一召詎能來?

後世評價

孫之翰:“帝王於後宮恩寵過厚,非賢徳者鮮不幹預時事。著名於外,葢寵過厚,則言易入;言易入,則事可動。後宮於帝王可動事,則奸邪附之。著名於外,又況親族竊恩競為氣勢,內寵至此,小則破家之禍,大則為國之患,此必然之勢也。太宗在位嵗久,於後宮不無寵嬖,但外不聞何人爾。惟徐充容以恩顧稱,絕不幹預時事,復能諫爭君失,則貞觀宮壼之政可知也。”

戈直:“人臣進諫于君,古人擬之以之批鱗,雖士夫猶以為難,況婦人女子乎?其見之史傳,則鄧曼論莫敖之敗,成風請須句之封,班姬辭共輦之載,劉氏救元達之刑,寥寥千載,不多見也。太宗納諫之德,冠絕古今,外之房、杜、王、魏,內之文德皇後,亦足以交修而夾輔之矣。宮妾之中,復有如徐氏者焉。觀其諫疏,有老師宿儒不能遠過者。嗚呼賢哉!”  

《全像評林古今列女傳》:“唐徐充容,文而有行,落筆成文,輕染雲箋皆錦綉。報君厚遇,願先犬馬侍丘園。不貴其文辭之豊典,而貴其上書言息兵罷役,而貴其自言曰:‘得先犬馬侍寢園。’是實行之篤,允孚其文辭之工稱矣也固宜。頌曰:徐氏充容 史書其通 。 文屬蚤歲 于詩亦工 。太宗為禮 陳諫于宮。 願侍寢園 雖死亦榮。”[26]

《幼學瓊林》:曹大家續完漢帙,徐惠妃援筆成文,此女之才者。徐賢妃卻天子召,露沁新詩;謝道韞解小郎圍,風生雄辯。[27]

朱元璋::“乏人矣!昔唐太宗繁工役,好戰鬥,宮人徐充容猶上疏曰:‘地廣非久安之道,人勞乃易亂之源。東戍遼海,西役昆丘,誠不可也。’今所答皆順其欲,則唐婦人過今儒者。”[28]

楊以任:又一長孫皇後!(楊評價長孫皇後為“女後如此,千古共快。)[29]

《弘道錄》:“太宗之世,一賢妃而顯名,何也。蓋唐之興者,反隋之舊也;致治之美者,從諫之功也。故人人不以為諱,親疏不以為瀆召,則骨經綱紀之臣變為脂韋唯偌之行,何況閨門之淑女哉。”[30]

呂坤:“賢妃非女諫官耶。世言宮妾不可近,婦言不可聽,顧其人其言何如耳。如賢妃者,朝夕在側,食息受言,非耽女寵矣。宮闈近御,孰謂無正人君子哉。”[31]

愛新覺羅·弘歷:“元成有言,願為良臣。流風不振,乃自宮嬪。徐妃上書,東征抗陳。惜哉唐宗,納而弗斷。外事征討,內營宮館。頓忘初年,如圜斯轉。”[32]

《全史宮詞》:“擬就離騷早負才,妝成把鏡且徘徊。美人一笑千金重,莫怪君王召不來。”

《載酒園詩話》:“(一朝歌舞榮,夙昔詩書賤),豈徒宮闈中,士之變塞者類然也。此語殆參透人情。賢妃詩饒有氣骨,殆非上官婉兒可比。”[33]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