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州相王

徐州相王

徐州相王指的是戰國時期前334年魏惠王和齊威王在徐州會盟,互相承認對方為王,公元前334年,惠王率領韓國和一些小國到徐州(今山東滕縣東南)朝見齊威王,尊齊威王為王,齊威王不敢獨自稱王,于是也承認魏的王號,惠王並改此年為後元年。

簡言之,魏惠王、齊威王訂立了同盟條約,相互尊對方為王,這以後各國紛紛稱王(僭越稱王,無視周王的權威。之前各國都是諸侯國,隻有周天子可以稱王),史稱"徐州相王"。所以戰國中後期的君主的謚號都是XX王,而之前的謚號都是XX公、XX侯,如齊桓公、晉文公魏文侯韓昭侯秦孝公等等。(吳、越、楚三國春秋時期已稱王)

  • 中文名稱
    徐州相王
  • 解釋
    魏惠王齊威王在徐州互稱為王。
  • 時間
    前334年
  • 出自
    《先秦諸子系年考辨》

簡介

前334年(魏惠王三十七年),魏惠王率領韓國和一些小國到徐州(山東滕縣東南)朝見齊威王,尊齊威王為王,齊威王不敢獨自稱王,於是也承認魏的王號,史稱「會徐州相王」。惠王並改此年為後元年(前334年)。這標志著楚國自楚武王以來作為諸侯國裏唯一稱王者地位喪失,楚威王對此憤怒不已,"寢不寐,食不飽"。前333年,楚威王領大軍伐齊,趙國、燕國乘機出兵攻齊。

影視作品中的魏惠王影視作品中的魏惠王

公元前342年,魏又進攻韓國,韓也求救于齊。齊又以田忌,田嬰為將,孫臏為軍師,重復"圍魏救趙"故事,在馬陵(今山東郯城)再次重創魏軍,魏國精銳盡失,秦國乘機向魏國發動進攻,佔領了具有重要戰略意義的河西之地。魏國迭遭慘敗,元氣喪盡,面對咄咄逼人的秦國,不得不對中原各國轉取友好政策。山(崤山)東諸國懼怕強秦東來,接受了魏國的善意,公元前334年,惠王率領韓國和一些小國到徐州(今山東滕縣東南)朝見齊威王,尊齊威王為王,齊威王不敢獨自稱王,于是也承認魏的王號,惠王並改此年為後元年。

簡言之,魏惠王、齊威王訂立了同盟條約,相互尊對方為王(僭越稱王,周王的權威沒人管。之前各大國其實都是諸侯國,隻有周天子可以稱王,這以後各國紛紛稱王),史稱"徐州相王"。所以戰國中後期的君主的謚號都是XX王,而之前的謚號都是XX公、XX侯,(楚國例外,因其為"蠻夷"發展迅速)如齊桓公、晉文公、宋襄公、魯隱公秦穆公等等。

過程

齊國在齊威王(公元前356-前320 年在位)時,任用鄒忌為相,實施改革,使齊國"最強于諸侯"①。強大起來的齊國,不甘心受製于魏國,于是與魏國不斷發生沖突。

三晉中的趙國,有時是迫不得已地跟隨魏國。魏國在趙國的南邊,魏國的強大阻止了趙國向中原發展。魏國越過趙國攻佔中山國,趙國也想得到中山國土地,魏文侯借道攻中山時,趙國就有著自己的打算。《戰國策·趙策一》載,魏文侯借道于趙攻中山國,趙國君不願意。趙利勸趙君借道說:"過矣。魏攻中山而不能取,則魏必罷(疲),罷(疲)

則趙重。魏拔中山,必不能越趙而有中山矣。是用兵者,魏也。而得地者,趙也。"魏國攻下中山後,果然不能直接治理,隻得派子擊駐守,使趙蒼唐為中山相,名屬魏,實為一獨立國。趙國在趙敬侯時(公元前386-前375 年在位),曾對中山發起進攻,先戰于房子(今河北臨城北〕,後又戰于中人(今河北唐縣西)②。當魏武侯死時,趙國又想擁立惠王兄弟公中綬,以圖削弱魏國。可見趙國是極力反對魏國的霸業的。

齊國和趙國都對魏國的霸業不滿,因此就出現齊、趙聯合對付魏國的局面。趙成侯十八年(公元前357 年),趙國派趙孟往齊國與齊聯絡,次年趙成侯與齊威王在平陸相會。魏國對齊、趙的接近首先是打算給趙以武力打擊。魏惠王十七年(公元前354 年),魏以大軍圍攻趙國邯鄲,十八年攻下邯鄲。在魏圍邯鄲時,趙向齊國求救。齊國想坐收漁人之利,遲遲不出兵。當魏攻下邯鄲後,齊國才出兵相救。魏雖攻下邯鄲,因長期的戰爭,兵民已疲困,因此齊軍在桂陵(今河南長垣北)大敗魏軍。

趙國都邯鄲卻仍然在魏人手中,趙國的危急還是未解除。魏惠王十九年,"諸侯之師圍我襄陵(今河南雎縣)"。圍攻魏襄陵的國家有齊、楚、宋、衛等國。魏國和韓國聯軍"敗諸侯之師于襄陵"①。可見魏國當時的力量也還是"最強于諸侯"的。

戰國地圖戰國地圖

齊國對魏國的嚴重打擊是在魏惠王二十八年馬陵之戰。魏惠王二十年為與趙國和解,把邯鄲歸還給趙國,趙成侯與魏惠王在漳水上相會,結盟和好,趙國于是參加了魏國發起的"逢澤之會"。

逢澤之會後,魏、趙又聯合攻韓國,韓國就向齊國求救。齊國以田忌為將,孫臏為軍師攻魏救韓。魏惠王以太子申為將,龐涓為軍師相救,兩軍在馬陵(今山東範縣西南)相遇。龐涓輕敵中孫臏計而大敗。龐涓戰死,太子申被俘,魏十萬大軍被殲滅②。這次戰爭對魏國是一次十分沉重的打擊,魏國的國力從此走下坡路。

馬陵之戰後,齊、秦、趙乘機從東、西、北三方向魏發動圍攻。《史記·魏世家》索隱引《竹書紀年》載:"二十九年五月,齊田朌及宋人伐我東鄙,圍平陽。九月,秦衛鞅伐我西鄙。十月,邯鄲伐我北鄙。王攻衛鞅,我師敗績。"二十九年指魏惠王二十九年。邯鄲指趙國。魏軍與秦商鞅的戰爭,是魏將公子卬輕信商鞅被騙,致使被俘。在魏惠王的

① 《史記》卷四十六《田敬仲完世家》。

② 《史記》卷四十三《趙世家》。

錢穆:《先秦諸子系年考辨》八七《魏圍邯鄲考》。

② 《史記》卷六十五《孫子吳起列傳》。

① 《史記》卷六十八《商君列傳》。

後元十二年(公元前323 年)楚國也北上伐魏。楚將昭陽在襄陵打敗魏軍,奪去魏國的八個邑②。對這一系列的失敗,魏惠王以為是他在位的奇恥大辱,後來孟子遊學到魏國,魏惠王對他說:"晉國,天下莫強焉,叟之所知也。及寡人之身,東敗于齊,長子死焉;西喪地于秦七百裏;南辱于楚。寡人恥之"③。

魏國受到一系列嚴重打擊,國力大損。相反,齊國在齊威王時,任用鄒忌為相,實施改革,國力強盛,已取代了魏國的政治地位。齊威王敗魏于馬陵後,也令諸侯,朝天子,作霸主。《戰國策·趙策三》載:"昔齊威王嘗為仁義矣,率天下諸侯而朝周。周貧且微,諸侯莫朝,而齊獨朝之。"齊國雖然國力強大,卻不能使諸侯聽從它的指揮去朝周天子。這一方面反映齊國的霸業已不及魏國的聲勢;同時也是時代變遷,"周貧且微",世人皆知周天子已無利用價值。

齊、秦在東西方對魏國夾擊,逼使魏惠王採納相國惠施"折節事齊"

的建議,于是在魏惠王三十六年(公元前334 年)前往徐州(今山東滕縣南)朝見齊威王,並正式尊齊威王為王④。齊國也尊魏惠王為王,這就是戰國政治史上著名的魏、齊"徐州相王"事件。

魏、齊徐州相王是中原諸侯國中第一次稱王及互相承認為王。在此以前隻有不尊從周朝禮製的楚、吳、越這些國家才自稱為王。它們的自稱為王,卻不被中原諸侯承認。像吳王夫差在黃池會諸侯,與晉國爭霸主,晉國提出吳不得以稱王為條件,夫差也隻得去掉王號而以"公"的名號簽盟。且這些稱王的國家,中原諸侯都把它們當蠻夷加以排斥。因此,雖然楚、吳、越這些國家在春秋時就開始稱王,但它們對社會的影響不大。而齊、魏的稱王卻不同,它們都是接受周王加封的諸侯,直到戰國時,這兩國還在率諸侯朝周天子,作著在周天子的旗號下,當諸侯霸主的打算。齊、魏國君稱王,就否定了周天子的獨尊共主地位,周天子不但在實力上,而且在名號上從此也就與諸侯相一致了。周天子共主地位的喪失,從春秋以來,建立在"挾天子以令諸侯"基礎上的霸政,也就隨之消失。所以齊、魏相王是戰國時代政治史上一件驚人之舉。

② 《史記》卷四十《楚世家》。

③ 《孟子·梁惠王上》。

④ 《史記》卷四十四《魏世家》。襄王元年,應為惠王後元元年,見錢穆:《先秦諸子系年考辨》九二。

結果

魏、齊國君稱王的具體時間,說者歧異。魏惠王的稱王多主逢澤之會後。齊威王稱王更在桂陵之戰後,徐州相王隻是互相承認。以情理推之,逢澤之會後魏惠王率十二諸侯朝周天子于孟津,馬陵之戰後齊威王也有朝周天子的舉動,他們都在承認周天子為王,而私下卻又自稱王,何以號令諸侯?錢穆說"徐州一會,實當時諸侯稱王之初步,戰國驚人一大事(《先秦諸子系年考辨》九二)"。戰國諸侯正式打出王號,實應在徐州相王之時。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