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小岩

徐小岩

徐小岩,1947年2月出生,1968年2月參加工作,時年21歲。高中畢業時,文革爆發,68年武鬥最激烈又恰逢上山下鄉開始,參軍, 1972年作為工農兵大學生(學製3年),保送清華,1975年畢業于清華大學電腦系。

  • 中文名稱
    徐小岩
  • 國籍
    中國
  • 民族
  • 出生地
    山西五台
  • 出生日期
    1947.02
  • 畢業院校
    加拿大新斯克舍技術大學
  • 信仰
    共產主義

人物簡介

徐小岩(1947- ),徐向前之子。畢業于清華大學,現任中國人民解放軍總裝備部科技委副主任。中將軍銜。妻子王彥彥曾是一名軍醫,現已退休,二人生有一子徐珞。

徐小岩

新中國成立後,戎馬一生的徐向前元帥常對兒子徐小岩感嘆說,戰場上的硝煙退去了,新的戰爭——經濟建設又開始了,必須抓緊時間掌握、研究新東西,特別是科學技術。
   徐向前元帥對自然科學很感興趣,徐小岩也受了他的影響。1972年,徐小岩考入清華大學電腦系。畢業後,又前往加拿大深造,獲得電腦碩士學位。後來他在第二炮兵某研究所與同事們一起研製出我國第一代漢字電腦。

個人檔案

姓名:徐小岩
 代表團:解放軍
 性別:男
 民族:漢族
 籍貫:山西五台
 出生年月:1947年02月
 黨派:中共
 畢業院校:加拿大新斯克舍技術大學
 學歷:研究生
 所學專業:電腦科學專業
 現任職務:全國人大代表

徐小岩

2006年任解放軍總裝備部科技委員會副主任,中將軍銜

人物經歷

1968年入伍成為山東石島一名海軍戰士,1972年就讀清華大學電腦系,畢業後前往加拿大深造,獲得電腦碩士學位。回國後,徐小岩和第二炮兵某研究所的同事們一起研製出了中國第一代漢字電腦。曾任總參謀部通信部部長。1994年晉升少將軍銜,05年7月升任南京軍區副司令員,06年1月任總裝備部科技委員會副主任,現在為中將軍銜。

成長歷程

父母親的言傳身教,大革命時期黃埔軍校的革命傳統,是他受益終生的精神財富。  今年的6月16日是黃埔軍校建校80周年紀念日,在此前夕,我特意約見了從孩提時代即有“總角之交”的同窗摯友-中國人民解放軍總參謀部某部部長徐小岩少將。

孩提時代

小岩從記事時起,就被父母送進位于北京西山腳下的八一國小,過起寄宿製集體生活。筆者就是那時與其朝夕相處的。

徐小岩

我們的少年時代可以說是一個陽光燦爛、春風拂煦的年代。當時我們還沒有遭遇“應試教育”的桎梏。每天上課時專心聽講,如飢似渴地汲取各種知識。一下課,大家都歡天喜地地呼喊著蜂擁到操場上,在將近兩個小時的體育活動時間裏,盡情地鍛煉、遊戲。這樣的學習生活,不僅培育了我們心靈中英雄主義和團隊精神的情操,而且給我們此後承擔事業的重壓奠定了良好的基礎。

我和小岩都記得,最初每逢周末,大大小小的汽車便熙熙攘攘馳來,孩子們歡笑著奔向接自己回家的汽車。人歡車鳴,吸引著路人的目光……

後來,徐向前元帥和其他一些老前輩都認為這種作法不好,希望八一國小這所在戰火硝煙中誕生的學校,要發揮戰爭年代轉戰敵後艱苦奮鬥的光榮傳統,使學生們避免成為“八旗子弟”,要學好本領,成為共產主義事業的可靠傳人……

于是,以後星期六來接孩子的小汽車大大減少了。每逢這一天的傍晚,我和小岩便約幾位知心的同學一道步行回家。八一國小離我們各自的家足有幾十公裏。在建國初期,連通海淀鎮、黃庄、蘇州街、魏公村、白石橋和市區的,不是如今被喚作“中關村大街”的通衢大道,而是一條極其簡陋的土路。路旁葳蕤的綠草裏,綻放著一種淡紫色的名叫二月蘭的花朵,仿佛綠色溪流中一點點躍動的風帆。微風吹來,綠草與紫花搖晃著,發出“沙沙”脆響,仿佛是一種來自天國的音樂,祥和而幽遠。我們步行在這雨天滿泥濘、晴天塵土飛揚的土路上,直到晚霞消盡,夜幕低垂,才飢腸轆轆地趕回家……

科技之路

小岩自小對科技萌生興趣,也是受父親徐向前元帥的影響。在選擇學業時,他和二姐徐魯溪都選擇了科研。魯溪考入中國科技大學,後來又進入中國科學院讀理論物理碩士研究生。她的理想是成為一名像居裏夫人那樣的女科學家。遺憾的是1967年她被打成“5·16分子”,經過長期審查又被送進“五七幹校”,使搞科研的大好時光白白流走了。小岩是在1972年考入清華大學電腦系的。畢業後,又前往加拿大深造,獲得電腦碩士學位。後來他在第二炮兵某研究所與同事們一起研製出我國第一代漢字電腦。那幅:“世上無難事,隻要肯登攀”的條幅,是在他學習遇到困難時,父親為勉勵兒子而專門寫的。記得在研製第一代漢字電腦時,小岩手頭能找到的資料隻有一本電子工業部15所翻譯的外國著作。因譯者不懂電腦技術,譯得不太準確,很難讀懂。後來小岩得知中國圖書進出口公司的資料室裏有幾種相關的外文書刊,他便每天騎腳踏車從位于北京北郊的清河趕到位于西郊的二裏溝,一句句攻讀,一點點查閱。最後終于克服重重困難,把這台電腦從無到有地搞出來了。

父母親的言傳身教,大革命時期黃埔軍校的革命傳統,是徐小岩受益終生的精神財富。作為在和平年代裏成長起來的軍人,徐小岩深感肩上的責任重大。如何使人民軍隊的技術裝備再上一個台階,建設一支信息化的軍隊,實現指揮自動化,更好地保衛國家和人民的安全,是徐小岩一直思考的問題。

人生格言

共產黨員視金錢如糞土

徐小岩現任中國人民解放軍總裝備部科技委副主任。眼前的這位將軍身材高大挺拔,胸前佩戴的勛表,透露出將門之後不平凡的部隊生涯。他首先講述的就是父母共同的軍事母校——黃埔軍校。

徐小岩

1924年6月,徐向前離開家鄉山西五台縣前往廣州投身革命,成為黃埔軍校的一期學生;1926年,徐小岩的母親黃傑為了反抗封建包辦婚姻,從湖北江陵離家出走到了武漢,考入俗稱“黃埔六期”的軍事政治學校武漢分校。

“父母革命的起步點都是黃埔軍校,還有一個共同點就是希望改變中國的面貌,建立一個新的中國。”徐小岩說,那個年代加入黃埔軍校的大部分是這樣的年輕人,都有一種不求升官發財、不怕流血犧牲的獻身精神。這種用鮮血和生命澆灌出來的精神,應該為中華民族傳承。  徐小岩徐向前一直被老百姓稱為“布衣元帥”。談起這個稱呼,徐小岩說,父親一直教育我們做人要幹幹凈凈、清清白白。以前父親的老部下送兩箱橘子,他都會不高興板起臉來訓人,別人以後就再不敢給家裏送東西了。

徐小岩回憶起上初二那年的夏天,有一次和父親在北戴河時,胡耀邦等幾個老部下前來看望,父親就請他們吃晚飯。“吃的是一大鍋盒子飯,主要是稀飯,再放一點面條、大塊土豆、豆角和一些肉亂燉。大家就穿著背心吃開了。這樣吃飯不是挺好嗎?”徐小岩說。

溫家寶總理日前在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到加強廉政建設和反腐敗工作時,代表們兩次報以熱烈掌聲。會場內的徐小岩感慨萬千,他說,父親那一代人的嚴于律己、黃埔軍校大門的這副對聯,到今天仍有非常現實的意義。 “代表討論中專門講了官員的財產申報製度。按道理說,加入了共產黨,走了這條路,本身就是連生命都可以奉獻,視金錢如糞土,申報財產還有什麽做不到的嗎?”徐小岩說。

人物觀點

2012年3月8日上午,全國人大代表、海軍副司令員徐洪猛介紹,目前我國航母試驗非常順利,今年有安排航母入役的計畫。此外,殲擊機試驗也在計畫中。

我國什麽時候才有真正的國產航母?全國人大代表、徐向前之子徐小岩中將對此表示,中國擁有自己的國產航母還需要一段時間。他表示,航母是一個非常復雜的工程,一個航母上的電子設備光電子兼容問題就很復雜,所以需要很長時間來適應。此外,現在航母飛機速度高技術更復雜。

中國需要幾艘航空母艦?徐小岩稱,一艘“絕對不夠”,應該有三四艘,並組建航母艦隊。

升官發財,請往他處

“黃埔軍校的大門上掛著一幅對聯,寫著升官發財,請往他處;貪生怕死,莫入此門。這句話,今天我們共產黨的幹部都應該做到。”全國人大代表、徐向前之子徐小岩中將兩會期間接受新華社記者專訪時表示。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