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壽

徐壽

徐壽(1818年2月26日-1884年9月24日),字生元,號雪村,江蘇無錫人,清末科學家,中國近代化學的啓蒙者。在我國,系統地介紹近代化學的基礎知識大約始于19世紀60年代。在這一方面,徐壽做了重要的工作,許多科學史專家都公推徐壽為我國近代化學的啓蒙者。青少年時,徐壽學過經史,研究過諸子百家,常常表達出自己的一些獨到見解,因而受到許多人的稱贊。然而他參加取得秀才資格的童生考試時,卻沒有成功。經過反思,他感到學習八股文實在沒有什麽用處,毅然放棄了通過科舉做官的打算。此後,他開始涉獵天文、歷法、算學等書籍,準備學習點科學技術為國為民效勞。

  • 中文名稱
    徐壽
  • 出生地
    江蘇省無錫市郊外
  • 出生日期
    1818年02月26日
  • 逝世日期
    1884年09月24日
  • 職業
    中國近代化學的啓蒙者
  • 畢業院校
    自學成才
  • 主要成就
    引進和傳播國外先進的科學技術
  • 代表作品
    翻譯了關于蒸汽機的專著《汽機發初》
  • 譯書
    17部105本168卷共約287萬餘字。

人物簡介

徐壽徐壽

徐壽,1818年出生在江蘇省無錫市郊外一個沒落的地主家庭。5歲時父親病故,靠母親撫養長大。在他17歲時,母親又去世。幼年失父、家境清貧的生活使他養成了吃苦耐勞、誠實樸素的品質,正如後人介紹的那樣:“賦性狷樸,耐勤苦,室僅蔽風雨,悠然野外,輒怡怡自樂,徒行數十裏,無倦色,至不老倦。”

生平經歷

青少年時,徐壽學過經史,研究過諸子百家,常常表達出自己的一些獨到見解,因而受到許多人的稱贊。然而他參加取得秀才資格的童生考試時,卻沒有成功。經過反思,他感到學習八股文實在沒有什麽用處,放棄了通過科舉做官的打算。此後,他開始涉獵天文、歷法、算學等書籍,準備學習點科學技術為國為民效勞。這種志向促使他的學習更為主動和努力。他學習近代科學知識,涉及面很廣,凡科學、律呂(指音樂)、幾何、重學(即力學)、礦產、汽機、醫學光學電學的書籍,他都看。這些書籍:成為他生活中的伴侶,讀書成為他一天之中最重要的活動。就這樣,他逐漸掌握了許多科學知識。

在徐壽的青年時代,中國尚無進行科學教育的學校,也無專門從事科學研究的機構。徐壽學習近代科學知識的唯一方法是自學。堅持自學需要堅韌不拔的毅力,徐壽有這種毅力,因為他對知識和科學有著真摯的追求。在自學中,他的同鄉華蘅芳(近代著名的科學家,擅長數學,比徐壽年幼15歲)是他的學友,他們常在一起,共同研討遇到的疑難問題,相互啓發。

在學習方法上,徐壽很註意理論與實踐相結合。他常說:“格致之理纖且微,非藉製器(即不靠試驗)不克顯其用”1853年,徐壽、華蘅芳結伴同往上海探求新的知識。他們專門拜訪了當時在西學和數學上已頗有名氣的李善蘭。李善蘭正在上海墨海書館從事西方近代物理、動植物、礦物學等書籍的翻譯。他們虛心求教、認真鑽研的態度給李善蘭留下了很好的印象。這次從上海回鄉,他們不僅購買了許多書籍,還採購了不少有關物理實驗的儀器。回家後,徐壽根據書本上的提示進行了一系列的物理實驗。為了攻讀光學,買不到三棱玻璃,他就把自己的水晶圖章磨成三角形,用它來觀察光的七彩色譜,結合實驗攻讀物理,使他較快地掌握了近代的許多物理知識。有一次,他給包括華蘅芳的弟弟華世芳在內的幾個孩子作物理實驗演示。先疊一個小紙人,然後用摩擦過的圓玻璃棒指揮紙人舞動。孩子們看了感到很驚奇和可笑。通過這樣的演示,他就把他學到的摩擦生電的知識傳授給了他人。

1856年,徐壽再次到上海,讀到了墨海書館剛出版的、英國醫生合信編著的。《博物新編》的中譯本,這本書的第一集介紹了諸如氧氣、氮氣和其他一些化學物質的近代化學知識,還介紹了一些化學實驗。這些知識和實驗引起了他的極大興趣,他依照學習物理的方法,購買了一些實驗器具和葯品、根據書中記載,邊實驗邊讀書,加深了對化學知識的理解,同時還提高了化學實驗的技巧。徐壽甚至獨自設計了一些實驗,表現出他的創造能力。堅持不懈地自學,實驗與理論相結合的學習方法,終于使他成為遠近聞名的掌握近代科學知識的學者。

鴉片戰爭失敗的恥辱,促使清朝統治集團內部興起一陣辦洋務的熱潮。所謂洋務即是應付西方國家的外交活動,購買洋槍洋炮、兵船戰艦,還學習西方的辦法興建工廠、開發礦山、修築鐵路、辦學堂。但是,作為封建官僚權貴,洋務派大都不懂這些樣學問,興辦洋務,除了聘請一些洋教習外,還必須招聘和培養一些懂得西學的中國人才。洋務派的首領李鴻章就上書要求,除八股文考試之外,還應培養工藝技術人才,專設一科取土。在這種情況下,博學多才的徐壽引起了洋務派的重視,曾國藩左宗棠張之洞都很賞識他。

1861年,曾國藩在安慶開設了以研製兵器為主要內容的軍械所,他以研精器數、博學多通的薦語征聘了徐壽和他的兒子徐建寅,以及包括華蘅芳在內的其他一些學者。

徐壽徐壽

徐壽在學習科學知識的同時,很喜歡自己動手製作各種器具。當年他曾在《博物新編》一書中得到一些關于蒸汽機和船用汽機方面的知識,所以徐壽等在安慶軍械所接受的第一項任務是試製機動輪船。根據書本提供的知識和對外國輪船的實地觀察,徐壽等人經過3年多的努力,終于獨立設計製造出以蒸汽為動力的木質輪船。這艘輪船命名為黃鵠號,是中國造船史上第一艘自己設計製造的機動輪船。

為了造船需要,徐壽在此期間親自翻譯了關于蒸汽機的專著《汽機發初》,這是徐壽翻譯的第一大學部技書籍,它標志著徐壽從事翻譯工作的開始。

1866年底,李鴻章、曾國藩要在上海興建主要從事軍工生產的江南機器製造總局。徐壽固其出眾的才識,被派到上海襄辦江南機器製造總局。徐壽到任後不久,根據自己的認識,提出了辦好江南機器製造總局的四項建議:“一為譯書,二為採煤煉鐵,三為自造槍炮,四為操練輪船水師。”把譯書放在首位是因為他認為,辦好這四件事,首先必須學習西方先進的科學技術,譯書不僅使更多的人學習到系統的科學技術知識,還能探求科學技術中的真諦即科學的方怯、科學的精神。正因為他熱愛科學,相信科學,在當時封建迷信盛行的社會裏,他卻成為一個無神論者。他反對迷信,從來不相信什麽算命、看風水等,家裏的婚嫁喪葬不選擇日子,有了喪事也不請和尚、道士來念經。他反對封建迷信,但也沒有象當時一些研究西學之人,跟著傳教士信奉外來的基督教。這種信念在當時的確是難能可貴的。

為了組織好澤書工作,1868年,徐壽在江南機器製造總局內專門設立了翻譯館,除了招聘包括傅雅蘭、偉烈亞力等幾個西方學者外,還召集了華蘅芳、季鳳蒼、王德鈞、趙元益及兒子徐建寅等略懂西學的人才。

他們共同努力,克服了層層的語言障礙,翻譯了數百種科技書籍。這些書籍反映了當時西方科學技術的基本知識、發展水準及發展動向,對于近代科學技術在中國的傳播起了很大的作用。

科學成就

在徐壽生活的年代,中國不僅沒有外文字典,甚至連阿拉伯數位也沒有用上。要把西方的科學技術的術語用中文表達出來是項開創性的工作,做起來實在是困難重重。徐壽他們譯書的過程,開始時大多是根據西文的較新版本,由傅雅蘭口述,徐壽筆譯。即傅雅蘭把書中原意講出來,繼而是徐壽理解口述的內容,用適當的漢語表達出來。西方的拼音文字和中國的方塊漢字,在造字原則上有極大不同,幾乎全部的化學術語和大部分化學元素的名稱,在漢字裏沒有現成的名稱,這可能是徐壽在譯書中遇到的最大困難,為此徐壽花費了不少心血,對、硫、及氧氣、氫氣、氯氣、氮氣等大家已較熟悉的元素,他沿用前製,根據它們的主要性質來命名。對于其它元素,徐壽巧妙地套用了取西文第一音節而造新字的原則來命名,例如、鉀、、鎳等。徐壽採用的這種命名方法,後來被中國化學界接受,一直沿用。這是徐壽的一大貢獻。

徐壽徐壽

華蘅芳先後在江南製造總局和天津機器局擔任提調﹐光緒二年(1876)在上海格致書院擔任教習。他在晚年轉向教育界﹐從事著述和教學。他對數﹑理﹑化﹑工﹑醫﹑地以及音樂等學科有廣博的學識﹐並註重科學研究。他編寫了深入淺出的數學講義和讀本﹐以專著《學算筆談》進行數學評論﹐對于培養人才和普及科學殊多貢獻﹐成為有聲望的一代學者。光緒十三年(1887)他曾在天津武備學堂中任教習﹐光緒十八年(1892)在湖北武昌主講兩湖書院。他的學生江蘅﹑楊兆鋆等以及胞弟華世芳(字若溪﹐1854~1905)受到他的影響都成為數學家。

直到1884年逝世,徐壽共譯書17部,105本,168卷,共約287萬餘字。其中譯著的化學書籍和工藝書籍有13部,反映了他的主要貢獻。徐壽所譯的《化學鑒原》、《化學鑒原續編》、《化學鑒原補編》、《化學求質》、《化學求數》、《物體遇熱改易記》、《中西化學材料名日表》,加上徐建寅譯的《化學分原》。合稱化學大成,將當時西方近代無機化學、有機化學、定性分析、定量分析、物理化學以及化學實驗儀器和方法作了比較系統的介紹。這幾本書和徐壽譯著的《西藝知新初集》,《西藝知新續集》這一套介紹當時歐洲的工業技術的書籍被公認是當時最好的科技書籍。此外,徐壽在長期譯書中編製的《化學材料中西名目表》、《西葯大成中西名目表》對近代化學在中國的傳播發展發揮了重要作用。在中國,系統地介紹近代化學的基礎知識大約始于19世紀60年代。在這一方面,徐壽做了重要的工作,許多科學史專家都公推徐壽為中國近代化學的啓蒙者。

教育貢獻

徐壽徐壽

為了傳授科學技術知識,徐壽和傅雅蘭等人于1875年在上海建立了格致書院。這是中國第一所教授科學技術知識的場所。它于1876年正式開院,1879年正式招收學生,開設礦物、電務、測繪、工程、汽機、製造等課目。同時定期地舉辦科學講座,講課時配有實驗表演,收到較好的教學效果。為中國興辦近代科學教育起了很好的示範作用。

在格致書院開辦的同年,徐壽等創辦發行了中國第一種科學技術期刊一《格致匯編》。刊物始為月刊,後改為季刊,實際出版了7年,介紹了不少西方科學技術知識,對近代科學技術的傳括起了重要作用。在晚年,徐壽仍將自己的全部心血傾註于譯書、科學教育及科學宣傳普及事業上。1884年病逝在上海格致書院,享年67歲。他的一生,不圖科舉功名,不求顯官厚祿,致力于引進和傳播國外先進的科學技術,對近代科學技術在中國的發展作出了貢獻,是中國近代化學的啓蒙者。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