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冠巨

徐冠巨

徐冠巨,男,漢族,1961年7月生,浙江蕭山人,無黨派,研究生學歷,高級經濟師。現任全國工商聯副主席、傳化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浙江省第九屆、十屆政協副主席,第九屆、十屆、十一屆、十二屆全國政協委員,第八屆、九屆、十屆、十一屆全國工商聯常委。曾獲得過全國五一勞動獎章、優秀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建設者、中國優秀民營企業家、全國關愛員工優秀民營企業家、浙江省勞動模範、首屆世界浙商大會傑出浙商獎、首屆"風雲浙商評選"、2010風雲浙商資深貢獻獎等榮譽。 他被認為是浙商的代表人物,2003年當選浙江省政協副主席後被媒體譽為"民企高官第一人"。

  • 中文名稱
    徐冠巨
  • 國籍
    中國
  • 民族
    漢族
  • 出生地
    浙江蕭山
  • 出生日期
    1961年7月
  • 職業
    高級經濟師
  • 主要成就
    創辦浙江傳化集團有限公司
  • 無黨派

信心

徐冠巨徐冠巨

受國際國內經濟情勢的影響,浙江許多中小民營企業正在經歷艱難的日子。面對困境,浙商該如何挺過去?2008年7月17日,浙江省政協副主席、省工商聯主席、傳化集團董事長徐冠巨接受了<浙商>記者的專訪。 成本上升,苦不堪言

“當下浙江民營企業所出現的狀況是很多綜合因素的疊加,是一個時期問題的集中反應。”這是徐冠巨的整體判斷。他認為,浙江企業的外貿依存度很高,爆發這次浙江中小企業生存危機的原因主要有以下幾方面:

首先,對于出口產品以輕工、紡織和普通機電等為主的浙江外貿企業而言,匯率的調整成為了刺傷他們的第一把“刀”,而出口退稅的取消成為了第二把鋒利的“刀”。其次,原材料成本上升了10%-15%、勞動力成本20%的大幅度上漲,使得勞動力密集型的企業苦上加苦。第三,由于利率的上調和銀行商業化運作手段的變化,保守估計,各企業的財務成本頁上漲了45%-50%。

而這些規模以上企業日子好過的時候,銷售利潤率也就在5%,即使是有品牌、有技術優勢的龍頭企業,也因為企業整體生態環境的變化,難以轉嫁全部的成本,更不用說一般的中小企業。

企業“瘦身”,各界支持

徐冠巨認為,面對當前的困難,企業自己首先不能有消極的情緒,先認清客觀現實,之後可以考慮採取一些“瘦身”方式進行經營上的調整。比如規模較大的企業可以縮小一些產業範圍,必要的時候甚至可以割舍一部分。

“我建議企業可以在各項費用開支上盡量節省,學會過緊日子。”徐冠巨特別指出,“另外,企業家要與員工共渡難關,還要加強學習。”

在談及企業需要哪些現實的幫助時,徐冠巨說:“現在是困難時期,大家要一起來過緊日子。除了企業自身的努力之外,社會各界也要對企業多多支持。”

徐冠巨建議銀行的盈利指標能否下調一點,緩解中小企業的利率壓力。“政府也可以採取一些貼稅措施、減稅計畫。”徐冠巨加重了語氣,最近他聽到一個企業反映,當地為了完成稅務指標,派稅務官到企業來翻賬,“我強烈呼吁防止這樣的情況!在企業已經陷于困境之中時,這樣的做法非常不妥。”

“目前很多中小企業有房產但沒有權證,有些是歷史原因造成的,但現在能否進行全面的清理呢?為符合條件的企業辦證,讓這些沉積的資產也能盤活,為企業融資服務。”徐冠巨說。

信心不滅、精神不死

“浙江的製造業發展是符合中國國情的,經過這次洗禮,它會更成熟,更具競爭力。我們要鼓勵和勉力自己在這個行業生存下去,不斷地提升發展,同時要鼓勵有條件、想轉移的企業拓展到未來需要和能夠發展的新型行業上面去。比如現代服務業就有大量的空間,如果民間資本在受控的情況下能夠進入金融行業,那麽浙江的製造業將會更加強盛。”徐冠巨說,“另外,我們可以發展現代物流業,這將成為浙江經濟發展的一大引擎,同時,一些新興的行業,比如生物技術、信息技術、裝備製造業也值得推薦。”

“浙江的企業已經積累了經營企業的經驗和資本,隻要我們的信心不滅、精神不死,浙商的前景是非常光明的。”

坎坷財富軌跡

人物簡介

徐冠巨徐冠巨

徐冠巨,1961年7月出生,浙江蕭山人。1986年10月,他與父親徐傳化一起共同創辦傳化企業。現任傳化集團董事長、全國政協委員、浙江省政協副主席、浙江省工商聯會長。 歷任杭州市工商業聯合會副會長、浙江省工商業聯合會副會長、浙江省工商業聯合會會長、中華全國工商業聯合會執行委員、中華全國工商業聯合會常務委員;杭州市政協常委、浙江省政協委員、浙江省政協副主席、全國政協委員。

先後獲得中國優秀民營企業家、全國關愛員工優秀民營企業家、浙江省勞動模範等榮譽稱號。

在化工領域聞名的徐冠巨,準備再次締造一個“傳奇故事”:

2003年,投資3億元建成560畝傳化物流基地;

2006年,實現營業總額達23億元,上繳稅費8000多萬元。

徐冠巨透露:“已至少有100多個城市邀請傳化前去復製物流基地。”

徐冠巨表示:“我希望在未來幾年內達到10家”。

如果該目標實現,那麽傳化將形成覆蓋全國的物流網路,物流產值將達到數百億元。

屆時,一個傳化物流帝國將崛起。

徐冠巨徐冠巨

毫無疑問,和浙江蕭紹(蕭山、紹興)平原上許多隱形富豪一樣,徐冠巨是低調的。但是,他和父親的傳奇經歷、身上籠罩的各種光環,讓他們很難和那些隱形富豪一樣,遠離聚光燈。1985年底,一場怪病落在這個不到24歲的青年人身上,他的父親為了還治病的債務,籌款2000元,靠一口大缸和一隻鐵鍋開始創業。短短20年間,這家企業的產值即將突破百億。1995年,傳化在民營企業中率先建立黨支部,從而成為中國最早建立黨支部的民營企業之一,江澤民和胡錦濤兩任總書記都曾親自考察或關註過傳化集團的黨建工作。2002年,徐冠巨當選為浙江省工商聯會長,次年,42歲的他擔任浙江省政協副主席。 前傳:一場怪病逼上梁山

1985年底,徐家的小兒子徐冠巨,突然染上了可怕的血液病———溶血性貧血。兩個月就欠債2.6萬多元,這對一個普通的農民家庭來說,無疑是一筆天文數位。為了還債,父親徐傳化抱著背水一戰的心態,決定做生意,搞一個家庭手工作坊:做液體洗滌劑。起步是艱難的,沒有反應鍋,就用水缸來替代;沒有鍋爐,就用鐵鍋加柴燒來替代;沒有攪拌機,就用人工來替代。

創業初期,盡管企業經營是徐傳化說了算,但那時徐冠巨就開始擔當重要角色。父子的基本分工原則是,徐傳化負責對外工作,徐冠巨負責內務。徐冠巨告訴記者:“1986年,改革開放才開始不久,許多領域還有很多計畫經濟的殘餘,當時的原料很難採購,我父親要通過一些單位的熟人,才能買到一些,而且量很小。銷售那塊,也是我父親負責。當時我一邊養病,一邊做企業內部工作,比如財務會計、企業日常管理、賓客接待等等,另外,我還學習新工藝,研究開發新產品”。

1986年10月,徐傳化父子設備簡陋的家庭作坊誕生了。徐冠巨告訴記者:“一開始因為資金少,我們隻能晚上生產,白天用腳踏車馱著液體洗滌劑到各村各戶去叫賣,再把賣來的錢購原料再生產,如此迴圈往復。”

徐家的生意越來越好,1987年,銷售額達到了33萬元,利潤超過了3萬元。這一年,徐家不僅還清了債務,還成了當地的富裕戶。更令人驚奇的是,徐冠巨的病原本很難治,但在那年卻大有好轉。

1988年,由于液體洗滌劑供不應求,徐傳化父子租用村裏房子作廠房,擴大生產規模。此時徐家的一些親戚朋友也加入到生產和銷售中來,家庭作坊逐漸演變為家族型企業。1989年,徐傳化父子和他們的企業又向前跨出一步。他們向當地政府租用了3畝地,蓋起了廠房,安裝了鍋爐。在繼續拓展液體洗滌劑市場的同時,產品開始向印染助劑類擴展,企業規模繼續擴大,職工人數已達幾十人。從此之後,徐傳化父子的企業逐漸走上正軌。

後傳:一個產品壯大一個企業

從日化用品到化工助劑的延展,為傳化集團的成功起到了奠基作用,而奠定這個基礎的就是徐冠巨。

徐冠巨徐冠巨

就在徐傳化推銷液體洗滌劑時,蕭紹一帶的紡織印染企業正在迅速發展,紹興柯橋的“中國輕紡城”正是那時候開始崛起。徐傳化在接觸許多紡織印染企業中,得知當時的紡織印染廠用的助劑都是進口的,極其昂貴。當時僅有高中學歷、在生產實踐中學到大量化學知識的徐冠巨得到這個訊息後,就一頭扎進了實驗室,經過許多次試驗,研製成功了紡織印染企業急需的“901”去油靈。而正是這個產品,使傳化從一個普通小企業逐漸走上了做強做大之路。 創業伊始的一些事件給徐冠巨帶來了深刻的思考。2000元買一勺鹽的故事就一直在傳化流傳。當時,徐家的企業聘請了“星期天工程師”,每周日來一次。這位工程師掌握著一種增加劑的秘訣,每次加一勺,液體皂就變得粘稠。市場份額的迅速擴大,僅靠在“星期日工程師”指導下生產的液體洗滌劑已經不能滿足市場的需求了,要想擴大生產,必須掌握使液體洗滌劑變濃變稠的“秘方”,可在這一關鍵技術上,“星期天工程師”始終留一手。如何使又清又淡的液體洗滌劑變得又濃又稠,徐冠巨千百次地問自己,卻始終不得其解,直到父親在杭州用2000塊錢買來使液體洗滌劑變濃變稠的“秘方”———一勺鹽。2000元買一勺鹽,是徐冠巨在市場經濟中接受的一次重要洗禮,徐冠巨總結:培養核心競爭力至為重要。這個故事為傳化後來的發展埋下了伏筆,徐冠巨決定介入的每個產業,傳化都要擁有自己的核心競爭力。傳化物流和傳化農業兩個項目就是如此。

新傳:再造傳化物流帝國

外界對傳化集團的了解幾乎都和化工有關,但事實上,真正能體現徐冠巨風格的也許是傳化物流和傳化農業兩個項目,而傳化物流堪稱徐冠巨的經典之作。

1997年,傳化集團就開始組建為企業自我服務的“自備車隊”,但運營成本頗高,後來,傳化專門組建運輸公司,但經營費用還是居高不下。2002年,正當物流業成為中國經濟界熱門話題,“第三方物流”概念紅遍大江南北時,傳化率先進入“第四方物流”。

徐冠巨徐冠巨

徐冠巨這樣思考,需求者需要採購某種商品而進行的物流活動是第一方物流,供應方為了提供某種商品而進行的物流活動是第二方物流,由供應方和需求方以外的物流企業提供物流服務的業務模式則是第三方物流,而傳化可以成為培育物流企業的第四方物流。2002年,傳化開始投資建設傳化物流基地。2003年4月18日,正式開始營業。這個總投資3億元、總面積560畝的物流基地,選址也頗為講究,正好位于浙江蕭山經濟技術開發區滬杭甬高速公路蕭山出口處。

溫州的一家電器企業在工業電器方面頗有知名度,他們也為物流成本高企所煩惱。這家電器企業成為傳化物流的客戶之後,取消了自己的車隊,公司的供銷部門設立了直通傳化物流基地的電腦平台。該企業車輛需求信息會隨時反映在傳化物流基地的大平台上,大批從杭州回程的空車就成為企業整合的資源。這家企業成為傳化的客戶後,每年節省運輸費用五百萬元!

這個創業初期公司內部許多人無法理解的項目,徐冠巨傾註了大量心血,而這個項目取得的成就,也是有目共睹的。徐冠巨給記者提供了這樣一組資料:2006年,物流基地全年實現營業總額達到23億元,上繳稅費8000多萬元;目前,已有480餘家來自省內外的專業運輸、倉儲、零擔、貨代等物流企業進駐傳化物流基地,基地整合了近40萬輛的社會車輛,日整合車輛達2千-3千輛,日承運貨物量達3萬-5萬噸。

徐冠巨說,這個第四方物流企業,也能做到四方共贏,“物流企業拿到了業務,需求企業降低了成本,我們公司得到了發展,地方政府改善了城市面貌和形象,增加了稅收和就業”。傳化物流的成功,引起了許多地方政府的興趣,徐冠巨告訴記者,“已至少有100多個城市邀請傳化前去復製物流基地。”

徐冠巨徐冠巨

傳化物流基地強烈吸引這些城市的亮點很多,光稅收一項就很有說服力,傳化物流基地2006年上繳了8000多萬稅費,這個數位哪怕是在財政收入居浙江省縣、市(區)第一的蕭山,也不是小數位。除此之外,類似基地還能有效降低區域經濟運營成本:以傳化物流為例,目前已經服務杭州市及周邊地區具一定規模的製造企業和商貿企業達18000多家,並為其降低物流成本40%左右。 在杭州取得成功後,徐冠巨決定在全國各地復製傳化物流基地,目前已進入實施階段的包括蘇州物流基地和成都物流基地。以成都物流基地為例,該項目將在今年10月開工,建成後,預計可實現年物流營業額50億元,上繳稅金1.5億元,可降低當地的物流成本達40%。除此之外,成都市過夜靜態物流停車可由目前的6000輛減至2000輛左右。

對于傳化物流基地的復製,徐冠巨充滿信心,他告訴記者,“我希望在未來幾年內達到10家”。如果該目標實現,那麽傳化將形成覆蓋全國的物流網路,掌握數以百萬計的運輸車輛和數以萬計的物流企業,而物流產值也將達到數百億元。

布局:成立投資公司進軍資本市場

傳化旗下的兩家上市公司,無論是傳化股份還是新安化工,都因為業績優良和發展前景樂觀,受到了機構和投資者的高度關註。徐冠巨認為,資本市場對傳化事業的發展幫助很大,同時傳化對投資者的回報也是豐厚的,比如傳化股份在股改時,10送4.5股就是當時股改比例較高的上市公司之一。

徐冠巨告訴記者,“傳化集團在資本市場還會有一些動作,傳化在上海設立的投資公司已在緊鑼密鼓地籌建中”。讓徐冠巨頗為欣慰的是,在跨國公司雲集的上海,職場對傳化的認同度也頗高。傳化投資公司的招聘廣告刊出後,每天都會收到上千份簡歷。

事實上,在徐冠巨的產業版圖上,傳化物流和傳化農業的地位越來越重要,按照傳化的規劃,在全國省會城市、GDP超過1600億的經濟發達城市或交通樞紐城市,都可以復製物流基地。按照傳化的規劃,未來5年內將達到10個。而傳化農業的規模也將和傳化物流相似。一個傳化物流基地需要耗資5億-10億元。沒有資本市場的支持,這些項目顯然難以迅速推出。

責任:為民企鼓與呼

2007年7月11日,徐冠巨在浙江省工商業聯合會第九次會員代表大會上再次當選為會長。5年前徐冠巨就已擔任這個職務。2003年,徐冠巨還當選為浙江省政協副主席。

盡管以民營企業家的身份擔任副省級高官引起社會廣泛關註,但徐冠巨把更多的目光放在了他關註的實際問題上。

作為中國民營經濟最發達省份之一的浙江省的工商聯會長,徐冠巨認為,盡管從改革開放以來,中國民營經濟的發展空間越來越大,但與國有企業、外資企業相比,民營企業的受重視程度仍有提升的空間。

2005年,浙江省工商聯進行了大規模的調研,聽取了地方黨委政府領導和26個有關部門的情況介紹,召開了15次企業家座談會(19個行業協會、商會和122家企業參加了座談會),走訪了74家企業、3個市場後,完成了主題為“浙江省民營企業轉變經濟成長方式”的調查報告。徐冠巨主持並參與了這項調研。調研結果顯示,民營企業仍然遇到一些不公平待遇。以金融方面為例,中小民營企業貸款難的問題仍舊比較突出。他告訴記者,“外資可以在中國辦銀行,中國民營經濟卻隻能參股,不能控股,真正意義上的民營銀行至今還沒出現。”

徐冠巨還在不同場合為民營企業爭取發展空間。國務院早有政策出台,允許非公有製經濟資本進入壟斷行業和領域,加快壟斷行業改革,但徐冠巨認為,實際執行有時候不盡如人意,還有很多政策壁壘應該破除。

相關報道

徐傳化:主要精力撲在下鄉演出上

徐冠巨徐冠巨

貴為傳化董事局主席的徐傳化親任傳化藝術團團長,已義務到農村演出2000餘場。每次演出的開場鑼都是他敲響的,然後便是伴奏,唱越劇時的主胡、唱蓮花落時的琵琶、唱紹劇時的板胡都是徐傳化演奏。休息時他和演員一樣,站在舞台旁吃快餐。 徐傳化是傳化集團的創始人,1986年10月,徐傳化帶領著一家五口,靠2000元的原始資金開始了具有傳奇色彩的創業之路。而2007年傳化集團的總產值將達百億元。

20多年後,這位貴為傳化集團董事局主席之尊的老人,幾乎把所有的工作精力都撲在了傳化藝術團上———他幾乎放下了傳化集團絕大多數日常事務。

1995年,徐傳化老先生親手創辦起了傳化藝術團,經過10多年的迅速發展,藝術團已經成為了擁有演職人員30餘人,集曲藝、歌舞、戲曲及其他綜合藝術于一體的企業文藝團體,而且各種先進的音響、燈光、舞美設備也已配備的相當齊全,累計投入資金1200多萬元,已幾乎可以與專業劇團相互媲美。

但是,徐傳化,這位做了一輩子生意,從2000元起家,做到總產值近百億的商界傳奇老人,藝術團這個“項目”上,卻隻有付出,不求回報。根據傳化集團提供的統計資料,藝術團義務演出場次已達2000餘場,觀看和受教育民眾達1000多萬人次。

徐傳化之所以醉心于傳化藝術團,和他年輕時候的民間藝術愛好有關。30歲那年,他從一位下鄉的知識青年那裏學會了二胡、笛子。每當從田間勞作歸來,總喜歡坐在家裏拉拉二胡,吹吹笛子。後來,又學會了吹瑣吶,彈奏琵琶。

傳化集團內對傳化藝術團稍有了解的員工都知道,傳化藝術團有一幅插滿紅旗的地圖。上面的很多城市都插上了小紅旗———這標志著藝術團曾在此演出。蕭山地區的鄉鎮、杭州下屬的縣市都已布滿了紅旗;浙江的紹興、溫州等主要城市也有他們踏足的痕跡;周邊的江蘇、安徽、上海也都有零星的紅色標記。

早在1995年傳化藝術團就已經具備一定規模,參與演出的除了老板徐傳化就是企業裏的員工,最初的目的也就是豐富員工的業餘生活,偶爾才作為企業交流的手段,到其他地方演出。隨著企業規模的擴大,藝術團的任務越來越多,平均每年都要達到250場,內部對于提高演出水準的呼聲也是水漲船高。2000年,藝術團開始正式聘請專業演員,遇到重要的演出都要花重金邀請名角登台。

徐傳化自任藝術團團長。為了保證演出水準,藝術團添置了一流的演出設備,並且招兵買馬,從紹興等地招了來一批科班出身的演員,而且個個都有絕活。藝術團還請來胡兆海、翁仁康、黃憲高等一些曲藝“大牌”擔任顧問。藝術團的水準是專業的,可是,演出的場地卻以農村為主,演出曲目也都是以蓮花落、越劇等地方戲為主,而且滑稽喜劇佔了多數,所以,每到一處,都能為民眾帶去歡聲笑語。徐傳化在舞台上是一個幕後英雄,每次演出的開場鑼都是他敲響的,然後便是伴奏,唱越劇時的主胡、唱蓮花落時的琵琶、唱紹劇時的板胡都是徐傳化演奏的。休息時他也和演員一樣,站在舞台旁吃快餐。

藝術團成立至今,從來沒有贏利過。演員的工資、車輛交通費、舞美燈光等費用都是企業出,盡管在演出時承辦單位也有補貼,那隻是杯水車薪。每年,藝術團要“虧損”100多萬元。徐傳化卻認為一點都不虧,當他看到台下觀看演出的鄉親們一張張笑臉時,心中比吃了蜜還甜。他認為鄉親們的快樂是無價的。

最新訊息

      全國工商聯副主席、傳化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徐冠巨表示,2014年,傳化公路港開始全面升級成為--“智慧型公路港”。未來,將在全國搭建起10個樞紐、60個基地、600個子平台“大網路”,屆時,將指揮調度全國50%的貨運車輛,降低“空載率”一半以上。

徐冠巨徐冠巨

      徐冠巨表示,目前,傳化公路港在物流企業、工商企業、社會車輛全產業鏈的服務體系中打造“軟平台”,加快公共信息平台的搭建,鼓勵誠信交易系統的創新增立和社會化服務,吸引小微物流企業和社會運輸車輛司機,充分利用信息化平台的互聯互通和信息資源整合資源,同時,傳化建設標準統一的公路港平台,由點及面及網,形成全國性的公路貨運網路,為眾多社會車輛提供網路化和信息化的硬體功能服務和軟體信息化服務,有效促進我國公路運輸效率的提升。

      徐冠巨表示,如何通過降低貨車空載率從而拉低運輸成本,僅僅依靠一兩個公路港平台建設還遠遠不夠,最終還是要依賴于物資流通的社會化、市場化,網路化和信息化,這就有必要在全國層面體系化建設“公路港全國一張網”。

      在中國公路物流2.6萬億的市場上,80%到90%的貨物運輸都是由 多、小、散、雜、弱 的中小物流企業承擔,往往導致“貨找不到車,車找不到貨”,大量運營車輛因為信息不對稱在路上空跑,造成中國高達40%的卡車空載率,同時,車輛停車配貨的間隔時間平均長達72小時,給司機直接帶來了住宿、餐飲等費用支出,這些無效益的油耗以及生活成本最終將分攤到消費者購買的每一樣商品中。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