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秦

後秦

後秦(384年―417年)位五胡十六國時期十六國之列,納西族先民羌人政權,又因君主姓姚而稱姚秦。極盛時轄有今陝西、甘肅、寧夏及山西、河南的一部分。佔據關中絕大數的重要政治、經濟城鎮和關東大片領土,威服隴右河西諸國。歷三主(姚萇、姚興、姚泓),共三十四年。鑒于台灣朝代歌訣,改為"二姚後秦,死休前秦;長安稱帝,受首東晉"。

義熙十二年(公元416年)一月,後秦主姚興死,姚泓繼位,內部叛亂送起,政權不穩。劉裕認為這是滅亡後秦的良機。八月,劉裕以劉穆之任尚書左僕射,內總朝政,外供軍糧,自己率大軍分四路北伐。九月,劉裕扺達彭城。龍驤將軍王鎮惡、冠軍將軍檀道濟領兵由淮、淝轉向許、洛,後秦諸屯守皆望風降附,晉軍進展神速。十月,王鎮惡軍佔領洛陽。417年,後秦滅亡。

  • 中文名稱
    後秦
  • 國    祚
    384年―417年
  • 主要民族
    羌人(納西族先民)
  • 主要城市
    常安
  • 所屬洲
    亞洲
  • 政治體製
    君主專製政體
  • 首    都
    常安(今陝西西安)
  • 開國君主
    姚萇
  • 亡國君主
  • 國家領袖
    姚萇、姚興、姚泓

國號

後秦太祖姚萇在所建政權,國號叫"大秦",史稱後秦以別于前秦和西秦,後世襲用之。又以王室姓姚而別稱姚秦。都常安,長安避諱萇而改常安。

歷史

赤亭姚羌,初附後趙

西晉永嘉(307~312)年間,羌部落的一支由豪酋姚弋仲率領從赤亭(今甘肅隴西西)遷徙到隃糜(今陝西千陽東)一帶居住。後趙時石虎徙關中豪傑及氐、羌于關東,333年,以姚弋仲為西羌大都督,率羌眾數萬遷于清河之灄頭(今河北棗強東北)。

後秦疆域後秦疆域

後趙亂起,歸順東晉

石虎死後,弋仲遣使降晉,受東晉官爵。352年弋仲病死,子姚襄繼領部眾歸順東晉,由于受到東晉庾翼等人的排擠,不得已離開東晉。

姚襄兵敗,北面事秦

姚襄與東晉關系破裂,欲率眾還關中。357年與前秦軍戰于三原,兵敗被殺。襄弟姚萇率眾降于前秦,為苻堅將領,累建戰功。淝水之戰後苻堅回長安不久,鮮卑貴族慕容泓起兵反秦。

魏武王姚襄魏武王姚襄

稱王改元,後秦肇基

姚萇參與討泓戰敗,逃奔渭北,得羌人及西州豪族尹詳等的支持,也起兵反秦。384年萇自稱大將軍、大單于、萬年秦王,史稱後秦。(鉅鹿公苻睿兵敗,為泓所殺。萇遣龍驤長史趙都、參軍姜協詣秦王堅謝罪;堅怒,殺之。萇懼,奔渭北馬牧,于是天水尹緯、尹詳、南安龐演等糾扇羌豪,帥其戶口歸萇者五萬餘家,推萇為盟主。萇自稱大將軍、大單于、萬年秦王,大赦,改元白雀,以尹詳、龐演為左、右長史,南安姚晃及尹緯為左、右司馬,天水狄伯支等為從事中郎,羌訓等為掾屬,王據等為參軍,王欽盧姚方成等為將帥。)

姚萇率軍進屯北地(今陝西耀縣),渭北羌胡十萬餘戶歸附,勢力發展很快,385 年擒殺苻堅

姚萇之弟姚碩德統所部羌居隴上,聞姚萇起兵,自稱征西將軍,聚眾于冀城以應之;(姚碩德)以兄孫姚詳為安遠將軍,據隴城,從孫姚訓為安西將軍,據南安之赤亭,與前秦秦州刺史王統相持。

長安稱帝

及至燕王慕容永率鮮卑三十餘萬離開關中東歸故裏,姚萇于386年入據長安稱帝,國號大秦。

杏城鎮之戰

後秦建初五年(前秦太初五年,390年),後秦王姚萇率軍在杏城鎮( 今陝西黃陵縣侯庄鄉故城村)擊敗前秦將領魏揭飛的作戰。

文桓帝姚興文桓帝姚興

建初五年四月,前秦鎮東將軍魏揭飛自稱大將軍、沖天王。揭飛稱王後迅即率氐、胡數萬人馬進攻後秦安北將軍姚當成于杏城。鎮軍將軍雷惡地也反叛後秦回響,進攻後秦鎮東將軍姚漢得于李潤鎮(今陝西蒲城東北)。後秦主姚萇認為若不先翦除魏揭飛,危害非淺,遂親率1600精兵討之。魏揭飛率氐、胡數萬人來攻,姚萇採取先固壘不戰、示之以弱的戰法,誘其來攻。揭飛果然中計,仗恃人多,率全部人馬圍攻秦軍。姚萇秘遣其子姚崇領數百輕騎偷襲其後,攻其無備。在魏揭飛軍大亂之時,又命鎮遠將軍王超正面縱兵攻之,大獲全勝,陣斬魏揭飛及將士萬餘人。雷惡地戰敗,請降,姚萇待之如初,加以安撫,使雷惡地心悅誠服。

393年姚萇病死,太子姚興繼立,次年,打敗前秦的殘餘勢力苻登,滅前秦,據有關隴。並乘西燕敗亡,取得河東。隨後又相繼攻佔東晉的洛陽,臣服西秦,攻滅後涼

秦魏交兵,柴壁大敗

北魏道武帝拓跋珪曾遣使求婚于後秦,遭拒絕。後秦弘始四年正月,北魏軍攻後秦屬黜弗、素古延等諸部。從此後秦、北魏有隙。二月,北魏軍復攻後秦,秦廷大震,遂選兵訓卒,謀伐北魏。五月,後秦主姚興遣義陽公姚平、尚書右僕射狄伯支等率步騎4萬攻北魏,自領大軍後繼,命尚書令姚晃輔太子姚泓守都城長安(今西安西北)。姚平攻北魏乾壁(今山西臨汾南汾河東岸),60餘日後拔之。七月,拓跋矽遣毗陵王拓跋順、豫州刺史長孫肥率6萬騎為前鋒,自領大軍隨後進擊後秦軍。

八月,拓跋珪至永安(今霍州),姚平遣驍將率200精騎偵察北魏軍,遭長孫肥逆擊,全部被俘。姚平引兵退走,至柴壁,閉城固守。拓跋矽領軍追至,將其圍困。姚興率4.7萬人往救,欲據柴壁對岸的天渡運糧以濟姚平。拓跋矽納部將之策,令部眾架浮橋,進至汾西(今汾河西岸),築圍以阻之。姚興至蒲坂(今永濟西南),畏北魏之強,久之始進。拓跋珪率步騎3萬迎擊姚興于蒙坑(今襄汾、曲沃之間汾河以東)之南,殺後秦軍千餘人。姚興敗退40餘裏,姚平亦不敢出。拓跋矽分兵據守各處險要,使後秦軍難以接近柴壁。姚興屯兵汾西,憑壑為壘,將成捆柏樹從汾水(今汾河)上遊縱下,欲沖毀浮橋。但均被北魏軍鉤起用作柴薪。十月,姚平糧竭矢盡,乘夜率眾從西南突圍;姚興列兵汾西,僅舉火鼓噪為應,但不敢逼圍。姚平突圍不成,乃率麾下投河自盡。拓跋珪命善遊者鉤捕後秦軍將士,俘狄伯支及越騎校尉唐小方等40餘將,另俘後秦軍2萬餘人。姚興力不能救,數次遣使求和于北魏,未成。拓跋珪乘勝進攻蒲坂,秦晉公姚緒固守不戰。時值柔然謀攻北魏,拓跋珪遂引軍還。

內訌外患,後秦滅亡

公元416年姚興病死,太子姚泓繼位,東晉劉裕北伐,進攻後秦,收復洛陽。後秦宗室卻骨肉相殘,自相削弱。

後主姚泓後主姚泓

東晉義熙十二年(後秦永和元年,416)八月至次年八月,東晉太尉劉裕率兵攻取後秦都城長安(今西安西北),滅亡後秦的戰爭。東晉義熙年間,由羌族顯貴建立的後秦,常派兵騷擾東晉西北邊境,並支持南燕主慕容超和割據益州稱王的譙縱。劉裕在攻滅南燕和益州割據勢力、鞏固其朝內地位後,欲揚威于外,謀北伐後秦。義熙十二年正月,後秦主姚程佳遣兵攻東晉雍州之襄陽(今屬湖北襄樊),被東晉雍州刺史趙倫之擊敗。為劉裕北伐找到借口。二月,姚程佳病卒,子姚泓立,兄弟相殺,關中騷亂。加之西秦又襲擾其西,胡夏威脅其北。與其有姻親關系的北魏因連年災荒和受柔然進擾,無力對其支援。劉裕獲悉後秦內外交困,遂于三月拜中外大都督,籌備伐後秦。

八月十二,劉裕率大軍從建康(今南京)出發,兵分五路,水陸並進。龍驤將軍王鎮惡、冠軍將軍檀道濟率步兵為前鋒,自淮、淝一帶向許昌、洛陽(今河南許昌東、洛陽東北)方向進擊;建武將軍沈林子、彭城內史劉遵考率水軍趨石門(今滎陽北),自汴水入河水(黃河);新野太守朱超石、寧朔將軍胡藩率部由襄陽趨陽城(今河南登封東南);振武將軍沈田子建威將軍傅弘之率部由襄陽挺進武關(今陝西商南西南);冀州刺史王仲德督前鋒諸軍,經泗水開巨野澤(今山東巨野北)入河水。劉裕告誡王鎮惡等:若克洛陽,須待大軍至,未可輕前。

九月,劉裕至彭城(今江蘇徐州),東晉各路軍進展順利。時後秦于潼關(今陝西潼關東北)以東置有豫、徐、兗三州,屯兵薄弱,且缺乏防備。王鎮惡、檀道濟進入後秦境,所向皆捷,取後秦徐州(治今河南商丘南),進克許昌。沈林子部攻克後秦兗州州治倉垣(今開封東北)。王仲德部入河水,將逼滑台(今滑縣東),北魏兗州刺史尉建畏懼,率眾棄城,北渡河水。仲德據滑台。後秦直到東晉軍向其豫州州治洛陽逼近時,仍與大夏、西秦交戰。十月,東秦陽城、滎陽(今滎陽東北)二城皆降于東晉。王鎮惡、檀道濟會師于成皋(今滎陽西北)。鎮守洛陽的後秦征南將軍姚洸急向長安求援;但又不納部將趙玄聚諸戍之兵固守金墉(今洛陽東北,魏、晉洛陽故城西北隅)以待西援的建議,分兵出戰,皆被擊敗。道濟部進逼洛陽,姚洸出降。晉軍俘得東秦人4000餘,眾議欲盡坑之,道濟皆釋縛遣歸。後秦民歸附者甚眾。十三年正月,劉裕率水軍自彭城出發。後秦在洛陽失守後,擬派兵增援潼關,不料接連發生兩起內亂。王鎮惡等見有機可乘,不待後續大軍到達,即于二月由洛陽兵分二路:自率所部西攻潼關,檀道濟、沈林子率另一部北渡河,攻蒲阪(今山西永濟西南)。蒲阪城堅兵多,一時難下。檀道濟等遂揮師南下,與王鎮惡並力攻潼關。三月,奪取潼關,乘勝追擊。後秦大將軍姚紹率兵退至定城(在潼關西30裏)據險固守,先後兩次派兵斷東晉軍糧道、封鎖水路,皆為沈林子部所敗。東晉軍前鋒因歷旬不得進,後續大軍又未至,軍中乏糧。王鎮惡遂至弘農(今河南靈寶東北)勸督民租,軍食得以續給。四月,姚紹又遣將率騎企圖切斷弘農諸縣的糧援,仍為東晉軍所破,將士死亡殆盡。姚紹雖為後秦名將,但已年邁力衰,近又屢遭挫敗,不禁憤愧而卒。後秦東平公姚贊統其眾,引兵出戰遭敗,退而堅守。

劉裕滅後秦之戰劉裕滅後秦之戰

三月,劉裕率水軍自泗水經清水(古濟水下遊別名,故道起今山東梁山,經東阿等,以至于海)入河水。北魏不肯假道,遣振威將軍娥清、冀州刺史阿薄幹率步騎10萬屯于河水北岸,以遏晉師;並派數千騎緊隨劉裕軍之後,不斷襲擾。四月,劉裕為排除阻遏,遣其將丁旿率壯勇700人,車100乘,登岸設半月陣,再命寧朔將軍朱超石率領弓弩手2000,登車環射北魏兵。當魏軍逼近以肉搏攻陣時,東晉軍即用大錘短矟,左右猛擊,大敗北魏兵,斬阿薄幹。劉裕大軍西進至洛陽,于八月進抵潼關,以朱超石為河東太守,使與振武將軍徐猗之率軍北渡河,攻蒲阪,掩護主力北翼。

劉裕北伐滅後秦劉裕北伐滅後秦

青泥之戰

時沈田子、傅弘之等率兵千餘已襲破武關,佔據青泥(今陝西藍田)。姚泓原擬親率大軍至定城迎擊劉裕軍,又恐沈田子等襲其側後,故決定先滅沈田子、傅弘之部後再合力迎擊東晉軍主力。沈田子聞姚泓率數萬步騎來攻,欲擊之。傅弘之以敵眾我寡為由,勸阻出戰。沈田子認為,兵貴用奇,不在眾,乘其營陣未立,攻之可破。即率部出戰,傅弘之跟進。後秦兵合圍數重,沈田子激勵士卒決死奮戰。東晉軍踴躍奮擊,大敗後秦兵,斬萬餘人。姚泓敗奔霸上(今西安東)。時劉裕遣沈林子率萬餘精騎增援也到,隨即追擊。關中郡縣多暗地來歸。此戰勝利,有力地策應了主力西進。但攻蒲阪的朱超石部失利,退至潼關。

適逢連日大雨,河水暴漲。劉裕依王鎮惡所請,命其率水軍溯渭水趨長安。駐定城的姚贊和屯于香城 (今陝西大荔東南)的恢武將軍姚難,為王鎮惡部所逼,引師西退。因渭水泛濫,姚贊等北渡不成。王鎮惡部水陸並進,追及姚難。姚泓由霸上進至石橋(長安東北)接應姚難,並派鎮北將軍姚強與姚難合兵屯涇上(今高陵境)以拒之。王鎮惡遣部將毛德祖率兵進擊,破之。姚強戰死,姚難逃往長安。姚贊退至鄭城(今華縣),劉裕率大軍進逼。時後秦軍在長安附近尚有數萬人。

姚泓急令姚贊守霸東(今灞河之東),將軍姚丕守長安城北之渭橋,輔國將軍胡翼度守城東北之石積,姚泓自守城西逍遙園。王鎮惡部乘蒙沖小艦逆渭水而進,兵皆隱于艦內。後秦兵隻見艦進而未見人,十分驚異。艦至渭橋,王鎮惡即令軍士食畢皆執兵器棄艦登岸,背水死戰,大敗姚丕所部。姚泓引兵往救,因逼水地狹,又遇姚丕部敗退,自相踐踏,不戰而潰,單騎逃還王宮。王鎮惡率眾從長安北門入城,姚泓領數百騎逃奔石橋。姚贊得悉姚泓兵敗,當夜急率諸軍馳救,擬會姚泓于石橋,但長安城諸門已為晉軍所據。姚贊部不得過,一時驚散。是月二十四,姚泓被迫請降,後秦滅亡。

降晉滅族

417年劉裕進取潼關,攻佔長安,八月姚泓兵敗出降,後秦亡。(見宋武帝劉裕)

紀年

399年

南涼禿發烏孤由金城(蘭州)遷都樂都(青海樂都)。

南燕王慕容德佔領青州、兗州地區。南涼禿發烏孤死,弟禿發利鹿孤繼位。

後秦軍攻陷洛陽,後秦帝國吞並河南諸郡。

東晉桓玄擊敗殷仲堪,獨霸荊、江、雍三州。

後涼王呂光死,太子呂紹繼位。呂纂政變,呂紹自殺,呂纂自立為王。

400年

後秦軍攻西秦王國,西秦軍潰散,西秦王國滅亡。

敦煌李暠叛北涼,建立西涼王國。(建國十六)

南燕慕容德于青州廣固稱帝。

401年

後涼王呂纂被殺,呂隆繼位。

三月,東晉劉裕擊敗孫恩變民。

五月,北涼王國沮渠蒙遜段業,自立為涼王。

後秦對後涼發動總攻擊。包圍首都姑臧(甘肅武威)。

八月,後燕天王慕容盛被殺,慕容熙繼位。

402年

東晉司馬元顯討伐桓玄,桓玄殺司馬元顯,進入建康。

南涼禿發利鹿孤死,禿發褥檀繼位。

高句麗王國攻擊後燕帝國,吞並遼東半島。(此後266年,遼東半島為高句麗領土。直到668年,唐高宗李治滅高句麗王國,才收回遼東。)

北魏帝拓跋珪攻後秦河東,後秦軍大敗。

東晉變民孫恩死,盧循繼立。

403年

南涼、北涼、後秦聯軍包圍後涼姑臧,後涼王呂隆投降後秦,後涼王國滅亡。(亡國九)後秦帝國最盛期。

十一月,桓玄叛變,篡東晉帝位,稱楚皇帝。

404年

二月,劉裕等于京口起兵,討伐桓玄。進攻首都建康

三月,桓玄退出建康。五月,桓玄死。

十月,東晉變民盧循攻陷南海郡(廣州)。

405年一月,北府兵團攻陷江陵,平桓玄之亂

景元帝姚弋仲景元帝姚弋仲

後秦天王姚程佳尊高僧鳩摩羅什為國師。

益州兵變,刺史毛璩被殺,譙縱自稱成都王,西蜀王國建立。(建國十七),全中國九國並立。

九月,南燕帝慕容德死,慕容超繼位。

406年

南涼吞並後秦涼州姑臧。

南燕帝國爆發內鬥。

十一月,南涼王國遷都姑臧。

407年

河套匈奴劉勃勃叛後秦獨立,稱天王,胡夏帝國建立。(建國十八),全中國十國並立。後秦僅剩關中、河南地區。

七月,慕容雲殺慕容熙,自立為天王。北燕帝國取代後燕帝國,慕容雲復姓高(原為高句麗人)。(後燕亡國十)(北燕建國十九)

南涼攻北涼,北涼軍擊敗南涼軍。

劉勃勃攻後秦,十一月攻南涼。後秦、南涼軍慘敗。

408年

七月,後秦軍討伐胡夏、南涼失敗。

東晉討伐西蜀王國失敗。

南涼禿發褥檀稱王。

409年

二月,南燕軍攻東晉徐州。

四月,劉裕第一次北伐,攻擊南燕帝國。

乞伏乾歸叛後秦復國,西秦王國重建。(亡國八年)此時全中國十一國並立,為最亂之時期。

北燕天王高雲被殺,馮跋繼立為天王。(此時北燕帝國僅領有遼西地區)

十月,北魏道武帝拓跋珪被其子拓跋紹所殺,太子拓跋嗣殺拓跋紹,繼位。是為明元帝。

第九時期 東晉劉裕北伐(410-420)

410年

二月,東晉劉裕攻陷廣固,殺慕容超,滅南燕帝國。(亡國十一)東晉

收復山東半島地區。

五月,南涼禿發褥檀三攻北涼,失敗。退出姑臧。北涼攻姑臧。

五月,東晉廣州變民盧循徐道覆北攻建康。七月,劉裕追擊變民軍。

九月,東晉劉裕大軍討伐徐道覆。十一月,晉軍包圍廣州。

411年

二月,晉軍攻陷始興,殺徐道覆。三月,平盧循之亂。

北涼沮渠蒙遜攻陷南涼姑臧。北涼攻西涼,失敗。

412年

六月,西秦政變,乞伏幹歸被殺。八月,乞伏熾盤平亂,繼位。

十月,東晉劉裕攻殺劉毅。

十二月,東晉朱齡石軍攻西蜀王國。

413年

胡夏天王劉勃勃建統萬城(陝西橫山),改姓赫連。

南涼攻北涼,大敗。

七月,東晉朱齡石攻陷成都,殺譙縱,滅西蜀王國。(亡國十二)東晉收復四川地區

414年

南涼禿發褥檀出軍戡亂,西秦軍襲擊南涼首都樂都,攻陷。禿發褥檀投降西秦,一年後被殺。南涼王國滅亡。(亡國十三)

415年

四月,劉裕擊敗司馬休之,攻克江陵。司馬休之敗逃。胡夏赫連勃勃攻後秦,坑殺後秦軍二萬人。

西秦、北涼相攻不絕。

416年

二月,西秦、北涼和解。

後秦天王姚興死,太子姚泓繼位,皇族相爭,後秦國內大亂。

後秦、胡夏、仇池氐王互相混戰。

八月,東晉太尉劉裕第二次北伐,收復河南地區,攻克洛陽。

417年

二月,西涼公李暠死,子李歆繼位。

三月,晉軍進潼關,擊敗後秦軍。

北涼三萬大軍攻西涼,戰敗。

八月,晉軍攻克長安,姚泓出降,後秦帝國滅亡。(亡國十四)晉帝國收復淪陷近百年的關中地區。十一月,留守劉穆之死,劉裕返建康,其子劉義符等留守。

疆域

極盛時轄有今陝西、甘肅、寧夏及山西、河南的一部分。佔據關中絕大數的重要政治、經濟城鎮和關東大片領土,威服隴右河西諸國。

政治

後秦統治者為了補充勞動力和兵源,常將被征服地區的各族人民大批遷徙到都城長安及各軍事要地,以便控製。對于境內各族人民的統治,後秦除以州郡系統進行管理外,還實行以營領戶,以戶出兵吏的製度。營戶不隸州郡,而由姚氏宗室和達官貴人分領。一般營戶既要當兵作戰,又要提供軍糧;但由後秦皇帝親領的大營營戶則受到優復,僅從征戰。後秦又有不屬州郡而由軍鎮管理的鎮戶。

在十六國後期的帝王中,姚興是較有作為者。他為了鞏固統治,初期註意選才納諫,又相繼採取了一些有利于社會經濟、文化發展的措施。如:百姓因荒亂自賣為奴婢者,下令一律放免為良人;簡省法令,慎斷刑獄,獎勵清廉,懲治貪污。

軍事

十六國時期的北方諸國多實行異族分治製度,或稱為胡漢分治製度,在一國之中,實行兩種不同的軍政體製。對漢族人民,仍按漢族的傳統方式進行統治。對少數民族,則按各自的部落傳統進行統治。這使得軍事統帥被分為單于台與都督中外諸軍事並立,後來隨情勢發展漸漸合並。在軍隊形式上大致同西晉兵製,具有中軍、外軍組織及都督、將領等職務。中軍直屬中央,編為軍、營,主要保衛京師;外軍為中央直轄的各州都督所統率的軍隊。

軍隊以騎兵為主,步兵其次。國家內本民族的部落兵多為騎兵。隨著攻城戰的出現以及讓漢人編列為軍隊,步兵數量也逐漸增加。在兵役製度方面,則是實行本族全民皆兵的部落兵製。隻要是凡識于戰鬥的本族人民,皆作為軍隊基本兵力。基本上中軍為終身製,其家屬通常隨營聚居,稱營戶,負責供應軍糧。鎮守各地的外軍,其隨營聚居的家屬則稱鎮戶。營戶與鎮戶都是其兵力來源。其他人民方面皆實行征兵製,征發各郡、縣的各族人民補充軍隊。其中漢族兵的來源,還包括來自投降的塢堡和招募的農民,一般都是終身為兵。

十六國時期各國騎兵均已強化。當時馬蹬已經十分普遍,其最大功能是可以解放雙手,騎兵開始可以靠雙腳控製平衡在馬上沖、刺、劈、擊,這大大提升騎兵的戰鬥力。馬鎧也成為騎兵較普遍的裝備,來保護戰馬免受遠射兵器攻擊。

經濟

當時黃河南北與關中地區是遭受戰禍最劇,經濟破壞最為嚴重。人民不是依附塢堡,成為塢主的部曲,就是遷移至各國首都附近,提供生產或兵役用,各國也會互相掠奪人民、財富以充實國力或是補給軍隊。由于人民頻繁的遷移,使得在初期難有經濟發展。

高祖姚興註重刑罰,懲治貪污,關中經濟稍微恢復。但是到了晚年,因國用不足,增收關市之稅,鹽竹山木,無不有賦,加重了人民的負擔。

文化

公元394年(建初九年),萇死,長子興繼位,改元皇初。興重用叔姚緒、姚碩德、弟姚崇及功臣尹緯、狄伯支等。斬前秦主苻登于涇陽(今甘肅省涇川平涼縣西北),徙陰密(今甘肅省靈台縣西南)3萬戶于長安。降服仇池楊盛、上邽姜乳、鮮卑薛勃、西秦乞伏乾歸、後涼呂隆,並使南涼禿發傉檀、北涼沮渠蒙遜、西涼李玄盛皆遣使求和。與北魏拓跋氏、夏赫連氏時戰時和。在位期間內修政事,廣招人才,免奴為良,崇尚儒學,弘揚佛教,使後秦統治地區的社會經濟有所恢復和發展,亦促使羌族進一步漢化。

設定律學,調集郡縣散吏學習法律,郡縣疑獄可上送廷尉審理;提倡儒學,允許收徒講授,長安儒生達一萬數千人。此外,又大興佛教,奉命僧鳩摩羅什為國師,譯出經論三百餘卷,境內佛教大行。

民族

河湟羌即漢代所稱的西羌,與傳說中的姜羌、卜辭中的羌和羌方,在種族上可能是相同的,但河湟羌並非從前者發展而來,而系羌人中更為後進的一部分。河湟羌的種姓部落製度和家支製度是極有特色的民族社會結構形式,本書結合其社會經濟狀況加以論述。東羌是西羌內遷的部分,內遷後其種姓部落製度和社會結構都發生了變化;部落解體和與漢族社會相結合,促進了與漢族的融合。羌族姚氏所建立的後秦,並不是以羌族作為它的基礎,而是一個從民族混雜的軍事集團發展而成的繼承了漢族封建傳統的政權。

帝王世系

追認的先祖

姓名

表字

廟號

追謚

封爵

生卒及在位年限

備註

姚弋仲

-

始祖∣萇追崇

景元皇帝

高陵郡公

280-352

姚萇之父

姚襄

景國

-

魏武王∣萇追謚

321?-357

姚萇之兄

註:①"生卒及在位年限"中的"在位年限"表示在統治位置的年限。②《晉書》載:萇僭號,追謚(姚襄)魏武王,封襄孫延定(姚延定)為東城侯。③桓溫曾向姚襄故臣楊亮打聽姚襄的為人,亮曰:"神明器宇,孫策之儔,而雄武過之。"③《晉書》載:萇僭位,追謚(姚弋仲)曰景元皇帝,廟號始祖,墓曰高陵,置園邑五百家。

後秦:384~417

姓名

表字

生母

廟號

謚號

生卒及在位時間

年號

生父

姚萇

景茂

-

太祖

武昭皇帝

329-384-393

白雀384四月-386四月

姚弋仲

建初386四月-394四月

姚興


子略

蛇太後

高祖

文桓皇帝

366-394-416

皇初394五月-399九月

姚萇

弘始399九月-416正月

姚泓

元子

-

-

末帝

388-416-417

永和416二月-417八月

姚程佳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