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特拉克

彼特拉克

弗朗西斯克·彼特拉克 (義大利語:Francesco Petrarca)(1304年 - 1374年7月19日),彼得拉克 是義大利學者,詩人,和早期的人文主義者,被認為是人文主義之父。他以其14行詩著稱于世,為歐洲抒情詩的發展開闢了道路,後世人尊他為"詩仙"。他與但丁、薄伽丘齊名,文學史上稱他們為"三顆巨星"。

  • 中文名稱
    弗朗西斯克·彼特拉克
  • 外文名稱
    Francisco Petrach
  • 國籍
    義大利
  • 出生地
    阿雷佐城
  • 出生日期
    1304年7月20日
  • 逝世日期
    1374年7月19日
  • 職業
    詩人,學者,歷史學家
  • 主要成就
    被譽為“人文主義之父”歐洲“詩聖”
  • 代表作品
    《歌集》

個人生平

弗朗西斯克·彼特拉克弗朗西斯克·彼特拉克

  弗朗西斯克·彼特拉克

彼特拉克出生在義大利翡冷翠附近的阿雷佐,是一個公證人的兒子。他的童年是在一個靠近翡冷翠的名為Incisa的鄉村中度過的。他的父親,瑟·彼特拉克(Ser Petracco),和但丁一起于1302年被黑手黨政權從翡冷翠放逐。他與其家人追隨從1309年教會分裂中遷居亞維農的教宗克萊孟五世遷至亞維農居住,他的早年生活就在那裏度過。

1316年到1320年他在法國的蒙彼利埃就學,1320年到1326年在義大利北部的博洛尼亞學習。盡管他父親希望彼特拉克學習法律和宗教,但是他的主要興趣卻在于寫作和古羅馬文學。常與他的朋友薄伽丘分享他的(創作)激情。為了搜尋拉丁語寫成的經典和手稿,他不惜穿梭于法國,德國,義大利和西班牙。隨著他的第一個大型作品的出爐,《阿非利加》(Africa,一部關于大西庇阿拉丁文的史詩),彼特拉克成為了歐洲的一個名人。

1326年,他父親過世後,彼特拉克又回到了亞維農。在那裏,他在無數不同事務所工作。作為一個學者和詩人,他很快就變得非常出名。1341年在羅馬,他獲得了詩人桂冠。作為一個大使他在歐洲旅遊甚廣,是一個多產的作者。旅行時他收集古人的手稿,這樣做是為了重現古羅馬和希臘作者的知識。他是這個活動一個主要的發動者。他說:"每一個我所重新發現的古代著名作者,都是上一代的一個新的罪證和又一個不光彩行為的證明。他們不僅不滿足于自己的無恥的無所作為,還任由別人思想的碩果和祖先辛苦的勞作和縝密的觀察寫就的作品因為他們令人不堪容忍的忽視而消亡。"。就這樣,他創造了"黑暗世紀"的概念。

弗朗西斯克·彼特拉克弗朗西斯克·彼特拉克

  弗朗西斯克·彼特拉克

在1336年4月26日,彼特拉克和他的兄弟以及另外兩個同行者爬到了Mont Ventoux的山頂(1,909米;6,263英尺)。他記述了這次旅行,很久以後他把它寫成一封信給他的朋友Dionigi di Borgo San Sepolcro。 在那時,登山本身沒有其他原因是不太尋常的。因此1336年4月26日被認為"阿爾卑斯主義"的誕辰日。他本人也被稱為"阿爾卑斯主義之父"。

他的後半生作為一個國際級的學者和著名的旅行家在義大利的北部旅行。他一生未婚,但是他卻和一個或者幾個女人一共生有三個孩子(後人不清楚到底是幾個女人)。一個兒子,Giovanni,在1337年生于亞維農。一個女兒,Francesca,在1343年生于沃克呂茲省。Giovanni 在1361年的瘟疫中離世。Francesca和Francescuolo da Brossano(他後來成為彼特拉遺囑的執行人)結了婚。在1362年,他們的第一個女兒Eletta出生後不久,為了躲避當時肆虐部分歐洲的瘟疫,他們到威尼斯與彼特拉克團聚。彼特拉克的第二個孫子(女),Francesco,生于1366年,但是不到兩周歲夭折。

彼特拉克在1367年左右在帕多瓦定居。在那裏,他的餘生在宗教沉思中度過。1374年7月18日,彼特拉克在Euganean Hills的Arquà離世。

文學成就

歌集歌集

  歌集

從1330年起,大約有17年時間,彼特拉克基本上是在教廷供職,通過紅衣主教喬萬尼·科倫那的關系參與一些宗教活動。在這個時期,彼特拉克的生活比較清閒、安逸,有較充裕的時間讀書和寫詩,為其後來揚名詩壇奠定了堅實的基礎。漫長的教會生活使他親眼目堵了教會的黑暗、腐敗、貪婪和虛偽,逐漸形成了人文主義世界觀,從而使他在文藝復興的舞台上捷足先登。

在彼特拉克的拉丁語作品中,例如,《De Viris Illustribus》是一部三部劇(Secretum)話劇,是于聖奧古斯丁的辯論;《Rerum Memorandarum Libri》是一部未完成的關于重要美德的論文,《De Remediis Utriusque Fortunae》是最流行的拉丁散文作品,《Itinerarium》,是去聖地的導遊書,《De Sui Ipsius Et Multorum Ignorantia》是反對亞裏士多德學派的。他的學術作品和史詩用拉丁語寫就。他的十四行詩和合組歌(canzoni)用義大利語

抒情詩

彼特拉克的抒情詩是在繼承普羅旺斯騎士詩歌和義大利"溫柔的新體"詩派愛情詩傳統的基礎上創造出來的,並形成了自己的風格。其特點是格調輕快,韻味雋永,善于借景抒情,達到了情景交融的境地。他曾寫過這樣的詩句:

我象往常一樣在悲思中寫作,

鳥兒的輕訴和樹葉的微語

在我耳邊繚繞,

一條小河,傍依著兩岸鮮花

在和風細浪中暢懷歡笑……。

這裏,詩人通過"花"、"鳥"、"河"、"風"的描寫表達了自己肯定人生、熱愛生活的思想感情。如果說詩人是借景抒情,那麽讀者則可以從詩景中領會其中的人文主義之情了。

十四行

彼特拉克通過長期的創作實踐,把十四行詩推到一個完美的境地,發展成為一種新詩體,即"彼特拉克詩體"。這種詩體被後來的喬叟、莎士比亞等著名文學家和詩人所模仿,為歐洲詩歌的發展開闢了新的道路。因此,彼特拉克又被尊為"詩聖"。

《歌集》中還有少量的愛國主義詩篇和政治諷刺詩,其中《我的義大利》最有代表性。當時的義大利由于受到教皇的幹涉、外敵的入侵以及各城邦國相互混戰,長期處于四分五裂的狀態。目睹這種現實,詩人寫道:

看吧,

我的祖國,

你所喜愛的我的故鄉,

正在為無名原因引起的戰爭

和那不能抑製的糾紛,

受著多麽殘酷的

折磨和煎熬!

這血和淚凝成的詩句,飽含著詩人憂國憂民的深情,寄托著渴望祖國統一的強烈願望。

政治諷刺詩

《歌集》中的政治諷刺詩主要是抨擊教會。教會在中世紀是封建勢力的總代表,是萬惡之源。要宣揚人文主義,就必須揭露和反對教會。詩人憤怒地寫道:

以前是偉大的羅馬城,

萬惡的巴比倫,

這裏是數不清的悲傷,野蠻凶狠的廟堂,

這裏是那邪教徒的寺院,引入邪途的學堂,

這裏是眼淚的發源地,

是黑暗的監獄,是充滿欺騙的場所,

在這裏,善良被扼殺,

凶惡卻在成長,

這兒是人們死前的黑夜和地獄,--

難道上帝不將懲治你?

這戰鬥的詩行,表現了詩人在黑暗中的拚殺精神和鬥爭的勇氣。

愛情詩集

他最優秀的作品是用義大利文寫的抒情詩集《歌集》。

彼特拉克的愛情詩收集在他的代表作--《歌集》中,《歌集》中的詩人多都是即興而作的詩體日記,共366首,其中14行詩317首,打情詩29首,六行詩九首,敘事詩七首,短詩四首。全部詩集分上下兩部分:《聖母勞拉之生》和《聖母勞拉之死》。彼特拉克的愛情詩沖破了禁欲主義的藩籬,一掃中世紀詩歌中隱晦寓意、神秘象征的兵法,直接描寫現實生活中的人。他向人們公開袒露自己向往幸福生活的內心活動。在他的筆下,勞拉已不是中世紀那種矯揉造作、高不可攀的貴婦人,而是單純開朗、平易可親的新時代女性。由于彼特拉克從人性的角度出發,用寫實的手法描寫勞拉的美貌,因此他的詩歌格調清新,令人百讀不厭,具有很強的藝術感染力。這裏有一段佳話,當他的愛情詩傳開後,引起了廣大讀者的共鳴。有不少人甚至也對勞拉產生了愛慕之情,他們不辭勞苦,從很遠的地方來到阿維農,以求一飽眼福,欣賞一下這位絕代佳人。但這時的勞拉已是中年開外的婦女,早已失去了昔日的豐採,使這些遠道而來的人乘興而來,掃興而歸。

《歌集》主要歌詠他對女友勞拉的愛情,也包括少量政治抒情詩,詩中贊頌祖國,號召和平與統一,揭露教會的腐化。《歌集》反映出詩人內心的矛盾:熱愛生活和自然,渴望人間的幸福,追求愛情和榮譽,但不能和宗教傳統及禁欲主義思想決裂;有愛國熱情和民族意識,而又脫離人民,輕視民眾。這些矛盾正是從中古過渡到新時代的人文主義者的矛盾。他的抒情詩繼承普羅旺斯和"溫柔的新體"詩派的傳統,克服了抽象性和隱晦的寓意,表現了新的人文主義精神,使愛情詩接接近生活。詩人在勞拉身上寄托他關于美和精神品質的理想,同時也對她的形體之美一再加以歌頌。彼特拉克對于自然之美也很敏感,有些詩把歌頌勞拉和描繪自然結合起來,《清、涼、甜蜜的水》這首詩就是顯著的例子。彼特拉克善于敘述內心的變化和抒寫愛情的經驗,超過以前的詩人。這些詩都表現了人文主義者以個人幸福為中心的愛情觀念。他的《歌集》在內容和形式方面都為歐洲資產階級抒情詩開創了道路。《歌集》中佔大部分的十四行詩達到藝術上的完美,成為歐洲詩歌中一個重要詩體。

其他貢獻

彼特拉克知識淵博,他不僅是一位著名詩人,而且還是一位歷史學家,著有《名人列傳》一書。該書用拉丁文寫成,書中列有21位古羅馬時期的歷史名人(從羅慕洛起一直寫到凱撒為止)和皮魯斯、馬其頓國王亞歷山大、漢尼拔的傳記。作者寫作此書的目的在于以人物傳記形式給義大利人展現一部宏偉壯麗的羅馬史,讓他們了解義大利的過去就是歷史上橫跨歐亞非三大洲的羅馬帝國,從而激起他們的民族自豪感和民族自信心,以擯棄基督教宣揚的"世界國家"的空想,走上民族獨立統一的道路。《名人列傳》中所貫穿的愛國主義民族主義思想,是彼特拉克作為人文主義者的又一重要特征。

值得提及的是,彼特拉克在史學領域中還有一個重要的貢獻,就是提出了一個全新的歷史時期概念。在他看來,在他所崇拜的古代和寄予無限希望的新時代之間,存在著一個使人深惡痛絕的時代。這個時代既毀滅了古代文化的精華,又毀滅了"公共美德",因而是個黑暗、愚昧、倒退的時代。在彼特拉克的心目中已經有了日後所謂"中世紀"這一概念的最初萌芽,並規定了這一概念的全部內容。

彼特拉克在地理學方面也有建樹。他閱讀了大量地理方面的書籍,掌握了許多地理資料,繪製了第一張義大利地圖。

生活時代

弗朗西斯克·彼特拉克弗朗西斯克·彼特拉克

  弗朗西斯克·彼特拉克

彼特拉克在活著的時候,已經是聲譽遠播。三十七歲時,他在同一天收到了羅馬元老院和巴黎大學的邀請,要授予他"桂冠詩人"的稱號。最後,他就在羅馬接受了這個已經中斷一千三百年之久的稱號,達到了當時一個文人所能享受的最高聲譽。五十歲時他訪問故鄉阿利佐,朋友把他帶到他出生的那所房子裏,告訴他那個城市如何禁止對房屋內原來的樣子作任何變動。死後,他的墓地更成為聖地,每年前往吊唁的人絡繹不絕。

彼特拉克在後世的主要形象是一個詩人,而且後人看重的是他的義大利文作品。在十四行詩的發展史上,他創造了義大利體,有篳路藍縷之功,後世隻有莎士比亞可與之交相輝映。而他繼承法國"溫柔的新體"的傳統,創作的一組以女友勞拉為主題的詩篇,則又和但丁前後呼應。有了這些詩作,他也就"千秋萬歲名不寂寞矣"。

可是彼特拉克自己更重視他的拉丁文著作,比如他花了很大精力寫作《阿非利加》,希望以此確立後世的名聲。《阿非利加》幾度綴筆,最後也沒有完成。到了晚年,彼特拉克對它已經十分厭惡,甚至不願提及。

拉丁文學在西塞羅身上達到了高峰,帝國時代開始走下坡路,蠻族的蹂躪則是對拉丁文化的致命一擊。蠻族退出後,方言漸露頭角。但丁已經昭示了義大利文學的可能性,彼特拉克早期的作品對于義大利方言的發展也做出了貢獻。彼特拉克的時代正是西方文學古今轉換的要緊關頭,而他仍然選擇了留在古代。在給薄伽丘的信中,彼特拉克承認拉丁文學珠玉在前,後人難以逾越,倒是義大利方言大有用武之餘地,但是他厭惡這個時代的虛榮浮躁,不願讓庸人對自己的作品評頭論足,情願埋首舊籍,為古人作嫁衣。

布魯尼(LeonardoBruni)在《彼特拉克傳》中說,拉丁文學兩大巨人維吉爾能詩不能文,西塞羅能文不能詩,自古無人能兼得,而彼特拉克在兩方面都有精湛的造詣。但丁死的時候,彼特拉克十七歲,彼特拉克死的時候,薄伽丘還比他年輕九歲。繆斯的慧命就這麽繩繩相續。

主要事件

墮入情網

1327年,23歲的彼特拉克已是精力旺盛、才華橫溢的青年。在這一年,發生了一件使彼特拉克終生難忘的事情。有一天,他在阿維農的一所教堂衛與一位騎士的妻子邂逅相識。這位年方20歲的少婦,儀態端庄,嫵媚動人。彼特拉克一見鍾情,深深墮入情網之中。從此之後,雖然歲月不斷流逝,可是彼特拉克卻一往情深,對勞拉的愛戀之情有增無減。

弗朗西斯克·彼特拉克的愛人勞拉弗朗西斯克·彼特拉克的愛人勞拉

  弗朗西斯克·彼特拉克的愛人勞拉

1327年,一位名為勞拉的女士在亞維農的Sainte-Claire教堂裏出演 Rime sparse("離散的旋律")的身影,激起了他持續很久的創作沖動。後來的那些沿襲他風格的文藝復興詩人把這三六六首詩的合集稱為《Canzoniere》(《歌集》)。她可能就是Laure de Noves, Hugues de Sade(Marquis de Sade的一個祖先)的妻子,或者,她隻是理想化的或者假想的人物。她在他詩中的表現相對于大家熟知的遊吟詩人和他們的高貴的戀愛(courtly love)不同。她的出現使他體會到不可言傳的愉悅,但是他不求回報的愛戀使得這不能持久。除了說她看起來很可愛,有一頭金發和謙虛高貴的氣質外,在彼特拉克的作品中幾乎沒有確定的關于勞拉的信息。

勞拉和彼特拉克從來沒有見面。他把他的感情全部傾註到作品中。他的詩是感嘆的,不是勸誘的。他的散文表現出他對男人追逐婦女的蔑視。在一三四八年勞拉離世時,詩人的哀傷和他以前的絕望一樣難以忍受。後來,在《給後人的信》中,詩人寫道:"我年輕時,我曾一直同那無法抵抗的,但是純潔的,我唯一的愛,鬥爭。如果不是她的早逝,我會繼續鬥爭下去,(鬥爭)痛苦,但是對我有益的。鬥爭把那團火熄滅。我常常希望我能說我完全自由于肉體的欲望了,但是我知道,那樣我是在說謊。"

義大利式十四行詩(Petrarchan Sonnet)一名即來源于他。浪漫作曲家李斯特給他的三首十四行詩(47,104和123)加譜為歌,名為 Tre sonetti del Petrarca(意即"彼特拉克的三首十四行詩")。後來作曲家把它作為 Années de Pélerinage II - Italie 組曲(《旅遊歲月》第二集"義大利")共七首鋼琴獨奏曲的其中第四、第五和第六首。

與世長辭

薄伽丘薄伽丘

  薄伽丘

1349年,彼特拉克與義大利另一位著名的人文主義者薄伽丘相識。薄伽丘比他小九歲,是他的狂熱崇拜者。兩位志同道合的人一見如故,結下了終生友誼。1351年,彼特拉克毅然辭去教皇秘書的職務,由薄伽丘薦舉,到剛剛成立的翡冷翠大學講學。在這裏,這兩位人文主義的代表人物通力合作,相互幫助。在他們的熱心支持下,一位名叫裏昂古奧·彼拉多的希臘人把荷馬史詩全部譯成拉丁文。

彼特拉克的後半生是在自己的祖國度過的。他行蹤不定,時而出現在這個城市,時而出現在那個城市,常常為各個城邦做些外交方面的事情,希望他們能夠團結起來。

彼特拉克是處于新舊時代交替時期的人物,因此表現出很大的時代和階級的局限性。他鞭撻教廷的虛偽,但又長期在教廷擔任要職;大膽追求愛情和幸福,但有時又認為這是邪惡;熱愛祖國和人民,但又輕視和脫離民眾;主張人類之愛,但又有濃厚的個人主義色彩。這些都是早期資產階級人文主義者的特征。

1374年7月18日夜幕降臨後,彼特拉克在一個名叫阿克瓦的小村庄與世長辭,享年70歲。當人們來到他的房問時,發現他的頭還埋在維吉爾的手稿中。反動的教會勢力對彼特拉克恨之入骨,將他暴屍示眾,手段卑劣而又殘忍。然而,彼特拉克的歷史功績是永遠也抹煞不了的,在他死後不久,人類文明史上偉大的文藝復興運動蓬勃興起,尊稱他為"文藝復興之父",就是最好的證明。英國著名詩人拜倫在遊歷義大利時,留下了光輝的詩篇,贊美彼特拉克的"名聲傳遍各國"。

骨骸挖掘

2003年11月,據說病理解剖學家將會從Arquà Petrarca的棺材中發掘彼特拉克的骨骸,來驗證19世紀的關于他身高1.83米的說法。這個說法屬實的話,他當時是非常高的。這個小組還希望重新構造他的頭蓋骨,期望可以得到他身體特征的計算化形象。但是,不幸的是,2004年的DNA檢測證明棺材中的頭骨不是他的。希望有一天,他的頭骨能夠物歸原主。

皮特拉克壁紙

羅卡壁紙與2014全新推出羅卡加皮特拉克壁紙,設計靈感來源于義大利的文學巨匠靈感穿越,充分體現出該壁紙的文藝與清新。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