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鋼 -原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常委少將

彭鋼

彭鋼(1938年11月—2014年6月24日),湖南湘潭人,大學學歷,少將軍銜;原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常委,中國人民解放軍少將,總政治部紀檢部部長。彭鋼曾有個外號叫“軍中女包公”此外。彭剛也是彭德懷元帥的侄女,新中國建立後,一直在伯父彭德懷元帥身邊生活。2014年6月27日,彭鋼同志在北京因病逝世,享年76歲。

  • 中文名
    彭鋼
  • 國籍
    中國
  • 民族
  • 出生地
    湖南湘潭
  • 出生日期
    1938年11月
  • 逝世日期
    2014年6月24日
  • 職業
    軍人
  • 伯父
  • 信仰
    共產主義
  • 外號
    軍中女包公

個人簡介

彭鋼,女,漢族,1938年11月生,湖南湘潭人,1979年8月加入中國共產黨,大學文化,少將軍銜;原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常委,中國人民解放軍少將,總政治部紀檢部部長。

彭鋼是革命烈士彭榮華之女,元帥彭德懷的侄女;其父被國民黨反動派殺害時,她還不到一歲,為了避免全家被斬盡殺絕,隻得隱姓埋名度日;新中國建立後,由組織接到北京,在伯父彭德懷元帥的身邊生活。

人物經歷

1959年8月參加中國人民解放軍,入軍事電信工程學院控製系學習。

女將軍部長彭鋼女將軍部長彭鋼

1965年畢業後,任北京汽車修理公司職員、技工學校教員、北京汽車製造廠技術員。

1979年8月加入中國共產黨。後任中國人民解放軍總參謀部氣象研究所工程師。

1981年後,任解放軍總後勤部指揮管理自動化研究室工程師、主任。

1985年後,任解放軍總後勤部政治部幹部部副部長、部長。

1988年後,任總後勤紀律檢查委員會副軍職專職副書記。

1990年起任解放軍總政治部紀律檢查部副長、部長,中央軍事委員會紀委副書記。

1998年9月當選為全國婦聯副主席。

1991年6月被授予少將軍銜。

1987年11月在中共第十三次全國代表大會上當選為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委員。

1992年10月在中共第十四次全國代表大會和中紀委第一次全體會議上當選為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委員、常委。

1997年繼續當選為中紀委常委。

與彭德懷

彭鋼,元帥彭德懷最小的侄女。

彭德懷與彭鋼彭德懷與彭鋼

彭德懷一生沒有子女,彭鋼是和他生活時間最長,也是交流最多的晚輩。從12歲住進中南海永福堂開始,她斷斷續續和伯伯生活了15年。

廬山會議後,彭德懷最為慘淡的日子,彭鋼都歷歷在目。

在部隊,提起彭鋼,常會聽到兩種極端的評價:“厲害得很,不講情面,見到她都躲著走。”“講原則,辦事認真,踏實。很值得交的朋友。”

彭鋼曾有個外號叫“軍中女包公”,從總後勤部的專職紀委副書記到總政治部紀檢部部長、中央軍委紀委副書記,彭鋼幹了整整十年,她的認真、較勁,遠近聞名。

彭鋼任總政治部紀檢部部長期間,工作的範圍是監督軍以上的幹部,常常是在原則、爭議和壓力面前艱難抉擇。人們都說這個官最難當,很燙手。特別是對于彭鋼來講,更難,因為她說:“總有一面鏡子在那裏照著”,這面鏡子就是他的伯伯彭德懷。​

因病去世

2014年6月27日,彭鋼同志在北京因病逝世,享年76歲。

彭鋼彭鋼

人物軼事

中南海裏的天真少女

1938年,彭鋼出生在湖南湘潭。從她記事起,家中就動蕩不安。“我們不停地躲藏,不停更換姓氏。我從大人們那裏聽說,大伯搞了平江起義,是‘共匪頭子’,國民黨揚言要斬草除根,把彭家所有的孩子全殺光。”

彭鋼的父親彭榮華和二伯父彭金華很早就參加了共產黨,受大伯牽連,他們先後被國民黨殺害;彭鋼的母親也受了傷,手腕的骨頭被打斷了一塊。“國民黨甚至兩次派人來挖了我們的祖墳,連家門都給封了。”

1949年,彭德懷的老戰友吳德峰,派人將彭德懷的侄子、侄女共5人,接到武漢漢口上學。一年後,他們來到了北京。12歲的彭鋼在北京飯店第一次見到了大伯父——時任西北軍政委員會主席的彭德懷。她坦言:“初次見面,挺拘束的。”

不久,彭德懷將彭鋼接進了中南海永福堂。戒備森嚴的中南海,與輕松活潑的學校相比,彭鋼更喜歡後者。直到上國中,彭鋼都一直住校,隻有周末回來。“那時伯母經常出差,伯伯回家後總是冷冷清清,他勸我‘還是走讀吧,家裏熱鬧些’。我不願意,覺得不自由。”彭鋼提出條件:“走路上學要半個小時,這個時間我還可以看書呢。除非給我買腳踏車,否則我不走讀。”一向節省的彭德懷,真的破例給侄女買了輛腳踏車。“這輛車是‘永久’牌的,天藍色,非常好看。”彭鋼視其為珍寶。

彭德懷總是擔心侄女的安全,一到放學時間,就在院子裏來回踱步,不停地說:“這丫頭怎麽還不回來,不要出什麽問題啊!”每次彭鋼一推開家門,便看到警衛員匆匆趕來,“快上去吧!你伯伯正著急呢!”

彭鋼說那是她人生“最快樂的時光”。“永福堂裏有兩棵海棠樹、兩棵杏樹。我看到海棠熟了,就爬上去摘果子。警衛員嚇得大喊,‘快下來!’驚動了伯伯。他沖出屋,立即示意警衛員不要喊。我在樹上沖他作鬼臉,他在樹下沖我笑。等我下了樹,他變了臉,狠狠責備我,‘風吹樹擺你也擺,嚇不嚇死人呀?!’”

1955年9月,彭德懷被授予元帥軍銜,位居十大元帥的第二位。彭鋼記得,“那天他穿著藍色的禮服回來,說‘你看,像不像女人穿的衣服啊。’我說,‘你們自己定的,還說什麽。’”那時的彭鋼對元帥並沒有什麽概念,她和大部分年輕人一樣,夢想當兵。

最早明白“沉默是金”

彭鋼彭鋼

1959年,高中畢業的彭鋼如願以償考取了第一志願——西安電訊工程學院電腦專業。十年沒有回湖南老家的她,利用假期回家,給伯伯帶回來一份特殊的禮物。“我早想好了,要帶個南瓜給伯伯。因為他總給我講有關南瓜的故事,說太行山地區的南瓜養活了多少人,湖南老家的南瓜養活了多少人。”回到北京,彭鋼一直憧憬著伯伯見到南瓜時的表情。

1959年8月19日,彭德懷從廬山開會歸來,彭鋼興沖沖地趕到機場迎接伯伯。“以前他開會我也去接過,那天很奇怪,人們都低著頭不吭聲,沒有人跟他打招呼,他也不跟人家打招呼。他一直拉著我的手,從下了飛機就沒有放。他就問了我一句,考的怎麽樣?我平靜地說,考上第一志願了。他又問,你媽媽在家怎麽樣?我說,媽媽挺好的,我還給你帶了個大南瓜。” 伯伯再也沒有說話,彭鋼期待的情景沒有出現,空氣像凝固了一樣。

回到家中,伯母浦安修把彭鋼叫到了衛生間,邊說邊哭起來:“你伯伯被打成‘反黨集團’的首領,右傾機會主義分子。”伯母勸彭鋼去換個專業,不要讀軍事院校。話音未落,彭德懷聽見了。“伯伯說,‘你跟她說什麽呢,一個孩子家,改什麽志願。一人做事一人當,還能把她一個小孩子怎麽樣。’後來情況說明,伯伯在這方面還是太天真、太單純了。我在學校確實受到了牽連。”

之後的日子,彭鋼一輩子也忘不了:“我每天看著伯伯坐在書桌前寫信,寫了撕,撕了又寫。有時候坐在那裏不動,有時又在院子裏走來走去,一走就是幾個小時。”彭鋼就坐在屋檐下的藤椅上,默默地陪著伯伯,看著他走。她也想不通,為什麽一個正直的人,一夜間就成了反黨人士。

“在我即將入學的前一天,伯伯走進我的屋裏,他說‘我看你東西不多,把我出國時用的小皮箱給你吧,反正我也用不上了’。伯伯的一句話,讓我再也忍不住了,眼淚撲撲地往下落。收拾完行李,他突然說,晚飯把你帶回來的南瓜吃了吧。”

那是一頓異常安靜的晚餐,吃南瓜飯的時候,沒有一個人說話。飯後,彭德懷把侄女叫進辦公室。“伯伯對我說了很多,他說‘你現在走向社會了,再也不是我身邊的小孩子了。你要對自己嚴格要求,不要為我的事操心。你還要爭取入黨,要好好學習。’這是伯伯出事以後,講話最多的一天。”

1959年9月,彭鋼進入西安電訊工程學院,在北京的彭德懷更為孤單和落寞。9月30日,被罷官的彭德懷舉家從中南海遷出,搬往頤和園附近的吳家花園居住。傳說,這裏曾是吳三桂住過的園林,解甲後的彭德懷在院子裏挖地種菜,過上了農民般的生活。

彭鋼說,她青年時期最先明白的人生道理就是“沉默是金”。“剛上大學,我還和一些同學有來往,後來常有指導員來打聽彭鋼都講了些什麽,我再也不說話了,叫我幹什麽我就幹。”那個天真爛漫的小女孩,一下子就變得非常老成。

1962年,迫于各方壓力,彭鋼無奈休學。她放不下伯伯彭德懷,想利用這段時間好好陪陪他。

“在吳家花園,我對伯伯有了更深的了解。特別是1962年後,情況發生了變化,在七千人大會上,伯伯又被扣上了‘裏通外國’的帽子,這讓他更加痛苦。”

彭鋼知道,此時無論說什麽,也無法排解伯伯的苦悶。她陪伴伯伯一起讀書:“我推薦《遠離莫斯科的地方》給他看,挺厚的三大本,伯伯看後還和我討論主人公巴特諾夫,很多外國人的名字他都能記住。伯伯最喜歡《馬克思的青少年時代》,還買了很多本送人。他說那本書寫得很真實,既寫出了馬克思的聰明好學和才智過人,也把他童年時代的頑劣和青年時期一度有過的放蕩甚至吃喝玩樂、耍酒風,都描寫出來了。他稱贊這本書表現出馬克思是一個從小就有自己獨立思想和意志的人,寫出了馬克思的個性。他認為青年人就應該這樣獨立思考,而不是人雲亦雲;伯伯的辦公室裏放滿了書,有馬克思主義經典作家的著作,也有《二十四史》,還有大量的經濟學著作以及文學作品。伯伯很愛看書學習,直到他去世前,還在看一本小說《沸騰的群山》。”

總政第一位女將軍部長

1990年,總政治部正式設立紀律檢查部,彭鋼先後被任命為副部長、部長和中央軍委紀委副書記。1991年6月27日,時任中央軍委主席江澤民簽發命令,授予彭鋼少將軍銜,她成為建國後人民解放軍第九位女將軍,同時以“第一位女將軍部長”的紀錄,載入總政治部的歷史。

彭鋼彭鋼

做官越久,彭鋼越能體會到伯伯的不易和勇氣。很多上級領導不好處理的事情,最後就派彭鋼去“排雷”。有些本來查好的案子,由于一些原因,上級領導猶豫不決,就讓彭鋼重新寫報告,甚至吃飯時也有領導勸她,“彭部長你手抬一抬就過去了。”彭鋼並不據理力爭,她隻是堅定地說:“首長,這不是抬不抬手的問題。”

2007年,有朋友來告訴已經退休的彭鋼,原海軍副司令員王守業因涉嫌經濟犯罪被免職。審判時,他對所有罪行供認不諱,隻有一項死都不承認——他曾給某軍事學院批了幾千萬,憑他一貫的做事方式不可能分文不取。王守業急了,無奈地喊道:“我敢嗎?那個‘鐵姑阿麼’的侄子在那裏工作,我不是往槍口上撞嘛!”王守業提到的“鐵姑阿麼”就是彭鋼,可見她的威懾力。

其實,彭鋼並不像外界傳言的那麽“凶巴巴”,“有就有,沒有就沒有。紀檢部門也負責把你沒有的事情,給你更正過來”,這是彭鋼查案時經常說的一句話。

據說,有一位過去的戰鬥英雄被告有四項違紀問題。一見面,那人就給彭鋼一個下馬威:“彭部長,你坐在主審席上,你今天是要審我啊!”彭鋼反問道:“我小時候就是聽你的英雄事跡長大的,你過去的英雄氣概哪去了,怎麽成這樣了?”接著彭鋼又以柔克剛:“咱們先不談問題,這剛過年,我先給你拜個晚年。”這麽一來,兩人之間的距離拉近了。彭鋼核實後發現,四個問題中的兩個問題不存在,剩下的屬于管教子女不嚴。之後,當事人便講:“你們都說彭部長厲害,她的確也厲害,但是她是講道理的,沒有就沒有,她還是公正的。”

彭鋼曾說我這輩子最後的、最大的願望,就是想出版彭德懷的文集——雖然有很大難度,但這是我晚年的心願,也是給伯伯的一份告慰。”

“軍中女包公”

在部隊,提起彭鋼,常會聽到兩種極端的評價:“厲害得很,不講情面,見到她都躲著走。”“講原則,辦事認真,踏實。很值得交的朋友。”彭鋼曾有個外號叫“軍中女包公”,從總後勤部的專職紀委副書記到總政治部紀檢部部長、中央軍委紀委副書記,彭鋼幹了整整十年,她的認真、較勁,遠近聞名。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