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老道

彭老道,生于清光緒六年(1880),逝于1984年。四川安岳雲峰人。

  • 出生地
    四川安岳雲峰
  • 去世時間
    1984年
  • 出生時間
    1880年
  • 本    名
    彭老道

人物簡介

他本姓李,後因過嗣與彭子渝,改姓彭,名雷風,號廷龍。後來又改名澤風,或澤豐。至民國16年(1927),他于成都二仙庵受戒,恢復本姓,道號真果,或號正果,又號不虛子。

人物經歷

彭老道15歲時,未婚妻被清廷團練強奸後自殺,立志報仇,便外出拜師學藝。他最先拜的師父是本縣武術名家劉妙利、王妙生,學成八式太極拳、八極拳和六合門拳。後來,他又到資中縣蔡家場,拜一董姓武術家為師,學習"彈殺棍"。據說,這一棍法集勇猛于一擊,非常剛勁有力。三年後手刃團練,出家為道。

約一年後,他隻身一人,隨緣雲遊。在渠縣雲陽道觀中,彭老道巧遇高道王復陽,王親自向他傳授道家秘術、內練要旨,授與《老子道德經》、《黃帝陰符經》、《萬法歸宗》、《推背圖》、《呂純陽祖師太極生生神數》等道家要籍,並且為他一一詳加講解,引領他身體力行。

後王復陽又帶李真果到成都二仙庵,讓他潛心攻讀道教經典。這期間,他對二仙庵所藏的《道藏》、《續道藏》、《道藏輯要》等典籍,反復學習,精心研討。尤其重視《老子道德經》、《黃帝陰符經》、《張三豐無根樹丹詞》等道教經典,奉為修道之瑰寶。他非常重視道教丹道法術,認為道無法不顯,法無道則邪,道法雙修,方為正途。他把《萬法歸宗》一書珍藏身內,敬奉修持達10餘年。

在此期間,他結識了大邑鶴鳴山張至益,兩人性情相投,常在一起交流學道心得,切磋氣功、武術。老道長張至益回憶說:在受戒傳度期間,時值寒冬臘月,戒子們都覺寒風侵骨,不願出門,惟李真果每天僅穿一件單衣道袍,凌晨與深夜都獨自一人在室外練功,即使大雪掩地,嚴霜凍土,他也不懼嚴寒,依舊盤坐霜雪之中,不言不語,閉日內練,一坐就是幾個小時。坐得自己渾身冒汗水,如坐在蒸籠內一般;坐得身邊的霜雪紛紛融化成一灘灘水環繞身邊。

為了精益求精,彭老道和張至益又結伴去中江,拜中江老道人朱智涵(亦名朱玉才,世稱"巴蜀真人",亦為海燈法師的師傅)為師,學習道教秘傳武功。在朱老道的調教下,彭老道練就了一身"臥虎功"。

後有人鼓動彭老道去參加農歷二月間在青羊宮設立的"金章擂台賽",這是舊成都人人皆知的花會期間"打金章"。彭老道請示教師朱智涵,能否參加?朱老道回答說,你摸到我的耳朵,便可以參加"。朱老道盤足端坐,讓彭老道來摸,但任憑彭老道從那個方向出手,明明伸手便可摸到,但卻次次落空。教師說:"怎麽樣?你連一顆綠豆都不值,何必去你強我弱,爭個輸贏呢?"

彭老道在成都二仙庵學道約有三年。先後學習了《黃帝內經》、《千金要方》、《肘後備急方》、《急救仙方》、《枕中書》、《華陀中藏經》、《海上仙方》、《華陀玄門內照圖》、《醫學增廣》、《醫學三字經》、《祝由十三科》、《萬病一書》、《醫門總訣讀本》、《集成良方三百種》、《針灸大成》。同時,又廣泛閱覽儒家經典文獻,如《大學》、《中庸》、《論語》、《孟子》、《朱子語類》、《皇極經世》、《四書味根錄》等。這樣一來,奠定了他儒道合一,醫道同運的思想基礎。

得知母親眼瞎後,他回到家鄉,讓母親同自己背靠背緊貼,暗運體內元陽真氣,全力盡心為母親治療。連續幾天,母親的各種宿疾病痛一掃而光,連駝背也完全治愈。安排好母親的生活,彭老道于是辭別了恩師王復陽,離開成都二仙庵,又繼續雲遊四方。

就近而行,他遍歷四川各地的名山寺觀,先後到過都江堰市的青城山、新津老君山、大邑鶴鳴山、葯師岩、梓潼文昌宮、江油金光洞、竇 山、綿竹武都山、三台雲台觀以及峨眉山、樂山。所到之處,他總是虔誠參拜,虛心地向高道大師們學習,即求玄機奧旨,並廣結善緣,聯絡道友。

其後,又沿長江而下,途經重慶、長壽、涪陵、豐都、忠縣、萬縣、雲陽、奉節、巫山……如同一條青龍,跨過了夔門,走出巴蜀,遊歷南方。

在參學的過程中, 他尤其看重張三豐的著作,張三豐的《大道論》、《玄機直講》、《玄要篇》、《無根樹》、《金丹詩》、《大丹詩》等著作,一直伴隨著他,成為他內修外行的經典指南。

後傳異遇火龍真人,秘授彭老道以先天五龍睡功、天遁劍法及內外金丹之道。1927年(民國16年),彭老道又回二仙庵中,奉戒行特。受戒已滿,律師閻永和賜其法名,恢復本姓,名真果,號彭老道,其衣缽為"信"宇輩,為全真教龍門派丹台碧洞宗弟子,龍門派二十一代傳人。

後彭老道又到昆明黑龍潭隱修,正值大旱,百姓生活十分困難。當地駐軍將領龍雲到黑龍潭,希望彭老道,為民祈雨。彭老道回答說:"隻要你想得到老百姓就好,天是有眼晴的"。果然,當晚就普降喜雨。"

龍雲再次去黑龍潭,準備答謝彭老道。然而,彭老道已悄然離開了。其後,彭老道又由滇入黔,來到貴州鎮遠縣中和山老君洞隱修。1950年12月,70高齡的彭老道,毅然報名參加修建成渝鐵路。在資中縣王兒溪人工灘一帶施工勞動。

後彭老道回到家鄉。他一年四季都是身著兩件道袍,冬不加衣,夏不減少。冬寒不爐,夏熱不扇。他從不臥床睡覺,都是盤腿端坐床上或凳子上。沒事時唱唱:"天仙,地仙;微服上官。是功曹,執符旨,奏表言。人歸天地,福壽無邊。"

1958年,彭老道先後被錯誤地戴上"一貫道"、"歷史反革命"、"殺人犯"、"現行管製分子"、"封建迷信頭子"等帽子。多次慘遭毒打,頭發被扯掉,胡須被扯脫,牙齒被打落,手臂被打斷。

1959年,他每天僅食一餐,餐中的主要食物是南瓜葉、絲瓜葉、紅苕藤、牛皮菜及柏枝、樹葉、草根等。但他仍然堅持念經修道,並為周圍的民眾看病治病。

1960年,地方幹部又一次以老人"到處亂跑,非法活動,搞一貫道"為理由,動用竹板、鋼釬等。殘酷地毒打這位80餘歲的老人。他們強迫老人承認"罪行",要老人寫"悔過書",老人被打得遍身是血。

1962年,個別幹部又糾集一幫人,再次非法鬥爭、毒打彭老道。老人被打得遍體傷痕,頭發被扯落,鮮血流淌。事後,有人問老人:"他們如此凶殘地打你,你為什麽不還手?"彭老道回答:"我連螞蟻蟲子都不傷害,怎麽能夠還手呢?這也是魔,也是冤孽啊!"

1966年,"文化大革命"的災難降臨中國,彭老道陷入更大的苦難之中。從"文革"開始,直到結束,整鱉10年的時間,他被無端戴上"一貫道"、"歷史反革命"、"殺人犯"、"現行反革命"、"管製分子。、"封建迷信頭子""大騙子"等數頂 帽子,經常被關押、批鬥、毒打、辱罵,多次將彭老道打得昏死過去。他們用竹板打,用布包上秤砣打,用棍棒、鋼釬打。打老人的頭顱,抓老人的頭發,踢老人的下身。總之,橫下心把老人往死處打,老人鮮血淋漓,頭發抓脫,胡須也被扯落,牙齒被顆顆打落,顱骨下陷,左臂骨折斷裂,令人慘不忍睹。

在一次殘忍的毒打之後,他們將彭老道用繩索捆起,吊在屋梁之上,繼續用棍棒、鋼釬等毒打,直至認為老人已死,才揚長而去。然而,老人仍被吊在梁上,從早上10點,一直吊到深夜11點,無人問津。

老人滿身傷痛,一人在家中,沒有吃的,沒有葯物,沒有任何人照顧,完全是靠著他超人的信念與非凡的內功,自已治療著傷痛。半個月左右,老人沒有出門露面,人們都認為老人這次確實被打死了。然而,老人又一次死裏逃生,奇跡般地復活了。

1979年九月初九(農歷),彭老道由雲豐鎮遷居到遂寧縣三家區青山鄉核桃村。並經當地政府批準,在新居成立了一個醫療點,為民眾治病。彭老道還帶領學生們,親自研製了觀音膏、海龍膏、紫金錠、濟世仙丹、蘇禾飲、六0六等20餘種中成葯,臨床套用範圍頗為廣泛。

1982年2月,其學生陳俊、薛永新等把老人從三台接到成都。彭老道曾經多次與全國政協委員、省佛教協會秘書長賈題韜親切會面,兩老切磋大道,交流修道心得與經驗。其後,老人還拜會了原四川省委書記、四川省政協主席楊超,得到楊主席的關心與褒揚。

1983年9月下旬,彭老道回到灌縣青城山圓明宮,祖師殿,玉清宮修養。天師洞老道長江致霖,還親自用毛筆書寫了《太上玄門早壇功課經》、《太上玄門晚壇功課經》、《隨堂施食科》三部道教經典,送給老人。

l984年10月23日,彭老道開始不飲食,坐床上,時而甩拳撞牆,口中喊叫:"造孽,造孽。"至30日,彭老道囑其侄孫女,給他煮二個鴨蛋,彭老道吃了鴨蛋,幾個時辰後無疾而終,結束了他動蕩的一生。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