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玉麟

彭玉麟

彭玉麟(1816年-1890年),字雪琴,號退省庵主人、吟香外史,祖籍衡永郴桂道衡州府衡陽縣(今衡陽市衡陽縣渣江),生于安徽省安慶府(今安慶市內)。清朝著名政治家、軍事家、書畫家,人稱雪帥。 與曾國藩、左宗棠並稱大清三傑,與曾國藩、左宗棠、胡林翼並稱中興四大名臣,湘軍水師建立者、中國近代海軍奠基人。官至兩江總督兼南洋通商大臣,兵部尚書,封一等輕車都尉。

道光末參與鎮壓李沅發起事。後至耒陽為人經理典當,以典當資募勇虛張聲勢阻退逼近縣境之太平軍。復投曾國藩,分統湘軍水師。半壁山之役,以知府記名。以後佐陸軍下九江、安床,改提督、兵部右侍郎。同治二年,督水師破九洑洲,進而截斷天京糧道。戰後,定長江水師營製,每年巡閱長江,名頗著。中法戰爭時,率部駐虎門,上疏力排和議。

1890年(光緒十六年)三月,病卒于衡州湘江東岸退省庵。賜太子太保,謚剛直,並建專祠。

彭玉麟于軍事之暇,繪畫作詩,以畫梅名世。他的詩後由俞曲園結集付梓,題名《彭剛直詩集》(八卷),收錄詩作500餘首。

  • 中文名稱
    彭玉麟
  • 出生地
    安徽安慶
  • 稱    號
    雪帥、退省庵主人、吟香外史
  • 畢業院校
    石鼓書院
  • 追    贈
    太子太保
  • 逝世日期
    1890年3月6日
  • 民    族
  • 國    籍
    中國
  • 官    職
    兩江總督、兵部尚書
  • 職    業
    政治家,軍事家,畫家
  • 謚    號
    剛直
  • 祖    籍
    衡永郴桂道衡州府衡陽縣
  • 代表作品
    《彭玉麟集》《墨梅圖》
  • 出生日期
    1816年12月14日
  • 別    名
    彭雪琴
  • 封    爵
    一等輕車都尉
  • 主要成就
    建立湘軍水師,奠基中國近代海軍

個人簡介

彭玉麟(1817~1890) 字雪琴,號退省庵主人、吟香外史,衡永郴桂道衡州府衡陽縣渣江鎮人,著名政治家軍事家書畫家。清末水師統帥,湘軍首領,人稱雪帥。與曾國藩左宗棠並稱大清三傑,與曾國藩、左宗棠、胡林翼並稱“中興四大名臣”。湘軍水師建立者、中國近代海軍奠基人。

主要作品

撰聯

開窗納宇宙;把酒對湖山。題石鍾山坡仙樓,彭玉麟為紀念蘇東坡而建

彭玉麟

心將客星隱;身與浮雲閒。題石鍾山歸去亭

禪門深閉月;秋水凈浮天。題石鍾山船廳 小池波皺風三面;亂石崖圍月一彎。題石鍾山且閒亭

過客來遊,到此何妨少坐;浮生若夢,勸君不必空忙。題且閒亭

長嘯一聲秋日白;寄懷千古遠峰青。題石鍾山梅花廳

群賢畢至,小住為佳。題梅花廳

呼酒捻花談舊事;曲欄小閣賞新晴。題石鍾山芸芍齋

春來小苑鳥聲碎;雨過回廊花氣流。題石鍾山芸芍齋

好花香膩錦囊肥,紅翻芍圃;芳草情綿書帶瘦,紅鎖芸欄。題浣香別墅

呼酒捻花談舊事,曲欄小閣賞新晴。題浣香別墅

春來小苑鳥聲碎,雨過回廊花氣疏。題浣香別墅

江上波平,遠看漁舟歸夕照;山中雪霽,好攜樽酒訪梅花。題石鍾山鎖江亭

石骨聳峰餘,百戰河山增感慨;鍾聲聽浪擊,千秋名士有文章。題石鍾山坡仙樓

擊築且高歌,舉杯狂醉澎湖月;推窗聊寄傲,橫槊閒吟廬阜煙。題石鍾山船廳

楓葉荻花秋瑟瑟;閒雲潭影日悠悠。題江天一覽亭

江流石不轉,把酒登臨,嘆滾滾英雄安在;路險心亦平,憑欄俯仰,喜茫茫風月無邊。題石鍾山江天一覽亭

無補時艱深愧我,一腔心事托梅花。太白樓梅花碑詩

石壓筍斜出;岩垂花倒生。題濟南千佛山極樂洞

王者五百年,湖山俱有英雄氣;春光二三月,鶯花全是美人魂。題莫愁湖勝棋樓

星鬥摘寒芒,古今誰具摩天手;乾坤留浩氣,霄漢常懸捧日心。題黃鶴樓

我從千裏而來,看江上梅花,直開到紅羊劫後;誰雲一去不返,聽樓中玉笛,又喚回黃鶴飛高。題黃鶴樓

萬千劫危樓尚存,問誰摘鬥摩霄,目空今古;五百年故侯安在,使我憑欄看劍,淚灑英雄。題鎮海樓

兩岸涼生菰葉雨;一亭香透藕花風。題西湖三潭印月

憑欄看雲影波光,最好是紅蓼花疏、白蘋秋老;把酒對瓊樓玉宇,莫孤負天心月到、水面風來。題西湖平湖秋月

任憑爾無法無天,到此間孽鏡台前,還有膽否;須知我能寬能恕,何不把屠刀放下,回轉頭來。題合肥城隍廟

蕭梁逝水,往跡猶新,問誰大雅扶輪,再繼元儲不朽業;滄海橫流,人間何世,趁我餘光秉燭,補讀平生未見書。題鎮江昭明讀書台

聽石鍾鏜鞳,即此便是靈山,願我佛西來,廣結無邊善果;苦幻海沉淪。不必遠尋覺路,看大江東去,淘盡多少英雄。題石鍾山報慈禪林

鍾阜割秀,清溪分源,咫尺接層城,嘆禁苑金虛,尚留此寺;謝傅棋枰,荊公第宅,去來皆幻跡,問孤墩終古,究屬何人。題南京半山寺

一瓢草堂遙,願諸君景仰先型,對門外岳峻湘清,想見高深氣象;三篙桃浪渡,就此地宏開講舍,看眼前鳶飛魚躍,無非活潑天機。 題衡陽船山書院

怎能夠踏破天門,直到三千界請南鬥星北鬥星,益壽延年將薄改;恨不得踢翻地獄,闖入十八重問東岳廟西岳廟,舍生拼死要兒回。挽子

忠臣魂,烈士魄,英雄氣,名賢手筆,菩薩心腸,合古今天地之精靈,同此一山結束;蠡水煙,湓浦月,潯江濤,馬當斜陽,匡廬瀑布,極南北東西之勝景,全憑兩眼收來。題石鍾山

世路本艱行,嘆迷人縱轡登山,到懸崖悔遲勒馬;慈航原普渡,願眾生回頭是岸,向急流趁早收帆。題慈蔭閣

敢向煙霞供嘯傲,不妨談笑覓封侯。題太平樓

露葉霜枝剪寒碧,小亭曲檻倚深紅。題梅塢亭

悟道參元,福田香國;明心見性,水月江天。題鍾進士樓

現來真面目,非佛非仙,乃是終南進士;顯出大威靈,除魔除祟,奉為天下明神。題鍾進士樓

立悟詩心開俗障,坐參禪意養天機。題面壁軒

回首望衡陽,最難忘石鼓書聲,雁峰鴻影;羈身在沅水,一樣是春風人面,逆旅鄉情。題洪江衡陽會館

謚並武鄉侯,湘鄂戰功青史在;壽同岳少保,古今名將白頭稀。挽塔齊布

祀典重春秋,浩氣常存,仰瞻岳色湘流壯;皖江鳴日夜,英風未泯,猶聽金戈鐵馬聲。題安慶湖南會館

我本楚狂人,五岳尋山不辭遠;地猶鄒氏邑,萬方多難此登臨。題泰山萬仙樓

勛烈炳群公,靖當年鄂渚煙塵,幾勞砥柱幹城力;瓣香焚萬姓,聽此日樊山風雨,猶帶金戈鐵馬聲。題鄂州靈泉寺

大江南北,亦有湖山,來自衡岳洞庭,休道故鄉無此好;近水樓台,收盡煙雨,論到梅花明月,須知東閣佔春多。題揚州平山堂

百八杵鍾聲,撞醒痴夢;五千言慧典,參破禪機。題杭州鳳林寺

到處便為家,望楚尾吳頭,異地同臨明月色;他年誰是主,合衡峰鄂渚,天涯都作比鄰看。題吳城全楚會館

彭玉麟集

內容簡介:這是100多年來,彭玉麟文集再次刊行。書分三冊,第一冊為奏稿,第二冊為詩集、聯語、書信等,第三冊附錄,收同治《衡陽縣志》和《哀榮錄》等。

全書的主要內容為俞樾編輯的《彭剛直公奏稿》和《彭剛直公詩集》,但原書的序跋,這個集子在附錄裏也沒有收錄。附錄的《衡陽縣志》,本來收集進來不過是充篇幅,卻不完整,原圖等都被移除了。

值得嘉許的是,編者收集了湖南圖書館、博物館和上海博物館等地收藏的彭玉麟信札和梅花圖,多數是首次刊行。

圖書目錄

奏稿 上冊

奏稿

鹹豐十一年

謝授廣東按察使恩折 六月初八日

辭安徽巡撫請仍督水師剿賊折 十月二十四日

損員署理安徽臬司江寧鹽巡道折 十一月十六日

遵議苗逆剿撫事宜並再辭皖撫折 十二月初七日

三辭皖撫並陳明不能改歸陸路折 十二月十七日

會商防剿苗逆情形折 十二月

同治元年

謝以後部侍郎候補恩並陳防剿事宜折 二月

謝以後部侍郎恩折 三月初一日

會奏迎剿上竄賊匪獲勝折 三月初一日

會奏克復巢縣等三城並攻奪沿江要隘折 四月初四日

克復魯港及南陵縣城詳細情形折 四月十五日

會奏克復太平鞠湖並金柱關東梁山要隘折 五月初三日

會奏克復秣陵關等要隘折 五月十七日  ……

電稿 上冊

詩詞 中冊

聯語 中冊

文集 中冊

書信 中冊

附錄衡陽縣志

附錄榮哀錄

附錄彭玉麟年表

附錄彭玉麟著述版本目錄    

相關經歷

生于嘉慶丙子(1816),16歲隨父回籍。父死族人奪其田,避居衡州府,就學石鼓書院。投衡州協標營充司書,月支餉以養家。衡州知府高人鑒,偶于客坐見其文字,極為稱賞,並招其入署讀書,旋補附學生員。

道光三十年(1850年),李沅發起義,從衡州協標兵隨往鎮壓。自新寧、靖州而越境至貴州、廣西。事定,拔臨武營外委,復歸衡陽。旋應富商楊子春聘,赴耒陽為之經理典號。

鹹豐三年(1853年),曾國藩治軍衡州,時丁憂家居,應曾國藩勸邀,創辦水師,購洋炮、製船製營製章程。

鹹豐四年(1854年),太平軍西征湖南。三月,率水師配合塔齊布陸營,敗太平軍于湘潭。以功敘知縣(正七品)。繼北上,陷岳州,升同知(正五品)。八月,率水師攻武漢,焚毀太平軍困守漢陽內河戰船千餘隻。十一月,會合陸軍塔齊布部攻田家鎮,用洪爐大斧截斷太平軍攔江鐵索,焚毀其船隻約3000艘,以知府(從四品)記名。繼後,在江西湖口被太平軍石達開部乘隙截擊,被分為外江、內湖兩部,戰鬥力減弱。

鹹豐五年(1855年)正月,外江船隊遭太平軍夜襲,敗走新堤。經整飭,在湖北同太平軍接戰多次。時曾國藩困守江西,召往相助。徒步至南昌,募勇造船,充實內湖水師。

鹹豐六年(1856年)正月,敗太平軍于樟樹鎮、臨江等地,擢廣東惠潮嘉道(正四品)。尋攻佔建昌、南康。

鹹豐七年(1857年),水陸各營由湖北順流而下,圍攻九江,攻下湖口,使被困湖內水師與外江水師會合,加按察使(正三品)銜。

鹹豐八年(1858年),陷九江,加布政使(從二品)銜。

鹹豐十一年(1861年),創飛劃營,抬劃船入湖,協同陸軍在菱湖一帶攻破太平軍營壘。陷安慶,授安徽巡撫(正二品)。三次上疏力辭,雲:“以臣起自戎行,久居戰艦,草笠短衣”,“一旦身膺疆寄,進退百僚,問刑名不知,問錢谷不知”,“且身無學求”,“更虞不勝重任”。清廷以其“真實不欺”,遂改任為水師提督(次一品),復授兵部左侍郎

同治元年(1862年),率水師策應曾國荃陸軍沿江東下,陷安徽金柱關、東梁山、蕪湖等地。繼奪江心洲、蒲包洲,進泊天京(今南京)護城河口。曾國荃率陸軍倚附水師,驅軍直入,逼扎雨花台。

同治二年(1863年),陷江浦、九洑洲、浦口,斷絕天京糧道,合圍天京。

同治三年(1863年),攻陷天京,獲賞一等輕車都尉世職,加太子少保(次一品)銜。次年,詔署漕運總督(次一品),又辭。

同治七年(1868年),設長江水師,詔任首任長江巡閱使,每年巡視長江水師一次,實為“得專殺戮,先斬後奏”的欽差大臣。同曾國藩奏定長江水師營製:“自荊、岳二州至崇明縣五千餘裏,設提督一員。總兵五員,以六標分汛,營哨官七百九十八員,兵萬二千人。”次年春,回籍,因渣江老屋荒圮,于衡州府作屋三重,曰“退省庵”。

同治十一年(1872年),奉命巡閱沿江水師,見多有弊端,事常攤派,篙師舵工,或不能按槳操舟。疏陳整理事宜,劾罷營哨官180餘人,薦李成謀為提督,奉命嗣後每年巡閱一次。

光緒七年(1881年)詔署兩江總督兼南洋通商大臣(次一品),再疏力辭,仍留督江防、海防。

光緒九年(1883年)晉兵部尚書(次一品),疏辭不允。

光緒十年(1884年),中法戰爭爆發,奉旨赴廣東辦理防務。調集湘軍4000人由海道前往,自率隨從由陸路到達廣州。湘軍既集,察看地形,檢查各炮台、營壘,整修虎門要塞,加強沿海完備,並在沙角設防,鑿山石為炮洞,以便掩護士卒,組編沙戶漁船,分守橫門、磨刀門、崖門等沿海一帶海口。與兩廣總督張樹聲協商,就地舉辦團練,按照陸軍規製,慎選營官,勤加操練,短期內訓練出一支守土御侮兵力。

彭玉麟

光緒十一年(1885年),法軍進犯諒山,窺伺廣西,率老將馮子材抗擊法軍,遣師出粵,遣部將防守欽州、靈山陣地。在鎮南關、諒山一戰,大獲全勝,多次上疏主戰,反對和議,疏中有“五可戰,五不可和”之語。。未幾,和議已成,停戰撤兵,他不勝憤慨之至,猶疏請嚴備戰守,以毖後患。是年秋,因病乞歸。

光緒十四年(1888年),扶病巡閱長江水師,至安慶後以衰病開缺回籍。

光緒十六年(1890年)三月,病卒于衡州湘江東岸退省庵。平生能詩,常氣盛言直,別有風格;尤喜畫梅,枝幹縱橫,繁花滿樹,海內多有流傳。賜太子太保,謚剛直,並建專祠。著有《彭剛直公奏稿》、《彭剛直公詩集》。

生平事跡

道光十二年(1832),隨父彭鳴九回籍,就學石鼓書院。

道光三十年(1850年),從衡州協鎮壓李沅發起義。

鹹豐三年(1853),在衡州與曾國藩創辦湘軍水師,購買洋炮,製造大船。

鹹豐四年,在湘潭、岳州、武漢、田家鎮連敗太平軍水師。

鹹豐五年,在湖口為石達開所敗,後悉力擴軍,控製長江,敗太平軍于樟樹鎮、臨江,奪九江、安慶,升安徽巡撫

鹹豐十年,由水師統領擢水師提督

同治元年,率水師與曾國藩陸師沿江東下,堵截天京護城河口。

同治三年(1863年),破江浦、九洑洲、浦口,斷絕天京糧道,攻陷天京,獲賞一等輕車都尉世職,加太子少保(次一品)銜。

同治四年(1864年),任漕運總督

同治七年(1868年),設長江水師,奏定長江水師營製,任首任長江巡閱使,每年巡視長江水師一次,實為“得專殺戮,先斬後奏”的欽差大臣。

同治十一年(1872年),巡閱沿江水師,罷營哨官180餘人。

光緒七年(1881年),署兩江總督兼南洋通商大臣。

光緒九年(1883),任兵部尚書,主持兩廣防務,整修虎門要塞,加強沿海完備,遣部將防守欽州、靈山。

光緒十二年(1886),捐俸銀一萬二千兩,建船山書院。

光緒十六年(1890),病逝于江東岸寓所。追賜太子太保銜,謚剛直,于衡州原籍及立功省份建立專祠。著有《彭剛直公奏稿》、《彭剛直公詩集》。  

彭玉麟于軍事之暇,揮毫賦詩,以畫梅名世。書法堪稱奇峭,《清史稿》稱其“生平奏牘皆手裁”,“每出皆為世所傳誦”。

詩後由俞曲園結集付梓,題名《彭剛直詩集》(八卷),收錄詩作500餘首。2003年8月,岳麓書社整理出版《彭玉麟集》(全三冊)。

2008年10月18日,在央視《尋寶》欄目組錄播現場,彭玉麟的《墨梅圖》在千餘件選送的“寶物”中脫穎而出,榮膺“衡陽民間國寶”。

情感歷程

盡管彭玉麟是出了名的鐵血將帥,但感情生活上卻令人唏噓。《曾國藩日記》和《郭嵩燾日記》中,都不約而同地提到他“每談家事為之嘆息”, “無家事之歡”。對于這個問題,歷史學界普遍認為,彭玉麟有一段不為人知的愛情悲劇。他從小在外婆家長大,與外婆家名叫梅姑的養女青梅竹馬,情投意合。但迫于禮教的壓力,不得不奉母命另娶他人。後來,在彭母的主持下,梅姑嫁到別家,四年後死于難產,彭玉麟聞訊身心俱裂,哭吟“一生知己是梅花”,並發誓要用餘生畫十萬梅花以紀念他心愛的梅姑!他每畫成一幅,必蓋一章曰“傷心人別有懷抱”、“一生知己是梅花”。其畫作雖稱不上中國繪畫史上的精品,卻被稱為“兵家梅花”,與鄭板橋的“墨竹”合稱為清代畫壇的“兩絕”。

彭玉麟三十六歲那年,青梅竹馬的初戀情人梅姑突然撒手人寰,當下就痛不欲生,無奈身為湘軍水師主帥,責任重大,不能立刻殉情,隨梅姑而去。于是就立誓要在有生之年,畫十萬朵梅花來紀念已故的梅姑。

在此後四十年裏,無論軍務、政務多麽繁忙,每個夜晚都會深情的揮筆,描繪梅花;並通過筆觸在畫布上的揮灑,傾吐他心中凄緩哀絕的情思。直到七十六歲臨終前,仍強撐著病體,顫抖地拿著畫筆,一絲不苟地畫著梅花,此時他的雙眸仍然同一池秋水那般憂鬱痴情。

四十年裏,雪琴的確說到做到,共畫了十萬多幅梅花。雖然在此期間,他一直寡居,永絕了妻室之歡。但內心並不孤寂,每天通過畫筆在于梅姑交流,每晚都透過梅花在于梅姑互訴衷腸。

太平天國滅亡後,清政府論功行賞,彭玉麟晉爵一等輕車都尉,並官升八省漕運總督。但已經完成“道德”使命(湖湘將領將鎮壓太平天國視為道德使命)的彭玉麟此時已心灰意冷“生平最薄封侯願,願與梅花過一生”,就屢次上書辭官。清政府依常人邏輯,認為彭玉麟是嫌官位太低,于是就先後六次的給他加官晉爵,加封他諸如“兩江總督”、“南洋通商大臣”、“兵部尚書”等高官。

梅姑的死,讓彭玉麟去意已絕;所有官位,他都一概謝絕。朝廷無奈之下,隻得將這些官位先後轉給李鴻章、左宗棠。所以當時民諺“彭玉麟拼命辭官,李鴻章拼命做官”。最後,清政府為了留住彭玉麟,新置“長江巡閱使”,規定每年巡視長江水師一次,其餘時間自便並享欽差大臣待遇。

再也推辭不了的彭玉麟,為了方便巡視水師,將家安在了西湖之畔。當時湘軍將領,哪一戶住宅都是精致華美的江南園林。可對雪琴而言,沒有了梅姑,再精致華麗的住宅都隻是冰冷的擺設;于是將梅姑墓遷到了西湖旁,又在墓的旁邊蓋起了座簡單的草樓和上百株梅花。白日,就在墓旁吹笛,那曲子都是他們兒時青梅竹馬的回憶;夜晚,就畫梅花,詩梅花“三生石上因緣在,結得梅花當蹇修”、“無補時艱深愧我,一腔心事托梅花”“頹然一醉狂無賴,亂寫梅花十萬枝”

雖然痴情于梅姑,無心官場,過著半隱半仕的生活;但絕非將國事高高掛起,漠不關心。公元1883年,中法戰爭爆發,朝中已無大將。面對國難,年逾七十的彭玉麟,雄姿英發,欣然接受朝廷征召,帶著棺材,領兵部尚書,開赴廣東,主持中法戰爭。

最終,彭玉麟憑他嚴密的軍事部署和豐富的作戰經驗,指揮老部下馮子才等人先後取得鎮南關大捷和諒山大捷,贏得了中法戰爭的勝利。正當彭玉麟準備一鼓作氣,趁勢收復越南時,卻受到了李鴻章等妥協派朝臣的幹擾,不能進一步擴大戰果。

雪帥對此憂憤交加,終于一病不起。去世時,除了所部官兵,便隻有那十萬多幅梅花陪在身旁;除此,既無親戚,又無餘財。可見,彭剛直公的確是條頂天立地、有情有義的好男兒、偉丈夫。

人物評價

彭玉麟多才多藝,詩書畫俱佳,梅花墨為清代畫壇兩絕(另一絕為鄭板橋墨竹),畫梅四十餘年,共畫十萬餘幅梅花。

--《吟香館》、《退省盦》等詩草

--《紅梅》、《墨梅》,彭所畫之梅堪為一絕

--率湘軍,統水師,滅太平天國;1883年中法之戰,主持兩廣軍事,募兵阻擊法軍,所部大將馮子材鎮南關大捷、諒山大捷,打退法軍入侵。正乘勝收復越南,可李鴻章“見好就止”。

--“無補時艱深愧我,一腔心事托梅花。”

--至水師提督、漕運總督、兩江總督兼南洋通商大臣、兵部尚書,一等輕車都尉,太子太保。

千古一人,繪畫堪比鄭板橋,打仗不輸周公瑾,詩詞不亞蘇東坡,愛國不遜範希文,用情高山流水。

智仁勇三達德,忠孝節義四美德,集于一身,梅姑之戀更是傳為佳話,可謂千古奇人。

張之洞:“加官不拜,久騎湖上之驢;奉詔即行,誓翦海中之鱷。”

曾國藩:“彭玉麟書生從戎,膽氣過于宿將,激昂慷慨,有烈士風。”“若論天下英雄,當數彭玉麟、李鴻章。”

曾國藩聯贈彭玉麟:“烈士肝腸名士膽;殺人手段活人心!”

胡林翼:“忠勇冠軍,膽識沉毅.”

長江數千裏之間,論荊楚將才,慘淡功名全在水;

危崖百十尋以上,對梅花片石,輪囷肝膽尚思公。

——李篁仙挽彭玉麟

于要官、要錢、要命中,斬斷葛藤,千年試問幾人比;

從文正、文襄、文忠後,開先壁壘,三老相逢一笑雲。

——黃體芳挽彭玉麟

五年前瘴海同袍,艱危竟奠重溟浪;

二千裏長江如鏡,掃蕩難忘百戰人。

——張之洞挽彭玉麟

其為氣至剛,從孟氏得來,斯稱善養;

人之生也直,經孔門論定,不慚古愚。

——惲炳孫挽彭玉麟

詩酒自名家,看勛業爛然,長增畫苑梅花色;

樓船又橫海,嘆英雄至矣,忍說江南血戰功。

——王闓運挽彭玉麟

常患囉血,乃維縱酒。孤行畸意,寓之詩畫。客或過其扁舟,窺其虛榻,蕭寥獨旦,終身羈旅而已。不知者羨其厚福,其知者傷其薄命,由君子觀之,可謂獨立不懼者也。

——王凱運為彭玉麟作墓志銘

收吳楚六千裏,肅清江路之功,水師創立書生手;

開國家三百年,馳騁名揚之局,亮節能邀聖主知。

——郭嵩燾挽彭玉麟

同儕隻幾輩僅存,那堪霧暗星沉,南岳又驚奇士殞;

隔歲向三潭小住,際此風和日麗,西湖應盼主人回。

——陳士傑挽彭玉麟

曾侯之正,左傅之剛,惟公鼎足其間,中興大業三人傑;

宏景無才,長源無識,折我私心所仰,南岳諸峰一老臣。

——周崇傅挽彭玉麟

得祖豫州之直,得劉並州之剛,每思擊楫中流,慨舊雨凋零,江左功名成一慟;

于曾文正則師,于左文襄則友,總是昔時同澤,望衡雲黯談,中興人物並千秋。

——李翰章挽彭玉麟、

先聲震朔漠炎荒,疆寄雖辭,邊防終賴,誰敢當江海樓船,持節任優遊,于今古名臣列傳中,創格獨新,要不外退省為懷,戰戰兢兢無墜志;

餘力闢東洲講舍,十年樹木,萬卷藏書,已非復關山戎馬,騎箕猶眷戀,原二三豪傑為時出,通經致用,以仰答愛才如命,勤勤懇懇之深心。

——吳熙挽彭玉麟

潔清方文靖,勞瘁似武鄉,高尚紹鄴侯,豐裁超忠介,使車持節,猶是布衣。當年爵祿頻辭,豈忘天下樂憂、民間疾苦。藎臣捐性命,自甘劍浙矛炊,迨至國狗全殲,狂鯨永息,東南奠定,中外安攘,置酒方歌風,何遽大地隕星,又弱一個;

偉業著鄱湖,芳蹤留浙水,勛名垂粵嶠,遺愛遍長江,兵法傳薪,實難負擔。疇昔戎機參贊,曾以幹城屬寄、國士相期。知己感生成,願倚泰山北鬥,誰料災纏二豎,夢兆兩楹,甲馬辰飛,酉雞夜變,無緣再立雪,愧未于場築室,獨居三年。

——王之春挽彭玉麟

南岳西泠,大地茅廬兩個;

吳頭楚尾,中流砥柱一人。

——高鵬年題杭州彭公祠

當年文酒追陪,花木池台,曾見我公親手定;

此日湖山供養,馨香俎豆,可知舊地去思多。

——徐琪題杭州彭公祠

帝命重巡江,五千裏浪靜波平,更播威名到南海;

臣心如止水,十二橋月明風談,長留灝氣在西湖。

馮唐易老,雍齒且侯,三字故將軍,匹馬短衣春射虎;

左抱宜人,右弄孺子,孤山林處士,蘆簾紙閣夜談龍。

曾國藩贈彭玉麟 :

千古兩梅妻,公幾為多情死;

西湖三少保,此獨以功名終。

李鴻章挽彭剛直聯:

不榮官府,不樂室家,百戰功高,此身終以江湖老

無忝史書,無慚廟食,千秋名在,餘事猶能詩畫傳

曾國荃聯:

下為河岳,上應日星, 一旅起衡湘,志量不居三代後

身在江湖,心存魏闕,大勛垂宇宙,忠清無愧九重褒

俞樾聯:

勛業在天下,聲名在柱下,我懷姻婭私情,隻論退省庵中,歷歷心頭廿年事

哭別于九月,聞訃于三月,公已支離病榻,猶有吟香館內,匆匆口授數行書

陳六舟彝聯:

何以吊孤忠,有正氣一歌、出師二表

斯人竟千古,剩西湖水碧、南岳峰青

沈秉成聯:

天上將軍,比伏波戰艦、下瀨戈船,晚年緩帶輕裘,猶為九邊資坐鎮

山中宰相,想衡岳瞻雲、聖湖泛月,此後啼猿唳鶴,空傳十賚在人間

陳士傑聯:

同儕隻幾輩僅存,那堪霧黯星沉,南岳又驚奇士殞

隔歲向三潭小住,際此風和日暖,西湖應盼主人回

奎斌聯:

能讓高位,聞危事則不辭,完一世功名,是謂真廉兼大勇

最愛蒼生,遇奸人則必剪,問後身因果,若非菩薩便金剛

徐花農琪聯:

半生血戰,助恢廓中原,至今江表威名,婦孺皆呼老宮保

九陛恩綸,識忠清盛德,他日專祠遺像,須眉猶是舊詩人

又聯:

酌水勵清操,殷勤千裏廉泉,猶助春波潤蓬液

故鄉留勝跡,惆悵三潭夜月,更無仙夢到梅花

許振禕聯:

江湖遙領老尚書,灑淚飛騰為從古,上將元勛,別開生面

天壤如公真國士,忠清剛毅贊中興,平夷蕩寇,特立長城

蘇元春聯:

是衡岳間氣所鍾,百戰餘生,依舊馳驅勞國事

當海上虜氛未靖,九原遺憾,還應慷慨策邊防

丁義方聯:

公比武鄉侯,討賊籌邊,贏得大名垂宇宙

我事文中子,感恩知己,難禁老淚灑江濱

樊琅圃森聯:

大業著中興,是良將、是名臣,湘鄉以還,此為元老

秀才任天下,亦江湖、亦廊廟,希文而後,僅見斯人

歐麗先謙聯:

紫光閣毛發一新,問凌煙功臣,可有此癯仙面目

黃龍府淚痕猶在,隻西湖明月,還照著鐵石心腸

譚炳章聯:

海外尚風煙,知公猶抱過河憾

門前數桃李,剩我忝為築室人

又,柳均煦聯:品似範希文,當為秀才時,即任天下

彭玉麟

心同岳少保,行到黃龍府,痛飲諸君

盛伊卿母音聯:

心腸兒女,肝膽英雄,書畫寄餘閒,一顆圖章留本色

根柢秀才,勛猷元老,河山資保障,千秋史筆有靈光

唐茀春家豐聯:

公沒猶存,在天為日星,在地為河岳

我生憾晚,深未見江漢,高未見華嵩

劉思訓、思謙聯:

起家殺賊,垂老籌邊,三十年林下尚書,望楊柳旌旗,留得清風動江渚

冰鐵須眉,神仙標格,一萬幅人間圖畫,問梅花訊息,頓驚明月冷孤山

又,張聘之志尚聯:

國家可均,爵祿可辭,白刃可蹈,君子人與?君子人也

富貴不淫,貧賤不移,威武不屈,吾聞其語,吾見其人

曾星槎邦傑聯:

從詩酒書畫中見本真,別有閒情謝太傅

于江湖廊廟間同憂樂,不忘天下範希文

——唐樹森題杭州彭[玉麟]公祠 偉矣哉!斯真河岳英靈乎?以諸生請纓投筆,佐曾文正建立師船,青幡一片,直下長江,向賊巢奪轉小姑山去。東防歙婺,西障湓潯,日日爭命于鋒鏑叢中,百戰功高,仍是秀才本色,外授疆臣辭,內授廷臣又辭,強林泉猿鶴,作霄漢夔龍。尚書劍履,回翔上接星辰;少保旌旗,飛舞遠臨海澨,虎門開絕壁,岩崖突兀,力拒重洋。千載後過大角炮台,尋求故跡,見者猶肅然動容,謂規模宏壯,布置謹嚴,中國誠知有人在;

悲也夫!今已旂常俎豆矣!憶疇昔傾蓋班荊,值阮太傅留遺講舍,時鏡三潭,勸營別墅,從珂裏移將退省庵來。南訪雲棲,北遊花塢,歲歲追陪到煙霞深處,兩翁契合,遂與聯兒輩姻緣,吾家童孫幼,君家女孫亦幼,對穠華桃李,感暮景桑榆。粵嶠初還,舉足已憐蹩躄;吳閶七至,發言益覺含糊,鴛水遇歸橈,俄頃留連,便成永訣。數月前于右台仙館,傳報噩音,聞之為潸然出涕,念酒座尚溫,琴歌頓杳,老夫何忍拜公祠。

——俞樾題杭州彭公祠

史稱:玉麟剛介絕俗,素厭文法,治事輒得法外意。不通權貴,而坦易直亮,無傾軋倨傲之心。歷奉命按重臣疆吏被劾者,於左宗棠、劉坤一、塗宗瀛、張樹聲等,皆主持公道,務存大體,亦不為溪刻。每出巡,偵官吏不法輒劾懲,甚者以軍法斬之然後聞,故所至官吏皆危傈。民有枉,往往盼彭公來。朝廷傾心聽之,不居位而京察屢加褒獎,倚畀蓋過於疆吏。生平奏牘皆手裁,每出,為世傳誦。好畫梅,詩書皆超俗,文採風流亦不沫雲。

其他資料

中興將帥

一、一生為情種梅、畫梅、詠梅,視梅為知音,視梅為愛妻

彭玉麟與曾、左、胡齊稱“中興四大名臣”,是中國近代史上金戈鐵馬、馳騁沙場、叱吒風雲的人物,卻以罕見的痴痴柔情演繹了一場曠世的“梅姑之戀”。“梅姑之戀”有多個版本,其中之一:彭玉麟小時候曾住在安慶外婆家裏,最喜歡跟外婆養女梅姑一起玩耍。梅姑雖隻比彭玉麟大一點點,但是從輩份上講,她是彭玉麟小姨。兩人青梅竹馬,兩情相悅,私定終身。但兩人的戀情因為八字不合遭到家長的反對。後來彭玉麟跟著全家搬回衡陽去,他和梅姑不得不忍痛分別,而這一別就是14年,彭玉麟已娶妻成家。在彭玉麟30歲的那一年,他聽說舅舅在安慶去世了,外婆和梅姑沒有人贍養,于是他趕緊就派了自己的弟弟去安慶,把外婆和梅姑接到衡陽來住。而梅姑來到彭家沒多久,彭玉麟的妻子嫉恨彭玉麟與梅姑的關系,唆使彭玉麟的母親把梅姑嫁出去了。彭玉麟曾經考慮要阻止這件事情,但是因為決斷遲了,錯過了最後挽回的時機。梅姑出嫁四年以後,死于難產。彭玉麟傷心得捶胸頓足,在梅姑墳前立下誓言,要一生畫梅,以萬幅梅花紀念她。彭玉麟後來在詩中寫到“前機多為因循誤,後悔皆以決斷遲。”彭玉麟說到做到,他畫了整整40年,才完成了以萬幅梅花紀念梅姑的承諾,喪妻後終生未娶。他畫的梅花:幹如鐵,枝如鋼,花如淚。辭官隱居期間,一是在湖口水師昭忠祠旁邊建廳,遍栽梅花,號稱“梅花塢”,即石鍾山著名旅遊景點梅花塢;二是在家鄉築“退省庵”,在庵裏吟詩作畫,畫梅數量達萬幅餘,而且每幅必自題一詩,無一雷同,而句意必有所托。每成一幅,必蓋一章曰“傷心人別有懷抱、一生知己是梅花”。可見彭玉麟對梅姑的愛是那樣的刻骨銘心,也可見他痴情奇絕、遺世獨立。看到鐵骨錚錚彭玉麟為梅姑一生終不悔的情懷,令人感動,令人敬佩,令人深思。

二、才華橫溢,匠心獨具,以情入畫,以情入詩

為紀念梅姑,一生畫了上萬幅梅花圖,他所畫之梅堪為一絕。筆下的梅花“老幹繁枝,鱗鱗萬玉,其勁挺處似童鈺”,被稱為“兵家梅花”,與文人墨客的梅花相去甚遠。他畫的梅樹,身姿虯曲,鐵骨錚錚,古拙蒼勁。枝間的梅花,吐蕊綻放,生機盎然。彭玉麟一生雖畫了上萬幅梅花圖,但由于戰亂留存世上的卻不多。特別是他的“墨梅圖”更是冠絕,與鄭板橋的墨竹齊名,被稱為“清代書畫二絕”。入選“衡陽民間國寶”的《墨梅圖》就是一幅畫梅傑作。該畫以水墨繪一老梅蜿蜒橫斜,上不見結頂,下不見根底,主幹鐵骨挺拔,周身蒼皮蘚苔,枯眼斑斑。虯枝曲折盤環,枝蕊參伍交錯,給人以老樹繁花、生機勃勃的感覺。畫上題詩,讓人更能體悟到“兒女心腸,英雄肝膽”的意境。彭玉麟一生畫了上萬幅梅花圖,他在每幅梅花圖都題上以梅花寄情的詠梅詩。這些號稱“梅花百韻”的詠梅詩,寄托了彭玉麟一生對梅姑的愛戀、思念、牽掛、自己的愧疚和悔恨。如“無補時艱深愧我,一腔心事托梅花”,“三生石上因緣在,結得梅花當蹇修”,“頹然一醉狂無賴,亂寫梅花十萬枝”,“我是西湖林處士,梅花應喚作卿卿”,“平生最薄封侯願,願與梅花過一生。唯有玉人心似鐵,始終不負歲寒盟”,“阿誰能博孤山眠,妻得梅花便是仙。儂幸幾生修到此,藤床相共玉妃眠”,“我家小苑梅花樹,歲歲相看雪蕊鮮。頻向小窗供苦讀,此情難忘二十年”,“一生知己是梅花,魂夢相依萼綠華;別有閒情逸韻在,水窗煙月影橫斜”,“自從一別衡陽後,無限相思寄雪香,羌笛年年吹塞上,滯人舊夢到瀟湘”,“故園訊息誰通訊,玉瘦香寒總不知;驛使未歸江路遠,教人何處寄相思”等等。這些詩句纏綿悱惻,款款深情,悲愴傷感,字字泣血,感人肺腑,摧人淚下。

三、一心一意推動晚清水師建設,成為中國近現代海軍創始人

彭玉麟一生充滿傳奇色彩。早年是個書生,後投筆從戎,加入湘軍。由于他在與太平天國軍隊的作戰中驍勇善戰,善于謀略,富于創新,鹹豐三年曾國藩讓他創立了湘軍水師,購買洋炮,製造大船,訓練將士。第二年他率領湘軍水師于湘潭敗太平軍,後隨軍攻陷岳州,在武漢、田家鎮連敗太平軍水師。後來率湘軍水師在湖口被石達開打敗。于是整飭水師,配合陸軍于大敗太平軍于樟樹鎮、臨江等地。接著,率湘軍水師攻佔湖口、九江、安慶,升任水師提督兼兵部右侍郎。在攻佔天京(今南京)的戰役中,親率水師策應曾國荃陸師沿長江東下,堵截天京護城河口。第二年他攻下江浦、九洑洲、浦口,斷絕了天京糧道,成為攻陷天京的大功臣。在剿滅了太平天國後,他一心撲在清軍長江水師的建設中,為清軍這支水師嘔心瀝血,鞠躬盡瘁。後來長江水師被李鴻章全盤接收,成為北洋水師最主要力量。彭玉麟成為近現代中國海軍的創始人。

四、足智多謀、凶悍勇猛、無畏生死  

彭玉麟長于計謀,應變有方,作戰勇猛,善馭部眾,在湘軍中素著威望。彭玉麟作戰時是出了名的足智多謀和無畏生死。史料記載的小孤山之戰,當湘軍水師進攻小孤山時,太平軍“緣岸列炮,丸發如雨”,艦艇若無遮擋,水師官兵不得不思考“避炮子之方”。但試驗了很多方法都不奏效。彭玉麟想出一招“以血肉之軀,植立船頭,可避則避之,不可避者聽之”。親自率先“植立船頭”,隻說一句:“今日,我死日也。義不令將士獨死,亦不令怯者獨生矣。”于是,親率湘軍戰船勇往直前,直撲小孤山,太平軍岸炮齊發,湘軍水勇則“出其矯捷之身手,與敏銳之眼光”,能躲則躲,不可躲則成仁,“有俯側避炮者,皆目笑之,以為大恥”。在太平軍的猛烈炮轟下,湘軍死傷雖眾,但仍然“戰兩日破之”。彭玉麟十分高興,寫了一首詩:“書生笑率戰船來,江上旌旗耀日開,十萬貔貅齊奏凱,彭郎奪得小姑回。”並製為詩箋,分送好友。可見彭玉麟真是“日日爭命于鋒鏑叢中”,“百戰功高,仍是秀才本色”。

五、一生六辭高官,卻在年邁時臨危受命,抵御外敵

第一次是辭去安徽巡撫(相當于安徽省委書記)之職。當時是在鹹豐十一年,彭玉麟官職是安徽布政使(相當于省長)銜水師統領。曾國藩任兩江總督,把所屬三省巡撫任給他的三個親信,任彭玉麟為安徽巡撫。他卻一連三次辭謝,其理由是已習于軍營而疏于民政,請朝廷勿棄長用短。朝廷隻好收回成命,改任兵部侍郎,依舊留在前線督帶水師,他才坦然接受。

第二次是同治四年二月,朝廷任命署漕運總督。漕運總督掌管魯、豫、蘇、皖、浙、贛、湘、鄂八省的漕政,是眾人所垂涎的天下一流肥缺。但他又兩次謝絕,理由除了不懂漕政外,又加上性情褊急、見識迂愚,不會與各方圓通相處。朝廷隻得作罷。 

第三次是同治七年六月,上疏請辭已當了七年的兵部侍郎。原因是當年從軍時,三年母喪隻守了一年,現在國家安定,他理應解甲歸田,將剩下的兩年補滿。這次朝廷沒有挽留,答應了他的請辭。

第四次是彭玉麟離職休養三四年後,朝廷又任命為兵部侍郎兼光緒帝大婚慶典宮門彈壓大臣。待到慶典一結束,他立即上疏請辭署理兵部侍郎。朝廷接受後,又交給他一項差使,即每年巡視長江水師一次。

第五次是光緒七年七月,朝廷任命為兩江總督兼南洋通商大臣。兩江轄地廣闊,又兼物產豐茂,南洋通商大臣一缺更是權大責重,一向非名宦宿臣不能任命。朝中重臣曾國藩、李鴻章等人都曾任過此職。讓彭玉麟出任兩江總督,說明朝廷對他的倚重,但他就是不領這個情,接旨後即上疏請辭,隔日後又再次上辭疏。朝廷無奈,隻得把此要缺交給左宗棠。

第六次是光緒八年,朝廷任命彭玉麟為兵部尚書(相當于主持中央軍委的國防部長)。與過去一樣,他接旨後即請辭,朝廷未準。不久,中法戰爭爆發,朝廷命他率領舊部將士並增募新軍,迅速前往兩廣部署海防。他認為此時是臨危受命,不宜再辭,便以衰病之軀奉旨赴粵,帶領所部駐扎南海前線,整修虎門要塞,加強沿海完備,遣部將防守欽州、靈山。多次上疏主戰,戰後疏請嚴備戰守,以防後患。中法戰爭勝利結束後,光緒十一年三月,便上疏請辭兵部尚書之職,朝廷未予接受。他又于這年八月、第二年八月、第三年七月、第四年六月接連四次上疏請求辭職。鑒于他的執著,朝廷隻得接受。

光緒十六年三月,以平民之身病逝于衡陽城內的退省庵,終年75歲。死後被御賜太子太保,建專祠紀念,謚號剛直。曾任兩廣總督、湖廣總督的張之洞評之為“加官不拜,久騎湖上之驢;奉詔即行,誓翦海中之鱷”,並為他寫下一首五言長詩:“神州貫長江,其南際漲海。江海幸息浪,砥柱今安在……”

六、一生廉潔奉公、剛正不阿、無私無畏、疾惡如仇  

早年家境孤寒,父親去世早,嘗遍了人間冷暖,仕途也坎坷不順。他對官場腐敗深惡痛絕,下決心不與腐敗官員為伍。彭玉麟是靠戰功成就自己的事業。他任長江巡閱使治理水師及兵部尚書的時候,秉公辦事,疾惡如仇,嚴懲惡勢力,甚至不惜得罪清廷高官大紅人曾國藩和李鴻章。曾國荃是曾國藩親弟,彭玉麟發現曾國荃陸軍部隊綱紀廢弛,還抓住了曾國荃兩名吸鴉片的戰將。曾國藩是彭玉麟恩師,對他可謂恩重如山,但是彭玉麟卻不顧師生情誼,毅然提筆三次彈劾曾國荃,致使曾國藩大怒寫信給他責問自己弟弟到底哪裏得罪了他。有一年,彭玉麟路過安慶,忽然有老百姓攔馬喊冤,狀告當地惡霸李秋升。李秋升是李鴻章的侄兒,仗著權傾朝野的李鴻章勢力橫行鄉裏、奪人妻女,當地老百姓敢怒不敢言。經調查,彭玉麟掌握了足夠證據,把李秋升抓來審訊,李秋升竟然藐視彭玉麟不敢把他怎麽樣而供認不諱。彭玉麟斷然下令:“此人不除,安慶難安寧。”這時,李鴻章弟李奎趕來求情,縱有李鴻章這張王牌,也未能使彭玉麟網開一面、刀下留人。彭玉麟任職期間還先後彈劾處置了腐敗無能官吏兩百餘人,其中不乏高官。此外,彭玉麟的一個外甥曾任知府,由于貽誤軍機也被他殺了。他的所作所為在當時的民間流傳下一句佳話:“彭公一出,江湖肅然。”彭玉麟在去世前將為官幾十年的官俸、養廉、經費等等加起來上百萬兩的收入全部捐出來做了軍費。

彭玉麟

彭玉麟身為大清名將、朝廷重臣,一生不慕名利、不避權貴、不治私產、不御姬妾。雖然一生六辭高官,卻在國家危難之時,抱著年邁多病之軀,臨危受命,抵御外敵。一生畫梅吟詩,紀念與他相戀早逝的梅姑,痴情重義,終生不悔。在權貴當道、腐敗之極的鹹豐、同治、光緒、宣統年間,成為了一個極為罕見的清廉、正直、淡泊、重情重義的名臣。如他自己所述:“臣素無聲色之好,室家之樂,性猶不耽安逸,治軍十餘年,未嘗營一瓦之覆一畝之殖,以庇妻子。身受重傷,積勞多疾,未嘗請一日之假回籍調治。終年風濤矢石之中,雖甚病未嘗一日移居岸上”,“臣以寒士始,願以寒士歸”。

“三不要”將軍

彭玉麟以“不要官、不要錢、不要命”的“三不要”美名而著稱于世。彭玉麟同時代人,曾任翰林院編修的著名學者俞越稱其為“鹹豐、同治以來諸勛臣中始終饜服人心,無賢不肖交口稱之,而無毫發遺憾者”的唯一一人”,評價之高,足見彭玉麟名聲之重。

彭玉麟以一介書生投身湘軍,智勇雙全,攻打田家鎮、湖口等戰役中屢立戰功,擢升水師統領,成為湘軍水師統帥。先後被朝廷授為金華知府、廣東按察使、安徽巡撫、太子少保、漕運總督、水師提督、兵部右侍郎、兩江總督兼南洋通商大臣、兵部尚書。晚年功成告退,光緒十六年病逝于家。朝廷贈太子太保,謚號剛直。

彭玉麟為清朝著名的軍事家、政治家,其節操道德,尤其是其愛國情懷,很值得我們稱道贊許的。

不要官

早年投入湘軍水師之初,即以“不受官”自許。曾國藩率領湘軍鎮壓太平天國,水師實為其首,而彭玉麟作為水師統帥,可謂戰果累累。每次大勝之後,曾國藩總是向清朝廷出面保奏彭玉麟升官,朝廷也不斷以官職來提拔他,但他每次都總是不受命。同治四年(1865)三月,清廷欲任命彭玉麟為漕運總督,漕運總督在當時是天下第一肥缺,多少人夢寐以求,謀之不得,而彭玉麟卻視之如草芥,二次上書請辭,自稱“臣以寒士來,願以寒士歸也。”對于彭玉麟固請力辭不願為官的行為,朝廷很感奇怪,當時官場中人也極不理解,甚至有人出面向朝廷建議,以他不受命,近乎矯情而處分他。曾國藩聞訊,出面為他說情,他說:“查彭玉麟自鹹豐三年初入臣營,堅與臣約,不願為官,嗣後屢經奏保,無不力辭,每除一官,即具稟固請開缺。鹹豐十一年,擢任安徽巡撫,三次疏辭,臣亦代為陳情一次,仰邀允準。此次親奉恩旨,署漕運總督,該待郎聞命悚惶,專折瀝陳。頃來金陵,具述積疾之深,再申開缺之請,臣相處日久,知其勇于大義,淡于浮榮,不願仕宦,份出至誠,未便強為阻止。”清廷看了曾國藩奏折,才冰釋狐疑,準予彭玉麟之所請。人謂求官非易,而彭玉麟卻以辭官為難!太平天國和捻軍相繼失敗後,清朝統治又恢復了暫時的寧靜。彭玉麟功成告退,向清廷請求辭官回鄉補行守孝。清朝看他情懇意切,便同意了他的請求。同治八年(1869)春,彭玉麟回到衡陽,仍舊居于他發跡前的三間小屋之中。三年後,清廷命他檢閱長江水師,又命他進京朝見,任為兵部右侍郎,仍不就職。南歸後,自築一房于衡陽湘江邊,名曰“退省庵”,以表達他無意功名利祿的情懷。其後,又先後辭謝兩江總督和兵部尚書。當時為人較為苛刻,喜歡議論人的文人王闓運在其日記中說:“雪琴辭官還山,朝命優渥,許其一年一巡長江,江湖二督為供張。雪琴此去,使京中王公知天下有不能以官祿誘動之人,為益于末俗甚大,高曾、左一等矣。”彭玉麟這種屢屢“不要官”的行動,在人欲橫流,腐敗污濁的封建官僚中,卓然清新,可謂出污泥而不染。

不要錢

彭玉麟一生不治產業,治軍嚴,律已更嚴,盡管位居高位,始終堅持了一條“不要錢”的生活準則。鹹豐四年(1854)冬,彭玉麟率湘軍水師配合陸師攻陷了田家鎮後,清廷獎勵4000兩白銀,他卻轉而用于救濟家鄉。他在給叔父的信中說:“想家鄉多苦百姓、苦親戚,正好將此銀子行些方便,亦一樂也。”還要求他叔父從中拿出一些銀兩在家鄉辦所學堂,期望為家鄉“造就幾個人才”。對自己和家人卻甚為嚴苛。當他得知兒子花費2000串銅錢修葺了家中老屋之後,即去信嚴辭斥責:“何以浩費若斯,深為駭嘆。”說他一貫將“起屋買田視作仕宦之惡習,己身誓不為之。不料汝並不來信告示于我,遽興土木;既興土木之後,又不料汝奢靡若此也。外人不知,謂吾反常,不能實踐,則將何顏見人!”其實,他兒子修葺後的老屋也不過是三間土牆瓦屋而已。同治三年(1864),他曾說過:“顧十餘年來,任知府,擢巡撫,由提督,補侍郎,未嘗一日居其任。應領收之俸給銀兩,從末領納絲毫。……未嘗營一瓦之覆,一畝之殖以庇妻子。”彭玉麟是這樣說的,也是這樣做的。按清朝製度,凡文武官員于正式薪俸之外,由國家另行發給養廉金一份,于離職之日一次發給,以獎官守,並杜絕貪污。據此計算,彭玉麟自鹹豐五年至同治元年,七年之間,應得養廉銀二萬一千五百餘兩,但他分文不取,全數上交國庫充作軍餉。彭玉麟考慮到他一個人這樣做可能使人懷疑他沽名釣譽,因而又請求曾國藩出面向朝廷說明。曾國藩則說:“查彭玉麟帶兵十餘年,治軍極嚴,士心畏愛,皆由于廉以率下,不名一錢。今因軍餉支絀,願將養廉銀兩,悉數報捐,由各該省提充軍餉,不敢迎邀議敘,實屬淡于榮利,公而忘私。”曾國藩之所言,確不為過。

不要命

彭玉麟以打仗不怕死聞名于湘軍。鹹豐四年(1854),彭玉麟剛剛出山,即率領左營水師參加圍攻岳州之戰,遭到太平軍猛將曾天養的攔擊。在激戰中,彭玉麟“奮不顧身,右肘中彈,血染襟袖,仍裹創力戰”,被譽為“勇略之冠”。次年七月,彭玉麟在移軍屯口途中與太平軍遭遇,所坐船桅桿被太平軍炮火擊中,船在江上打轉,他並不慌張,旋躍入部將成發祥的舢板中才脫離危險。事後,湖北巡撫胡林翼在奏折中稱贊“玉麟忠勇冠軍,膽識沉毅,坐舢板督戰,被擊斷其桅,神色不變。”成豐十年(1860)五月,曾國藩在向朝廷報告軍情時稱:“查彭玉麟管帶水師,身經數百戰,艱險備嘗”,並贊揚其“任事勇敢,勵志清苦,實有烈士遺風”。被曾國藩以“烈士遺風”贊許的人隻有兩個,一個是新寧人江忠源,另一個就是彭玉麟。江忠源早死,而彭玉麟的勇敢不怕死,更為湘軍各將領之冠。尤其值得稱道的是:光緒九年(1883),中法戰爭爆發,法國殖民者侵略越南,矛頭直指我國西南,全國上下抗法呼聲日益高昂。清廷于5月諭李鴻章去督辦廣東軍務,但李滯留上海不往,在邊疆危機日益嚴重的情況下,清廷改命彭玉麟為欽差大臣督辦廣東軍務。時年68歲,並已告老家居的彭玉麟,在民族危機嚴重的關鍵時刻,不顧年高體弱,慨然應允,立即募兵4000人開赴廣東虎門附近駐守。行前他向清朝廷上書表示:“畏首畏尾,其如外侮日肆,憑陵何哉!臣德薄能鮮,不知兵,尤不諳陸兵,調度水師三十餘年,我行我法,惟秉誠實無欺之血忱,不要官,不要錢,不要命。”愛國御侮之情懷,躍然紙上。

彭玉麟的一生,以其言行基本實踐了其“三不要”的諾言。後任湖南巡撫,時任湖北布政使的陳寶箴在悼念他的挽聯中寫道:“不要錢,不要官,不要命,是生平得力語,萬古氣節功名都從此。”在與他同時代的封建官員中,誠為不可多得也。

雪帥彭玉麟

在晚清政治人物中,彭玉麟是非常特殊的一位,與之並稱“大清三傑”的曾國藩、左宗棠雖然也被稱作“鎮壓太平天國起義的劊子手”,中學歷史課本上還提到他們興辦洋務,尤其左宗棠以垂暮之年收復新疆,至今“左公柳”餘蔭猶存,而曾國藩更是為後世讀書人所稱道,據說國共兩黨領袖毛澤東、蔣介石對他都有很高評價。而彭玉麟的事跡卻很少流傳,原因有二,其一,熟悉太平天國戰史的人都知道,湘軍陸戰方面對太平軍負面居多,而水戰勝率則超過七成,其人在鎮壓太平天國時期任湘軍水師統領,手上隻怕“沾滿了太平軍將士的鮮血”;其二,其人風骨剛介,在湘軍內部也不為同僚所喜,與曾國藩弟曾國荃、李鴻章等人頗多抵牾,功成名就後多次辭官不就,于污濁不堪的晚清官場中獨樹一幟,時人多譏之“孤潔自矜”。但綜觀其人其事,無論是軍事才能還是文採人品,彭玉麟都足為一時翹楚,完全值得吾等後輩研究學習。

彭玉麟字雪琴,人稱雪帥。其父彭鳴九做過“合肥梁園鎮巡檢”,相當于縣公安局長,但這麽一個品級很低的武官,卻得到時任安徽巡撫李翰章(李鴻章兄)極高的推許,彭鳴九死後親自作傳,“推為皖中循吏之最”。然而彭鳴九英年早逝,加之為官清廉也沒有留下多少遺產,而族中一些壞人又對孤兒寡母橫加欺凌,所以彭玉麟在故鄉衡陽市度過了自己悲慘的少年時代。曾就讀于衡州府城石鼓書院時,“舊袍敝冠、三餐不繼,然介然自守,未嘗有飢寒之嘆”,弟彭玉麒則尚未成年就跟別人去遠方學做生意,多年不通音訊。面對窘境彭玉麟隻得放棄學業,在軍營中謀了一份文書的職業,聊以奉養寡母。然而美玉始終不同于礫石,在這期間,彭玉麟遇上了生命中第一位伯樂——衡州知府高人鑒,一個偶然的機會,高人鑒在軍營中看到了彭玉麟寫的一份文書,對他的文才與書法大加贊賞,招攬為門下弟子,自此,彭玉麟的人生路途才算順暢了許多。但如果止于此,彭玉麟最多隻能是衡陽城中一介名士,通過科舉之路謀一份官職,像父親一樣盡管賢能幹練卻隻能終老鄉間。一場轟轟烈烈的太平天國起義,把衡湘一群優秀知識分子推上了歷史的前台,“中興四大名臣”曾左彭胡全部出自湘軍,所以,亂世對于他們來說,更相當于一場機遇。

彭玉麟第一戰卻不是對陣太平天國,而是對付新寧的李沅法,一場不過幾百人的小暴亂,很快被平息,彭玉麟在此戰中嶄露頭角,被授予藍翎頂戴,卻辭官不就,去耒陽一家當鋪做了管賬先生。恐怕此時,知識分子的那份傲氣依然在他心裏根深蒂固,對靠殺人來博取功名的武將行徑顯然不屑一顧。隻是他自己也想不到,幾年之後,他還是會走上這條路。鹹豐四年(1854年),太平天國鋒芒正盛,腐朽不堪的八旗兵節節敗退,曾國藩回鄉籌辦團練,有人舉薦彭玉麟,彭玉麟正居母喪,不應。曾國藩書曰:“鄉裏藉藉,父子且不相保,能長守丘墓乎?”彭玉麟慨然應征,43歲的曾國藩與38歲的彭玉麟相遇對風雨飄搖的清朝乃至中國歷史產生了多大的影響,恐怕他們自己也預料不到。

彭玉麟治軍極嚴,他的坐船是一條插著紅旗的快艇,巡視各處,來去如風,營中三不準“鬥毆、賭博、抽鴉片”,如有違者,輕則笞杖數十,重則人頭落地,因此彭玉麟治下,軍紀在湘軍中堪稱第一,遠勝于以金錢醇酒美人為餌誘部卒死戰的曾國荃所部。雖然兵者詭道,勝無常法,但高下優劣,一目了然。曾國荃破安慶,誘殺太平軍降卒萬餘人(《投名狀》中龐青雲之舉便由此演義而來),次破江寧,再演屠城一幕,人送外號“曾屠夫”。彭玉麟忍無可忍,致函曾國藩,“為公千秋清譽計,當大義滅親耳!”曾國藩無奈,雖回書口氣頗硬,“閣下于十一年(1861年)冬間及此次(1864年)皆勸鄙人大義滅親。舍弟並無管、蔡叛逆之跡,不知何以應誅,不知舍弟何處開罪,閣下憾之若是?”,私下裏,也很把他那膽包天的九弟一通狠訓。連頂頭上司的老弟也不放過,雪帥之剛直可見一斑。

後彭玉麟以古稀之年主抓兩廣軍事,卻完全因為憂于國事——其時法國侵越,虎視我國廣西邊境,雪帥籌劃經年,所部湘軍名將馮子材不辱使命,鎮南關大捷中打出了中國軍隊的威風,在晚清對外戰事中,恐怕也隻有左宗棠收復新疆可與之媲美。可嘆的是,主掌朝政的李鴻章等人急于媾和,于情勢大好之時與法方簽訂條約,事實上承認了法方對于越南的佔領,創造了世界外交史奇聞。彭玉麟憂憤不已,終于一病不起,于光緒15年(1890年)去世。

彭玉麟工書善畫,尤精于畫梅,所畫梅花風骨凜然,虯枝如龍,花似血濺,人譽之為“兵家梅花”,時人多以為神品。傳說彭玉麟居衡陽之時,鄰家有女名梅仙,是遠近聞名的美人,她愛慕雪帥的才華人品,便托媒致意,願執帚以從。所謂英雄美人,相得益彰,彭玉麟自然感佩不盡。可當時雪帥家徒四壁,求一飽而不可得,隻好將婚事延後,以圖來日下聘。可恨老天爺不肯成人之美,沒多時,梅仙病逝,雪帥直欲泣血,遂發誓一生畫梅一萬本,以報答梅仙厚愛。其詩也多慷慨沉鬱之作,以其為人之孤拔,當多四顧茫然知音難覓之感,故以詩畫寄托內心,抒發英雄難挽國之將傾之憤懣,也屬真情流露。

雪帥行事,大抵如此,使人追慕之餘,直想浮三大白。斯人已去,空留絕響,不知後世諸生,有幾人能鉤沉歷史長河,沿襲雪帥之錚錚鐵骨?

三顧彭玉麟

鹹豐三年(1853年),中國近代史上的第一支新式地主武裝湘軍在衡州府(衡陽)產生了。按最初的計畫,隻想編練一隻萬人的部隊,但因曾國藩號召力很強,軍餉發的也高,很快便超過這個數位。

陸師編製:塔齊布、羅澤南、曾國葆、林源恩等10人各領一營,每營500人,共5000人。王錱原領6營,2400人,曾國藩命其縮編為3營、1500人,王錱不服,乃率軍投駱秉章而去。

水師的籌建稍晚于陸師。1852年底,太平軍進攻益陽、岳州,得到大批船隻,遂建水師。後由武漢攻南京,千船萬舸,蔽江而下,控製了千裏江面。迫于應付太平軍水師攻擊,鹹豐三年(1853年),清政府飭令湖南、湖北、四川造船練兵。湖南巡撫駱秉章自認建水師困難,沒有進行。而郭嵩燾親見太平軍的水上作戰,往來迅捷,遂建議江忠源再度上書,要求清廷撥款、造船,實力編練水師。鹹豐準奏,命令廣東購置洋炮,兩湖、四川造戰船,建立水師,對抗太平軍。

鹹豐三年(1853年)冬初,曾國藩奏請撥款4萬兩,在衡州建立造船廠,日夜趕造戰船。他請來廣西同知褚汝航、岳州守備成名標督造船隻,從廣西速購大批木材。鹹豐四年初(1854年),湘軍水師成軍,共有戰船361號,有拖罟(ɡǔ)大船1號、快蟹40號、長龍50號、舢板150號、改裝漁船120號。船上共裝大炮470門,新式洋炮320門。

水師成軍之初,人數與陸師相等,亦編10營,營官由彭玉麟、楊載福、褚汝航、夏鑾等10人擔任。水營的招募從時間上看雖不太遲,但招募過程卻很曲折。本來衡永郴桂道衡州、郴州、桂陽、永州一帶多有習水性之人,也樂于應募,但曾卻不願在那裏招募,其原因一是陸師多在湘鄉招募,水師也想在那招募;另一原因是湘南多次發生起義,會黨勢力很大,曾也不敢在那裏招募。湘鄉壯丁多已參加了湘軍和地方團練,又不習水性,所以不願受招。但曾利用各種關系,日夜說服動員,正好湘鄉發生旱災,百姓受災生活困難,湘軍待遇又好,所以才紛紛投軍,使水營也較快成軍。

水師營官招募也很困難,幸賴彭玉麟出為營官,才使水師成軍,終成湘軍首領、一代名將。

彭玉麟僅在十幾歲時中了秀才,以後再未赴考。開始在衡陽綠營副將手下充掌書記,又為一富商看守倉庫。有空即讀《公瑾水戰法》,又最愛畫梅,幾案箱籠,所處皆滿。鹹豐二年(1852年),耒陽發生武裝暴動,急迫時,守城官募兵無以應,當時彭玉麟仍在耒陽富商家受僱,當機立斷,發主人庫存募勇守城。事息,城官保為綠營把總,彭玉麟一笑置之,並不受賞,被傳為士林中少見之英傑。

曾國藩打聽到彭玉麟的為人處世,尤其是此人熟讀《公瑾水戰法》,生在蒸水之濱,水性好,跑馬射箭、槍法、拳術也都有功底,曾臨戰之功而不受獎賞。于是派人請他參加湘軍,做水師將領。幾次派人去請,彭玉麟也不受命。後曾國藩仿效劉備三顧諸葛的故事,親往彭玉麟處相請,曾國藩見這位年近40的漢子,依然長身玉立,英邁嫻雅,十分敬佩。乃溫言相勸,多方激勵,方請得彭玉麟出山,做了水師統帥,並自領一營。

彭玉麟入水師,為湘軍水師的建設大出其力,成為水師統領。彭玉麟率領水師營官每日抓緊指揮練習水戰,至鹹豐四年一月(1854年2月),湘軍水師終于練成,出師衡州。

中國近代海軍的奠基人

彭玉麟對湘軍所作出的貢獻並不亞于曾國藩、左宗棠等人。彭玉麟不僅是湘軍水師建立者,還是中國近代海軍的奠基人。秀才出身的他早年貧苦,當過學徒、帳房先生,但憑借過人的膽識和才智,彭玉麟加入曾國藩湘軍,統領水師,並在鎮壓太平天國的幾大戰役中,靠著一股“不要命”的霸蠻狠勁成就非凡戰功。他一生與水師打交道,內亂平息後,又奉命建立長江水師,晚年更是抱病以欽差大臣身份坐鎮廣東海防最前線,並大膽啓用老將馮子材,在中法之戰中取得著名的“鎮南關大捷”。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