形而上學

形而上學

形而上學在不同的語境下意義不同,主要包括兩個。一個是指哲學中探究宇宙萬物根本原理的那一部分。而另一個則是黑格爾開始使用,馬克思也沿用的術語,指的是與辯證法對立的 ,用孤立 、靜止 、片面的觀點觀察世界的思維方式。

形而上學的主要問題包括,世界的本原是什麽,宇宙萬物的生成和演化,時間和空間的本質,自然界的規律法則,靈魂是否存在,人與宇宙自然的關系,自由意志等。總之,存在,虛無,宇宙,靈魂,自由意志……所有玄之又玄的問題,都屬于古老的形而上學話題之一。

  • 中文名稱
    形而上學
  • 外文名稱
    metaphysics
  • 同義詞
    玄學 哲學 唯物主義所避免的
  • 產生依據
    古希臘亞裏斯多德著作
  • 繁體
    形而上學
  • 註音
    ㄒㄧㄥˊ ㄦˊ ㄕㄤˋ ㄒㄩㄝˊ
  • 拼音
    xíng ér shàng xué
  • 反義詞
    辯證法
  • 屬性
    哲學術語
  • 拉丁語
    metaphysica
  • 希臘語
    physikámetá
  • 意思
    在自然之後

概念

​黑格爾認為形而上學(metaphysics)是指與辯證法對立的 ,用孤立 、靜止 、片面的觀點觀察世界的思維方式 。它把事物看成是彼此孤立、絕對靜止、固定不變的,看不到事物的相互聯系,忘記了它的產生、消滅和運動以及點動的相對趨勢,把變化僅僅歸結為位置移動和單純數量的增減,視為外力推動的結果,有似于物理學中的矢量(位移)。

兩種意思

總述

簡單來說就是隻看到片面就決定整體  

形而上學,簡單來講:系隻求形式表面,忽略實物內在的實質。但普遍接受的有兩種意思。一是指用孤立、靜止、片面、表面的觀點去看待事物(在馬克思主義哲學中,這一含義的形而上學與辯證法相對立)。二是指研究單憑直覺(超經驗)來判斷事物,研究超自然的哲學。有時也指研究哲學的本體論。近代以來,隨著科學理性在人文領域中的強勁蔓延,傳統形而上學遭受了前所未有的打擊。然而,從形而上學發展的歷史過程來看,實際上存在著三種形態的形而上學:宇宙本體論、範疇本體論和意義本體論。科學理性所排斥的實則主要是基于思辨虛構的宇宙本體論。在後形而上學時代,就意義本體論而言,形而上學沒有終結,也不會終結。

形而上學

中文譯名“形而上學”取自《易經·系辭》中“形而上者謂之道,形而下者謂之器”一語。既在字面意義上相近,在實際意義上也很符合,屬于經典的翻譯。

查出《易經》原文:“形而上者謂之道,形而下者謂之器”,形而上比較虛,形而下比較實,形而上與形而下學是不同的:形而上是指思維和巨觀的屬于虛的範疇;形而下學則是指認識事物走到了極端,是僵化的。老子有謂“形而上者謂之道,形而下者謂之器”,意為形而上的東西就是指道,既是指哲學方法,又是指思維活動。形而下則是指具體的,可以捉摸到的東西或器物

第一種

形而上學可以理解為:對“終極實在”的研究。對于初學者而言,這個定義似乎很難理解,而且也提供不了什麽實際的內容,但是請相信,這個定義是能反映其內涵和外延的最好的定義了。這一點,隻要明白了形而上學的內涵和外延,才會明白。下面詳細解釋這一定義。

先打個比方,一把直尺插進水裏,你的眼睛看見那把直尺是彎的。但是,你關于直尺的知識與你的光學知識告訴你:直尺不是彎的,是直的,你之所以看見它是彎的,是因為光的折射現象。

這就是你透過現象,看到了本質。因為,我們可以想,當我們用自己的感官去看世界的時候,這個世界,是否也是像那把直尺一樣,不是把它的本質正確地呈現給了我們、我們所看到的是不是隻是這個世界的表象而對它的本質一無所知或有所誤解?所以,形而上學的研究對象,就是世界的本質。對于這個問題有各種回答,比如:認為世界的本質是物質的、世界的本質是某種觀念、精神,世界是從上帝那裏流出來的,等等。 這個就叫做“本體論”,也就是狹義上的形而上學。

形而上學

形而上學,還有它廣義上的含義。既然說,形而上學的任務是研究世界本質的,那麽就存在這樣的問題:我們有沒有能力研究世界的本質?如果說有能力,那麽,應該用什麽辦法去研究?

對于前一個問題,有人回答說:“我們有能力研究世界的本質。”(可知論)有人說:“我們沒有這個能力。”(不可知論)對于後一個問題,有人主張必須通過理性的邏輯推演去認識世界的本質(理性主義),有人主張必須通過直觀經驗去把握(經驗主義)。 這個就是“認識論”,廣義上的形而上學,應該包括本體論和認識論。

廣義上說,研究超越感性經驗存在的學問,都可以叫做形而上學。而開頭給出的形而上學的定義,指的就是這個。“實在”指的是事物被現象掩蓋了的本質(其實沒有不被掩蓋的本質,這種說法本來就欠妥,此處這麽用乃是便于理解),人們通過一個事物的現象認識其本質。但是人類的認識是發展的,許多過去認識到的“實在”被新的科學發現證明也隻是現象,因此人們必須思考,一個事物存不存在終極的實在。有認為存在終極實在的,即世界的原理事先已有定論的;也有認為認識是不斷發展,不存在終極實在的。此外,如果存在終極實在,人類能不能掌握這個終極實在也是一個問題。如果掌握了,就等于掌握了宇宙根本規律,算命等就具有了科學性。

因此,簡而言之,大概可以這樣認為,形而上學就是研究本質的學問。它是高于物理學的,物理學研究現象及規律,而形而上學研究其存在及實質。

第二種

在恩格斯、列寧、毛澤東等人的著作裏,“形而上學”,還有另外一個意義。

先說個古老的問題:先有雞,還是先有蛋。

傳統的思維方式,解決這個問題的思路是:是即是,非即非,所以,這個世界上如果不是先有雞,就是先有蛋。然而,這種思維方式在這裏陷入了窘迫之境:如果先有雞,那麽這隻雞是怎麽孵出來的呢?如果先有蛋,那麽這個蛋是怎麽生出來的呢?從而陷入了無窮的迴圈之中。

科學的回答是:這個世界上,雞不是從來就是這樣的雞,意為雞不一定從來都是孵化出來的;蛋,也不是從來就是這樣的蛋,也不一定從來都是雞生出來的。而是在生物漫長的進化過程中,逐漸形成這樣的形態的。這就跳出了非此即彼的思維怪圈,完成了一個“對立統一”(即馬克思主義哲學中的“矛盾”),因而解決了這個問題。

雞和蛋是進化而來的這隻是依據,並非問題的答案,題目要求是分先後,也就是時間順序。如果解決問題找不到答案,就可以弄一種模棱兩可的說法,然後以之為真理的話,那麽世界上所有的無賴都是先知了。

用形而上學的思維方式,雞和蛋作為一種存在,雞生蛋,蛋成雞,交替出現這是一種存在形式。在時間軸上,雞和蛋的形態一直在變化,如果把當今存在的雞和蛋的形態作為標準,則先進化為現代形態者為先。而卵生比雞的出現更早,也就是說雞在還未成為雞之前就在下蛋。所以是先有蛋,後有雞。如果以雞和蛋的原始狀態作為依據,那麽雞和蛋是處在一種迴圈之中,按照時間軸一直追溯到原核細胞分裂的時段,甚至追溯到生物產生的階段,再甚至追溯到物質能量的來源,此題依舊難以找到答案。但是利用形而上學的方式可以階段性的研究雞和蛋在每一時刻的存在形式。而馬哲隻是在非此即彼的推理邏輯上來反對這種邏輯,並沒有解決任何問題。

傳統的那種思維方式,叫做“知性思維”,也可以叫做“形式邏輯思維”,即定式思維,用這種思維考慮問題,就不可避免會陷入像“先有雞還是先有蛋”那樣的兩難處境、得出自相矛盾的、混亂的答案。康德在《純粹理性批判》中,提出了四個著名的二律背反(也就是類似于“先有雞還是先有蛋”之類的問題,這類問題的特征就是:他的兩個相反的答案都可以得到充分的證明),指出這個問題。他把出現這種問題的原因歸結為:人類的理性不可以認識客觀世界。

黑格爾則反對康德的不可知的觀點,他提出,如果跳出非此即彼的思維怪圈,就不會陷入矛盾、混亂。這就是辯證法。 (然而辯證法仍然沒有解決,先有雞,還是先有蛋的問題)

與辯證法相對的那種“知性思維”,則被恩格斯叫做“形而上學”。列寧、毛澤東,也沿用了這個用法,所以,中國的政治課本上,對“形而上學”的解釋,依然是第二種解釋。然而,學術界使用“形而上學”這個詞時,一般是採取第一個含義。

字源

英語 metaphysics 或拉丁語metaphysica一詞源自希臘語:μετά(metá),意思是之後或之上,而 φυσικά(physiká)在希臘語原意是“自然,自然的產物”,兩個字根組合起來metaphysica的意思就是“在自然之後”。metaphysica的出現其實由于亞裏士多德在他的作品集中,把他對邏輯、含義和原因等抽象知識的討論編排在他討論物理學的書冊《自然學》(Physiká)之後,並給這些討論一個標簽:“在自然學之後”(τὰ μετὰ τὰ φυσικὰ βιβλία,拉丁語ta meta ta physika biblia,意即在《自然學》之後的書冊)。而這個用語被拉丁語註解家錯誤地理解為“超越于自然學的科學”。而亞裏士多德在書中討論的問題成為了形而上學的很多基本問題。

中文譯名“形而上學”取自《易經》中“形而上者謂之道,形而下者謂之器”一語,為日本人井上哲次郎(明治時期)由metaphysic翻譯而來。

哲理數學定義集

定義

可以被量綱(因此)分析的形而上學,其針對結果的正確性,是一種無法爭辯的事實!

什麽是形而上學?

例子:有個人看到一隻老虎隻吃肉,然後他得出一個結論,世界上所有的生物都隻吃肉!

P>0,0-P=0

形而上學的意義是什麽?

例子:但從所有生物隻吃肉這個結論,可以得出另外一個結論,所有的生物獲取(),都是為了生存!

即:它們都是為了自身的生存!

P≥0A,0A-P=-P

傳統的定義

形而上學是指通過理性的推理和邏輯去研究不能直接透過感知所得到答案的問題。形而上學是指哲學的基本法則。形而上學關註理論哲學的核心問題,如基礎、前提、成因、第一原因和基本結構,如所有真實存在的意義和目的。 形而上學被尼採稱之為“柏拉圖主義”。 形而上學也叫“第一哲學”,如笛卡兒的《第一哲學沉思錄》(Meditations on First Philosophy)也稱為《形而上學沉思錄》。亞裏士多德把人類的知識分為三部分,用大樹作比喻:第一部分,最基礎的部分,也就是樹根,是形而上學,它是一切知識的奠基;第二部分是物理學,好比樹幹;第三部分是其他自然科學,以樹枝來比喻。

在西方,形而上學共有三個傳統分支:

本體論——研究何謂存在的問題。

自然神學——研究或眾神及關于神的問題。

普遍科學(哲學邏輯)——研究第一原則,當中引發其他的詢問。例如:非矛盾定律。在特定的範疇下,一個客體不能同時存在又不存在。

哲學、形而上學與玄學

哲學是世界觀方法論,是關于世界的本質、發展的根本規律、人的思維與存在的根本關系的理論體系。 長期以來,人們把哲學等同于形而上學,又把形而上學等同于玄學。就哲學研究外部世界的本原和一般本質來講,把哲學說成形而上學沒錯,但把哲學說成玄學,就把哲學和科學對立起來。任何一門學科,隻要有明確的可具體界定的可實證的研究對象,能夠建立起完整嚴密的邏輯體系,都可以成為科學;而有明確的可具體界定的可實證的研究對象是能夠建立完整嚴密的邏輯體系的前提。科學與玄學相對而言,哲學的科學化與哲學的玄學化相對而言,哲學的科學化與哲學的形而上學性質、哲學的世界觀和方法論的定位是對稱的——哲學的科學化程度同哲學的世界觀和方法論的地位成正比。“世界觀和方法論”本身具備指導性、實證性與可操作性;當我們說哲學是世界觀和方法論時,實際上就已經承認哲學是一門科學。哲學科學化是符合科學發展觀要求的哲學發展觀;哲學發展史,本質上就是在天與人、思維與存在、主體與客體的對稱關系中,使哲學逐步科學化的歷史。哲學科學化的進程,是天與人、思維與存在、主體與客體從不對稱向對稱轉化的過程;哲學科學化的邏輯,是天與人、思維與存在、主體與客體從不對稱向對稱轉化的歷史關系的濃縮。哲學史上的各種唯物論、唯心論、二元論、不可知論、證偽主義等流派隻不過是這種從不對稱向對稱轉化的歷史過程中的不同環節;而對稱哲學,作為對它們的揚棄、綜合、升華,本身就既是哲學科學化的結果,也是哲學科學化的總結。(以上內容摘自陳世清著:《經濟學的形而上學》,中國時代經濟出版社2010、1出版,2011、2第2版)

概念來源

英文Metaphysics,希臘文ta meta ta physica,拉丁文metaphysica

該詞原為亞裏士多德一部著作的名稱,該著作系亞裏士多德死後200多年由古希臘羅得島的安德羅尼柯把他專講事物本質、神、靈魂、意志自由等研究經驗以外對象的著作編集成冊,排在研究事物具體形態變化的《物理學》(physica)一書之後,並名之為《物理學之後諸卷》,希臘文是<ta meta ta physica>,去掉冠詞就成了拉丁文<metaphysica>,meta這個首碼有之後、超越、基礎的意思。這正好和亞裏士多德第一哲學("being as being",即一切存在背後的存在)的概念相符合。

中文譯名“形而上學”是根據《易經·系辭》中“形而上者謂之道,形而下者謂之器”一語,由日本明治時期哲學家井上哲次郎翻譯而來。

13世紀起被作為哲學名詞,用以指研究超經驗的東西(神、靈魂和意志自由等)的學問;或用作哲學的別稱,意指建立一個觀念體系以對實在的性質作出判斷,或以一種方法去把握所知的實在的性質。

在黑格爾提出辯證法以後,它又被用以指非辯證法的世界觀與方法論。

形而上學的核心問題是現象與本質的對立,圍繞這個問題,哲學家提出了各種不同的觀點。

(本詞條主要來源于馮契編的《外國哲學大辭典》,略作修改和整理)

地位

形而上學在古典哲學裏面是至高無上的,是第一哲學。是研究宇宙自然的基礎。當然一些概念被後來人推翻並完善了,但是它的核心思想卻是不可動搖的,至今起著重要作用。正因為這些觀念,許多哲學家把哲學的核心放在了研究宇宙萬物統一的,最普遍最一般的本質或者共相上,認為它是萬物存在的根本根據。所以,這門科學是研究所有科學的基礎所在。這就是形而上學。幾千年以來,形而上學的演變史幾乎等同與哲學的發展史。在哲學家看來,如果哲學是人類科學中最美麗的王冠,那形而上學就是王冠上最美麗的那顆寶石。然而在以黑格爾作為起點的現代哲學開始之後,西方開始普遍質疑形而上學,開始重新開闢道路,開展對傳統的革命,這是因為對形而上學的錯誤解讀。但是它在哲學史上佔據的位置是至高無上的。或者科學發展到了另一個地步,它又會重新回到人們研究的中心而得到進一步的肯定和發展。

歐洲來源

歐洲語言中的“形而上學”來自希臘語,在主要西方語言中其形式都很相似,如英語的“metaphysics”、法語中的“la metaphysique”、德語中的“die Metaphysik”、義大利語中的“la metafisica”等。這一詞原是古希臘羅德島的哲學教師安德羅尼柯給亞裏士多德的一部著作起的名稱,意思是“物理學之後”。而亞裏士多德可能稱做“第一原理”、“哲學”。

形而上學也叫“第一哲學”,如笛卡兒的《第一哲學沉思錄》(Meditations on First Philosophy)也稱為《形而上學沉思錄》。笛卡爾把人類的知識分為三部分,用大樹作比喻:第一部分,最基礎的部分,也就是樹根,是形而上學,它是一切知識的奠基;第二部分是物理學,好比樹幹;第三部分是其他自然科學,以樹枝來比喻。

在17世紀末葉,John Donne和他的學術的追隨者們撰寫了有關後來被稱為形而上學的有關著作。

充滿爭議

形而上學的問題通常都是充滿爭議而沒有確定的結論的。這一部分是因為經驗事實所累積的資料,做為人類知識的最大宗,通常無法解決形而上學爭議;另一部分是因為形而上學家們所使用的詞語時常混淆不清,他們的爭論因而是一筆各持已見但卻沒有交集的爛帳。由于不能理解, 二十世紀的邏輯實證論者們反對某些形而上學議題。他們認為某些形而上學問題本身是沒有意義的。

常見問題

● 什麽東西用作維持物體的性質?物體、外在、性質改變後,該物體是不是還是同一個物體?什麽東西支撐著它是同一個物體,還是已經是不同的物體?

● 人如何維持其同一性?今天的我跟昨天的我是不是同一個我,是因為靈魂相同還是身體相同?還是有其它的原因?

因果關系。是不是凡事有因果關系?是不是因已經決定了果?人有沒有自由意志?第一因是什麽?

● 世界的起源是什麽?由什麽組成的?地水火風、理氣?還是原子

●物體能否從虛無到存在又從存在到虛無?

誤區

西方哲學對形而上學的批判和拒斥,無論現代哲學還是當代哲學都是作為區分哲學研究與科學研究之不同以及在哲學觀的變革和哲學的起點的不同時作為哲學進程的方法。以其反形而上學的形式看其本質,僅僅是哲學不同形式之間的批判,以完善哲學的形式化並使其自恰。因此在西方哲學史上有所謂的不同的形而上學的形式及其之間的批判。例如:當對知識的可靠性與否成為經笛卡爾、休謨、康德的認識論對亞裏士多德的本體論進行的反思時,所說明的是形式的自在性和自為性的關系,形式的客體性和形式的主體性的同一性的困難使之形式的自為和自在二元分離,形式化的存在的本體性被不可能認識的結論所取代,在經過柏拉圖到康德的漫長的哲學思考之後,理念並沒有被形式論的任何自為的證明所取代,物自體的不可知性和理念的形而上學理想在康德的“批判”中,黑格爾把形式的自在性和自為性用主體自為的辯證法進行了統一,完成了西方哲學的最高的形式化的形而上學。黑格爾為了突破哲學的形式化的本體論困難,他在康德對知性批判的基礎上,認為知性的形而上學的抽象性方法使之知性成為孤立的、靜止的因此是有限的方法。與康德把知性的有限性歸結于主觀思維之必然不同,黑格爾認為其有限性是知性本身的性質所具有的抽象的同一性所形成,黑格爾企圖用絕對理念(絕對精神)內化的具體同一性的辯證發展關系達到本體,雖然在克服西方哲學的存在形式化上有所突破,但由于辯證法的推演關系不能完全脫離諸概念範疇的形式基礎,所以,辯證法最終無法完成世界存在與絕對理念的同一性---解決世界存在的形式化和絕對理念不可被形式化因此不可能同一的本體論問題,使他的絕對理念和康德的物自體同樣陷入本體論困境之中。這說明,由于形式化的西方哲學傳統在黑格爾那裏還沒有突破,實際上也不可能突破在他所繼承的並所運用的形式化的思維方式,思維形式和存在形式的同一性的本體論思想是他和所有的西方哲學家的理想,由于同一性理想的破滅,他的形而上學的理想被他的後代哲學家所解體,從而開始了在西方哲學中的形式化的進一步分解。當哲學的形式化對存在形式的解構與科學的形式思維的哲學統一性所決定時,實際上使哲學的形式化與科學形式無法分離,哲學必然成為科學的附庸並甚至使哲學沒落到喪失掉自身的形式。

形而上學

在當代的中國哲學中所謂的反形而上學,則與西方哲學不同,其中的意蘊在于表明科學的作用將取代形而上學,其經典作家的表述僅僅使辯證法作為一切科學的(本體論)方法,因此批判所謂的形而上學,其目的在于用辯證法的科學本體觀取代哲學。在列寧那裏,則使這一脫掉哲學外衣的科學觀重新披上哲學的外衣。因此在它們的表述中隻是把哲學外衣下面的形而上學形式換上科學的形式而已,在科學的形式化的形而上學形式的哲學基礎性上,科學觀的方法論實質上並沒有脫離形式化,因此並沒有脫離形而上學。他們所能作到的也隻能和那些以一種不同的形而上學形式取代另一種形而上學的形式一樣,而且,他們沒有做到實際上也不可能做到把本來是形式不同的形而上學之間的邏輯關系割裂開來。正如牛頓的機械論和愛因斯坦的相對論不能邏輯的割裂開來一樣。

把哲學和科學割裂開來,把科學等同于真理並以此據斥形而上學,是中國當代哲學的主流。對問題的分析表明,實際所發生的是主體的真理觀的形式問題。這一問題的實質是真理和真理的形式的混同,即把真理的形式誤認為是真理或者把真理排除于形式之外。真理的形式本身不能成為真理的自為的方式,任何真理都必然是真理形式的他在,真理自在的方式是自為方式的形式過程,因此,真理不能形成真理的自身,任何真理都是它在方式對其形式的自在。所以,真理自身的自在並沒有任何真理的意義,表現為真理的意義通常是對應下的自為所賦與其真理的表現形式。顯然,使用真理自身的自為所賦于的意義為真理的自在進行辯護,實質是對真理自身意義的否定。例如,用科學的世界觀進行對其它知識形式進行的批判,其毫無價值的表現就是上面所說的過程,科學自身以真理自居的方式實質上是對真理的終級價值的否定。簡而言之,真理不能成為真理的工具,成為工具的真理就不是真理,所以,我們要問,對科學而言其究竟是認識真理的工具,還是科學即是真理,科學如果是認識真理的工具,科學就不能代表真理,科學就應與其它可以認識真理的工具在認識的價值意義上是同等的,科學並沒有任何的優越性,如果說科學即是真理,那麽,對產生科學形式的方式卻不是科學自身的形式,所以,科學真理將被自身形式的產生方式所否定。所以,科學並不是真理,僅僅是一種對真理認識的工具,並且,科學也沒有排除其它認識工具而獨以代之的任何優越性。因此,任何科學都是形而上學的形式---形式的形式化的結果。 而且,絕對的相信科學導致絕對的迷信(科學)。

相對論指出,所謂的存在形式隻是自身的時空的參照系所賦與的形式,對其所作的全真的判斷隻是這一參照系所存在的,對其它的參照系而言,其結果是不適用的。這就是說,並沒有一個絕對優越的時空參照系,因此,所有的真理的有效性都將隻對應產生真理的隻身的時空參照系。所以,科學的結論隻是它自身的時空參照系的產物,愛因斯坦之所以最終追求統一場論,其目的就是要用一個統一的時空參照系使所有的物理存在的形式統一,然而,這種統一的時空參照系對應于各向同性的人擇原理則是不存在的。因此,從對相對論中的時空問題的研究可能歸結出的時空的層次性和遞進關系是存在形式的演化關系的能量形式的哲學根本問題,是我們所追求的。

但是,我們看到,通常把稱為客觀性的存在作為據斥形而上學的理由。由于客觀性與自在性的關系在哲學史上是一個被忽略的問題,所以,客觀性的迷誤是形成所有問題的主要原因。把客觀性---排除主觀的自在性的純客觀性作為實在,是一切形而上學的基礎,客觀性的唯一標志---形式,使形而上學成為可能。當一切反形而上學開始的時候,隻是企圖改變客觀性或主觀性的形式,所以,反形而上學是不可能的。

當把主觀的觀念形態被理解為或者是客觀性的形式---“唯物”、或者是主觀性的形式---“唯心”、並以此界分認識的來源正確與否時,我們不僅要問,主體的主觀的認識能力是不是客觀的呢?即人的認識是不是有一個客觀的自在的基礎呢?如果有,那麽,從這一自在基礎上產生的觀念形態就是自在的,因而是客觀的,哲學所追尋的即是這一自在的究竟,以確定自為與自在的統一性。這種對形而上學的誤解導致的所謂的唯心和唯物之爭實在是形而上學的悲劇。而現在是結束這種悲劇的時代了,這種結束隻能是在形而上學哲學的新起點上開始。

把自在的存在誤以為是形式化的必然,實際上是西方形而上學的特點。當西方哲學把科學的形式誤認為是對存在完善了的形式時就忘乎所以的開始反對起產生了科學的形而上學基礎---據斥形而上學。

西方的反形而上學有著特定的形式,其表現的反形而上學的方法的主要原因是在近代自然科學的產生之後,這時,由于由于人的解放和對世界的發現,以笛卡爾的唯理論哲學和培根的實證論哲學為代表,把在古希臘哲學傳統中繼承過來的對存在的形式化的思維方法進行了把形式自在(形而上)的哲學思維和形式自為(形而下)的存在形式進行了二元分割,並以此種研究形式對古希臘哲學進行了判定,以此與哲學的歷史相聯系,所以,在這種方法下才有了把亞裏士多德的“在物理學之後”稱作形而上學,這一形而上學的哲學名詞的變革,是亞裏士多德意想不到的,但是,卻是把存在形式化之後的由于對存在的能進行形式的分割的科學產生以後的必然結果。

然而,作為區分科學的形而上學的哲學以這一新的名詞出現之後,實質上是把科學的對存在的形式分割的方法從哲學中分離出去,使本來在古希臘的哲學傳統中哲學包容科學的哲學形式進行了二元分割,使此後的哲學不再包容自然科學,哲學隻身以形而上學的面目出現,從此以後,哲學開始了她的形而上學的形式。由于在形而上學何以為可能,即對存在的形而上的證明、在形而上學的本體性上,就遇到了不可克服的形式化困難,所以才有了休默的懷疑論,企圖為形而上學正名的康德的理性批判而認為本體的不可知論,最終導致形成黑格爾的重新把科學溶于形而上學的科學之科學的形而上學,由此完成西方哲學的形式化之大成。

我在上面僅僅是說明西方哲學的發展的內在原因---哲學的形而上學和科學的形式化分割,以及形而上學的自在性和形而上學的困境---把存在形式化是西方哲學的主要方法和由此產生的關于存在的科學形式的內容,正是這樣的方法論形式,使西方哲學經歷了這樣的發展歷程:形式的建立的古希臘哲學階段;形式的完善的亞裏士多德哲學(主客體不分時期);形式的自然科學產生使哲學和科學分割並把哲學稱為形而上學以區分哲學和科學的唯理論(笛卡爾)和實證論(培根)的(主客體分離)的近代哲學;對形而上學何以為可能的對形而上學的可能性懷疑的休默哲學;肯定形而上學的科學性,並證明了實踐理性和道德理性是形式之所以產生的形而上學的基礎(排除了由形式而出發的純粹理性對本體認識的可能性,認為本體是不可知的)而開古典哲學先河的康德哲學;把存在的形式和原因統一于絕對精神的形式是在辯證發展的因而把科學重新統一到形而上學之中的、由于這種統一的形而上學的本體論困難---形式的證明的形而上學的絕對精神的不可知性---從而反映出的形式化的認識論西方哲學的必然困境而最終解體的黑格爾哲學;從此才開始了由于形而上學對形式的本體論證明的無力和自然科學對形式的發現的進步的完全主體性的反形而上學的現代哲學階段,可以說,西方哲學的發展是在對存在的不斷的形式化的過程中行進的,隨著對存在的形式化的自然科學的興起,純粹的形而上學的方法就顯得無力,據斥形而上學是形式化而科學化的哲學的必然結果。這就是說,不是據斥(包容科學的形而上學的)哲學,而是據斥(把哲學和科學作了分割後的)沒有科學的形而上學---從休默開始懷疑的形而上學。

把存在形式化的哲學方法,其形而上學的危機在哲學的二元分割時就暴露出來,從主體形式的自律的困難---“我思故我在”,到不可知論,一方面隨著自然科學的長足進步和形而上學的形式化的同一性困難,形而上學已不可能成為對形式化了的存在進行認識的有效的方法,形而上學就隨著黑格爾哲學的解體而沒落了,而後發生的旗織鮮明的反形而上學就成為西方哲學的必然趨勢。

形式的產生和(層次性的)完善和其原因的思考,構成了西方哲學形式的主要構架h和發展脈絡,所以,當代西方哲學最終發現形式是主體的“模式”、是主體的“構造”時,對形而上學的形式性的本體論困難就顯的更加無能為力(這是黑格爾哲學之所以解體和解體後所帶來的哲學問題的問題),當最終發現其形式的本體論的依據是難以確定而使形式的自在毫無意義時,西方哲學就一反其哲學的根本方法,把哲學的形而上學作為無意義的哲學問題而加以據斥,以此形成了現代和當代的哲學思潮。

綜觀西方現代哲學,可謂思潮泉涌、流派繁多。比較有代表性的有實證主義,意志主義,新康德主義,生命哲學,新黑格爾主義,實用主義,現象學,分析哲學,科學哲學,存在主義等,它們都在(明確提出而自為的或從根本上避開而自在)的據斥形而上學的思潮中應運而生,這種使自身的方法論形式對應于存在的形式之間的主體論的即隻服從于主體形式的哲學因其並沒有脫離存在的形式性,因此並沒有脫離西方哲學的形而上學的方法,反映出西方現代哲學的形而上學問題的本質。

關于在我國的當代哲學思潮中的反形而上學的問題,究其原因,並沒有超出上述的關于西方哲學的據斥形而上學的原因,由于中國的當代哲學是(從五·四開始的全盤的對西方哲學的引進的)西化了的中國哲學,因此,對于認識中國當代哲學中所發生的反形而上學(所謂的孤立、靜止、片面的研究方法)哲學問題,也使我們必須深刻的了解西方哲學並歸結于與其一致的原因。

但是,在中國的意識形態中的反形而上學的問題,則應歸結為政治學中,不是哲學研究的內容,因此不在本文的討論之內。

哲學的形而上學

作為形而上學的哲學有其在哲學史中的起源。當哲學作為對知識的反思,在古希臘成為知識形式以後,由于所形成的哲學決定于其思維方式,就是對存在之為存在的形式化的理解——對追尋獨立于人的客觀基本存在的目的而導致對存在之形式的研究不斷深入,盡管柏拉圖曾告誡應註意理念的作用,他的學生亞裏士多德還是把存在歸結于形式,並以此使哲學集于形式化之大成,建立了持久而影響西方哲學進程的古希臘哲學體系。這一把存在形式化的思想,始終推進著西方的哲學的研究,直至當代的西方哲學。把存在形式化必然把精神也作為獨立的形式與之區分,這一在亞裏士多德隱含著的還沒有明確二元論思想,在實現了文藝復興對上帝的否定從而使笛卡爾把存在與思維作了明確的二元分離之後,存在與思維的關系就在肇始于亞裏士多德的形式化的西方哲學中為發現存在與思維的形式並力圖使之同一,就成了西方哲學家千秋百代孜孜不倦所追求的目標。當文藝復興產生了唯理論和實證論的哲學以後,以形而上學作為區別科學的哲學形式開始使用。從此,哲學從古希臘的百科全書式的哲學中分離出來而為形而上學,物理學也從這一百科全書式的哲學中分離出來而為自然科學——隨著對存在的形式化的哲學不斷的形式化使自然科學的形式從哲學中獨立出來。當自然科學的不斷進步,以致于當自然科學以牛頓物理學體系的成功並在之後把以進行物理實驗的技術手段轉化為社會生產力時,這時,伴隨著生產力的解放而帶來的豐富的物質利益產生了科學主義的思想,一方面唯科學是從的價值觀開始反對形而上學的思維方式,另一方面,存在之為存在的形式化自律的本體論困難使形而上學受到疑難。從此開始了在哲學史上不斷發生的拒斥形而上學的哲學思潮和從而導致的形而上學形式的不斷改變,正如我們看到的那樣,笛卡爾---培根反對亞裏士多德的本體論形而上學而創知性論形而上學,黑格爾在康德對知性批判的基礎上反對知性論形而上學而創辯證法形而上學,當代的科學唯物主義和實證論反對一切形而上學。這說明,形而上學不斷被新的形而上學的形式所更替,舊的形而上學被新的形而上學所取代,它們在變換著形而上學的形式,卻無法改變自身的形而上學的本質。西方哲學史表明,在對世界的存在有可能以實證的方法進行認識時,實證的內容和實證的形式的區別導致對存在的形式化,把存在的形式化,使亞裏士多德對哲學作了相應的形式的區分,產生了形而上學的哲學形式,即把存在形式化了的形而上學的西方哲學傳統。亞裏士多德把對存在的形式中發生的內容的研究稱為物理學,把對存在的形式自身的研究稱為在哲學之後,他這種把物理學和哲學分開的方法,導致了形而上學的形式對應于物理學的形式化從而成為一門獨立的知識體系,形而上學和物理學的形式上的對應,使形而上學不斷接受來自于物理學的批判,也使物理學不斷的接受形而上學的反思,形而上學和物理學的這一對應下的相互作用的結果,使形而上學和物理學不斷從形式上完善。作為對形而上學知識形式之可能的反思,導致了形而上學形態和內容的不斷變化,在不斷反思物理學和力圖證明形而上學對存在的證實以證明形而上學存在的必然性時,物理學本身的內容已成為不可脫離的形而上學性質。亞裏士多德認為:“有一門學術,它研究實是所以為實是,以及實是由于本性所應有的秉賦。這與任何所謂專門學術不同;那些專門學術沒有一門普遍地研究實是之所以為實是。它們把實是切下一段來,研究這一段的質性;例如數學就在這樣做。現在因為我們是在尋取最高原因的基本原理,明白地,這些必須是稟于本性的事物。若說那些搜尋現存事物諸要素的人們也就在搜尋基本原理,這些要素就必須是所以成其為實是的要素,而不是由以得其屬性的要素。所以我們必須認清,第一原因也應當求之于實是之所以為實是”(亞裏士多德:《形而上學》商務印書館1959年12月第一版第56頁)。該段論述還有另外的不同的譯文:1,“有一門科學,專門研究有本身,以及有借自己的本性而具有的那些屬性”(《古希臘羅馬哲學》商務印書館1961年底月新1版第二者234頁)。2,“形而上學是這樣的學科,它研究作為存在的存在以及按其本性來說屬于存在的屬性”(《自然哲學》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1994年12月第1版第61頁)。

形而上學 形而上學

顯然,作為存在之為存在和存在的屬性是一切哲學必須回答的問題。但是,盡管西方哲學在古希臘哲學階段就已明確的提出這一問題,然而,正如我們看到的那樣,西方哲學對這些問題的答案終結于存在形式的非確定性,從形式的存在到存在的形式的對稱性與形式的存在到存在的形式的對稱性破缺使西方哲學的進程得以終結。

西方哲學把對存在成為存在的形式化的不斷努力和成功的解決了存在與其表現為形式和形式之間的相互關系並以此認為是科學以後,對何以存在成為形式和形式之間的關系的科學本性尤其是當存在不以形式作為存在時所產生的哲學問題使西方哲學無所適從。這就說明了一個本質的哲學問題,存在的本性即存在的本體和人類的認識的本體論關系是怎樣的關系,以及人類應怎樣才能全面的正確的認識存在,這是我們基于西方的形而上學對存在的形式化的終結而作出的反思。

形而上學

反思的結果表明:由于對時空的理解的形式化,從而完善時空的形式化,以此自在的時空成為認識的生成關系形成對存在的形式關系,這是西方形而上學的方法和結果。所以,不同的對時空的理解,是造成不同的形而上學的原因。以時空為意識的起點,對存在形象的形式化,和追查存在形式的基本性,以形式的不斷數學分割為基礎對存在進行形式的形而上學的邏輯分割並形成形式之間的時空邏輯關系,這是西方哲學的基本的思辨方法。

自然科學的理想就在于不斷的完善對存在的形式化和完成對形式的自恰的邏輯證明(由形式化帶來的數學的不斷完善和不斷完善的數學加劇了形式化的過程)---以尋求形式化的極限為己任。當形而上學的形式化和由形式化產生的科學從而把對形式化的證明這一任務交給科學以後,科學對存在的所能部分的形式化的成功,使科學企圖把自身的形式化的形而上學基礎排異,從而完全的取代形而上學,這不但使西方哲學從近現代開始據斥形而上學,而且,哲學出于對科學對存在的形式化的成就的羨慕,哲學開始充當科學的辯護士。這表現為哲學的失落和失落的哲學的有關問題。(參見《生態環境保護和自然資源管理的理論研究》黑龍江科學出版社1995年1月第1版第36頁)。

存在的形式化是主體形式存在的統一結果,承認主體的存在形式,是確認主體存在的基點,以此出發,西方哲學從古希臘開始就將哲學導入了形式化的軌道。由于存在本體的形式化,時間和空間進入了存在形式,並且,時間和空間的形式對存在形式的支持,使存在的形式隨著時空形式的主體形式的極限,存在的形式和主體的形式都出現了前所未有的困境。時間和空間是人類認識的生成形式,作為生成形式的基本性,是把時間和空間作為把握存在的形式,即人類所經驗到的存在是時空形式的存在,隻能在形式的前提下理解存在,當存在不能以時空的方式表現為存在的形式時,人類把握存在的時空方式的形而上學的時空轉換的存在,是人類將要完成的形而上學的哲學的終極結果。

所以,存在的形式化,是能完成形式化的時間和空間的形式,形式化的終結最終將使形式化的科學認識的終結,時空所表明的形式性將進行時空方式的形而上學還原,以時空方式的對存在進行方式的把握,人類才能最終完成對存在的認識,並使人類作為存在的主體在時空方式的自為方式中,完成自為而自在的時空形式的轉換。

形而上學的哲學

在當代的哲學環境中為形而上學正名顯得不但不合時宜,而且顯得困難重重。這主要是由于從近代哲學開始的對形而上學的據斥和科學主義的濫觴所形成的對形而上學問題理解的混亂。雖然形而上學在歷史上多次受到批判,但是,從來也沒有象當代這樣對待形而上學---無論中外哲學都對形而上學形成了嚴厲的批判和據斥。可以說,形而上學被康德在他的古典階段證明了是一種科學的形式而後被黑格爾完善為古典形式的形而上學大成以後,形而上學的哲學前途被人類的意志取消了,形而上學的前途被科學的前途所取代。但是,正象我們看到的科學在當代所經歷的那樣,當科學本身的形而上學本質逐漸暴露出來,對科學的本體論反思發現它的形而上學的特征以後,以至于它的發展及其需要形而上學的哲學的支持時,形而上學的哲學復興將是一種歷史的和理性的必然。

之所以形而上學在哲學中有著持久的生命力,就是因為在哲學中,“存在”是一切哲學都必須回答的問題,因為它是所有哲學都在回答卻始終存在的問題。隨著理性的進步,應該認為存在問題是哲學應回答的最大的哲學問題。“存在”究竟怎樣存在,或者說應當怎樣存在是我們的當代的哲學要回答的。人類的知性能否認識存在,以及認識的存在是否就是存在的自在,對這些問題的回答的過程構成形而上學的問題。我們所熟悉的西方哲學的形式化的形而上學在證明著存在的形式化,以形式作為把握存在的方法---從存在到存在形式的思維形式構成的西方形而上學的哲學方法不能引導我們繼續深入的研究存在之為存在的問題時---當存在的形式出現了形式化的困難之後,當代的哲學必須首先對存在何以為存在的問題給予回答。

但是,我們在回答存在問題之前,首先要考查主體自身的存在,這一作為人的主體性存在的形式問題,由于人類對自己的存在---形式的自在從來都沒有被懷疑過,這就引起我的懷疑,這一問題就是:人怎樣證明自身的存在。我的研究發現,西方哲學除了把人的存在作出形式化的證明之外,即人具備的時空形式和人以自身的時空形式所進行的思維以外,沒有對存在和存在的形式化給出更為可靠的證明,由此,我提出的進一步的問題就是,人類怎樣證明他所存在的時空形式的本質和所據有的本體論關系和他所運用于思考的時空形式的自在性,這構成我的全部的形而上學的思考。

我們已經看到西方哲學---形式化的形而上學的對存在的結論,這種哲學的所有證明,都是所有存在的形式---必然的由主體的形式化過程,存在的形式化一旦隨著主體的形式化的時空限定性所出現的困難,存在的存在形式也必然被時空所限定,時空的形式化受到主體的時空限定性所呈現的時空方式化,存在的存在形式被存在的時空關系所呈現出非確定性,所以,存在形式的本體論關系理應受到懷疑,存在的存在形式的主體性使存在的本體論關系理應使我們的哲學重新受到考查,然而,正如我們看到的那樣,西方哲學或者完全排除存在的可能性,或者力圖證明存在形式的科學化,以此尋求存在的本質,使哲學始終追尋的本體論問題由于形式化的方法導致西方哲學的困境。西方哲學的近代和當代的哲學史表明,據斥形而上學的結果使西方哲學在最大的形而上學家黑格爾哲學之後沒落了。中國哲學的反形而上學的結果也同樣形成與西方哲學相同的結果。

形而上學與道德

道德形而上學體系在經過現象學還原、法哲學分析之後,還需要歷史哲學的綜合。歷史哲學揚棄了現象學與法哲學中意識與意志的抽象性,達到意識-意志的“精神”復歸與歷史現實性。歷史哲學是道德形而上學體系的辯證復歸。歷史哲學的研究對象是倫理精神與民族精神。倫理精神與民族精神在歷史哲學中同一,倫理精神是道德哲學形態的民族精神,二者同一的基礎是“精神-倫理-民族”的概念貫通。民族是倫理的實體,倫理是民族的精神。歷史哲學的本質和方法論實質是“哲學的歷史”。“哲學的歷史”是民族精神、倫理精神“永遠的現實性”的歷史,是民族精神、倫理精神自我運動、辯證發展的歷史。道德形而上學的歷史哲學應當以民族精神或作為倫理實體的民族精神為研究對象。“人文力”是道德形而上學的法哲學分析向歷史哲學綜合轉換的概念中介和概念過渡,它是“沖動力”和“沖動的合理體系”的歷史-文化形態。

形而上學

圖書信息

作 者: (古希臘)亞裏士多德 著;張維 編譯

形而上學

出 版 社: 北京出版社

出版時間: 2008-9-1

開 本: 16開

I S B N :

定價:¥23.80

內容簡介

《形而上學》是古希臘哲學家亞裏士多德的重要的哲學著作。它是西方思想傳統中的最重要的經典文本,或者說是奠定西方思想傳統的重要著作,它展示了人類理性對于事物最普遍的面相和終極的原因的探索。本書最終考察了人類知識的形成,進而提出關于普遍知識的理論,從根本上奠定了西方哲學思想的基本概念和問題。

作者簡介

亞裏士多德,(前384-前322),古希臘最偉大的思想家、哲學家、科學家和教育家。 亞裏士多德所涉及的學術研究領域幾乎涵蓋了當時已有的全部學科,並留下了大量的著作,主要有《形而上學》、《工具論》、《物理學》、《倫理學》、《政治學》等。他創立了形式邏輯學(三段論),並豐富和發展了哲學的各個分支學科,他的思想對西方的文化取向和內容有著極其深遠的影響。

地位及概述

本書是西方思想傳統中的最重要的經典文本,或者說是奠定西方思想傳統的重要著作,展示了人類理性對于事物最普遍的面相和終極的原因的探索。本書最終考察了人類知識的形成,進而提出關于普遍知識的理論,從根本上奠定了西方哲學思想的基本概念和問題。

《形而上學》是古希臘哲學家亞裏士多德(Aristotle,公元前384一前322年)的重要的哲學著作。由呂克昂學園第十一代繼承人安得洛尼可(鼎盛年約公元前40年)編成。由于在亞裏士多德的著作集中,本書排在有關物理學著作的後面,故名為“Metaphysic”,意思是“物理學之後”。本書所討論的問題基本上都是重要的哲學問題,如存在的根本原因和本原問題等。中文譯名“形而上學”取自《易傳》中“形而上者謂之道,形而下者謂之器”一語,確切地反映了本書的內容。本書的中文譯本可看:《形而上學》。吳壽彭譯,商務印書館1983年版。

亞裏士多德17歲進入雅典的柏拉圖學園學習,師從柏拉圖達20年之久。對柏拉圖的理念論哲學有深入的了解。後來他回到馬其頓從事哲學和自然科學研究工作。公元前335年,他重返雅典,創立了自己的學校——呂克昂學園,系統地總結、講解和傳播自己的哲學思想。

《形而上學》一書共十四卷,由于是他的學生根據筆記整理而成,因而結構松散,各卷之間缺少連貫性,不成系統。不過這絲毫也不降低它的重要性,它依然是哲學研究的可靠資料,書中的許多問題一直有著極為重要的影響。

卷一總結了亞裏士多德以前西方哲學的發展,是一部最早的論述西方哲學史的文獻。亞裏士多德開篇就講:“求知是人類的本性”,認為智慧或真實的知識是關于原因的知識,尤其是關于終極原因的知識,它在總結了前人關于原因的種種理論之後,提出了“四因說”,認為事物的存在和變化的主要原因有四種,即形式因、目的因、質料因和動力因。形式因指事物內在的或本質的結構形式;目的因指事物變化發展所追求的內在目的;質料因指構成事物的材料;動力因指促使事物發展變化的動力。

卷四討論了形而上學的定義。亞裏士多德認為形而上學研究的是“作為存在的存在”,考察萬物的本原或終極原因。在卷三和卷七中,亞裏士多德討論了實體問題,他批判了柏拉圖的理念論,認為理念不能在具體事物之外獨立地存在,隻能存在于事物之中。他承認個體事物的重要性,但與柏拉圖一樣認為個體事物不能被認識,有關個體事物的知識實際上是對一般屬性的認識。在不同的地方,從不同的角度出發,他對實體的看法也不一致。概括起來,他關于實體的基本思想如下:1、屬性所系的個體事物是真實的實體。實體即主體,它不能用作謂語去說明別的範疇。在一切範疇中,實體是基本的範疇,其它的範疇都是以它為基礎的。2、亞裏士多德認為,屬性隸屬于個體,人們對個體事物的把握就是對一般屬性的把握,因而一般屬性或共相也是實體。在此意義上,事物的本質就是它的實體。

亞裏士多德在卷八中討論了質料問題,在卷九中討論了潛能和現實問題。他認為,質料是潛能,他本身沒有規定性,具有成為某物的可能性。它能夠被形式所規定。形式是現實,具有現實性,被形式所規定了的質料就成為現實。事物的變化實際上是由潛能到現實的不斷地轉化過程。

在進一步分析事物變化的根本原因時,亞裏士多德提出了“不動的推動者”這個概念。他認為變化過程不能是無限的,必須要有一個永恆不動的實體,它是純形式和絕對的現實,它就是神,是萬物變化的終極原因和根據,是“第一推動者”。亞裏士多德的“第一推動者”的思想在基督教哲學中常被用來證明上帝的存在。

形而上學論

圖書信息

《形而上學論》(An Essay on Metaphysics)

作者:[英]R.G.柯林武德

出版時間:(英文版)1940,(中文版)2007

出版社:Oxford University Press;北京大學出版社

ISBN:9787301124161

開本:16開

定價:30.00元

內容簡介

關于形而上學的書有很多,但是以形而上學為題的書卻沒有那麽多。首先,我在這裏主要想做的既不是闡發我個人的形而上學觀點,也不是批判他人的形而上學觀點;而是要解釋形而上學是什麽,為什麽形而上學對于知識的健全和進步是必要的以及如何探討形而上學。其次,我打算清除某些關于形而上學的錯誤概念,那些錯誤的概念會導致這樣的結論,即形而上學是那些流氓和傻瓜所杜撰的思想的死胡同,許多世紀以來將人們的智慧引向毀滅。最後,我將給讀者提供一些形而上學本身的例子,這是為了表明如果在最初的章節中所確定的原則被看做是合理的,形而上學的研究又是如何構造起來的。這些例子幾乎佔了本書的一半;但是它們不要被看做是本書的主體,而要被看做是一種或一組附錄,可能正如笛卡兒對他本人的一本書的相應的特點所說的那樣,speciminaphilosophande[哲學化的例證]。其中之一,率因果性的那一部分,已經以不同的形式在本年度的亞裏士多德學會的學報上發表了。

作者簡介

柯林武德(RobinGeorgeCollingwood,1889—1943),英國哲學家,歷史學家,業餘畫家。1912年起任牛津大學研究員。1914—1918年服務于英國海軍參謀部下屬機構。1927年起為牛津大學羅馬史講座教師,成為繼哈佛菲爾德之後的羅馬不列顛史專家。1935年起為牛津大學溫弗萊特形而上學哲學教授,至1941年退休。柯林武德一般被稱為新黑格爾主義者或者唯心主義者,學問淵博,著述甚豐,在歷史學、考古學、藝術哲學、形而上學、政治哲學、自然哲學,尤其是歷史哲學領域,都有貢獻。代表著作有《史學原理》、《歷史的觀念》、《藝術原理》、《自然的觀念》、《新利維坦》、《牛津英國史》(第一卷)、《哲學方法論》、《形而上學論》等。《形而上學論》的初版由牛津大學出版社于1940年印行,1998年的再版本新加了RexMartin撰寫的導言,並附錄部分未刊稿。本書依據1940年初版內容譯出。

形而上學

目錄

第一部分

第一章

亞裏士多德的形而上學

第二章

沒有純粹存在的科學

第三章

沒有本體論的形而上學

第四章

論預設

第五章

絕對預設的科學

第六章

形而上學,一門歷史性的科學

第七章

形而上學的改造

第二部分

第八章

反形而上學是什麽

第九章

作為反形而上學的心理學

第十章

心理學作為情感的科學

第十一章

心理學作為思想的偽科學

第十二章

自我反駁的偽科學

第十三章

非理性主義的宣教

第十四章

實證主義的形而上學

第十五章

實證主義對柏拉圖的錯誤解釋

第十六章

實證主義形而上學的自殺

第十七章

孩子的兒子

第三部分

例說A 上帝的存在

例說B 康德的形而上學

例說C 因果性

第三十四章

結語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