彈指驚雷

彈指驚雷

《彈指驚雷》是梁羽生所著武俠小說作品,

原本連載時約三十二回,後出版時因故一分為二,分為《彈指驚雷》和《絕塞傳烽錄》兩部小說。

  • 書名
    彈指驚雷
  • 作者
    梁羽生
  • 類別
    武俠小說
  • 連載時間
    1975年~1978年
  • 章回
    二十回
  • 連載報刊
    新晚報·天方夜譚

基本資料

卷首詞:

試望陰山,飄風綃魂,無言徘徊。見青峰幾簇,去天才尺,黃沙一片,匝地無埃。

碎葉城荒,拂雲堆遠,雕外寒煙慘不開。躊躇久,忽冰崖轉石,萬壑驚雷。

窮邊自足愁懷,又何必平生多恨哉?隻凄涼絕塞,蛾眉遺冢;銷沉腐草,駿骨空台。

北轉河流,南橫鬥柄,略點微霜鬢早衰。君不信,向西風回首,百事堪衰。

--納蘭容若·沁園春

主人公:楊炎、孟華、冷冰兒、龍靈珠、齊世傑、孟元超

故事歷史年代:嘉慶年間

看點:胡笳十八拍、親情、冰川劍法

前集:《牧野流星》

續書:《絕塞傳烽錄

首發資料:1975年02月12日~1978年04月10日,新晚報

內容介紹

(由梁羽生家園的天山遊龍整理):

楊炎母親為女俠雲紫蘿,父親卻是大內衛士的楊牧,義父是一代大俠繆長風,師父為天山派掌門唐經天,還有一位同母異父的哥哥孟華。不幸的是,楊炎在十一歲時,在亂軍中為清廷軍官所擄,幸被武林異人隱居于西藏大雪山的龍則靈相救,楊炎認龍為阿公,七年間練成了一身驚人武功。

楊炎藝成下山後,碰見了前來尋找自己下落的表哥齊世傑,齊世傑中尋訪楊炎途中也被段劍青部下所害,好在因禍得福,拜在天竺達人迦象大師門下,也練成一身武功。之後巧遇天山派記名弟子冷冰兒,兩人情愫暗生,不料其母楊大姑卻因冷冰兒是義軍首領冷鐵樵的侄女而拆散了兩人的姻緣,致使二人悲痛欲絕,冷冰兒在受到段劍青欺騙之後心靈又再承受了一次沉痛的創傷。

楊炎藝成出山後,不料誤受奸人挑撥,竟認為孟元超是害得其父親楊牧家破人亡的元凶,自此深恨孟元超和孟華,茫然之中,又碰到段劍青正與冷冰兒相鬥,楊炎趕走了段劍青,也吸進了少量迷葯,想起少年時冷冰兒對自己的照料,激動之中與冷冰兒擁抱接吻並向她求婚。冷冰兒為平息楊炎心中的熱潮,與之訂下了一個"七年之約"。不料這一切恰被暗戀冷冰兒的天山派長老石天行之子石清泉所看到,石清泉出訪侮辱了冷冰兒及楊炎,狂怒中楊炎割去石清泉的舌頭。不久又不服罪而連傷石天行和甘武維兩位長老,並揚言離開師門。

楊炎在無意間又碰見了阿公龍則靈的外孫女龍靈珠,勸其回到外祖父身邊,不料龍靈珠堅決不認其外祖父,並對其充滿痛恨之情,原來當年龍則靈因不同意女兒與龍靈珠之父的婚事,並打斷了女婿的腿,致使在龍靈珠出世後不久,其父遭受白駝山的暗算而死,龍母在逃難幾年間也受盡劫難,不久也撒手西歸。從此龍靈珠孤苦伶仃。成為偏激的"小妖女"。為了引出殺父仇人,她不斷地找江湖名人挑戰,使人見之頭疼,而她也堅決不肯與楊炎一道回到外祖父身邊,反而將外祖父視為她一生苦難的根源,楊炎再三相勸,她一怒而去。

石天行等人被楊炎所傷,恰遇尋弟的孟華,孟華誤聽石天行對楊炎的中傷,而楊炎因誤聽奸人挑撥也深恨孟華,兄弟終于撥劍相向。楊炎為孟華所擒,並由天山派中人將其押柴達木擬交由孟元超管教,途中卻被龍靈珠所救,楊炎感激不已,卻又因言語不合而分手。龍靈珠對楊炎與冷冰兒的"七年之約"頗感妒忌而不自知。

齊世傑在萬般無奈之餘隨母親回家,心下倍感痛苦,卻在楊牧的徒弟岳豪的宴會上與前來教訓為富不仁的岳豪的關東大俠尉遲炯不打不相識,深受其器重,而名揚武林。之後齊世傑又暗助同為楊牧弟子卻投身義軍的方亮、範魁脫險而不得不又一次離家避難。

此時楊炎也來到保定見到了身為大內衛士的生父楊牧,楊牧一番做作,使得楊炎認為生父確有不得已的苦衷,並答應楊牧,前往柴達木刺殺孟元超,以使楊牧從此退出大內,歸隱山林。楊炎趕往柴達木之時途中,無意得晰白駝山妖人販賣神仙丸並挑動武林大亂的陰謀,並得知原來龍靈珠的仇人正是白駝山中人,楊炎與龍靈珠聯手險勝孟華,孟華依照武林規則不再管楊炎與天山派之事,之後楊龍二人徑往柴達木。而這時齊世傑與冷冰兒也前往柴達木報訊。

楊炎正要刺殺繼父孟元逾時,正碰上段劍青屬下歐陽承假扮自己也要刺殺孟元超,又被義父繆長風揭穿,楊炎從歐陽承身上看到自己性格中的偏激和缺陷,而羞愧難當,逃離孟元超居住之地,不料被歹人暗算受傷,幸被繆長風相救。繆長風將雲、孟、楊的往事一一道于楊炎知曉,楊炎這才知道事情原委,深恨自己差點鑄成大錯而感到無顏與孟元超及孟華相認,但心中同時也記掛著生身之父的楊牧。

龍靈珠終于同意與楊炎一道前往西藏,與外祖父龍則靈相認,于是楊炎與龍靈珠這一雙不幸兒女終于走到一條道上,而隻有齊世傑冷冰兒仍在愛情的迷惘之中俳佪。

小說目錄

第一回 遠涉窮邊逢俠女 橫穿瀚海覓孤兒

第二回 冰窟藏身求秘笈 魔城現影說前因

第三回 翠谷珠峰尋舊友 冰彈玉劍敗魔頭

第四回 幽峽迷途逢怪客 神功克敵結新交

第五回 離合無常欣巧遇 恩仇剖析破愚蒙

第六回 帳觸夢痕愁不寐 可堪塵路復多歧

第七回 不認親人徒自苦 感懷身世有誰憐

第八回 鴛鳥亦為同命鳥 親人怎變陌生人

第九回 忘情揮淚空遺怨 鑄錯無心任自傷

第十回 怒氣難消傷長老 清規數犯叛師門

第十一回 如此情懷誰可解 一般身世總堪憐

第十二回 當世幾人堪白眼 快刀一戰獲青睞

第十三回 甥舅至親懷敵意 師徒異路用機心

第十四回 回頭始識風波惡 放眼應知天地寬

第十五回 客店有心窺隱秘 古城無意遇同門

第十六回 小俠懲奸戲雙煞 少爺吸毒變奴才

第十七回 毒販妄圖成霸業 牛刀小試戲妖人

第十八回 手足相殘何太忍 鴛鴦同命若為情

第十九回 不辨恩仇成大錯 雖非骨肉勝親生

第二十回 欲道心魔求棒喝 難揮慧劍令釵分

人物介紹

主要人物

楊炎 雲紫蘿與楊牧之子,唐經天的關門弟子,龍則靈之徒,繆長風的義子。

齊世傑 楊大姑之子,齊建業之孫,後成為迦象之徒。

冷冰兒 冷鐵樵的侄女,唐加源夫人之徒。

龍靈珠 展靈鯤之女,龍則靈的外孫女。

楊大姑 "辣手觀音",齊世傑之母。

孟華 天下數一數二的劍客,天山派的記名弟子,孟元超與雲紫蘿之子。

其他人物

尉遲炯 天下第二快刀,關東大俠。

祈聖因 "千手觀音",尉遲炯之妻。

竇健剛 中原武學世家之後。

繆長風 楊炎的養父。

羅海 哈薩克族格老。

羅曼娜 羅海之女,桑達兒之妻。

孟元超 天下第一快刀,柴達木義軍頭領。

迦象 爛陀寺高僧。

桑達兒

石天行 天山派四大弟子之首,鍾展的大弟子。

丁兆鳴 天山派四大弟子之一,鍾展之徒。

甘武維 天山派四大弟子之一,鍾展的二弟子。

凱莎 羅曼娜之友。

凱石 凱莎之弟,桑達兒之徒。

遼沙 羅海的侍衛長。

麥罕 草原著名達人。

宋鵬舉 震遠鏢局的鏢師,楊牧的五弟子。

胡聯奎 震遠鏢局的鏢師,楊牧的六弟子。

邵鶴年 義軍重要人物。

劉抗 義軍重要人物。

方亮 柴達木義軍頭目,楊牧的三弟子。

範魁 柴達木義軍頭目,楊牧的四弟子。

羅雨峰 保定名武師,岳毫的姨丈。

羅碧霞 羅雨峰之女,岳豪的表妹。

岳宏 岳豪之子。

李海 岳毫家的僕人。

韓天壽 保定丐幫內三堂香主之一。

江上雲 江海天的次子,金逐流之徒。

李務實 鍾展之徒。

陸敢當 石天行之徒。

勞福庇 洞真子之徒。

勞福蔭 洞真子之徒,勞福庇的孿生兄弟。

穆志遙 穆揚波的三子。

穆揚波 蓬萊劍客,北五省武林領袖。

蕭逸客 祁連劍客,展靈鯤之友。

宋騰霄 雲紫蘿之友。

呂思美 宋騰霄之妻。

反派人物

楊牧 保定名武師,大內衛士,楊大姑之弟。

連甘沛 河北連家子弟。

釋陀 西藏密宗達人。

釋湛 西藏密宗達人,釋陀的師弟。

段劍青 段仇世之侄,迦密、歐陽沖之徒。

石清泉 石天行之子。

大吉 奢羅的大弟子。

歐陽承 歐陽繼的堂弟。

歐陽繼 歐陽承的堂兄。

鄭雄圖 獨腳大盜。

岳豪 保定豪紳,楊牧的二弟子。

劉昆 保定衙門總捕頭,羅雨峰之徒。

馬犇 "雲中雙煞"中的老大,白駝山的販毒頭子。

田耕 "雲中雙煞"中的老二,白駝山的販毒頭子。

彭大遒 "金眼神雕",二等大內侍衛,陝甘道上的土霸。

司空照 宇文博之徒。

慕容垂 宇文博之徒,司空照的師弟。

杜誠 江湖二流角色。

宇文雷 宇文博之侄。

提到人物

齊建業 "四海神龍",北五省頂尖的武林達人。

雲紫蘿 楊牧之妻,孟元超的情侶。

段仇世 大理武學名家。

冷鐵樵 柴達木義軍首領。

唐經天 天山派掌門。

桂華生 "天山七劍"之一桂仲明之子,武當派弟子。

凌未風 天山派掌門。

華玉 尼泊爾公主,桂華生之妻。

桂冰娥 "冰川天女",桂華生之女,唐經天之妻。

嘉錯法師 西藏密宗護法長老。

金逐流 天下第一劍客,金世遺之子。

無住禪師 少林寺主持。

衛托平 大內達人。

迦密 迦象的師弟。

韓紫煙 天下第一使毒達人。

龍葉上人 武學大師,迦象的師祖。

唐嘉源 天山派掌門,唐經天之子。

金碧漪 金逐流之女,孟華之妻。

白健城 天山派四大弟子之一,鍾展的大弟子。

鍾展 天山派長老,唐經天的師弟。

歐陽沖 歐陽承的伯父。

金世遺

江海天 天下第一達人,金世遺的大弟子。

歐陽伯和 歐陽沖的祖父。

奢羅 天竺兩的神僧之一,優曇的師弟。

優曇 爛陀寺首席神僧。

閔成龍 楊牧的大弟子,原震遠鏢局副總鏢頭。

龍則靈 大吉嶺靈鷲峰上的武林異人,龍靈矯之孫。

年羹堯 清朝名將。

丹丘生 崆峒派掌門,孟華的三師父。

劉二 佃戶。

史白都 大魔頭。

史紅英 金逐流之妻,史白都之妹。

解洪 柴達木義軍頭目。

獨臂神尼 氓山派創派祖師。

呂四娘 著名女俠。

洞真子 崆峒派前任掌門。

洞冥子 洞真子的師弟。

洞妙真人 丹丘生之師。

雷霆 浙西武林前輩,義烏黑石庄庄主。

展南冥 "玉面龍王"。

展靈鯤 "玉龍太子",展南冥之子,龍則靈的女婿。

宇文博 白駝山主。

允禎 雍正皇帝,康熙第四子。

允褆 康熙第十四子。

科隆多 允禎的母舅。

呂留良 呂四娘之父。

龍靈矯 年羹堯之子。

歐陽業 歐陽伯和之子。

快活張 孟元超之友。

楊鶴亭 楊牧一門的始祖

作品點評

遠涉窮邊逢俠女,橫穿瀚海覓孤兒。

不認親人徒自苦,感懷身世有誰憐。

忘情揮淚空遺怨,鑄錯無心枉自傷。

欲退心魔求棒喝,難揮慧劍令釵分。

世間事總是反復詮釋著"悲歡離合人難料,世事無常變化多"。七年前,崆峒山孟華寶劍誅殺海蘭察,宣告著孟元超和雲紫蘿的兒子已成長為一代大俠。然而雲紫蘿、孟元超、楊牧、繆長風彼此間的恩怨情仇尚未到劃上句號的時刻,這一切終隨著七年後亂軍失蹤的楊炎驀然歸來而再掀起了一場更強烈的波瀾。七年前孟華所承受的種種困惑、苦惱、不公于七年後再一次降臨于楊炎身上,不同的是,困惑于孟華的隻是身世的疑惑及楊牧的挑撥,那麽當身世揭開的那一天,也就是走出心中的陰霾,步入生命中陽光的那一刻;而楊炎的生身父親卻是成為清廷大內衛士為俠義道所不恥的楊牧,更是讓楊炎為之蒙羞的人,然而血脈相連、骨肉之親已是不可逆轉,這也預示著楊炎必然要承受著遠比孟華多得多的痛苦、徨彷。

或許是成長經歷的不同,孟華同楊炎這對同母異父的兄弟體現的卻是不同的個性。七年前的孟華面對困惑更多體現的是沉靜、內斂、退讓,而七年後楊炎卻表現出激情、沖動、叛逆,應該說這一切更多的是不同的成長環境所造成的,孟華在離開雲紫蘿後除了短暫與點蒼雙煞生活過一段時間,更多的時間是與忍辱負重、顧全大局的丹丘生一起,丹丘生自身也是默默地隨受著加于自身那份極大的屈辱、不公,這也讓孟華在面對同樣的歧視、不公顯得更為理性,更多表現為暫時的退讓,尋求更好的化解途徑,試想的是孟華在面對咄咄逼人的金碧峰和江上雲時如果控製不住情緒,傷了他們一人,即使是日後身世大白也恐怕會為彼此間留下難以消褪的芥蒂。

楊炎的成長之路本應比孟華更為順暢,自出生起就有著義父繆長風的無微不至照料,被天山派掌門唐經天收為關門弟子,更有著冷冰兒的百般愛護,還有孟元超、孟華父子那份深深的關愛,雖然父親是淪為清廷衛士的鷹犬,母親雲紫蘿卻是人所景仰的抗清俠女,這一切都為楊炎的成長鋪平了一條坦途,如果楊炎成長于天山,在唐經天和繆長風、孟華、冷冰兒的翼護下成長,慢慢地接受當年雲紫蘿、孟元超、楊牧那段情仇往事,理所當然的成為名門少俠。

然而造化弄人,上天不願讓那段令人刻骨銘心的悲歡情仇這麽輕易地劃上句號,更想讓楊炎的人生路上多經受一些磨難,十歲的楊炎于亂軍中被擄劫,又幸遇隱居大雪山的龍則靈,藝兼兩派之長,于七年後長成下山,與孟華不同的是,伴隨著楊炎成長的龍則靈雖同樣給予楊炎那無微不至的親情愛護,而龍則靈性格更多的是呈現的一種偏激、憤慨,他親手傷了自己的女婿而導致親生女兒離他而遠去,這在一定程度影響了與之朝夕相處楊炎的性格,大雪山的人煙稀少、缺乏與外界交流,更造就了楊炎那份輕信、易于沖動、易于陷入極端的不羈個性。

離合無常,塵路多歧,假若楊炎藝成下山的時候首先碰見的是繆長風、孟華或是冷冰兒,那麽這場激烈的沖突也許能夠避免甚至化解于無形之中,但是不幸的是楊炎下山後首先遇到的是冒充楊炎的歐陽承,歐陽承所了解的那段往事得自淪為邪惡之輩的段劍青,歐陽承在轉述時又別有用心的挑撥,這一切同楊炎少年時一直困惑的"哥哥姓孟,自己姓楊"相結合,加之以前繆長風、孟華、冷冰兒由于年齡的原因對這段往事一直採取了一種回避的態度,使他的內心深處除了那段朦朦朧朧的困惑外一無所知,這如同一場白紙之上添上了仇恨的一筆,這般仇恨的種子與他那沖動、不羈的個性相契合,終讓他內心迅速為報復的情感所佔領。

不同的人生、不同的個性造成了孟華和楊炎這對同母異父的兄弟承受著與生具來的困惑和不公時呈現出了不同的反應,孟華更多的是感傷、甚至表現出不由自主的逃避,或許是血脈相連的原因,盡管他在不知自己身世的情況下,仍然對與孟元超的一戰採取消極的逃避;而楊炎表現出的是更為輕信,更為極端,甚至為了殺孟元超而顯得不擇手段,在一定程度已經背離了俠義的道路,差點鑄成大錯,遺恨終生。

楊炎同孟華有著不同的成長道路,更有著不同的情感道路。孟華在人生的困境中,幸遇到的是溫和善良的金碧漪,使他在極度困境中遇到一絲撫慰,孤寂的心境得到的滋潤,為了弄清孟華的身世,解開孟華的心結,金碧漪不顧艱險孤身遠赴青藏,在所有人的異樣眼光中始終予孟華以絕對的信任,也正是對金碧漪的愛情給予孟華一份自省,也給予孟華一份向上的動力,從而令得孟華于任何時候都懷著一份希望、一份追求,可以說,孟華于成長的道路雖然經歷過困境,但是在愛情的道路卻是一帆風順,這份愛情更助他走出了人生的困境。

楊炎的情感道路卻遠沒有孟華那般順利,孟華于仇恨中遇到的是善良無邪的金碧漪,楊炎于仇恨中遇到的是再次經受感情創傷的冷冰兒,如果不是相遇于這一刻,冷冰兒當能讓楊炎慢慢明白事情的真相,平息那不應有的復仇之火,畢竟楊炎對冷冰兒的信任感情遠非歐陽承、段劍青之輩可比,但是相遇時冷冰兒正承受著又一次的心靈創痛,段劍青所施的迷葯又讓他們在內心情感的支配下在一定程度失去了理智,雖然冷冰兒最終的清醒而結束了彼此之間的那場痴狂,但是之後冷冰兒更多是為了楊炎平靜下來而採取了回避,彼此間定下了一個"七年之約",應該說此時的楊炎對愛的認識還比較膚淺,將心中的那份對冷冰兒的敬愛及關懷當作了愛情,他更多的想到是要用自己的感情撫慰冷冰兒的心靈創痛,同時也為自己受傷的情感找一份歸屬;相比之下,冷冰兒對楊炎也更多的有著一份姐弟情的憐愛,畢竟她的心已是歷經一傷再傷,那股愛情的沖動,在迷葯的葯性過去之後,沒有誰能比她更為清楚此時楊炎的內心情感,于是她隻能煞費苦心地定下了一個"七年之約",以逐漸平息楊炎那份狂熱的情感。然而這對于也使得陷于仇恨怒火的楊炎少了一份平靜下來的機會,使他的認識與事情的真相越來越遠,或許此時的冷冰兒並不知道楊炎的情感已被復仇的火焰支配得如此強烈,否則為了楊炎她或許會作出別的選擇。

冷冰兒對于楊炎的那份狂熱採取的是冷靜的回避,而龍靈珠則是固執地走進了楊炎的生命情感中。對于龍靈珠,楊炎剛開始懷著的是圓他阿公的一個心願,將他的親人帶到了他身旁,對冷冰兒楊炎更多的是尋求一份歸屬,而對于龍靈珠,他卻天然有著一份責任,使他無法拒絕龍靈珠走進他的生命中。與楊炎一樣,龍靈珠同樣有著不幸孤獨的童年,同樣承受著親人離去的痛苦,同樣怨恨著這個世界的不公,有著相似經歷的他們使他們很兩顆心很容易地走近,如果是兩人相愛下去,這予楊炎的愛情世界未嘗不是一種幸事。龍靈珠無疑是深愛著楊炎,楊炎對龍靈珠應該說也是漸漸產生了愛意,隻是"七年之約"使之在這份愛情面前顯得猶疑甚至是拒絕承認,這給兩人都帶來了深深的痛苦。冷冰兒為楊炎定下的"七年之約"並讓他必須先找到龍靈珠,本是讓楊炎冷靜思索對冷冰兒的愛究竟是不是真正的愛情,也給楊炎一個機會發現心中所愛,然而這個約定卻讓得楊炎更為不知所措,龍靈珠則感受到楊炎對自己的那份關愛其實是為了龍則靈和冷冰兒,這使她無法接受而憤然離去。這時的楊炎,內心被仇恨所佔領,感情世界又陷入了迷亂,令得他比孟華陷入更大的痛苦之中。

經歷、情感的不同,造成了孟華和楊炎在面對來自外界的壓力會呈現出不同的反應,與孟華不同的是,楊炎在這方面承受的磨難更深。孟華雖然在仇恨中發出了與孟元超決鬥的誓言,然而之後孟華有著小金川激戰清廷達人,助韓威武運送葯材接濟義軍之俠舉,使到他除贏得金碧漪的信任外更贏得了整個俠義道的信任,也使得他整個人生歷程都是處于俠義道之中;仇恨中的楊炎卻于情感激蕩中遇到了別有用心而又惡意中傷的石清泉,他可以忍受對自己的侮辱,卻無法忍受石清泉對他心中敬若天女的冷冰兒有所不敬,在憤怒中楊炎割了石清泉的舌頭,緊接又傷了石清泉之父天山派的長老石天行,從而讓自己與師門走向對立,在武俠世界中,背叛師門無疑是大逆不道之事,然而這時的楊炎卻作出了這一驚世駭俗之舉,應該說石清泉確有值得懲戒之處,石天行也是面目可憎之輩,但是楊炎在石清泉失去抵抗之力的情形中依然割下了石清泉的舌頭的做法也極不可取,不僅顯得太過極端,而且表現出一股可怕的戾氣。本來是"清者自清,濁者自濁",隻要問心無愧,又何懼小人之口。如果是在激戰中失手傷害猶可原諒,但是在製服對手之餘還施此辣手,畢竟是份屬同門,楊炎此舉頗為過份,在羽生先生著作中,辣手如玉羅剎面對百般阻撓她與卓一航相戀的武當五老都留有三分餘地,而楊炎此舉更予人覺得想要掩蓋什麽,致使一向深愛楊炎的孟華也誤以為楊炎輕薄非禮,而楊炎由于仇恨而不屑辯解,終于演成了兄弟比劍的一幕,此舉也讓楊炎徹底與俠義道一方走向對立,既是楊牧之子,又是師門的叛徒,沒有人信任他,他也不相信任何人,致使他離當生身父母之間往事真相越來越遠,而越來越走向極端。

在人生路上,仇恨、情感的折磨令得楊炎始終處于矛盾中,一方面是被挑撥的仇恨、師門的不容還有來自親生父親的親情和欺騙,誘使著他走向歧路,另一方面來自冷冰兒孟華、齊世傑的親情還有天生的俠骨也一直提醒著他不要誤入歧途。處于矛盾中的楊炎仿佛化身為二,為了殺孟元超可以採用任何手段,但同時他又不乏救助解洪、幫助穆志遙戒毒的俠義之舉,此時的楊炎已將人性中的天使與魔鬼兩面演繹至極端。幸運的是世間還真有一個"假楊炎"歐陽承存在,"假父假子假相認"無疑是本書中一個高潮,也是最為精彩的一筆,屋內是繆長風和歐陽承假戲真做,屋外是楊炎從歐陽承身上現了自己的另一面,竟是如他一直以來所鄙視的歐陽承,這是他情感上所不能接受的,但是也讓他直窺到內心中潛藏的惡的一面,看到這種惡念一旦張揚起來帶來的惡果,從而在緊要的關頭斂然自省,心中的正氣戰勝了邪念,避免鑄就大錯。應該說能夠在現實中看到另一個自我是幸運的,羽生先生在本書中為主角塑造出另一個自我無疑為成功的一筆,如《西遊記》中的孫悟空從六耳彌猴身上看到另一個自己,《水滸傳》中宋江也正是從方臘身上看到梁山泊的另一條路,從而對未來所要走的道路作出一個選擇,楊炎的境遇與前兩者在一定程度上說也頗有共通之處,遺憾的是本作中歐陽承不過是一個卑劣的小人物,也沒掀起大的波瀾,如果是羽生先生對這個人物更為重視著力一些,本書無疑會更為完美。

故事的結局是楊炎最親近的義父繆長風向楊炎揭露了真相,也是在楊炎懸崖勒馬而由心情激蕩之至讓繆長風揭開真相,這對于楊炎而言無疑是最適當的時機,通過至親的繆長風揭開真相無疑也是最有說服力的,最終化解了楊炎心中的仇恨,更感受到世間原來還有這麽多親人真正關心自己,從而走出心中的陰霾,驅走心中那份惡念,重塑一個新的自我。

在本書中,羽生先生塑造了一個充滿叛逆意識的楊炎外,又塑造了一位品德完善謙和守禮齊世傑,作為本書的第二男主角,齊世傑予人的印象也是很深的。齊世傑孤身深入藏土尋找楊炎,中計遇險卻也因禍得福練成一身武功,這一旅程改變了他的人生,註定了此後他的人生歷程的不平凡。

當母親無情的阻止和他與心中的愛人冷冰兒在一起,失去心中愛人那種刻骨之痛讓他乃至心死如灰,但是面對著自小相依為命的母親,他隻能退縮,因為他不敢也不能傷了母親的心,隻能將苦痛默默承受,誰不願無拘無束任俠而行,但是面對著家人又有誰能真正做到這一點?不過齊世傑在心死若灰中還是理智的,他懂得利用時機拒絕母親和舅舅讓他充任大內衛士的要求,在一定程度上保住了母子親情,又解開了一個難題,但是面對著冷冰兒的歉疚將是他此生所無法彌補的,也好在冷冰兒對他尚用情不深,不至于釀成更大的悲劇,其實個人感覺中最適合撫慰冷冰兒受傷的心莫過于心細謙和的齊世傑,可惜由于種種原因未能一起,讓人感嘆世事的不如意。

與尉遲炯一戰無疑是齊世傑人生的一個得意之作。面對著馳名天下的關東大俠尉遲炯那種咄咄逼人,齊世傑也將身上的傲骨盡情揮灑,或許是壓抑以久的痛苦需要一個宣泄,一場賭鬥,終讓尉遲炯從輕視到看重到心服,同時尉遲炯的豪氣也折服了齊世傑,擊敗對手容易,但是能讓對手產生尊重並致以歉意那是難上加難,但是齊世傑以不卑不亢的姿態打動了尉遲炯,自古英雄重英雄,在這一戰中,齊世傑既維護了家聲,贏得了對手的尊重,更因這一戰名揚天下。這一戰也給齊世傑帶來一個重塑自我的機會,之後他已難以獨善其身,清廷想利用他對付義軍,義軍也急需他的幫助,母親也知家中已留他不住,加之對楊炎的關心,對冷冰兒的掛心終讓他踏上新的人生道路。

人世間總會有著方方面面的愛情悲劇,相互交錯,令得多情自古傷離別。雲紫蘿、孟元超、楊牧的愛情悲劇延續了數十年,影響了兩代人的命運,差點也鑄成了更深的悲劇。然而世間的愛情悲劇又何止于此,龍靈珠父母的傾心相愛被龍則靈橫加幹涉,致使龍靈珠的父母遭難慘死,而龍靈珠幼遭不幸從而成為江湖上的"小妖女"。冷冰兒的初戀愛情卻遭到段劍青的無恥欺騙,對孟華產生的愛意又因孟華早有愛人而深藏心內,從而導致了冷冰兒對愛情的失望乃至警惕;對齊世傑剛燃起的愛意又因楊大姑對冷冰兒"義軍領袖的侄女"身份的顧忌而橫加阻止幹涉,令得冷冰兒本已經受痛苦的心再一次承受沉重打擊而至絕望,這些愛情悲劇故事影響著各人的人生,迫使每個人作出痛苦的選擇,更打動著每一位局裏局外的人。

種種的愛情悲劇感動人心,然本書刻劃的世間親人同樣感人肺腑,孟華對楊炎那種"愛之深,恨之切"的兄弟情,楊炎對繆長風情感依賴的父子之情,楊炎對楊牧發自內心的骨肉親情,龍則靈與龍靈珠母親那種不可磨滅的父女真情,當然還有齊世傑與楊大姑那樣雖然與母親有著巨大的鴻溝,但是依然不忍傷害母親的親情,這些都是人世間最美好、最純潔的感情,足以讓每個人珍惜這份感情的存在,盡管有時也會帶來煩惱痛苦,但當失去的時候方才明白它的寶貴和不可替代。 也許這一切正如書結尾詞: 惘惘情懷難自解,于無聲處聽驚雷

--出自天山遊龍的《惘惘情懷難自解,于無聲處聽驚雷》

作者簡介

梁羽生是新派武俠小說的開山祖師。

梁羽生本名陳文統,一九二四年三月廿二日出生(證件標明日期為一九二六年四月五日,誤)原籍廣西壯族自治區蒙山縣。生于廣西蒙山的一個書香門第,自幼寫詩填詞,接受了很好的傳統教育。1945年,一批學者避難來到蒙山,太平天國史專家簡又文和以敦煌學及詩書畫著名的饒宗頤都在他家裏住過,梁羽生向他們學習歷史和文學,很受教益。

抗日戰爭勝利後,梁羽生進廣州嶺南大學讀書,學的專業是國際經濟。畢業後,由于酷愛中國古典詩詞和文史,便在香港《大公報》作副刊編輯。一九四九年後定居香港,現僑居澳大利亞雪梨(一名雪梨)。他是中國作家協會會員。

梁羽生從小愛讀武俠小說,其入迷程度往往廢寢忘食。走入社會後,他仍然愛讀武俠小說,與人評說武俠小說的優劣,更是滔滔不絕,眉飛色舞。深厚的文學功底,豐富的文史知識,加上對武俠小說的喜愛和大量閱讀,為他以後創作新派武俠小說打下了牢固的基礎。在眾多的武俠小說作家中,梁羽生最欣賞白羽(宮竹心)的文字功力,據說"梁羽生"的名字就是由"梁慧如"、"白羽"變化而來的。

本書為"梁羽生小說全集"中的一本,分上下兩冊,道盡"湖海飄零鄉關遙,命運多舛少年行,花季雨季江湖傳奇"。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