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風府

張風府

張風府,《萍蹤俠影錄》的配角之一,另在《散花女俠》中亦有出場。

張玉虎之父,張丹楓之友。

位列京師第一達人,為人豪邁,忠肝義膽,對朋友多惺惺相惜之意。

  • 中文名稱
    張風府
  • 外文名稱
    Zhang Fengfu
  • 人物簡介
    官職是錦衣衛指揮使
  • 八拜之交
    樊忠、貫仲

人物資料

出處:梁羽生武俠《萍蹤俠影錄》、《散花女俠》,另外在《聯劍風雲錄》中亦有提及

隋抒洋版張風府隋抒洋版張風府

身份:京師第一達人、錦衣衛總指揮兼御林軍統領

兒子:張玉虎

兒媳:龍劍虹

朋友:于謙、張丹楓雲重黑白摩訶、樊俊

八拜之交:樊忠、貫仲

武器:緬刀

武功:綿掌、五虎斷門刀法

人物簡介

官職是錦衣衛指揮使。武藝高強,常備兵器是緬刀一口,另綿掌功夫了得;圍攻畢道凡一家時同張丹楓雲蕾初遇,生了英雄相惜之情,在京城時同澹台滅明比武也該是棋逢對手,精彩絕倫;

張嘉譯版張風府張嘉譯版張風府

後來受張丹楓影響,厭倦了官場,歸隱去也;

明英宗復位,有意召其出山,不應,遇害。

出場描寫

畢道凡打了個哈哈,迎上前道:"畢某幾根老骨頭何堪一擊?累得三位大人蒞臨山村,真是幸何如之!"為首三人,當中的那個軍官劍眉虎目,不怒自威,正是錦衣衛的指揮張風府,家傳"五虎斷門刀法"天下無雙。。。。

忽聽得張風府縱聲大笑,搶先說道:"樊賢弟,你這可不是廢話嗎?想那鼎鼎大名的震三界是何等人物,焉能束手就擒?咱們還是爽爽快快地直說了吧。畢大爺,今日之事,非逼得動手不成,就請亮出兵器,賜教幾招,你若闖得過我的寶刀,那麽天大的事,我一肩挑起,放你逃跑便是。至于在場的綠林道上英雄,正是相請不如偶遇,說不得也請一並動手啦。至于不是綠林道上的朋友,那咱們決不濫捕無辜,要走請便。"

--《萍蹤俠影錄》第十回 一局棋殘 英雄驚霸氣 深宵夢斷 玉女動芳心

最後出場

張風府雙眼一睜,說道:"你到這裏,沒見著小虎子麽?"樊英道:"小虎子找你去了。"張風府一陣顫抖,生死相搏之時,他毫無半點懼意,聽了樊英的話,卻禁不住冷意直透心頭,樊英道:"小虎子一向機靈……"張風府一鎮心神,雙眼一張,斷斷續續地說道:"若然小虎子沒死,你找著他,將寶刀交與他,叫他拜張丹楓為師。"揮揮手道:"我與鄉人交好,後事自有鄉人料理,你可以走啦。我生報血仇,死而無憾,唯一覺得遺憾的就是沒有見著于閣老和張丹楓!"

聲音越說越弱,說完之後,雙目一閉,樊英上前一探,已是沒了氣息,樊英不由得撫屍大慟,想不到這位名震中外的京師第一達人,竟然死在山村石室之中,臨死之時,連親生兒子都沒見上一面。

--《散花女俠》第二回 劍影刀光 奸人戕義士 天愁地暗 皇室殺忠臣

人物評價

​尚餘江湖本色在,將軍亦是可人兒

俗話說:學成文武藝,賣于帝王家。被官方接納,步入仕途,無疑是許多修文習武者理想中的人生道路。然而,經過奮鬥走上這條道路之後呢?是放棄原則,接受一切骯髒的潛顯規則,徹底融入黑暗的環境,謀求攀上更高的地位,攫取更大的權力;還是堅持自我,嚴守胸中原本的理想,在污濁中繼續保留一點不滅的熱血和信念?許多人,也許是大部分人都選擇了前一條路,如貫仲,但還是有人孤獨地走上了後一條路,如張風府。

張風府張風府

張丹楓與雲蕾的雙劍合璧出世以來,所指一向披靡,而明知其威力還敢挺身而出與之單挑的,張風府是毫無爭議的第一人。主動挑戰雙劍合璧的膽氣與魄力,已頗見達人風範;而甘願在五招內故意相讓落敗,以自己顏面聲名受損的代價,換得張雲二人的自由與安全,則更是真正的男兒襟懷;至于其後寧棄身家富貴,冒險私縱周山民,為捍衛國家榮譽,舍命決鬥武功高過自己的澹台滅明,土木堡重圍中全力護主,血戰到底……無不將張風府深明大義、忠烈勇毅的想象展現得淋漓盡致。江湖中固多見俠義熱血,但官場中亦未必沒有忠烈男兒,一向傲骨的張丹楓肯于張風府傾心相交,多半也是基于靈魂深處共同的男兒本色,熱血俠情。

不過 ,按一些人觀點,卻是寧願張風府在土木之變中捐軀戰死,而不是如《散花女俠》開篇那等死法。作為一名英雄,死于戰場是一種悲壯,也是一種榮耀,而因宮廷內部的權勢之爭成為犧牲品,就有些悲哀與不值了。

--節選自練霓裳《我眼中的梁書十大魅力男子》六

梁書男配角們之張風府

張風府和秦襄,不同時代同等身份,極為相似的兩個人。一個是京師第一達人,一個是大內三大達人之首;都是忠肝義膽之人;都處在一個王朝的拐點上;都是身在公門的江湖好男兒。順帶一句,所謂"京師三大達人"和"大內三大達人"都有一個小人在內。兩人何其相似,但我認為還是有不同的。

張風府的膽略與氣魄是秦襄不具備的。一出場就大敗"震三界"畢道凡;大笑謝天華短于兵法謀略;又直接挑戰讓無數人膽寒的"雙劍合璧";為捍衛本國榮耀,惡鬥"瓦剌"第一勇士澹台滅明,讓後者肅然起敬;土木之變,明軍慘敗,依然舍身護主,血戰瓦剌。以上種種足以證明張風府絕非一般的英雄豪傑。

面對官場種種的惡習潛規則,張風府毅然選擇了最初步入官場時的信念,沒有任何的妥協。在他的眼裏,這個污濁的世界應該應該有人站出來將它拭去,所以他敢于冒著被殺頭的危險私自放跑周山民,為的就是讓後者在雁門關外能夠抵御外敵,國家利益、民族大義高于一切。

與張丹楓的深交,則體現了張風府熱血男兒的本質。其實他也是錯生在了朝廷,若是身在江湖,張風府鐵定是個與張丹楓齊名的大俠。隻是很多時候,現實是很殘酷的。

也許出于對于朝廷的絕望,對皇帝的心寒,張風府最終選擇了歸隱。如果就此終老鄉間,那倒也不失于一種好的歸宿,但人生往往都事與願違。千裏之外的京城,自打朱祁鎮重新"記起"張風府的時候,後者的命運就已經註定。

《散花》的開頭是一抹濃重的悲劇,張風府面對四大達人爆發出了驚人的戰鬥力(我覺得此戰已經超出了人類的極限,堪稱萍蹤系列最慘烈的戰鬥),將其盡數擊斃,然而自己也難逃重傷身死的結局,竟然未再見兒子一面。

早知如此,還不如當年在土木堡舍身捐軀,戰死沙場是一種榮耀。現在竟不明不白的死在荒山野嶺,成為了宮廷鬥爭的犧牲品,怎能不讓人哀嘆?相比而言,秦襄就幸運的多了。

張風府,一個具有江湖本色的悲劇英雄。(低調的SK石頭)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