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靜江 -20世紀初江浙財團的四大亨之一、國民黨“四大元老”之一

張靜江

20世紀初江浙財團的四大亨之一、國民黨“四大元老”之一
更多義項 ▼ 收起更多 ▲

張靜江(1877-1950)浙江湖州南潯鎮人,出身江南絲商巨賈之家。曾任國民黨中央執行委員會常務委員會主席。他的一生充滿傳奇色彩,在結識孫中山先生後便開始對孫中山先生給予經濟上的支持,孫中山先生稱他為"革命聖人"。後蔣介石建立南京國民政府,其主持建設委員會工作,蔣介石稱他為"革命導師"。在召開國民黨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時,為主席團成員,並當選中央執行委員。在孫中山逝世後召開國民黨第二次全國代表大會上,又當選為中央監察委員。蔣介石在國民黨二屆二中全會上推舉張靜江為國民黨中央執行委員會常務委員會主席。1950年9月3日病逝于紐約。與蔡元培、吳稚暉、李石曾並稱為國民黨四大元老。晚年逐漸淡出政治,轉而信佛,故又名臥禪。

  • 中文名稱
    張靜江
  • 外文名稱
    zhangjingjiang
  • 出生地
    中國浙江省湖州府烏程縣南潯鎮
  • 畢業院校
    國立武昌學校
  • 國籍
    中國
  • 摯友
    孫中山
  • 逝世日期
    1950年9月3日
  • 職業
    商人 政治家 革命人士
  • 別名
    臥禪
  • 信仰
    三民主義
  • 配偶
    姚蕙、朱逸民
  • 別號
    飲光、
  • 靜江、人傑
  • 他人評價
    張靜江是名不朽的革命人士
  • 代表作品
  • 出生日期
    1877年9月19日
  • 譜名
    增澄
  • 民族
    漢族
  • 主要成就
    曾任國民黨主席、浙江省政府主席、中國國民黨的第二任領導人

個人簡介

1876年—1950年,譜名增澄,字靜江,又名人傑,號印光,浙江湖州南潯鎮人,出身江南絲商巨賈之家。1902年隨駐法公使孫寶琦出國任駐法商務參贊一職並開始在國外經商,自與中國民主革命的先行者孫中山先生結識後便開始從經濟上給予支持。在蔣介石建立南京國民政府後,主持建設委員會工作。晚年逐漸淡出政治,轉而信佛,故又名“臥禪”,佛名智傑。1950年9月3日病逝于美國紐約。他的一生充滿了傳奇色彩,中華民國的締造者孫中山和南京國民政府的建立者蔣介石均與他有著非同尋常的關系,孫中山稱之為“革命聖人”,而蔣介石則稱之為革命“導師”。

張靜江

​人物生平

張靜江在離開家鄉南潯之前並不出名,隻是一個富家子弟,但他行俠仗義,深受鄉人誇獎。由于南潯張家資產頗大,是南潯“四象”之一。南潯有“四象八牛,七十二隻小金狗”的諺語,據《湖州風俗志》載:“象、牛、狗其形體大小頗有懸殊。以此比喻各富豪聚財之程度,十分形象。民間傳說一般以當時家財達百萬兩以上者稱‘象’,五十萬兩以上不足百萬者稱‘牛’;三十萬兩以上不足五十萬兩者叫‘狗’。”張家與張靜江的外祖父龐家均被列為“象”。而其祖父張頌賢與外祖父龐雲矰,“均為絲商巨賈,個性又都開朗豪爽、冒險進取、熱心公益,人傑(張靜江的字――引者註)自幼受熏陶”,兩人對張靜江一生的影響很大。

孫中山心目中的張靜江

21歲時,其父以銀10萬兩捐得二品候補道銜。清光緒二十八年(1902年),任一等參贊,隨駐法公使孫寶琦出國。赴歐途中,結識孫中山,提供白銀3萬兩為反清革命活動經費。曾在法國巴黎開設專賣古玩、茶葉、絲綢的通運公司,在美國紐約開設分公司,資助革命活動經費。三十二年在法國參與創辦世界社,出版《新世紀》周報。次年加入同盟會。宣統三年(1911年)回國。1902年,張靜江以駐法使館商務參贊的身份隨駐法公使孫寶琦出使法國,此次法國之行徹底改變了他一生的命運。張靜江在巴黎獨資經商,開辦通運公司,專營古玩瓷器,兼營絲茶綢緞。1905年8月張靜江與孫中山在赴法的輪船上相遇,之後便成為終身摯友,一直為孫中山的革命事業籌資助款。

孫中山與張靜江相遇時,由于張靜江對孫中山推翻清朝的革命之舉十分欽佩,曾問孫中山:“君非實行革命之孫君乎?聞名久矣,餘亦深信非革命不能救中國。近數年在法經商,獲資數萬,甚欲為君之助,君如有需,請隨時電告,餘當悉力以應。”他還與孫中山約定匯款的暗號:A、B、C、D、E,分別代表1、2、3、4、5萬元。當時孫中山因與之是萍水相逢,對其言語並不信以為真。分手之時,張靜江留給孫中山一封信,讓他到美國後去找紐約市第五街566號他所開辦的通運公司,領取資助革命的活動經費3萬元。孫中山將信將疑,至美國後把信交與黃興,讓其辦理,以探真假。結果錢分文不少,如數領取。此舉令孫中山大為驚奇,認為遇到了革命“奇人”。自此以後,每遇革命款項不濟,孫中山便想到了張靜江的匯款之約,而張每次均能按時如數將款寄到。甚至有一次由于款項不支,反清起義無法舉行,張靜江將他在巴黎通運公司所經營的一個茶店賣掉以資起義。因此孫中山曾言:“自同盟會成立之後,始有向外籌資之舉,當時出資最勇而名者,張靜江也,傾其巴黎之店所得六七萬元,盡以助餉。”孫中山對于張靜江資助革命的義舉十分感激,曾讓胡漢民回信以示謝意。張靜江隨即復信:“餘深信君必能實行革命,故願盡力助君成此大業。君我既成同志,彼此默契,實無報告事實之必要;若因報告事實而為敵人所知,殊于事實進行有所不利。君能努力猛進,即勝于作長信多多。”由此即可看出張靜江對于革命充滿著必勝的信心與滿腔的愛國熱情。

1906年3月,在胡漢民等人的主持下,張靜江在新加坡加入同盟會,之後便積極介紹浙江南潯的富豪們加入到革命的陣營中,如將大哥張弁群(上海通運公司總經理)、舅父龐青城(上海中國銀行董事)等人介紹給孫中山,並發展成為同盟會會員。民國成立之前,浙江南潯加入革命隊伍者大多數為“四象八牛”成員。這為孫中山的革命活動提供了一定的經費來源。

這一時期,張靜江不但在經濟上支持革命,而且還資助革命者創辦革命報刊,宣傳革命思想,1906年6月創辦《新世紀》周刊,積極宣傳無政府主義即為一例。1905年當孫中山在東京籌備成立中國同盟會之時,發行《民報》作為其機關刊物,在東京留學生中,起到了很好的宣傳作用。與此同時,為與東京的《民報》遙相呼應,在歐洲宣傳中國革命的思想,使留學歐洲的中國學生了解革命,贊助革命,張靜江聯合吳稚暉蔡元培、李石曾、汪精衛、褚民誼等人在巴黎發起成立“世界社”,同時創刊發行《新世紀》周刊,緊密配合國內外的諸多革命報刊,大力宣傳以孫中山為首的資產階級革命主張,讓世界從輿論上支持孫中山的革命活動。

中華民國成立後,由于嚴峻的財政經濟情勢,使南京臨時政府舉步維艱,難以維持,此時張靜江等人帶頭以商人名義捐贈巨款,使孫中山領導的臨時政府財政緊張的局面得到一定程度的緩解,此舉令孫中山大為感動。孫在中華民國臨時政府成立後曾經將浙江南潯鎮宣布為“南潯市”,可見南潯對孫中山的影響之大。

為了反對袁世凱復闢帝製,1914年7月8日,孫中山在日本籌建中華革命黨,並任命張靜江為財政部長,為此孫中山曾言:“張原屬富豪出身,黨內財務,唯張所為”,可見張靜江在孫中山心目中的地位非同一般。當時因張在巴黎籌款,無法執行公務,由財政部副部長廖仲愷代行其職,但他卻始終將為革命籌款作為最緊要之事,如在1915年1月26日致楊壽彭的信中說:“因軍事緊急,不可有一日之差,如各處有款源匯濟,則急轉輸策應,無慢滯之患,一切進行當能如意也”,足見張靜江為革命籌款的急切心情。

1918年“討袁之役”失敗,張靜江又往東京、巴黎,支持孫中山改組國民黨為中華革命黨,被任命為財政部長。袁世凱死後,回國開辦上海證券物品交易所,與蔣介石交往密切,曾是蔣介石加入中華革命黨的監誓人。

1920年2月4日,張靜江又遵照孫中山之命到上海創辦證券交易所,繼續為革命籌措經費,這樣使孫中山的革命事業一步步地渡過難關。由于張靜江對革命的巨大貢獻,1924年1月在國民黨“一大”上當選為中央執行委員,之後在大革命時期,張靜江在中國政治舞台上非常活躍,成為顯赫一時的國民黨著名人物。

1923年,張靜江因病在南潯家中休養,孫中山聞訊,特薦留德名醫李其芳為其做電療。他在推薦李其芳醫生的信上,曾勸說張靜江休養身體好轉之後繼續為國盡力,為黨做事,並說治好張的病“不止是你一人之幸,實為國民黨之大幸”,並親書“滿堂花醉三千客,一劍霜寒四十州”的一副對聯讓人送到浙江南潯張靜江府上,張在孫中山心目中的地位由此可見一斑。由于張靜江為革命立下了汗馬功勞,尤其是從經濟上無償捐助革命,默默無聞,為革命盡心盡力,孫中山便稱張靜江為“革命聖人”,並手書“丹心俠骨”四字相贈。“革命聖人”的雅號由此而來。

1924年底,孫中山應馮玉祥邀請,離穗北上會談南北統一,不期重病住院,張靜江抱病赴京到協和醫院探望孫中山。看到張靜江拄著拐杖吃力的樣子,孫中山不禁潸然淚下:“你病成這個樣子,為何還專程來看我?”張靜江雙手握孫中山的手,哽咽著說不出話。他憂心如焚,在京城遍尋良醫。

自1925年2月2日起,張靜江一直守護在孫中山身邊,每日詳細地記錄病情的變化情況,天天企盼出現奇跡。3月11日,孫中山預感到自己將走到生命的盡頭,便在事先準備好的兩份遺囑上簽字。按照孫中山的意願,張靜江首先簽字,依次是吳稚暉、汪精衛、宋子文、孔祥熙、何香凝等12人簽名作證。

3月12日9時30分,孫中山與世長辭。張靜江悲慟欲裂。4月2日,孫中山靈柩由中央公園移至西山碧雲寺安放。石龕內懸掛著至今鮮為人知的由張靜江書寫的長聯:

功高華盛頓,德蓋中華間,行易知難,並有名言傳海內;

骨痊紫金山,靈棲碧雲寺,地維天柱,永留浩氣在人間。

1925年,任廣州國民政府委員,在國民黨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上,當選為中央執行委員。在孫中山逝世後召開的國民黨第二次全國代表大會上,又當選為中央監察委員,被稱為“國民黨四大元老”之一。

革命“導師”

蔣介石心目中的張靜江  

1918年春,孫中山在廣州任大元帥,張靜江為使蔣介石將來有所發展,便向孫中山推薦蔣介石擔任上校作戰科主任;1922年夏天,當陳炯明炮轟總統府、孫中山處于危難之中時,張靜江讓蔣介石到廣州中山艦上侍奉孫中山40餘日,從而取得孫中山的信任。之後蔣介石撰寫《孫大總統廣州蒙難記》一書,該書由孫中山題名、張靜江作序並資助出版,這在很大程度上提高了蔣介石在國民黨內的聲望,非常有助于蔣介石政治上的崛起。張靜江扶持蔣介石步步緊隨孫中山,為以後蔣介石擔任黃埔軍校校長一職提供了可能。1924年5月國民黨黃埔軍校成立,張靜江再次向孫中山力薦蔣介石。隨著蔣介石被任命為黃埔軍校校長,蔣介石開始在國民黨內發展自己的力量,為其一生的發展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孫中山逝世後,張靜江一直支持蔣介石的反共活動。蔣介石攫取廣東革命政府權力後,應邀由上海到廣州,被推舉為國民黨中央政治會議主席。1925年3月12日,孫中山在北京逝世後,張靜江更是全力以赴支持蔣介石。1925年6月,蔣介石在廣州遭到國民黨內其他派系的攻擊時,急忙電促張靜江赴穗助己。據當時蔣介石所言:“單槍匹馬前狼後虎,孤孽顛危,此吾今日之處境也。”在張靜江的幫助下,蔣介石逐步鞏固了自己在國民黨中的地位。7月,廣州國民政府成立,張靜江由于在黨內的重要影響,當選為國民政府常務委員。為使蔣介石將來能夠牢牢地控製住軍權,張靜江以國民黨元老的身份提名蔣介石為國民革命軍總司令,領導北伐事宜。翌年5月,蔣介石為在北伐期間使國民黨的大權不至于旁落他人之手,便在國民黨二屆二中全會上極力推舉張靜江為國民黨中央政治會議主席。兩個月後,張靜江為樹立蔣介石在國民黨中的威望,力辭此職,提名由蔣擔任,但在北伐期間仍由張靜江代理該職。兩人你來我往,通過張靜江的步步扶持,蔣介石便逐漸登上了國民黨的權力頂峰。蔣介石對張靜江的幫助十分感激,曾言自遇張靜江之後,猶如枯木逢春,對自己的栽培之情,猶如草木仰之泰山一般。由此可以看出,蔣介石在政治上的崛起很大程度得益于張靜江的大力支持,蔣介石對張靜江革命“導師”的稱謂看來並不為過。

1926年7月又代理國民政府主席。1927年3月到上海後,與吳稚暉等人非法召開中央監察委員會會議,提出“對共黨彈劾案”。後任浙江省政府主席,“四一二”反革命政變時主持浙政,負責“清黨”工作。後任國民政府建設委員會委員長,旋又被迫辭職。1928年秋重任浙江省政府主席。1929年,在杭州主持舉辦“西湖博覽會”,曾轟動一時。張靜江始終遵循孫中山先生“實業救國”的遺訓,以極大的熱情和精力投入到國家的建設事業中。張靜江是蔣介石的盟兄,蔣介石的發跡是和張靜江的大力扶持分不開的。1927年四一二反革命政變後,致力于國計民生的張靜江與大權獨攬、獨裁中國的蔣介石矛盾日深,後因與蔣介石親信陳果夫、黃郛等人沖突,1930年被免職。

張靜江

雙方的矛盾主要是由于雙方對建國之後在國家如何發展的問題上存在分歧。張靜江認為在南京國民政府成立後,國家的主要任務就是發展經濟,按照孫中山的建國方略,把被革命破壞的生產重新增設起來,使國家變得富強,以成為世界上發達的資本主義強國,擺脫鴉片戰爭以來的弱國被欺的局面。而蔣介石則想一心一意“剿共”,進而武力“統一全國”,確立自己在全國的統治地位。蔣介石的內戰政策,使經濟建設缺乏一個安定的國內環境,對于張靜江所主持的建設委員會而言,無疑是個不利的因素。況且以蔣介石為核心的“四大家族”的崛起對張靜江所主持的建設委員會也存排擠之意。因為雖然張靜江的建設委員會已經按照計畫成立,但是,國民政府並沒有按時為其撥付建設的經費,僅僅在其成立的時候,一次撥付10萬元了事,直到建設委員會裁撤。由于張靜江與蔣介石兩人在“剿共”和建設上的分歧越來越大,張靜江于1929年3月國民黨三大上便被排擠出中央執行委員會,三十年代中後期漸漸地離開了中央政治的核心。自然其所管轄下的建設委員會也隨著其權力的下降而在國民政府中的地位逐漸變得微弱,以至于在後來僅僅管理屬于自己的幾個附屬企業,如淮南礦路局、首都電廠、戚墅堰電廠等。雖然名義上還管理著全國的電力工業,可是也隻是發發電廠的營業執照而已,別的也就沒有什麽建設事業可言。

抗戰爆發後,由于國民政府管理經濟事務的機構繁多,如直屬于行政院辦公廳的全國經濟委員會、直屬于國民政府的全國建設委員會、直屬于軍事委員會的資源委員會,除去這三個主要的負責全國經濟建設事務的經濟機構之外,還有以下幾個機構:隸屬于行政院的鐵道部、交通部、實業部等,這些部門建製重疊,互不相屬,彼此分權,職責不明,根本無法適應戰爭的需要。因此1937年12月31日,在國防最高委員會會議上,國民政府決定將實業部、全國經濟委員會、建設委員會、軍事委員會第三部和第四部、資源委員會等機構進行合並,成立經濟部。隨著資源委員會、建設委員會等主持國家經濟建設的機構並入經濟部,張靜江便由港赴歐,最終赴美。但在整個抗戰期間始終關註中國抗日戰爭的進展情況。

抗日戰爭爆發後,先避居漢口,後經香港赴瑞士、美國,寓居紐約。張靜江的後半生,一直在吃齋念佛中打發時日,于1950年9月3日病逝于紐約。台灣方面聞訊後,國民黨中央黨部在台北特設靈堂公祭,蔣介石于靈堂之上親書“痛失導師”的挽詞,並臂佩黑紗親自主祭。

張靜江不但對蔣介石的政治前途多方提攜,對其婚姻大事也頗為關心。最為值得一提的是,蔣介石和陳潔如之間的婚姻,張靜江可謂關懷備至。頗具諷刺意味的是,該婚姻之“合”乃張靜江所為,“離”亦是張靜江所勸。當然張靜江為其婚姻的勸說“合”“離”的苦心也是為了其盟弟蔣介石在政治上的迅速崛起。

蔣介石對于孫中山與張靜江在自己心目中的地位,曾在致戴季陶的信中將戴季陶與上述兩人做過比較:“吾謂孫先生待友,其善處在簡直痛快,使人畏威感德;靜江待友,其善處在不出微言,使聞者自愧。吾之待兄固亦奉為畏友良師,然而敬憚之心,終不能如對孫先生與靜江者。”從這封信中可以看出,在蔣介石的心目中張靜江的地位之高。因為就蔣介石所言,能夠與“國父”相提並論者,唯有張靜江一人。

人物故居

張靜江故居系其父張寶善于1898年所建。故居中堂之畫系謝公展的手指佳作。兩側是孫中山題寫的改自唐代詩僧貫休的詩句:“滿堂花醉三千客,一劍霜寒十四州。”的一副對聯,“滿堂花醉三千客,一劍霜寒四十州”,抱柱聯為

翁同龢所題“世上幾百年舊家無非積德,天下第一件好事還是讀書”。二廳、三廳裏陳列著張靜江手書贈陳立夫的“鐵肩擔道義,棘手著文章”對聯。還陳列明代著名書法家董其昌手書的《酒德頌》(作者竹林七賢之一劉伶)板屏六塊,系用銀杏木鐫刻,為國內珍貴文物。

張靜江 張靜江

“張靜江故居”橫額,是國民黨元老陳立夫所書。大廳“尊德堂”為典型的江南廳堂建築,有中堂、有對聯。這兒是張家用來接待官場上的客人用的,堂匾上這“尊德堂”三字,為清末名人通州張謇題寫。兩側是孫中山先生題寫的一付楹聯“(靜江兄雅居)滿堂花醉三千客,一劍霜寒四十州”。抱柱聯是同治、光緒二帝的老師翁同龢所題:“世上幾百年舊家無非積德,天下第一件好事還是讀書。”尊德堂右邊是邊廳,為雙層結構,冬暖夏涼,是張家用來接待一般客人用的。邊廳有張桌子是明代家具,是用紫檀木所做。紫檀木產于南洋群島,數千年才成材,世上十分稀少。其材色赤,質甚堅重,入水而沉。據說夏天菜放在桌子上不會壞。十多年前,有位來過這裏的外賓,看了以後願出一萬美金想把它買回去作為收藏品。廳內有幾幅書法,是張靜江題寫,其中有幅“鐵肩擔道義,棘手做文章”是送給陳立夫的。此字幅真跡現在陳立夫台北的私人客廳裏面。廳內有張紅木床,又稱“太子床”,主要是午休喝茶用的。大廳總面積達624.6平方米。

故居二廳、三廳現闢為陳列室,再前面的一廳在戰爭中被毀了。新闢的陳列室是1994年在南京“第二博物館”的支持下設立的。現展出的這一大批真品、真跡都是由南京“第二博物館”所提供的。這櫥窗內陳列的是一些影印件及往來信件。其中有孫中山委任張靜江為國民黨本部參議的委狀;有孫中山寫給張靜江詢問張的病情的信;有蔣介石的借條及蔣介石在喪母期間(因花費太大)寫給張靜江的信;還有張靜江在孫中山遺囑上的簽名;有張靜江、蔣介石、戴季陶三人在上海證券物品交易所合股協定書等等。有趣的是孫中山寫給張靜江的信,大多是詢問張靜江身體狀況的,而蔣介石給張靜江的信,則以向張借錢居多。左邊的一排是又一位民國元老于石任先生急需經費寫給張靜江的信;有何香凝就廖仲愷墓遷葬一事給張靜江的信;還有孫中山病急時,張靜江對孫中山病情及治療過程的詳細記載。右邊的一排是陳立夫、陳果夫等一批國民黨元老給張靜江的信。四周照片有孫中山和張靜江在海寧的合影;有張靜江在中山陵銅門上的題字照片。

故居還有明代著名書法家董其昌手書晉“竹林七賢”之一的劉伶《酒德頌》板屏六塊,系用銀杏木銹刻,是國內珍貴的文物。這兩邊的二句詩句為清書法家趙子廉所寫。再往左邊走是邊廳,這兒展出的是張家的一些家事記錄,有“尊德堂”家庭合影,朱逸民、陳潔如的生活照;還有張靜江女婿陳友仁致張靜江的手札和張靜江子女照片,張家的帳本、壽禮薄、全福帖等等。這兩邊的牆上都是張靜江臨摹“八大山人”所作的一些字畫。廳內有張桌子叫琴桌,意在彈琴所用之桌。上面這付對聯是張靜江為他的姨表嫂六十大壽所題寫。

張靜江故居建築為典型的江南宏門豪宅風格。廳堂兩座門雕,雕刻精細,全部用方磚雕刻而成。這上面“有容乃大”四字,出自林則徐“海納百川,有容乃大,壁立千丈,無欲則剛”名句。這牆門上面“世守西銘”四字,根據宋朝張栽棄官後授徒著有“東銘西銘”的典故而來。“有容乃大”和“世守西銘”兩門楣,都是南潯鎮前賢周夢坡(又名周慶雲,近代實業家收藏家)所書。

個人生活

張靜江共有12個孩子。前妻姚蕙生了5個女兒。即蕊英、芷英、芸英、荔英、茜英;她們均生在法國,外語基礎好,又受生母姚氏的中國傳統文化的教育,個個都是“中西結合”的大家閨秀,格外引人註目。

大女兒蕊英嫁瞿濂甫;二女兒芷英嫁周君梅(南潯絲商之後,英國留學生,曾任江南鐵路公司總經理)。

三女兒芸英嫁電影明星陳壽蔭。張靜江在外一向主張自由、開放,但對三女兒芸英的這門婚事卻極力反對。他認為文藝圈不可靠,所以他極力反對。北伐之前張靜江在廣州,有一次芸英從上海前去探望父親,被宋子文一眼看中,追求甚為“緊張”。宋子文身為“國舅”,又主管財政,可張靜江卻看不上他。然而這一回芸英卻決議“造反”。很快宋子文愛慕芸英的訊息就傳到了上海,陳壽蔭這頭又擺不平,立馬發來一封電報促她趕快返滬,不然的話他就自殺。最後芸英她擺脫了宋子文,瞞住了父親與陳壽蔭完婚。

張靜江

四女兒荔英是個反傳統的“俠女”。她是個畫家,很有才氣,還會騎馬打獵。1930年她嫁給了比她大30歲的陳友仁。陳友仁是民國著名的外交家。孫中山先生的英文秘書,曾參加過巴黎和會,以及孫中山與蘇聯特使越飛、孫中山與蘇聯顧問鮑羅廷、宋慶齡與斯大林之間舉行的具有重要歷史意義的會談,並擔任過武漢國民政府的外交部長。他的原配妻子阿加莎患癌症去世4年後,他與張荔英在法國巴黎結婚,引起了一場轟動。

對于荔英的這樁婚事,大概其父親也是氣不打一處來。雙方年齡差距甚遠,陳在政治上的觀點與張靜江也大相徑庭。張靜江是蔣介石的“二哥”,在“清共”中是積極分子,而陳友仁則是親蘇、親共,是個反蔣的硬分子。荔英嫁給他後,他始終在流亡中,沒有一個安定的地方。

五女兒茜英是姚氏所生的女兒中最小。抗戰前期,茜英在滬,喜歡一個人開汽車到處跑,一個月所耗的汽油費常常在百元以上。後嫁給華僑林可勝。

相關信息

北京師範大學物理系教授

女,1936年1月生,四川省江安縣人。北京師範大學物理系教授。長期從事普通物理基礎課及信息光學等教學工作,並曾任中央電大有關課程的主講教師,應邀到全國許多省市為大學生和青年教師講授普通物理和現代光學等。出版有《幾何光學》、《電磁學問題-分析與思考》等書。主要從事信息光學方面的科研工作,在白光信息處理、相襯法、非線性光學相位共軛和波混頻、光折變非線性光學等方面有創造性成果。曾獲國家發明獎、國家教委科技進步獎、北京市科技成果獎等。現任中國光學學會理事,《大學物理》副主編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