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遼 -曹魏名將別名

張遼

張遼(169年-222年),字文遠,雁門馬邑(今山西朔州)人。三國時期曹魏著名將領。曾從屬丁原、董卓、呂布。下邳之戰後,歸順曹操。此後隨曹操征討,戰功累累。與關羽同解白馬圍,降昌豨于東海,攻袁尚于鄴城,率先鋒在白狼山斬殺烏桓單于蹋頓,又討平遼東柳毅、淮南梅成、陳蘭等。
  • 中文名
    張遼
  • 國籍
    中國
  • 出生地
    山西朔州
  • 出生日期
    169
  • 逝世日期
    222

人物簡介

張遼(169年-222年),字文遠,雁門馬邑(今山西朔州)人。三國時期曹魏著名將領。曾從屬丁原董卓呂布。下邳之戰後,歸順曹操。此後隨曹操征討,戰功累累。與關羽同解白馬圍,降昌豨于東海,攻袁尚于鄴城,率先鋒在白狼山斬殺烏桓單于蹋頓,又討平遼東柳毅、淮南梅成、陳蘭等。

張遼

濡須之戰後,曹操任命張遼、李典樂進等守合肥。張遼多次擊退孫吳進攻,在215年的逍遙津之戰,更是以七千之眾大破十萬大軍,差點活捉孫權,經此一役,張遼威震江東,聲名大噪,成為歷代推崇的名將之一,“張遼止啼”也成為民間流傳的傳奇故事。

曹丕登基後,仍令張遼守御孫權。221年,張遼屯駐雍丘,染病。張遼大病期間,孫權依舊對其非常忌憚。222年,張遼不負眾望,抱病擊破吳將呂範。同年在江都病逝,謚剛侯,享年五十四歲。後世將其與樂進、于禁、張郃、徐晃並稱為曹魏“五子良將”。

​人物生平

初遇曹操

張遼本是聶壹的後人,其家族為了避怨而改張姓。張遼少年時便已舉郡吏。東漢末年,並州刺史丁原以張遼武力過人,召其為從事,命他帶兵往赴京都。何進又遣張遼往河北募兵,共得千餘人。可是當張遼募兵尚未還時,京中的何進已因剿宦失敗而死,因此張遼所領兵盡歸董卓所有。董卓死時,張遼統兵歸屬于呂布,遷任騎都尉(相當于騎兵隊長,地位略低于將軍)

不久,呂布為李傕、郭汜等擊敗,張遼跟從呂布往東奔至兗州,為曹操所敗後至徐州。

張遼

公元197年(建安二年),任北地太守、魯相等職,時年二十八歲。

公元198年(建安三年),呂布遣張遼與高順等攻破劉備,[4]但其後曹操破呂布于下邳,張遼率領呂布軍餘眾歸降,被拜為中郎將,賜爵關內侯。

公元200年(建安五年),曹操命張遼與關羽同為解白馬圍的前鋒,擊破袁紹軍。數有戰功,累遷裨將軍。[6]及曹操擊敗袁紹時,別遣張遼鎮治魯國諸縣。

招降昌豨

公元201年(建安六年),張遼與夏侯淵同圍昌豨于東海,歷經數月,糧秣將盡,眾人商議先引軍而還,但張遼卻向夏侯淵說:“這些天以來,每次我們巡視圍城軍情時,昌豨就兩眼盯著我看。而且他的士兵所發射的箭日益稀少,此必是昌豨心懷猶豫,所以才沒有力戰。遼希望能挑試一下他,並與之洽談,倘若可以成功誘使昌豨下山,不是很好嗎?”于是命人向昌豨說:“曹公有命令,讓張遼來對你傳達。”昌豨果然下山與張遼對話。張遼便說:“曹公神智武勇,正在用他的仁德感化四方各派的勢力,先歸附的可以受大賞。”于是昌豨便答應投降。張遼知其肯降,于是隻身上三公山,入昌豨家中,並拜候其家人。昌豨見張遼如此坦誠相對,心中歡喜,便隨之往見曹操。

曹操先遣昌豨還東海,隨後訓責張遼說:“莽然隻身赴敵巢穴,這不是大將所為。”張遼卻拜答道:“憑著明公達于四海的威信,我拿著聖旨,昌豨必然不敢害我,所以我才敢去。

攻破袁氏

公元202年(建安七年),張遼從討袁譚、袁尚于黎陽時,鹹有功勞,行中堅將軍。

張遼

公元203年(建安八年),曹操攻袁尚于鄴城,袁尚堅壁守壘,曹軍久攻不下。因此曹操採納郭嘉之計讓二袁自行內鬥而先還許都,同時令張遼與樂進攻拔陰安,遷徙其民至河南。

公元204年(建安九年),曹軍又再攻鄴,這次終于攻破鄴城,張遼奉命別巡趙國、常山,招降了緣山一帶的賊眾及黑山孫輕等。然後張遼從攻袁譚。

公元205年(建安十年),袁譚破後,又受命安撫海濱一帶,征破公孫度所置的營州刺史柳毅、與長廣太守何夔合兵討平矣平賊從錢等。曹操表漢帝,稱張遼、于禁、樂進說:“武力強大,計謀周全,品性忠正,操守高潔,每次征戰,身先士卒,勇猛頑強,無堅不摧;親自擂動戰鼓,忘了疲倦。他們單獨領兵征討,統率全軍,撫慰將士,紀律嚴明,秋毫無犯;臨敵決策,沒有失誤。論功記職,應該給予顯要榮寵。”收復東萊諸縣後的張遼引軍還鄴城,曹操親自出城迎接,邀請他同乘一輛車,任命他為蕩寇將軍。

公元206年(建安十一年),張遼復別擊荊州,平定江夏諸縣,率軍還屯臨潁,封都亭侯。

公元207年(建安十二年),其後從征袁尚于柳城前,張遼進諫:“許都,是天子所在的地方。現今天子就在許都,曹公北征甚遠,若劉表派遣劉備攻擊許,佔據它號令四方,您的情勢將會大去。”曹操策判定劉表必不能任用劉備,遂繼續出征。[16]行軍中途與敵軍相遇。張遼壯氣奮發,勸曹操即時赴戰,曹操壯其行為,親自把所持的麾旗授予張遼。遼遂引軍突擊,大破敵兵,斬單于蹋頓于陣前。

平定叛亂

公元208年(建安十三年),那時候荊州尚未安定,曹操命張遼屯軍于長社。軍隊臨出發之際,軍中忽有謀反者起事騷動,半夜驚亂起火,全軍盡受其擾。此時張遼對左右說:“不可亂動。這一定不會是全營盡反,必然是引起叛變之人,想藉此惑亂他人而已。于是傳令軍中,隻要不是反亂者安坐勿動。而張遼則帶領親兵數十人,守立于陣中。不久情況穩定下來,軍中隨即擒獲首謀者,並將其殺除,動亂亦告平定。

赤壁之戰時曹操徙趙儼為都督護軍,護于禁、張遼、張郃、朱靈、李典、路招、馮楷七軍。

公元209年(建安十四年),廬江人陳蘭、梅成佔據氐等六縣作叛,曹操于是遣于禁、臧霸等討伐梅成,又命張遼督領張郃、牛蓋等討伐梅蘭。當時梅成詐降于禁,于禁引軍便還。不料梅成趁機會帶其軍眾往投陳蘭,二人轉入灊山自守。灊山中有天柱山,高峻約有二十餘裏,道路險狹,陳蘭等眾避于其上,山下進軍難通。張遼意欲登山進兵,諸將皆說:“此山道路險惡,我軍兵少,很難可以深入用兵。”張遼卻說:“這正是所謂‘一與一,勇者得前耳’(隻有勇者可以前進)。”于是進至山下安營,起兵上山攻擊,終于斬下陳蘭、梅成首級,盡虜其眾。曹操論諸將功勞,說:“登上天山,踏過險峻,成功討取陳蘭、梅成,都是蕩寇將軍(張遼)的功勞。”于是增其邑,假節。[19]

當曹操征孫權無功而還時,任命張遼與樂進、李典等部領七千餘人馬屯守于合肥。

公元213年(建安十八年),與臧霸同為征濡須口的前鋒,攻破孫權江西營,獲孫權都督公孫陽。

公元214年(建安十九年),孫權大將呂蒙奇襲攻下廬江的皖城,張遼在增援途中得知皖城失守,無奈被迫退軍。

守衛合肥

公元215年(建安二十年),曹操往征張魯,先教護軍薛悌,付其一書署名急函往合肥予張遼,上有字樣雲“賊至乃發”(賊軍來到便拆信閱之)。不久東吳孫權率領十萬大軍進圍合肥,合肥諸守將乃共同拆信視曹操所教,信中言道:“若孫權軍來到,張、李將軍出戰;樂將軍守護軍,不得與戰。”諸將皆為此感到疑惑。此時張遼便說:“曹公遠征在外,待其救兵來時,敵軍必定已攻破我們了。所以曹公教我等眾將,待敵軍未合便逆(迎)而擊之,摧折敵軍鋒銳,以安眾人之心,然後方可堅守。成敗之機,在此一戰,諸君何須疑惑?”

而李典亦與張遼持相同意見。于是張遼在夜間募集敢于逆擊敵銳之士,共得八百人,于是開剝牛支讓將士飽食,準備明日大戰。天尚未亮,張遼被甲持戟,獨自先登直陷敵陣,立殺數十人,斬其二將,並于陣中大呼己名,然後突擊沖入重壘,直至孫權麾旗之下。孫權見狀大驚,其眾手足無措,不知所為,隻得走登于高丘之上,僅以長戟自守而已。張遼見敵軍退避,便叱喝孫權,挑釁他下來對戰,孫權懼而不敢動;及至望見張遼所領之兵原來甚少,于是忽聚眾軍數重圍困張遼。張遼于吳陣左右突圍,直前急擊,其圍不禁沖撞而開,張遼將領麾下數十人得以脫出。但陣中尚有餘眾未出,皆號呼張遼道:“將軍舍棄我們了嗎!”張遼復又還入重圍,救出被困餘眾。孫權人馬皆望風披靡,無人敢抵擋張遼。

早晨戰至日中,吳軍銳氣為張遼所奪,曹軍此時還城修業進行守備,眾心方才安然下來,諸將對張遼所為均表嘆服。孫權攻打合肥十餘日,始終攻不下來,于是還軍退師,張遼率諸軍乘勢追擊,幾乎捉住孫權,江東名將陳武亦在此戰中被擊殺。[22]曹操聞此,對張遼的表現大加贊許,並拜張遼為征東將軍。張遼大敗孫權一事震驚孫吳,計《三國志·吳書》連裴註中,述及此事的列傳有七篇。

公元216年(建安二十一年),曹操再征孫權。軍到合肥,曹操循行視察昔日張遼作戰的地方,贊嘆良久。于是給張遼增兵,多留諸軍徙屯居巢。

公元217年(建安二十二年),曹操攻濡須口,孫權請降,留夏侯惇曹仁、張遼等屯居巢。

公元219年(建安二十四年),關羽圍曹仁于樊城,適時孫權稱藩于魏,為了讓孫權安心攻打荊州,于是曹操召張遼及諸軍悉數回救曹仁。[26]張遼尚未到達,徐晃已經打敗關羽。張遼便與曹操會師摩陂,曹操乘車出來慰勞他,並派他屯于陳郡。

加官晉爵

公元220年(延康元年),曹丕即位魏王,改遷張遼為前將軍,分封其兄張汛及一子列侯。不久孫權再叛變,張遼還屯合肥,並進爵都鄉侯。曹丕賜輿車予其母以示榮寵,並派兵馬送其家人到他駐軍的地方,又預先在當地告示張遼家人將要到臨,命令所有守軍出迎,眾軍士將吏都列隊出候拜迎張遼家人,看見此景的人均認為這是十分榮耀的事。同年,曹丕稱帝,再封張遼為晉陽侯,增邑千戶,並前二千六百戶。[28]

公元221年(黃初二年),張遼到洛陽皇宮朝拜,曹丕便引張遼會晤于建始殿,親問其昔日破吳時的情狀。張遼述說過後,曹丕向左右嘆息道:“簡直是古代的召虎啊。(召虎即召公是與方叔、尹吉甫、秦仲等齊名的東周大將。他因平淮夷所以被曹丕借作比喻。)”于是為張遼建造屋舍,替其母興建殿室,當年跟從張遼突破吳軍陣營、臨時應募的一眾步卒,都被封虎賁。

病逝江都

公元222年(黃初三年),孫權再次向曹魏稱臣。張遼奉命還屯雍丘,卻在此得病。曹丕遣侍中劉曄帶著太醫審視其疾,並令虎賁衛士們往來傳達張遼病況,為張遼問病的使者經常在路上互相遇見。梁章巨《三國志旁證》中提到“漢三公病,遣中黃門問病。魏、晉則黃門郎,尤重者或侍中。(張)遼位未至公,而遣侍中,蓋寵之也。”可見曹丕如何重視張遼。

張遼之疾久未痊愈,曹丕命人把他接到自己的行營,自己則車駕親臨,握著他的手,賜給他御衣,太官每天來送御膳。病情稍有好轉後,張遼便返回其屯軍之所駐軍,忠于職守。

正當其時,孫權再次背叛曹魏,曹丕派張遼乘舟,與曹休到海陵臨江駐防。孫權知張遼至此,甚為忌憚,敕令諸將道:“張遼雖然抱病,但仍是勇不可當的,千萬要謹慎在意!”同年,張遼與諸將同破吳將呂範。但他的病情卻也日漸嚴重,最後終于在江都逝世,一代名將就此隕落。曹丕為之流涕,謚曰剛侯。其子張虎嗣任其爵。[30]

公元225年(黃初六年),曹丕追念張遼、李典在合肥之功,詔曰:“合肥一役中,張遼、李典僅以步卒八百人,破賊十萬之眾,自古用兵,未見如此。他們使賊眾至今仍氣為之所奪,真可謂國之爪牙。現分封遼、典邑各百戶,賜一子爵關內侯。”

公元243年(正始四年),張遼得享從祀于曹操廟庭。

歷任官職:郡吏,騎都尉,魯相,中郎將,關內侯,裨將軍,行中堅將軍,蕩寇將軍,征東將軍,前將軍,內朝官,亞于車騎、驃騎大將軍。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