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通

張通

張通,男,1956年7月生,漢族,福建屏南人,1975年9月加入中國共產黨,1973年3月參加工作,廈門大學財政金融系財政學專業畢業,在職研究生學歷,經濟學博士,經濟師。現任湖北省人民政府副省長。
  • 中文名
    張通
  • 性別
  • 民族
    漢族
  • 出生時間
    1956年7月
  • 畢業院校
    廈門大學
  • 政黨
    中國共產黨

基本信息

張通,男,1956年7月生,漢族,福建屏南人,1975年9月加入中國共產黨,1973年3月參加工作,廈門大學財政金融系財政學專業畢業,在職研究生學歷,經濟學博士,經濟師。現任湖北省人民政府副省長。

個人經歷

1973年3月至1976年11月,福建省屏南縣熙嶺茶場知青;

1976年11月至1979年9月,福建省永安水泥廠工人;

1979年9月至1983年8月,廈門大學財政金融系財政金融專業學習;

張通張通

1983年8月至1985年7月,財政部財政科學研究所幹部(其間:1983年9月至1985年7月,財政部財政科學研究所研修碩士研究生課程);

1985年7月至1991年12月,財政部辦公廳幹部、值班室主任科員、秘書(副處長級);

1991年12月至1994年8月,財政部辦公廳部長秘書室主任(處長級);

1994年8月至1995年5月,財政部辦公廳黨組秘書(副司長級)、部長秘書室主任(其間:1994年9月至1995年1月,中央黨校國家機關分校財政部班培訓;1990年7月至1994年12月,廈門大學財政金融系財政學專業博士研究生學習);

1995年5月至1998年7月,財政部地方司副司長(其間:1997年8月至1998年7月,美國特拉華大學進修);

1998年7月至2000年6月,財政部預算司副司長;

2000年6月至2001年8月,財政部國庫司副司長;

2001年8月至2002年6月,財政部國庫司副司長、國庫支付中心副主任;

2002年6月至2003年12月,財政部國庫司司長、國庫支付中心副主任(其間:2003年7月至2003年10月,美國總統預算管理辦公室和財政部學習交流);

張通張通

2003年12月至2007年5月,財政部辦公廳主任;

2007年5月至2009年11月,財政部部長助理、黨組成員;

2009年11月至2009年12月,湖北省政府副省長;

2009年12月至2013年1月,湖北省政府副省長、黨組成員;十屆省委委員;

2013年1月,當選為湖北省政府副省長。

相關信息

張通:發展環保生產力推動生態文明建設

建設生態文明,是關系人民福祉、關乎民族未來的長遠大計。黨的十八大報告提出,要把生態文明建設放在突出地位,融入經濟建設、政治建設、文化建設、社會建設各方面和全過程,努力建設美麗中國,實現中華民族永續發展。這是我們黨站在新的時代起點上對全國人民作出的庄嚴承諾。生態文明建設是一項宏大的系統工程。大力推進生態文明建設,必須進一步解放和發展環保生產力,為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奠定良好的環境基礎。這是當前和今後一個時期我們必須著力解決的重大問題。

張通張通

發展環保生產力是推進生態文明建設的重要抓手

環保生產力是人們保護生態環境、維護生態健康、實現人類可持續發展的實際能力。環保生產力在自身發展進程中,其價值取向與生態文明建設的本質要求高度一致,決定著它必然成為推進生態文明建設的有力抓手。發展環保生產力,對于大力推進生態文明建設、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必將產生重大影響。發展環保生產力有利于增加生產力總量、增強可持續發展力、維護全球生態安全、提升國家軟實力。

環保生產力發展取得顯著成效

長期以來,黨中央、國務院高度重視環境保護工作,始終堅持資源節約和環境保護基本國策,著力推動資源節約型、環境友好型社會建設,環保生產力得到進一步提升,有力地推動了我國生態文明建設,促進了經濟社會全面協調可持續發展。同時促進了發展方式轉變,提升了人民生活水準,催生了新的經濟成長點。

湖北省副省長張通:保障房關鍵看保障了誰

做好住房保障工作,“三分”在建設,“七分”在管理。如何使保障性住房真正成為民生工程、惠民工程,讓有限的住房保障資源實現公共利益最大化,不僅是從事這一工作面臨的重大課題,也是社會高度關註的重大問題。

有了保障房,不等于做好了住房保障工作,關鍵是看保障房保障了什麽人,保障的這些人是不是應該保障的人,這裏就有管理工作的水準和能力問題。如果管理跟不上,很容易引起老百姓的不滿,好事就會辦成壞事。隨著保障性住房建設進度的加快,這個問題已經越來越突出地擺在了我們的面前。

張通張通

做好住房保障工作,“三分”在建設,“七分”在管理。如何使保障性住房真正成為民生工程、惠民工程,讓有限的住房保障資源實現公共利益最大化,不僅是我們從事這一工作的同志面臨的重大課題,也是社會高度關註的重大問題。我認為,在破解保障性住房管理難題上,重點要解決“進”和“出”的問題。

配租配售是保障性住房的“生命線”。要正確處理好需要和可能的關系,量力而行,循序漸進。如果不顧財力、短期內保障範圍定得過寬,部分保障對象等候保障的時間過長,就容易產生負面影響。科學規範審核流程,全程實行信息公開,都是把住“入口關”的重要環節。  

完善契約管理,是“進”、“出”的重要保證。廉租住房和公共租賃住房的租賃契約,要載明租金水準、租賃期限、轉借或轉租的處罰以及其他違反使用規定等事項。經濟適用住房和限價商品住房的配售契約,要明確出租或者違規轉售的處罰,以及上市交易政府優先購買權、交易價格、收益分成方法等。 

建立健全保障性住房家庭收入變化後的退出機製,是實現保障性住房可持續運轉的關鍵。對已不符合保障條件的家庭,要區分情況,綜合運用經濟、行政、司法等手段進行處理。經濟處理方式,就是將租金提高到市場水準,與住房租賃市場接軌,對住戶自然產生“擠出效應”。  

湖北黃石市的做法,對其他地方就很有借鏡意義。他們“多種產品一個籃子歸並”,將原國有直管公房、已交付的廉租房、行政事業單位及國有企業自管住房等,轉換為公共租賃住房進行統一管理。創新“市場租金,一視同仁”的租金製度,委托統計局和社會中介機構,依據地段、房型、面積等因素製定房租價格。在此基礎上,實行“分類補貼,陽光調節”的補貼製度。這樣的探索和實踐,較好地解決了保障性住房的準入和退出問題,也使保障性住房可持續發展成為可能。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