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軍釗

張軍釗

張軍釗(1952年10月—)第五代導演成員。原籍河南。生于北京。在新疆軍區服役五年,1974年復員後在新疆烏魯木齊市團結劇場任宣傳幹事。1987年考入北京電影學院導演系就讀導演大學部。1982任廣西電影製片廠導演。1989年兼任副廠長、中國電影家協會會員、中國電影導演協會會員。《弧光》參賽1989年莫斯科國際電影節,獲生活之毯特別獎。其作品《一個和八個》開一代風氣之先。但因為身體緣故,幾乎停止拍攝電影,但偶有電視劇作品面世。國家一級導演,曾任廣西電影製片廠副廠長。

  • 姓名
    張軍釗
  • 國籍
    中國
  • 民族
    漢族
  • 出生地
    北京
  • 出生日期
    1952年10月
  • 職業
    導演
  • 畢業院校
    北京電影學院導演系
  • 代表作品
    《一個和八個》、《孤獨的謀殺者》、《玲瓏女》等
  • 主要成就
    獲生活之毯特別獎

簡介

​國家一級導演,曾任廣西電影製片廠副廠長。社會職務:

張軍釗張軍釗

中國電影家協會會員

中國電影家協會廣西分會會員、理事

中國電影導演協會會員

人生履歷

第五代發軔之作一個和八個

張軍釗這個名字在"78班"中與兩件事情密切掛鉤,經常被大家惦記。一件事是他從新疆來到北京,四年後去了沒人願意去的廣西,沒半年就拍出了《一個和八個》,成為當代電影史中被濃墨重彩描繪的一筆。另一件事更值得稱道,1980年夏天導演系同學到大連某部隊深入生活,療養院播音室的一位女戰士和張軍釗"私訂終身",這位女戰士後來成為張軍釗的夫人,也是78班同學們的伙伴。"好男兒志在四方"的魄力與天造地設的好姻緣就是這樣不期然地相遇。

張軍釗張軍釗

報考時考官錯喊"張軍劍"

1977年恢復聯考,電影學院並沒有招生,所以當時也不知道能報電影學院,報的是普通的文科大學。電影是在很早就開始熱愛的,但是原來是沒有這麽一個專門學電影的地方供你選擇。後來就在張軍釗準備報考文科大學的時候,特偶然的機會看到《人民日報》上登的一則訊息:"北京電影學院招生",一看,立馬決定要報電影學院。在這裏面其實有很多曲折,不知道要考什麽內容,也不知道有什麽專業,張軍釗就寫給電影學院老師一封信,向他們咨詢像張軍釗這樣的情況適合報什麽系。張軍釗那時參軍復員以後是在當地的影劇院工作,大量時間看電影和戲劇,有點像自學。但是具體是搞導演,還是編劇,還是演員,什麽也不懂,但特別堅定的一個信念就是要搞電影。

後來接到電影學院老師的回信,表示張軍釗其實適合考電影文學系,可是當時電影學院還沒有設文學系,說讓張軍釗在自己的實踐中創作,其實就是把張軍釗否定了,後來連招生簡章都沒有給張軍釗寄來。很有戲劇性的是,張軍釗有一個朋友,他比張軍釗小,是應屆畢業生,他開玩笑似的到電影學院要簡章,結果要到了,但是他又不想去,結果就讓給張軍釗。當時如果沒有朋友的這個報考表格,也許張軍釗就不會和電影學院有什麽後文了。想起來真是有意思,冥冥之中幫助了張軍釗。

張軍釗張軍釗

電影學院最大的好處是自由

原來自己看電影喜歡總結一些東西,沒有老師指點也沒有系統地學習過,後來到了學校後就可以印證自己總結的東西到底對不對。另外,張軍釗覺得電影學院區別于別的學校最好的一點是無比自由的氛圍。老師對張軍釗更多的是啓發,而不是像戲劇學院那樣正規,所以當時說"電影學院出導演,戲劇學院出表演"。西方電影一下子進入後,老師和張軍釗幾乎是同時開始接受這種新的電影觀念,"教學相長"。可能正是這種自由馳騁的感覺給了張軍釗反傳統、革新的勇氣,所以後來《一個和八個》的出現與學校培養出來的東西是分不開的,像長在身上一樣。原來和電影毫無關系,到電影學院以後如飢似渴地需要借鏡大量的東西,特別是和壯壯、凱歌他們這些電影世家的孩子比起來,張軍釗的電影基礎就比較薄弱。那時看東西比較雜,哪怕這個片子有一丁點值得學習都記下來。張軍釗實際借鏡的是一個龐大的體系,各種片子的影響都有,具體到哪一部影片倒是很難說清楚了。

畢業"捆綁"去了廣西廠

當時比較普遍的情況是各個系的人配置到一塊兒分別組成幾個拍攝小組拍短片。張軍釗當時覺得五六個導演在一起弄一個片子特別容易混亂,也很難統一意見,所以積極性不是很高。就在這時候司徒兆敦老師跟張軍釗說,電視劇製作中心那邊有一個電視劇可以拍,不是膠片是電視短片,問張軍釗是否願意去,就沒跟他們在一塊兒,一個人去拍了。這個片子叫《路》,剪完後一個小時多一點兒,主演是周裏京

《一個和八個》劇照《一個和八個》劇照

"第五代"剛出來的時候,大家好像把張軍釗老弄混,當時經常出現吳子牛的照片,文字上說的是張軍釗。可能大家覺得這幫人的模樣都挺像的。張軍釗的胡子是一畢業就留的,也不是特意留的,就是因為人比較懶,每天刮胡子是很麻煩的事情。後來張軍釗發現他們班的好幾個人,比如田壯壯、凱歌、吳子牛當時都胡子拉碴的,不修邊幅的樣子。可能做這個行當對生活本質的東西看的比較重,相反不太註意外在的東西。畢業分配的情況很嚴峻。但是當時的情況是北京的學生都不一定能留在北京,外地學生就更別想了。張軍釗是從新疆考過來的,但是新疆天山電影製片廠當時沒有指標,張軍釗不會回去,到哪兒都一樣。張軍釗當時比較想去瀟湘廠,老師找張軍釗談話希望他去廣西廠,張軍釗雖然心裏有看法最終還是服從分配去了。當時已經確定的有攝影系張藝謀、肖風,美術系何群,他們找到張軍釗說已經定下來幾個人要去廣西了,一定讓張軍釗去,說否則就沒有一個導演,整個組不完整,意思是張軍釗幾個今後就綁一塊兒了,互相照顧幹點事情出來。結果"綁一塊兒"的這幾個人拍出了《一個和八個》,這就是另一個故事了。

影視作品

電影作品

1983年,電影《一個和八個》

1984年,體育故事片《加油-中國隊》

1985年,武打片《孤獨的謀殺者》

1987年,心理故事片《弧光》

1989年,動作故事片《死拼》上、下部

1991年,倫理片《台北女人》

1991年,言情故事片《花姊妹風流債》

電視劇作品

1982年,電視劇《路》

1986年,電視劇《綠之歌》

1987年,電視劇《愛在夏夜裏燃燒》

1990年,電視劇《生死之間》

1995年,電視劇《李正海》

1997年,電視劇《伍千萬美金歸你》

1998年,電視劇《福州國際綁架案》

2000年,電視劇《紅蜘蛛》

2001年,電視、電影《花季有風》

2002年,電視劇《玲瓏女》

個人榮譽

1983年拍攝電影《一個和八個》,廣西電影製片廠出品,五年後曾參賽加拿大蒙特利爾國際電影節、義大利都靈國際電影節、西德曼海姆國際電影節、香港國際電影節(獲"提名獎")、中國廣西藝術節獲一等獎"銅鼓獎"

1985年,武打片《孤獨的謀殺者》,參展于1989、1991年莫斯科國際電影節、荷蘭鹿特丹國際電影節

1987年,拍攝的心理故事片《弧光》,參賽1989年莫斯科國際電影節,並榮獲"生活之毯特別獎"

1990年,拍攝電視劇《生死之間》,榮獲西南六省市電視劇一等獎(金獎)、中南六省市電視劇一等獎(金獎)

電影筆記

1982年張軍釗、張藝謀、何群、肖風"四條命運悲慘的漢子"剃光頭誓約:不成人,便成仁。"發配"到邊緣小廠廣西廠拍攝了《一個和八個》。1983年冬天影片在京試映,壓抑而漫長的90分鍾過去了,沒有鮮花和掌聲,也沒有什麽責難之辭,盡管刪改了107處之多,但中國影壇"第五代"還是固執而鮮明地誕生了,拉開帷幕的導演是張軍釗,他在導演系78班28位同學中打響了頭一炮,成名最早。有意思的是這樣的偶然與平衡。張軍釗也表示如果電影學院從未被逐出城區,沒有偏安一隅的刻苦與狂熱,也許不會出現完全意義上的"第五代"。而如果當時這幫人沒有分配到邊緣小廠廣西廠,沒有那種憋足了勁、非要拍出個東西證明給人看的發狠精神,或許就沒有那麽"極端"的《一個和八個》,但是在他的語氣裏張軍釗聽得出有一些傷感。《一個和八個》後,張軍釗的名字被漸漸淡忘,"第五代"導演的群體則進一步擴大。

以"78班"的同學陳凱歌、張藝謀、田壯壯等為主體,也包括1983年入學的導演進修班(黃建新就是這個班的)和1984年的導演幹部專修科畢業生(其中有郭玲玲、尤小剛等),以及沒有經過學院學習的青年導演(如周曉文、孫周等)。當大家比著賽著出震驚影壇的好作品時,張軍釗導演孤獨而痛苦地刪改著《一個和八個》,但他繼續拍戲的時候,好像悶頭半天抬頭一看外面,已經漸漸找不到自己的位置。當時有人跟張軍釗說你就應該堅持《一個和八個》的路子拍下去,樹立自己的電影風格,但是張軍釗選擇改變,他說別人可能覺得張軍釗後來的影片不太成系統,但張軍釗認為或許這就是他的風格。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