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貴英

張貴英

張貴英,女,1992年出生,四川省宜賓市翠屏區李端鎮新田村人。為水滴額度

註:資料來源于全國企業額度信息公示系統

人物簡介

周克華女友, 1992年1月出生于一個普通農民家庭,初三輟學開始外出打工。2011年張貴英開始在一家按摩店坐台,周克華以“劉東”的假名包養了張貴英,並逐漸發展為男女朋友關系。媒體爆料在張貴英家裏發現了一組精美的藝術照,按市面上影樓的價格至少近萬元,一個打工女子竟然能消費得起近萬元的藝術照,看來周克華對女友不薄。

張貴英張貴英

2012年8月15日,在周克華被擊斃後,張貴英被警方提審,其出租屋已被警方貼上了封條。2013年1月15日,張貴英因涉嫌犯窩藏罪,掩飾、隱瞞犯罪所得罪,在重慶市沙坪壩區法院受審。張貴英庭上多次翻供。檢方首次公開了周克華8月10日作案監控錄像,建議對其判處4年至7年有期徒刑,庭審持續了近5個小時。2013年3月22日,法院最終以窩藏罪,掩飾、隱瞞犯罪所得罪判處張貴英有期徒刑五年,並處罰金10000元。

人物經歷

初三輟學 漂泊打工

1992年1月,張貴英出生在宜賓市翠屏區李端鎮新田村的一個普通農民家庭,讀到初三上學期,就因學習太差沒再繼續讀書。從2007年到2011年期間,張貴英先後在宜賓、深圳、中山等城市打工。她總是抱怨著工作太累,加班,抱怨無聊,悶等。

被周克華包養

2011年9月,在其一親戚的介紹下,時年19歲的張貴英開始在宜賓市柏溪鎮一家按摩店坐台。3個月後,張貴英又經人介紹,來到宜賓市城區南岸金發街坐台,在這裏她被稱為“小琴”。

周克華周克華

張貴英稱,去年4月左右,一名自稱“劉東”的男子來到她所在的按摩店,每次付費150元。劉東先後找過其他人,但找得最多的還是張貴英。後來漸漸發展為隻找她。認識之初,劉東向張貴英吹噓,自己是2005年十大傑出青年,畢業于哈佛大學,家裏有家族企業,幾分鍾便可以入賬幾萬元,所以劉東不用自己出去工作。劉東看起來已40出頭,對于其家庭情況,劉東則告訴張貴英,稱家裏除了父母外,還有三個姐姐,其中一個姐姐和自己是雙胞胎,家裏並沒有分家,劉東和其雙胞胎姐姐管賬,自己已離婚,孩子跟前妻在成都生活。

劉東提出花1萬元包養張貴英一周。去年5月1日,張打車來到宜賓市翠屏區萊茵河畔小區內的花園與劉東見了面,劉東給了她一疊用報紙包好的錢,對張貴英說,“如果幹就收下,不幹就退給我。”說完後,劉東就離開了。張貴英同意了。此後的一周,劉東晚上就留宿在張貴英的租住處。一周期滿後,劉東問張貴英是否要繼續,並再次給了張貴英一萬元,張貴英表示同意後,劉東又提出,白天也要住在張的租住處。張貴英同意了,要求是,住一個白天給1000元。劉東並沒有反對這個要求。

發現身份疑點重重

劉東得知了張貴英患有癲癇病需要大量的錢。劉東當時很仗義地表示,自己有辦法拿錢給她治病。

張貴英後來交代,認識4個月來,劉東在她身上花了大約十三、四萬元錢,包括送她的金銀首飾。這些首飾她都交給了母親李某保管,隻留了一對鉑金耳環隨身帶著。期間,張貴英的弟弟說想要買一台筆電,劉東知道後,將自己不用的一台筆電給了其弟弟。即便如此,張貴英還是對劉東的身份表示懷疑,她在網上搜尋“2005年十大傑出青年”字樣,並沒有找到劉東的名字,劉東發現張貴英在查自己的身份後,還笑著說,沒搜尋出來,是因為張貴英少輸了關鍵字,他笑張貴英“哈戳戳的”。一次,張貴英還問劉東英語,劉東說自己忘記了。

周克華稱“曾開貴”就是自己

曾要她一起殺人跟著他幹

張貴英成了周克華女友,得到周克華的細心照料。周拿出槍來,說自己很壞,但要對張貴英好。他要求張貴英跟著幹,並帶著她到了重慶作案。

第二次包養期滿後,劉東稱自己的租住房到期了,想繼續住在張的住處,張貴英也沒再問其要錢。直到此時,劉東才告訴了張貴英他的真實姓名:周克華。為了證明自己所說,劉東還將自己的身份證給張貴英看。

兩人在宜賓同居期間,周克華出手闊綽,對張貴英十分照顧,就連吃飯,很多時候也是周克華從外面買回帶給張貴英吃。在張貴英的眼裏,周克華是一個很有能力的人,心態比一般人冷靜得多,漸漸地,她對周克華產生了依賴。

一次,周克華問張貴英知不知道“曾開貴”是誰。張表示不認識,隨後,周克華就開始在網上搜尋發生在南京、長沙、重慶等地的持槍搶劫殺人案,並稱這些案子都是自己做的,還拿出了一支槍給張貴英看。周克華對張貴英說,自己是很壞很壞的人,但不會讓張貴英吃虧,周說會給張買房、買車,治病,大約可以給到她40萬到50萬。前提是要跟他一起做事。張貴英一直覺得,有了錢就可以出人頭地,她表示願意跟著周克華一起做,但周克華此時卻說:那你怎麽讓我信任你呢?張貴英問周克華如何才能信任自己。周克華說,張要交一份投名狀。張又問什麽是投名狀?周克華表示,張貴英得先殺一個人,或者跟自己到重慶去做事。“我從來沒有殺過人,很害怕。”張貴英說,她隨後選擇和周克華一同前往重慶“做事”。  

被擊斃的頭天    

張貴英公園見他 用口紅幫他化裝

搶劫殺人後,他用手機告訴張貴英“發工資了”,並指揮她為他做事,約張貴英在公園見面,並讓她收集所有的報道。

去年7月1日,張貴英和周克華一同前往重慶。但到了重慶,周克華便不再和張貴英住在一起,他讓她自己去租住房屋,張貴英先在重慶李家沱租住,後搬到沙坪壩高灘岩正街。在重慶的日子,周克華也帶著張貴英一同逛街,但要求兩人保持50米的距離,一前一後地走,吃飯時才坐在一張桌子上。

張貴英張貴英

張貴英說,在重慶期間,周克華和張貴英用電話和簡訊保持聯絡。張貴英在建設銀行和農業銀行開了兩個銀行賬戶,用來存周克華給她的錢。8月10日上午11時許,張貴英在出租屋內睡覺,接到周克華的電話,對她說“發工資了”,讓她馬上到位于陳家灣的一家7天連鎖酒店附近的公廁見面。兩人見面後,周克華給了她兩包錢讓她分別存在兩個銀行賬戶內,一包3萬,總計6萬元。存好錢後,張貴英到附近的理發店洗頭,聽見有人說發生了銀行搶劫案。她立即給周克華發簡訊問是不是周所為,周克華承認了,並讓她留意當天的報道,並收集所有的報道發給他。

8月13日,周克華和張貴英約在沙坪壩公園內見了面。此時,重慶警方上萬名民警正在全力搜捕周克華。應周的要求,張貴英帶了一隻口紅,用來遮擋周克華嘴角上的白痣。周克華在痣上塗上口紅後,反而更加明顯了。周克華隨後讓張貴英先回去,並說自己知道一家菜市場的地攤上有賣口紅的,顏色可以遮擋白痣,讓張貴英14日和他一起去買。

第二天早上,周克華被重慶警方擊斃。次日,重慶警方以張貴英涉嫌持槍搶劫案將其刑事拘留,羈押于重慶市沙坪壩區看守所。去年9月19日,重慶市沙坪壩區檢察機關以涉嫌掩飾、隱瞞犯罪所得收益罪,窩藏罪批準逮捕張貴英。日前,檢方對張貴英提起公訴。本月15日,重慶市沙坪壩區法院將開庭審理此案。

父母評價

華西都市報記者來到距宜賓李端鎮10多公裏的張貴英家。一套一樓一底鑲了白色瓷磚的農家房,牆角堆放著一大堆磚。堂屋裏有幾把簡單的椅子、幾根凳子和兩張桌子,就再也沒有什麽像樣的家具。

父親不相信女兒幹了壞事

張貴英的父親張強一提到女兒,就一副心酸的表情。女兒從小很懂事,小時候學習也很好。不幸的是,女兒初三時患上了癲癇病,從此智力開始下降,學習越來越差,國中畢業後隻得輟學。

張貴英張貴英

後來,女兒和鄰居家的同學到廣州打了一年的工,因病情加重,隻得回家醫治。“張貴英回家後,家人想盡一切辦法為她治病,但效果不佳。之後,她在宜賓找了份貼瓶子標簽的工作。”張強說。

張強告訴華西都市報記者,女兒在宜賓工作時,在宜賓租房子住,不經常回家,但也會偶爾回家一次。

今年端午節,女兒提出要去重慶治病。臨走時,女兒帶走了她治病的資料和化驗單。“昨天以前,我們都不知道女兒出事了,直到警方找上門問話才得知了女兒的情況。”張強說。

張強說,昨日,當地派出所帶人來家裏問話,得知女兒與一個窮凶極惡的歹徒有瓜葛,且被重慶警方控製時,他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張強夫婦說,當地派出所帶了重慶辦案民警調查情況時,拿出了周克華的照片,他們根本不認識他,從來沒有見過他,也沒有聽女兒說過。

母親:隻知道女兒在重慶治病

母親王霞介紹,隻知道女兒在重慶治病,對女兒其他情況並不清楚。張貴英每隔幾天會主動給家裏打電話,最近已經10多天沒有往家裏打電話。“最近一次給家裏打電話是在10天以前,女兒沒有說什麽特別的,和平常一樣。得知女兒出事後,我們昨天晚上7點左右撥通了女兒的電話,但電話一直都沒有人接。”王霞說。

警方提審

隨著8.10重慶持槍搶劫案嫌疑人周克華被重慶警方于14日早晨擊斃,原本就此終結的案件卻又出現一些列疑團。想想周克華最後的電話打給誰?搶來的錢給了父母、前妻還是女友?剩下的現金藏在哪兒?槍殺哨兵奪走的步槍哪去了?這一些列待解謎團使警方把註意力轉向周克華女友電話溝通作案想法,現警方正提審該名女子。

據知,周克華每次作案之後、作案之前都會跟他的女友有聯系,是非常短暫的聯系,會告訴女友他作案的一些情況和想法,對他女友的審訊工作現在仍在進行,這能夠進一步幫助警方固定周克華作案的細節和線索,進一步來確認還有沒有其他相關聯的案件。此前,周克華在10日犯案後跟他的“女朋友”短暫通話,說10日沒搞到什麽錢,準備在14日“再幹一次大的”。

目前,雖然警方還在審訊該女子,尚未給出該女子相關訊息。但網路微博上已經對周克華女友照片瘋狂轉發。網友稱周克華女友,名叫張貴英,與周過從密切,住在沙坪壩區高灘岩一出租屋內。據央視報道,周每次作案之前,都會跟她商量自己即將作案的想法和思路。

量刑觀點

有罪

湖北朋來律師事務所王尚金律師就周克華女友是否涉嫌犯罪及涉嫌何罪進行了分析。他說,根據《刑法》第310條規定,明知是犯罪的人而為其提供隱藏處所、財物,幫助其逃匿或者作假證明包庇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製;情節嚴重的,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犯前款罪事前通謀的,以共同犯罪論處。這一行為必須是在被窩藏、包庇的人犯罪後實施的,其犯罪故意也是在他人犯罪後產生的,且雙方沒有事前通謀。按照這一法律規定,如果張貴英僅是周克華女友身份,對其行蹤不管不問,或者問了,但周克華並不說。直到案發時,張貴英主動為周克華提供藏身住所,為其通風報信,使得周克華逃匿,隻要有這些情況屬實,即便事後周克華還是被擊斃,張貴英仍構成窩藏、包庇罪。如果根據警方調查的情況,發現張貴英盡管沒有直接實施犯罪,但如果她真是周克華的“軍師”,參與策劃並指導實施犯罪,其性質就十分嚴重。她跟周克華共同承擔同樣的刑事責任,即是主犯。按照法律規定,主犯是指在共同犯罪活動中起主要作用的犯罪分子,是犯罪結果發生的主要原因,對社會危害性負主要責任的人。在這種情況下,張貴英也將面臨著最高可處以死刑的處罰。

無罪

南京大學刑法學博士張淼則表示,是否涉嫌犯罪還要看警方調查的細節和證據。從專業角度,該資深法律人士表示:“僅憑張貴英的口供很難對其定罪,現有其他證據也是孤證,無法形成一條完整的證據鏈。”該法律人士認為,要突破日後可能會面臨到的口供定罪和孤證定案的問題,需進一步擴大蒐集範圍。 對于張貴英可能涉嫌何罪的問題,該人士認為,在周克華已經死了的情況下,即便張貴英承認參與了犯罪的準備、謀劃,也是一種孤證。

當庭翻供

蘇湘渝系列持槍搶劫案嫌疑人周克華的女友張貴英,因涉嫌犯窩藏罪,掩飾、隱瞞犯罪所得罪,在重慶市沙坪壩區法院受審。張貴英庭上多次翻供。檢方首次公開了周克華8月10日作案監控錄像,建議對其判處4年至7年有期徒刑。庭審持續了近5個小時,案子將擇日宣判。

庭審現場 張貴英數次翻供

2013年1月15日下午2點38分,面容清秀,身材不高,21歲(1992出生)的張貴英身穿紅色看守所馬甲,梳著馬尾辮,表情平靜地進入法庭,一眼沒看旁聽席上的家人。

檢方指控,2012年4月,張貴英在宜賓與周克華(已擊斃)相識並同居生活。在同居期間,張貴英看見周克華持有槍支。2012年7月1日,兩人一同到重慶掙錢。同年8月10日上午9時35分左右,周克華在重慶市沙坪壩區鳳鳴山中國銀行上橋支行門口實施持槍搶劫殺人。當天中午12時左右,周克華約張貴英在沙坪壩區陳家灣“7天連鎖酒店”附近見面,將搶劫得來的贓款6萬元交給張貴英。張貴英將贓款分別存入事先準備好的中國建設銀行、中國農業銀行卡中。同年8月10日至13日期間,張貴英多次用電話和簡訊的方式與周克華聯系,將自己所了解的公安機關偵查和追捕的相關情況告知周克華,並向周克華提供用于化妝的口紅。通過一系列證據,檢方認為張貴英構成窩藏罪,掩飾、隱瞞犯罪所得罪。

“我並不知道他的錢是搶來的,他並未這麽說,我給他發的簡訊也都是網上說的,並不具有秘密可言。”針對檢方的指控,國中文化的張貴英用一口流利的“川普”辯解。她的話和其口供中的內容有些並不一致,多次翻供。

自稱不知周是悍匪

此前有媒體報道她的辯護律師姚飛曾質疑她的智商是否正常,但庭審現場,姚飛並未提出這一點,而且張貴英在庭審現場說話利索,寸步不讓。在公訴人展示多項關于周克華的證人證言,以證明周確實是名悍匪時,她說“我不知道,我不在現場,我不知道問我這些情況的話,究竟是在審周克華的案子,還是我的案子。”張貴英說,自己不知道什麽是檢舉和立功,隻是把自己知道的說清楚。

在庭審中途休庭被帶離法庭時,張貴英的父親走上前向她揮手,她面帶微笑回答說“我很好”。在重新開庭被帶入法庭時,她的眼睛緊盯著旁聽席上的家人。最後庭審結束被帶離時,她又匆忙對父母說了句“別擔心我”。

作案錄像首次公布

在法庭辯論階段,因辯護人姚飛質疑檢方未提供周克華作案的影片資料,法官當即表示重回法庭調查階段,要求檢方播放這段錄像。

錄像清晰顯示,去年8月10日上午9點34分,廖德應等二人站在重慶沙坪壩區鳳鳴山康居苑中國銀行儲蓄所門前,被突然出現的周克華近距離開槍射擊,瞬間倒地,事後發現廖德應被擊穿脖子。槍擊後,周克華從他們手中撿過裝錢的包,快速地離開。發現異常的銀行保全隨即從銀行內追出。這段錄像拍自3個不同的角度,但均是這段槍擊搶劫過程。

張貴英在庭上稱,她曾見過周克華的一把手槍,隻見了幾秒,記得槍柄上有一個“五星”,周克華並沒有讓他多看,平時睡覺都是壓在枕頭下。但她也確實多次見過周克華當著她的面擦槍。“他拆卸槍大概一分多鍾吧。”張貴英說。

控辯焦點

被擊斃周克華和同居人是否同一人

檢方出示多項證人證言,其中包括DNA鑒定結果以及從張貴英租住房內提取的周克華指紋等證據,以證明周克華就是“8·10”案的作案人,且張貴英和周克華有關,並為他提供了居住等條件,因此她構成窩藏罪。但是,為張貴英做無罪辯護的辯護人姚飛提出,證據並不能證明持槍搶劫殺人的周克華和與張貴英同居的是同一人。“你辨認周克華的屍體了嗎?”“沒有,我隻是辨認了照片。”張貴英回答。姚飛就此說,憑照片本來就辨認不清,更何況現在有強大的PS技術,因此憑照片不能斷定被擊斃的周克華和張貴英的同居男友是同一人。

姚飛還提出,“8·10”案後,張貴英還和同居男友在電影院看了電影。如果真的是周克華,他怎麽可能在明知全城通緝的情況下,還大搖大擺進電影院看電影?所以,周克華和張貴英的同居人不是同一人。對此,公訴人說,這更能說明周克華是個亡命之徒,是個悍匪,自恃有槍而有恃無恐,說明張貴英包庇的是個重要案犯。

是否構成窩藏罪和掩飾、隱瞞犯罪所得罪

檢方認為,張貴英的行為構成窩藏罪,掩飾、隱瞞犯罪所得罪,應當追究其刑事責任,為此提供了大量證據。辯護人姚飛認為,指控證據不足,指控的兩個罪名不能成立。

檢方出示了兩人第一天到重慶的證人證言等,還原了兩人來掙錢的事實。但張貴英否認與周克華到重慶是為了掙錢,“我當時答應到重慶是為了玩和治病,覺得也耽誤不了什麽事,就來了。”但她也承認,她于6月底已經知道周克華的身份,因為周克華拿出身份證晃了一下給她看,但張貴英覺得不太像,覺得是“開玩笑”。

對于檢方指控的將6萬元存入銀行卡,張貴英辯解說,收錢時並不知道6萬元是贓款,她是在看了新聞後才知道這6萬元是周克華搶劫來的。在重慶期間,兩人並不居住在一起,“我們沒有一點感情基礎,周克華說各自都是自由的。”因此,她不知道周克華的行蹤。但是檢方提供的簡訊證據顯示,周克華給她6萬元之前,事先告訴她“發工資”。張貴英承認,曾經以劉東身份出現的周克華,後來兩人以“老公”“老婆”稱呼對方。

是否在案發後向周克華通風報信

另外,在周克華持槍劫殺人案發生後的8月10日至8月13日期間,張貴英多次用電話和簡訊的方式與周克華聯系,將自己所了解的公安機關偵查和追捕的相關情況告訴周克華,並向周克華提供他嘗試用來掩蓋他右唇上白痣的口紅。對此,張貴英在庭上說,8月13日上午,她還在睡覺時,接到周克華的電話,約她在沙坪壩公園見面,要她帶上一支口紅。見面後,手拿一份報紙的周克華給了她一部新手機,讓她用新手機和他聯系,不能用這個電話聯系別人。“我帶去的口紅,他隻是在手上擦了一下,就還給我了。”張貴英說自己發給周克華的警方偵查和追捕內容是公開發布的,並不是秘密,所以不認為是幫助周克華逃匿。“我根本不知道他在哪裏,怎麽提供他逃跑的條件?”

但是,檢方當庭出示的兩人大量簡訊往來內容,證明其時的周克華,尤其是在作案次日的11日,並不是很了解網上所說的警方當時的偵查和追捕情形。

對于這些兩人往來的簡訊,辯護人姚飛提出,這就像兩個朋友間在討論一個新聞事件一樣。

鑒于控辯雙方對于證據分歧較大,法庭表示,證據是否採信再作合議。

身患癲癇病審訊時精神是否正常

據了解,張貴英患有癲癇,其辯護律師辯稱其在接受審訊時可能癲癇病發,警方應該在審訊前問她是否發病。同時,張貴英被抓後難免出現激動的情況,在此情況下,張貴英在接受審訊時做出的有罪供述,不能作為判案依據。

在庭審中,張貴英稱,她平時都需要服用葯物,才能維持正常的精神狀態,但8月14日被抓當天並未服葯,而且警察告訴她說已經通知她父母。因擔心以後無法跟父母相處導致家庭破裂,她在審訊時頭腦極其混亂,在接受審訊時做的筆錄可能與事實有差別。

檢方沒有提供8月14日的審訊錄像,但當庭播放的8月17日的審訊錄像顯示,張貴英精神狀態正常。同時,檢方提供的精神醫學司法鑒定書顯示,在6月10日-8月14日期間,張貴英的行為不受精神病支配,張貴英具有完全刑事責任能力。

在法庭質證過程中,律師問張貴英是否受過刑訊逼供,張貴英回答說:“警察首次做筆錄的時候,警察說明了自己的身份和審訊目的,讓我如實交代,沒有打過我。”

律師印象

“她像個犯錯的小姑娘,很傻很天真”

張貴英的辯護律師,四川舟楫律師事務所律師姚飛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感覺張貴英的智商和普通人有區別,“很傻很天真”。

“我一共在看守所見過她兩次,感覺張貴英的智商和普通人有區別,可以用很傻很天真來形容。她給我的感覺,就像一個犯了錯誤的小姑娘,認為承認錯誤就行了。”姚飛說,“在看守所張貴英還問過他,什麽時候能帶她出去。”

據了解,張貴英患有癲癇,其辯護律師辯稱其行為可能受該病影響。但檢方提供的精神醫學司法鑒定書顯示,在6月10日至8月14日期間,張貴英的行為不受精神病支配,張貴英具有完全刑事責任能力。

判刑五年

2013年3月18日下午6時許,四川律師姚飛在其實名識別微博上表示,張貴英案將于本周五上午9時30分宣判。姚飛稍後向南都記者證實,重慶市沙坪壩區法院告知了宣判日期。不過,他尚未確定22日是否趕赴重慶開庭。

張貴英張貴英

張貴英系去年8月蘇湘渝系列持槍搶劫案罪犯周克華女友。因知情並參與周克華系列案件,今年1月她被公訴機關以掩飾隱瞞犯罪所得罪和窩藏罪起訴,並于1月15日在重慶市沙坪壩區法院受審。

2013年3月22日上午9時30分,張貴英案一審宣判。根據刑法,因犯窩藏罪,處以有期徒刑4年;因犯掩飾隱藏罪,處以有期徒刑1年零6個月,並處罰金1萬元。數罪並罰,判處張貴英有期徒刑5年,並處罰金1萬元。張貴英當庭表示不抗訴。

張貴英張貴英

張貴英的父母走出法庭,面對攝影攝像記者的“長槍短炮”,父親雙手抱胸旁若無人大踏步離開,而母親則揮手追打記者和器材!父母均拒絕就判決結果發表意見。張的辯護律師姚飛,表示很遺憾。

律師觀點

對“服判”感到詫異和遺憾

免費為張貴英代理的四川舟楫律師事務所律師姚飛于前天下午抵達重慶,法院宣判之前,他便已預料到張貴英可能獲刑。然而,在庭審過程中,姚飛始終看著張貴英,但張直到回答審判長提問,也沒有向律師征詢意見,她的“服判”讓姚飛倍感詫異。

張貴英張貴英

姚飛始終堅持,張貴英是無罪的,如今的結果讓他覺得十分遺憾。他介紹,自己除兩次開庭外,曾經兩次會見張貴英,“她以前很茫然,就像是小孩子犯了錯一樣,慢慢才對整個事情比較清晰。”姚飛強調,他沒有料到張貴英會選擇不抗訴,由于張的文化程度不高,可能對預期的後果並不太清楚,而其父母同樣文化程度不高,缺乏主見,服判可能是被做了工作。

“5年。對不起。”出庭後,姚飛即發了這條微博。他說,當事人服判,本案即告一段落。由于受到壓力,他不願做過多闡述,綜而述之,姚飛用值得“認真思考”來評價此案。他舉例,“貪官的老婆、子女哪個不知道他是犯罪,為什麽不判他們刑呢?”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