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璇 -圍棋國手,常昊夫人

張璇

張璇,福建籍棋手,8歲學棋,10歲進體校,12歲進集訓隊,1982年14歲時定為四段,1997年升為八段。

  • 中文名
    張璇
  • 國籍
    中國
  • 民族
    漢族
  • 出生地
    福建
  • 出生日期
    1968年6月22日
  • 職業
    圍棋

資料

姓名:張璇

性別:女

出生年月:1968年6月22日

籍貫:福建

職業:圍棋

段位:八段(1997年)

簡介

福建籍棋手,8歲學棋,10歲進體校,12歲進集訓隊,1982年14歲時定為四段,1997年升為八段。

1991年,張璇去了日本,1995年,張璇回國。自1993年首屆翠寶杯國際女子圍棋邀請賽開始,至1994年、1996年寶海杯、2002年興倉杯,張璇都受阻于芮乃偉

1990年曾有過一段短暫的婚姻。1999年31歲時與23歲的常昊結為伉儷。

戰績

獲1990年全國個人賽女子冠軍,1996年第四名,1997年、1998年第二名,1986年 “國手戰”第七名,1986年“海峽杯”女子冠軍,1989年“五牛杯”賽冠軍。1987年、1988年進入“新體育杯”迴圈圈。1998年獲全國個人賽女子第二名、第5屆寶海杯世界女子賽冠軍,2000年獲全國體育大會圍棋賽女子第三名,進入第2屆興倉杯世界女子賽四強,東航杯世界女子賽八強,獲第4屆日立杯混雙賽冠軍,2002年中國職業圍棋混雙賽冠軍,2001年浪潮杯女子名人戰冠軍。1982年定為四段,1997年升為八段。

訪談

常昊輸棋的時候讓我放心不下

常昊是中國圍棋的頂尖達人之一,面對滾滾韓流,李昌鎬和曹薰鉉好象兩座難以逾越的大山,中國圍棋已經久違世界冠軍3年之久,常昊本人多次問鼎中國國內冠軍,但始終沒有得過一次世界冠軍。這個結在常昊心裏緊緊纏繞,作為常昊的夫人,張旋除了與他分享快樂外,更多地是與他一起承受失敗的痛苦。

陪常昊感受痛苦陪常昊感受痛苦

張旋說:“常昊是一位非常有責任感的人,他心很重,要是輸了棋,尤其是關鍵比賽,他會難過得要命。我經常給他灌輸,你一個人的力量是有限的,一盤棋並不能改變世界,隻要努力了就可以了,要享受圍棋給你帶來的快樂,不要太註重結果,要註重過程,這樣你的棋才會達到一定的境界。”

做了20多年職業棋手,張旋說自己對輸棋的感受是刻骨銘心的,她說,棋迷和媒體經常會把矛頭指向輸棋的棋手,這時候棋手往往還在棋盤的回味中痛苦掙扎,可能是睜眼就是棋盤,閉眼還是棋盤,所有選擇一遍遍地從腦子裏翻過,睡覺是不可能的了,能保證精神上不要被摧垮就不錯了。

去年春蘭杯上,常昊在明顯落後于李昌鎬的局勢下,苦苦鏖戰了8個多小時,直到所有的希望都破滅,神色黯然的常昊才在保全的護送下從後門離開。當天張旋因為要參加長沙的一個活動,沒有陪伴在常昊身邊。研究室裏隻聽到電話那頭,張旋在飛機上一邊找行李,一邊焦急地詢問比賽結果。“常昊輸棋的時候,讓我特別放心不下。”

當天晚上,常昊獨自躲在房間裏在網上下棋,作為大姐的華學明七段等人陪著他,當聽到有記者是自費採訪時,常昊驚愕地說:“真對不起記者,想請記者們吃飯,又覺得輸了棋,不好意思見大家。”然後便開始自責,說起剛結束的棋哪些地方沒有下好。常昊參加比賽時,隻要能抽出時間,張旋一般都會陪在丈夫身邊。

不想再讓女兒做職業棋手

常昊成績不好時,張旋也感受到了格外的壓力。有媒體和網上的評論認為常昊因為家庭事務分心,其實了解張旋的人都知道,張旋在女棋手中是出了名的能幹。家裏裝修,一磚一瓦,一桶油漆,無不是張旋自己從建材市場上砍價挑好弄回家,家中的每一位成員的衣食住行,都是張旋親自打理。

“常昊也總是想幫我,但我特別怕影響他。家裏這些事情,反正都要影響一個人,就影響我好了,全力保證他有完整的時間。”

為了讓常昊睡好覺,張旋每天自己帶著孩子睡覺,“因為孩子要起夜2、3次,她每次起來,我都要迷迷瞪瞪地把她送進衛生間,怕她著涼,給她找衣服,這幾年嚴重睡眠不足,如果我有比賽,孩子就跟著阿姨睡。”

“每天早上8點之前,常昊和阿姨將孩子送到幼稚園,他回來,我們開始擺棋或是去棋院訓練。”常昊與張旋的家在崇文門附近,與棋院相隔不遠,下午4點,一天最重要也是張旋最盼望的時刻到來了——接女兒回家。

“女兒一點點長大,她的一點一滴的變化都讓我們感到快樂。生活和下棋對我來說是同樣重要的。”張旋說,要像享受圍棋一樣地享受生活。小悅?降臨時,張旋已過而立之年,她——,小家伙讓她感覺到人生的完整?

談到孩子的教育問題,張旋說,等孩子大一點時,可能會送她到少年宮的輔導班裏去學一些初級圍棋,不會親自教她,一是不知道怎麽教,二來並不想讓她成為職業棋手。

“現在的選擇很多,不一定非要做棋手,競技場太殘酷了,我們不想引導孩子往這個方向走。隻想讓她健健康康、快快樂樂地,在幼稚園和小朋友相處得很好就可以了,什麽世界第一,想都不想。”

對棋我不夠執著

芮乃偉、楊暉、華學明和張旋等人是中國女棋手中的佼佼者,過去20多年的較量中,其實總是這一批人在爭鬥,上個世紀80年代末,這些20多歲的女孩子天天與男棋手在一起訓練,提高很快,這個時期中國女子圍棋實屬天下第一,以至于日本人不再搞女子比賽,也放棄對女棋手的培養,現在活躍在棋壇的韓國新銳如趙慧蓮、權孝珍等女孩子,當時才幾歲的光景。

回憶起當年的時光,張旋特別難忘的是在國家隊住宿舍的日子,“我與芮乃偉做室友四年,3個人住一間屋子,另外一個人總變動,我們一直沒有調整,從我15歲住到19歲,芮乃偉也隻有20多歲,快20年過去了,我們都改變了很多,但我覺得她對棋的熱愛和執著始終沒有改變。我對棋的執著精神是很一般的,沒有辦法與她相提並論,但我的天資和棋才還可以,芮乃偉兼有天資和勤奮這兩點。”

芮乃偉走向與張旋完全不同的生活軌跡,無論輾轉日本、美國和韓國,始終追求著圍棋的最高境界。江鑄久和芮乃偉夫婦現在已步入不惑之年,但為了下棋,至今沒有要孩子,夫婦倆衣食樸素,很難看到世俗與雜念在他們身上留下的痕跡。

張璇說,當時芮乃偉、楊暉就是橫亙在她前面的兩座山,她就像生活在她們的影子之中一樣。等到芮乃偉出國,國內的女子比賽也甚為慘淡時,1991年,張璇也去了日本。

“在日本4年,讓我感覺好象上了一次大學。”聰穎過人的張旋在半年時間裏,完全可以用日語生活。不少公司像三菱、松下這些公司屬下的圍棋俱樂部經常請她去下指導棋,她指導的對象一般都是高薪階層,像律師、醫生等等,一盤棋的收入大致在5萬日元左右,相當豐厚,那時她在日本的所有費用也不過15萬至20萬元日元。掙錢給張旋帶來的快樂是很有限的,她說特別向往兩周一次去吳清源林海峰老師家中參加研究會。

1995年,張旋聽說國內的比賽越辦越好,回國也有棋下,馬上就決定回國了。之後便是張旋爆發的階段,1997年初,張旋在第11屆天元戰挑戰者決定戰中,隻因出了一手昏著而無緣挑戰權,當時她的對手正是常昊。隨後常昊在挑戰賽中以3比1勝衛冕冠軍馬曉春九段,開始了他奪取頭銜的歷史。張旋曾經到達的這個高度,是其他女棋手所不能及的。以後,張旋的等級分曾經進入前10名,很多男棋手見了她都哆嗦。

今年正官庄杯女子圍棋錦標賽上,芮乃偉九段最後戰勝華學明七段進入決賽,張旋八段戰勝韓國權孝珍三段與老友會合,“為了備戰芮乃偉,我會找一些她的棋譜看看,她的實力比我強,但不能說我沒有機會,能打到決賽這個份上,我會拼到最後。”

聊了一個下午,張旋還是沒有忘記她作為“媽媽棋手”的生活,她說,“生活與下棋是一樣的,選擇很多,但最後落在盤面上的隻有一種情況,生活沒有復盤,總是來不及構想‘假如會怎樣’,生活更不會因為進了決賽而改變,我們的日子總還是要過的。”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