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柬之

張柬之

張柬之(625年-706年),字孟將,漢族,唐朝襄州襄陽人。唐朝名相,詩人。張柬之中進士後任清源丞。689年以賢良征試,擢為監察御史。後出任合州、蜀州刺史、荊州長史等職。狄仁傑向武則天舉薦,武則天提升為洛州司馬。不數日,狄仁傑再薦之,稱其"可為宰相,非司馬也。"遂得以升為秋官侍郎,過了一段時間又得姚崇推薦,于是升任宰相。

神龍元年(705年)正月,張柬之與桓彥範、敬暉等乘武則天病發動政變,復闢唐朝。因功擢天官尚書,封漢陽郡公,後升為漢陽王。不久,遭武三思排擠,被流放邊疆。張柬之被流放瀧州,氣憤致死。時年八十二歲。

  • 中文名稱
    張柬之
  • 出生地
    襄陽
  • 官職
    天官尚書
  • 逝世日期
    706年
  • 別名
    孟將
  • 爵位
    漢陽王
  • 國籍
    唐朝
  • 主要成就
    發動神龍政變,恢復李唐
  • 代表作品
    《東飛伯勞歌》《請罷姚州屯戌表》
  • 出生日期
    625年
  • 謚號
    文貞
  • 職業
    詩人、宰相
  • 民族
  • 追贈
    中書令,司徒

人物簡介

張柬之張柬之

張柬之生于唐高祖武德八年,卒于中宗神龍二年,終年八十二歲。少補太學生,涉獵經史,尤精三禮。為令狐德棻所重。永昌元年,(公元六八九年)以賢良召,對策第一。授監察御史,遷鳳閣舍人。忤武後旨,出為合、蜀二州刺史。狄仁傑薦其有宰相才。武後召為司刑少卿,拜同平章事。誅張昌宗、張易之,復唐社稷,柬之首發其謀,以功封漢陽郡王。後為武三思所誣,流瀧州,憂憤而卒。追謚文貞。柬之遂于學,有文數十篇,為集十卷,《兩唐書志》傳于世。

人物生平

大器晚成

張柬之年輕時涉獵經書史籍,補缺為太學生。祭酒令狐德棻認為他是奇才,便以帝王的輔臣期待他。中進士後,起初調任清源縣丞。

永昌元年(689年),朝廷以賢良科目召試,這時他七十多歲了。對答策問的一千餘人,張柬之名列第一。授官監察御史,後累遷為鳳閣舍人。

勸諫女皇

這時突厥首領默啜請以女兒和親,武則天想讓武延秀娶她。張柬之進言說:“自古從無天子娶異民族女子的事。”觸犯了武則天旨意,被調出朝廷任合、蜀二州刺史。舊例,每年派兵五百駐守姚州,此地險惡有瘴氣,到此即死。張柬之力陳其弊端說:“臣考證姚州,為古哀牢國,地處八荒域外,山險水惡。西漢時尚未與中國交往,漢武帝時唐蒙打通去夜郎、滇、笮的道路,哀牢卻不歸附。東漢光武末年,它才請求納為屬國,設永昌郡統轄它。征收它的鹽、布、氈毯、毛織品以有利于中國。它西鄰大秦,南接交趾,珍奇的貢物充足。劉備佔據蜀地,軍備不足,諸葛亮五月渡過瀘水,征收其物產用以補充軍備,派張伯歧去選取強壯士兵,以增強兵力。因此《蜀志》稱諸葛亮南征以後,蜀國因而富足。前代王朝在此設郡,是因為有利。現今它的鹽、布等賦稅不上供,珍奇的貢物不入朝,戈戟等兵器不充實我朝軍隊,當地資財不獻給天朝大國。朝廷卻耗盡官府財物,驅使、率領百姓去受蠻夷役使,以致悲慘喪生。臣私心為陛下惋惜。

當年東漢使臣翻越博南山,渡過瀾滄水,改設博南、哀牢兩縣。蜀地民眾為此愁苦,出使者作歌道:‘越博南,過蘭津,渡蘭滄,為別人。’就是諷刺為貪圖珍奇物產之利,而被蠻夷役使的事。漢朝得其利益,民眾尚且唱出怨歌。如今卻是損耗國家儲備,開支、戶稅日益減縮,去讓陛下的子民以身軀肥野草,屍骨不能歸,使其老母幼子隻能向千裏之外哀號遙祭。朝廷無絲毫利益,而百姓卻蒙受終身慘痛,臣私心為國家痛心。

往時諸葛亮攻下南中,就地任用其首領統轄,不設漢族官員,不留駐守士兵。他以為設官留兵有三難:設官勢必漢人與土著民族雜居,將引起猜忌怨恨;留兵轉運糧草,禍患將日益加重;日後突然反叛,勞民費財必然嚴重。因此粗立法規綱常,自然長久安定。臣以為諸葛亮的策略,確已盡籠絡蠻夷的綱要。現今姚州的官吏,既無強固邊防抑製外寇的意識,又無諸葛亮能擒能縱的本領。

隻是苛索詐取,任意掠奪殘害;煽動其首領,使之結成宗派;或卑躬巴結,向蠻夷獻媚,行禮跪拜恭敬屈服,不再以為羞恥;或帶領子弟門生,嘯聚凶暴愚昧之徒,聚眾賭博,一擲萬金。總計逃亡在姚州的罪犯,戶數超過二千,專門從事搶劫。同時,姚州本是龍朔年間武陵王主簿石子仁奏請設定的,此後長史李孝讓、辛文協死在土著人眾手裏;詔令郎將趙武貴前去討伐,士兵無一生還;又派將軍李義聏繼續前往征討,郎將劉惠基戰死,該州始被廢止。臣私下認為諸葛亮的‘三難’之說,盡都應驗。

垂拱年間,當地民族出身的郎將王善寶、昆州刺史爨乾福再度奏請在此設州,聲稱賦稅自理,不從蜀郡另取。設州後,州掾李眣被蠻人殺害。延載年中,司馬成琛又設瀘南七鎮,派蜀兵駐守,蜀郡方才亂了。

同時姚州都督府統轄的五十七個州內,都是極狡詐的流民。國家設定官員,是用以糾正民風防止作亂,然而無恥的官吏,腐敗荒謬到如此地步。至今劫難禍患未止,恐怕驚國擾民的災禍將日益滋長。應復原姚州,讓哀牢隸屬巂州都督府,其首領、使臣逢年按時朝見天子,視同外邦;廢除瀘南諸鎮,而在瀘北設關駐防,不是朝廷使臣,不許與其交往;增加巂州駐軍,選派清正賢良官員去統轄。臣下愚見以為這樣有利。”

張柬之的奏議不被採納。不久調他任荊州大都督府長史。

眾人舉薦

長安年間,武則天問狄仁傑:“從何處能得到一位奇士使用他?”狄仁傑說“:陛下若求文章、資歷,現宰相李嶠、蘇味道足夠了。難道是文士拘泥小節,不足以共成天下大業嗎?”武則天說:“是的。”狄仁傑說:“荊州長史張柬之雖然年老,卻是宰相之才。用他,他必定為國家盡心竭力。”武則天立即召請張柬之任洛州司馬。

過了一陣,武則天又求才,狄仁傑說:“臣曾舉薦張柬之,您沒用他。”武則天說:“提拔他了。”狄仁傑說“:臣舉薦宰相卻任司馬,這不是用才。”于是張柬之被授官為司刑少卿,遷升秋官侍郎。

其後姚崇出任靈武軍使,即將啓程,武則天詔另舉薦宮外百官中可任宰相的人,姚崇說:“張柬之深沉穩重有謀略,能決斷大事,他已年老,要趕快任用。”武後當天就召見他,授官同鳳閣鸞台平章事,晉升鳳閣侍郎。

神龍政變

神龍元年(705年)正月,武則天病得非常嚴重,麟台監張易之和春官侍郎張昌宗居宮中執政,張柬之、崔玄暐與中台右丞敬暉、司刑少卿桓彥範以及相王府司馬袁恕己謀劃殺掉張易之和張昌宗。張柬之問右羽林衛大將軍李多祚說:“將軍今日的榮華富貴,是誰給的?”李多祚流著眼淚回答說:“是高宗大帝給的。”張柬之說::“現在大帝的兒子受到張易之和張昌宗這兩個小子的威脅,難道將軍不想報答大帝的恩德嗎!”李多祚回答說:“隻要對國家有利,我一切都聽相公安排,不敢顧及自身以及妻兒的安危。”于是自己指天發誓,並且與張柬之、崔玄暐等人一同定下了鏟除張易之和張昌宗的計謀。

當初,張柬之接替荊州都督府長史鄉人楊元琰的職務,二人一同泛舟于長江之中,當小船漂到江心時,談到了武則天以周代唐的事,楊元琰慷慨激昂,有救助大唐的志向。張柬之入朝作了宰相後,便推薦楊元琰擔任右羽林將軍,並且提醒他說:“您大概還記得我們當初在江心泛舟時所說的話吧?今天這項任命可不是隨便給您的呀。”張柬之還任用了桓彥範、敬暉以及右散騎侍郎李湛,都讓他們擔任左、右羽林將軍,把禁軍交給他們指揮。這件事引起了張易之等人的懷疑和憂慮,張柬之于是又任用他的黨羽武攸宜為右羽林大將軍,張易之等人才放了心。

不久,姚崇從靈武回朝,張柬之和桓彥範交談說:“大事就要成功了!”于是把商量好的計謀告訴姚崇。桓彥範將這事稟告了他的母親,母親勉勵他說:“忠孝不能兩全,應當先為國家大事著想,然後再考慮自家的小事。”當時太子李顯都從北門入宮向武則天問安,桓彥範和敬暉前往拜見,秘密地把他們的計策告訴李顯,李顯允許他們這樣去做。

癸卯(二十二日),張柬之、崔玄暐、桓彥範與左威衛將軍薛思行等人率領左右羽林兵五百餘人來到玄武門,派李多祚、李湛及內直郎、駙馬都尉安陽人王同皎到東宮去迎接李顯。李顯有所懷疑,沒有出來,王同皎說:“先帝把皇位傳給殿下,殿下無故遭到幽禁廢黜,皇天後土、士民百姓無不義憤填膺,已經有二十三年了。現在上天誘導人心。北門的羽林諸將與南牙朝臣得以同心協力,立志誅滅凶惡的小人,恢復李氏的江山社稷,希望殿下暫時到玄武門去以滿足大家的期望。”李顯回答說:“凶惡的小人的確應該翦除,但是天子聖體欠安,你們這樣做能不使天子受驚嗎!請諸位日後再圖此事。”李諶說:“諸位將帥宰相為了國家不顧身家性命,殿下為什麽非要讓他們面臨鼎鑊的酷刑呢!請殿下親自去製止他們好了。”李顯這才出來。

王同皎將李顯抱到馬上,並陪同李顯來到玄武門,斬斷門栓進入宮中。此時武則天在迎仙宮,張柬之等人在迎仙宮的走廊裏將張易之和張昌宗斬首,然後進至武則天居住的長生殿,在她周圍環繞侍衛。武則天吃驚地坐起來,問道:“是誰作亂?”張柬之回答說:“張易之、張昌宗陰謀造反,臣等已奉太子的命令將他們殺掉了,因為擔心可能會走漏訊息,所以沒有向您稟告。在皇宮禁地舉兵誅殺逆賊,驚動天子,臣等罪該萬死!”武則天看見李顯也在人群之中,便對他說:“這件事是你讓幹的嗎?這兩個小子已經被誅殺了,你可以回到東宮裏去了。”桓彥範上前說:“太子哪 能還回到東宮裏去呢?當初天皇把心愛的太子托付給陛下,現在他年紀已大,卻一直在東宮當太子,天意民心,早已思念李家。群臣不敢忘懷太宗、天皇的恩德,所以尊奉太子誅滅犯上作亂的逆臣。希望陛下將帝位傳給太子,以順從上天與下民的心願!”李湛是李義府的兒子,武則天發現了他,對他說:“你也是殺死張易之的將軍嗎?我平時對你們父子不薄,想不到竟然有今天的變故!”李湛滿面羞慚,無法回答。武則天又對崔玄暐說:“別的人都是經他人推薦之後提拔的,隻有你是朕親手提拔的,你怎麽也在這裏呢?”崔玄暐說:“我這樣做正是為了報答陛下對我的大恩大德。”

接下來逮捕了張昌期、張同休、張昌儀等人,將他們全部處斬,並在神都天津橋的南邊將上述人犯與張易之、張昌宗二人一道梟首示眾。在這一天裏,為防範突然事變的發生,袁恕己隨從相王李旦統率南牙兵馬,他們將韋承慶、房融及司禮卿崔神慶等逮捕下獄,這些人都是張易之的同黨。先前,張昌儀新增起一幢非常豪華的宅第,規模比諸王及諸位公主的宅第還要宏大,有人晚上在他的門上寫道:“一日的絲能織幾日的薄紗?”張昌儀讓人把字跡除掉,結果又被人寫上,這種情況總共出現了六七次。張昌儀用筆在門上寫道:“即使是隻織一天,我也感到滿足。”此後便沒有再出現這種情況。

甲辰(二十三日),武則天頒下製書,決定由李顯代行處理國政,大赦天下。任命袁恕己為鳳閣侍郎、同平章事,派遣十位使者分別攜帶天子的璽書前往各州進行安撫工作。乙巳(二十四日),武則天將帝位傳給李顯。

憂憤而終

誅除張易之、張昌宗,張柬之首先設謀。論功提拔為天官尚書、同鳳閣鸞台三品、漢陽郡王,封給實納租稅的食戶五百戶。不到半年,他以漢陽郡王加“特進”銜,免除治理政事。

不久,張柬之遭武則天的侄子武三思排擠,武三思以張等五大臣誣陷韋後為由,向李顯中傷他們,李顯于是下詔,同時免去他們的宰相職務。

張柬之祠碑

張柬之失權後,願回襄州養病,便任命他為襄州刺史。

啓程前,李顯為他賦詩祭路神,還下詔群臣到定鼎門外給他餞行。到襄州後,他以法紀對待下屬,即使是親朋舊故也不放縱寬免。適逢漢水暴漲侵及外城,張柬之就軍營壁壘築堤,遏製急流怒濤,全境依賴它防洪。他又懇切地辭去王爵,朝廷不準。不久遭貶,並流放到瀧州,憂愁憤懣而死,享年八十二歲。

景雲元年(710年),唐睿宗追贈張柬之為中書令,謚號文貞,授予他一個兒子官職。

開元六年,唐玄宗下詔張柬之配享中宗廟庭。唐德宗建中年間又追贈他為司徒。張柬之為人剛直不牽強附會,學術精深,有評議篇次的書文數十篇。

歷史評價

狄仁傑:“荊州長史張柬之雖老,宰相材也。用之必盡節于國。”

姚崇:“張柬之沉厚有謀,能斷大事。”

李旦:“褒德紀功,事華典冊;飾終追遠,理光名教。故吏部尚書張柬之翼戴興運,謨明帝道,經綸謇諤,風範猶存。往屬回邪,構成釁咎,無辜放逐,淪沒荒遐。言念勛賢,良深軫悼,宜加寵贈,式賁幽泉。”

杜牧:“漢陽王張公柬之,亦進士也,年八十為相,毆致四王,手提社稷,上還中宗。”

皇甫澈:“周歷革元命,天步值艱阻。烈烈張漢陽,左袒清諸武。休明神器正,文物舊儀睹。南向翊大君,西宮朝聖母。茂勛鏤鍾鼎,鴻勞食茅土。至今稱五王,卓立邁萬古。”

《舊唐書》:“昔夫差入越,勾踐保于會稽,不聽子胥之言,而有甬東之嘆。此五王除凶返正,得計成功。當是時,彥範、敬暉握兵全勢,三思、攸暨其黨半殲,若從季昶之言,寧有利貞之禍?蓋以心懷不忍,遽失後圖,黜削流移,理固然也。且芟蔓而不能拔本,建謀而尚欠防微,死即無辜,禍由自掇。失斷召亂也,不亦宜哉!”

贊曰:“嗟彼五王,忠于有唐。知火在木,謂其無傷。禍發既克,勢摧靡當。何事不敏,周身之防。”

《新唐書》:“五王提衛兵誅嬖臣,中興唐室,不淹辰,天下晏然,其謀深矣。至謂中宗為英王,不盡誅諸武,使天子藉以為威,何其淺耶?釁牙一啓,為艷後,豎兒所乘,劫持戮辱,若放豚然,何哉?無亦神奪其明,厚韋氏毒,以興先天之業乎?不然,安李之功,賢於漢平、勃遠矣!”

徐鈞:“八十衰翁氣尚存,揮戈一整舊乾坤。惜哉千載多遺恨,餘燼猶存竟燎原。”

王世貞:“張柬之等五王,合謀誅二張、遷武氏、反中宗之闢而復唐之,何其壯也!未久而妖韋蠱于內,諸武蠱于外。而五王者,厭厭不振以至于屠滅。千載之後,疇不痛之,而又惜之,且恨之。”

蔡東藩:“張柬之等,舉兵討逆,名正言順,二張之誅,正天之假手柬之,為淫惡者示之報也。惟淫後尚存,且加尊號,餘孽未殄,仍守舊官,柬之等但知懲前,不務毖後,固為失策,昭昭者天,豈尚未厭禍,再欲亂唐耶?

主要文學作品

  • 東飛伯勞歌》
  • 與國賢良夜歌二首》
  • 大堤曲》
  • 出塞》
  • 請罷姚州屯戌表》
  • 對賢良方正策》

史書記載

《舊唐書·列傳第四十一》

《新唐書·列傳第四十五》

《資治通鑒》卷二百七 唐紀二十三

《資治通鑒》卷二百七 唐紀二十四

子孫後代

  • 張漪,著作郎
  • 張煦,殿中侍御史
  • 張願,吳郡太守、兼江東採訪使
  • 張毖,左補闕
  • 張勰,荊府倉曹參軍
  • 張軫(697年—732年7月1日),第四子,河南參軍。嗣子張紹
  • 張某,戶部郎中
  • 張異,大理評事
  • 張嶧
  • 張願,開元年間為駕部郎中
  • 張點,字子敬
  • 張琪,晉州刺史

記事碑

2007年6月29日,文物專家在湖北襄樊仔細查看一塊險些被毀壞的碑文,這塊關于唐朝武則天時期著名宰相張柬之的記事碑,是在襄樊江華機械有限公司廠區內被工人發現的,碑文詳細記錄了張柬之故園及張柬之在襄陽的部分情況,並詳細記載了張柬之(漢陽王)墓的地點,具有非常高的史料價值。

因為被發現時,記事碑有些破損,無法考證該碑的準確年代,文物專家在詳細查看了記事碑的現狀並結合記載,確定該碑為清朝中期,甚至更早。

據記載張柬之兄弟五人,皆為名人,現已在襄樊發現了張柬之另外三兄弟的墓志銘碑,全部為國家一級文物。而張柬之墓志銘碑失蹤後一直沒有發現,並且無法確定地點​

張柬之記事碑張柬之記事碑

恢復李唐

起端

大器晚成張柬之自從武則天登上帝位之後,繼承人問題就成了眾人關心的焦點。如今,隨著武則天的衰老,它又引起了更多人的關註。雖然李氏子孫已經失去權勢,但武氏子弟仍然沒有確定的把握能夠在武則天之後登上皇位,因為在這個世界上畢竟還有李顯李旦兩個昔日的皇帝存在。大臣們因此勸告武則天說,她應當將帝位傳給兒子,這樣在死後就可以和李治一起配享太廟,接受子孫後代的供奉。但如果將帝位傳給武三思等人,境遇將會悲慘得多,因為在他看來,一個做了皇帝的侄子去供奉姑母的牌位是件不可想像的事情。

發展

大臣們的意見顯然給了武則天很大觸動,公元698年,在外多年的廬陵王李顯被迎接回朝,重新立為太子。但她並沒有急于定下繼承人,而是繼續維持這種模糊的局面,讓政局不至于過早變得動蕩。但與此同時,她也在悄然打擊著一切關于繼承人問題的猜測和流言。武家子弟會突然被免去官職,李旦的兩名寵妃也被她下令殺死,其中一位正是日後唐玄宗李隆基的生母。沒有人能看清武則天的真實用意,她就這樣不動聲色地平衡著各方的勢力,在局勢依然不明朗的情況下,沒有一方勢力敢于輕舉妄動。

經過

盡管許多事情表面看來還不是明朗,但武則天一直在做著悄無聲息的安排。公元696~697年,契丹大賀氏部落聯盟在首領李盡忠、孫萬榮的率領下起兵反叛,並自號“無上可汗”,這也是契丹歷史上首位稱可汗的人。這原本是一場小規模的叛亂,但武則天卻意識到這是一個值得重視的時機,她大張旗鼓地平定叛亂,並命令武氏子弟參加這次討伐。盡管大臣們認為這純屬小題大做,但武則天還是興師動眾,迅速調集大軍進行征討。後人認為此時的武則天已經開始擔心身後武家子弟的歸宿,她極力希望李武聯合執政的格局能夠盡量延續下去。一方面,她清醒地意識到,在她死後仍舊會是李氏皇族即位執掌天下,武氏政權很難延續;另一方面,她又希望武氏勢力能夠在她死後牢牢控製政局,不至于落得身死族滅的下場。為了達到這一目的,她刻意將營州之亂事態擴大,希望能夠藉此擴大武氏執掌兵權的勢力範圍,依舊在政局中佔有一席之地。

經過變化

晚年的武則天顯得有些疲倦,她的註意力已經從政治事務上移開,轉向因多年事務繁忙而被忽視的個人生活。這時兩位名叫張易之和張昌宗的兄弟成為她生活中兩位重要的人物,他們因容貌俊美而受到武則天的寵愛,許多投機者趁此機會對他們大加奉承,曾有人贊美張昌宗(六郎)的容貌如蓮花一般俊美,但隨即就有人反駁說,倘若表述為“蓮花似六郎”會更加恰當,他因此得到了武則天的稱許。這位曾經對政治擁有高度熱情和驚人判斷力的女皇如今顯得極為慵懶,由于她表現出的對政事的懈怠和意興闌珊,張氏兄弟借機逐漸掌握了對政事的處理權。他們的肆意橫行引起了大臣們的不滿,而他們的愚蠢也令武氏子弟和李氏皇族同時對他們充滿厭惡,這幾乎已經註定了他們在武則天失勢後必然會遭到厄運的下場。

復唐概況

武則天嗣聖二十二年(公元705年),以宰相張柬之為首的強硬派,決定以強對強,用強硬的手段逼迫武則天讓位給太子李顯,重新恢復李姓天下。

張柬之張柬之

張柬之概況

張柬之沉穩有謀,果斷敢行。年已八十有餘,但復唐雄心須臾不忘。早年任合州刺史時,便與荊州長史楊元琰一同泛舟,相互有約:“他日你我得志,當彼此相助,同圖匡復。”不久張柬之入朝為相,立即推薦楊元琰為羽林軍將軍,控製京城軍權。同時又陰結一些要害部門,伺機起事。

起端

當時武則天生病甚篤,張易之、張昌宗兩兄弟怕武則天去世,自己無法圖存,所以也在居中用事,暗蓄異謀。張柬之以為時機已至,不能再緩,于是又把同道桓彥範等都安插在御林軍中當將軍,直接控製保衛皇宮的禁軍。

發展

諸事安排停當,張柬之便率左右羽林軍五百餘人,直入玄武門,並派人強行從東宮找來膽怯疑懼的太子李顯,一起突入內殿。二張聽到風聲,慌忙從武則天房裏跑出來探聽情況,恰被張柬之碰上。張柬之毫不遲疑,即令就地處斬。然後直奔武則天的寢室長生殿。殿前侍衛環立拒進,張柬之須眉倒豎,大喝一聲“退下”,大踏步帶兵敲響了武則天臥室的大門。

經過

武則天聽到人聲雜沓,料知有變,便竭力支撐起身子,厲聲問道:“何人膽敢作亂?”張柬之帶著太子已擁兵到了床前,齊聲道:“張易之張昌宗謀反,臣等奉太子令,入誅二逆,恐致漏泄,故不敢預聞……”

武則天仍以一貫的強硬態度,對太子怒目而吼:“汝敢為此麽?但二子既誅,可速還東宮!”

張柬之等以硬對硬,大聲道:“太子不可再返東宮,以前天皇唐高宗以愛子托給陛下,現太子年齒已長,天意人心,久歸太子,臣等不忘太宗、天皇厚恩,故奉太子誅賊,願陛下即傳位太子,上順天心,下民望。”

武則天實不甘心女皇的威風就此熄滅,當然不願馬上載位,沒料到自己強硬,對手卻更加強硬,大有不成功便成仁之勢。又見人勢洶洶,刀光閃閃,她也隻能一下子軟癱下來,口中說:“罷罷!”身子已重新縮進床裏邊去了。

結果

第二天,張柬之等毫不偷閒,把異己分子或捕或殺,幹凈利落消除後患,然後讓太平公主直接找武則天,勸迫傳位。不多時,唐中宗李顯復位,真正掌握了國政。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