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果老

張果老

張果老是古代漢族神話傳說八仙之中年齡最大的一位神仙,在漢族民間有廣泛影響,他是一位真實的歷史人物。"張果老(張果),本為邢州廣宗的道人,他姓張名果,號通玄先生,其思想主要以《道德經》、《妙真經》、《黃庭經》、《參同契》為主,是唐朝有名的煉丹家,養生家,還是個哲學家。"

據記載,張果老是唐朝(618-907年)人,本名張果,由于他年紀很大,所以人們在他的名字上加一個"老"字,表示對他的尊敬。相傳他久隱山西中條山。往來晉汾間。唐武則天時已數百歲。則天曾遣使,欲召見之,即佯死。後人復見其居恆州山中。他常倒騎白驢,日行數萬裏。休息時即將驢折疊,藏于巾箱。曾被唐玄宗召至京師,演出種種法術,授以銀青光祿大夫,賜號通玄先生。以後他以"年老多病"為由,又回到中條山去。因為他經常手中拿著竹子做的一種說唱用具,所以後世人們就把他看作是"道情"(中國的一種漢族說唱藝術)的祖師,相傳于北宋時期聚仙會時應鐵拐李之邀在石筍山列入八仙。

  • 中文名稱
    張果
  • 外文名稱
  • 別名
    廣宗道人 通玄先生 銀青光祿大夫
  • 國籍
    中國(唐代)
  • 民族
    漢族
  • 出生地
    河南省濮陽市清豐縣
  • 出生日期
    隋文帝年間
  • 逝世日期
    開元二十三年(公元735年)
  • 職業
    道士,名優
  • 信仰
    太上老君,元始天尊
  • 主要成就
    成為“八仙”之一
  • 代表作品
    《玉洞大神丹砂真要決》、《氣訣》、《陰符經太無傳》十一部書。
  • 坐騎
    毛驢
  • 法寶
    紙驢

人物原型

著名煉丹家張果,作為八仙之一,是中國婦孺皆知的神話人物。然而,歷史上的確有張果老其人,他是八仙中僅有的兩位“名留青史”的人物之一,是歷史上確實存在的人物。張果老神話,他的故事最早出現在《明皇雜錄》,生平又見于《大唐新語》卷10,《新唐書·張果傳》基本取材于此。盛行于唐代,拓展和完善于宋元。大約生活在七世紀至八世紀中期,生平不詳。他著有《神仙得道靈葯經》、《丹砂訣》和《玉洞大神丹砂真要訣》等。《玉洞大神丹砂真要訣》記述丹砂的產地、形狀、性質都非常詳細,其中提到用“汞一斤,硫黃三兩”製成紫砂,其內容與陳少微《九還金丹妙訣》相類似。這裏汞、硫兩物的重量比為100∶19。而根據丹砂(硫化汞,HgS)的組成計算,汞、硫重量比是100∶16。陳張二人把硫磺的量加多,是因為硫磺容易燃燒而遭到損失的緣故,這是很有道理的,說明當時製造丹砂確已積累了豐富的經驗。

張果老

歷史傳說

通玄先生說

據張果老自稱,他是帝堯時代的侍中,到唐初,已活了三千多歲。他出入常乘一

匹白驢,每倒騎之,日行萬裏,休息時,便把這驢像紙一樣折疊起來,置于巾箱中,乘則以水噴之,便又成了真驢。

唐太宗、高宗聞其名召之,皆不去。後來,武則天又派人去請他,不得已,他跟著使臣上了路。當走到一名叫“妒女廟”的地方時,又假裝死去,直挺挺倒在路上,不一會兒,屍體也腐爛了。使臣隻好如實向武則天報告。唐玄宗開元二十三年(735年),唐玄宗聽人報告說張果老沒有死,便派使臣裴晤去中條山請他。裴晤見張果老齒落發白,很不起眼,有點看不起他。張果老見狀,便又來了個氣絕身死,嚇得裴晤趕緊焚香相求,張果老這才蘇醒過來,但仍不肯進宮。唐玄宗聞奏後,認為裴晤辦事不中用,又命中書舍人徐嶠帶璽書相請。

張果老進宮,唐玄宗問他:“先生得道者也,何故齒發衰朽如此?”張果老回答:“我是齒

落發落發稀時得的道,隻好這副樣子。今陛下見問,不如把齒發盡去了更好。”說罷,把自己的頭發拔了個精光,又將牙齒敲掉。唐玄宗忙說:“先生何故如此?且去歇息。”但一會兒,張果老又走了出來,面貌大變,“青鬢皓齒,愈于壯年”,唐玄宗十分驚奇。

唐玄宗十分佩服張果老,就授他“銀青光祿大夫”,賜號“通玄先生”。唐玄宗還有個好道的妹妹,叫玉真公主,唐玄宗就想把她嫁給張果老。不料,張果老卻堅持不受,還唱道:“娶婦得公主,十地升公府。人以為可喜,我以為可畏”。唱完大笑不止,然後掏出紙驢,吹氣成形,倒騎驢背走了。

此後,張果老雲遊四方,敲打著漁鼓筒扳,在漢族民間傳唱道情,勸化世人。于是,人們便將張果老說成唱道情祖師爺了。所謂道情,源于唐代的道曲,以道教故事為題材,宣揚出世恩想。明清流傳甚廣。題材也更廣泛,在各地同漢族民間歌謠結合而發展成多種曲藝如陝北道情義烏道情湖北漁鼓山東漁鼓四川竹琴等。

著名四方碑傳說

北宋乾德四年隆冬,張果老應鐵拐李之邀在重慶江津石筍山聚會,騎驢回歸途中在一山坳處見一行乞母女在路邊依偎,乞婦約40來歲蓬頭垢面氣息奄奄,女孩約8齡上下,女孩趴在即將凍死的母親身上哭泣,情景異常悲慘,正在這時一個彈棉絮的老漢經過,見此慘狀立即過去將自己剛剛為別人彈好的新棉絮覆蓋在乞婦身上並拿出自己的食物給乞婦母女食用,張果老被眼前的一幕所感動,他立即下驢走上前去傾囊救濟並為乞婦施葯治病直到乞婦回暖病愈。

張果老轉身問彈棉絮的老漢:兄弟高姓?此番善舉感天動地啊!,老漢回答道:小老兒姓崔,家就在對面,此乃小事見者當應為之,張果老見老漢如此輕描淡寫的說出此番質樸的話語更加佩服!他拿出拐杖就地將大石劈成一塊巨型方柱,將所見所聞寫于石柱四方之上,歌頌老漢之功德,以此告誡鄉裏,要學習老漢的善舉!在離開時張果老對老漢說道,你做手藝太清苦了,我要給你子孫一座金山,要讓你的子孫用這座金山普濟鄉裏帶動一方人,

以後你的子孫中有用多個金字命名的人就是該人。但是不要刻意而為。張果老將石碑立于該處,給了乞婦母女很多錢便騎驢離去,這塊碑因為四面刻字而被人稱為“四方碑”老漢目送騎驢遠去的張果老知道遇見神仙,回思老漢的話語想來想去就不知道什麽字用的“金”字最多,既然神仙都說了隨緣就不要刻意去思索了,看我崔氏家族的子孫以後誰的名字能撞上就是他的造化吧。後來據人們分析如同金山用金子最多的當屬“鑫”字,那老漢的後代如果有叫“崔鑫”的就應當應驗張果老的傳說,就著名學者華軒居士考證,江津石筍山下的確有四方碑的地名存在,至于在四方碑一帶有沒有出現叫崔鑫的富豪卻無從考證。

偷吃參湯說

蔡裏山坡上有一古廟,很久之前,廟中有一老僧帶著三個和尚。最小的和尚叫張果老,除侍候老僧外,還幹劈柴、擔水等雜活。一天晚上,張果老挑滿缸水,至次日,一滴未用,缸水竟然全無。老僧責罵其偷懶。張果老不知其因,隻得重新挑滿缸水。第二天,缸水又不用而盡,老僧氣怒,將其痛打一頓。張果老甚感委屈,心中詫異,決心弄個水落石出。晚上,又挑滿缸水,藏于暗處窺視。半夜時分,忽從廟外跑進兩個白胖光腚小孩,來至缸前,頭伸進缸中喝水。張果老上前捉拿,轉瞬卻不見了。果老便把所見情景如實告知老僧。老僧命張果老仍把缸水挑滿,不要聲張。晚上,老僧拿根鋼針,紉上長長的絨線,和果老藏于水缸不遠的暗處。不久,果然兩個光腚小孩又來缸邊喝水。老僧乘他們頭伸進缸中之時,跑上前去,把鋼針扎進小孩腚上,隻聽“哇”的一聲尖叫,小孩又不見了。老僧和果老順著絨線查找,至廟外牆角處,紅線入地。老僧令果老拿來鐵鍬挖掘,結果挖出兩個形似人體的東西來。老僧知是人參,令果老燒火煮熟,並告知不準品嘗。

張果老把挖出之物放于鍋中,生火煮了一會兒,香氣撲鼻,果老饞口流涎,忍耐不得,便撈出品嘗,味道鮮美。果老仍饞涎不止,索性取出吃個精光。果老畏老僧責怪痛打,想逃走了事。出廟門,見樹上拴一頭毛驢,回頭把鍋中所剩湯水取出給驢喝了,然後騎上驢背,朝東逃去。為怕老僧前來追趕,便倒騎毛驢往後觀望。後人說,張果老食仙參已成仙人,毛驢喝了湯水也成為神驢,從此果老騎著毛驢遨遊四海去了。

敕封仙人記

仙翁張姓果名,邢州廣宗人也,隱于襄陽條山,常往來邢洺間。昔人傳其乘一白驢,日行千萬裏,修則疊之,置巾箱中,其厚如紙。乘則以水噴之,如故。初邢州西北三十裏許有山,翁常遊玩,見內有溜射之水出,又見有雲夢山下左右居民苦水,翁一指,顧井泉益涌,一方永賴,因名井曰“指聖”。一夕曾至趙州過橋,問土人曰:橋可渡否?眾人大笑曰:此橋車馬犀象走如無物,奚難一驢?翁至橋,橋即動搖,再步即解散矣!至今帽跡蹄痕猶在。開元二十三年,神益顯著,玄宗聞之,遣通士舍人裴晤馳馹迎之,肩輿入宮,果試仙術,殊不能窮,日加禮遇。時有道士葉法善者,亦多知之,玄宗曰:果何人也?法善對曰:混沌未分,即有果之神也。玄宗曰:果信神已隨南行,果化雲而去。遂降旨封其山為仙翁山,建一觀為棲霞觀,立廟祭祀,至今香火不絕。又為本住持道人置焚田三頃,北至聖井,地一十五畝,井東地一十畝,打驢嶺地五十畝,東南至小孤山,西南至百花山,西北至龍門峽,東北至山,四至為界附焉。道士葉法善門人李山童主其祀焉!

以上原文出自邢台市張果老山上的唐代開元二十三年的古碑刻記載,邢台縣志有記。

唐玄宗數次召見他,求長生不老之法。唐玄宗見到張果老老態龍鍾。就問:「先生是得道之人,為何發疏齒落,老態龍鍾? 」張果老說:「衰朽之歲,也沒有什麽道術可依慿,所以才變成這個樣子,實在令人羞愧。不過今天如果把這些疏發殘齒拔去,不就可以長出新的出來嗎 ? 」于是便在殿前拔去鬢發,擊落牙齒,玄宗有點害怕,忙叫人扶張果老去休息。一會而張果老回殿,果然容顏一新,青鬢皓齒。于是當時的達官貴人們都爭相拜偈,求教返老還童的秘訣,但都被他拒絕了。

唐玄宗開元二十一年,恆州刺史韋濟將其奇聞上奏皇上,玄宗召之,張果又再次裝死,氣絕很久才蘇醒,使者不敢進逼。玄宗聞知,再次派徐嶠去邀請。張果隻得進京。據說唐玄宗對其傳聞有疑,曾叫善算夭壽善惡的邢和璞給張算命,邢卻懵然不知張的甲子,又有道師“夜光”善視鬼,玄宗令他看張果,他卻問:“張果在哪兒?”居然對面而看不見。從史傳所記來看,張果不過是一位有些心虛的老朽江湖術士,要不何以數次裝死以避征召呢?充其量不過會些幻術而已。所以有關他的仙話,全都是道教憑借民間傳聞,誇大其詞,為了宣傳需要而編造的。《太平廣記》還記張果老自稱是堯帝時人,唐玄宗問術士“葉法善”張的來歷,葉法善說:“臣不敢說,一說立死。”後言道:“張果是混沌初分時一白蝙蝠精。”言畢跌地而亡,後經玄宗求情,張果才救活他。

有一次,唐玄宗去打獵,捕獲一頭大鹿,此鹿與尋常的鹿相比,稍有差異。廚師剛要開刀宰鹿,張果老看見了,就連忙阻止,說「這是仙鹿,已經有一千多歲了,當初漢武帝狩獵時,我曾跟隨其後,漢武帝雖然捕獲了此鹿,但後來把它放生了。」玄宗說:「天下之大,鹿多的是,時遷境異,你這麽知道他就是你說的那頭鹿呢 ? 」張果老說:「武帝放生時,用銅牌在它左角下做了標志。」于是玄宗命人查檢。果然有一個二吋大小的銅牌,隻是字跡已經模糊不清了。玄宗又問:「漢武帝狩獵是哪年 ? 已經有多少年了 ? 」張果老說:「至今有八百五十二年了。」唐玄宗命人核對,果然無誤。

張果老回山後不久就仙逝了,唐玄宗為他建「棲霞觀」。

倒騎毛驢說

張果老給人們最深刻的印象是,便是他的坐騎和他的騎法,他騎的是一匹紙驢,而且是面朝後,倒騎在驢背上。此驢非同普通的驢,它能“日行數萬裏”,休息時,還可以將驢折疊起來,放入口袋裏,若需要時,“則以冰噀之,還成驢矣。”,此驢更可以飄洋過海,真是無所不能。古時有詩贊張果老:

舉世多少人,

無如這老漢;

不是倒騎驢,

萬事回頭看

史書記載

關于張果老的鄉裏身世,史書記載不詳,或者說“不知何許人也”,或者說“晦鄉裏世系以自仙”,一直不太清楚。直到清代初年,治學大家胡定求等人在編纂《全唐詩》時,才明確提出,張果老是甘肅兩當人。《全唐詩》第八百六十卷中錄有張果老的一首詩《題登真洞》:“修成金骨煉歸真,洞瑣遣蹤不計春。野草漫隨青嶺秀,閒花長對白雲新。風搖翠條敲寒玉,水激丹砂走素鱗。自是神仙多變異,肯教蹤跡掩紅塵”。在這首詩前附有小傳:“張果,兩當人。先隱中條山,後于鸑鷟山登真洞往來,天後召之,不起。明皇以禮致之,肩輿人宮,擢銀青光祿大夫,賜號通玄先生。未幾,還山”。

據《中國古今地名大詞典》載:“鸑鷟山在甘肅兩當縣東”。《鞏呂府志》載,兩當縣東: “兩山秀聳,一名南岐,一名來儀,南有登真洞,相傳唐張果登真處。”今兩山仍在。近年來,在鸑鷟山附近連續發現兩通石碑,一通為《宋故崔公墓志銘》,刻于宋高宗紹興元年(1161年),碑文記述了北宋時兩當邑書吏崔熙率眾進京為張果請封的全過程。碑文載:“兩當邑之東有鸑鷟山,一祠嵌深,流水泠然,唐張果先生隱居處也。提刑遊師雄建祠洞側,歲遇雨暢,禱之獲應,然洞祠無額,公頗惜之。一日,公眾乞于都,仗郭思聞奏,朝延嘉其惠,封其洞曰‘登真洞’,祠曰:‘集休觀’。更數歲再乞申,命先生為‘沖妙真人’,敕誥具在本觀,賞之其不忘神惠有如此者。”另一通為《重修三清閣碑記》,立于元世祖中統五年(1264年),內容記述了重修集休觀三清閣的原因和過程。這兩通碑文證實了張果老在兩當□□山登真的歷史事實,也為“張果老為兩當人”之說提供了重要證據。

人物事跡

張果老的史跡主要載于《舊唐書》《明皇實錄》《新唐書》 等史書中。明代吳元泰《八仙出處東遊記》第二十回、二十一回專述其事,明末凌蒙初所撰《初刻拍案驚奇》卷七,對張果老事跡也有詳述。

據張果老自稱,他是帝堯時代的侍中,到唐初。已活了三千多歲。他出入常乘一匹白驢,每倒騎之,日行萬裏。休息時,便把這驢像紙一樣折疊起來,置于巾箱中,乘則以水噴之,便又成下真驢。

唐太宗、高宗聞其名召之,皆不去。後來,武則天又派人去請他,不得已,他跟著使臣上了路。當走到一名叫“妒女廟”的地方時,又假裝死去,直挺挺倒在路上,不一會兒,屍體也腐爛了。使臣隻好如實向武則天報告。唐玄宗開元二十三年(735年),唐玄宗聽人報告說張果老沒有死,便派使臣裴晤去中條山請他。裴晤見張果齒落發白,很不起眼,有點看不起他。張果老見狀,便又來了個氣絕身死,嚇得裴晤趕緊焚香相求,張果老這才蘇醒過來,但仍不肯進宮。唐玄宗聞奏後,認為裴晤辦事不中用,又命中書舍人徐嶠帶璽書相請。

張果老進宮,唐玄宗問他:“先生得道者也,何故齒發衰朽如此?”張果老回答:“我是齒落發稀時得的道,隻好這副樣子。今陛下見問,不如把齒發盡去了更好。”說罷,把自己的頭發拔了個精光,又將牙齒敲掉。唐玄宗忙說:“先生何故如此?且去歇息。”但一會兒,張果老又走了出來,面貌大變,“青鬢皓齒,愈于壯年”,唐玄宗十分驚奇,留于內殿。

唐玄宗請張果老喝酒,張果老辭道:“老臣量淺,飲不過二升。我有一弟子,可飲一鬥。”說完,隻見從殿檐飛下一位十六七歲的小道士,唐玄宗賜他酒喝,飲到一鬥時,張果老說:“不可更賜,過度必有所失,致龍顏一笑耳。”唐玄宗未予理睬,隻見酒從小道士頭頂上涌出,冠子落地,化為金杯。唐玄宗及眾妃吃了一驚,再一看,小道士不見了,地上的金杯原來是集賢院的,隻能盛酒一鬥。

一日,唐玄宗出城打獵,擒得一隻大鹿,要烹宰之。張果老見了道:“此仙鹿也,已滿千歲,本是漢武帝上林之鹿。”唐玄 宗說:“你如何得知?”張果老說:“武帝舍放時,以銅牌系于左角上。”唐玄宗派人驗看,果有一塊兩寸銅牌,但上面文字已無法辨認。張果老解釋說:這隻鹿已活了八百五十二年。唐玄宗 和群臣聽了沒有一個不相信的。

唐玄宗十分佩服張果老,就授他“銀青光祿大夫”.賜號“通玄先生”。唐玄宗還有個好道的女兒,叫玉真公主,唐玄宗就想把她嫁給張果老。不料,張果老卻堅辭不受,還唱道“娶婦得公主,平地升公府。人以為可喜,我以為可畏。”唱完大笑不止,然後掏出紙驢,吹氣成形,倒騎驢背走了。據說臨走時,唐玄宗還賜他帛三百匹、侍從兩人。

此後,張果老雲遊四方,敲打著漁鼓筒板,在民間傳唱道情,勸化世人。于是,人們便將張果老說成唱道情的祖師爺了。所謂道情,源于唐代的道曲,以道教故事為題材,宣揚出世思想。明清流傳甚廣,題材也更廣泛,在各地同民間歌謠結合而發展成多種曲藝,如陝北道情、義烏道情、湖北漁鼓、山東漁鼓、四川竹琴等。

張果老山

張果老山,又名仙翁山,位于邢台市西部15公裏處。據山上的唐代古碑記載,此山原名五峰山,廣宗道人張果在此隱居修行成為八仙之一。唐明皇李隆基奉老子為自己的祖先,抑佛興道,便敕封張果為仙翁,改邢州五峰山為仙翁山,並為張果修建了一座棲霞觀,改觀後的山洞為仙翁洞。遠在明朝時“仙翁古洞”便被譽為邢州八景之一。

地貌介紹

張果老山海拔雖449米,但相對高度很大

邢台·張果老山

,山勢顯得格外高峻挺拔。北面是斷壁懸崖,幽深莫測;南坡稍緩,呈坡狀傾斜,形成坐北向南之勢。山坡上紐紋古柏(俗稱擰勁柏)蒼翠勁拔,軀幹紐纏,條條粗粗根扎結在堅硬的岩縫之中,山花遍野,的確是一大奇觀。

風景與文化

在翠柏如黛的掩映下,有座古廟,隱顯在山坳松林之中。遊人在此遊覽,詩情畫意油然而生。登著崎嶇的山路,走上棲霞觀,南天門至達頂峰,實有曲徑通幽之感。頂上有一塊開闊地,建有一座小廟,橫匾上題曰:“至高無上”。清風吹來令人心曠神怡,棲霞觀即八仙之一的張果老廟。觀後有古洞,原名登真洞,現名張果洞,《全唐詩·第二十四冊卷八百六十》載有張果《題登真洞》詩一首:

“修成金骨練歸真,洞鎖遺蹤不計春。

野草漫隨青山嶺秀,閒花長對白雲新。

風搖翠筱敲寒玉,水激丹砂走素鱗。

自是神仙多變異,肯教蹤跡掩紅塵”。

洞前有一奇異的水池,稱為“聖水池”也叫水簾洞。水從洞上滴入,不涸不溢終年叮當作響,水色晶瑩,清澈見底。此外還有石驢、八仙洞、通天橋、白鹿洞等古跡十餘處。

張果老山的松柏堪稱一絕,山陽遍布擰勁柏,山陰箭頭柏又獨成一景。山腰一棵以槐的千年“苦夢樹”更為奇物,特別是山腰有一棵似槐非槐,似椿非椿的“古樹”,古老蒼勁。有一道人

張果老像

說這是一棵“苦夢樹”,該樹遂由此而得名。它每逢農歷三月初八廟會凌晨開花,花香襲人。待到傍晚廟會散場時,花也同時凋落,給一年一度的廟會平添了幾分神奇色彩。苦夢樹的花香能使人神清氣爽,健身益壽,此樹亦被視為鎮山之寶。

民間對此山曾流傳著許多美妙的神話傳說,來此覽勝之遊客,眼觀其景,再聞其事,儼如進入仙境。明代邑人傅來鵬在此秋夜飲酒後作詩一首:

秋仲尋真紫府宮,霜天曙色景分明。

風恬翠柏蒼岩靜,月映寒潭碧水清。

幾度猿啼驚雪嶺,數聲鶴唳過松棚。

洞中夜半相傳斝,身世恍疑在玉京

地址: 邢台市西部15公裏景劉庄村

棲霞觀

龍脊山自然風景區坐落在濉溪縣東北的新蔡鎮,新蔡鎮王庄北,有三山錯落懷抱小山,民謠“三山夾一山,不出皇帝出神仙”。張果老即出生于此。張果老,本名張果,史傳生于南北朝後期,仙逝于唐開元年間,《唐書》裏有記載。他少時家貧,赴濉溪拜師學習釀酒。在學釀過程中,大病一場,病愈還願,在龍脊山的大方寺出家。因偷食寺內老僧的仙參而成仙,驢喝了參湯則成了“神驢”。怕老僧追趕,張果老索性倒騎毛驢望後而逃,從此遊遍四海成為八仙之一。現龍脊山自然風景區內有當地政府在2002年建立的“張果老倒騎驢”石雕。龍脊山的大方寺始建于東漢末年,是一座類似于平房的佛寺,相傳自佛教傳入中國,就建了這座寺廟

張果老墓

張果老,本名張果,唐朝時人,生于邢州(今邢台市)廣宗縣張固

邢台·張果老墓

寨村,法號廣宗道人,在邢州五峰山修行。因玄宗皇帝抑佛興道,敕封其為仙翁,御封張果老為銀青光祿大夫,號通玄先生。張果老要求返回山林,唐玄宗乃御賜邢州五峰山為張果老的修道場所,並為其修建了一座棲霞觀,命二人做他的弟子,侍奉他,又贈他布絹三百疋,並命令沿途驛站,護送他到邢州。邢州刺史還為其開闢了仙翁山到邢州城的道路,並搭建了仙翁橋一座,方便張果老出入和百姓香客進香朝拜,棲霞觀內的山洞原名登真洞(張果老仙去後被稱作仙翁洞),張果老曾題詩其上:

修成金骨練歸真,洞鎖遺蹤不計春。

野草漫隨青嶺秀,閒花長對白雲新。

古張果老井

風搖翠筱敲寒玉,水激丹砂走素鱗。

自是神仙多變異,肯教蹤跡掩紅塵。

天寶年間,唐玄宗又招張果老,遠在邢州的張果老聽說之後忽然死掉了。他的弟子埋葬了他,但是後來開棺一看,原來隻是一口空棺材。就這樣張果老不知所終。後來,唐玄宗下詔改邢州五峰山為仙翁山(俗稱張果老山),以棲霞觀作祭祀張果老之所。自此仙翁山成為邢州的一方名勝,遠在唐宋時‘仙翁古洞’便被譽為邢州八景之一。

仙翁古洞

仙翁古洞,明清時期的邢州八景之一,即張果老山的仙翁洞,原名

仙翁古洞

登真洞,為張果老修道的地方,果老去世後改做仙翁洞。張果老山又名仙翁山,位于邢台市城西三十裏,七裏河上遊。據《順德府志》記載:“仙翁山在城西北三十裏,唐張果老嘗憩山上,因名。山半有果老祠,祠後有洞,洞有池,大不盈尺……有八仙洞碑記尚存。” 古人雲:“山不在高,有仙則名”正因為此山有八仙之一的張果老,所以海拔僅449米的小山,卻聞名遐爾。上世紀八十年代仙翁山被列為省級風景名勝區,以其優美的風光迎接四方遊客。登真洞現已成為著名的道教活動中心,每年國內外朝拜者甚多。

因此山處于平原地區,故而顯得高峻挺拔,幽深莫測。北面是懸崖斷壁,南坡稍緩,山勢呈坡狀傾斜。山坡上生長多年的紐紋古柏(俗稱擰勁柏)蒼勁挺拔,盤根錯節,纏伏于山石岩縫之間。在蒼松翠柏掩映下,幾座古廟隱約于山巒之間。沿著崎嶇山路,走進棲霞觀、南天門直達頂峰,在一塊開闊地上建有一座古廟,廟門匾額上書“至高無上”四個大字。棲霞觀即張果老廟,廟後有一古洞,洞前有一水池,人稱“聖水池”,水從洞頂滴落,終年叮咚作響,不涸不溢。水色晶瑩,清澈見底。山坡上還有八仙洞、石驢、通天橋、白鹿洞、等十多處古跡。在山腰處有一棵古樹,它似槐非槐,似椿非椿,古老蒼勁,長勢奇特,人稱“苦夢樹”。象征道家苦心修練,羽化升仙和人生如夢之含意。元至正年(1341年),括修了順德府至張果老山的道路,並在張果老山下修建“仙翁橋”,系石拱橋,由是仙翁古洞作為一方名勝聞名四方,早在元明時期,就是邢州八景之一。明崇禎十年(1637年),進行了維護重修。明朝時,邢台縣縣令朱誥因連年幹旱來張果老山剃發求雨,當夜邢州大地便普降甘霖,朱縣令心花怒放,賦詩一首贊美仙翁古洞有靈。

仙翁古洞

明代 朱誥

蘊隆千裏乾封禪,天際棲霞碧泉

信是仙靈禱有應,甘霖一夜滿山川。

畢尋民瘼拜古洞,誠為蒼生祈豐年。

西嶺桑麻應澍雨,仙家原本有真元。

明代順德府知府李京曾為張果老山題詩曰:

仙翁山

明代·李京

開元天子好神仙,蝙蝙飛來玉殿前。

一自羅公推甲子,紙驢踏破太行顛。

張果老登真洞位于兩當縣城東南的靈官峽白皮松自然保護區內。出兩當縣城15公裏就來到了著名作家杜鵬程筆下的靈官峽。靈官峽東西貫通整個公園,峽中高峰聳峙,溪流沉割,雲蒸霞蔚,松濤嘯風,全區景色宜人,十分獨特,代表景觀有“鏡峰捧日”、“張果老登真洞”、“故道松濤”、“仙山”等,還有全國乃至世介面積最大的天然白皮松4萬多畝,靈官峽森林公園已列為國家級白皮松保護區和省級森林公園。

鸑鷟山就位于靈官峽東側,往南跨越琵琶崖,故道水與蜀道相連,登上鸑鷟山遠眺群山蜿蜓連綿,森林氣象萬千,雲山霧海,美不勝收,自然景觀和人文景觀競秀,文化內涵深厚。雖無華山之險峻,廬山之雄奇,卻以其清秀明麗,奇松遍野聞名于當地,更有張果老在登真洞裏修煉成仙的神話傳說為鴛蔫山蒙上了一層神秘的外衣。

在靈宮殿往下100米處,國道316線南側,抬眼即見修葺後的“登真洞”,攀階梯拾級而上百米處,懸空亭撲面而來,一柱攀天的八角亭與懸空亭成崎角,懸空亭後石柱陡立,與殿後登真洞一字排開,明暗互補氣勢萬千。登真洞,即“張果老洞”。是唐通玄先生張果修真處。張果是我國道教中八大仙之一,有關八仙的神話故事,數百年來在我國和東南亞、日本、朝鮮、越南及西方各國廣為流傳,張果俗稱張果老,唐代武則天、玄宗時人,新舊《唐書》中均有文字記述。《全唐詩·第二十四冊卷八百六十》載有張果《題登真洞》詩一首:“修成金骨練歸真,洞鎖遺蹤不計春。野草漫隨青山嶺秀,閒花長對白雲新。風搖翠筱敲寒玉,水激丹砂走素鱗。 自是神仙多變異,肯教蹤跡掩紅塵”。詩後附一小傳:“張果,兩當人。先隱中條山,後于鸑鷟山登真洞往來。天後召之不起,明皇以禮致之,肩輿入宮,銀青光綠丈夫,賜號通玄先生,未幾還山”。又據《兩當縣新志·名跡篇》:城東十五裏鸑鷟山有“登真洞”,相傳唐通玄先生張果修真處,洞高一丈深百尺,有水自頂註入石池中,旁石震之有聲,又名石鼓洞。崔熙碑載:“兩當邑之東有鸑鷟山,一洞嵌深流水冷然,唐張果先生隱居所也……”,登真洞由三洞一閣相嵌而成,疊連成軸。其中二洞與三洞皆幽深莫測,內塑果老倚塌,八仙聚會與董真人造訪等群塑,形象逼真,談笑風趣,各具姿態,意趣盎然。洞頂“三清閣”有果老的宗師元始天尊,靈官天尊和太事老君道德三位天尊。還有一觀一廟,即集休觀、樵夫廟,毀于戰亂,遺跡尚存。張果洞出土唐三彩和琉璃建築物殘蟲及部分鈔幣,千年變故依稀可見。但洞內還儲存著唐、宋以來各代記述張果老在此修仙悟道、造樓建閣的記述碑文和歷代文人墨客為登真洞題寫的詩碑。

北宋政和二年(公元1112年)秦風提舉詠“登真洞”。

三千行滿末驂鸞,閒臥空山不計年。

雲鎖洞門清扣玉,石流甘液泠飛泉。

青驢去踏紅塵裹,白鶴夾歸玉柱前。

試看高真棲隱處,此中疑似蔚藍天。

馬在田詩雲:

洞口煙霞五色文,洞深一竇杳難分。

桃花亂落澗中水,芝草自生石畔雲。

去去白驢何日返,寥寥石鼓幾回聞。

誰人傳得長生術,我欲相從一問君。

清邑人羅璋《果老遺跡》

古洞餘仙跡,空名隻是浮。

杵聲山久寂,(棋)局嶺徒留。

爛斧失柯影,殘碑沒記遊。

往來街道珞,瞻眺幾時休。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