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昭 -三國時期吳國重臣

張昭

張昭   字:子布    生卒:156—236    籍貫:徐州彭城郡(今江蘇徐州)  容貌:矜嚴,有威風    官職:輔吳將軍、婁候,邑萬戶    謚號:文侯

  • 中文名稱
    張昭
  • 別名
    張子布、張公
  • 國籍
    孫吳
  • 民族
    漢族
  • 出生地
    徐州彭城(今江蘇徐州)
  • 出生日期
    公元156年(東漢永壽二年)
  • 逝世日期
    公元236年(孫吳嘉禾五年)
  • 職業
    政治家、儒學家
  • 主要成就
    輔佐孫策、孫權穩定江東與孫邵、滕胤等撰定朝儀
  • 代表作品
    《春秋左氏傳解》、《論語註》
  • 官銜
    輔吳將軍、班亞三司
  • 封爵
    婁侯
  • 謚號
    文侯
  • 容貌
    矜嚴,有威風

人物生平

年二十被舉孝廉,辭不就。徐州刺史陶謙舉以為茂(秀)才,仍不接受陶謙認為他輕視自己,就收押了他。後經友人營救得釋。張昭遂去徐州而避亂江東,得為孫策謀士。孫策拜為長史、撫軍中即將。公元200年,孫策臨終托弟孫權張昭張昭則盡力輔佐孫權,迅速穩定了民心士氣。張昭敢于直言諫議,曾因違背孫權意願而一度不讓他朝見。公元229年,孫權即東吳皇帝位,拜以為輔吳將軍,改封婁候,邑萬戶。張昭因年老多病而辭官,著有《論語註》。 公元236年,張昭因病逝世,謚文侯。

張昭

主要事件

佐孫策

張昭字子布,彭城人也。少好學,善隸書,從白侯子安受《左氏春秋》,博覽眾書,與琅邪趙昱、東海王朗俱發名友善。弱冠察孝廉,不就。與朗共論舊君諱事,州裏才士陳琳等皆稱善之。刺史陶謙舉茂才,不應,謙以為輕己,遂見拘執。昱傾身營救,方以得免。漢末大亂,徐方士民多避難揚土,昭皆南渡江。孫策創業,命昭為長史、撫軍中郎將,升堂拜母,如比肩之舊,文武之事,一以委昭。昭每得北方士大夫書疏,專歸美于昭昭欲嘿而不宣則懼有私,宣之則恐非宜,進退不安。策聞之,歡笑曰:“昔管仲相齊,一則仲父,二則仲父,而桓公為霸者宗。今子布賢,我能用之,其功名獨不在我乎!”,

孫策托弟

策臨亡,以弟權托昭,昭率群僚立而輔之。上表漢室,下移屬城,中外將校,各令奉職,權悲感未視事,昭謂權曰:“夫為人後者,貴能負荷先軌,克昌堂構,以成勛業也。方今天下鼎沸,群盜滿山,孝廉何得寢伏哀戚,肆匹夫之情哉?”乃身自扶權上馬,陳兵而出,然後眾心知有所歸。

昭復為權長史,授任如前。後劉備表權行車騎將軍,昭為軍師。權每田獵,常乘馬射虎,虎常突前攀持馬鞍。昭變色而前曰:“將軍何有當爾?夫為人君者,謂能駕御英雄,驅使群賢,豈謂馳逐于原野,校勇于猛獸者乎?如有一旦之患,奈天下笑何?”權謝昭曰:“年少慮事不遠,以此慚君。”然猶不能已,乃作射虎車,為方目,間不置蓋,一人為御,自于中射之。時有逸群之獸,輒復犯車,而權每手擊以為樂。昭雖諫爭,常笑而不答。魏黃初二年,遣使者邢貞拜權為吳王。貞入門,不下車。昭謂貞曰:“夫禮無不敬,故法無不行。而君敢自尊大,豈以江南寡弱,無方寸之刃故乎!”貞即遽下車。拜昭為綏遠將軍,封由拳侯。權于武昌,臨釣台,飲酒大醉。權使人以水灑群臣曰:“今日酣飲,惟醉墮台中,乃當止耳。”昭正色不言,出外車中坐。權遣人呼昭還,謂曰:“為共作樂耳,公何為怒乎?”昭對曰:“昔紂為糟丘酒池長夜之飲,當時亦以為樂,不以為惡也。”權默然。有慚色,遂罷酒。

初,權當置丞相,眾議歸昭。權曰:“方今多事,職統者責重,非所以優之也。”後孫邵卒,百寮復舉昭,權曰:“孤豈為子布有愛乎?領丞相事煩,而此公性剛,所言不從,怨咎將興,非所以益之也。”乃用顧雍

權既稱尊號,昭以老病,上還官位及所統領。更拜輔吳將軍,班亞三司,改封婁侯,食邑萬戶。在裏宅無事,乃著《春秋左氏傳》解及《論語》註。權嘗問衛尉嚴畯:“寧念小時所暗書不?”畯因誦《孝經》“仲尼居”。昭曰:“嚴畯鄙生,臣請為陛下誦之。”乃誦“君子之事上”,鹹以昭為知所誦。

直諫

昭每朝見,辭氣壯厲,義形于色,曾以直言逆旨,中不進見。後蜀使來,稱蜀德美,而群臣莫拒,權嘆曰:“使張公在坐,彼不折則廢,安復自誇乎?”明日,遣中使勞問,因請見昭。昭避席謝,權跪止之。昭坐定,仰曰:“昔太後、桓王不以老臣屬陛下,而以陛下屬老臣,是以思盡臣節,以報厚恩。使泯沒之後,有可稱述,而意慮淺短,違逆盛旨,自分幽淪,長棄溝壑,不圖復蒙引見,得奉帷幄。然臣愚心所以事國,志在忠益,畢命而已。若乃變心易慮,以偷榮取容,此臣所不能也。”權辭謝焉。

權以公孫淵稱藩,遣張彌、許晏至遼東拜淵為燕王。昭諫曰:“淵背魏懼討,遠來求援,非本志也。若淵改圖,欲自明于魏,兩使不反,不亦取笑于天下乎?”權與相反復,昭意彌切。權不能堪,案刀而怒曰:“吳國士人入宮則拜孤,出宮則拜君,孤之敬君,亦為至矣,而數于眾中折孤,孤嘗恐失計。”昭熟視權曰:“臣雖知言不用,每竭愚忠者,誠以太後臨崩,呼老臣于床下,遺詔顧命之言故在耳。”因涕泣橫流。權擲刀致地,與昭對泣。然卒遣彌、晏往。昭忿言之不用,稱疾不朝。權恨之,土塞其門,昭又于內以土封之。淵果殺彌,晏。權數慰謝昭,昭固不起,權因出過其門呼昭,昭辭疾篤。權燒其門,欲以恐之,昭更閉門戶。權使人滅火,住門良久,昭諸子共扶昭起,權載以還宮,深自克責。昭不得已,然後朝會。

壽終

昭容貌矜嚴,有威風,權常曰:“孤與張公言,不敢妄也。”舉邦憚之。年八十一,嘉禾五年卒。遺令幅巾素棺,斂以時服。權素服臨吊,謚曰文侯。長子承已自封侯,少子休襲爵。

歷史評價

陳壽:張昭受遺輔佐,功勛克舉,忠謇方直,動不為己;而以嚴見憚,以高見外,既不處宰相,又不登師保,從容閭巷,養老而已,以此明權之不及策也。昭每朝見,辭氣壯厲,義形於色。

孫權:孤豈為子布有愛乎?領丞相事煩,而此公性剛,所言不從,怨咎將興,非所以益之也。如張公之計,今已乞食矣。使張公在坐,彼(蜀臣)不折則廢,安復自誇乎?孤與張公言,不敢妄也。

《江表傳》:昭忠謇亮直,有大臣節。

裴松之:臣松之以為張昭勸迎曹公,所存豈不遠乎?夫其揚休正色,委質孫氏,誠以厄運初遘,塗炭方始,自策及權,才略足輔,是以盡誠匡弼,以成其業,上籓漢室,下保民物;鼎峙之計,本非其志也。曹公仗順而起,功以義立,冀以清一諸華,拓平荊郢,大定之機,在於此會。若使昭議獲從,則六合為一,豈有兵連禍結,遂為戰國之弊哉!雖無功於孫氏,有大當於天下矣。昔竇融歸漢,與國升降;張魯降魏,賞延于世。況權舉全吳,望風順服,寵靈之厚,其可測量哉!然則昭為人謀,豈不忠且正乎!

王朗:張子布,民之望也,北面而相之。

習鑿齒:張昭於是乎不臣矣!夫臣人者,三諫不從則奉身而退,身苟不絕,何忿懟之有?且秦穆違諫,卒霸西戎,晉文暫怒,終成大業。遺誓以悔過見錄,狐偃無怨絕之辭,君臣道泰,上下俱榮。今權悔往之非而求昭,後益回慮降心,不遠而復,是其善也。昭為人臣,不度權得道,匡其後失,夙夜匪懈,以延來譽,乃追忿不用,歸罪於君,閉戶拒命,坐待焚滅,豈不悖哉!

現代評價

張昭字子布,彭城(今徐州)人,自小好學,博覽群書,尤專《左氏春秋》,並能寫得一手精湛的隸書。還未成年,就被鄉人舉為孝廉,與當時名士王朗(曹魏時官至司徒),趙昱等成為密友,更受彭城才子陳琳(為袁紹撰寫討曹檄文者)的稱贊。

張昭是位十分重視名節的知識分子。徐州剌史陶謙舉其為茂才欲加的重用,但張昭因對方官聲有虧而斷然拒絕,布衣人反炒了封疆大吏的魷魚!一怒之下,陶謙將其下入獄中,多虧了好友趙昱傾身營救,才幸免于難。出獄後張昭南渡長江避禍于揚州(不是今天的揚州市,而是東漢的行政區劃,包括今天的蘇中、蘇南、江西、浙江、福建等),孫策敬重張昭的品德才能,待之以師友之禮,任命為長史,撫軍中郎將,東吳的政治軍事,全部交他一手處理,孫策當起了甩手東家。

張昭主事後,北方士大夫寫信到東吳,一字不提主人孫策,倒將功勞、榮譽一概歸之于他。張昭被夾在兩難之中:告訴孫策吧,怕造成難以辯白的誤會;不告訴吧,隱匿本身就是嚴重的罪責。在他進退兩難中,孫策從側面知道了,大度地笑道:“春秋時管仲相齊,這個也隻說仲父(齊桓公稱他為仲父),那個也隻說仲父,而齊桓公(什麽事情也不做),照樣是周朝的霸主宗師。今天子布德才兼備,我能用之,你的功勞能不歸在我的名下嗎?”(見《三國志·張昭傳》)看來,孫策的識人與豁達也是他人難以比擬的。

不幸地是,孫策英年早逝。在彌留之際,他把張昭招到病榻前叮嚀:“若仲謀不任事者,君自取之。正復不克捷,綬步西歸,無所慮。”由此可見孫策對張昭的依重。

孫策一死,劉備上奏章給漢獻帝並獲得批準,孫權被封為車騎將軍,張昭並封為軍師。在三國史上,這是唯一的軍師。孫策死時,孫權年僅十七歲,還是位少不更事的孩提,還十分任性和狂悖,正是在張昭的匡佑下,才一步步走上正路的。孫權在武昌釣台飲酒大醉,命人用水澆群臣,並說道:“今天都必須開懷暢飲,隻有醉倒在台上,才能罷休。”張昭見狀,出來坐到自己的車上。被孫權召回責問時,張昭答道:“昔紂王為糟丘酒池長夜之飲,當時亦以為樂,不以為惡也。”

張昭的主持下,東南抵定,民眾也逐漸安居樂業,孫權野心也膨脹起來。魯肅教唆孫權割地稱雄時,張昭對此十分反感。他對孫權說:“肅年少,粗疏,未可用。”但孫權因為周瑜曾告訴他:“肅才宜佐時,當廣求其比,以成功業,不可令去。”

由于魯肅的加入,以周瑜為首的軍界國家分裂主義在東吳佔據上風。適在其時,曹操在不適當時機給孫權的私人信件,必然在東吳中集團中發生激烈爭論。

戳破“八十萬水軍”這張紙的是周瑜、諸葛亮兩人。荊州為曹操所得時,諸葛亮就在那裏,而且在當陽長板坡一帶有戰鬥接觸,對敵方有更為深入的了解。當他為劉備出使東吳促成聯合是,不辱使命地完成了三項任務:

其一,使用激將法刺激孫權堅定抗拒曹軍的勇氣。

其二,亮出了劉備的底牌加以炫耀,以證明己方有與之聯合的力量。

其三,諸葛亮精當地分析了曹軍貌似強大,實則十分虛弱的情勢。

其四:為孫權指出了抗拒曹操的光明前途,“今將軍誠能命猛將統兵數萬,與豫州協規同力,破曹軍必矣。曹軍破,必北還,如此則荊、吳之勢強,鼎足之形成矣。”

應該說,此時候,孫權再沒有猶豫之處,他立即下了決心,並付之行動,派“遣周瑜程普魯肅等率水軍三萬,隨亮詣先主(見劉備),並力拒曹公。”

周瑜諸葛亮兩人對曹軍的分析是十分精當入微的,比起張昭等人高出很多。張昭等人雖然對曹軍戰鬥力缺乏正確分析,而他們所要主張的,則是國家的完整統一,民眾的安居樂業。張昭此後便一直受到不公正待遇。公元二二二年,孫權在建業(今南京市)稱吳王,並宴會百官,酒席間,張昭出于禮節,正欲上前褒贊孫權大德時,孫權卻冷冰冰說道:“如張公之計,今已乞食矣。”但張昭畢竟是張昭,自此之後就以年老多病為理由辭去官職,在家中著述《〈春秋左傳〉解》及《〈論語〉註》。

張昭退隱之後,孫權才感到他的重要,不得不跪在地上請他回來。張昭遂借題發揮地說道:“昔太後,桓王不以老臣屬陛下,而以陛下屬老臣,是以思盡臣節,以報厚恩,使泯滅之後,有可稱述,而意慮短淺,違逆盛旨,自分幽淪,長棄溝壑,不圖復蒙引見,得奉帷幄。然臣愚心所以事國,志在忠益,畢命而已。若乃變心易慮,以偷榮取容,此臣所不能也。”。一個“愚心所以國事,志在忠益”。金玉肺腑,擲地有聲!在張昭堂堂正正的抗爭之下,孫權也不能不加以撫慰。

張昭雖被請出,但不公正待遇亦然存在。孫權稱帝後,在東吳文官之中,丞相一職非張昭莫屬,群臣也一致推薦。孫權找了個冠冕堂皇的借口而不肯任用:“方今事多,職流者責重,非所以優也。” 言下之意,是要選一位能負重遠行之人或年富力強者,于是以孫邵為丞相,而這位文官班頭在《三國志》中竟沒有列傳!顯然,孫邵在之前之後都沒有值得記述的功勞政績。孫邵死後,大臣再次推薦張昭孫權又假惺惺說道:“孤豈為子布有愛乎?欽丞相事煩,而此公性剛,所言不從,怒咎將興,非所以益之也。”于是,又拋開張昭而任命了顧雍

孫權兩次不採納大臣的推薦,所持理由又完全不同。第二次又是對第一次“職流者責重”的否定。隻能說明他是在千方百計地尋找借口。在《江表傳》有一段話:“所以不相昭者,蓋以昔駁周瑜魯肅等議為非也。”此推測雖不曾加以論證,卻值得後世深思。

負面評價

張昭在沒有加入孫氏集團前,是江北名士,是當時社會的上流人物,也確實有一定的才幹。自從他跟隨孫策後,確實為孫氏集團在江東統治的鞏固做出了顯著的貢獻。但是,當曹操南下時,他極力勸孫權投降,讓孫權極為不滿,這也為後來孫權疏遠張昭埋下了伏筆,孫權兩次拜相,都沒有考慮張昭,先是孫韶,後是顧雍,雖然禮儀上非常尊重張昭,直到他八十一歲死去。

現在的一些觀點認為,張昭孫權投降曹操是立足于中國統一大業,是符合當時人民渴望統一的歷史潮流的。所以,現在為張昭叫好的呼聲很高,張昭在勸孫權投降時沒有說過一句百姓久困于戰亂,渴望和平的話,他說的是:現在曹操勢力太強大,我們是打不過的,既然打不過,隻有投降好了。


那張昭為什麽不在扶佐孫策的時候勸孫策向實力比孫氏強大的曹操投降?如果孫策降了,那曹操的實力就會大大增強,中國的統一就會提前實現,張昭也是個分裂分子,這樣說可以嗎?歷史是不斷前進的,統一有一個漫長的過程,東漢末年的軍閥混戰是老百姓日子過的最苦的時候,統一的歷史腳步從來沒有停止,但需要一個過程。曹操的統一和孫權的統一在本質是沒有區別的,關鍵于他們力量的互相變化,這個變化在不斷的朝著統一的目的邁進。

張昭的歷史任務不是從他的立場上為曹操完成統一,而是他應該在為孫權的統一事業中做出貢獻,孫權也是當時有希望完成中國統一的力量。何況孫權早有統一華夏之志,隻不過曹操實力太強,難以做到而已。曹操實力強,也有統一的志向,但孫權劉備的勢力卻讓他難以完成這個志向,互相的作用是公平的,而不是做個所謂忍辱負重的內奸便可以完成的。

張昭孫權投降根本不是出于什麽熱愛和平,渴望統一,最重要的原因,是當時中原地區是中國文化和經濟最為先進的地區,做為一個名士,中原地區先進的文化才是他最向往的,做中國(中原)名士自然要比做個偏安江東的名士要來的光鮮。其他人如顧雍等都是這樣的。從品德上來說,張昭也不是什麽正人君子,他所謂的名士風範不過是他假道學的面具,不在大戰略上忠于自己所從事的事業,隻在小節上斤斤計較。曹丕三十萬大軍南下的時候,張昭怎麽就沒有再勸孫權投降,他不僅是對孫權的不忠,而是對他自己所從事的事業的不忠。曹操可以統一中國,難道孫權就不可以嗎?孫仲謀說的好:若從張公,吾今將乞食矣。大快人心。

三國演義遊戲角色

張昭

張昭(156-236),字子布,彭城(治今江蘇徐州)人,三國時期吳國重臣,善丹青。東漢末年,渡江南至揚州。孫策創業,命張昭為長史、撫軍中郎將,文

武之事,一以委昭。策臨亡,以弟孫權托昭,昭率群僚立而輔之。孫權行車騎將軍,張昭為軍師。魏黃初二年(221),拜昭為綏遠將軍,封由拳侯。

武將職業:策士武器:羽扇

所屬國家:吳國武力:49

獲得級別:安南將軍 謀略:89

初始資質:40-55 兵法:84

天賦:【諫言】與張紘合成江東二張,孫策曾以內事拖之。性剛,對孫權多有直諫,治療效果增加。

武將技:【妙手回春】對乙方損失最多的同伴恢復兵力。

軍師技:【救死扶傷】恢復己方群體兵力,軍師謀略越高,恢復兵力越多。

招募條件:(1)官職達到安南將軍;(2)在過關斬將仙霞關中,擊敗金色模式張昭。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