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旭 -唐代書法家

張旭

唐代書法家
更多義項 ▼ 收起更多 ▲

張旭(生卒年不詳),字伯高,一字季明,漢族,唐朝吳縣(今江蘇蘇州)人,開元、天寶時在世,曾任常熟縣尉,金吾長史。

草書著名,與李白詩歌,裴旻劍舞,稱為【三絕】。詩亦別具一格,以七絕見長,與李白、賀知章等人共列飲中八仙之一。與賀知章、張若虛、包融號稱"吳中四士"。書法與懷素齊名。

性好酒,據《舊唐書》的記載,每醉後號呼狂走,索筆揮灑,時稱張顛。實也說明他對藝術愛好熱狂度,被後世尊稱為"草聖"。

  • 出生地
    江蘇蘇州
  • 主要作品
    《古詩四帖》、《肚痛帖》等
  • 字    號
    字伯高,一字季明
  • 別    稱
    張長史
  • 所處時代
    唐朝
  • 本    名
    張旭
  • 民族族群
    漢族
  • 主要成就
    被後人譽為"草聖"
  • 職    業
    書法家、常熟尉、金吾長史
  • 去世時間
    750
  • 出生時間
    675

人物生平

​張旭(生卒年不詳),唐代書法家。

初仕為常熟尉,後官至金吾長史,人稱"張長史"。其母陸氏為初唐書家陸柬之的侄女,即虞世南的外孫女。

張旭為人灑脫不羈,豁達大度,卓爾不群,才華橫溢,學識淵博。與李白、賀知章相友善,杜甫將他三人列入"飲中八仙"。是一位極有個性的草書大家,因他常喝得大醉,就呼叫狂走,然後落筆成書,甚至以頭發蘸墨書寫,故又有"張顛"的雅稱。後懷素繼承和發展了其筆法,也以草書得名,並稱"顛張醉素"。

張旭性格豪放,嗜好飲酒,常在大醉後手舞足蹈,然後回到桌前,提筆落墨,一揮而就。有人說他粗魯,給他取了個張癲的雅號。其實他很細心,他認為在日常生活中所觸到的事物,都能啓發寫字。偶有所獲,即熔冶于自己的書法中。當時人們隻要得到他的片紙支字,都視若珍品,世襲真藏。

張旭

張旭的書法,始化于張芝、二王一路,以草書成就最高。

史稱"草聖"。他自己以繼承"二王"傳統為自豪,字字有法,另一方面又效法張芝草書之藝,創造出瀟灑磊落,變幻莫測的狂草來,其狀驚世駭俗。相傳他見公主與擔夫爭道,又聞鼓吹而得筆法之意;在河南鄴縣時愛看公孫大娘舞西河劍器,並因此而得草書之神。顏真卿曾兩度辭官向他請教筆法。張旭是一位純粹的藝術家,他把滿腔情感傾註在點畫之間,旁若無人,如醉如痴,如癲如狂。唐韓愈《送高閒上人序》中贊之:"喜怒、窘窮、憂悲、愉佚、怨恨、思慕、酣醉、無聊、不平,有動于心,必于草書焉發之。觀于物,見山水崖谷、鳥獸蟲魚、草木之花實、日月列星、風雨水火、雷霆霹靂、歌舞戰鬥、天地事物之變,可喜可愕,一寓于書,故旭之書,變動猶鬼神,不可端倪,以此終其身而名後世。"熊秉明《中國書法理論體系》說:"張旭是中國書法史上一個極重要的人物。他創造的狂草向自由表現方向發展的一個極限,若更自由,文字將不可辨讀,書法也就成了抽象點潑的繪畫了。"

張旭心經張旭心經

張旭死後,大家都很懷念他。如杜甫入蜀後,見張旭的遺墨,萬分傷感,寫了一首《殿中楊監見示張旭草書圖》,詩中曰:斯人已雲亡,草聖秘難得。及茲煩見示,滿目一凄惻。李頎在《贈張旭》一詩中說:露頂據胡床,長叫三五聲。興來灑素壁,揮筆如流星。可見大家對張旭的敬愛之深。常熟人民為了紀念張旭,直到今天,城內東門方塔附近還保留著一條"醉尉街"。舊時,城內還曾建有"草聖祠",祠內的一副楹聯:"書道入神明,落紙雲煙,今古競傳八法;酒狂稱草聖,滿堂風雨,歲時宜奠三杯",表達了邑人對這位草書之聖的深深崇敬。張旭洗筆硯的池塘也曾長期保留,稱為"洗硯池"。蘇州將興建唐代張旭草聖祠。位于唐寅墓西側,全部採用古建築材料興建,將草聖祠建成類似浙江紹興蘭亭的建築,陳列展示張旭書法藝術成就,並成為國內外文人雅士筆會場所。蘇州百姓以書法家張旭引為自豪。草聖張旭也是中華民族的驕傲與光榮。

主要作品

《古詩四帖》

張旭書法功力深厚,並以精能之至的筆法和豪放不羈的性情,開創了狂草書風格的典範。張旭以獨特的狂草書體,在名貴的"五色箋"上,縱情揮寫了南北朝時期兩位文豪謝靈運與庾信的古詩共4首(見圖,局部)。作品落筆力頂千鈞,傾勢而下,行筆婉轉自如,有急有緩地蕩漾在舒暢的韻律中。他的字奔放豪逸,筆畫連綿不斷,有著飛檐走壁之險。草書之美其實就在于信手即來,一氣呵成,給人以痛快淋漓之感。收藏這幅作品的是遼寧省博物館。

《草書心經》

張旭的《草書心經》最早見于《碑刻拔萃》,其《唐草心經》碑目下寫明張旭,此前碑林中有明成化年間知府孫仁從百塔寺移來的《草書心經》,《關中金石文字存逸考》對這兩種草書"心經"都錄,其"心經、肚痛帖、千文斷碑"條下註"均張旭草書,無年月",並稱"右三石均在西安碑林"。張旭的《草書心經》最晚見于民國三年(1914年)《碑林碑目表》,但此後便下落不明了。

張旭

《肚痛帖》

《肚痛帖》:單刻帖。無款。此帖用筆頓挫使轉,剛柔相濟,千變萬化,神採飄逸。全帖僅30字,寫來洋洋灑灑一氣貫之,氣韻生成。

明王世貞跋雲:"張長史《肚痛帖》及《千字文》數行,出鬼入神,倘恍不可測。"

《郎官石柱記》

全名《尚書省郎官石柱記序》,唐人陳九言撰,張旭正書。《郎官石柱記》是傳世最為可靠的張旭真跡,原石久佚,傳世僅王世貞舊藏"宋拓孤本",現藏日本。歷來評價甚高。此石宋時已有刻本。字型取歐陽詢、虞世南筆法,端庄嚴謹,不失規矩,展現出楷書的精妙。《宣和書譜》中評說:"其名本以顛草,而至于小楷行草又不減草字之妙,其草字雖然奇怪百出,而求其源流,無一點畫不該規矩者。"此序楷勢精勁凝重,法度森嚴,雍容閒雅兼而有之,是張旭存世的重要楷書作品。

張旭郎官石柱記孤本拓本張旭郎官石柱記孤本拓本

歷史印記

飲酒痛書

張旭草書得筆法,後傳崔邈顏真卿。旭言:"始吾聞公主與擔夫爭路,而得筆法之意;後見公孫氏舞劍器而得其神。"飲醉輒草書,揮筆大叫。以頭搵水墨中而書之,天下呼為張顛。醒後自視,以為神異,不可復得。後輩言筆者,、歐、褚、薛。或有異論,至長史無間言。(出《國史補》)

張旭深得草書筆法,後傳給了崔邈、顏真卿。張旭說:"開始時,我聽說公主與挑夫爭著走路而悟得草書筆法的意境。後來觀公孫大娘舞劍而悟得草書筆法的神韻。"張旭每次飲酒醉時就草書,揮筆大叫。將頭浸入墨汁中用頭書寫,世上人稱他為"張顛"。酒醒後看見自己用頭寫的字,認為它神異而不可重新得到。後人評論書法名家,歐陽詢、虞世南、褚遂良、薛稷四人,或許有不同的意見,至于論到張旭,都沒有抗告。

常熟判案

旭釋褐為蘇州常熟尉。上後旬日,有老父過狀,判去。不數日復至。乃怒而責曰:"敢以閒事,屢擾公門。"老父曰:"某實非論事,覩少公筆跡奇妙,貴為篋笥之珍耳。"長史異之,因詰其何得愛書。答曰:"先父受書,兼有著述。"長史取視之,信天下工書者也。自是備得筆法之妙,冠于一時。(出《幽閒鼓吹》)張旭脫去短衣官任蘇州常熟尉。上任後十多天,來一位老人遞上狀紙告狀。張旭在狀紙上批示判去。過不幾天,這位老人又來了。張旭大怒責備老人說:"你竟敢用閒事來屢次騷擾公堂?"老人說:"我實際上不是到你這理論事情來的。我是看到你批示狀紙的字寫得奇妙珍貴得可放在篋笥中收藏起來呀!"張旭聽後感到驚異,問老人為什麽這樣喜愛書法?老人回答說:"先父受過文化教育,還有著作遺留在世。"張旭讓他取來一看,方信老人的父親確實是擅長書法的人。從此,張旭書法倍加長進,越發精妙,堪稱一時之冠。

張旭

接濟鄰裏

張旭有個鄰居,家境貧困,聽說張旭性情慷慨,就寫信給張旭,希望得到他的資助。張旭非常同情鄰人,便在信中說道:您隻要說這信是張旭寫的,要價可上百金。鄰人將信照著他的話上街售賣,果然不到半日就被爭購一空。鄰人高興地回到家,並向張旭致萬分的感謝。

藝術價值

《古詩四帖》全卷書古詩四首188個字:"東明九芝蓋,北燭五雲車。飄颻入倒景,出沒上煙霞。春泉下玉溜,青鳥向金華。漢帝看核桃,齊侯問棘花。應逐上元酒,同來訪蔡家。北闕臨丹水,南宮生絳雲。龍泥印玉簡,大火煉真文。上元風雨散,中天歌吹分。虛駕千尋上,空香萬裏聞。淑質非不麗,難之以萬年;儲宮非不貴,豈若上登天。王子復清曠,區中實囂喧。既見浮丘公,與爾共紛翻。衡山採葯人,路迷糧亦絕,過息岩下坐,正見相對說。一老四五少,仙隱不別可,其書非世教,其人必賢哲。"落筆一氣呵成,用筆肥厚,字勢橫壯,人稱"伏如虎臥、起如龍跳、頓如山勢、推如泉流"。

《古詩四帖》通篇氣勢磅礴,布局大開大合,落筆千鈞,狂而不怪,書法氣勢奔放縱逸。如,六行八句:"漢帝看核桃,齊侯問棘花",筆畫連綿不斷,運筆遒勁,圓頭逆入,功力渾厚。又如,九行,"應逐上元酒,同來訪蔡家",字裏行間內蘊無窮,古趣盎然,充滿張力磁性。行筆出神入化,給人儀態萬千之感,筆斷意連,令人遐想無限。再如,十三行,"龍泥印玉簡,大火煉真文",筆法字型方中有圓,書寫中提按、使轉、虛實相間。縱觀通篇結字雋永,章法嚴謹、行間布局疏密呼應、錯落有致、剛柔相濟、渾然一體。無論從通篇還是從局部單字來看,都會被流動、曲折,藏鋒使轉直入,動人心魄的陽剛線條所打動。如果沒有高超的藝術修養,沒有成竹在胸的功底是書寫不出來如此巧奪天工的完美巨作。正因如此,張旭草書被歷代推崇,有口皆碑,譽為"草聖"。明人本道生雲:張旭草書"行筆如空中擲下,俊逸流暢,煥乎天光,若非人力所為"。但是此卷也並非是無憾的絕代之作,依筆者拙見,開始部分筆法比較單調拘謹,在五行之後逐漸放開,中篇漸入佳境。如果開篇也同後半部一樣雄壯骨健,那麽此帖當更為完美精彩絕倫。

張旭

張旭的書法,始化于張芝、二王一路,以草書成就最高。他自己以繼承"二王"傳統為自豪,字字有法。他的楷書端正謹嚴。規矩至極,黃山谷譽為"唐人正書無能出其右者"。若說他的楷書是繼承多于創造,那麽他的草書則是書法上了不起的創新與發展了。如此創造出瀟灑磊落,變幻莫測的狂草來,其狀可謂驚世駭俗。韓愈說:"旭善草書,不治他技故旭之書,變動如鬼神,不可端睨。"顏真卿曾兩度辭官向他請教筆法。

張旭的草書看起來很顛狂,但章法卻是相當規範的,他是在張芝、王羲之行草的基礎上升華的一種狂草。細觀察其書體絕無不規則的塗抹,很多細微的筆畫、字間過渡,都交代得清清楚楚,絕無矯揉造作之感。張旭的草書是在激越情感牽動下促使節奏加快,似金蛇狂舞,又如虎踞龍盤,表現一瀉千裏之勢。由于線上條的動蕩和質感上加入了盛唐的藝術氣息,從而形成了自己獨特狂放的草書風格。

在諸多書體當中,草書是一種特殊書體,除本身特征外,它還兼含有其他書體的美學貭素,因此是書法藝術中最具表現力的書體。

草書作為藝術來說,除具書法普通共同特征外,還具有音樂特征,音樂是通過各種音符的順序作和諧的各種變化,產生旋律來完成的。而書法也是以簡單筆墨書寫出帶有生命力、節奏感的線條。依靠筆順,字勢,在時間的推移中作各種輕重、緩急、枯潤等多樣統一的和諧變化而完成的。有人把書法比做無聲的音樂,認為可以從作品中體會到音樂節奏的跳躍,這正是書法時間性的種種特征造成的。而這種特征在各種書體中以草書表現得最明顯。因為草書在連綿不斷的書寫過程中一次性的時間要求最強。

草書也具有繪畫的特征。雖然它不表現具體的圖像,也不具有繪畫中的繽紛色彩,但書法中的一個個抽象的圖形本來就是"具萬象于一象"的,它那線條和線條的各種組合關系,構成了各具形態,但又不代表任何實體的圖形。它純凈的黑白色彩又因墨色的濃淡、用筆的輕重緩急而變化無窮。在這種變化組合後構成的視覺效果和繪畫是異曲同工的。而在書法個體中能表現書法這種藝術效果的也是以草書最為明顯,草書的那種無拘無束的筆墨變化,結構圖形的高度抽象,字勢姿態的巧妙搭配,字字有法,最具有詩情畫意。

和草書相近的還有舞蹈。杜甫在《觀公孫大娘弟子舞劍器行並序》中記載的:"昔者吳人張旭善草書帖,數嘗于鄴縣見雲公孫大娘舞西河劍器,自此草書長進",書法家臨帖從舞蹈中得到了益處,也足以說明兩者的關系了。舞蹈是在一定的時間順序中,不斷變化各種舞姿的造型來表現美,並是從力度、造型、銜接等方面來評判其高下的,這一點和書法的要求是何等地相像。而各書體中這方面的要求也同樣是草書表現最強烈。

張旭

然而書法藝術畢竟是獨立的,有它自身的特征和要求。它是通過具有生命力的線條,以及線條與線條的各種關系,在時間的過程中以節奏韻律組合起來的和諧而又變化多端的空間整體效果,並以此表達作者的情感和審美觀念的。從這些意義上來說,真、草、隸、篆、行都具有這種意義,但是在各種書體中,體現書法時間特征最完美的,載情性最直接的卻是草書。可以說草書是書法筆法、墨法、構圖的集合體,是書法節奏、韻律、表意的最高層次。因而劉熙載在《藝概》中說:"觀其人莫如現其草書。"這正因為"書法多于意"而"草書意多于書法"的緣故。所以從草書中更能看出一個人的藝術天分和藝術修養,張旭就是具有草書藝術天分和藝術修養的集大成者。

其實最能代表中國書法藝術的是草書,因為它使中國文字由實用性的書寫工具上升為情感寄托的載情藝術,而書法的覺醒和追求則是以草書確定為前題的,使人們在實用之外有了更多的遣興。張旭是古今以來草書藝術家的典型代表,他不光有深厚的書法藝術素養,而且在表現上把自己激蕩的感情和書法藝術完美地結合在一起。張旭借狂草來抒發個人情感,其實體現了盛唐時期藝術家們的思想情結和普遍的精神風貌,這是主觀意願和客觀實際相結合的產物,使反映情感的書體得以最完美的發展。張旭書法驚濤駭浪般的狂放氣勢,節奏韻律的和諧頓挫,字間結構的隨形結體,線條的輕重枯潤等變化都達到了草書的最高水準,可謂"前無古人、後無來者",他的出現影響了後來歷代幾乎所有的大書法家。當今書法這一藝術門類在廣大民眾中研習相當普及,《古詩四帖》不乏為學書的極好範本。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